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故事:乌鸦奇兵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喜欢:3032

原先在冀东南的陈家村有个怪人,爱养乌鸦,人称乌鸦公。

自古以来,乌鸦在人们心里,都不是一种讨人喜欢的鸟儿。三角脑袋,乌漆墨黑,看起来晦气,叫起来丧气。蹲的地方也不招人爱,好的枝繁叶茂的树干它不蹲,偏爱蹲在枯树上,死气沉沉的,要不干脆就蹲到人家坟头上去。又喜欢唬人,好好的,它突然在你近旁“啊”的一声怪叫,胆大的还好,胆小的,往往汗毛倒竖,三魂吓走两魂半。

但就这人人厌恶的东西,乌鸦公偏就喜欢,并且还不是一般的喜欢,而是喜欢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吃则同食,睡则同卧,出则同行,入则同坐。总之,在他身边,无时无刻不有大大小小的乌鸦陪伴左右,以致到后来,他自己简直成了乌鸦了。走路摇摇摆摆,说话啊啊嘎嘎,看人时歪着个脑袋,斜着眼睛,阴阳怪气跟乌鸦一模一样。

乌鸦公本是富家之子,家道殷实,前程远大。婚姻也不错,妻子给他生了一子一女,都活泼可爱。无论从哪方面看,他都让人羡慕,可他却偏偏要喜欢乌鸦这晦气的东西,自找倒霉。自他养上乌鸦后,先是一双可爱的儿女莫名其妙地先后夭折,然后是妻子神经错乱跳井而死。好好的一个家眨眼剩下他光棍一个。亲朋也疏远了,家道也衰落了,到最后,所有的人都不愿意和他打招呼,肯陪伴他的,真的只剩下乌鸦了。但就是到了这分上,他仍是不思悔改,照旧我行我素。

四乡八里的人视他为现世报,不再叫他的名字,而是叫他乌鸦公。他成了败家子的象征,成了背时、晦气、无用的代名词。当地人骂架,往往互骂乌鸦公,那是最恶毒的诅咒。

但就是这个背时、晦气、古怪的乌鸦公,却曾大破鬼子炮楼,创造了人所不能的奇迹。

那是1937年,日本鬼子侵占了中国半壁河山。在被侵占的地区,鬼子修筑了大量的炮楼碉堡,作为监控中国百姓、镇压百姓反抗的据点。

在陈家村附近,鬼子也筑有一个炮楼。这个炮楼修筑得十分恶毒,刚好筑在一个山口上,这山口是游击队进山出山的必经之路。鬼子这个炮楼修起后,游击队的活动就大受限制,再无法神出鬼没地打击敌人,也无法顺畅地得到老百姓的支援补给。

这个炮楼成了盘踞在游击队心口上的一条毒蛇。游击队一心要拔掉它,但用尽了办法,却一直没有成功,因为鬼子也知道这个炮楼的重要性,不仅将炮楼修得十分高大牢固,而且盘查极为严密,不给游击队以可乘之机。游击队要拔掉它,除了硬攻,再无他法。

但硬攻需要火器,而游击队威力最大的武器不过是自制的松树炮。松树炮轰土墙还勉强,轰这种砖石结构的炮楼,一炮轰过去,只留下一洼印子。

正在游击队一筹莫展的时候,乌鸦公找上山来了。这时的乌鸦公,已年近六十,佝偻着腰,驼着背,却神气地抬着下巴,翻着眼睛。全身上下不过四两肉,裹在一身宽大的黑衫黑裤里,头巾也是黑的,整个人看上去,全然就是一只古怪而神气活现的黑乌鸦。

游击队的队长叫陈铁柱,其实他还是乌鸦公远房的一个堂侄,对乌鸦公再了解不过了,见到乌鸦公便奇怪地问他上山来做什么。

乌鸦公翻着怪眼打量他半天,道:“我要给鸦儿报仇,将鬼子赶出炮楼,等鬼子出来后,借你们的枪,打死他们。”

然而这古怪的乌鸦公翻着怪眼盯人时,竟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神秘的力量,让人不由自主地生出凛然之心。陈铁柱略一犹豫,竟就答应了,将队伍拉到山口附近,埋伏起来。

乌鸦公说要给鸦儿报仇是什么意思呢

标签:乌鸦奇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