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故事:这张彩票送得冤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喜欢:1679

办公室两男三女共五个人,只有郭昊是个不折不扣的烟鬼。想当初郭昊就是借着这烟熏火燎之势,才写出了一篇又一篇文章,从而被特招到这家杂志社做了一名文字编辑。

也许是积习难改吧,郭昊总喜欢一根接一根地抽烟,办公室过去就时常笼罩在一片云山雾海之中。老刘倒没什么,那三个美女编辑可就受不了了,经常明着暗着表示抗议。郭昊也就有意识地克制,实在忍不住了这才到走廊点上一根。

这天早上,郭昊到得早,走进办公室,习惯性地掏出一根香烟,抬头却看见美编小苏已经来了,他硬生生将嘴唇上的烟又装回了烟盒。小苏却啥也没说走出了办公室,一会儿又回来了,将一包棒棒糖放到郭昊的办公桌上。

郭昊看了小苏一眼,拆开包装拿了一个棒棒糖就叼在了嘴里,之后看见了包装上面的标价签“2.7元”。怎么好意思让人家一个姑娘替自己掏钱呢?郭昊这样想着,就掏出五块钱还给小苏,拉扯了半天,小苏怎么也不肯收下,郭昊急了,只好说:“我也不能白沾你的光,中午吃饭时我买张彩票还给你,权当还给你钱了!”

中午郭昊和老刘在街上吃完饭后,果然没忘记买了张二元钱的刮刮卡,回到办公室递给小苏说:“我说到做到,替你买了张彩票,不过还沾你七毛钱的光啊!”小苏仍然推辞着不肯接受。

小房接过彩票硬塞给小苏说:“不就是两块钱的事情嘛,还值当这么较真,既然郭老师都买了,就不要再推来让去了,快刮,看能刮出个什么来!”小齐也随声附和着,在小房和小齐的鼓动下,小苏便动手刮了起来。

“呀,中了三千块!”只听得小房一声惊叫,郭昊惊道:“不会吧?”“怎么不会?明明就是中了三千块嘛!”小齐也羡慕地说道:“没想到小苏运气这么好,一刮就刮出三千块钱!”郭昊凑过去,乖乖,还真是中了三千块!

“走喽,领奖金去了!”小房拉过小苏和小齐高兴地跑出了办公室。想着自己买了好几年彩票,就连末等奖也没中过几回,这倒好,中了三千块,却是替别人中的!郭昊懊悔得真想扇自己几个嘴巴,老刘走过来在他的肩膀上拍了几下说:“节哀顺变,还是想开点吧!”郭昊回头冲老刘笑了一下,不过就连他自己也觉得这笑简直比哭还难看。

工夫不大,三个女孩子连说带笑地回来了,手里拿着大包小包的零食,给郭昊和老刘也分了不少。小苏掏出一沓子钱放在郭昊面前说:“郭老师,感谢你带给我的好运气,这里面也有你的一份功劳,我看这奖金咱俩平分了吧,这是你应得的那份!”郭昊没想到小苏会这么做,虽然他恨不得将那钱立马装进自己的口袋里,可嘴上却说:“我怎么好意思要这钱呢,你请我吃顿饭就行了!”

小苏听后信以为真,说:“不就是一顿饭么,今晚就请,而且我还要连着请郭老师一周,大伙都有份!”“耶!太好了!”小房和小齐兴奋得差点跳起来。

下班后,小苏果然没有食言,把大伙请到饭店,向来酒量不错的郭昊没喝几杯就醉了个一塌糊涂,最后还是老刘把他送回家的。

一连三天,郭昊和同事都是在饭店用餐,自然全是小苏买的单。到了第四天晚上,郭昊回家后发现情形有点不对劲了,怎么还不到八点妻子于莹就睡下了。

郭昊还以为妻子感冒了,伸手就在于莹的额头上摸了一下,想试试烧不烧,谁知手刚触到妻子的额头,就被于莹一把给打掉了,接着她翻过了身,将后背给了郭昊。郭昊这下吃惊不小,看来妻子这不是感冒,而是遇到不顺心的事了!

于是郭昊推了推妻子,问发生了什么事。连问了好几遍,妻子却不答话。再问,于莹便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朝郭昊伸出了手。

“你这是要什么啊?”郭昊纳闷地问。“要钱啊!我要买件真皮大衣。”“不是前不久才花八百多块钱给你买了件大衣嘛。怎么又要?”郭昊吃惊地问道。“上次买的那件不好,我这次要买件两千块钱的!”妻子说。“神啊,你这不是要我的命吗?”郭昊说道,“你以为我是大款啊?”“我不管,反正我就要买,你就得给我钱!”于莹一副无赖的样子,郭昊生气地说:“你这不是无理取闹吗?”

“谁无理取闹了?”一听这话,于莹勃然大怒,“三千块钱的彩票送给人家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我要点钱买件大衣就无理取闹了,你给我把话说清楚,是不是喜新厌旧,和那女孩好上了,想做陈世美啊?”

“天大的冤枉啊!”郭昊这才明白妻子生气原来是为了彩票的事情,急忙解释,于莹却一口咬定郭昊变了心,急得郭昊又是赌咒又是搬出老刘说事。于莹半信半疑。不过她随即抓住郭昊不收一半奖金的事又没完没了,逼得郭昊答应明天将奖金要回来这才鸣金收兵。看着妻子心满意足地睡着了,郭昊却怎么也难以成眠,他烦躁得又开始一根接一根地抽烟。

第二天早上,郭昊黑着眼圈走进办公室,老刘第一个就发现了,问怎么回事,郭昊叹了一口气将昨晚的事说了。老刘一拍大腿说:“我觉得你妻子说得也有理,虽说买彩票的钱是小苏的,可彩票是你买的,你拿一半奖金也是应该的,当时小苏给你钱时我就想提醒你收下……”“别事后诸葛亮了。”郭昊没好气地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啊,总不能现在去找小苏要那一半奖金吧?那多不合适啊!”老刘说,“依我看你还是另想办法找一千五百块钱给你妻子了事才是正理!”“看来只能如此了!”郭昊盯着老刘喃喃地说。

见郭昊盯着自己,老刘说:“你可千万别打我的主意啊,你也知道我家的母老虎比你家那位还厉害,我可一点私房钱也没有啊!”郭昊看着老刘叹了口气,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

晚上下班前,郭昊一咬牙,从自己的小金库里面取出了一千五百块钱,回家交给了妻子,说是从小苏那里要回来的一半奖金。看于莹将钱装进口袋时满意的神色,郭昊心疼死了。

一周的宴请要结束了,最后这天晚上饭局结束后,小房提议大家再去卡拉OK,小苏便订了间KTV包厢,大伙一直玩到快十二点了才散场。

走到大街上冷不丁被凉风一吹,郭昊顿时觉得刚在夜总会喝下去的酒全跑到膀胱里面去了,和大伙分手后他立马就往僻静的胡同里面钻,想先方便一下再回家。刚解开裤子,就看见几个黑影围了上来,电影里面看到的抢劫、凶杀场面立刻浮现在了他脑海里。他提起裤子,注视着那几个人。

为首的那个小青年走到郭昊面前问:“你就是郭昊?”“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郭昊惊讶万分。“你的大名谁人不知啊!”青年笑着说,“不就是不爱金钱爱美女,老牛还想吃把嫩草的老色鬼吗!弟兄们,上,就是他!”还没等郭昊反应过来,那几个黑影就猛扑上来,对他拳脚相加,打得他是七荤八素,全无招架之力。

在郭昊被打倒在地、尿了裤子的时候,他终于想起:那个为首的小青年曾来办公室找过小苏几回,不过当时小苏没搭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