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被假名媛忽悠的富二代,都是活该

002.jpg

浙江有一富二代,叫卢重,其父是制衣业巨头,但生性节俭,衣食住行能省就省。卢重刚好相反,生活豪奢,尤其喜欢逛青楼,遇到名妓总是一掷千金,年轻轻便成为当地知名嫖客榜HOT 5。

但在择偶方面,卢重却很挑剔,媒婆踏烂了他家门槛,他却对当地闺秀没一个看上眼,到了二十多岁还是钻石王老五。有朋友就对他说,天涯何处无芳草,要找就去苏杭找,那里盛产美女,肯定有你看上眼的。

卢重说这个可以有,便雇了条船,挟巨资上苏杭猎艳。

船到吴江,泊太湖边上,卢重正欣赏山光水色,便听得一阵琴箫和鸣由远及近,仿若天籁。载歌而来的,是一艘富丽堂皇的官船,丝竹之中,伴着一个清丽宛转的女子歌声,把卢重听得如痴如醉,便让自家船夫扯起风帆,跟上那艘官船,日则同流,夜则同泊。

两天过去,两船的船夫混熟了,靠岸时,便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卢重从船夫的闲谈中得知,官船是严州顾刺史的,举家搬到金阊定居,刺史先过去安家,家眷乘船随后(严州在浙西,清代的刺史其实是知州,五品官)。

一听说是官宦之后,卢重更心动了,好酒好菜请对方船夫吃饭,打听唱歌的人是谁。船夫说,刺史夫人几个丫环都会吹拉弹唱,但唱歌的是刺史的千金小姐。

“有对象吗?”

“还没。”

“你见过吗?”

“很少出来,我见过一次,长得简直就跟天仙一样。”

卢重当即重金贿赂船夫,让他划慢一点,他自己整天都穿着名牌服装站在船尾耍帅,盼着能见顾小姐一面。

001.jpg

第二天傍晚,船又泊岸,官船上篷窗半开,几个妙龄女子倚窗看风景,其中一个穿绿衣裳的,美如天仙,把卢重都看呆了。那“天仙”回头发现卢重在看她,脸一红,赶紧关窗。卢重又把那船夫叫过来问,船夫说没错,绿衣女子正是刺史千金。

这下卢重更是心痒难耐,便求船夫帮他想办法,事成重重有谢。船夫说我只是一个船夫,哪能帮得了你。卢重还是苦苦哀求,船夫被他感动了,说那我再想想……对了,夫人的弟弟赵某,刺史让他随船照顾家眷,您送点礼,认个老乡,应该有戏。

卢重高兴坏了,便按船夫说的,托他把名片和一份厚礼带过去送给姓赵的。

没多久,赵某过船来答谢,卢重办了一桌酒席招待他,两人聊得甚欢,借着酒意,卢重便吐露了求亲之意。赵某说,原来公子还没结婚,我外甥女也单着,我看公子一表人材,是个不错的人选,这事包在我身上。

卢重大喜过望,下跪叩谢。赵某说我先过去跟我姐说说。

一顿饭工夫,赵某又过来,满脸堆笑说,事成了,我姐听说公子各方面条件不错,让我当媒人,但必须快点下聘,不然我姐夫要是不同意,那就难办了。卢重说,旅途之中,一时很难备齐聘礼,咋办。赵某说,只能从权了,尽你所有吧。

当天船到苏州靠岸,卢重就以千金为聘,再拿出百金酬谢赵某。赵某带他过了船,拜见刺史夫人——未来的丈母娘,卢重再次出手,给全船所有人包括船夫丫环都发了大红包,然后跟刺史夫人约定,明天一起出发。

第二天船到阊门,刺史夫人及女眷先上岸,将船上细软及卢重的聘金都带走了,只留赵某在卢重船上。赵某说,等我姐回来,稍为整理一下,我们就一起去见我姐夫。

就这样等了三天,终于有使者来迎接卢重了。卢重留两个仆人守船,便跟赵某一起前往。

进了城,赵某领到一豪宅前,富丽堂皇,一个四十多岁官员模样的人出来迎接,赵某介绍,这就是我姐夫顾刺史。卢重纳头便拜,行女婿大礼,刺史扶起,一行人进了内宅,分宾主坐定,刺史话不多,但颇为严厉,卢重诚惶诚恐,酒席摆好,他也不敢多喝,只是应酬了几杯。

吃完饭天色已晚,刺史让人安排卢重住在外面客房里。卢重刚想睡觉,赵某来了,笑着说,我最怕那些礼节了,喝都喝不痛快,现在好了,咱哥俩再整两杯。

卢重心情大好,就跟赵某重新弄了些酒菜,敞开来喝,一直喝到大醉,也不知道赵某啥时候告辞的。

第二天,卢重睡到过午才醒,发现周围空无一人,感觉不太对劲,进入刺史府里,也空空如也。找了隔壁邻居来问,邻居说,这是本地一姓朱的土豪刚买的别墅,昨天有人来重金求租两天,说是要请客。

晴天霹雳,卢重仓皇回到船上,两个留守的仆人说,船里值钱的衣物等,都被赵某带人来搬走了,说是您让他来的。

卢重再找那艘“刺史官船”,根本就没人知道在哪里,不用想,那些船夫,也是设局的同党。

越想越丢人,也不好意思再找了,雇了原船回浙江,警告那两个仆人,此事不能外传。

001.jpg

当时卢父已老,家业都卸给卢重,卢重心里放不下那绿衣“仙女”,又恨顾家和赵某设局坑他,便花钱雇人长期查访,看能否有那家人的蛛丝马迹。

没多久,忽然有一个叫李乙的来找他说,给我钱,我就告诉你顾家在哪里。卢重这次有经验了,说,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我的。李乙说,顾家其实回严州了,我可带你前去,证明我没有骗你。

卢重立刻跟李乙一起前往严州。李乙引路,走到一村庄,便见杨柳丛中有雕楼画阁,上面隐约还有一美女凭窗眺望。李乙低声对卢重说,这就是顾家,你别轻举妄动,躲在树后,等他出来。

卢重点点头,仔细看楼上那美女,确实像船上见过的那绿衣“仙女”。

一直等到夕阳西下,炊烟四起,便见一喝醉了的中年男人,踉踉跄跄走进那家门,卢重仔细一看,果然是“顾刺史”。李乙说,怎么样,现在你信我了吧。

卢重说信了信了,可现在该怎么办。李乙说,您想得到美女,还是要回被骗的钱?卢重说,两者都能得到最好,不然,能得到那女的,我也心甘了。

李乙说,想要回钱,打官司就行。但你告了她父亲,就成了仇人,美女肯定不跟你;想得美女,你就得跟他家化解仇怨。老顾将他女儿视为奇货可居,要是向你再提什么无理要求,你能答应他吗?

卢重说,那你说说我该怎么办。李乙说,你找个客栈住下,我先去跟他们聊聊,明天再来复命。

第二天,李乙果然带着姓顾的来了,一进门就惶恐谢罪说,我小舅子太害人了,我后悔莫及,愿重修旧好。卢重怨气全消,欣然答应,顾说,我回去张罗一下。他走后,李乙说,你给我千金,我包你美女在怀。卢重答应了,跟他一起回家,取了千金给他,又一起到严州去。

到了顾家门口,李说我先进去能报,你在这等等。卢重便傻傻地站在那儿。可等了许久,也不见有人出来,心里又起疑,啥也不顾了,闯了进去,果然一个人都没有!走到闺房外,往里望去,里面那些铜镜妆台,都蒙着蛛网,像个鬼屋一样。

卢重忍不住一脚踹开门,刚进去,便听得有人大喊:“有贼!有贼!”紧接着,几个人从里面冲出来,一把抓住卢重,喝问道,你私闯良家闺房,意欲何为?

卢重大喊误会,把之前一再被骗的事说了出来。抓他的人说,胡说八道,这是方府,没有什么姓顾的,你私闯民宅还冤枉好人,吊起来!

众人便用绳子将卢重吊在梁上,开始鞭打。卢重哪遭过这样的罪,不断哀求,说你们放了我,啥都好说。对方说那行,你让家人送万金来,就放了你。卢重哀求说,万金实在太多了,减半吧,过后我绝不向人提起这事。

开始那些人都不同意,继续打,卢重再三哀求,终于同意了,把他放下来,给了纸笔,写了封信让人带回家,拿五千金来赎他。

001.jpg

故事讲到这儿,大家应该看明白了,卢重被带入的局,一环套一环,都是同一伙人所设。而且,一开始引他入局的,就是那个对他说“天涯何处无芳草”的朋友,因为,只有熟人才知道怎么投其所好。

但是,怪谁呢?

像卢重这样的富二代,风月场上一掷千金,啥绝色美女没见过,他的择偶标准,不仅是貌美,更重要的,是身份地位。

换句话说,他想要的,是一个“名媛”。

古往今来,哪个生意做大的,不想找个官场保护伞?

卢家是生意人,钱有的是,但卢重是个不读书的浪荡公子,这辈子跟功名绝缘,怎样才能跟官场搭上线?

联姻,就是一条捷径。

卢重也不傻,就算他爹没跟他明说,他也懂这一点。这也就是他一听说船上是刺史千金,人还没见就穷追不舍的真正原因。

而他的朋友,正是抓住他这一点,设了这个完美的“名媛”局。

算一算,这局的投入成本也不低:人员至少雇十个,豪华游艇租几天几夜,两地各租一套别墅,比现在的“名媛拼团”贵多了。还得拼演技,事先自种推演,走步,机位,这导演的功力,绝不在“演员请就位”那几位之下。

当然,高投入自然有高回报,最后从卢重身上榨到的,没有万金也有八千。

卢重冤吗?

冤。

但活该。

就像某些“天王嫂”的传闻,如果是真的,你会同情那“天王”吗?

所以《耳食录》的作者让卢重遭了这么大的罪还没完,最后又安排了一个让人很无语的结局。

001.jpg

卢重被放回家,肠子都悔青了,从此不再作“名媛”梦,一年后,听说本乡张丞的女儿不错,主动请媒婆去提亲,对方也答应了。没想到,张女原来就有情人的,婚期刚定,她就跟人私奔了。张丞怕丑事外扬,只能托人在外地买一长相姣好的婢女,调教一番,当自己女儿嫁给了卢重。

新婚之夜,新娘一直沉默不语,卢重觉得不对劲,诘问她,新娘忽然就哭了,说我实在不忍心再骗你了,我不是张丞的女儿,我就是你之前见过的所谓顾刺史之女,当然也不是什么顾氏女,我就是一妓女,真名叫明绡;顾刺史既不是刺史也不姓顾,那些王八蛋把我从青楼买来,逼我跟他们合伙诱骗你,得钱后又把我转手卖掉。我就是这样的命,到现在已被卖三次了,最后还是归你,这就是缘分。

真是于正都不敢这么编。卢重目瞪口呆,又问,那后来我又被忽悠到严州,再被勒索了五千金,这事你也有参与吗?明绡说,这我就不知道了,那时候我都已被卖掉了,应该还是那些人觉得你钱多人傻,重施故技吧。

卢重又问,那张丞的女儿跑哪儿去了?明绡说我也不知道,但张公实在是不得已才出此下策,你要是去告他也不是不可以,但你告了,又能得到什么呢。

卢重一想也是,这事实在太丢人了,传出去肯定上热搜,再加上明绡还是那么美,算了。

婚后没多久,卢重去探望一位朋友,回家路过一片林子,见一少妇正准备上吊,赶紧把她救下。问其为何想不开,少妇说她原是良家少女,被渣男骗到手又抛弃了,有家不敢回,只好寻死。卢重见她长得也不错,遂动之以情,少妇说反正我无家可归,您要是不嫌,当牛做马,做妾做小都可以。

卢重正有此意,就把她带回了家,仔细一问,竟然就是张丞之女!这下怒了,想起她逃婚私奔,无法原谅,就要赶她走。还是明绡竭力劝阻,说她命中就该是你妻子,这样吧,我让贤,她当大婆我做小,我们一起服侍你。

事已至此,卢重也认了,不过还是有个先来后到,正式纳张氏女为妾,又让人去告知张丞,算是再认一次岳父。

故事到这里才算剧终。

可能有人会觉得,卢重这结局太让人羡慕了,塞翁失马,反享齐人之福,二美在怀,还有啥不足的。

可是,你也不想想,这“二美”,一是被卖了好几次的假名媛真妓女,一是毁了婚约又被人始乱终弃的不良妇女,虽然她们也是很可怜,但这事可是发生在重贞洁的古代,对于卢重来说,这真是“福”吗?

所以这最后的结局,依然是一种报应。还是那句话,像卢重这样一心想高攀官府的浪荡富二代,被再多的假名媛榨成人渣,都是活该。

(本文作者:余少镭,文章来源:现代聊斋余少镭,ID:xdlzysl,取材于清代笔记小说《耳食录》)


来自 - 现代聊斋余少镭 - ​余少镭

标签:名媛  富二代  青楼  人渣  拼单名媛  耳食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