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你是我前世种下的因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喜欢:2411

第一章

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前世的因,今生报。这段尘缘的纠葛,要历尽多少磨难,才能结束。

时间淡漠了感情,缩短了分裂的距离。再完美的爱恋,感情基础再好,也经不起长时间的冷淡,再恩爱的伴侣,也抵不住相互的猜忌和怀疑最终走向破裂的边缘。

林子轩独自一人在海边漫步,他看着潮起潮落,不免也心生感慨。他一脸忧郁,看上去显得比较憔悴。心想,这段不明不白的情感早晚要做个了结,还不如趁早,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也不会耽误大家的前程。只是,他心里就是不明,为何自己这般对她,到头来却换来她朋友的一句话:“你俩不属于同一社会阶层的人”这句回应。越想越心痛。心里就好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过去的种种画面,不断在脑海里浮现,好像快要爆炸了一样。他不敢再多想下去,那样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得精神分裂。眼前的潮起潮落,也让他看开了。人生就像这潮水一样跌宕起伏,何况感情呢?再说这也不是自己一个人能决定得了的,既然她不把这份感情当回事,那又何必再拖延。更何况自己眼看就要离开这片伤心的土地,远赴英国留学。

他拿起电话,拨通了她的号码:“喂,雨涵,是我子轩,有点事与你谈谈,我在老地方等你。”朱雨涵接通电话应了一声:“好,等我半个小时。”天边那道绚丽的彩霞,似乎也感觉到这个向来沉默寡言的年轻人的心事,也在叹息。一阵微风吹过,他脸上的肌肉似乎有些颤抖,胸口感觉到一阵阵的剧痛。也难免,毕竟这是他有生以来最爱的女孩,怪就怪在他们相识的不是时候。

半个小时转眼就过去了,朱雨涵步履匆匆的走来。她还是那么美,那么迷人。一身紫兰色的连衣裙,一头乌黑的长发,恍若仙女下凡,在月色的映照下,愈发秀丽,迷人。一阵微风吹过,身上那股淡淡的清香,沉醉了此时的月色,沉醉了潮水。只是,她已不再是当初那个天真,单纯,可爱的女孩。从最初的烂漫单纯的女孩蜕变成今日的都市女强人。两人定睛注视好久,似乎要来一个诀别的拥抱,可是他们却步了。毕竟他们已经不再是曾经那无话不谈,打打闹闹的伴侣。朱雨涵望着这皎洁的明月,心中感慨到:“那年我们在这里的情景还记得吗?当时也是在这个傍晚,在这个绚丽的晚霞映照下,我们许下的诺言,要一生一世相爱,一生一世在一起。当时曾经在皎洁的月光下,在浪潮涌动中欢快嬉戏。今夜,这月色,这浪潮,依旧这般美丽。”林子轩默默看着雨涵,这一别,今生就不知道还能不能见面。他沉默了一下,说:“我们分手吧!”朱雨涵的双眼瞬间湿润了,眼看着那行泪水将要顺着脸颊流下时,她转头沉默了一下。便回过头问:“为什么,你不记得我们曾经的诺言了吗?说好的一生一世,可现在你却要提出分手。为什么?你是不是不爱我了,是不是另有别人了?”林子轩的嘴角微微颤抖了一下,此时他的心里未曾不是如万箭穿心一样,疼得无法呼吸,可他牵强的忍住,不让她看到他的伤痛。他说:“爱与不爱,我想你应该很清楚,至于有没有别人,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没有。”也许吧!再坚强的女人也有脆弱的时候。她再也无法克制住那湿润的双眼,顷刻间如倾盆大雨一样,一泻千里。子轩他毕竟还是爱着她,不忍心看到她这般伤心。捧着她的脸蛋,轻轻搽着她那脸颊上的泪水。他对雨涵说:“这样吧!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我明天就要去英国留学了,三年之后,如果我们依然都还爱着对方,我们就从新开始,好吗?别哭了,好吗?时间也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两人走在马路上,夜风吹得让人心里发凉。或许老天知道这对曾经恩爱的恋人,也将要面临痛苦的抉择,此时的夜空也显得格外稀疏、暗淡。目送雨涵上楼去后,林子轩便独自一人在街上游荡,今夜也将注定是个不眠夜。

当机场上空的那一声巨响,林子轩已经带着满腔的最美记忆和伤痛走了。

第二章

岁月如同一把锋芒的宝剑,把每一个行走在旅途上的行人刻满沧桑的波纹。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大多数人都是这样,在失去之后方懂得珍惜,连梦里也想着能够破镜重圆。

或许这就是人的惯性吧。自那以后,朱雨涵总在夜里独自流泪,望着夜空的明月黯然神伤。对酒当歌,那一曲肝肠寸断,陪伴着她度过那漫长的三载光阴。整个人也都日渐消瘦,憔悴。她依旧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依旧每天傍晚独自走在那片别离的沙滩,看着那潮起潮落和即将逝去的晚霞,她似乎想明白了一些。这些年来自己确实忽略了他,想想他这些年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那么贴心细微,而且他的心思还是那么的单纯,如今这世上哪里还能找到这样的男人。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独自拖着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走在马路上,对未来感到无比的渺茫和彷徨。纵使华灯丽影,纵使再豪华的房子,也没有了昔日那温馨的关怀。她的朋友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痛惜的是,好好的一个人,竟被这感情打击那么大。李茹雪实在看不下去了,她走到雨涵面前说:“雨涵,那个负心的男人我们不要也罢。有多少人排着队希望能够得到你的青睐。下个月是我们公司成立三周年庆典吗,咱们好好放个假,去旅游吧,咱们就去海南三亚怎么样?”

因为是公司的庆典活动,朱雨涵也不知道如何拒绝,只好勉强应允。一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眼看就要到下班时间了,朱雨涵看了看手上的工作也忙得差不多,就跟李茹雪打了个招呼,说有事先走了。是啊,对她来说,今天是个伤心的日子。三年前的今天,她和林子轩在海滩上分别。每年的今日,她都要独自来到那片离别的沙滩,希望他能够出现在这片海滩,可每一次都是落泪而归。今日的海风依旧和当年一样,吹得那么清爽,天边那道绚丽的彩霞依旧,这里的全部依旧,唯独只有自己,拖着疲惫的身躯在这里飘荡,纵使景色再美,也无心观赏了。

转眼到了公司庆典的日子,他们在公司举办了一个简单的宴会,和几个要好的姐妹一起飞往海南三亚了。

需要真正的放下那挚爱的人,又谈何容易?林子轩亦是如此,在他脑海里,她频频的浮现。为了不让自己的情绪影响着自己的学业,他拼了命的去学习,尽量使自己不再去想那么多的事。最终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学成归国去了。

回国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林子轩还没有打算好做什么工作,只是一天到晚在笔记本写着这些年来所发生的一切,用最美的语言记录着生活中的点滴。这天傍晚,他独自一人走在和她曾经一起经历过诺言和别离的沙滩,过往的一切随着天边那道晚霞的变化而变化。心想:不知这些年她过得可还好。不过也只能是想想而已了。毕竟他们之间已经是不可能的了,自从那次分离,就已经注定了。随即就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去休息了。

而朱雨涵,虽然说是去海南三亚旅游散心,可依然是一副忧郁寡言的样子,整个人都没了什么精神,恍如行尸走肉般存在于这个世界。李茹雪他们看着也够叹息起来,只是不知如何给她分忧,不知如何才能劝导她振作起来。

岁月匆匆,转眼间已不知不觉过去了半年了。林子轩也开始了自己新的生活,凭借自己的扎实文字功底和写作技能,再加上他留学海外的背景以及那些作品得到了一些知名人士的认可和称赞,轻而易举的在深市找了一份现代文学总编的工作。重新走上文艺作品编撰和创作的道路,虽然工资微薄,但至少是自己喜爱的职业。慢慢工作生活也逐渐步入正轨,就这样简单的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闲暇时就创作自己的作品,也是一种人生乐趣。

在下月9号在北京举行的文化交流会,林子轩的工作也逐渐忙起来。领导派他去参加这次重大的交流会。

这天清早,林子轩早早起来,简单吃了个早餐就前往会场。一路上看着首都北京的面貌,不禁感叹。美丽的北京,悠久的古都,不愧是五千年华夏的文化瑰宝。走入会场,心里暗暗想,看来这次将会有大收获。一不小心,撞上了对面走过来的女孩。女孩一身淡粉的装束,一双秋水般的眼睛,犹如古代名流人士的富家女子,那般迷人。

林子轩:对不起,有没有伤到哪里吗?

刘轶兰:没关系,没事。我是刘轶兰,来自北京,自由文学爱好者兼小说家。

林子轩:您好!我叫林子轩。来自深市,很高兴认识你。

经过一阵子的寒暄之后,两人都被对方的气息和涵养深深吸引住了,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就这样,两人的命运也因此产生了交集。

第三章

交流会很快也就结束了,难得来趟北京,林子轩希望能够好好的在这里玩几天。既然来到北京,如果不去爬长城,游故宫,不去鸟巢、水立方等这些国家级旅游景点好好游玩一下,岂不是白来一趟。不过他人生地不熟的,得找个导游,带他好好玩一下。

这样想到了刘轶兰,他拿起手机拨通了对方的电话。

林子轩:您好!刘小姐吗?我林子轩,昨天在交流会上认识你的,我第一次来北京,想好好游玩一下,可人生地不熟的,不知您是否有空做个向导。如果可以咱们今晚一起吃个饭,可好?

刘轶兰:好啊!那具体事宜咱们今晚详谈。

林子轩:好,那今晚吃饭你说在哪里好,你是本地人,你熟悉,哪里比较有特色呢?

刘轶兰:去前门吧,前门那里聚集老北京的特色,而且只要几分钟就可以到天安门广场,吃完饭还可以到那里散散步。

林子轩:那好,那到时候电话联系。不见不散。

刘轶兰:好,不见不散。

挂断电话,已经将近是下午五点了。手头上的事情也忙得七七八八,稍加整理了一下仪容便出门去了。

傍晚的北京,在夕阳的余晖下显得更加灿烂,犹如一个中年男人一般,耐人寻味。那股浓厚的文化气息,在秋风中飘荡开来。独自漫步在护城河边上,那一排排的柳枝随风摇摆着她那妩媚动人的腰身,向过往的行人展开最热情的笑脸。大约走了半个小时,就已经来到前门,林子轩依照约定,在这里等候刘轶兰的到来。

转眼间,天已经慢慢黑下来,林子轩刚想拿手机出来玩一下游戏,打发这一点点时间。突然刘轶兰的电话来了。他接通了电话:喂,到哪了,我在前门了。

刘轶兰:好,你等我五分钟,马上到。

不一会,刘轶兰出现在了林子轩的眼前。这次她换上了一套淡兰色的连衣裙,散落的头发在晚风中拂动,伴随而来的阵阵清香,令人深深的陶醉。只见林子轩一副惊愕的表情,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的约定。连她什么时候来到跟前,都不曾察觉。

“喂,在想什么呢?那么入神。”刘轶兰说。

林子轩;“没什么,刚刚被你给吸引住,太入神了。不好意思。”

刘轶兰:“有吗?你也太夸张了吧!”忍不住微微笑了一下。“走咱们去吃饭,想吃什么?”

林子轩:“我对北京不熟,你来决定吧!”

刘轶兰:“那咱们就去吃北京烤鸭吧,来北京不吃北京烤鸭可就说不过去哦。”

两人很快来到一家离前门不远处的烤鸭店,找了靠窗户的位置坐了下来。两人看看菜单便把服务员叫来了。

服务员:二位需要吃点什么?

林子轩:给我来份北京烤鸭吧。刘小姐你吃什么呢?

刘轶兰:给我来份炸酱面吧。

服务员:好的,二位稍等片刻。

俗话说: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对于他们两个来说已经是相见恨晚了,不一会儿就拉起家常,有说有笑的谈着。不一会儿,食物陆续上桌,两人说说笑笑,直至八点多才依依不舍的走出饭店。

林子轩:刘小姐,多谢你今晚的赏脸,明天还要麻烦你做个导游,带我转转北京城,谢谢你了。

刘轶兰:怎么还小姐长小姐短的,那样叫多生分,这样,你我叫你林大哥,你叫我小名刘兰就可以了。林大哥,今晚多谢你的晚餐,你就放心,一定让你玩个尽心不舍得走。

林子轩:嗯也好!那明天见。

刘轶兰:好的,明天见。

目送刘轶兰走后,林子轩独自来到天安门广场散步。看着祖国在花灯丽影下绽放异彩,不禁心中感慨万千。伟大的祖国能够有今日的繁华,离不开几代伟大领导人的英明领导。从改革开放到现在短短几十年间,国家的经济突飞猛进的发展,在世界发展中国家中逐步成为传奇。

因为明天还约定了和刘轶兰一起游北京城,走了半个小时左右他就回到酒店休息了。

第二天一大早,林子轩早早起来,简单梳理出去随便吃了一点早餐,便回到酒店看一一会书,看时间差不多,便和刘轶兰一同游玩北京城去了。时间过得也快,两人有说有笑的游玩了北京比较著名的景点,。例如:故宫、长城、鸟巢、水立方等等。一起开心的度过了美好灿烂的一天。

眼看来京的时间也差不多了,林子轩与刘轶兰分别就踏上了回深市的列车。

标签:是我  前世  种下  第一章  佛说  前世  五百  回眸  换得  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