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其实的故事

乖狐狸有个满头金发的小男孩。他其实不小了,已经十三岁啦,他有一双好奇的、充满智慧的大眼睛,非常可爱,名字叫大卫。大卫有个不太好的习惯,喜欢搜集果核。那是一个秋高气爽的午后,阳光普照。乖狐狸打算买一点水果,在水果市场的一个小摊前,她发现了自己的儿子一大卫。大卫衣冠楚楚,活像一个外国的小绅士。他盯着一个肥胖的中年人——那个人正在大口大口啃着苹果,而大卫仰着脸注视着他。乖狐狸难为情极了,她快步上前拉住了大卫。乖狐狸说:“大卫,跟我走!”大卫说:“不,再等等!”那个中年人从塑料袋中掏出一个又红又大的苹果:“喏,给你!”大卫摇摇头说:“不,我要你的果核。”“噢!”乖狐狸痛苦地呻吟一声。关于儿子大卫的怪癖,乖狐狸无计可施。她请教了不少心理医生,人家说那根本不算什么病!乖狐狸觉得不可思议,儿子到底中了什么邪?乖狐狸拉开抽屉,里面放了满满一信封的果核。她把果核倒在桌子上,望着那些饱满的籽粒呆呆发旺……突然,她惊讶了。她的面前出现了一座漂亮的小屋,小屋全是木质结构,散发出一股特别的味道,好像苹果香甜的气息。小屋的四周,是整饰过的草坪,草坪上开满了五颜六色的鲜花。顽皮的喇叭花爬上窗台,似乎是开在那些房间里了。乖狐狸看见有几只野兔在蹦蹦跳跳地撒欢儿。哦,应该围一些栅栏。乖狐狸想。乖狐狸慢慢靠近了一座小屋,迟疑不决地举起了右手。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受到欢迎。有些人永远不希望别人打扰他。但是,强烈的好奇心和诱惑使她下定了决心。当,当,当。声音极轻,极慢。“请进来,门是虚掩的!”一个愉快的声音回答。乖狐狸推开屋门,哦,屋里开满了鲜花。奇怪,墙壁和天花板上竟然也开满了鲜花。一个和自己儿子年龄差不多大小的男孩坐在一大堆花朵缀成的椅子上。那把椅子,是高高的草缠绕成的。哦,能支撑住吗?乖狐狸想。那个男孩,和自己儿子一样英俊,但比自己儿子成熟、沉稳多了。小男孩热情地说:“欢迎您,远道而来的客人!”小男孩指着一朵喇叭花说:“请坐!”乖狐狸瞧瞧花朵,又看看小男孩,困惑不解。她心里想:“非把我摔趴下不可!”小男孩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微笑着又重复了一遍:“请坐!”乖狐狸小心翼翼地坐了上去。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轻如羽毛,简直像飞过去的一样。乖狐狸问:“就你一个人?”小男孩说:“是的!”“你不、不寂寞吗?”乖狐狸结结巴巴地问,她旧自己的提问惹得对方不愉快。小男孩说:“不不不,我感觉不到孤独。你看,我忙着呢!”小男孩的房间里摆满了小小的盒子,盒子极小,和果核差不多。小盒子的周围有温度计、试管、喷壶以及小铲子和小刀。“你是一个科学家吗?或者你在搞一项什么有趣的实验?”乖狐狸说。“这是我的生活。我每天都在培育这些神奇的种子,它们是一个个梦想呢!”小男孩兴高采烈地说。一个生活在梦想中的人。乖狐狸想。小男孩说:“你看我的房间漂亮不?”乖狐狸说:“很漂亮啊,比宫殿还要漂亮呢!”世界上所有美丽的自然风光,都荟萃在这儿了。乖狐狸听见有滴滴答答的声音,就问:“什么在响?”小男孩说:“滴水崖!”厚厚的墙面里面,是一座座绿苔丛生的滴水崖。它们被花草遮蔽得严严实实的,根本看不见。小男孩说:“你看,这些小小的籽粒呀,也是一个小小的房间,它们和我的房间一样美丽、漂亮。”乖狐狸没有理由不相信,但她还有一个问题:“每个果核里都是如此美妙的景观吗?”小男孩说:“是的,倒尔必须有一双神奇的眼睛,否则,你什么也看不到!”乖狐狸使劲揉着自己眼睛,呀,她看到的只是普普通通的果核。乖狐狸不相信那是一场梦,她取出裁纸刀,轻轻地划开了一粒果核。哦,一些鲜亮的汁液流了出来,好像泪水。乖狐狸有点失望。乖狐狸觉得被^轻轻推了一下,她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她望着饱满的籽粒,心想:有一粒是我非常熟悉的。回到家,她对儿子大卫说:“看,我给你带回了什么?”大卫接过信封:“噢,果核!”乖狐狸的口袋里藏了几粒,她第一次有了自私的想法。对呀,如此美丽的梦想,儿子有,我也应该有呀!乖狐狸乐滋滋地想。小男孩说:“你看,这些小小的籽粒呀,也是一个小小的房间,它们和我的房间一样美丽、漂亮。”乖狐狸没有理由不相信,但她还有一个问题:“每个果核里都是如此美妙的景观吗?”小男孩说:“是的,倒尔必须有一双神奇的眼睛,否则,你什么也看不到!”乖狐狸使劲揉着自己眼睛,呀,她看到的只是普普通通的果核。乖狐狸不相信那是一场梦,她取出裁纸刀,轻轻地划开了一粒果核。哦,一些鲜亮的汁液流了出来,好像泪水。乖狐狸有点失望。乖狐狸觉得被^轻轻推了一下,她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她望着饱满的籽粒,心想:有一粒是我非常熟悉的。回到家,她对儿子大卫说:“看,我给你带回了什么?”大卫接过信封:“噢,果核!”乖狐狸的口袋里藏了几粒,她第一次有了自私的想法。对呀,如此美丽的梦想,儿子有,我也应该有呀!乖狐狸乐滋滋地想。
果核里的宫殿
你知道吗?其实我们每天看到的太阳并不是同一个。在东方的天边有一棵巨大的树,每天傍晚的时候,树上都会结出一枚太阳。第二天一大早,这枚太阳就会从东方升起,然后我们就看到他啦。可有一天,出了件麻烦事儿,那棵大树上竟然结出了一枚绿太阳!“哎哟,这可怎么办呀?”那枚绿太阳急得头上直冒汗,因为它知道之前所有的太阳都是红色的!“谁能告诉我怎么才能变成红色的呀……谁能告诉我怎么才能变成红色的呀……”他挠着脑袋不停地念叨着。“也许……也许……我能帮你。”一个小小的声音说。绿太阳低头一看,树杈上有一只蜗牛,她的脑袋垂得低低的,脸蛋儿通红通红的,她的壳是蓝色的。“蓝蜗牛,你有什么办法呀?”那只蜗牛脑袋垂得更低,脸蛋儿也更红了,“你……你……可以这么想,别的太阳都是红色的,而我却是绿色的,真是羞死人啦!”“噢,这办法听上去不错,一害羞,脸不就变红了嘛!好办法!我试试!别的太阳都是红色的,而我却是绿色的,真是羞死人啦……别的太阳都是红色的,而我却是绿色的,真是羞……哎呀,这不对呀,别的太阳都是红色的,而我却是绿色的,我觉得这没什么好害羞的呀?这只能说明……说明我很独特对吧?嘻嘻!”蓝蜗牛根本没想到绿ǜ太阳会这么说,她张着嘴不知该说什么好。结果,绿太阳的脸不但没变红,好像还更绿了。“要不……要不……你试试这个……你就想,我的绿脸好难看啊!这么多想几回,脸就变红了。这个很有用的。”“好!那我试试!我的绿脸好难看……我的绿脸好难……咳!这也不对!我觉得我的绿脸不难看,草地是绿色的,树木是绿ǜ色的,森林也是绿ǜ色的,多环保、多有生气啊,对吧?哈哈!”当然,这次绿太阳的脸还是没变红。“那……只有最后一个办法了,你就想,别人看到我的绿ǜ脸一定会嘲笑我的,然后脸一下子就红了,这个是最有效的。”“好!我试试!别人看到我的绿脸一定会嘲……哎!这也不对,别人看到我的绿脸,说不定还会觉得我与众不同,还会喜欢我呢,根本就不会嘲笑我,对吧……好啦,我已经想明白啦!我根本就不需要变成红色的。我需要的是好好睡一觉,明天早晨准时出现在天空中!嘻嘻!再见啦,蓝蜗牛,谢谢你帮我想明白了这些!”说完,他就闭上眼睛呼呼地睡着了。蓝蜗牛看着睡得很香的绿太阳,想了很久很久。“也许,我也没有必要这么害羞吧?也许,大家也喜欢我的蓝壳呢?也许……”终于,她第一次缓缓地、缓缓地朝树下爬去。树下,一场荧光舞会正在举行,萤火虫们提着小灯笼在空中快乐地飞舞着,一大群蜗牛在星星点点的荧光下欢快地跳着一种名叫“扭三扭”的舞蹈,蓝蜗牛第一次加入了舞蹈的队伍……不一会儿,就有人发现了她,“哇,这里有一只蓝蜗牛,她的蓝壳好漂亮呀!”不一会儿,又有人喊道:“这只蜗牛的壳竟然是蓝色的,好丑呀!”但蓝蜗牛没有理会那些声音,她继续快乐而专心地跳着。她决定,以后每个夜晚她都要来跳。因为,这种勇敢地做自己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绿太阳和蓝蜗牛
有些公司搞活动,这种活动,其实就是请客户去吃顿饭,很多客户忙不过来,便叫人代替,而这些人就是奔着那一桌菜去的,个个都是打包的好手。那天,这样的活动又开始了,客户纷纷坐上餐桌。有一桌上,只有一个戴眼镜的小青年,文质彬彬的,其他的全是老太太,不用说,都是代别人来吃饭的。小青年坐下后,有礼貌地笑笑,正想和她们打招呼,忽然间眼前手臂飞舞,没等他反应过来,桌上原来摆着的一瓶白酒、两瓶啤酒和四瓶饮料,以及香烟瓜子花生,眼睛一眨,全部神奇地消失了。这一下小青年可惊呆了,这也太快了吧?过一会儿,开始上菜了,叉烧香肠炸花生,一桌人默不作声,拿起筷子就夹。小青年夹了一粒炸花生,谁想那花生滑得紧,掉了三次,总算才送进了嘴里,与此同时,只见盘子上空筷子乱飞,每个人都在拼命往自己碗里夹,其中有一个胖阿婆,夹得又快又准,而且筷筷都是叉烧香肠,碗里都放不下了,她却一块也没吃。小青年尴尬透了,这还是吃饭吗?正在发愣,突然,那个胖阿婆站起身,把盘子一端,半盘花生米全倒进了碗里。小青年的眼睛瞪大了,哇塞,这样也可以啊?第二个菜还没上来,但大家都拿着筷子虎视眈眈地等着,小青年旁边有一个瘦阿婆,悄悄对他说:“当心,今天桌上有高手!”小青年知道她说的是那个胖阿婆,心想,想不到今天吃饭成了武林高手大比拼啦!第二个菜终于上来了,刚一落桌,马上就被夹走了一半。小青年还在拿着筷子观望,旁边的瘦阿婆忍不住捅了他一下:“傻瓜,快出手啊!”小青年慌忙把筷子伸过去,谁知胖阿婆猴急地把盘子端了起来,倒进了早已准备好的食品袋里。其他老太太气得干瞪眼,但也没办法,一桌上全是陌生人,能说什么?还不是这么回事吗?第三个菜上来时,有一个老太太突然站起来,直接从服务员手里接过菜,倒进了一个带来的饭盒里。小青年一看,干脆把筷子往桌上一放,不吃了,看样子这顿饭还得回家再吃。他又回头看了看身旁的瘦阿婆,只见她脸色铁青,他接着一打量环境,不由得暗叫一声:“糟糕!”他们的位置太吃亏了,服务员上菜走不到这边来,照这样下去,菜肯定都让别人端走了。果然,第四个菜根本没有机会落到桌上,又被一个老太太抢先拿走了。瘦阿婆气得胸膛一起一伏,突然嚷道:“不吃了,回家啦!”小青年觉得奇怪,一桌人也都面面相觑,他们眼看着瘦阿婆下了楼,下面的情景他们看不到了:那瘦阿婆径直走进了厨房,把带来的一个锅往厨房面前一放:“师傅,我是十二桌的,那桌的菜您倒进这个锅就行了!”
打包专家
做收银员虽然很累,其实也很好玩的,特别的遇到一些奇怪的客人和事情的时候。1.一日,一个老大爷拿着一张银行卡来买单。我在刷卡器上反复刷了N次,都刷不出信息。于是,我告诉大爷,卡消磁了,需要去银行更换新卡。大爷不信,说早上才在银行里取了钱。我正苦于无法说服大爷的时候,大爷的一个举动让我差点笑死。他见我旁边有几个大头针,便把卡的磁条往大头针上一放,试了几次,都没有将它们吸起来。最后嘀咕一句:“真的消磁了,连个大头针都吸不起来了!”然后便一脸怒容地朝银行的方向扬长而去。2.一天,一个有些秃顶的老大拎了几大包东西来收银台结账。由于东西多,光是点数计价就足足花了十几分钟。算完价格后,他便开始在挎包里找钱包,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随后就里三层外三层地在衣兜、裤兜里一阵疯找,结果仍然是一无所获。顿时,老大的脸上红作了一团。见周围的人全都睁大眼睛望着他,他似乎更不好意思了,结结巴巴地对我说:“要不我先给你打个欠条,一会再把钱给你送来!”晕啊!3.一次,一个美女来结账。划完单,她翻遍了所有的口袋,还差十块钱。我很有礼貌地对她说,东西先给她留在一边,等她拿够了钱之后再来取货。不想她却打开坤包,从里面拿出了一支写满英文的唇膏对我道:“看你的唇彩掉得差不多了,要不我把我老公从法国带回来的唇膏让你涂两下,这可是正宗巴黎货,好几千块一支,涂两下就得好几十块,今天算你走运,我的钱没带够,真是便宜死你了!”――这样的招数都想得出!4.见过狠的,没见过这么狠的――那天,一个帅哥以火箭般地速度冲进超市,拿起一听易拉罐便开始大喝起来。他似乎渴得厉害,一连喝了三罐,然后慢条斯理地向收银台走过来。但他丝毫没有交钱的意思,而冲我笑笑,说身上忘带钱了。我以为他是开玩笑,不想他看到旁边一个女士正准备打手机,便赶快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塞进了对方手里,作可怜状哀求道:“姐姐,我出门忘带钱了,没办法,太口渴了,喝了几听易拉罐。求求您了,用我的手机打吧,你打一个市话只需要付我五毛钱……”就这样,为了攒够买易拉罐的七块五毛钱,他竟然在收银台前“表演”了一上午,实在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最神奇的购物方式
许二爷是名人,许二爷在小镇开了家服装厂,是名副其实的企业家,个体老板。早年许二爷穷得叮当响,吃了上顿没下顿,老婆时常抱怨。后来许二爷跟亲戚借了几个钱,开始从南方倒腾服装,得到第一桶黄金,再后来许二爷找到当镇长的同学,在镇上这条街的最东头,开一家服装厂。许二爷也开始了人生旅途的拼搏和辉煌。许二爷的服装厂是小镇唯一一家民营企业。镇长很看好,很看重,时常光顾,当然每次都是中午快吃饭时去。虽然镇长与许二爷是同学,但人家是一镇之长,许二爷不敢怠慢,去酒楼小心翼翼伺候。酒足饭饱之后,推开麻将桌鏖战,输家自然都是许二爷。但许二爷输了也高兴,很多人拿着猪头还找不着庙门呢!许二爷开了服装厂,喜事连连,还被镇政府评上优秀企业家,镇长亲自给许二爷披红戴花,还颁发很大一块牌匾。面对台下几百号人,许二爷美得合不拢嘴,张着大嘴巴,一个劲地笑。镇长对许二爷说,对不住了,镇里穷,拿不出钱奖励你,只好你自己出钱买奖牌了。许二爷眉开眼笑地说,镇长,我理解,这已经是对我最大的鼓励和鞭策了,感激还来不及呢!老婆没好气地说,臭美啥,自己花钱买奖牌,被窝里放屁自己闻。许二爷心花怒放地说,你不懂,那奖牌落款可是镇委、镇政府,有人想买还买不来呢!镇长看好看重许二爷,镇政府的各个部门的头头脑脑也看好看重许二爷,于是认识的不认识的蜂拥而来,门庭若市,中午晚上都少不了推杯换盏。于是许二爷头上便套了许多光环: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奖牌也纷至沓来,什么遵纪守法个体户、卫生、绿化、计划生育、扶贫先进单位,应有尽有,五花八门。甚至有一天,居委会的小脚老太太造访:许二爷,居委会号召灭鼠,你买些灭鼠药吧,避免老鼠啃了你的服装。许二爷点头应允,小脚老太太送来五蛇皮袋子灭鼠药,还送来一块“灭鼠先进单位”匾。许二爷瞧着荣誉,喜笑颜开。一年过去了,年终结算,会计哭咧咧地说,许总,企业亏损严重,再不想辙,恐怕就得倒闭。许二爷傻眼了,不会呀,我揽的都是国外活,利润挺高的。会计说,一年招待费以及这个费那个费,还有那些赞助费、牌匾费等,已经超出利润,这个月的工人工资却没着落!许二爷哭笑不得,把老婆的私房钱借出来给工人开了工资。那天,镇长就要异地高就了,来找许二爷喝酒,却只见铁将军把门,院落空空如也,一夜之间,人走楼空,唯有那些牌匾静静地躺在那里,许二爷蒸发了。镇长狠狠地骂了一句这个许二爷真不是东西,老子对他这么好,他却不辞而别,跑了!镇长疑惑不解,又去找许二爷的老婆,许二爷的老婆一脸不屑地说,他死了,你不跟他是朋友吗?我还想找你要人呢!说着把一盆脏水泼在镇长的脚下,镇长跳着脚躲着,自讨没趣,悻悻地走了。那年夏季,镇长,不,已经是副县长了,省里带队领大家去参观一家民营企业。那家企业真是气派,大家看得咂舌赞叹。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省长介绍,这就是这家企业的老总许二爷。副县长顿时愕然了。副县长悄悄把许二爷拽到一边,一脸不悦地说,许二爷,在家乡干得好好的,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是我们对你不好吗?许二爷哭丧着脸说,你们对我太好了,好得我受用不了,我再不走,恐怕连骨渣都没了!
许二爷
大强其实没什么大毛病就是爱小偷小摸,前阵子偷了超市展示柜上的手机刚从监狱里出来。强妈苦口婆心的劝道:“强呀,不要紧的,咱改了就好。妈给你找了份工作你好好做着先。”大强爸在一旁把烟袋抽的叭叭响,慈母多败儿,养出了这么个儿子。 给大强找的工作是在小区里当保安,你还别说,大强穿起保安服赖还真是神气,像模像样的。大强妈千叮万嘱让他跟着保安里的于叔好好干,大强死命的点头。他看到自己这么大的人了,还让父母这样为自己操劳,心里激起了上进心决定好好干下去做出点成绩来。 就这样大强在小区里定了下来。人勤快,又热心,很快大强得到小区里很多居民的喜欢。这晚和往常一样,于叔安排大强去小区的南面巡查。晚上的值班人手较少,大强想着应该没有什么情况快点巡逻完了,好回去保安室里看着。走到凉亭就是南面的尽头了,大强正准备往回走。就在这时候,大强听到凉亭里有呻吟声。 心里顿时一凉,大强想不出这么晚还有谁会呆在凉亭里。拿起手电筒慢慢往凉亭靠,往凉亭里一照,看到凉亭里用来休息的座椅下有个人趴在那里。痛苦的发出呻吟声。大强立刻跑上去,是小区的梁伯。他捂着胸口似乎很痛苦的样子,刚好看到大强过来巡逻,拼了命出声求救。大强立刻打了120,背起梁伯就往小区的门口跑,这可是人命一条呀! 幸好大强发现的及时,梁伯在医院休养了三天就出院了。那晚梁伯和自己的儿媳妇吵了几句,一气之下,甩门就出去了。在凉亭里坐下的梁伯越想越气,一时气急攻心,就心脏病发了。如果不是大强刚好经过救了梁伯后果不堪设想。梁伯的儿子扶着梁伯专程给大强道谢。这下子,大强的名声在小区里更响了。谁都知道小区的保安室里有一位能干又热心的大强。 于叔跟大强妈说了:“大强这孩子心眼本来就不坏,你看这不是越来越有出息了吗?”大强妈听了乐的合不拢嘴,忙说:“都是于叔你教导的好,有你带他我放心。” 大强爸听到还觉得不可信,心想:这小子真的改了性。 这天,大强爸特意来到大强的小区里,想看看大强是不是真的改好了。刚来到小区门口就听到吵架声。一看,怎么回事,围了那么多的人。 大强爸挤进去就看到自己的儿子在和一个年纪差不多的小伙子在吵架,其实说吵架也不对,大强从头到尾都没有出声,于叔在旁劝那个小伙子:“别吵了,事情还没有查清楚呢。大家也别看了。”小伙子气不过,走的时候还骂了一句:“有娘教没爸养的,净干些偷鸡摸狗的事。”这话大强爸就不爱听了,立刻冲上去,怒道:“你说谁呢?”小伙子被冒出来的强爸吓了一跳,哼了声就走开了。 “大强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强爸嗓门大,盯着站在一边的大强。 于叔看大强还是没出声,就支开大强让他去巡查,拉过强爸说:“你别动不动就骂人才行的。”就给强爸说起刚才那小伙子,他也是小区的保安叫赖平。他前天买了福利彩票,今天看了报纸知道自己中了一千多块。不过他翻遍了保安室也没有找到他的彩票,他就怀疑是前天和他一起值班的大强偷了。因为只有大强知道他买了彩票,所以才会发生了刚才的那一幕。 “你怎么看,是大强他偷的吗?”强爸一时无法下定论,就问于叔。 “我看不像,大强他挺老实的一个人。虽然以前是有前科,不过他说过没有拿就是没有拿。我相信大强的人品。”于叔分析着说。 回去强爸把这事跟强妈一说,强妈急得直跺脚:“哎!你怎么不抓着人家问清楚呀!什么赖平,我看他是赖皮吧!我家大强答应过我的,他绝对不会再做这种事。” 强爸一听这话,心想:看来这事要找到那姓赖的才知道了。说干就干,第二天强爸又去找于叔了,谁知道赖平他请假了,说是要去请律师告大强。大强这天也在,他说了:“清者自清。我没拿他的东西,他也告不来。”强爸看着大强那样子又不像说谎,当下问于叔要了赖平的相片就走了。 强爸要相片做什么呢?他跑去小区周围逛,只要看到有“体育彩票”的店就拿着赖平的相片进去问:“请问,你见过这个人吗? 这样问了几天,也没有一点头绪。今天强叔决定去赖平住的地方那周边问下,皇天不负有心人,问到第五间的时候,老板说了:“这个小伙子,见过呀!他经常来我这买彩票,买最多的就是双色球了。” 强爸精神来,忙问:“那他上次是什么时候来买彩票的。” 老板想了想说:“他最近都没有来买过彩票了。” “为什么他不来了?”强爸一听老板那话就急了。 “我怎么知道。”老板觉得这老头真奇怪,想了下又说:“不过,他昨天才来过这。” 强爸被老板弄得心情那可是一个大起大落,耐着性子问道:“他来干什么?” “兑奖呀!他中了一千多呢。”老板笑着说,“他可是这几个多月来第一个中奖的,真是走运。” 赖平来兑奖?他不是说彩票不见了吗?看样子他是故意陷害大强的,一想到这,强爸也顾不上跟老板道谢,就急忙的往大强的小区跑。 刚好这天,赖平来到小区里,嘴里叼着一根牙签一副流氓样,追着大强说:“大强,我看这样吧,我们好歹也一场同事。你给我一千五这件事就算了解了,怎么样。” 大强气的脖子粗粗,说道:“赖平,你不要欺人太甚。你说我拿你也要拿出证据来。” 赖平一听,吐掉嘴里的牙签说道:“证据?只有你知道我买了彩票,难不成我会偷自己的东西?你不要敬酒不喝喝罚酒。” “你……”就在大强差点想打赖平那副嚣张的嘴脸的时候,强爸刚好赶来,看到这情景大声叫住:“大强,别冲动。” 接下来,强爸把在福利彩票老板那打听到的,都一字不漏说了出来。这下赖平哑口无言了,他没想到强爸竟然会找到自己买彩票的店。原来,最近于叔就要退休了,说要换个保安队长。大家都推荐大强,赖平想到自己资历比大强长,能力又不比大强差,凭什么让他当保安队长。所以就设了局陷害大强。不过,没想到会被强爸揭穿了。一时之间,居民纷纷指责赖平太不应该,更有居民说要去投诉小区怎么请了这样的保安。 大强那天跟赖平说了:“我从良,不当小偷很久了。”最后赖平灰溜溜的走了。大强也毫无悬念的当上了保安队长。 现在呀,强妈逢人就说:“我家的大强现在可有出息了。”也不管强爸在一旁难为情。其实强爸心里也很欣慰,自己的儿子终于长大了。 强爸一听这话,心想:看来这事要找到那姓赖的才知道了。说干就干,第二天强爸又去找于叔了,谁知道赖平他请假了,说是要去请律师告大强。大强这天也在,他说了:“清者自清。我没拿他的东西,他也告不来。”强爸看着大强那样子又不像说谎,当下问于叔要了赖平的相片就走了。 强爸要相片做什么呢?他跑去小区周围逛,只要看到有“体育彩票”的店就拿着赖平的相片进去问:“请问,你见过这个人吗? 这样问了几天,也没有一点头绪。今天强叔决定去赖平住的地方那周边问下,皇天不负有心人,问到第五间的时候,老板说了:“这个小伙子,见过呀!他经常来我这买彩票,买最多的就是双色球了。” 强爸精神来,忙问:“那他上次是什么时候来买彩票的。” 老板想了想说:“他最近都没有来买过彩票了。” “为什么他不来了?”强爸一听老板那话就急了。 “我怎么知道。”老板觉得这老头真奇怪,想了下又说:“不过,他昨天才来过这。” 强爸被老板弄得心情那可是一个大起大落,耐着性子问道:“他来干什么?” “兑奖呀!他中了一千多呢。”老板笑着说,“他可是这几个多月来第一个中奖的,真是走运。” 赖平来兑奖?他不是说彩票不见了吗?看样子他是故意陷害大强的,一想到这,强爸也顾不上跟老板道谢,就急忙的往大强的小区跑。 刚好这天,赖平来到小区里,嘴里叼着一根牙签一副流氓样,追着大强说:“大强,我看这样吧,我们好歹也一场同事。你给我一千五这件事就算了解了,怎么样。” 大强气的脖子粗粗,说道:“赖平,你不要欺人太甚。你说我拿你也要拿出证据来。” 赖平一听,吐掉嘴里的牙签说道:“证据?只有你知道我买了彩票,难不成我会偷自己的东西?你不要敬酒不喝喝罚酒。” “你……”就在大强差点想打赖平那副嚣张的嘴脸的时候,强爸刚好赶来,看到这情景大声叫住:“大强,别冲动。” 接下来,强爸把在福利彩票老板那打听到的,都一字不漏说了出来。这下赖平哑口无言了,他没想到强爸竟然会找到自己买彩票的店。原来,最近于叔就要退休了,说要换个保安队长。大家都推荐大强,赖平想到自己资历比大强长,能力又不比大强差,凭什么让他当保安队长。所以就设了局陷害大强。不过,没想到会被强爸揭穿了。一时之间,居民纷纷指责赖平太不应该,更有居民说要去投诉小区怎么请了这样的保安。 大强那天跟赖平说了:“我从良,不当小偷很久了。”最后赖平灰溜溜的走了。大强也毫无悬念的当上了保安队长。 现在呀,强妈逢人就说:“我家的大强现在可有出息了。”也不管强爸在一旁难为情。其实强爸心里也很欣慰,自己的儿子终于长大了。
大强从良记
我们长沙把嘴对嘴,舌头咬舌头叫做亲嘴。其实这亲嘴的活儿我最喜欢。当然,对面的那个人必须是女的。如果是男的,打死我也没有兴趣。记得我还是跟老婆恋爱的时候才学会亲嘴这项运动的。只一次,我就对它迷恋不已。这不。结婚二十多年来,我就一直保持着这种爱好。每天早晨一醒来,我们第一件事就是亲嘴。这样既增加了夫妻之间的感情,而且连牙膏、牙刷都省了。所以,我认为,这亲嘴的好处还真不少。昨天我们小区举行什么活动,锣鼓声震天。我们在家里被那热闹声吵得烦,所以准备去看看。待我跟老婆来到广场一看,原来这里在推销一种多功能特效牙膏。台上,一并排坐着五位娇艳欲滴的美女。主持人说,她们厂生产的牙膏气味芬芳,保持长久。今天在这里特地举行亲嘴大赛,由现场挑选五位大胆的男士上台来亲自和她们的五位美女亲嘴,时间最长的为冠军,可获得由她们提供奖品特效牙膏50支。老婆看见有这种比赛,知道我的爱好,她调侃似的的对我说,你也去啊?你不是最喜欢亲嘴的吗?其实我早就心里痒痒了,只是怕老婆吃醋。所以一直忍着、现在老婆一说,虽然明知她不会是真的愿意我去参赛。所以我马上顺驴下坡,上台报了名。比赛正式开始,我们五位男士饿狼扑食一样冲向美女,抱着她们的头就开始了狂吻,表面是想得奖,其实都是想揩油。这项运动对于我来说是最欣喜不过的了,不知不觉,在幸福的比赛中,二个小时过去,我侧头一看,现场还剩下我和另外一对,其他的三队早已败下阵去了。我看着那位男士气喘吁吁的样子,估计不要多久他也要跟我说拜拜。而我,正是临场发挥最得意的时候。我挑衅似的看着那位男士,更加亲得起劲来。正当我如醉如痴的保持着最佳状态,突然听到主持人一声呐喊,冠军产生啦!我一睁开眼,台上只剩下我和这位美女在继续。我停止亲吻准备起身,可美女怎么也不肯松开抱着我的头的手。主持人急忙来到美女身边,大声的说,美女,这位男士已经获胜了,不要再亲了。 可美女依旧不肯松开手,就这样,我们继续着。不是我要这样,而是那美女不肯放手。这时我老婆来脾气了,她一冲上台来,双手朝我一推,只听见美女一声惨叫,我仰面倒在了台上。而那美女,鲜血从她的口中慢慢的流了出来。主持人赶忙扶着美女。关心的问这是怎么了,问美女为什么比赛结束了还不肯松口呢?美女哭丧着脸,说其实她早就吻得受不了了,就是因为我在跟她亲嘴时,我的一颗暴牙齿卡在她的牙缝里拉不出来。所以不得不继续,还让我糊里糊涂当了冠军。我说难怪哦,为什么从头到尾美女都是一直紧紧的抱着我的头。我还以为她是不是挺喜欢我的,原来是我的那颗暴出来的门牙正好卡在她的牙缝里。看来,男人还是暴牙齿好啊,既可得冠军,还可得奖品。
亲嘴比赛
昨晚又失眠了,其实我心里什么都不想去想,反正自己做办公室副主任都这么多年,早已没有了争胜心。然而有些时候就是这样,越是不想,越是去想,这已是第四晚失眠了。天蒙蒙亮时才迷迷糊糊入睡,该死的铃声却响个没完没了。揉了揉朦胧的眼睛,跳下床,胡乱吃了点东西,就去了单位。在单位门口,正好碰到张华,张华是我们单位里的的一个小兄弟,嘴很甜,见我不叫姐不说话。“王姐,早!”“张华早!”“王姐,不舒服吗,脸色这么难看?”张华瞅了瞅我关心地问。“没有,这几天休息不好。”“呵呵,正常!”“什么正常?”“没事,没事。”张华突然放低声音,神神秘秘地说:“告诉你个天大的密秘密,可不要跟别人说啊!”“什么秘密,跟姐还来这套。”这几天我的大脑高度紧张,听到秘密就想马上知晓。“昨晚,你们办公室有人上了睢局长的床。”“瞎说!”我对睢局长印象非常好,大学生,年轻有为,为人正派。“王姐,信不信在你,这可是确切消息。”张华说完,诡秘地笑了下,走了。看来张华不像是在说假话,在这个节骨眼上,上局长的床很有可能。因为睢局长马上就要去北京开会,我们科室要去一个人陪从。主任马上就要退下来,能去北京开会的很有可能就是主任人选。“谁会这么做呢?”我一边想一边走进了办公室。今天仍然是第一个到来,不过没有像以往一样去打扫卫生,整理杂物。坐在椅子上微闭双目,张华的话又在耳边响起,我开始过滤我们科室的每一个人。刘云是刚分来不久的大学生,漂亮能干,但刘云是有背景的,他舅舅是市里主要领导,来这里是镀金的,局长都让她三分,显然不会是刘云。孙红丽孙副主任?不会,尽管孙红丽一直想副主任转正,但不会是她。孙红丽虽是业务骨干,她那标准的五短身材,男人是不会喜欢的。赵明华?这个女的平时就不注意小节,大大咧咧的,什么话不中听说什么话,走起路来屁股一晃多远,性感十足。但是马上又否定了这个结论,她都快要退休了,比局长大十大几岁呢,睢局长的品味不会这么低吧?再说她也没有去争这个主任的必要了啊?郑翠翠?不像!郑翠翠平时说话声音都是低低的,走路都在看脚尖,见了男人就红脸,别说上别的男人床了,即使跟自己男人说话多了都害羞。绝对不会是她!那只有柴红红了,柴红红年轻漂亮,而且跟前任局长有过风流韵事,这种事情非她莫属了。但马上又否定了,前任局长就是因为跟柴红红的关系被免职的。柴红红的老公是个无赖,知道事情真相后,跟前任局长没玩没了,一直从我们局闹到县政府。县政府为了消除不良影响,免了前任局长的职。前车之鉴,我们局长不会重蹈覆辙的。科室人员陆续到来,我用眼睛的余光去观察每一个人,看看他们的行为动作有没用反常的。让我纳闷的是,他们进门后都将我打量一番,眼神怪怪的,似乎昨天晚上跟局长上床的是我。不由的一阵冷笑,肚里没病死不了人,我倒要看看是你们当中哪个小蹄子做的。今天反常最大的是郑翠翠,她进门后主动打扫卫生,这可是开天辟地第一回。并且把每张办公桌擦得贼亮。我心里一愣,难道是她?不会,绝对不会,在我心目中郑翠翠是最安分最老实的一个女人。那她今天为什么如此反常,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人不可貌相啊,俗话说的好,叫唤猫不拿老鼠,私下行事的人才可怕。看来她是受了某些人的指示,为当主任打基础了,真是看不透的人啊。“王姐,请用茶?”郑翠翠给我倒了一杯热茶。“谢谢!”我嘴里这么说,心里像吃了苍蝇般难受,这么脏的手倒的茶我是不会去喝的。郑翠翠倒完一圈茶,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开始了她的工作,好像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跟她没有关系。我心里暗想,你别装,真相会大白于天下的,等宣布谁跟睢局长去北京开会,一切疑团就会解决。“睢局长来了。”有人低声说了句。睢局长风度翩翩地走进办公室,我佯装不知。其实自睢局长进门,我的余光一刻没有离开过他的脸。睢局长是我最佩服的一位,但是没想到会如此下流,心里有点恨!睢局长在屋里转了一圈,来到郑翠翠跟前低声说了几句,郑翠翠不住地点头。我的猜测应验了,昨晚上睢局长床的肯定是郑翠翠了,我不由的冷笑了一下,把目光射向窗外。“王姐。”局长走到门口停了下来,“你做好准备,后天跟我去北京开会!”王姐是局长对我的尊称,但是我不认为是在喊我,只是扭头瞅了瞅走到门口的睢局长。“王姐,听到没有?”睢局长往回走了一步,大家的目光齐刷刷地射向我。“局长在说我吗?”我愣了一下神。“是啊!”我的脸变得通红,直愣愣地瞅着局长,不知道是殊荣还是耻辱,心里忐忑不安起来。“怎么,有什么困难吗?”我正不知道说什么好,手机来了短信。是张华的,我一边想着如何应对局长突如其来的问话,一边打开短信。“该死的张华!差点害死我!”看完短信,站起身来嗔怪地骂了句。“你说什么?”局长迷惑地看着我,“王姐你没有发烧吧?”“没有没有,是这样的局长……对了,睢局长。”我已经语无伦次了,“您不会在愚我吧?”“什么,我愚你?王姐,今天说的话都不着边啊?”我又看了看短信,笑了:“睢局长,今天是愚人节!”“王姐,请用茶?”郑翠翠给我倒了一杯热茶。“谢谢!”我嘴里这么说,心里像吃了苍蝇般难受,这么脏的手倒的茶我是不会去喝的。郑翠翠倒完一圈茶,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开始了她的工作,好像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跟她没有关系。我心里暗想,你别装,真相会大白于天下的,等宣布谁跟睢局长去北京开会,一切疑团就会解决。“睢局长来了。”有人低声说了句。睢局长风度翩翩地走进办公室,我佯装不知。其实自睢局长进门,我的余光一刻没有离开过他的脸。睢局长是我最佩服的一位,但是没想到会如此下流,心里有点恨!睢局长在屋里转了一圈,来到郑翠翠跟前低声说了几句,郑翠翠不住地点头。我的猜测应验了,昨晚上睢局长床的肯定是郑翠翠了,我不由的冷笑了一下,把目光射向窗外。“王姐。”局长走到门口停了下来,“你做好准备,后天跟我去北京开会!”王姐是局长对我的尊称,但是我不认为是在喊我,只是扭头瞅了瞅走到门口的睢局长。“王姐,听到没有?”睢局长往回走了一步,大家的目光齐刷刷地射向我。“局长在说我吗?”我愣了一下神。“是啊!”我的脸变得通红,直愣愣地瞅着局长,不知道是殊荣还是耻辱,心里忐忑不安起来。“怎么,有什么困难吗?”我正不知道说什么好,手机来了短信。是张华的,我一边想着如何应对局长突如其来的问话,一边打开短信。“该死的张华!差点害死我!”看完短信,站起身来嗔怪地骂了句。“你说什么?”局长迷惑地看着我,“王姐你没有发烧吧?”“没有没有,是这样的局长……对了,睢局长。”我已经语无伦次了,“您不会在愚我吧?”“什么,我愚你?王姐,今天说的话都不着边啊?”我又看了看短信,笑了:“睢局长,今天是愚人节!”
是谁上了局长的床
 
共48记录 当前3/3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