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一个的故事

一个宁静的夜晚,张伟开着出租车行驶在返回市区的公路上。刚转过一道弯,借着淡淡的月光,他发现前方有人来回挥舞着双手,在这前不沾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怎么会有人打的?是不是……抢劫的念头一闪现,张伟的心不由咯噔了一下,准备一轰油门急驰而过,来人似乎觉察到他的心思,边着急的挥舞双手边喊:“师傅,停下车!”近前一看,原来是个身着黑色长裙的漂亮女孩。张伟有点不放心,为了保险起见,他按下车门锁,环顾了四周,除了呼呼而过的风声,没有任何动静。这才摇下车窗,探出头问道:“要进城?”“是的。我的车在小路上抛锚了。”张伟皱了皱眉,为难地说:“可我要赶去交班呢!”“车费我可以加倍啊!”女孩伸出一个手指。“一百?”“不,是一千。”一千?!我的乖乖,相当于自己半月的工资呐!张伟眼睛瞪得溜圆,激动得有些眩晕:“那好,上来吧。”女孩赶紧上了车,感激地说:“师傅,能遇上你,真是太好了!”张伟嘿嘿两声,满脸的喜悦:“我们是有缘千里来相会,缘分呐!”说话间,一个黑影嗖地蹿了过去,张伟一惊,急忙踩了刹车,透过车窗望去,一只猫瞪着绿幽幽的眼睛,呲牙咧嘴对着他,说不清是警告还是威胁,几声凄厉的叫声后转身消失在黑暗中。黑猫,张伟心头没来由地打了个激灵,一种莫名的惊秫随之弥漫开来,难道这是什么预兆?他一阵紧张,眼睛下意识地往右瞟去,车内昏暗的灯光下,只见鲜血正从女孩鼻子里汩汩流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显得十分诡异。“鬼啊!”张伟大叫一声,吓得魂飞魄散,面如土色。“鬼?”女孩身子一颤,神情大变。“小姐,冤有头债有主,你的车费我不要了!”张伟浑身哆嗦,双手作揶,“求求你放过我吧!”“放过你?哈哈哈……”“需要什么?金钱帅哥,还是别墅游艇?我一定烧……”“你个混蛋,我要你的心!”话音刚落,张伟眼前一黑,当即昏了过去。“师傅,你别再吓我了!”女孩擦了擦鼻子,哭泣着说,“再给你加钱还不行吗?你看我又流鼻血了,我真急着上医院……”
惊魂一瞥
阿彪是一个小偷,虽说被警察教育过多次,但仍然屡教不改。 这天,他走进万和便民超市,准备偷点东西。 他见看店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心里顿时乐开了花,心里说:真是来对了!阿彪装作一副要买东西的样子,在里面转了一圈后未发现摄像头,于是,就把一盒价值十几元的牙膏塞到了他特制的夹层衣袋,然后把空盒子放回原处。 一切是那么顺利,看店的老头丝毫没有察觉。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他又去偷了几次,每次都顺利得手,阿彪乐坏了。 阿彪有一个铁哥们叫阿炳,也经常干点小偷小摸的勾当。 阿彪心想:自己每次都是顺利得手,这到底是自己的手段高明呢,还是看店的眼神有问题呢?他决定验证一下。 这天,阿彪把阿炳带到万和超市门口,叫他进去试试手。 阿炳进去后,伺机把一瓶洗面奶塞进了衣兜,结果还没走出店门,就被那个老头叫住了:“喂!洗面奶还没付钱呢。”阿炳只好乖乖掏钱买下了洗面奶。 阿炳一走出店门,就冲阿炳骂起来:“臭小子,哪有像你说的那么容易偷,那老头贼精,害我花了20多块钱买了这瓶破洗面奶。” 阿彪顿时笑得直不起腰:“看来是你技术有问题,还得好好学。” 从那以后,阿彪越发对自己的“偷技”感到得意,他开始尝试在人的眼皮底下偷东西。 这天,阿彪走进万和超市后,竟然真的从老头的眼皮底下偷出了一箱牛奶,他更加得意忘形了。 夜里,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穿上了隐形衣,他能看见别人,别人却看不见他,他想要什么都可以随便拿…… 第二天醒来,阿彪回味梦中的情景,仍然兴奋不已。 他回想自己一次次成功得手的经历,觉得自己似乎真的有了隐形的特异功能。他这样想着,决定再去一试身手。 这一次,阿彪来到万和超市后,简直如入无人之境,随便拎起一个电饭锅就往外走。 奇怪的是,看店的老头果然像什么都没看见一样。阿彪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简直快疯了。 阿彪把电饭锅搬回家后,又迫不及待地走进超市,把电磁炉、煤气灶、高档的香烟等统统搬了出来,总之,哪样值钱就搬哪样。可意想不到的是,东西还没搬够,他就被警察逮住了。 阿彪一愣,吃惊地问:“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难道你们能看见我偷东西?” 这时,看店的老头从里间搬出了一台电脑,回放了一段段监控录像。原来,阿彪每一次偷东西,都被清晰地拍了下来。 阿彪顿时清醒了一大半,但仍满头雾水:“你这里不是没、没有监控吗?” “谁说没有?”老头颇为得意,“哈哈,隐形的,你不觉得老式探头已经过时了吗?” 阿彪还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那你为什么前几次都没有发现我偷东西呢?” “谁说没有发现?我是故意让你偷个够。”老头嘿嘿一笑,接着说,“实话告诉你,你偷点儿小东西,把你抓到也没啥用,即使把你送进派出所,还不是前脚进去后脚就出来。不过,这一次不同了,因为案值较大,足以把你送进监狱了。” 阿彪一听,恍然大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阿彪一听,恍然大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让你偷个够
我有一个叫书呆子的朋友,书呆子也有一个叫春恋梅的朋友。书呆子和春恋梅是一个村的,也是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只不过春恋梅念书读到高二,因家里穷就离开了学校,书呆子高考落榜才离开学校的。所以,春恋梅进城闯社会,就比书呆子早了一年。一书呆子高考落榜后,也想到城里去闯荡闯荡。可是书呆子胆小,一个人不敢进城。只好给春恋梅打了电话,让春恋梅回家一趟,带他进城。春恋梅二话不说,就回了趟家,带着书呆子坐车进城了。城的南面有一座山,山上有一个公园。春恋梅在山上的公园里,干绿化的临时工。下了车,春恋梅就带着书呆子,往他干活的公园走。在路上,偏巧碰了几个在公园一起干活的同事,于是就结伴回公园。在快到山前的一个十字路口时,书呆子有些尿急,就对春恋梅说,他想方便一下。春恋梅朝四处瞅了瞅,见不远有个公厕。就给书呆子指了指,说:“你到那公厕去方便,城里是不能随便大小便的,抓住会罚款的。”书呆子点点头,就向公厕去了。这时,一个同事说:“我们先慢慢走。”春恋梅想等书呆子,可同事们慢慢朝前走了,就对还没进公厕的书呆子喊了一句:“我们朝前慢慢走了,你上完厕所了就赶来。”春恋梅听书呆子哎地答应了一声。就和同事慢慢地朝前走去。春恋梅和同事慢慢地走了好一阵,却不见书呆子赶来。春恋梅有些着急和担心,就对同事说:“我们等会儿。”春恋梅和同事又等了好一会,却不见书呆子赶来。春恋梅着急了,说:“我去看看。”说完,春恋梅就返身顺原路找去。在不远的那个十字路,春恋梅看见了书呆子。春恋梅见书呆子满头大汗地,站在马路对面的道牙上看红绿灯。春恋梅有些生气地走过马路问:“你不走,站在这,看什么红绿灯。”书呆子见了春恋梅,舒了一口气,说:“这红灯怎么一直都不灭。”春恋梅鼓着气说:“你管它灭不灭的,你走你的路就行了。”书呆子听了竟一本正经的说:“红灯停,绿灯行,遵守交通规则是每个公民的义务。”春恋梅听后哑然失笑说:“走吧,那红绿灯坏了好长一段时间了。”二 春恋梅把书呆子带到城里后,就介绍到自己干活的公园和自己一起干起了公园的临时工。一天的工作,主要是给花花草草浇浇水,修剪修剪,维修公园的一些设施。头几天,春恋梅发现书呆子,每到中午和晚上吃过饭的一段时间,书呆子就不见了。春恋梅感到很是奇怪,想不出他是干啥去了。一天,吃过中午饭,春恋梅见书呆子又不见了,就没有午睡,等书呆子回来。好一会,书呆子气喘嘘嘘的回来了,春恋梅纳闷赶紧问:“你干啥去了。”书呆子不好意思地说:“我上厕所去了。”春恋梅听了不解,又问:“你到哪里上厕所去了,还跑的气喘嘘嘘的。”书呆子嘿嘿笑了两声说:“就山下面的那个公厕。”春恋梅听完又气又好笑说:“这么大的山那么多厕所上不了,非要跑到山下面去上厕所?”书呆子听后有些脸红小声地说:“你不是说城市里不能随便大小便吗?”春恋梅听后苦笑不得。书呆子听后有些脸红小声地说:“你不是说城市里不能随便大小便吗?”春恋梅听后苦笑不得。
书呆子进城
深夜,一个农夫听到屋外有脚步声。他开门出来一看,月亮下,只见一个人头顶着一大包东西向邻村跑去了。第二天,农夫发现原来是自己准备出售的棉花被窃,于是便把这事报告了警察局。警察查寻了一天,棉花竟毫无下落。农夫没法,就来找弟弟约翰,同他商量下一步该怎么办。约翰说,你且准备些酒菜。明天是星期六,把邻村的人都邀来,举行一次舞会。农夫不懂弟弟的用意,但还是照办了。星期六傍晚,月光如水,盛大的舞会在农夫屋前的草地上举行。邻村的人都来了,他们又吃又喝,又唱又跳。在舞会达到高潮时,约翰来到草地中央,高声说:“乡亲们,请暂停一下,大家知道,前天夜里,我哥哥的棉花被盗了。警察没能抓到小偷,而小偷今晚却自己来了。你们瞧,到现在他脸上和头发上还沾着棉花呢。”这样一说,一个瘦小的人急忙放下手中的啤酒,反复揩着他的脸和头发。约翰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三步两步走到那个瘦小的人跟前说:“瞧,小偷就是他!”瘦小的人涨红了脸,争辩说,“你凭什么说我偷了棉花,我脸上和头发上并没有沾着棉花呀?”约翰嘿然一笑说:“你脸上和头发上是没有沾着棉花,但我刚才一说小偷的脸上和头发上沾着棉花,你就立即用手去揩自己的脸和头发。这是你作贼心虚的表现,说明正是你偷了棉花!”就这样,偷棉花的人给抓住了。
智捉小偷
黄亚丽是个剩女,恋爱谈了不少,没一个成功的。这天,她又在本地的姻缘网上聊上了几位,那几位都迫切地提出见面,叫黄亚丽拿不定主意。终身大事不可草率,选谁好呢?她只好向闺蜜吴莉娅请教。这吴莉娅可不是一般人,那是久经情场号称火眼金睛的孙悟空!吴莉娅一口答应下来,并责怪道:“瞧你,拖到现在都没着落,这事儿应该早点叫我出马才对。”黄亚丽很不好意思,感情的事儿不好开口啊,不是实在没办法,才不会麻烦别人呢。事不宜迟,该决定跟谁见面了,黄亚丽正要一一介绍,吴莉娅却摆摆手道:“不用看了,网上的资料想怎么填就怎么填,我们不玩那些虚的,还是都见个面为好,到时候,我给你当参谋。”第一个见面的对象叫小张,自称会当个居家好男人,虽说前途一般,但不抽烟不喝酒,没有不良嗜好。见面地点在一家茶楼,三人就那样尴尬地坐在一起,要了一壶碧螺春和几样茶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吴莉娅的任务重,由她唱主角,跟小张聊得很开心,好像是她在谈恋爱一样,害得黄亚丽不停地在桌子下面揪她的大腿肉,看样子黄亚丽对小张还挺满意的。整整聊了快一个下午,到了晚饭时间,吴莉娅婉拒了小张请客吃饭的邀请,拉着黄亚丽拍屁股走人了,临走时吴莉娅还没忘笑着嘱咐了一句:“以后你们再联系啊……”把小张乐得直点头。刚离开茶楼没多久,黄亚丽就急切地问道:“吴莉娅,你认为小张怎么样啊?”吴莉娅笑道:“看把你急的,实话说了吧,你们别见面了,他不怎么样。”黄亚丽奇怪地问道:“为什么呢?我觉着还不错啊。”吴莉娅摇摇头道:“这小张与你头一回见面就撒谎,靠不住,告诉你,我的嗅觉灵得很,什么味道都逃不过我的鼻子!小张说他不抽烟不喝酒,纯粹假话,如果没猜错的话,他是个老烟枪,尽管他之前嚼过不少口香糖,说话时烟草的味道还是飘进了我的鼻子,而且还是那种特呛的劣质烟!”黄亚丽听得一愣一愣的,心里还在纳闷呢,真的假的啊?有天,黄亚丽在大街上看见了小张,小伙子却没发现她,正在那儿吞云吐雾,黄亚丽惊得目瞪口呆,吴莉娅简直神了!过了一段时间,黄亚丽跟第二位见面了。这个小伙子叫小孙,跟黄亚丽一样,也是位大龄青年,他说自己在本市一家建筑集团搞管理工作,坐在风不吹日不晒的办公室里,相当于白领吧。这家集团发展势头很猛,在里面搞管理前途无量,正因为如此,黄亚丽又动心了。当白领的人品位也不一样,小孙把约会的地点选在星巴克。准时赴约后,三人坐在了一起,喝着浓郁的炭烧咖啡,相亲在优雅的气氛中进行着。这次依旧是吴莉娅唱主角。不同的是,不管他们聊得怎么火热,黄亚丽没再掐她的大腿了,只是眼角时不时朝那小伙子瞟去。那小伙子穿着一身名牌西装,长得也挺帅的,很符合黄亚丽的择偶标准。从他们的话语中,黄亚丽知道了小孙的基本情况,由于公司工作忙,他管的事儿多,不知不觉就把自己给拖成大龄了,值得同情啊!一晃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吴莉娅便在桌子下面踢黄亚丽,暗示她该告辞走人了。离开后吴莉娅幽幽地说了一句:“我劝你拉倒吧,这小孙不行。”黄亚丽的心凉了半截,问道:“为什么?”吴莉娅回答道:“小孙也撒谎了,他根本不是什么管理人员,他穿的那套花花公子西服是个山寨货,瞅着很像,但标牌上的兔子耳朵比正牌的花花公子短了一小截……”话音未落,黄亚丽忍不住扑哧一笑:“真服了你,观察得真够仔细的,不过这些没什么吧,人家节省还不行啊?”吴莉娅摇摇头说:“节省没错,但打肿脸充胖子就是罪过……明明就是一般的建筑工人,却冒充管理人员,这种心术不正的人靠不住。”见黄亚丽还是一脸茫然,吴莉娅解释道:“我的鼻子很尖,刚才聊天的时候,小孙身上一股狗皮膏药的味道直往我鼻孔里钻,大致成分有三七、红花……典型的跌打膏的气味,我循着气味搜索了一下,是从小孙腰部散发出来的,如果我猜得不错,小孙充其量也就是个小工头,估计不久前摔伤了腰,其实他也挺辛苦的,赚俩钱不容易,也许是他成家心切才会撒谎的。”黄亚丽听得目瞪口呆,她心里还是有点怀疑,这不会是真的吧!还没过半个月,离黄亚丽工作单位没多远的一处工地开工,那天黄亚丽下班回家,路过那处工地,不经意地望了一眼,这一眼不要紧,黄亚丽整个人都傻住了,只见有位身穿工装,头戴安全帽的小伙子猴子般敏捷地朝高高的脚手架上攀去,黄亚丽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不正是小孙吗……一连两次约会,都以失败告终,黄亚丽有点心灰意冷了。在吴莉娅的鼓动下,她又试着约见第三位。说实话,在平时的网聊中,这位叫小李的小伙子就给黄亚丽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小李是一家事业单位的副主任,很会讨黄亚丽欢心,也是黄亚丽希望能最后携手的约会对象。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黄亚丽在吴莉娅的陪伴下赴约了,应黄亚丽的要求,小李把约会地点定在一家川味餐馆里。三人刚落座,吴莉娅的脸上就显得很不自然,黄亚丽却对小李很满意,这小李啊,能说会道,年轻有为,举手投足很有领导风范,而且凡事女士优先,可有风度了。这么优秀的男人,还等什么?黄亚丽的脸上都泛起了红晕。没想到吴莉娅却处处让小李为难,时而冷哼几声,时而嘲笑几句,叫小李很是尴尬。前两次约会,吴莉娅露了两手,叫黄亚丽佩服得五体投地,既然她这么大反应,黄亚丽不免狐疑起来,这小李到底有什么毛病啊?约会过后,黄亚丽刚走到大街上,便迫不及待地问吴莉娅:“你认为小李这人怎么样啊,我还是比较满意的……”吴莉娅“呸”了一声,气愤地说:“拉倒吧,这家伙是个骗子,一个有米撑个饱,无米饿得叫的月光族,还敢冒充是领导,今天约会的餐费说不定还是借来的……”黄亚丽不大相信,问:“不会吧,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又是用你的‘狗鼻子’闻出来的?”“我才懒得闻他身上的臭味,这个骗子曾经追求过我,把我骗得好惨!”吴莉娅咬牙切齿地说道……话音未落,黄亚丽忍不住扑哧一笑:“真服了你,观察得真够仔细的,不过这些没什么吧,人家节省还不行啊?”吴莉娅摇摇头说:“节省没错,但打肿脸充胖子就是罪过……明明就是一般的建筑工人,却冒充管理人员,这种心术不正的人靠不住。”见黄亚丽还是一脸茫然,吴莉娅解释道:“我的鼻子很尖,刚才聊天的时候,小孙身上一股狗皮膏药的味道直往我鼻孔里钻,大致成分有三七、红花……典型的跌打膏的气味,我循着气味搜索了一下,是从小孙腰部散发出来的,如果我猜得不错,小孙充其量也就是个小工头,估计不久前摔伤了腰,其实他也挺辛苦的,赚俩钱不容易,也许是他成家心切才会撒谎的。”黄亚丽听得目瞪口呆,她心里还是有点怀疑,这不会是真的吧!还没过半个月,离黄亚丽工作单位没多远的一处工地开工,那天黄亚丽下班回家,路过那处工地,不经意地望了一眼,这一眼不要紧,黄亚丽整个人都傻住了,只见有位身穿工装,头戴安全帽的小伙子猴子般敏捷地朝高高的脚手架上攀去,黄亚丽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不正是小孙吗……一连两次约会,都以失败告终,黄亚丽有点心灰意冷了。在吴莉娅的鼓动下,她又试着约见第三位。说实话,在平时的网聊中,这位叫小李的小伙子就给黄亚丽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小李是一家事业单位的副主任,很会讨黄亚丽欢心,也是黄亚丽希望能最后携手的约会对象。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黄亚丽在吴莉娅的陪伴下赴约了,应黄亚丽的要求,小李把约会地点定在一家川味餐馆里。三人刚落座,吴莉娅的脸上就显得很不自然,黄亚丽却对小李很满意,这小李啊,能说会道,年轻有为,举手投足很有领导风范,而且凡事女士优先,可有风度了。这么优秀的男人,还等什么?黄亚丽的脸上都泛起了红晕。没想到吴莉娅却处处让小李为难,时而冷哼几声,时而嘲笑几句,叫小李很是尴尬。前两次约会,吴莉娅露了两手,叫黄亚丽佩服得五体投地,既然她这么大反应,黄亚丽不免狐疑起来,这小李到底有什么毛病啊?约会过后,黄亚丽刚走到大街上,便迫不及待地问吴莉娅:“你认为小李这人怎么样啊,我还是比较满意的……”吴莉娅“呸”了一声,气愤地说:“拉倒吧,这家伙是个骗子,一个有米撑个饱,无米饿得叫的月光族,还敢冒充是领导,今天约会的餐费说不定还是借来的……”黄亚丽不大相信,问:“不会吧,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又是用你的‘狗鼻子’闻出来的?”“我才懒得闻他身上的臭味,这个骗子曾经追求过我,把我骗得好惨!”吴莉娅咬牙切齿地说道……
男人的味道
老周两口子只有一个宝贝儿子,如今儿子三十岁结婚了,还整天为儿子的事操心。最近,儿子眼睛出了点问题,总是视物模糊不清,到医院一查,说是肝脏不好引起的。老周找人一打听,有人说吃啥补啥,肝不好可以吃肝补肝。于是,老周打电话给儿子,让儿子隔三差五地晚上来家里,买来了鸡肝羊肝猪肝给儿子吃。儿子小周结婚后和妻子翠花就搬出去住了,小两口的家离老周家不远,翠花的娘家跟老周家在一个小区,算是邻居,可每次小周来老周家,翠花就回自己家,很少进老周的家门。主要是因为小周脾气好,老受翠花欺负,老周两口对此很是郁闷,跟儿媳关系就不太融洽。所以小周和翠花两人一起走到小区后,就分道各回各家……还甭说,小周补了一段时间动物肝脏后,真的治好了眼睛。老周很是高兴,听说翠花下半年有个过级考试,老周就去找翠花的爸爸老王,叮嘱他说,翠花要考试,要多吃脑子才能补脑子啊!——虽说老周跟翠花不和,但毕竟是儿媳妇,老周也不想翠花考试过不了关。于是,翠花一回来,老王就给女儿买来羊脑鸡头之类的东西吃。还真灵,翠花的考试顺利通过了。再说老周,儿子怕老婆一直是老周的心病,想到“吃啥补啥”这个秘诀,老周有一天忽然来了灵感:儿子怕老婆是缺乏胆量.缺胆咱给他补胆不就行啦!想到这个妙招,老周很是兴奋,花了不少钱买来了许多蛇胆泡成药酒,然后命令儿子晚上有空就来陪自己喝酒,给儿子多喝些补胆的蛇胆酒。小周晚上回家喝酒,翠花一个人在家没意思,就回自己家陪爸妈吃宵夜。三个月后,老周问小周:“儿子,最近有没有感觉胆量大增呀?”小周眼睛一亮,说:“爸,真奇怪啦,最近我越来越觉得自己像个猛男。昨天逛动物园,看到笼子里的老虎,我真想扑过去跟老虎掐上一架!”老周一听,开心极了,看来这蛇胆酒没白喝啊!谁知没过几天,小周耷拉着脑袋,像个败兵似的回家了,脸上挂着一个清晰的巴掌印,老周忙问怎么了。小周眼圈一红,委屈地说:“在家里跟翠花怄气了……”老周怒道:“你小子这么没胆啊,上次不是还说敢跟老虎掐架吗,怎么又被媳妇欺负了?”“这次跟翠花生气,原本我也是很凶的。”小周说,“开始时我一卷衣袖,指着翠花大声说:‘翠花你不要欺人太甚啊,我可不是个软蛋,你敢……’我话没说完,翠花噌地跳到桌子上,直接给我一个耳光,吼道:‘我王翠花还就是横了,你说怎么着?’我一看,翠花实在是太横了,就怕了……”老周一听,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隐隐觉得势头不对,径直跑到了老王家,见到老王就问:“老王,最近你给你闺女吃了什么东西?”“也没什么啦!”老王笑呵呵地说,“这段时间我们也就是拿螃蟹当宵夜吃而已呀。”“啊?”老周傻脸了,喃喃地说,“怪不得她那么横……”
给我媳妇吃啥了
一个酒鬼常因酗酒过量被送进医院,妻子忍无可忍地告诫他道:“你要是在不听劝继续喝酒,我就和你离婚。”酒鬼看妻子认真的摸样不像是开玩笑,只好忍痛戒了酒。一天,酒鬼出去溜达,正好看见隔壁邻居家几位酒友在喝酒聊天。他吧嗒吧嗒嘴笑嘻嘻地走了进去,酒友们见他进来急忙让他坐下来喝几杯。他连连摆手说:“戒酒了……哎!老婆说了再看见我喝酒就和我离婚。”酒友们听完也没在劝他,酒鬼却讪笑着坐了下来,眼睛紧盯着那些起起落落的酒杯,喉咙咕咕直响。最后他终于忍不住说:“嗨!给我少倒一点点,口渴的不行。”身边的酒友酒起身为他到了一杯,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话就开始多了。聊的激动处他又到了一杯,如此下去他是一杯接着一杯,越喝越兴奋,越喝话越多。就在他端着酒杯高谈阔论的时候,一个酒友推了他一下……酒鬼不悦的说:“干……干什么?刚喝的痛快,就是媳妇来了我也放不下酒杯。”说着一仰脖一杯酒一滴不剩。等他放下酒杯之后,酒友捅着他的胳膊小声说:“别喝了,你媳妇……”“你媳妇……”酒鬼瞪着眼睛骂了一句,眼角不小心扫到了门口,见媳妇一脸铁青的站在哪里。心想坏了,媳妇准和他闹离婚,再一想豁出去了,反正是离,不如喝个痛苦。抓起酒瓶咕咚咚就是一大口,还没等媳妇急眼,他扑通一声醉倒在地,口里嘟嘟囔囔说:“喝别人家的……的酒,醉了不能……不能算……算数……”
酒鬼的承诺
伯雷是一个小偷,虽手法高明,但终究还是被抓进了监狱,判了两年徒刑。不过让伯雷欣慰的是,他所在的监狱实行非常人性化的管理,监狱长甚至偷偷告诉伯雷,如果不想在这里苦熬两年,可以越狱。伯雷脸上波澜不惊,但心里却乐不可支,没想到自己还能遇上如此奇怪而幸运的事。于是,伯雷便开始谋划如何越狱。最后,他决定自己单干。说来也怪,这所监狱的管理非常松散,每天都把犯人们放到外面晒太阳,只要不打架,干什么都行。伯雷不管别人做什么,一心就想着越狱。不过他仍是非常谨慎,同时也担心监狱长当初是在和他开玩笑,所以他把越狱的地点选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伯雷一直假装散步,沿着墙根慢走,边走边用手敲击墙壁,以判断墙的厚度。几次下来,伯雷终于发现了一面墙壁很薄。伯雷暗自高兴,便开始用平时吃饭的钢叉作为工具,用力挖墙。为了不被发觉,伯雷不敢多挖,每天只挖一点,他相信,凭借自己的执着精神,一定会挖出一条生路来。通过执着的努力,他终于在一年多后如愿以偿挖出了一个可以逃走的洞。可惜,那些狱友们竟没有一人敢于尝试,真是不幸!伯雷想着,便把头探出了洞,接着整个身子也钻了出去。来到墙的另一面,伯雷发现墙上有一行字:如果越狱成功,别忘了把洞补上。伯雷不禁觉得好笑,正好地上有一些砖,便顺手把洞补好,然后心安理得地向前走去。还没走出多远,伯雷却吓得目瞪口呆,原来他面前居然站着笑眯眯的监狱长。只见监狱长和颜悦色地说: “这里是三年期监区,欢迎您的到来。”
执着的越狱犯
夜色中,甲乙两个歹徒堵住了一个女人。甲在女人眼前扬起寒光闪闪的尖刀,乙则向女人摊开一只手。“快,把包给我!”乙紧盯女人的坤包。女人瞟一眼甲,又瞥一眼乙着,轻轻把钱包扔过去。“我可以走了吧?”女人很淡定。“走?没那么便宜!”甲说。女人竟然笑笑:“那你还要怎样?”“陪哥俩儿玩玩儿!”甲垂涎着一张脸。女人顿时春风满面,眼里闪出异样的光芒:“好哇!很久没玩过男人了,正憋得慌呢!不过……”女人看看四周,“这街头巷尾,车来人往的,能尽兴吗?”乙愣住了:“那你想怎样?”“不如去宾馆开房,要玩,就无所顾忌!”女人迫不及待的模样。甲一脸惊喜,一下子放松了戒备,色眯眯地打量起女人:“早就该这样,何必我们多费口舌呢!”女人看乙有些狐疑,不以为然道:“怕什么,放心吧,我包里钱多!人活着就得及时行乐,可别等到身体出了问题才追悔莫及……”甲乙面面相觑,想打断女人的絮絮叨叨,又不知说什么好。“跟你们说,我曾经一次玩倒过五个彪形大汉。你们俩,优柔寡断真不像男人!”女人不无得意地说着,似乎旱忘了面对的是两个劫匪。女人看两个歹徒怔住了,俨然猫儿叫春:“快点呀,我都憋不住了!”这时,乙忽然冲着甲大喊:“快……把包扔给她,跑!”甲虽不明就里,但也没耽搁,扔了包就跟着甲跑了。转眼,消失在茫茫夜幕下。“你这是怎么了?”等缓过气来,甲禁不住问。“臭娘儿们如此反常,肯定是吸毒卖淫的!如果她有艾滋病,或者包里全是毒品,那就晚了!咱是求财的……”乙惊魂未定地说。
抢劫艳遇
有三个人到纽约度假。他们在一座高层宾馆的第45层订了一个套房。一天晚上,大楼电梯出现故障,服务员安排他们在大厅过夜。他们商量后,决定徒步走回房间,并约定轮流说笑话、唱歌和讲故事,以减轻登楼的劳累。笑话讲了,歌也唱了,好不容易爬到第34层,大家都感觉精疲力竭。“好吧,彼德,你来讲个幽默故事吧。”彼德说:“故事不长,却令人伤心至极:我把房间的钥匙忘在大厅了。”
这是一个伤心的故事
天刮大风,一个抽烟人走在路上。他掏出火柴点烟,一边迎风划火一边说:“点烟不过三,过三不点烟。”三根火柴划过了,烟还是没点着,于是他大声说:“点烟不过七,过七不点烟!”又划了四根火柴后,烟仍没点着。他轻声安慰自己:“管他三七二十一,啥时点着啥时吸。”
管他三七二十一
有一个人不善于说话。一天,邻居生了个儿子,大家都去祝贺,他也去了。主人一见他来了,生怕他说漏了嘴,赶紧让他进屋喝酒吃肉。他也知道自己嘴不好,就低头光吃东西不作声。直到吃完了,他才对大家说:“你们都听见了吧,我今天可什么也没说,这个孩子要是死了,可别怨我!”顿时气得主人目瞪口呆。
别怨我
 
共1732记录 当前87/87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