亲情故事:催人泪下的亲情——孟凡民与孟树亘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喜欢:416

     01     

1978年秋,河北保定轴承厂工人孟凡民与吕瑞芬相恋了。令吕瑞芬颇感蹊跷的是,孟凡民从不带她去见家里老人。问他为什么,他总是支支吾吾。终有一天,孟凡民向她道出了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孟凡民的父亲叫孟树亘,曾在国民党部队服役。在台儿庄大战时,年仅22岁的孟树亘与日军浴血奋战,获“抗日英杰”奖章。解放前夕任国民党144师副师长,在组织起义时被人出卖而被捕入狱,后经其上级领导李湛功出面担保而获救。孟树亘与李湛功因此结成生死之交。

文革开始后,孟树亘因历史问题受到冲击,还是中学生的孟凡民宣布与父决裂,并成为造反猛将。而与孟树亘生死之交的李湛功正好是孟凡民所在学校的老师,也同样因历史问题,经常被批斗。

001.jpg

李湛功的二哥不忍弟弟受苦,就将李接到家中藏匿起来。学校造反派因找不到李湛功而十分着急。孟凡民见此,编造假话从父亲口中套出了李湛功的下落,通报给造反派,导致李湛功被揪出,并于1966年12月被折磨致死。

孟树亘知悉是儿子告的密后,手持木棒等在家门口,把回家的儿子挡在门外,大吼“滚”!抡棒就打。从此,孟凡民再也没有回过家。

文革过后,孟凡民多次通过不同渠道向父亲表达悔过之意,但从未得到父亲原谅。1980年,孟凡民和吕瑞芬结婚,父子间矛盾仍在。由于父子二人没有交往,孟树亘对儿子的婚事也一无所知,吕瑞芬也未能去拜见公公。

     02     

1988年秋,孟父心脏病发,卧倒在床。由于政策一直未落实,孟父每月只能领取极微薄的薪金。保姆因工作负担加重、工资却不能提高,就借口离开了。

吕瑞芬与丈夫协商想为父亲出钱再找个保姆,但又觉得父亲肯定不会接受,于是对丈夫说出了自己的决定:“爸爸不认识我,就让我去他那儿当保姆吧”。

吕瑞芬安排好自己年幼的女儿,来到公公家:“听说您这里需要保姆,我想得到这份工作”。“我收入有限,给的工资不高,你愿意吗”?“我是外地人无依无靠,在您这儿有吃有住就心满意足了”。“那你就留下吧,什么时候你找到合适的工作,想走就走”。这是吕瑞芬第一回面对自己的公公。

时间一长,吕瑞芬与老人沟通也多了,就提及他儿子的事:“二十多年的事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亲人到底是亲人啊”。老人眼里满是凄怆地说:“凡民犯的不是小错,手里有人命啊!当年李湛功是因他而被害死的,他妻子也自杀了,两条人命啊!我若原谅了凡民,人家九泉之下也不会原谅我呀”。老人老泪纵横。吕瑞芬也不好再说下去了。

1990年冬,70多岁的孟树亘突发心肌梗塞住进医院,需做心脏搭桥手术。孟凡民夫妇用自己的铺面作抵押,筹措资金,把老人送到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心脏搭桥手术通常是截取病人自己腿上的静脉血管做材料,但孟树亘的血管已缺乏弹性,影响手术效果,孟凡民要求医生从他的腿上取了一段血管用于父亲的手术。手术非常成功了,孟凡民放下了心中石头。

第二天晚上,吕瑞芬用轮椅将孟凡民推到孟树亘的病床前。父亲安详地沉睡着。二十多年过去了,孟凡民第一次如此亲近地看着父亲,眼泪刷刷地往下淌。

住院期间,为了不使老人受刺激,孟凡民只在老人酣睡时才默默陪伴他。有一回,他听到老人在梦中竟念叨着他的小名:“凡凡,凡凡”。回到病房,孟凡民不禁失声痛哭。

     03     

有一天,吕瑞芬因回家看望很久未见的女儿,回来时已近午夜。外面飘着大雪,远处的景象使她惊呆了:老人拄着拐杖站在风雪中,满身雪花。吕瑞芬搀扶住老人说:“这么冷的天,您怎么出来啦”?老人说:“夜深雪大,你不回来,我不放心啊”!听了这话,吕瑞芬的泪水直往下掉。

1993年春,孟老背负了数十年的问题终于得到解决,工资待遇做了调整,医疗费全额报销,还分到一套两居室的住房。

然而孟树亘在生活安定后工作却没有轻松下来。他为抢救历史资料日夜忙碌,因操劳过度,导致眼角膜发炎,久治不愈,渐渐失明了。

吕瑞芬成了他寸步不离的拐杖,孟凡民从此得以常去帮吕瑞芬照料父亲。他怕父亲听出自己的声音,和吕瑞芬说话时尽量压低声音,或者干脆打手语。孟老也只当此人是吕瑞芬的家人,对他十分感激。

1996年,孟凡民突然查出肺癌晚期。在那段日子里,吕瑞芬心力交瘁,两头奔波,用柔弱的肩扛起了两个家。

孟凡民接受了手术治疗,却未能挽留住生命。在最后的时光里,他总结一生的得失:感到最大的幸福是得到了一位好妻子,最大的错误是文革中犯的劣行,最大的遗憾是不能得到父亲的宽恕。

他给父亲留下了一封绝笔信:“亲爱的爸爸,我要先您一步去了。此生此世我一直在设法洗刷我留在您心头的阴影,假如还有来世,我仍将尽最大努力清洗自己的过错。我不奢望得到您的谅解,但我会永远爱着您……瑞芬是我的爱人、您的儿媳,她也会永远爱着您……”

弥留之际,孟凡民拉着妻子的手深沉地道了一声 “辛苦”,两行热泪表达了他的敬意。

他向医院和公证人员交待了最后的心愿:把眼角膜捐给父亲。

孟树亘的眼角膜移植手术做得很成功,重新见到了光明。老人心脏不好,受不得一点儿刺激,吕瑞芬一直没有把孟凡民的遗书给老人看,所以孟老在生命的最后四年里,始终不知道是儿子的眼角膜让他重见了光明。

2001年元月3日,孟树亘老人溘然长逝。守候在他身边长达12年之久的儿媳吕瑞芬购置了一块墓地,将老人与丈夫合葬。从此,孟家父子便永远相伴在一起。

(图文来源于网络,作者不详)

标签:催人泪下  亲情  孟凡民  孟树亘  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