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故事:我想拥有属于自己的东西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喜欢:1440

店老板扯着我的衣领,咒骂着把我拖到了街道上。

“快报警!”他对站在服装店门口的女人大喊道。

我和他扭打了两分多钟。我奋力挣扎,同时把那个棕色的纸袋紧紧抱在胸前。纸袋里有我偷来的东西。

几分钟后,一个警察赶来了。他用力把我推倒在地上。

我爬起来,握紧了双拳。

“孩子,我不想伤害你。”

“你最好杀了我!”我对他大吼。

“这小鬼真是个疯子!”服装店老板说道,同时对我晃了晃他的拳头。

我弯着腰站在那里,不停地喘着粗气。

很快,警车呼啸着从各方向赶来了,几个警察从车里跳出来,拔出他们的抢。

我不由全身发抖起来。我惊恐地看着那些警察,慢慢蹲下,把那个小纸袋放在地上,然后往后退。

最先赶过来的那个警察走过来,捡起袋子。他小心地打开袋子,往袋里瞧。马上,他的脸上显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

“孩子,你几岁了?”

“昨天我刚过完8岁的生日。”

“这个,就是为了这个!”说着,他耸了耸肩,把纸袋放到我面前。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掩着脸,开始哭了起来。

警察在我身边蹲下来。“孩子,你能给我讲讲是怎么回事吗?”他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问道。

“我想要的就是一点属于自己的东西。只是属于我一个人的东西。”我抽噎道。

我抬起头,看见警察把那条小内裤从袋子里拿了出来。

“你为什么不偷值钱一点的东西,比如长裤,或者高档衬衫?”

“因为他们会把这些东西给烧了。”

“谁会烧掉这些东西?”

“孤儿院的舍监。他们总是烧掉别人给我的东西,只要这些东西是其他孩子没有的。”

“难道他们不会烧掉内裤吗?”

“不会。因为它穿在我的长裤里面,他们看不见。这样,他们就不会烧掉它了。这就是我偷内裤的原因,也是我想到的能拥有属于自己的东西的方法。”

“可是,这就是你偷窃的原因吗?”

“否则,我还有别的办法吗?我没有办法获得需要付钱的东西。”

警察看着我,脸上满是迷惑的表情。“难道你们每个孩子没有属于自己的东西?”

“我拥有坐着吃饭的地方。除了我,别人不能坐那个位置。只有我,那是我的。那就是我自己的东西。”

警察站起来,转身走进了服装店。几分钟后,他和店主走了出来,又在人行道上交谈了一会儿。然后,警察拿出钱包,给了店主一些钱。

店主转身回了他的服装店,警察向我走来。他把袋子递给我,说:“到我的警车上换上这条新内裤,然后再回到这里来。明白了吗?”

“是的,长官。”我答道。

我钻进警车,躲在后座换上了那条新内裤,然后再回到警察跟前。

“你知道偷东西是犯法的吗?”

我点点头,说:“我不会再偷了。我只是想要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感觉怎样?”他问道。

“很柔软,很舒服。我以前从来没穿过这么新这么柔软的衣服。”我咧嘴笑道。

听了我的话,他的脸流露出了一点伤感的表情。

“你还好吧?”我问他。

“我很好,孩子。”

“你还可以帮我一个忙吗?”我问。

“那要看看是什么。”

“你可以送我一程吗?要一路大声鸣着警笛。”

他与其他的警察说了几句话,然后拉起我的手向他的警车走去。

警车载着我,一路鸣笛过了几个街区。人们观望的神情,使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大人物。

在离孤儿院还有一个街区的街道,警车停了下来。

“你最好在这儿下车,步行余下的路回家去。”他说道,“你不想让每个人都知道你差点被逮捕吧?”

我再次咧嘴一笑。然后我拥抱了一下他的肩膀,跳下了警车。

上到人行道,我转过身看着他。他朝我挥挥手,然后驾车离开了。我发现他的脸上又露出了伤感的表情。

随后的四个月,我一直穿着那条内裤。我多么想告诉孤儿院的其他孩子我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东西,但是我不敢。

每天晚上,等其他孩子睡着了,我就溜进卫生间,偷偷洗那条小内裤。扭干后,我再用一条干毛巾吸它的水分,然后再把它穿上去。到天亮,我的体温就能把它烘干了。拥有属于自己的东西的感觉真是美妙极了。

然而,一天深夜我在洗内裤时被与我同一宿舍的一个孩子发现了。第二天早上,这个孩子就把我的秘密告诉了女舍监。这一次,女舍监没有烧掉它。她用一把大剪刀把它剪成了碎片。那天深夜,我偷偷溜到楼下,在垃圾桶里找到了那些碎片。然后,我跑回卫生间,洗干净所有的碎布片,再用一条干的大毛巾吸干它们的水分。

那天晚上我是笑着入眠的。那些碎布片已经被我塞进我的枕头里,它们仍然是属于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