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故事的故事

在哈佛大学,最受欢迎的是哪一堂课?是一门选修课:“幸福课”。听课人数超过了王牌课《经济学导论》,而教这门课的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年轻讲师,名叫塔尔・宾-夏哈尔,哲学与心理学博士。他在哈佛开设的“组织心理学”与“领导心理学”的课程,分别获选“最受欢迎课程”的第一与第三名,每学期选修人数高达1400人,超过学生总数的20%。许多学生向学校反映,这两门课“改变了他们的一生”。塔尔・宾-夏哈尔,自称是一个害羞、内向的人。“在哈佛,我第一次教授积极心理学时,只有8个学生报名,还有2人中途退课。第二次,我有近400名学生。到了第三次,当学生数目达到850入时,让我感到更多的是紧张和不安,特别是当学生的父母、爷爷奶奶和那些媒体的朋友们,开始出现在我的课堂上的时候。”渐渐,他不再害怕,而是幸福。一群追求幸福的人在一起,幸福情怀就这样交叉“感染”着。我们来到这个世上,到底追求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是成功?是名利?塔尔・宾-夏哈尔坚定地认为:“幸福感”是衡量人生的惟一标准,是所有目标的最终目标。我们是跟着感觉走的,幸福就是一种感觉。如果你对幸福没有感觉,如同你对一个美女没有感觉,那么美女再美也与你无关,更不是你的。“人们衡量商业成就时,标准是钱,用钱去评估资产和债务、利润和亏损,所有与钱无关的,都不会被考虑进去,金钱是最高的财富。我认为,人生与商业一样,也有赢利和亏损。”“具体地说,在看待自己的生命时,可以把负面情绪当做支出,把正面情绪当做收入。当正面情绪多于负面情绪时,我们在幸福这一‘至高财富’上就赢利了。”塔尔・宾-夏哈尔希望他的学生学会接受自己,不要忽略自己所拥有的独特性;要摆脱“完美主义”,如同他接受自己的害羞个性,也就接受了自由自在,如同他接受个性的不完美,世界就因此完美。
人生因幸福而赢利
清朝末年,有蜀中禅林之首之称的四川梁山著名佛教寺院双桂堂里,有个叫竹禅的和尚,是第十代方丈。他少时嗜书画成性,年二十岁便削发为僧,在庙中苦攻书画,造诣颇深。他所作的人物、山水、竹石画,落笔潇洒,别具风格,饶有情趣,得者都视之如宝而珍藏。竹禅和尚一生鄙夷权贵,放纵不羁,曾云游北京、武汉、上海等地画画、卖画,许多人用重金购买他的画。竹禅的高超画技传到了宫中,慈禧太后便下旨召他入宫作画。当时富里画家高手云集,为了考察这些画家画技,慈禧太后决定为难一下这些画家。她要求画家用一张长宽皆五尺的画纸,画一幅七尺高的观音站像。贴身太监把数十名画家召到画堂,手拿圣旨对众画家讲了慈禧太后对画观音的要求后,问道:“谁愿接旨!”众画家面面相觑,谁也不肯上前。竹禅沉思片刻,双手合十说:“贫僧愿接旨。”众画家用疑虑的眼神盯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和尚,心想:太后的懿旨非同儿戏,画不好就算不人头落地,也要坐穿牢底。这和尚竟如此轻率,斗胆接旨。竹禅接旨后,细心地铺开画纸,只见他不慌不忙拿起画笔,胸有成竹地挥笔画起来。不到半个时辰,一幅线条秀丽,弯腰躬身拾取净水瓶中柳枝的观音站像便跃然纸上。太监问:“此观音身高有七尺吗?”竹禅指着画说:“这观音直起腰来就有七尺高!”太监和众画家不由暗暗称绝,有的甚至摇头自叹:“为啥我就没想到呢?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当初小看了这个和尚。”接着太监将竹禅画好的观音像送进后宫,慈禧太后一见这栩栩如生、立意不凡的观音像,连声叫好。她没想到这个竹禅和尚有如此奇才,如此聪明绝顶,解了她出的难题。于是,慈禧太后传旨召见竹禅和尚。太监将竹禅领进后宫,竹襻双手合十说:“贫僧叩见太后。”慈禧见竹禅身材修长,眉清目秀,仪表堂堂,与《西游记》中描写的唐僧一样的相貌不凡,举止文雅。先问了他为何出家为僧后,便又问:“不知高僧何以有如此奇才?”竹禅回答说:“是佛的恩赐!”慈禧说:“佛有如此大的作用,我可否皈依佛门?”竹禅说:“你是当今皇太后,如果一定要皈依佛门,只能作佛门居士。”慈禧一想竹禅说得有理,便指定竹禅当她的“承担人”皈依佛门。后来李莲英称慈禧为“老佛爷”就是由此而来的。
竹禅为慈禧画像
赖忠良是个小老板,绰号“赖皮”,借钱老是不还,赖的账一多,积攒起来就很可观了。有个民工叫小韩,他在赖皮手下打了半年工,可到年底,赖皮欠了他两千块钱,到现在快一年了还没还。这天小韩来到赖皮家,摁响了门铃。门开了,赖皮老婆看着小韩问:“你找谁啊?忠良他出国了。”说着就要关门。小韩赶紧说:“您是赖忠良先生的妹妹吧?”小韩一本正经地说:“是这样的,那天我看见赖先生和你逛街,事后我问赖先生是谁?他说你是他妹妹。”赖皮老婆脸上的疑云越来越重,拉开门让小韩进屋。小韩大摇大摆地走进屋,对赖皮老婆说:“是这样的!一年前,赖先生租了我套房子,欠了我一年的房租,我找了他好长时间,没找到,就向他老婆要,他老婆说她不管这些事情,要钱,就找赖先生要,刚才碰巧了,我看见赖先生到你这里来,就赶上来了。”赖皮老婆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她盯着小韩问:“你是说,赖忠良租了你的房,里面还住着一个野女人,是不是这样?”小韩急忙辩解道:“不能说她是野女人,人家是赖先生的太太呢,两个人关系好得不得了,上街都手搀着手呢。”赖皮老婆脸色灰白,突然从厨房里拿起一把菜刀,狂奔到大衣柜前,嚎叫道:“天杀的赖皮,你给我出来!”赖皮老婆一把揪住赖皮的头发,把他拽了出来,举起菜刀就要砍。赖皮跪在地上连声求饶。小韩装着大惊失色的样子喊道:“赖先生你妹妹是不是疯了?我赶快到外面报警!”说罢,小韩不紧不慢往外走。刚到楼下不久,后面就响起“扑通”一声巨响,只见赖皮跌跌撞撞地跑过来,当他看到小韩时,哀求道:“小韩,我服了你,钱我这就还给你,可你要回去向我老婆解释清楚啊――”赖皮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钱,数也没数塞给了小韩。赖皮的身后,他老婆提着菜刀一路追来……
讨债
出租车司机赵明脾气暴躁,这天他突然接到了儿子小光的电话,小光在电话里哭叫着:“爸爸,我在学校门口,有人打我!”赵明急了,开车几分钟后就赶到学校,一看,小光正和一个个头差不多高的孩子扭打在一起。赵明顿时火冒三丈,好小子,你竟敢欺负我儿子!他跳下车,几步来到两个孩子跟前,将那个孩子用力一推,那孩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赵明刚想再训斥几句,觉得眼前人影一闪,胸口随即就挨了一拳。赵明一看,是一个黑黝黝的汉子。这汉子怒气冲冲,对赵明吼道:“你凭什么打我儿子!”原来是孩子的父亲来了。赵明也不甘‘示弱:“你儿子凭什么打我儿子!”你吼我骂,两个人便扭做一团。直到警察来了之后,才把两个人拉开。再看这两个当爹的,那真是惨不忍睹,两个人满脸是血。警察只好站在两人中间,了解情况。他们各说各的理,正争辩着,突然听见身后传来“嘿嘿”的嬉笑声。赵明扭头一看,小光正和刚才打架的那个孩子搂脖子搭肩膀的,朝着他们笑。他顿时愣住了,问:“小光,你们……”小光和那孩子狡黠地一笑,说:“我们俩根本没有打架,是故意装给你们看的!”在场的人都愣了。赵明气呼呼地问:“你们为什么这样做?”小光低下头,委屈地说:“爸爸,你脾气不好,动不动就打我,可我又不能打你。”说着,他一指和他打架的孩子:“小亮和我是同学,他爸爸也经常揍他。所以,我俩一合计,假装打架,把你们骗来,就是想让你们也尝尝挨打的滋味!”
挨打的滋味
一天,我在一辆废弃的汽车里过夜。那辆车没有马达、方向盘和轮子,没有锁,所以肯定是废弃的汽车。我为什么要详详细细地讲这些呢?因为出交通事故了。夜里我看见一辆进口车在公路上飞驰,是一辆切诺基牌吉普车。本来我住的那辆破车原地未动,停在离公路100米远的排水沟里,而那辆吉普车在公路上跑,公路两边还有护栏,它永远不应该追上我……可司机喝多了所以就追尾了。这就是这次交通事故的全过程。他们那辆吉普车什么事也没有,可我那辆破车被撞得面目全非。车里的人都爬了出来。他们一共4个人,个个比我高大威猛。其中司机最清醒。他们一下车就冲我嚷嚷:“你怎么回事?你这条狗!”我给他们道了歉,但他们仍然不依不饶:“你看……看你干的好事!你再没……没地方停车了?赔我们4000美元!”我说:“我没有。”“这……这我们不管。你……你把别墅卖了。”“我没有。”“那把公寓卖了。”“也,没有。”“那我们跟……跟你的孩子要!”“我没有孩子。”“我们要你……你老婆!”“我也没有。”他们一听,马上回过头去商量对策。一个家伙说:“咱们杀了他就什么也弄不到了。这样咱们太丢面子。丢面子的事咱们可不能干。”另一个家伙说:“你们听我说。咱们先给他买一套别墅、一套公寓、一辆车,再给他一些钱。然后,让他开车撞咱们。等他撞了咱们,咱们就把所有的东西都要回来,最后杀了他。这样咱们就不丢面子了。”接着,那个看上去最像知识分子的家伙开了腔:“哥们儿,你别无选择了。我们商量好了。3天后我们就把钱、车、三居室的公寓和别墅给你弄来。”我们最后定下来,在第4天下午3点整,我在这个地方开车追上他们,既要撞上他们的车,又不能撞得太重。我洗了澡,刮了脸,还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因为他们已经答应把我葬了,而且是葬在本市一家知名公墓。3点时我如约而至。但就在我追上他们之前,他们先追上了一辆奔驰。他们的车被撞飞了……现在我有别墅,有公寓,有车,还有钱……扔了吧,舍不得。可谁要是想杀我吧,还真就值了。你看,我就遇到了这么一件倒霉事。
一件倒霉事
一个小伙子有偷窥的怪癖。这天下班后,老婆打发他到菜市场买鱼,路过一幢楼时,他随意向里面瞟了一眼,突然兴奋起来:一楼一户人家的窗帘没有完全拉上,一对年轻情侣正搂在一起……他四下一望:没人,就靠到墙上,拿出一面小镜子,这是他偷窥的“专业工具”,选准角度后,他便兴致勃勃地看起来。只是两个人还只限于聊天接吻,没有“可看性”内容出现,把他急得抓耳挠腮,替那男的着急。这时,手机响了,把他吓了一跳。电话里老婆大骂:“你吃饱了撑的?别在外面丢人现眼了,赶紧给我滚回来,今晚你给我跪搓衣板。”他这才想起买鱼的事,但老婆让他马上回去,他只得赶紧回家。刚打开门,他头上就挨了一鸡毛掸子,然后又是第二下,第三下……他痛得一边大叫,一边委屈地问:“干什么?你急着叫我回来就为了打我啊?”老婆双手叉腰,怒目圆瞪:“老实交代,刚才干什么去了?”“遇上了一哥们,多聊了几句。”老婆一把揪住他的耳朵,拉着他来到了电脑前,点开本地论坛的一个视频。天啊,他偷窥人家的画面出现在电脑屏幕上。画面上,他那丑态活灵活现。那视频应该是从对面那幢楼上拍摄的,然后传到了网上。他没有想到他在偷窥别人的同时,别人也在偷窥他。晚上,老婆越想越气,收起搓衣板,让他改跪键盘,并且规定电脑上不准出现字。他只好照办了。第二天,同事们见到他就笑着说:“你小子行啊,下跪都跪出技术含量!”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同事打开电脑,点出一个视频,他晕了:不知哪个促狭鬼偷拍了他跪键盘的视频……看完,他气愤地打电话给老婆:“你咋这么粗心呢?以后再罚我,得记着拉上窗帘,你忘了咱家也住一楼了?”
偷窥与网络时代
一个小伙子驱车来到以色列的一家汽车加油站。油箱加满后,他付了帐,买了一瓶软饮料,便站在车门外喝了起来。这时候,他看到两个人在公路边干活:前面一个人将一个坑挖到二三英尺深之后,又接着去挖另一个坑;另一个人跟在他的后面,把挖好的那个坑又用土给填上了。就这样,一个人在前面一个接一个地挖坑,另一个人就在相隔大约25英尺的后面一个接一个地填坑。这时候,这两个人径直从这个小伙子身边走过,继续沿着路边干下去。“简直让人受不了!”小伙子暗自说道。他将剩下的饮料一口气喝完,顺手将可乐瓶扔进了回收箱,然后朝那两人走去。“停一下,停一下!”他朝那两人喊道,“你们这样挖究竟是要在这里干什么呀?”“嗨,我们在为国家植树造林呀!”一个人理直气壮地答道。“可你们一个挖坑,另一个人又把它填上了。你们这是在做无用功嘛!你们这不是在浪费国家的钱财吗?”“先生,你不知道,”这人一边说,一边靠在铁锹上,擦着额头上的汗水,“平时我们有三个人,我,雅各布,还有摩西。我负责挖洞,雅各布负责扶树,而摩西则负责将挖出的土填埋回去。眼下,雅各布生病了。可他病了,我和摩西总不至于就不干活了吧!”
“理直气壮”
“是的,我是个窃贼。”老头伤心地说,“可我一辈子只偷过一次,那是一次最奇特的扒窃,我偷了一个装满钱的钱包。”“这没有什么稀奇的。”我打断了他的话。“请让我说下去。当我把偷到的钱包打开装进自己的衣兜时,我身上的钱并没有增加一个子儿。”“那钱包是空的?”“恰恰相反,里面装满了钞票。”这引起了我的好奇,于是我给他斟了满满的一杯葡萄酒。他就开始讲述自己的经历:“当时,我乘火车从斯米纳到苏萨尔去,那是个匪盗经常出没的地区。我坐的是三等车厢,车厢里除我之外,就只有一个衣衫褴褛、正在酣睡的汉子,他的左脸颊上有一块明显的伤疤。从相貌到衣着,这家伙看起来像一个罪犯。我想换一个车厢,可是车厢之间没有连通的门。于是,我只好硬着头皮单独同这个危险的家伙共处了3个小时。火车行驶在前不挨村、后不着店的荒野,车上的旅客寥寥无几。在这种环境里,要想杀死一个人,然后把尸体从车窗扔下去,简直是小事一桩。”老头呷了口酒,继续说:“外面的天渐渐黑了下来,我两眼死死盯住车里的警报器,可是,不一会儿我就打起了盹儿。当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我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惊叫。那个陌生的旅伴正弯腰站在我面前,用那锐利的双眼盯着我,乱蓬蓬的胡须已经触着我的面颊。我吓得一下子蹦起来,想去拉警报器。可是那人一把抓住我,说:‘您不用害怕,我正要请示您允许我坐在您身边,用您的毯子搭一搭我的身子,我感到很冷。’听他这么诚恳地说,我好不容易松了口气,歉疚地挪动了一下身子,让他坐到我身边。”“‘是的,’那人说,‘我多么喜欢做一个小偷啊!我的整个性格,所受的教育和成长的环境,都注定我特别适合这一职业。可是……我不能去偷。”’“‘是什么阻止你去偷呢?’我好奇地问。”“长着这样一副相貌,我怎么能去偷呢?无论我走到哪里,大家都提防着我,要是碰巧附近人的东西正好被偷了,不用说,第一个被怀疑的对象就是我。”’“我瞅着他那张窃贼一样的面孔,脑海里闪出了一个鬼主意:我要是试一试把这个不走运的人的钱包偷过来,那将是一个多么精彩的恶作剧啊!于是我不动声色地把手悄悄地伸过去,上帝保佑!几分钟后,窃贼那鼓鼓的钱包就被放进了我右边的衣袋。不一会儿,火车停了下来,我的旅伴竟免了我再劳神去换车厢的麻烦,他站起来对我说:‘我到家了谢谢您,祝您旅行愉快!’”“我等他下了车,急忙从衣兜里掏出偷来的钱包。一见那钱包,我顿时目瞪口呆:我手里拿的正是我自己的钱包。那家伙趁我听他诉苦的当儿,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我的钱包偷走了。幸好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我又把它偷了回来。”“这是我一辈子惟一的偷窃行为。钱包偷到手了,可我的钱并没有因此而增加一分。您看见了吧,我并没有骗你。”老头讲完故事,我附加了几句客套话,站起来大大方方地付了酒钱,转身就走了。我这样做,完全是有原因的:在他向我讲述自己偷窃经历时,我已用我那训练有素的灵巧手指,将他的钱包拈过来装进了自己的衣兜。我急切地想知道那钱包里究竟有多少钱。我相信,老头所说的那种巧遇,这次绝不会重演。我肯定不会从自己的衣兜里掏出自己的钱包来,因为我身上从来不带钱包。拐过一个街角,我把手伸进自己的衣袋。天啊!里面什么也没有!这老家伙太鬼了!他第二次偷回了自己的钱包。第二次?谁知道他自己偷了自己多少回呢?
我是个窃贼
老爸手上有张我的生辰八字单,上面写着我此生命相好,一生都会有贵人相助,一辈子吃清闲饭,衣食无忧;左手带金,右手带银,富贵齐天。迟迟没有掌权暴富的迹象,年纪一天天地增长,我有点急了。挂个电话给老爸:爸,你那张八字单到底准不准呀?你那个衣食无忧,一辈子吃清闲饭说明什么呀?就是说你一辈子不要顶着太阳干活,坐藤椅上班呀!你现在不是已经在高档写字楼里,冬有暖气夏有空调,翘脚上班了嘛!老爸慢悠悠地说。天哪,你要求怎么这么低,老爸,我还指望有朝一日能衣锦还乡,荣归故里呢!我对着电话和老爸大声嚷嚷。那你那个“左手带金,右手带银”是什么概念,还有,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大富大贵呀?我稀里哗啦地问道。老爸答非所问:平安是福,健康最贵,你就知足常乐吧!不行。这物欲横流的当今,一夜暴富,心想事成的比比皆是,我还无动于衷那可真是书呆子!我不能坐以待毙,我得自己出门找贵人,助我有一天鲤鱼跳龙门,一夜奔小康。走运走运,说不定本姑娘一走动就来运气呢!翻翻台历,明日属马的我大利东西,运气指数最高。我心里暗暗下赌注:明早出门,下电梯,经大堂,左转,碰见的第一个人,一定是我要找的贵人。第二天一早,我精神焕发出门,下电梯,经大堂,左转,看见我的“贵人”静静地坐在三轮车上看着一份报刊。我还没恍过神来,就听到“贵人”在我耳边叫喊:大姐,你们家有废旧物品、旧报纸卖吗?我恶狠狠地盯了他一眼。不行,我得回家重新再来,贵人怎能轻易出现,我要给自己三次机会!我正要拔腿往加走,想到家里正有一堆报纸要整理出去,便头也不回地朝他扬扬手,走,跟我上楼!小伙子三步两步紧跟着我上楼。看他包扎报刊的生涩紧张样,我才开始打量起他来:挺眉清目秀的小伙子,应该是读书人,怎么干起这行呢?还没等我问,小伙子说话了:大姐,对不起让你久等了,我妈今天生病,我顶她几天来着,第一次打包,没经验,呵呵……你刚毕业吧?我边帮忙整理边漫不经心地问道。嗯,我今年毕业,学的是土建专业,投了几十份简历都没回音;现在找工作可真难,特别是在你们特区,竞争更大,再顶一个月,实在不行,我就准备回老家找工作,我得养家让我父母过上好日子。听了这话,我心里一暖。这小伙子长得挺阳光,挺勤快能吃苦,也挺实诚靠谱的。我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他:你周一带上简历到我公司找我。小伙子拿着我房地产公司人力资源经理的烫金名片,兴奋地说:我妈说了,我此生会有贵人相助,没想到,那个贵人就是你呀!我是你贵人!我哭笑不得:原来你也在找贵人!
出门找贵人
小李在幽默故事比赛上给小张出了一个字谜。小李拿着本子,开始问小张:“你喜欢春天吗?” 小张答道:“非常喜欢!” 小李又问:“春天和夏天相比,春天的虫害多还是夏天的虫害多?” 小张自信的答道:“当然是夏天了,这个是常识。” 小李问:“那你究竟喜欢春天还是夏天?” 小张答:“当然是春天!” 小李再问:“那你认为春天里有没有害虫?” 小张答:“当然有,但是不多。” 小李问:“你觉得害虫的繁殖是怎么样的?” 小张答:“雌雄繁殖呗!” 小李笑问:“你比较认同一夫一妻吧?” 小张点点头:“是的。” 小李继续问:“你喜欢‘化’妆吗?” 小张点头说:“女孩子家,当然喜欢了。” 小李问:“你男朋友是不是在恋爱的时候都喜欢叫你‘宝贝’或者‘贝贝’?” 小张害羞的说:“那当然!” 小李说:“那你可以猜猜刚才我问你的这两个字是什么字了。“ 小张满脸疑惑的问:你刚才有问我什么字了吗? 小李感觉不好意思,把写在本子里的两个字递给了小张。 小张接过本子一看,立刻便傻了眼,本子里赫然写着“蠢货”二字!
猜字谜
自打进了公司销售部后,阿P就凭着当年追小兰的口舌和干劲混的风升水起,一年不到就成了公司的销售骨干之一了。这一年公司业绩噌噌直上,总经理高兴之下很大方的给销售部的骨干通了网络以资奖励。 有了网络之后,阿P渐渐的就迷上了,而且特别喜欢逛小说网站,对玄幻小说更是情有独衷。每每看到书中主角在历史里边威风凛凛,大杀四方,吃香喝辣的时侯,阿P就免不了感叹:惜乎我阿P生在和平年代,要是我也穿越到历史去,哼哼,混个皇帝当当都是小菜一碟。 于是乎,阿P的销售干劲开始慢慢下滑,慢慢的把论证穿越历史的可能性作为了奋斗目标,还为此在网络上成立了穿越研究网络会所,自已当起了所长。 这事让总经理知道了,很痛快的就封了阿P的网络。阿P一笑,这有何难?马上买了台电脑在家装了网线,又乐呵呵的上起了网,每天不玩到半夜都不睡觉。 渐渐的,阿P的业绩越来越差,这天上交给小兰的工资比上月又少了一成。小兰哪还忍的住,钱一到手立马痛骂阿P,阿P见惯风浪稍一思索便有了主意,对气呼呼的小兰说:“老婆,不要生气哟,我不上网就是了。”见小兰一脸的不信,阿P赶忙拿出公关绝招:“我阿P发誓,要是再沉迷网络就遭雷劈!”,小兰哼了一声:“怎么叫沉迷?”看来老婆不好糊弄呀!阿P暗暗一笑又道:“我阿P发誓,这个月要是再上网还是遭雷。。。。。。”,阿P还没说完呢,小兰就捂着他的嘴嗔道:“不许说不吉利的话。”,阿P看着温顺的小兰,心里边那个乐呀。 第二天下午,直到晚饭时间阿P才乐呵呵的走出了网吧门口向不远处的小区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得意的寻思:看来我阿P真是个天才,无论多大的难题都能解决,办公室上不了网我就家里上,家里上不了,我就网吧上。遭雷劈也就小兰这笨丫头才信,我阿P能这么倒霉么?想到这,阿P还向老天瞪起了眼,老天没反应。阿P又乐了,刚想走快些许,却听见天空一阵炸响,还没等他明白是怎么回事,就感觉眼前一阵大亮,然后就昏过去了,昏迷前那一刻依稀听到小区的老门卫扯着嗓子高喊,快来人呀,阿P遭雷劈了! 混身上下的刺痛让阿P醒了过来,他迷迷糊糊坐起来一看,才发觉是躺在泥泞的田野上。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里?好一会,阿P才想起被雷劈的事。难道,难道是穿越了吗?阿P猛的站起来环顾左右,果见遥远之外可见一雄伟城池!“耶!梦想实现了!我阿P居然穿越了!”阿P兴奋的上串下跳活像一个疯子。 按照穿越的套路,主人公要么降身富贵之家,要么恰逢战乱然后发现自已拥有神功。阿P没想到轮到自已了居然是降到野地里,没有神功不说,居然连身上的衣服都不见了,衣服没了就算了,可连手上唯一值钱的金表也不见了。兴奋过后,阿P是越想越丧气,最后还是一个过路的老农好心给他一身破衣才算了当。 老农耳朵不好使,阿P打探不出任何东西后便叹着气拜谢而去,两天后走进了那雄伟的大城池,打算着是不是可以碰个贵人。大街上的贵人倒是大把,可是阿P还没走近呢,就被贵人的手下像捻狗一般的赶远了,只气得阿P哇哇直叫。 走了半天,有些饿了,阿P见不远处有个酒楼便走了过去,还没进门呢,却被店小二给拦住了。阿P见店小二穿的都比自已好,只能知趣的走到大门旁边蹲下,心里那个沮丧就别提了。就在此时,酒楼上传来一个男声呤唱: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左相日兴费万钱,饮如长鲸吸百川,衔杯乐圣称避贤。。。。。。”,阿P一听,这不是咱中学时学的饮中八仙歌吗?这时那男音又呤喝道:苏晋长斋绣佛前,醉中往往爱逃禅。阿P正听的有滋有味,那男人却不再呤唱了。阿P灵机一动便接过来大声呤道:“阿P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民是酒中仙。” 那男音咦了一声,然后楼梯一阵响动,不多时一个儒雅男士便出现在阿P面前,阿P嘿嘿一笑,忙站了起来道:“在下阿P,字小白,号白莲居士,中国人士,不知仁兄如何称呼?”阿P心想,反正李白都给我山寨了,不如把他的字号也山寨算了。 那男士忙说,在下姓杜,单甫,字子美,巩县人士。在下刚才正琢磨诗句,却听见楼下有人呤唱。听那诗句豪迈无比,在下心生爱慕,不知是兄之佳作否? 阿P一听,心里那个激动呀,遇到了诗仙杜甫,我阿P终于可见天日,发了,发了。于是乎阿P连忙拿出做销售的干劲,把个杜诗仙忽悠来忽悠去,更是拿出练出来的喝酒本领把个诗仙灌的迷迷糊糊,再加上几首后世的名作出台,杜诗仙很快就和阿P称兄道弟起来。 待那诗仙醉卧桌底,阿P发现酒楼内的人都用敬畏的眼神看他了。阿P一乐,心想你们这些小样的,刚才还拿我当狗看呢,这会儿我阿P一展身手,个个都吓趴了?你们都好好看着,我阿P不用多久就可以名扬大唐了,诗圣诗仙的名头咱要不了,这诗魔也得落个份! 果不其然,有了诗仙这个兄弟后,阿P还真的吃香起来,几首后世名诗名词再一出台,立马轰动整个长安城,阿P似乎看到幸运女神在向他招手了。 女神真的向阿P招手了,不过这女神可不是真正的神仙而是长安名妓李园园。这李园园美色绝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犹好诗词,多少王公贵族想要一亲方泽都如望那水中之月,不成想,阿P的几首诗词却打动了她,尤其是那首雨霖铃让她沉醉不已。 美人有约,阿P得意的身揣从文人身上坑骗拐骗得来的银子兴冲冲的见了李园园,为了博得美人欢心,阿P更是把后世普希金的佳作《假如生活欺骗了你》搬了出来,那不一样的诗句里隐藏的思想把个李园园弄得几次泪流满脸,直把阿P视为红颜知已。能得美人欢心,阿P自然是乐的不行,可是还没乐上几天呢,那后世称作妈妈生的老大娘却找来了,她见了阿P便福了福说:“阿P公子,你预付的银子没了,你看是不是?”,啥?阿P大跳起来,才三天呢,五百两就没了?这不吸血吗?妈妈生才不管这些,说:没银子你还想快活,门都没?有银子继续,没银子滚蛋! 看着周围五大三粗的打手,阿P只能含泪滚蛋,丫丫的,我阿P后世做销售,哪次吃过亏?这次好了,阴沟里翻船,美人手都没碰一下,反被弄走五百两白花花的银子了。 阿P身上没了银子,便想起了诗仙,可是一打听,杜甫却在前天离开了长安,走了。阿P那个愁呀!只能在在街上溜达解闷。刚走到城门口的时侯,阿P见那贴布告的地方挤满了人,好奇下一看,见那布告写着:朝廷举行赛诗会,名列榜首者可得皇上嘉奖!这不是扬名立万的好机会么?狂喜之下阿P记下报名地址,撒开脚丫就开跑。 赛师会一到,阿P便拿出全身本事过五关斩六将,轻松过了几关。可是每过一关,阿P就越发的愁起来,原来,肚子里边的诗词快要见底啦。等到拿到榜首的时侯,阿P不免出了一身冷汗,肚子的诗词终于没了!可是那考官却亲热的对他说,过两天皇上要亲自接见! 两天对于阿P来说简直像过两秒一般,一眨眼,上朝觐见皇上的日子到了,阿P愁眉苦脸的跟着考官进了皇宫。三呼万岁之后,阿P颤抖着站着,连金碧辉煌的大殿都没心去看啦。 唐明皇看了看奏章里代表阿P的那个符号,百思不得其解便问道:“阿P?什么P呀?” 阿P见皇上问话,心里一紧,不假思索的答道:“皇上,遭雷劈,的劈。”噗呲,咳咳咳,大殿里一阵怪音。 唐明皇通红着脸道:“好名字!朕见你诗词作的如此之好,再作一首如何?” 阿P一听手心直冒汗。诗是有的,咱天想了一整天,还真给阿P想出两三首来,不过,这都是小学时老师教的经典名诗名词,诗出哪个年代,阿P却是忘记了,这会儿搬出来,后果不堪设想。可是,大殿里群臣和皇上都眼巴巴的看着呢!阿P只能硬着头皮念道:“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青波。” 大殿死一般的寂静,阿P心中一喜,正想着是不是可以过关时,一阵大笑轰然响起。阿P偷眼一看,只见皇上和大臣们个个笑的东倒西歪,好像是遇到了最最可笑的事一般。 唐明皇一边狂笑一边指着阿P道:“好你个阿P,朕叫你作诗,你怎么把骆宾王七岁孩童时写的诗给搬出来了,哈哈,笑死朕了。” 完了,怕什么来什么,阿P脸上一阵死灰,这可是欺君之罪呀!怎么办?怎么办?不补救就没机会了。待笑声一过,阿P咬着牙立马又搬出一首:“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这一次,阿P可是直视着唐明皇了,如果再过不了关,他阿P大好的头颅可就要搬家了。好在,唐明皇没有表示,没有表示代表过关了吧?阿P刚想松一口气,却见文臣堆里边走出一位大官来,只见他看着阿P道:“阿P,听说你字小白,号白莲居士?”阿P听的莫名其妙,只能点头称是。那大臣鄙夷一笑:“你可知我是何人?”阿P摇头,“你听好了,我叫李白,字太白,号青莲居士。我们还真的有缘呀?”阿P一听,脑袋哄的一响,这才想起,静夜思正是这位李兄所做,这次真的完了!他脚一软就跪了下去,李白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他一点都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唐明皇的声音再次响起了:“阿P呀!看你如此搞笑的份上,朕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好好作一首自已的诗词,也不枉主考官如此看重你。” 阿P一听,想起这主考官不正是姓杨吗?难道是皇上的亲戚?想到此,阿P精神一震,忙大声道:“谢皇上不杀之恩,臣发誓下一首绝对是臣的原创,如若有假,臣被雷劈!” “好!就念你的原创!”,阿P装模作样的咳了咳才呤道:“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好!大殿里响起一片叫好声,阿P心下一松,心里想到,这一次总可以过关了吧?于是一股作气的把一位伟人的词给背了下来,大殿里再一次静悄悄,阿P得意的看了看李白,却发现众大臣脸色都灰白灰白的,而唐明皇的脸色更是灰的发黑,阿P心下一惊,又出错了吗? 唐明皇冷冷的问,阿P,这词是你写的?阿P立马承认。唐明皇又问,唐宗可是指本朝太宗呀?阿P心里不屑这还用问?嘴里却说,是呀!这刚一说完,阿P的心脏猛的一跳,知道自已又犯低级错误了,难怪殿里的人脸色会如此难看。唐宗宋祖,稍逊风骚呀!我的个天哪!这次不玩完都没天理呀!怎么办? 嘿嘿嘿,唐明皇混身杀气,一阵冷笑后吼道:“那宋祖又是何许人物呀?说!你个这叛贼,快快如实招出其它乱党,不然,就杀了你!灭你九族!” 阿P忽悠人的本领就算再强悍,这时也傻眼了!唐朝历史人物多如牛毛,咱就认识那么几个,想来个风险嫁接也不行哪!再说,在皇上面前陷害他人,那不是间接杀人吗!我阿P又岂是这种小人!哼!大不了就一死而已。想到这里,阿P挺胸而立,瞪着唐明皇道:“你这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昏皇帝给我听好咯,这首词乃是预言之词,你要不好好管理江山,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唐明皇一听,霍的站起来,色脸狰狞的看着阿P,像要吃了他一般!阿P知道自已死期已到,反而洒脱起来,说:“爱信不信,要杀就杀,你觉得瞪着眼看人很帅么?”唐明皇想不到天底下居然还有这种人,一时僵在那里,思量许久后才有些疲惫的道:“阿P呀!唐帝国容不下你这张嘴呀!来人,把他拖下去,斩了。”
阿P故事之阿P也穿越
李鸿章去国外参加国际会议。中途想上卫生间,向服务人员打听好了去处。进去一看,人家用的都是抽水马桶啊,李中堂没见过,不知道该在哪儿方便呀。可是偏又憋得不行,唉哟这个急啊。最后没辙了……唉,有了!?李中堂穿的是大褂,袖子宽大,于是他就拉在袖子里,然后向上一甩,嗖---给甩天花板上去了。正在这时,一位外国大使进来了,抬头一看嗯????李中堂满脸尴尬,急忙把大使拉到一边,掏出一枚沉甸甸的中国金币,低声说:“我送您一枚金币,您可千万别把这件事儿说出去啊。”老外也低声说:“我给您十枚金币,您告诉我是怎么拉上去的。”
李鸿章的故事
这是很早以前的故事了,不知诸位 还爱不爱看。我村有一个老手艺人,叫牛四,走乡串村,补锅补盆,可是本事不咋地,留传下来一些笑谈。一次给人补盆子,补完了,人家用手一抠,掉下来了。再补,又抠下来了。他急了,说:“你别抠,老是抠还行,努着使去吧。”还有一次,给人家补锅,越补窟窿越大,没法了。天快黑了,他说:“我赶明儿来补。”第二天,叫着哥哥牛三来补的。就这样的本事,他还收了个徒弟哩。一次,带着小徒弟出门修锁,临近中午了,小徒弟饿了,说:“师傅,咱别要钱了,吃俩窝窝吧。”人家拿来小徒弟就吃了,可是修不好了。他责怪说:“谁叫你吃这么早来?”反正,吃到肚里也没法了。 牛四也办过一回相事。一人在路上拾了个弃婴,抱着往家走,碰见牛四了。牛四问:“抱着么?”“小孩子。”“给我吧。”“行。”此人到了家里,给老婆一学,老婆骂了他:“咱也没孩子,要回来去。”再去要,牛四说:“再给我两头牛也不给你了。”后来,牛四有了这个养子,那人始终没有个子嗣。
牛四补锅
读过书的你都会讲司马光砸缸的故事,他为了抢救掉到缸里的同伴,急中生智,举动一块大石头向大缸砸去,掉在缸里的同伴得救了。今天,我给大家讲一个砸缸的故事,故事的主人翁不是为了救人,那是为了什么?姜家冲有一个姓姜,名柳的中年男子,他的脾气相当倔强,人们叫他犟牛。这天,犟牛奉老婆之命,去县城买两口水缸。快吃中饭时,犟牛挑着两口大缸来到上马岭的半山腰,一不小心,脚下一滑,身后的一口缸逃脱了扁担,向山脚下河沟滚去,想抓住已来不及了,犟牛看了看面前的缸,心想:“自己费了很大的气力,到家只差一里多路,现在滚下山了,缸是没救了。剩下的这一口缸挑是无法挑了,背又不好背,抬?除了老婆外,谁愿意帮你抬?如果别人知道事情的真相,必定笑话自己太没用,好端端的两口缸,因自己走路不小心,滚到了河沟砸了一口缸。”犟牛越想越生气,举起扁担朝缸打下去,缸没有打破,反倒把他的手震痛了,于是,丢下扁担,在路边找了个大石头,向缸使劲砸下去,“哐当”的一声响,缸被他砸了大窟窿;也随之滚了下去, 这口被犟牛砸破缸肚子的缸滚下山的路线跟前一口缸不一样。犟牛想看一眼先滚下山的大缸破的怎么样。当他来到山脚下,看见先滚下来的大缸口朝下,底朝天躺在小河沟的沙滩上。他仔细查看没有砸的大缸,好好的,没有一点点伤。后滚下的破缸就在前面10多米的地方躺着,他说了一句:“这两口缸真是好质量,只可惜这一口缸没有办法拿回家,干脆砸破算了,不能让别人说自己的笑话。”他在河沟中找到几个石头,使劲向大缸砸去,“哐当!”一声响,缸口没破,缸肚子砸了一个大窟窿。他又用石头将缸砸成碎片。接着,又去砸后滚下山的破缸,边砸边说:“你是硬不过石头的,你跑呀,为什么不跑?
犟牛砸缸
有三个人到纽约度假。他们在一座高层宾馆的第45层订了一个套房。一天晚上,大楼电梯出现故障,服务员安排他们在大厅过夜。他们商量后,决定徒步走回房间,并约定轮流说笑话、唱歌和讲故事,以减轻登楼的劳累。笑话讲了,歌也唱了,好不容易爬到第34层,大家都感觉精疲力竭。“好吧,彼德,你来讲个幽默故事吧。”彼德说:“故事不长,却令人伤心至极:我把房间的钥匙忘在大厅了。”
这是一个伤心的故事
 
共35935记录 当前1797/1797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