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故事:一家融资诈骗公司的毁灭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喜欢:3001

山东青岛市曾有这样一家待遇优厚的公司:底薪高达5000元,还有诱人的提成:一个哪怕只有高中学历的普通业务员,都像老总一样拥有配空调、电话和盆景的办公室。更令人羡慕的是,公司的老板还特别平易近人,与每个普通职员以兄弟相称,经常出钱请他们吃饭、旅游……一个叫张力的打工仔加盟了这家公司后,惊愕地发现他们从事的竟是诈骗活动!在利益的驱使下,张力和公司其他14名员工渐渐沉迷其中不能自拔,最终陪着老板集体去坐牢……这家公司便是融资诈骗公司。

张力来到了这家公司

张力1981年出生在山东省菏泽市一个工人家庭,2008年6月大专毕业后到青岛闯荡。可是,他四处奔走,就是找不到一个月薪超过1500元的工作。不久,张力在一份报纸上看到一则招聘广告:“世界华商联合总会香港融资开发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以下简称青岛分公司)招聘业务员,要求:高中毕业以上文化程度,敬业,有团队精神。待遇:月薪5000元,另有提成。”张力觉得这家公司的底薪太丰厚了,便赶紧前去应聘。

青岛分公司设在青岛市人民路的一座大厦里,张力随前台文员走人一间豪华的办公室之后,该公司老板孟祥春先和蔼地与他天南海北地聊起了天。从聊天中,张力得知孟总是山东省济南市人,今年40岁,在商海摸爬滚打了十几年,2008年1月创立了这家公司。最后,孟总说:“你明天来上班吧,试用期一个月。”

张力正式来到青岛分公司上班后发现。这家公司的待遇太好了:公司员工的伙食是自助餐,荤菜、素菜和水果应有尽有,尤其特别的是,每个员工不但和老总一样有独立的办公室,里面空调、饮水机,甚至连盆景、花草都一应俱全,而且老板孟祥春非常平易近人。他第一天上班时,孟总就让业绩排名第一的项目经理李冰带他。李冰向张力介绍:“我们公司是受香港总公司委托,开展融资项目的。目前,全国各地有许多盲目上马的公司。急需资金周转,而我们在香港的总公司有能力为他们注入资金。我们青岛分公司就是为他们牵线搭桥,并从中收取回报。你的任务。就是每天上网、看报纸,留心哪些企业频繁做广告。”

张力得到李冰的指令后,每天都坐在办公室上网,虽说他每天都能搜索出100多条企业的信息。但当他看到其他员工经常出差时,便按捺不住地来到孟总办公室请缨:“孟总,我也想出差!”孟总笑容满面地说:“正好公司的营运总监殷家学和胡守鸣8月5日要到河南焦作市洽淡业务,你先跟他们出一趟差,学学经验!”

张力大喜,第二天便与殷家学和胡守鸣马不停蹄地赶往焦作市。他们在一所宾馆里安顿下来后,打电话给当地一家纺织公司的刘总。刘总带着随从,兴冲冲地赶来见“财神”。他们对殷家学说:“我们公司现在资金上遇到了困难,你们这次真是雪中送炭啊!只是我们公司大概需要8000万元,不知你们说的香港总公司是否有这个实力?”殷家学微微一笑,说:“我们香港总公司实力雄厚。中国在巴基斯坦所建的一些工程都是他们投资的……不过,人家要投入那么大的资金,不能掉以轻心,所以先委托我们青岛分公司对你们进行考察、评估,这笔考察评估费是要你们垫付的,需要3万元左右。”这时,对方的一位副总表示了异议:“要是考察评估不过关,我们这3万元不是扔到黄河里了?”殷家学正色道:“那你们自己考虑PE!这笔钱,总不能让我们替你们垫付吧?”

刘总权衡利弊,觉得用3万元博回那8000万元的投资,值!便拍板把3万元转到青岛分公司的账上,并设宴招待殷家学3人。吃饱喝足后,张力有些担心地问殷家学:“万一他们不能通过考察评估,怎么办?”殷家学笑道:“能不能通过。还不是孟总随口说句话!只要提成进了我的荷包,别的我就管不了啦!”张力不禁打了个寒战,心里起了疑:莫非自己“打着灯笼”找到的好公司是“皮包公司”?如果真的这样,自己该何去何从啊……

金钱诱惑让大家集体作案

焦作之行结束后,张力心神不宁地问同事周建新:“我们公司是不是个皮包公司?”周建新笑道:“你又不傻,这不是明摆着吗?不过,孟总可是扒心扒肝地对我们。他跟我们兄弟相称,我们都是忠心耿耿地跟着孟总干,你害怕什么?”

果然如周建新所说,孟总对员工可谓“扒心扒肝”。第二天,孟总就在一家星级酒店宴请殷家学、胡守呜和张力。席间,孟总带头举杯,说:“你们辛苦了。公司从来不亏待有功之臣,这次焦作之行的业务是殷家学谈成的,除了有10%的提成外,还有1000元的红包。”孟总又对张力说:“小张,从此你就‘放单飞’吧!青岛有不少千万富翁,不管黑猫白猫,能搞到钱就是好猫!”殷家学和胡守鸣也趁机给张力“洗脑”:“跟着孟总没错。李冰只是个下岗工人,跟着孟总不到半年,都已经在青岛供房了,还有3个员工都开始供车了……”

张力被他们描绘的美好前景打动了。他不再执著于“皮包公司”的问题,而是开始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

机会终于来了!一天。张力通过互联网查询到,上海老板冯晶宝承包了一个基建项目,但缺少资金,想与人合作。张力当即打电话过去。事情进行得相当顺利,过了几天,冯晶宝便与两个合伙人一起。专程从上海飞到青岛,见青岛分公司很“正规”。便完全相信了,将4.5万元考察费划到了青岛分公司的账上。张力不久又飞赴上海,建议对方在香港注册一家公司,以获得投资方的信任。冯晶宝毫不怀疑,便委托张力为他们注册一家公司,张力趁机收取了对方6万元注册费。

初战告捷。孟总对张力大加赞赏。他在全体人员大会上表扬道:“张力不但收到了考察评估费,还举一反三,加收了对方6万元的‘公司注册费’!这为公司今后的工作开拓了新思路!因此我决定,除了正常的提成之外,还奖励张力去九寨沟旅游10天,工资照发!,'

散会后,孟总还在一家酒店宴请全体员工吃饭。饭后。孟总又带一行人到酒店附近一家刚刚开盘的楼盘看房:在一套复式楼的样板房里,孟总问道:“你们觉得这套房子怎么样?”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他说:“兄弟们跟我好好干。保证在两年之内,让每个兄弟人手一套房!”孟总的话。令员工们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好老板”带领全部员工去坐牢

孟总许诺的幸福生活,使张力的“上进心”再次被激发了。然而,“久走夜路终遇鬼”。2009年4月,张力遇上了第一桩麻烦:原来,上海的冯晶宝久等不见在香港注册公司成功,再也沉不住气了。4月初的一天,他亲自来到青岛的青岛分公司责问张力,并威胁要报警。张力只得向孟总请示。孟总决定先把冯晶宝“稳”住再说。

孟总订了桌酒席,请冯晶宝赴宴,由李冰和张力作陪。席间,孟总亲自向对方道歉,说是香港那边注册公司没有成功,青岛分公司会退还他们那6万元的注册费。至于那4.5万元的考察评估费嘛,青岛分公司为他们考察评估时花费了不少钱,因此就不再退了。李冰则旁敲侧击,吹嘘孟总在青岛黑白两道都吃得开,并且说:“这次没为你们注册成功,是我们工作的失误,现在孟总答应把注册费退给你们,我们就不必再伤和气了吧?”这么一咋唬,冯晶宝觉得能要回来6万元注册费已属万幸。

这个“意外事件”虽然最终被孟总摆平了,但张力还是惊出了一身冷汗,他想:万一对方真的报案,这15名员工一个都跑不掉!他失眠了好几个夜晚。渐生悔意,便向公司递交了辞呈。

看到这种情况,其他14名员工联合起来劝阻张力,说:“孟总待我们像兄弟一样,你不要这山望着那山高!”然而,张力仍然想离开。看到这种情况,这些员工又联合李冰,劝阻张力。李冰找张力谈话,威胁道:“你知道公司那么多商业机密。你想走就走得了吗?你可不要低估了孟总的能量!”在威逼利诱面前,张力收回了辞呈。

然而,多行不义必自毙。由于多家公司得不到青岛分公司当初许诺的融资,纷纷打电话向青岛警方报案。于是,2009年10月26日,警方查封了该公司,并将总经理孟祥春及手下15名员工悉数传讯!随着调查的深入,这宗巨额诈骗案渐渐浮出水面:从2008年1月份开始,这帮人以帮别人融资为名。共计行骗54次,得手43次,累计金额高达185万多元!

2010年6月13日,这起案件在青岛市南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张力辩称自己只是个打工仔,在公司的工作都是严格按照公司的规章制度完成。他的工作业绩不能代表其在犯罪中所起的作用。其他14名员工,当然也纷纷为自己的罪行极力开脱。然而此时,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老板孟祥春居然对昔日“弟兄们”的辩称嗤之以鼻,说:“在利益面前,谁都有被洗脑的可能……每个人都明白自己干了些什么,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2010年7月,法院以诈骗罪判处主犯孟祥春有期徒刑8年,其余15名员工分别被判处有有期徒刑1至3年不等。同时,老板孟祥春曾经向员工许诺的海市蜃楼也破灭了,该公司15名员工被逮捕后,他们或贷款或按揭所买的房和车,随之被悉数没收,其家人顿时都陷入了生活无着的痛苦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