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故事:你师傅在给你对象挤奶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喜欢:2835

西周时,周幽王为求褒姒一笑,点燃了烽火台,戏弄了诸侯,演绎了一场国家级动荡的大事。

程小雄为了讨好一心想结交的女友小敏,他连老实巴交的师傅也捉弄了。演绎了一段平民平庸生活的小故事。

程小雄的师傅严老头工作勤恳,操作规范,从不出事故,因此矿领导安排他在班组宣讲安全案例。严师傅平时就不爱说话,讲起来既不动听,也不流畅。于是几分钟后,听众里就分出了几组私聊。小敏非常想学习老师傅的经验,讨厌私聊的干扰,于是咋了一下嘴,轻声地嘟囔:“有完没完?”

坐在旁边的程小雄以为她嫌严师傅唠叨,就想露个“青头”,博得小敏青睐。正在寻思,觉得腿上稍有感觉,腿上已让外号“海军衫”的黑蚊子咬了个大包,虽然蚊子吃得太饱,起飞迟缓被他打死了,可也是奇痒难忍。看着手上从“人家肚子里”拍出来的自己的血,倒也解恨。忽然心生一计,攥起小拳头,生怕抹掉血迹,转身对小敏说:“你看:我要给他一个嘴巴,还让他谢谢我!”小敏不知道小程要捉弄谁,平时也不爱搭理他,头都没回,更没看见程小雄示意给他看的死蚊子,没表态。

程小雄快步走到自己师傅跟前,举起已经沾有蚊子尸体和血迹的手,轻轻在严师傅的腮帮子上轻轻拍了一下。严师傅正低头看自己写的一抹二糊搽的稿子,没看见程小雄过来,脸上被拍,吓了一跳。抬头看见是自己的徒弟,正要质问。徒弟举起手,师傅看见这只手心里一小片血迹。摸了摸自己脸上,不光也有点血,还带下来一只全矿人都憎恨的黑蚊子。前不久,矿区从外地采购了一批支护用的原木料,树皮中带来一种“小咬”和铮黑蓝发亮带白杠的像是穿着海军衫的蚊子。小咬活动范围有限,海军衫更可恨,简直就像二战末日本人的特攻队飞机,你就是站那儿,它都敢俯冲下来采血。当你发觉后,手还在位移的起始轨迹之中,它就飞了。它留下的唾液,让被动献血人不仅奇痒,甚至引起一片红肿皮翩。这儿的人普遍受过这种蚊子祸害,能打死一只海军衫是个能耐,会受到赞扬。师傅果真点点头说:“谢谢!”处于对海军衫的恐惧,师傅脸上还神经官能症地起了一大块皮翩。增加了恶作剧的真实效果。

回到座位,程小雄受到小敏难得的称赞:“你这不也干点好事!”程小雄知道因为自己的恶作剧被误解了,这样才受到赞扬,但是小敏一笑难得,也就默认了。后边的同宿舍的男工小王悄悄对他说:“我知道其中奥秘!”其实,小王所谓奥秘,只是严师傅是小敏的姨夫,也还不是识破了恶作剧。

过了几个月,这位熬过青春期,刚刚进入交友期,涉世不深的程小雄看看和小敏并没有进展,去向同室小王讨教,小王也正暗恋小敏,于是编造出让竞争对手绝对失望的非事实:“别费事了,人家早有对象了!”还进一步引导程小雄进一步犯错,“像咱这样条件,找个当地农村女孩就不错了。严师傅就是矿西王庄的,你快去求他给你介绍一个,要不然都让别人占了,就没你份了。”

程小雄按照对手小王的安排在工休时间真去找了严师傅。晚上,程小雄又把找到严师傅以及二人谈话的结果告诉小王。小王先是大笑,忽然停下,又引导程小雄进行下面步骤:“严师傅爱喝酒,哪天下夜班后,你可拎着酒去呀!”其实小敏就住在严家,安排夜班后,就是白天,小敏是常白班呀,不会在家。这主意够细致,够坏!

盼到夜班,第二天程小雄真拎着酒去严师傅家了。可巧师娘也轮休在家,弄了几个菜,师徒俩喝起来。半斤酒下肚,程小雄刚要言归正传,师傅起身说:“我酒足了,喝多了。你慢慢喝,我睡会儿,中午咱接着喝!”其实,老严是老矿工,酒量大极了,不愿和人共饮,这是一种辞客方式,哪有主人不喝,客人自己在那儿赖着不走的?一般人听出来就走了,严老头再出来,自己畅饮后睡觉。

程小雄倒是实在,也是心里有事,自己慢慢在哪儿喝着,等着。师娘看出门道,坐在旁边就问:“你有什么事找师傅吧?”程小雄吞吞吐吐说出是师傅答应找对象的。

师娘一听就大笑起来:“怪不得你腻歪在这儿不走!可是你准是听错了,你严师傅那个笨样,他能给人介绍对象?”

程小雄拿出明证来:“我没听错!当时我找师傅,对他说:‘您是当地人,人缘也好;我是外地人,人太笨;求您能帮我介绍个对象!’师傅笑着说:‘我能给你介绍对象!呵,我前院邻居有个朱巩兰,长的黑黑的;后院有个邻居杨载娟,又长的太白。你不去看看?’我就来了,可师傅先喝醉了。”

师娘更是大笑起来:“傻小子,是你听错了!”

原来,小王故意教小程上班时间找师傅,就是让他讨人嫌;师傅听说要自己给介绍对象,这和找张飞绣花差不多,觉得可笑,就用了一个当地人众所周知的调侃词,比如:“他那个熊样,能找到对象?找个杨载娟吧?”事实上是“羊在圈”;那朱巩兰就是猪拱栏。程小雄本来就假聪明,真迷糊,又为找对象痴迷,还是个外地人,居然没听出来!回去告诉小王,小王明明知道“杨载娟”是什么意思,故意让“情敌”出丑,又导演程小雄上门看对象。

师娘笑完了接着说:“回家吧!别丢人了,这事我谁都不给说!你师傅没喝醉,你这一瓶酒都不够他自己喝,他只是不愿和你们喝磨蹭酒。你真傻!能把‘羊在圈’当对象?”说着拉着小程到里屋窗前,“看那后院羊圈,你师傅在给你对象挤奶呢!”

程小雄回去,反复琢磨,师傅是个老实人,这样编排自己,准是知道蚊子事件了。师傅的倔脾气,那熊掌似的大手,哪天不高兴想起这事,一巴掌还不把自己打出个蚊子下场?还不如早去自首!万一小王首先检举,自己还永无自首机会。

一星期过去,盼到师傅师娘都轮休,他又拎着两瓶酒去了。幸运的是,师傅出去钓鱼了。师娘笑着问:“又来相对象了?这回是牛艺芝吧?”说着指指院里的小“牛一只”。小牛看到被关注,还叫了一声。程小雄吞吞吐吐地给师娘说明道歉的来意,师娘马上变了脸:“你他妈良心让狗吃了!你师傅说,看你身体单薄,重活总替你干;觉着你手笨,手把手地教你技术。你为了讨好小敏居然当众捉弄你师傅!幸亏小敏没看出来,要不然当时就和你翻脸了;幸亏小王不知道底细,要不然早来告状了!幸亏你师傅出去钓鱼了,要是在这儿,他能听完你道歉?”

程小雄把自己那个“雄”改成“熊”了,或是恐惧,或是良心发现,大小伙子哭了。

在师娘眼里,程小雄终归还是个孩子,看着傻孩子哭,师娘也为他这“坏蛋做事坏蛋当的勇气”所动。叹了一口气,劝慰说:“既然这事只有咱俩知道,你就别惹事了,比方你骂人一句,人家没听见,你再去重复一遍,不是又骂人一回。咱压下这事就是了。”

师娘或者是为了安抚傻孩子,突然转了话题:“你不是看上小敏了吗?怎么又急着找别人?”

“我们宿舍的小王说她有对象了。”小程回答。

“瞎说!”师娘有点愤怒,又有所悟,“那谁叫你请师傅找对象?谁叫你来找杨载娟的?”

程小雄一一回答,师娘听了半晌没有说话。忽然又轻轻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地说:“你太傻了!小王也看上了小敏,常来献殷勤。没想到他这么有心计,这我不喜欢!实情告诉你:小敏是我妹妹的二闺女,从小和我随缘,我没孩子,过继给我了,正在办手续。现在孩子的事,大人起不了什么作用。不过小敏和我无话不谈,她还是偏于喜欢你。你现在不是孩子了,你有点小聪明,有学历。你就不明白?讨好女孩,不是靠小动作;要靠综合素质。”

又过去几年,省略了中间过程,一切有了很大变化,说得省略点:程小雄在家也是老二,属于富裕编制,倒插门做了师傅家女婿。于是师傅先是变成姨夫,后又变成岳父。师娘只变了一次:师娘也是凡人,有私心:拿程小雄的学历和聪明、勤奋做资本,走后门,托关系把他弄到富含技术的自己所在的质检室,师娘变成了师傅。为了掩耳盗铃,规定程小雄在人前背后不能叫“姨”、“丈母娘”、“妈”等不同阶段该叫的称谓,只能叫“师傅”。

身份变了,程小雄有个念头还是耿耿于怀:蚊子事件还没道歉呢!真是真坏蛋做多少坏事都不值得记忆,稍稍善良的人做一件坏事就后悔终生。

这一天他喝多了:那是按当地习惯请满月酒。岳父这个酒仙也喝多了,突然说了一句:“你干的好事别以为我不知道?”程小雄唯一的心虚发作了,现场招供,可惜他喝多了表达不清楚;幸亏酒仙也喝多了没听进去。“罪人”只等着发落,只见一只大手轮下来,啪的一声!程小雄没有神经官能症,脸没觉得疼,桌子上一只打火机拍爆了!程小雄赶忙找救星,问旁边人:“我师傅呢?”

“当着我面找你师傅?”傅岳父指着吓傻的女婿骂道:“你这混蛋干的好事:天天偷着喂你儿子洋奶粉。烧包!弄得他不吃人奶了。你想把我孙子喂成黄头发、蓝眼睛!还有:你不让孩子吃奶,小敏她……。”岳父找不到词汇了,“你找你师傅?”程小雄听到了一句曾听到的让人费解的话语:“你师傅在给你对象挤奶呢!”

标签:师傅  给你  对象  挤奶  西周  周幽王  为求  褒姒  一笑  点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