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青年的故事

有个大龄男青年叫大明,在恋爱的道路上屡屡受挫,一怒之下,他干脆养了只金毛犬,和自己作伴。一天,大明在网上看到一则消息,翡翠公园周末举行相亲活动,大明来了兴致,立即报名。到了周末那天,他便带着爱犬来到公园。公园里美女如云,大明正寻思着怎么主动出击,忽然,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大明回头一看,是一位美女。她身材窈窕,粉面如花,笑吟吟地看着大明说:“先生,我想请你到那边坐一会行吗?”大明腿都酥了,赶紧鸡啄米似的点头,心里乐开了花。两人走到长椅边坐了下来,这时候,金毛犬很不识趣地跟了过来,大明赶紧对它瞪起眼睛,无声地做着口型说了三个字:“滚远点!”金毛犬很委屈,瞪着一对大眼睛,就是不走。美女却不介意,招手让金毛犬过来。金毛犬得令,立刻冲过来,在美女脚边摇头摆尾,一副谄媚状。美女很开心,问大明,狗多大了,喜欢吃什么,是不是很调皮等等。大明见美女的注意力集中到了狗身上,有点失落,但还是一一作了回答。美女又逗了金毛犬一会儿,忽然正色道:“我们谈谈正好吗?”大明一听,内心很激动,知道重要的时刻要来了,觉得自己应该主动点,就鼓起勇气说:“不管你说什么,我……都答应。”美女吃了一惊,然后笑了:“真的吗?你太好了!”大明有点不好意思地点点头,然后低下头看着别处。过了一会,美女忽然把一张照片伸到了大明眼前。大明定睛一看,只见上面有一只狗,看上去还挺面熟,仔细一看,原来也是一只金毛犬,头大上还系了个蝴蝶结。美女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这是我们家妞妞,今年一岁了,我想给她找个对象,一直没见着合适的……真是谢谢你了。”说罢,美女亲热地摸着金毛犬。
这是我们家妞妞
从结婚登记处领证回来的一对青年男女,他们在路上交谈着。小伙子的得意地说:“你真美!亲爱的,不过出于良心,我现在得告诉你,上次我领你来我家里看的那套黄木家具,以及其他华丽的摆设,都是向别人家借来的。”姑娘说:“没关系。出于良心,现在我也如实告诉你,刚才登记证上写的是我妹妹的名字。”小伙子的大吃一惊问道:“是上次在你家看到的那个令人讨厌的丑八怪吗?”姑娘说:“千万别再这样称呼她了,她现在是你的妻子啦!”
出于良心我得告诉你
他一进门,就迎出来一个白发老头。青年推销员恭恭敬敬鞠了一躬。喔,喔,可回来了! 你毕竟是回来了。老头脱口而出,老婆子快出来。儿子回来了,是洋一回来了。很健康,长大了,一表人才!老太太连滚带爬地出来了。只喊了一声洋一! 就捂着嘴,眨巴着眼睛,再也说不出话来。推销员慌了手脚,刚要说我……时,老头摇头说:有话以后再说。快上来,难为你还记得这个家。你下落不明的时候才小学六年级。我想你一定会回来,所以连这个旧门都不修理,不改原样,一直都在等着你呀。推销员实在待不下去了,便从这一家跑了出来。喊他留下来的声音始终留在他的耳边。大概是走失了独生子。悲痛之余,老两口都精神失常了吧?倒怪可怜的。他想着想着回到了公司,跟前辈谈这件事。老前辈说:早告诉你就好了。那是小康之家,只有老两口。因为无聊,所以这样作弄推销员。上当了!好,我明天再去,假装是儿子,来个顺水推舟,伤伤他们的脑筋。算了,算了吧,这回又该说是女儿回来了,拿出女人的衣服来给你穿。结果,你还是要逃跑的。
老两口
生活在七十年代上海的阿p,随着城市青年“上山下乡”运动的高涨,阿p也被划入了“上山下乡”的行列。这下阿p和家人都急了,急什么呢?阿p和家里人都认为这个上山下乡啊,虽然说是可以锻炼人,是到最基层的农村去锻炼,但这一去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去的地方那都是离上海很远很远的农村。如果到了一个穷乡僻壤,那就是有得受了,吃不吃得饱肚子都是个问题,受苦那是更不用说了,阿p想想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阿p的家人也为阿p着急,为了让阿p能到一个自然条件稍微好的地方,更是拿出了家里的所有粮票、油票,甚至是仅有的几块钱,请客、送礼。为的是能让阿p到一个自然条件好一点的地方去当知青,免得到时候阿p吃太多的苦。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家人的打点下,阿p“上山下乡”当知青的地方被定在中国的西南的一个小村里。家里人这时总算松了口气。阿p知道自己当知青的地方是西双版纳,阿p一改以往的忧愁,心里那是乐开了花,看来这些东西没有白送。阿p想到自己要到西双版纳当知青,那可是一个好地方啊,那个地方没有冬天,一年四季如春,自己也就不用为衣服的事情发愁了;那个地方植被丰富,好多地方都是还未开垦的热带雨林,如果到时候肚子饿了,漫山遍野都可以找到吃的,说不定还可以逮到野鸡、山猪之类的小动物打打牙签。原是原始了点,但至少自己可以活的好一点。阿p想到这里,心里那是非常的高兴。去西双版纳还有一个好处就是,那里有很多当知青的上海人,有很多老乡,怎么说也可以找到一些有共同话语的人。不足之处就是西双版纳太偏远了,离上海的路途遥远那是不用说,不方便的交通是最大的遗憾,不过阿p还是非常的满足。阿p背起自己的行囊,走进了这个位于中国西南的寨子。这个寨子是坐落于一个小山腰上,四周的山都被曼曼的热带雨林覆盖,这个寨子被这雨林一映衬,仿佛就是到了亚马逊的的一个部落。寨子里的房子都是干栏式的,用木头、竹子和茅草搭成,幢幢都是非常的低矮的,一个个就像小蘑菇点缀在山上。离最近的其他寨子也有四公里,可以说是很偏远了。这里以前主要的居民就是拉祜人了,现在当然不同了。因为在阿p来之前这里就来了很多知青,再加上这次和阿p一起来的知青,一个小小的拉祜人寨子就多了十几个知青。这些知青给这寂静的山寨添加了热闹的元素。阿p来到了这里,看看这里的环境虽然可以说是很美,但是生活的好才是最重要的,和自己的期望那是十万八千里,以前的高兴劲转瞬即逝。看看这里闭塞的交通,只有一条巴掌宽的小路与外界联系,去一趟最近的镇上也要走七八个小时,要翻几个山头才能到镇上。如果是到了下雨天,一出屋子就是满地的泥巴,走一步路那是非常的艰难。学当地人不穿鞋子,光着脚丫,到处乱跑,阿p尝试过了,那个脚底是一百个不舒服。更要命的是十几个知青住在一个很小的干栏式小楼,一走在上面,整个小楼都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吓得阿p一行新来的知青睡觉都做好了跳出去的准备,害怕一不小心整个小楼都塌了下来。阿p看看这样的生活条件,苦不堪言啊!阿p他们来到这里十多天,他发现这里的人,不管是大人和小孩出门手里都会拿着一把砍刀,这些刀都不是很精致,可以说还有一点粗糙,出门都会捏在手里或夹在臂弯里。因为阿p他们都刚来,不知道寨子里的人拿刀是有什么用途的。直接问这些拉祜人,语言又不通。他们就只好去问那些比他们前来的知青。这些老知青很不耐烦这些青年人,就告诉阿p他们,“这里的人啊!野蛮的很,你们这些新来的最好不要去招惹他们,他们手里的刀是用来砍人的,特别是外来的人要特别小心,他们这些拉祜人,只要看着谁不顺眼就会用刀砍,你们来到这里最好不要偷懒,他们生气了就会砍人。”阿p问道:“用刀砍人?怎么砍啊?会不会出人命?”这个知青告诉阿p他们,“人命到很少出,不过呢!砍掉一只手或者是一条腿那是很正常的,这里经常有的是。”阿p一听心里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这和要人命有什么分别。阿p变得郁郁寡欢,没有多久就病倒了。这天大家都干劳动去了,阿p一个人在小楼里养病。这时阿p看到这里的生产队长来了,是朝着阿p他们住的小屋走来。阿p看到最恐怖的是,队长的手里既然拿着一把砍刀。这下阿p急了。是不是队长怀疑我装病偷懒啊,这样的话那就糟糕了,今天岂不是要少一条腿或者是一只手。阿p看着队长一步步走来,心里急的忘记了自己还在生病。队长来到小楼前,阿p已经按耐不住心中的恐惧了,一个箭步冲了出去,嘴里还唧唧哇哇的大声喊着。阿p冲出房子就顺着山势飞奔,不顾一切的狂奔,躲进了密密的深林里。阿p的这个举动把前来的队长给吓了一跳。队长本来是来看一看阿p病情是否有好转。一看到阿p刚才的举动,他感觉到阿p的病情已经很严重,就马不停蹄的通知在劳动的人们去找阿p,说是阿p已经不正常了,要赶快找到他。阿p被其他的知青在一片树林里找到了,死活不愿回到寨子里。队长亲自来了,手里依然拿着那把大砍刀。阿p心想现在到这个地步了,自己也没有力气了,就等着挨砍吧,想到这里阿p不由得闭上了眼睛。“阿p,你最好回到寨子里,你看你病得这么重,在这荒山野岭的地方,病会更加严重的!”一个知青站在队长旁边和阿p说道。阿p睁开眼睛,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你能和队长求求情,叫他不要砍我可以吗?我真的没有装病。”知青们一听都哈哈大笑了起来,原来是这回事啊!阿p看到大家都在笑,而且笑的那么开心,心里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队长也知道了事情的原委,用不很流利的汉话给阿p解释了这里人出门带刀的原因。原来生活在热带雨林,到处都是植被,走路的时候经常要在雨林里穿梭,到处会有树枝、藤子之类的植物,让人走起来很不方便,这时要借助刀来开辟路,砍砍会挂到人的树枝和藤子之类的,有时也会随手修修路边就要挡住路的植物。所以这里的人出门不管大人小孩都有拿一把砍刀的习惯,是为了行走方便,而不是用来砍人的。阿p一骨碌从瘫坐的地上站了起来,原来事情是这样的,是不会被砍的,阿p松了一口气,自己都对自己感到好笑。可是阿p心里好像有一个什么疙瘩,想了半天,哦!这回我阿p脸丢大了!阿p问道:“用刀砍人?怎么砍啊?会不会出人命?”这个知青告诉阿p他们,“人命到很少出,不过呢!砍掉一只手或者是一条腿那是很正常的,这里经常有的是。”阿p一听心里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这和要人命有什么分别。阿p变得郁郁寡欢,没有多久就病倒了。这天大家都干劳动去了,阿p一个人在小楼里养病。这时阿p看到这里的生产队长来了,是朝着阿p他们住的小屋走来。阿p看到最恐怖的是,队长的手里既然拿着一把砍刀。这下阿p急了。是不是队长怀疑我装病偷懒啊,这样的话那就糟糕了,今天岂不是要少一条腿或者是一只手。阿p看着队长一步步走来,心里急的忘记了自己还在生病。队长来到小楼前,阿p已经按耐不住心中的恐惧了,一个箭步冲了出去,嘴里还唧唧哇哇的大声喊着。阿p冲出房子就顺着山势飞奔,不顾一切的狂奔,躲进了密密的深林里。阿p的这个举动把前来的队长给吓了一跳。队长本来是来看一看阿p病情是否有好转。一看到阿p刚才的举动,他感觉到阿p的病情已经很严重,就马不停蹄的通知在劳动的人们去找阿p,说是阿p已经不正常了,要赶快找到他。阿p被其他的知青在一片树林里找到了,死活不愿回到寨子里。队长亲自来了,手里依然拿着那把大砍刀。阿p心想现在到这个地步了,自己也没有力气了,就等着挨砍吧,想到这里阿p不由得闭上了眼睛。“阿p,你最好回到寨子里,你看你病得这么重,在这荒山野岭的地方,病会更加严重的!”一个知青站在队长旁边和阿p说道。阿p睁开眼睛,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你能和队长求求情,叫他不要砍我可以吗?我真的没有装病。”知青们一听都哈哈大笑了起来,原来是这回事啊!阿p看到大家都在笑,而且笑的那么开心,心里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队长也知道了事情的原委,用不很流利的汉话给阿p解释了这里人出门带刀的原因。原来生活在热带雨林,到处都是植被,走路的时候经常要在雨林里穿梭,到处会有树枝、藤子之类的植物,让人走起来很不方便,这时要借助刀来开辟路,砍砍会挂到人的树枝和藤子之类的,有时也会随手修修路边就要挡住路的植物。所以这里的人出门不管大人小孩都有拿一把砍刀的习惯,是为了行走方便,而不是用来砍人的。阿p一骨碌从瘫坐的地上站了起来,原来事情是这样的,是不会被砍的,阿p松了一口气,自己都对自己感到好笑。可是阿p心里好像有一个什么疙瘩,想了半天,哦!这回我阿p脸丢大了!
阿p当知青
一个男青年向一个女青年求婚。女的说:“我嫁给你都可以,但你要答应我的条件。”男的说“没有问题,你提吧,我都答应你。”“我回你家不干田地活的。”“随你。”男的说。“我不做饭的。”“随你。”“我不洗衣,不扫地,不收拾碗筷的”“随你。”“我不服侍公婆的。”“随你。”“不要提了吧,什么都随你,行了吧。”男的说。于是摘日完婚。三朝过后,男的叫女的一起去下田地干活,女的不肯,男的一顿拳头,打得女的一佛出世二佛升仙,女的大闹:“我结婚前就讲好不干田地活的,你也答应了的。”男的说:“是呀,我也说‘锤’你的。现在不是‘锤’你了?”女的无言,乖乖地跟着下田地干活了。干活回来,女的坐着不动。说:“我累了,不用我做饭了吧。”男的举起了拳头,一晃:“锤你”。女的无奈,又乖乖的去做饭了。••••••几天之后,女的不敢再提那些“不”了。
锤你
一、韭菜种的太多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年代,从城市下放到农村的知识青年,由于知识与实践脱节,问了不该问的话,做了不该做的事。一个知青点,一位刚来的知青见到生产队长,突然问道:“生产队里的田里、地里除了种蔬菜和马铃薯外,为什么种那么多的韭菜?”队长说:“种的是油菜,油料作物,不是蔬菜,还有土豆。我们不知什么叫马铃薯。那长得像韭菜的是小麦,韭菜和小麦很好分的,韭菜的味道很香的,麦苗不香。你们不能将麦苗当韭菜用。” 二、洗猪油用肥皂还有一个知青点的知青,从食品店买回几斤猪油,为了吃卫生的猪油,将买回的猪油拿到河里去洗,就是没有办法洗掉猪油上的污垢。他们想到肥皂能去污,只要用肥皂洗猪油,就不怕洗不掉。有人急忙回住处,拿来肥皂洗猪油,不管他们怎样洗,没办法洗掉污垢。他们去问社员,为什么肥皂也不能洗掉猪油的上污垢呢?方没有嘲笑话他们,真诚地告诉他们:“买回的猪油不用洗的,上面有其他的脏东西,先用手拿掉,再用菜刀将猪油切成细块,放在锅里炼油,直炼到猪油渣干了为好。炼出的油是很干净的。”
用肥皂洗猪油
“期末考试的时候你就拿青年文摘上去考吧!”这是数学老师刚刚跟我说的话,之所以跟我甩下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原因在于她布置的一道数学练习。可能是因为她觉得课上的气氛太无聊,想要找点刺激,寻求一点当老师的乐趣,便留下了一道数学题让大家去做。这种事其实常有,我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跟一旁的同学打着哈哈,等着一会下课去食堂抢座吃饭。“咱们找个同学上去写一下啊。”老师笑呵呵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我想,笑里藏刀大概说的就是这样吧。教室里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刚才还死气沉沉的教室活跃开来,同学们有的跃跃欲试,有的缩头乌龟,更有一部分人揉着睡眼惺忪的双眼问着周围的人是怎么一回事。我在干吗?恩,这是个好问题,此时的我正坐在最后一排靠着窗户的位置,吹着小风哼着歌,看着杂志想着妞,好不惬意。其实自己心里无数次幻想着要好好学习,可总是没坚持多久就放弃了自己的原则。每当下定决心好好学习时,那一定是我遭受了什么打击,或是意识到了什么危机才很艰难下定的决定。而每当我放弃自己的这种想法的时候,我却一定是心中有无数理由支持我这种想法,什么年轻人需要自由啊,不受束缚啊,读书无用论啊,等等。仿佛这才是天经地义,我到现在其实也没有能搞清楚,我们到底是应该当一个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同学中的佼佼者,以拿奖学金多少作为衡量一个人标准的人。还是说,像我现在一样,做着自己想干的事,放肆的笑,自由的去过活。但我心里很清楚一点,那就是,人需要学习。我所说的学习并不一定是老师讲授的知识,我可以告诉大家,在我看着杂志愣神发呆的时候,我亲爱的数学老师把我叫了起来,让我去板书那道习题。我毫不犹豫,不假思索的回到,“对不起老师,我不会,您问别人吧。”便又坐回到座位上坐好。我看到周围人皆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仿佛对我说:“嘿,哥们,你真牛逼,敢想敢做。”或者有一部分人用另外一种怪异的眼神看我,像是对我说:“这傻逼,不学习有啥了不起,以后指定没出息。”然后露出轻蔑的一笑,低头看着自己做完的练习洋洋自得。其实在我的成长过程中,上述的两类人我都当过。在我初中的时候,我是第二种,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家长心里的乖儿子。每当我看到我们班那几个所谓的差生时,我总会嗤之以鼻,敬而远之,觉得他们是洪水猛兽。当时我所想的,就是如何在下一次考试中获取进步,记得那会我们每个月有一次全年级的排名考试。年级组长总会将排在年级前50名的同学在广播中公之于众,这对于那时的我来说,就像是一种奢望。我幻想着被广播念到自己的名字,觉得只有这样才能实现我人生价值,于是我不停的学习,认认真真做好每一项老师安排的任务。背课文,做笔记,写作业,积极回答问题,我做到了一个好学生所做的一切,甚至于我在自己的床头贴了一张小条,上面写着,“下次考试必须进步30名!”以此来激励自己。我终于没有让自己失望,我记得可能是初二下学期的一次期中考试吧,我考了年级40名,如愿以偿的听到了广播中念到了自己的名字,我感受到了莫大的荣耀,我觉得,这,就是世界!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天真的以为我就是天下第一等的好孩子。哈哈,现在想来真是幼稚可笑之极。当我欢喜了1个月之后,我突然觉得自己活得好单调,好学生其实跟那些差生比起来,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我失去了奋斗目标,一天下午放学之后,我在回家的路上被一帮小痞子围在了中间,他们让我交钱。这次被劫事件对我影响非常大,我第一次怀疑起自己对世界的认识。我开始所谓的沉沦。当我上了高中之后,我逐渐失去了好学生的外衣。在这所重点高中里,学习好的人大有人在,我变成了一个更为普通的平头百姓。我逐渐变成了我刚才所写的第一类人,我开始羡慕起那些敢于跟老师作斗争的人,我开始了愤青,开始了不满,开始了愤世嫉俗。爱情上受伤的我,把这种怨气发泄到了学习上,我觉得就是因为我学习不好导致什么都不行。可越是这么理解,我却越不想学习,可能这就是叛逆吧,我打架,喝酒,处处与老师作对,觉得这就是英雄,这才是生活。上了大学,我成了现在这样的人。我开始意识到学习的重要性,可骨子里的那种叛逆却让我无法按照正常学生那样学习,思想太多就成了弱势,在学习中,我宁肯变成一个傻子,也不想当一个聪明人。因为聪明人学不进去东西,他们的关注点往往不在于知识本身。我不敢说我自己有多聪明,从很多事情上来看,我是个傻子,但就学习一事而言,我可以把自己归咎于那类聪明人。那类学不进去知识本身,却总能发现何为知识的人。当我上了高中之后,我逐渐失去了好学生的外衣。在这所重点高中里,学习好的人大有人在,我变成了一个更为普通的平头百姓。我逐渐变成了我刚才所写的第一类人,我开始羡慕起那些敢于跟老师作斗争的人,我开始了愤青,开始了不满,开始了愤世嫉俗。爱情上受伤的我,把这种怨气发泄到了学习上,我觉得就是因为我学习不好导致什么都不行。可越是这么理解,我却越不想学习,可能这就是叛逆吧,我打架,喝酒,处处与老师作对,觉得这就是英雄,这才是生活。上了大学,我成了现在这样的人。我开始意识到学习的重要性,可骨子里的那种叛逆却让我无法按照正常学生那样学习,思想太多就成了弱势,在学习中,我宁肯变成一个傻子,也不想当一个聪明人。因为聪明人学不进去东西,他们的关注点往往不在于知识本身。我不敢说我自己有多聪明,从很多事情上来看,我是个傻子,但就学习一事而言,我可以把自己归咎于那类聪明人。那类学不进去知识本身,却总能发现何为知识的人。
无心学习,有意扯淡
一位个头很大的爱尔兰青年信步走进了一间办公室,里面正在由军医进行对警察候选人的体格检查。军医对他说:“脱下衣服来。”“您说什么?先生?”“把衣服脱光,快一点。”青年人脱了衣服。军医给他量了胸围,检查了脊背后,命令“跳过这根横杆。”青年人照着做了,结果动作还好,但摔了个仰八叉。“双膝并拢,两手触地。”青年人按要求又做了,因失去平衡,跌倒在地上。待他爬起来,军医又命令“在这冷水池里跳跃五分钟。”“这太滑稽了”青年人嘟囔着。“现在绕着房子跑十圈,我要检查你的心脏和呼吸。”青年人终于气恼地说:“我不,我宁愿打一辈子光棍”军医一听,困惑地问:“你这是什么意思?”青年人说:“是的!打光棍!办个结婚手续哪来这么多的麻烦?”“啊!”军医笑着向他走来:“可怜的年轻人,你走错办公室了!”
走错房间
 
共48记录 当前3/3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