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故事:意外(小小说)

⇨来源:淮海晚报   ©作者:苏雪巧  ♡喜欢:131

傍晚时分,村庄路口低矮的小屋门前一阵嘈杂声。屋主人张老奶和一位年轻人在争辩着什么,“这只狗外人只要不逗它,它是不会咬人的,再说这只狗也不是我家的,是它自己跑我家来的,你凭什么让我赔医药费?”张老奶情绪有点激动。“你说不是你家的狗,它咋不往别人家去,偏偏往你家来?它今天咬了我的手臂,你就得赔我医药费。”

张老奶自己老伴已去世五年了,唯一的一个儿子因失恋精神失常,住进了精神病院已经六年。张老奶每月靠二百多元的低保苦度晚年,平日里在垃圾箱里找些废纸箱、饮料瓶之类卖卖,勉强能维持生计。现在突然被一位年轻人拉着让赔付医药费,她拿什么来赔?心里真是又急又气又委屈。

001.jpg

说起这只狗,张老奶也是一脸的无奈。两个月前,王大柱家在山东发了财,买了房,全家都搬走了,唯独留下这只狗,饥一顿饱一餐在村子里游荡。张老奶看它可怜,找个破盆,残羹剩饭倒进去,端放在水井边。一来二去,这只狗居然把张老奶当作家人,做起了看家护院的活。而张老奶因为这只狗的到来,脸上渐渐露出了笑容。现在遇到这样的事,让张老奶很是不甘,她心说,我因为可怜这只狗,才给它东西吃,它不是我养的,它咬人,也和我无关。

这个年轻人显然有点理亏,是他先拿砖头吓唬狗的,但他为了能从张老奶那拿到打防疫针的钱,只字不提自己的不是。几次交涉不成,竟将张老奶告上了法庭,要求赔偿防疫费、误工费等损失八千块。法庭经过慎重研究,做出判决:张老奶应该赔偿这位年轻人的损失。因为,狗虽然是流浪狗,但张老奶经常喂它,它也常常宿于张老奶家,已经在事实上形成了喂养关系,也就是说,狗已经成为张老奶的家狗了;既然是张老奶的家狗,它咬了人,张老奶就要对它的行为负有责任,也就是要赔偿。

官司判下来了,张老奶整天以泪洗面,忧心忡忡。她决定去找远房表哥家的女婿帮忙,听说他在某个报社做记者。几经周折,联系上了远房表哥家的女婿,对方只是在电话里轻描淡写回复了自己只能试试看,能不能成,真的不好说。

两天后,一则名为《流浪狗咬人,喂食人该赔不该赔》的报道,在各大小网站迅速传播。文章下面被形形色色的评论占满,有人说,狗是无罪的,因为你逗它,它才咬你,咬了活该;有人说,这狗与张老奶无关,不是她的家狗,狗的行为与她无关,她不应该赔偿;还有人说,张老奶本身是靠低保生活的,就算她有责任,也没办法赔偿啊……

一个礼拜后,村委会有人来走访了,给张老奶带来了大米、面条、食用油等生活需要品。又过了几天,云上爱心服务队的义工们给张老奶带来一万元现金。他们从论坛上看到报道后,迅速组织队员们捐款。让她把这年轻人的医药费赔了,他们还给狗狗拍了照,又到兽医、城管部门给狗狗办了相关的证件。他们当中有做医生的,还定期来给张老奶量血压、测血糖……

而那个年轻人,得知赔偿款是云上爱心服务队的义工们筹的爱心款,反而不好意思收了,他将这笔赔偿金放入云上爱心服务队成立的关爱老人基金会里,自己也成了爱心服务队里的一员。

后来,经常看到在落日的余晖中,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妈妈被一个高个子男子搀扶漫步在乡村小道上的身影。

(本文作者:苏雪巧,笔名以琳。江苏省散文学会首批会员代表,淮安市作协会员,淮安市微型小说研究会理事。)

标签:意外  小说  官司  流浪狗  爱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