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故事:带着马队闯剧组!咱用农民的“忠义”换来2000万, 一个河南农民带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喜欢:3079

郭宗强是河南的一个贫困农民,穷困潦倒时,他欠债40多万,天天捡菜叶度日,但面对人生困境,他非但没有放弃,反而靠着侠肝义胆和忠义情怀,通过养马、驯马和带着马队给剧组打杂,居然一举征服全国众多知名大导演!短短5年,他带领浩浩荡荡的马队出演各个剧组的战争场面,竟一举赚下了2000多万元!他何以神奇地创造了如此惊人财富,他的成功带给我们什么样的启示呢?

穷小子剧组打杂

名马身上现商机

郭宗强是个侠肝义胆的忠义男儿。他1972年出生在河南省巩义市康店镇黑北村。1983年,香港一家影视公司在巩义拍摄《杨家将》,临时请他父亲骑马客串了一个群众演员,并付给了他300元。郭宗强目睹这一情景,从此迷上了这种给剧组提供马匹和跑龙套的差事,并寄望靠此改变命运。

1990年,郭宗强高中毕业。两年后,他获悉潇湘电影制片厂投拍《秋收起义》,需要马匹拍摄战争场面,于是他借钱买了9匹马,搞起了向剧组出租马匹的业务。那时,剧组租用他一匹马,一天付给他65元,两个月下来,他就挣了两万多元。此后,经过多年闯荡,他携带马匹参加拍摄了《湘西剿匪记》和《潇湘恩仇》等影视剧,赚了7万多元。这时,他见自己的马匹已远远满足不了剧组的拍摄需要,便返回家乡组织了一支马队,希望自己出租马匹的同时,能有一天成为一名演员而扬名天下。

一次,一个电影剧组要拍摄一群演员扮演死尸在雪地里陈尸荒野的镜头。由于适逢冬天,没人愿干这活,郭宗强见导演急得团团转,出于侠骨热情,他主动揽下了此活。拍摄那天,他带领一群哥儿们身穿单衣,躺在雪地上坚持拍摄了一下午。导演见他们个个冻得直打哆嗦,但就是不喊冷,为此,他十分感动地说:“小伙子,你带的中原男人真实在,今后有机会,我一定会找你合作。”

这样,在导演帮助下,

后来郭宗强靠着连人带马跑龙套,相继参加拍摄了《红樱桃》和《陈真后传》,收入节节攀升。然而,就在他梦想靠此改变命运时,由于影视市场陷入低迷,他再难以揽到业务,突然陷入了困境。他进退两难时,一个台湾商人获悉他的处境,怂恿他于2002年底以年租金42000元的价格,租下郑州市黄河游览区的40多亩土地,与他合作创办了“富景马场”。但郭宗强对外出租马匹、供游客遛马照相,根本无法维持大家的生活。更令他气愤的是,经营大半年,那个台湾老板见无利可图,便悄悄撤资跑回了台湾。

台湾老板一走,马场欠下的40万元债务便一下算到了郭宗强头上。2003年10月,黄河游览区管理处对他下达了最后通牒,如果他在11月5日前不缴清所欠的19.2万元场地租金,便拍卖马场现有马匹抵债。而此时,马场的人也吵着索要欠下大家的10万元工资款。父亲获悉此事,恼怒地呵斥他:“你就是一个农民,农民就只能干农民的活,可你偏偏想入非非。现在好了,你欠了人家那么多钱,依我看,马场拍卖了对你也是一种解脱!”但郭宗强认为,马场拍卖了,他欠大家的钱就更没法还,大家出来跟他混,他总不能撇下大家不管啊!后来,他与黄河游览区管理处经过协商,达成了分期还款协议。那段时间,由于还债,他买不起菜,不得不天天到菜市场捡白菜和红薯叶吃。但即便这样,他也从没放弃新的希望。

一天,郭宗强正苦恼时,马场里一匹枣红马的嘶叫声让他忽然眼前一亮。这匹枣红马曾经租借给很多电影剧组,不少明星都是骑着这匹马大出风头。郭宗强一想:自己手上还有《秋收起义》和《射雕英雄传》中毛泽东、周恩来骑过的青鬃马和郭靖、黄蓉骑过的“汗血宝马”,这些充当过名人坐骑的“明星”如果宣传出去,让游客也来过一把明星瘾和英雄瘾,那生意不就能起死回生吗?

主意打定,郭宗强立即翻拍了相应的电影剧照,印成海报后派人拿到郑州市散发。他则在马场身穿关羽战袍,手舞青龙大刀,骑着“汗血宝马”天天为游客表演。经过一番造势,一些游客见可以骑着电影明星骑过的马摄影、录像,便纷纷效仿,生意好时,他一天就能接待200多名游客,收入高达上万元。

郭宗强这项别出心裁的业务推出后,郑州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板闻讯,便以2000元的报酬雇请他前去参加楼房开盘仪式。郭宗强让马队人员身着古装战袍,在开盘仪式上“驰骋厮杀“,他这种别开生面的捧场助威,很快吸引了各大商家,之后,各大商家每逢举行演唱会、商场庆典和节日促销都纷纷找他。

2005年,郭宗强见自己的事业日渐红火,又拥有众多影视剧的“名马”可以吸引更多顾客,于是投资60多万元,租赁了马场旁边一个1000多亩的草地,创办了鹤园马术俱乐部。这时,他开始琢磨怎么利用手上的马匹彻底改变命运。

带着马队勇闯影视圈

忠义汉子敲开财富门

恰在这时,美国历史频道一个剧组在焦作影视城拍摄大型纪录片《秦始皇》,需要借用20多匹马拍摄战争场面。影视城副总经理贺海霞获悉郭宗强有个马术俱乐部,就找到了他。然而,《秦始皇》剧组虽然需要众多马匹参加拍摄,但导演对郭宗强这个农民很不放心,一直在犹豫要不要用他。郭宗强听了拍摄介绍,也觉得拍摄场面很大,于是他跟贺总说,自己可以试试镜头,如果不行就算白干,报酬分文不要。

那次拍摄是在影视城外一条杂草丛生的大沟里进行。根据剧情需要,郭宗强要在里面完成一个骑马冲锋陷阵、在草丛中飞奔的镜头。没想,他试镜头时一遍成功,而且完成得非常漂亮。那个美国导演看他身手不凡,大喊着OK,又要他拍摄了另一个镜头。结果,他只拍了一次就过了。

这次,郭宗强顺利完成拍摄任务后,焦作影视城便主动与他签下了合作协议,当剧组需要马匹拍戏时他随叫随到。随后,他率领马队参与了《卧薪尝胆》《大清帝国》等诸多影视剧拍摄。但那时,他都是拍摄一些简单骑马镜头,要想表现人仰马翻、骑马穿越战火和人马尸横遍地的镜头,赚取更多的报酬却难以做到。开始,郭宗强并不知道影视剧中的死马镜头是怎么拍摄出来的,当《大风歌》制片人鲁建成告诉他,他们拍摔死马镜头时,通常会把马蹄隐形捆住,等马跑到一定距离后,让马在一定速度下惯性摔倒,或者给马打上麻醉药后再拍摄。但郭宗强听了这话,心里只感觉酸酸的,为此,他发誓要改变这个残忍的拍摄习惯,成立一支特技马队,专门供剧组拍摄战争场面。

为了训练出一支用于电影拍摄的特技马队,郭宗强招聘了一批骑师训练队员。骑马穿越火堆难度大,开始训练时,他让大家先不要点火,而是让马在柴火堆旁走几圈,让它慢慢适应,当马知道远离火就伤害不了它并不再害怕时,他再点燃大火纵马冲过火堆……

最难的训练是让活马装死。郭宗强与教练商议如何让马装死时,大家七嘴八舌地说,从没听说过活马会装死,更不知道采用什么方法训练。一天,郭宗强骑上一匹马,猛勒缰绳的同时用力往下坐,想让马躺下。但马不知道他的意图,不但不往下卧,还竭力往上挺身子。教练马占杰见了,于是提议:“干脆拿一根绳子拴住马的一只前腿,使劲往上拉,准能把它弄趴下。”果然,郭宗强照做后,用绳子拉起马的一只前腿,那马支撑了不长时间就卧了下来。见此,郭宗强就想:我每次强迫马卧下后再给它按摩挠痒,等马明白卧下并没恶意时,它也许就会慢慢配合了,一旦它养成了这个条件反射,活马装死定可大功告成。

果然,郭宗强的想法没错,半个月后,他使用这个特殊方法,果真将两匹马训练成功:当队员们骑着被他训练过的马奔跑时,他们只要猛地一勒缰绳,示意它倒下,马就会乖乖地倒下,居然一动不动!

2006年5月的一天,郭宗强接到焦作影视城贺海霞的电话,通知他带着20匹马和骑手来焦作拍戏。这次,他参加拍摄的是《秦王大帝》,他要扮作秦王手下的一员大将替身,骑马冲进火中将被困于大火中的秦王拉上马背,冲出火海。郭宗强担心队员技术不过关,便骑着经过他训练的一匹马,熟练地穿越火堆,把扮作秦王的替身演员拉上了马背,飞跃出火海。这个镜头只拍了一条,导演便高兴地宣布:OK!

晚上,剧组的一个副导演来找郭宗强时,严肃地提醒说:“明天要拍一组人仰马翻的镜头,你告诉队员要有思想准备,弄不好会受伤的。”此前,郭宗强早就听说过拍摄人仰马翻的镜头,都是替身演员骑着马飞奔到指定位置,然后随着一声枪响,飞奔的马匹会因为提前拉起的细钢丝突然拦截,猛然栽倒,同时替身演员也会从马背上栽倒。因此,很多剧组在拍摄中人马被摔伤、摔残的事经常发生。但郭宗强听后,却若无其事地说:“这你只管放心,我的马队训练出的活马都会装死,拍摄绝对不会伤及人和马!”一听这话,那名导演吃惊地说:“我拍了那么多戏,还从没听说马会装死,你不是开玩笑吧?”剧组的人听说他会让活马装死也轰动了,纷纷前来围观这一奇特拍摄场景。

那天,拍摄开始后,郭宗强穿上一名大将的服装,翻身上马,然后手中举着长矛对着镜头狂奔起来。突然,导演一声口令,郭宗强猛地一勒缰绳,那匹经过训练的马匹果真乖乖地倒地,一动不动,同时他也被猛地摔倒在地,但因为此前经常训练,拍摄的地方又准备了松软的沙土,郭宗强摔倒后毫发无损!这次,《秦王大帝》拍摄完成,他不仅顺利赚取了30多万元,而且因此一炮而红,随后片约纷至沓来。

2007年3月,《三国之见龙卸甲》剧组与郭宗强签下了为期两个月的拍摄协议,郭宗强负责提供100匹马和相应骑手,随剧组拍摄2个月,剧组付给他120万元酬劳。但这次拍摄,却让他经历了一次生死考验,甚至因为条件艰苦差点放弃了这份事业。

侠肝义胆闯天涯

他靠出租马匹大赚2000万

那次,接下大型拍摄任务后,郭宗强立刻抽调了马场的74匹马,又以每天100元的酬劳,从家乡组织了26匹马和相应骑手,随后经过培训,跟随剧组前往甘肃省瓜州县外景拍摄地。

初次参加拍戏,很多马队的队员以为可以跟演员同吃同住了,显得既好奇又兴奋。然而真到了拍摄地,这些人都傻眼了。那里是一片荒郊野外,开始两天,天气晴朗,然而第三天晚上,因为突然刮起沙尘暴,将他们所住的5个帐篷吹坏。由于没地方住,队长刘金全等3人气得半夜就跑了。这3人一跑,由于殃及拍戏,于是,郭宗强立刻骑马前去追赶。

幸运的是,瓜州县交通闭塞,而且逃走的人又是徒步,郭宗强追了20多公里,终于在路上将他们拦下。他苦心婆心地说:“我知道这次拍摄条件艰苦,生活也没安排好,但我保证,接下来一定给大家安排好吃住,只是现在是非常时期,希望你们坚持两个月,一旦拍摄完毕,我就给你们放大假、发奖金。作为老乡,我希望大家协助我挺过这两个月,以后我们的苦日子就算熬到头了!”说着,他就要给几个人跪下。

郭宗强的一番话情真意切,面对这个耿直的男人,刘金全几个队员终于同意重回剧组。后来,郭宗强通过与刘金全沟通,得知他们害怕在外景地手机没信号,无法向家人报平安,觉得十分恐怖,才突然决定离去。了解原因后,郭宗强第二天便带着大家前往拍摄地最近的交通站,让大家与家人通上了电话,随后又带着大家在外面大吃了一顿。他真诚地对大家说:“我们的一举一动代表的是河南人的形象,河南人侠肝义胆,讲究忠义,我们不能戏没拍就先跑。那样,我们河南人以后就会在剧组里抬不起头来。我真诚恳求大家,无论如何也要坚持到拍摄完毕。以后,如果我发达了,我决不会忘记大家!”

郭宗强安定了军心后,在接下来的拍戏过程中,每遇危险动作,他都亲自上阵示范,直到确保不发生意外,他再让队员拍摄。除此,每次拍摄前他都要提前勘察地形、揣摩拍摄动作……见他忙得一天只睡四五个小时,心存感激的队员们纷纷表示,一定好好拍戏,努力挣钱,以回报他对大家的这份恩情。

然而,大家好不容易安定下来后,拍摄才进行了一半,又发生了让郭宗强伤心的事。由于拍摄地环境恶劣,水源含有很大碱性,他带去的马因为水土不服,拍摄期间陆续死掉19匹,造成15万元损失。本来,按照协议,这批马因为水质造成损失,责任应由剧组承担,但当时剧组拍摄已超过预算,剧组表示日后再想法补偿。但队员见剧组赖账,便纷纷建议中断拍摄,一定索回损失。郭宗强考虑到拍摄发生马匹死亡都未料到,于是他主动承担了全部损失。事后,导演李仁港见他为人忠义,《三国之见龙卸甲》拍摄完毕后,他便将郭宗强推荐给了《太极英雄》导演王静。

那年冬天,《太极英雄》在河南博爱县开拍后,郭宗强的活儿干完了,马队准备离开时忽然下起了大雪。当时,剧组所雇的群众演员多为南方人,他们见气温陡然下降到摄氏零下十几度都跑了。这些群众演员一跑,剧组顿时陷入一天损失十几万元的境地。被逼无奈,王静只好硬着头皮央求郭宗强帮忙。郭宗强见导演急得快疯了,于是二话没说,点头就答应下来。

郭宗强带领大家扮演的是李自成率领的一群农民起义军,大家个个衣衫褴褛,脚穿草鞋。拍摄那天,雪下得特别大,可他们还得穿着半截裤子和破衣服,拿着刀枪反复表演对打。结果,拍摄完毕,他们身上冻得青一块紫一块的,有人还因为受寒发起高烧。不过,剧组的人见他如此仗义都很感动,还特意跑到外面买了一堆羊肉和白酒作为酬谢。从此,郭宗强与这个剧组结下了深厚友谊,此后片约不断。

2009年初,导演丁大海拍摄《保镖》时与郭宗强签订了30万元用马协议。郭宗强经过调查发现,当时,我国每年的战争和古装影视剧已占据45%,如果按照每年100个影视剧组使用马匹,每个剧组征租30匹马计算,那么全年就需征租3000多匹马。而他只要拿下1/3市场,参加影视拍摄的马匹每天按70多元最低价计算,一年就可换回2000多万元收入。郭宗强见影视剧用马市场巨大,于是在河南省巩义、温县和偃师征召了大量马匹和骑手,使得短时间内能够调动1000多匹马,随时供影视剧组拍摄使用。这样,发展到2009年底,他带领的马队先后参加了《卧薪尝胆》《新水浒》和《锦衣卫》等大量影视剧拍摄,使得年收入一举高达200多万元!

郭宗强声名远扬的同时,借助频频在影视剧中露面的“名马”效应,他不失时机地和多家礼仪公司展开了合作,并承担下中原地区的商场、房地产公司促销和商业表演。2010年5月,他见自己的马术俱乐部生意红火,便又租下2000多亩草地,在湖南开办了全国最大的室内马术俱乐部,在江西创建了厚田凯旋马术有限公司。现在,他除了已拥有上千匹影视用马和商业用马,一举占据全国影视剧用马的1/3市场外,资产也奇迹般超过了2000多万元!靠着带领马队参拍影视剧,他不仅拥有了豪车,还在郑州市豪气干云地购买了一套200多平米的豪宅!

中国推崇“仁义礼智信”,忠义作为人最优秀的品质,成就无数传奇。胡雪岩以仁义为经商核心,深谙赚钱之道。他广交朋友,精明而决不投机取巧,才使得生意蒸蒸日上。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真正高明的商人,无招胜有招,待人真诚、靠一腔忠义同样也能获得成功。想成功很难,没有学历、没有物质条件和没有家庭背景的“三无”草根男人想成功更难!郭宗强之所以成功,就在于他抛开了那些赚钱的“花架子”,一招定乾坤,靠仁义和侠骨精神收获了人脉,所以才改变了命运。他的成功的确令人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