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故事:靠乞讨培养的大学生女儿成了诈骗犯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喜欢:1574

最近重庆发生了这样一个案子:一位刚走上工作岗位的女大学生租用高档轿车,谎称自己是局长千金,骗取别人证件在联通公司办理30余部高档手机出售霍……

据民警调查发现,这个名叫向明的女子,家住烟雨堡一简陋房屋,父母均为人靠低保生活,就连向明上大学的费用,也是她母亲四处乞讨得来的。按理说,这个寒门中的女大学生应懂得珍惜来之不易的生活,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她的人生轨迹发生如此大的蜕变?

含辛茹苦,盲人妈妈乞讨送女儿上大学

张德海现年45岁,从小先天性失明,1979年春,在好心人的撮合下,他与乡下盲女子古芬结为秦晋之好。次年春,他们的爱情结晶诞生了,非常可喜的是,这是一个非常健康的小女孩,做爸爸的张德海成天乐呵呵的,摸着小女儿娇嫩、酥软的小脸蛋,像喝了蜜一样甜。他说,今后咱们一辈子与光明无缘,就叫这娃为“张向明”吧。

小两口自行创造了一套早期幼儿启蒙教育方法,张德海每天回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女儿讲故事、唱儿歌。

向明从小就很懂事,上了小学,每天放学回家,她马上放下书包,打扫家里的卫生,帮姥姥烧火做饭,给妈妈盛饭,洗碗什么的,都是抢着做。摸着懂事的女儿一天天长大,古芬乐弯了腰。

女儿读高二那年,张德海的福利工厂发不出工资了,他们家只能靠低保生活。女儿一年几千元的学费让夫妻俩愁眉不展。懂事的向明对妈妈说:“妈,我不想读书了,到外面打工挣钱养活你们。”话还没说完,古芬便斥责道:“再不准说这种没志气的话,我和你爸讨米要饭,也要供你读下去。”

为了给女儿挣学费,古芬真的加入了乞讨的队伍,每天早出晚归,风雨无阻,这之中受过多少艰辛和屈辱,只有她心里明白。

如今,古芬的腿上还留有数个黄豆大小的伤疤,一到阴雨天,就隐隐发痛。这是她要饭时被狗咬的。

1999年,向明不负众望,考上了重庆大学。通知单下来,全家人像过年似的,杀鸡,买鱼,放鞭炮,好好庆贺了一番。很快,一年几千元的学费又让全家人犯愁了。这时,盲人妈妈对女儿说:只要你读下去,妈妈还会继续乞讨……向明听了这话,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扑在妈妈怀里哭了。

爱情受挫,金钱欲在她心目中极度膨胀

2002年向明大学毕业被分配在市郊一所中学做教师。她虽衣着朴实,但人长得水灵,脾气也好,上班不久就受到周围小伙子的青睐,但她不愿轻易抛出自己的芳心。

学校有次派她和几个老师到市里参加优质课竞赛,课上到一半,电脑图片就是打不开,她慌了神,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最关键的时候,随行去的周强老师不紧不慢地走上前台,很麻利地打开图片,替她解了围。向明对这位好心的男同事感激不尽。

于是,两个人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周强虽然长相一般,但很有家庭背景,老爸是财政局的副局长。向明刚踏入校门的那刻,周强就被她的美貌所倾倒,这一次“英雄救美”无疑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不久,双方正式谈起了恋爱,并在学校公开同居了。这下让学校的女教师余红丽既气又恨。原来,余追周很久了,没想到让这个寒碜的小姑娘捷足先登了。

随着两人感情的升温,也许是自卑的心理在作怪,向明从来不向周强透露自己的身世,更不把他带到自己的家里去。

可周强三番五次地要求到她家去,纸终于包不住火了。

2003年7月的一天,他们一起回家了。周强一看到向明的瞎眼爸妈和一穷二白的家境,心里顿时凉了半截。本来是打算玩三天的,可当天下午,他不顾向明爸妈的盛情挽留,找了一个借口走了。

此时,向明已经不可救药地爱上了周强。没有他的日子,是多么的孤单和难熬。以后几天,向明厚着脸皮给周强打电话,可不是关机就是无人接听。

一个月后,她收到了一条短信:向明,真对不起,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我们不可能了,愿你早日找到自己的最爱……向明还没有看完,就差点晕了过去,她没想到现实是如此的残酷和绝情,交往了一年的初恋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流产了。她呆在寝室里哭了一个下午,烧毁了两个人所有的照片和物品。从这时起,她突然有了一个强烈的信念:你不是瞧我没钱吗,等着瞧,我会有钱的。

后来发生的一件事,让她毫不犹豫地离开了学校。一次,她与同事们一起去逛商场,在服装柜台,她被一件貂皮大衣吸引住了,她停在那儿试身。这时,余红丽走了过来,很不友好的说:“这个标价1800,你买得起吗?”当时,向明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没有钱真是处处被人欺!她在日记本中写道: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钱不行,永远被人瞧不起。为了钱,可以不择手段……

不久,她不顾学校领导的再三挽留,离开了这个让她伤心落泪的地方。踏入社会,听朋友说,做安利产品推销很赚钱,她于是进入了市内的一家安利公司,做起了潇洒的自由人。这时,向明感到,今后要面对一些高收入、有身份的顾客,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穿得寒酸了,得把自己包装一下,这样才好谈生意。

说干就干,她先在美容店里做了一个几百元的“明星头”,然后购了几件上档次的名牌服装套在身上,接着再涂上形形色色的化妆品,这下她整个人焕然一新了。以前她工资的大部分都交给家里,现在已经半年没有往家里寄钱了。古芬怕女儿在外面乱花钱,没少怨她,她在电话里娇气地说:“妈妈呀,我现在做事业急需要用钱啊,等我将来挣了大钱再来孝敬您。”古芬说:“爸妈可不稀罕你挣大钱啊。”

冒充款姐,连续作案疯狂诈骗数十万元

2005年1月,向明从晚报上看到一个消息,重庆市的几家电信公司为了争夺客户,搞了一个送优惠的活动,内容是这样的:交一元钱,用市话做捆绑,赠送高档双模手机,只需要用身份证就可以办理。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无奈数量有限,许多人都空手而归。

那天上午,向明早早地来到了联通公司,这时公司门口围得水泄不通,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挤了进去,在偌大的一个联通公司里,她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大学同学王梅,两个人高兴地攀谈起来。原来王梅的爸爸是电信局副局长,王梅大学毕业后就直接来到联通公司上班。向明说明了来意,王梅说:“没问题,这事我包了。”在王梅的帮助下,一会儿工夫,她就用自己的身份证从联通公司领了一款双模手机。周围的人都投来羡慕的目光,她十分得意地走了。

第二天一早,有位做安利的老客户找到向明说:“你真有能耐,是不是和电信局有关系呀,能不能帮我也弄一个手机?”原来,这位顾客昨天在排队时目睹了一切。向明听后,趾高气扬地说:“呵呵,那当然了,我呀,是他们局长的干女儿呢。”不久

,向明便又从联通公司帮她领了一部。

过了几天,又有人找她,同样是安利的一些客户,这些人纷纷请求她帮忙办理。更令她哭笑不得的是,不知谁说的她就是电信局局长的亲女儿等。这时,一个自以为能发大财的计划在她脑海中形成了:何不多弄些身份证,然后再……

就这样,许多人都把身份证交给了她,利用这些身份证,她一下子从联通公司领走了30余部手机。这一次,她没有把手机交给那些客户,而是全捏在了自己手里。

时隔不久,许多客户找她,问怎么手机还没有办下来,她总是耐心地说,现在指标很少了,很难搞的。放心吧,不要忘了,我是他们局长的干女儿呢。

从2004年3月开始,向明先后领走了32部总价值达十几万元的高档手机,加上欠下的8万余元话费,涉及金额20几万元。

2005年8月12日,向明到成都卖掉了手机,拿到了“属于自己”的10几万元。

2005年8月20日,向明在成都机场被民警抓获。

后来据向明招供:“早知道会有这一天,是虚荣心害了我啊。”她说,因为家里穷,潜意识里有自卑心理,后来又遭到失恋的打击及别人的藐视,心里很不是滋味,而这一切都是“没有钱”惹的祸!

女儿被捕后,两老哭干了眼泪,成天痴痴呆呆的,坐在门口绝望地看着远方。本月初,向明在拘留所接受笔者采访时放声大哭:“我最对不住的是我的盲人爸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