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故事 - 故事汇

扁鹊的医术
有个太太多年来不断抱怨对面的太太很懒惰,“那个女人的衣服永远洗不干净,看,她晾在外院子里的衣服总是有斑点,我真不知道她怎么连洗衣服都洗成那个样子......”知道有一天,有位明察秋毫的朋友到她家。才发现不是对面的太太衣服洗不干净。细心的朋友拿了一块抹布,把这位太太的窗户上的灰渍抹掉,说:“看,这不就干净了吗?”
窗户
史记·滑稽列传·刘海龙
法国就是腌肉
这种傻瓜绝对不能嫁!
翠鸟移巢
狗猫鼠大拜年
腿上帝造出了螃蟹的身子后,问螃蟹:“你想要几条腿呢?”螃蟹刚刚看到上帝给了豹子四条腿,豹子像闪电似的飞奔起来,眨眼便消失在密林中。于是,螃蟹眨了眨细长的眼睛,说:“我要六条腿。”螃蟹想,六条腿一定会跑得更快。上帝笑笑说:“好吧。”上帝还没有造完六条腿呢,螃蟹又急忙补充道:“我还要一对大螯,这样我会更加威武勇猛。”仁慈的上帝答应了它。六条腿加上一对大螯的螃蟹看起来威风凛凛,可是螃蟹并没有像豹子那样奔跑如飞,只不过慢慢的横行而已。在一边等待上帝造腿的蜈蚣目睹了螃蟹的“遭遇”,暗暗想,我一定要有更多的腿,千万不能像螃蟹那样没眼光。上帝问蜈蚣:“你呢?要多少条腿?”蜈蚣大声说:“一百条腿。”上帝问:“为什么这么多?”蜈蚣说:“一是我要跑过豹子,二是我不能像螃蟹那样目光短浅。”仁慈的上帝又答应了它,还给它多加了十条腿。蜈蚣现在有了一百一十条腿,蜈蚣差点乐晕。但是蜈蚣跑起来比豹子差远了,比螃蟹也快不了哪儿去。蜈蚣拉着螃蟹,一起质问上帝:“为什么我们这么多腿,跑起来还这样慢?”上帝说:“腿多不一定跑得快,这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了。”上帝又说:“你们私心太重。私心重了,再多的腿也跑不动。”来源《故事会(第二辑)》
那天是星期天。星期天不上班,财神爷无所事事,决定下凡,来到人间亲自视察人类生活的变化。它驻足于九霄云上朝下一看,看见公园里的游人,来往络绎不绝,多如蚁群。游乐场里,大小不一,型式各异的玩具的运转,滑行,飞旋……磨擦、撞击声、混合成为一曲悦耳的天然乐章。动物园里,那一间间关动物的铁栅栏房间空寂冷清。不知是谁发了善心,释放它们回归大自然,让它们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安心地衍繁自己的后代。经过修复的寺院,古朴而典雅,使人耳目一新。连绵不断的群山,披起了厚厚的绿色植被。鸟语蝉鸣,为游客们增添了无限情趣。财神爷转眼瞩目城市,看到了许多人家都过上了灯红酒绿、花天酒地的富裕生活。乡村中也有一部份人家走到了小康之道。真如俗话所说:高山有财富,平地有穷人。大富贵由命小富贵由勤嘛!不劳而食,天会把食物送进你的嘴里去?使财神爷不高兴的是,这么多年了,怎么多人家仍然还被困在贫穷里,老是跟不上时代前进的步伐?一寨寨贫民村的住房,好象一堆堆散乱无章的蛤蟆群,死气沉沉的,毫无一点生气。财神爷来到人间,走访了一些贫民村寨。现在已夕阳西下。跋涉了一天的山路,已困乏了,加上
财神的故事
一天晚上,我们6个朋友喝酒。酒兴正浓时,其中一位接到老婆的电话,他像是被念了咒语,鞋底抹油似地马上要走。大家齐刷刷地瞅着他,一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神情,不知哪位痛心疾首地说:“怕老婆……”那哥们儿义正词严地说:“不怕老婆,还有王法吗?”这句话惹得大家直乐,大李叹息一声说,这话的版权属于晚清怪杰辜鸿铭先生。听他这样说,大家又乐了,难道他也怕老婆,竟然拉来一个名人壮胆?大李立刻摆出一副英勇就义的嘴脸说:“我怕老婆?”自然而然,接下来大家进入“怕老婆”时间。原来,男人的心里都有怕老婆的故事。一兄弟说怕老婆出学问家,举了苏格拉底的例子。又说,怕老婆好升职,至少有一条作风正派打底子啊。正说着,又被大李打断了,原来他想起一个当官的笑话。说一个当官的惹怒了妻子,乌纱帽都被妻子用脚踩破了。第二天他向皇上奏了一本:“臣妻很是哕唆,昨天与臣吵架,踩碎臣的乌纱帽。”皇上朱笔批示说:“皇后与朕一言不合,就将皇冠打得粉碎,爱卿那顶纱帽顶多是个布口袋!”我们笑作一团,要他再讲。这时,手机响了,大李瞅着手机愣了片刻,难为情地拿起来,我们都像看笑话似地看着他,只听他说:“马上,好……”我们都知道这是他老婆发出的召集令。放下电话后,他装模作样地说,他家里的下水道堵了。我们也不揭穿他,痛快放行。继续“怕老婆”话题。一哥们儿说,唐朝有个大官叫任瑰,首次为怕老婆提供了理论基础。他说,女人啊,年轻时像菩萨,怎好不怕?中年时像九子魔母,怎敢不怕?老了又像母夜叉,怎能不怕?这次,我们没笑,似乎任瑰说得很有道理。沉默了一阵之后,那3个哥们儿瞅着我,意思是我也该说一个了。我想起一首诗,作者忘了,诗是这样写的:云淡风轻近晚天,傍花随柳跪床前。时人不识余心苦,将谓偷闲学拜年。他们仨中间的一位忽然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眼睛湿润,不久就有泪光,他巴心巴肝地说:“我不知道这种学拜年的事儿你们干过没有,反正我干过的!”他这话一出,我们面面相觑。他说,他该回去啦,说着就走了。6个人走了3个,剩下3个,话题继续,但是不像开始那样热烈。他们提到清朝一部小说里的几句话,说怕老婆有3种情形:其一为势怕,畏妻之贵,仰其我阅;畏妻之富,资其财贿;畏妻之悍,避其打骂。其二为理怕,敬妻之贤,景其淑范;服妻之才,钦其文采;量妻之苦,念其食贫。其三为情怕,爱妻之美,情愿奉其色相;怜妻之少,自愧屈其青春;惜妻之娇,不忍见其颦蹙。他们要我总结,我说,一般来说,男人都有点儿怕老婆,大多数的怕都在其二其三,说到底还是怜惜与疼爱。老婆要明白这个理儿,不然,男人便怀恨在心,像德国诗人海涅,也怕老婆,但老婆只是爱慕虚荣,他临死之前写遗嘱,把全部财产都给老婆。不过,他是有条件的,须老婆嫁人之后才能拿。朋友问他这是为什么?诗人叹息一声说,总得有人觉着我死了太可惜了!老婆做到这个份儿上便是失败。这时我的手机响了一下,一哥们儿的手机也响起来了,另外一哥们儿看着自己手机没反应,神情有些异样。第二天中午,昨晚神情异样的哥们儿的老婆打来电话说:“你们昨天是不是喝多了,我家那口子回家后冲我发火,问我为啥不管他的死活?”顷刻,这笑话就在哥们儿中间传开了……
不怕老婆不幽默
每逢周末,便有垂钓者来到这个群山环绕的湖边钓鱼。但他们大都不愿办理垂钓许可证,所以湖边经常上演猫捉老鼠的游戏。这个周末,好几个年轻人来到湖边钓鱼,他们刚刚抛下鱼钩,一名稽查人员便从树林里跳出来,冲向他们。这时候,一名红头发年轻人赶紧放下鱼竿,拔腿就跑。见此情景,这名稽查人员立马追了上去。年轻人跑的速度非常快,在后面追的稽查人员也不甘示弱,两人在小树林里跑了十几分钟以后,年轻人终于停下来,一屁股坐在草地上。稽查人员上前一把抓住他的领口,气喘吁吁地对他说道:“好小子,终于让我逮住你了,让我看看你的垂钓许可证!”年轻人看着他,嬉皮笑脸地掏出自己的钱包,从里面拿出一张垂钓许可证递给他。这名稽查人员认真地检查了他的许可证,然后哭笑不得地对他说:“你小子真是个十足的笨蛋,你干吗跑呢?你有垂钓许可证嘛,笨蛋!”“你才是笨蛋,我是有许可证,可是我的那些朋友们没有!”红头发年轻人咧着嘴笑道。
谁是笨蛋
有一天,我出门的时候被人认出来了,一个年轻人问我:“张老师,您认识我吗?”当时周围的人挺多,所以我想给他找个台阶下,顺便也给自己找个台阶下。于是我微笑,点点头,不直接回答问题,打算离开。没想到他接着又问了一句:“那你说我是谁?”这是一个非常尴尬的场景,我能说什么呢?如果我足够幽默,有足够的想象力,可以这么说:“哈哈,看来你怀疑我年纪大了是吧?”此时,我的幽默是一种进攻。一位大学生平时说话很诙谐,他兼职做推销员时,有一次去一家报社找工作,他是这样问的:“你们需要一名有才华的编辑吗?”编辑部这样回答:“不需要。”他接着问:“那么你们需要记者吗?”编辑部回答:“也不需要。”年轻人并没有沮丧和绝望,他说:“那你们一定需要这个东西了。”他边说边从皮包里取出一块精美的牌子,上面写着:额满,暂不雇人。这块精美的牌子证明了他是个人才,他创造了这份需求,这份幽默让他证明自己是个头脑灵活的人。幽默就是如此有力量!当然,幽默不是油滑,幽默以智慧为骨。商业交流也是如此,适时地幽默一下,能不伤和气地守住自己的利益。在貌似无话可接的情况下,你可以用幽默来进攻,比如“当然啦,您不感兴趣,我才来找您,如果您感兴趣,您早就来找我了。”这也是个不错的缓解方法。
用幽默进攻
早上八点,我推开王局长办公室的门。“王局长,这段时间我的眼睛出了问题,什么东西都看不清,我想请一周假到大医院认真检查一下。”“老李,你的眼睛出了问题吗?这可不能拖,请假的事你找办公室主任就行了。”局长微笑着送我出了门。下午三点,我来到王局长办公室。“王局长,这几天我的眼睛出了问题,几米之外的东西我看不清。我想请一周假到大医院认真检查一下。”“你今早不是来过了吗?”“来过了?我记不得了。”我摸摸头,故作惊讶地问。“你找办公室主任就行了。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这事儿拖不得啊!”伴着局长爽朗的笑声,我立即离开了。第三天下午,当我再次进入王局长的办公室时,他愣住了。局长示意我坐下,说:“老李啊,你有困难就说嘛,局里能帮你解决的一定帮你解决。”“局长,我的眼睛出了问题,看东西总是迷迷糊糊的。我想请几天假到大医院认真检查一下。”我恭敬地说。“我批你半个月假,你现在就回去,这回你要认真地检查。”局长说。回到家,我对妻子说:“局长亲自批我假了,还是老婆的招儿高。明天我们去省城看孙子,有半个月假呢!”
请假
科里四个人:张三,李四,王五,还有科长。业务多,忙。张三有一次感冒了,头疼。张三便跟科长请假。科长看了看张三说,能不能缓一天,这两天特忙。张三鼻子抽几下,抽不动。张三说,没办法,我能想有病?科长无奈,批了张三的假。张三的活,仍由科里的人干,更忙。李四心里不舒坦。李四想,他张三能请假,我李四怎么不能请假呢?他张三和我们拿一样多的钱,凭什么他的活让我们干?李四感到心里一万个不自在。有一天,李四也感冒,鼻子抽也抽不动。李四写了假条,找科长批假。科长面露难色。心想,李四这个时候请假,科里的活怎么办?就自己跟王五俩,还不累死?科长就不想批李四的假。科长说,能不能过两天,忙完这项工作再请假?李四的头疼了,似乎疼得很厉害,脸上的细汗像蚂蚁似的爬来爬去。科长无奈,批了李四的假。第二天,科长响亮地打了几个喷嚏,鼻子抽也抽不动。王五说,科长,你病了,回去休息吧。这儿的活,有我顶着呢。科长心里觉得暖暖的,就回家休息两天。不久,经科长再三举荐,王五当上了副科长。张三觉得亏。无论是凭资格,还是凭学历,张三和李四都比王五强。科长仿佛对张三和李四的意见不理不睬。有时,科长还敲打敲打张三和李四,看看你俩,干活能有王五实在!最近,科里又忙上了。科里的四个人,忙得焦头烂额。王五有一天给科长递一张假条,说感冒了,要回家休息。科长无可奈何,就批了王五的假。王五的活儿,便由三个人分担。张三一肚子意见,对李四说,反正副科长批了,搁我我也得请假。李四说,这么忙得连放屁的空儿都没有,不请假的才是憨子。李四的意见也不小。科长一听,脑袋都大了,头疼得厉害。科长请了长假,王五主持科里的工作。张三和李四再也没有请过假。就是平时有个头疼脑热,还坚持上班。王五副科长有言在先,谁请假我都批,但有一条:扣钱。
请假不容易
一公司老板,由其律师陪同,来到一间屋子,找他原来的会计。老板问会计:“你把我的三百万藏到哪去了?”会计不作声。老板提高了声音:“你把贪我的三百万藏到哪儿去了?”律师说:“先生,这个人现在又聋又哑,听不懂你说的话,让我来!”老板说:“好吧,问他把我那该死的钱藏到哪了。”律师于是用手语问会计三百万美元藏到哪了。会计打着手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律师对老板说:“他说他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老板拔出一把手枪,枪口对准会计的脑门,扳动扳机,说:“问他把我的钱藏哪儿了。”律师打着手势:“他问你把钱藏哪里了。”会计颤抖着打手势:“好好好,我说,藏在我家后院杂物室的一只棕色手提箱里。”老板问:“他说什么?”律师答道:“他说……见你的鬼去吧!你才不敢开枪呢!”
律师懂手语
唐僧见悟空、八戒经商发了财,心里就没消停过,做梦都想下海捞一把,于是也办了个停薪留职手续。沙僧担心商界小人多,力劝师父别冒这个险,唐僧却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沙僧说:“师父,您出家多年,不了解下界情况,如何选择致富门路?”唐僧说:“悟空依靠花果山的人文景观兴建了度假区,八戒凭借擅长的饮食文化开办了美食城,我自幼饱读经书,办个传授经文的学校应该不成问题。”沙僧说:“现在是知识爆炸的时代,人们崇尚的是高新科技,是热门学科,谁还愿意学这既不能当官又不能赚钱的东西?”唐僧说:“热门学科固然诱惑大,但人们更加关注的是能否找到工作,能否学以致用。如今毕业生就业形势严峻,我若对报名的学生实行包入学、包毕业、包分配的三包政策,还愁引不来家长招不到学生?”沙僧见唐僧去意已决,只好提醒他下界后多听听悟空、八戒的意见,唐僧鼻子哼了一声算是回答。来到故土大唐,唐僧顾不上喘口气,就忙着跑批手续,筹建校舍,招聘员工,恨不能一夜就成为大唐首富,早把沙僧的劝告丢到了脑后。结果正如沙僧所言,如今的年轻人追求的是坐机关、当白领、拿高薪、玩刺激,谁愿意到寺院当苦行僧?况且现在的孩子大多是独生子女,家长的希望全寄托在孩子身上,你让人家孩子当和尚,这不明摆着要绝人家的后吗?因此尽管唐僧把学校搞得富丽堂皇,招生宣传也非常到位,但报名的学生却寥寥无几。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唐僧仍然不明就里,直至闻讯赶来救驾的悟空和八戒道出个中原由,唐僧才恍然大悟。学校是办不成了,房子总不能闲着。悟空说:“现在人们讲究营养关注健康,师父可把校舍改成商场,卖个药品、保健品什么的,利用您的经历和名声,肯定会引来蓬勃商机的。”唐僧此时再也不敢自以为是了,连忙说:“好好好,还请二位徒弟鼎力相助。”经过一番筹备,“唐三藏绿色药品销售中心”在喧天的锣鼓鞭炮声中隆重开张。为提高知名度,悟空八戒还动用各自的关系请来政界要员剪彩、商业大亨助威、影视明星献艺,加之开张之初推出“买一送十”、“购物摇奖”、“明星签名”等促销活动,因此开张当日唐僧就赚了个盆满钵盈。如果唐僧能安安分分经营下去,商场的前景还是乐观的,遗憾的是这个迂夫子虽然成仙多年,偏听偏信是非不分的毛病却一点都没改。这不,药店开张没几天,他就听信谗言,低价购进一批伪劣药品,差点闹出人命来,结果被药品监督部门罚了个血本无归,连取经时的袈裟、禅杖等一套行头也赔了进去。悟空见唐僧不是当老板的料,就托人为他在学校找了个教师职位,可是唐僧上班三天未到,就因不会使用现代化教育手段、不懂科学的教育理念、不善于同学生沟通、不适应学校规章制度等诸多原因而被校方劝告下课。八戒的美食城正好缺个迎宾先生,八戒觉得唐僧形象好有亲和力,就怂恿唐僧出任此职务。谁知细皮嫩肉的唐僧一个班未上完,就累得腰酸背痛虚汗直流,无奈只得自动离岗。后来唐僧又当过演员、做过陪聊、摆过地摊、搞过产品推销,都是兔子的尾巴――长不了。看到两个徒弟事业兴旺自己却一事无成,唐僧不禁悲从中来。悟空见此也很难过,有心说服师父仍回上界当神仙,却又不知如何开口。这时八戒风风火火地赶来,说麒麟市正在招聘市长助理,让师父去碰碰运气。唐僧一听来了精神,连忙抓住八戒问这问那。悟空狠狠地瞪了八戒一眼,心想骂道,呆子,师傅的能耐你又不是不知道,官场水深流急暗礁多,师父若趟这浑水还不被呛死?但看到唐僧跃跃欲试的样子,就把嘴边的话咽了下去。竞聘的过程还算顺利,唐僧使出全身解数,一路过关斩将力挫群雄,终于将麒麟市市长助理的官位争到手。悟空八戒帮助唐僧安顿下来后,就各自忙自己的生意去了。一年后,悟空、八戒突然接到师父电话,要他们速到麒麟一趟,两人心里一沉,不知师父又出了什么乱子,只得放下手头工作赶往麒麟市。依约来到麒麟市帝豪大酒店,只见酒店张灯结彩宾客盈门,“热烈祝贺唐市长、玉小姐新婚典礼”的巨型条幅挂满酒店门面,门前彩旗飘扬鼓乐齐鸣,好一派喜庆热闹的景象。悟空、八戒正诧异间,唐僧偕同新娘已在随从的簇拥下迎出门外。此时的唐僧身着礼服,胸佩红花,精神饱满,容光焕发,与一年前相比简直判若两人。师徒相见,百感交集。唐僧连忙拉过新娘向悟空、八戒做了介绍,两人正要说几句祝贺的话,门外又来了一批赴宴的客人。唐僧只好先安排两个徒弟入席就座,然后又同新娘一起忙着招呼别的客人去了。席间,悟空、八戒不时听到人们赞颂唐僧如何年轻有为,如何平易近人,如何勤奋敬业,如何神通广大。尤其是当听到唐僧如何凭实力升官晋级,如何展开攻势赢得花魁玉小姐的芳心时,八戒禁不住心醉魂迷羡慕万分。趁新郎新娘敬酒之机,八戒也不顾喜宴上人多眼杂,拉住唐僧就忙着讨教成功秘诀。唐僧被纠缠不过,只得念了一句“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贴着八戒耳朵说出下面一番话:领导那里常打点,下属面前和蔼点,遇到矛盾避开点,表态发言积极点,表面文章多做点,同事之间谦逊点,处理问题灵活点,敏感话题谨慎点,总结成绩虚报点,关键时刻奉献点。
唐僧改行
我和老婆是做小生意的,为了省钱,就在城中村租了一间比较便宜的房子。一天深夜,我和老婆带着半岁的儿子躺在床上睡得正香,忽然被一阵敲门声惊醒。我睁开眼睛看到窗外火光冲天,并有一股刺鼻的浓烟飘进来。我意识到不妙,赶紧去打开门一看,门外站着的是住在隔壁的房东。他一脸慌张地对我说:“楼下失火了,马上要烧到这里来了,快逃命吧!”说完这话,房东转身就“噔噔”往楼梯跑去。听到这个消息,我十分紧张,连忙转身去拍老婆说:“不好了,失火啦,快起来!”老婆一听说失火了,顿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爬起来,连外套也顾不得穿,快速把儿子抱给我说:“还愣着干什么,快跑呀!”我抱着儿子转身就往大门冲去。然而,刚走出大门口,就看到楼梯下面一片通红,楼梯的木扶手也烧着了,滚滚浓烟向这边扑来。我见没有出路,忙退回到屋里,关上房门对老婆说:“楼梯着火了,咱们下不去了。”老婆一听,马上把我拉到窗户那边,指着下面一道两米多高的围墙说:“你从窗户翻到围墙上,再跳下去。至于儿子,我用绳子把他绑着放下去。”我觉得老婆这个方法不错,就转身拿来绳子把儿子绑好,然后爬上窗户,翻到围墙上就跳下去。老婆用绳子把儿子放了下来,我接过儿子,对老婆嚷道:“火要烧过来了,你快下来吧!”老婆朝我点点头,说:“马上就来。”然后将脑袋缩了回去。我在楼下等了半天,不见老婆下来,正在着急,老婆突然从窗户里伸出脑袋说:“快让开,我要扔下来了。”我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从头顶飞了下来,“扑通”一声摔在了脚边。我低下头一看,原来是一床被褥。我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这都什么时候了,别人逃命都来不及,老婆却还惦记着这些不值钱的东西。想到这里,我气愤地冲老婆喊道:“还要被褥干什么,快下来呀!”不料,老婆气喘吁吁地说:“你懂什么,等下没地方睡了,被褥可以用来打地铺嘛!”说完又缩回屋子里去了。几分钟后,楼上又扔下来一袋衣服,一个背包、一些鞋袜,还有儿子的几包尿不湿。接着,又是筷子、砧板、衣架、水杯。这些东西像下雨一样,在地下乒乒乓乓响了一阵,滚得到处都是。过了会儿,老婆又把家里的塑料桶和一个小木凳扔了下来,可是由于房子太高,那些东西一掉到地下马上摔成了碎片。见此情景,我怒不可遏地冲老婆大声吼道:“你在干什么?难道想把家里的东西都扔下来才肯下来吗?”老婆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说:“这些东西可是我们花钱买的,如果被大火烧了,多可惜呀!”我见火苗已经蹿到二楼顶了,懒得跟她
缺心眼的老婆
清早,一个满脸皱纹、双眼浮肿的男人来到桥北派出所报案,一个年轻的警察接待了他。“是这样的,”男人说,“我发现我好像上当了,我被一个骗子给骗了。”年轻的警察握着笔,很礼貌地打断他说:“对不起,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永平。”“好的,永平。听口音你不是本地人吧?你是山东的?”“是的,我老家是山东的,我一个月前才来到这里。”“你刚才说你被骗了,是什么时候的事?”“大概一个月前吧,我记性不太好,也许时间更长。”“为什么到现在才来报案?”“说实在的,我一直不确定是不是真的上当了,我一直等着他再出现,可是这么长时间了,他任何消息都没有。我想是不是我真的就被骗了呢?”“请你详细地说一下。”“你知道的,我是个外地人,一个月前,在西街开了一间小超市。我在这里举目无亲,甚至连一个朋友都没有。就在我开业的第二天,清早刚打开门,一个高高瘦瘦的人就走进店里……”“是男人吗?”“是的,他拿了两条香烟和一箱高档白酒。付账的时候,他盯着我的脸好一会儿,问:‘你是永平?’你能想象出我当时有多惊讶,在离家一千多里的地方竟然遇到了认识我的人。我仔细地看看他,感觉很陌生,可又似曾相识。我这该死的记性啊。这时他又说:‘我也是山东的,你都忘了吗?永平,我是建国呀。’我这才朦朦胧胧地记起,也许确实有这么一个人。”“据我所知,无论在哪个城市里,都能找出好几百个叫‘建国’的人。你到底认不认识他?”“这正是我所疑虑的。可是你瞧,他知道我的老家,他可以准确地叫出我的名字,可见他肯定是认识我的。但我真的不知道我是不是认识他了。我记性太不好了……”“后来呢?”“后来,我们聊得很开心,毕竟是老乡么。最后,他说:‘永平,要是我向你赊账,你不会对我不放心吧?’我怎能对他不放心呢?在这个城市里,他是唯一认识我的人。我一口答应下来,我让他赊了800块钱的商品,他走的时候,我又塞给他200块钱。”“为什么这么干?”“这不正好凑个整数么……建国说,他最多一个星期就会还我,到时候再请我喝酒。他走了以后,我还一直很兴奋,感觉自己在这里也不是那么孤独了。可是从那以后,也不知道过了几个星期了,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我隐隐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上当了呢?”“有这个可能。假冒熟人,获取信任后骗取钱财,这种花招可不算新鲜了。你太轻易相信别人了。”“可是你想想啊,我那时刚到这里没几天,一个熟人都没有,假如他是个骗子的话,他是如何知道我的老家,如何知道我的名字的呢?我有什么理由不相信他呢?”“听你的口音就可以知道你是山东人,可是他到底是如何知道你的名字的?如果他真是骗子,我们就要先搞清楚这个问题。你来这里以后,有没有交过什么朋友,或者告诉过任何人你的名字?”“不,我谁都没告诉过,在开超市前我也没接触过什么人。”“是不是你的身份证丢失过?”“身份证一直放在我贴身的衣兜里。”“那么,你来这个城市的火车票呢?要知道,火车票上也有你的个人信息。”“我是坐汽车来的啊。”“这就奇怪了。好吧,我已经做了笔录,他是不是骗子还不能确定。如果这件事有什么进展的话,我会立刻通知你。但也许他真是你老家的朋友也说不定,你不妨再等等。那么,最后一个问题,永平,你的超市具体在什么位置?”“牡丹西街,梨园酒店对面。”警察一边做着笔录,一边重复着:“嗯?牡丹,你的超市叫什么名字?”“永平超市。”“永平超市。”警察的笔停在了半空,严肃地说,“永平,我可以很确定地告诉你,他就是个骗子。”
粗心的超市老板
林宝有一辆二手小面包车。这天中午,跟朋友一起吃完饭,他开车往回赶,突然有个人横穿马路。林宝急忙刹车,可为时已晚,那人倒在了车前。林宝跳下车一看,只见那人仰面朝天躺在地上,全身都是血,把路面都染红了一大片。一看就知道,那人凶多吉少。林宝吓坏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他想,这里虽然偏僻,可难保没有人目睹事发经过,自己是酒后驾车,责任肯定小不了,不如赶快跑吧!正想着,忽然警笛声大作,有巡逻车开过来了,林宝赶忙跳下车钻进路边的灌木丛里……肇事弃车逃逸后,林宝踏上了去南方的火车。他心神不安,坐在座位上东张西望,生怕有人来抓他,真如惊弓之鸟一般。夜深了,他怎么也睡不着。这时,他突然看到有几个警察从前面的车厢走过来,吓得他心惊肉跳,赶紧站起身来向后面溜去。来到厕所跟前,见里面没人,就钻了进去,把门“啪”的一声扣死了。他在厕所里整整蹲了一个小时,才战战兢兢地把门闪开一条小缝,好在车厢里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二十多个小时后,列车停在了一个大城市。林宝下车后,总觉得有人在后面盯着自己,时刻提心吊胆。几天后,他在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个体力活,便一心一意地干了起来。他想,工地是个安全的地方,没人能发现他。他从不外出,休息日也不离开工棚。可是这天下班的时候,他远远地看到工棚被几个荷枪实弹的警察包围了,他心里一颤,心说坏了,肯定是来抓他的。他转身就跑,工棚里的东西不要了,一个月的工资也不要了,好在身上还有点钱,他连夜来到了另一个城市。没想到这个城市警察特别多,到处都是。他不得不东躲西藏,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逃亡日子。没多长时间,林宝就支持不住了,他回到了生他养他的城市。一下车,他就到交警大队投案自首。意想不到的是,交警大队的人说没有接到过报案。林宝说:“我撞死了人,又肇事逃逸,你们把我抓起来吧。”人家却说:“我们既没有立案,又没有证据,等弄清了情况再通知你。”自首还得等着,世界上竟有这等事。林宝越来越糊涂了,明明我撞死了人,可怎么就没人报案呢?这么说,我这些天的逃亡是“自作多情”了?虽然一时还弄不清是怎么回事,但既然已经把事实说了出来,林宝心中的石头也就放下了。他回到了家,一下子扑到床上,眼睛一合就睡着了。这是他出事以来睡得最香甜的一觉,他做了一个美梦,梦到自己坐着飞机去旅行。飞机正飞着,却见一个恐怖分子冲到过道上,举起炸药包就拉了导火索,只听“砰”的一声巨响,震得山摇地动。林宝一激灵睁开了眼,见房门已被踹开,几个防暴警察冲了进来,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喊声如同雷鸣一般:“不许动!”林宝惊得目瞪口呆,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戴上了手铐,拉进了警车。到了公安局,林宝先嚷上了:“昨天我自首你们说没有证据,今天一大早又兴师动众地来抓我,这是怎么回事呀?”一个警察问他:“自首,你到哪去自首了?”“交警大队呀。”那警察冷冷一笑,说:“那是你去错了地方。我问你,昨天上午十点钟的时候,你在干什么?”“昨天上午十点?”林宝想了想说,“昨天上午十点我正在交警大队呀,我不是说我自首去了吗?不信你去问他们。”随后,林宝被关押在一间屋子里,时间不长,就有人把他领了出去,解开了手铐。这时警察们对他的态度有了很大改变,解释说:“昨天上午十点钟,有个歹徒持枪抢劫了一家金店,还杀死了三个人,作案后开车离去。在我们追捕时,他弃车而逃,我们根据车牌号找到了你。可你没有作案时间,你必须如实交待,你的车交给谁了?”原来是这么回事,林宝一肚子的委屈,他说:“我昨天要自首的,就是车的事,可他们说没证据,让我回家等,现在我又成了杀人抢劫嫌疑犯,我说你们这些警察是怎么搞的!”“这是两码事。你说你的车到底交给谁了?”林宝就把自己肇事逃逸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述说了一遍,最后他说:“那辆车现在在谁手里,我也不知道。”警察问他:“被你撞倒的那个人有什么特征?”林宝说:“当时我非常紧张,那人全身是血,我没注意他有什么特征……对了,那人的右胳臂上好像有个刺青,是一条蛇。”根据林宝提供的重要线索,那个凶狠的歹徒很快就落入了法网,他竟是被林宝撞死的那个人。知道这事后,林宝更糊涂了,明明我把他撞死了,他怎么又活了?警察把实情告诉了林宝:“那天你根本没有撞着那个人,他是故意倒在地上要讹你,这叫‘碰瓷’。后来见你跑了,他就把你的车开走了。就连他自己都没想到能占了这么大的一个便宜。同志,这可是个教训呀!”林宝摇着脑袋说:“不可能不可能,当时我清楚地看到血流了一地,他要是没受伤哪有那么多的血?”“那是他拿着的猪血。”“啊!”这时林宝肠子可都悔青了。林宝的车成了“作案工具”,他决定以后再也不开车了,算是忏悔自己“肇事逃逸”的恶行。
“意外”车祸
阳春三月一天,秦岭山中,一辆面包车停在河边,司机让车上众人稍事休息。红男绿女依次下车,争先恐后下了河滩,面对洁白如雪的河水,却都不去戏水,大呼惊叫地捡起河卵石来了。河对岸背靠大山的,是山石乡政府大院,黑胖红润的牟乡长,正坐在大院喝茶下棋。听到河滩的人声,居高临下一看,那些大扮入时的男女,争相低头捡什么,叫手下人去看看。手下人仄起耳朵一听,皆外地口音,喊得是“奇石”、“宝贝”、“这一块像马”、“我这块像活佛”……牟乡长心里明白了,他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对手下人咬耳朵,作了一番交代。手下人不敢怠慢,拿了令箭,出乡政府,越过公路,下了河滩,摇头晃脑向捡石头的大喊:喂,河滩的石头,都是国家财产,你们怎么不打招呼,随便乱拿呢?众人不解,异口同声反问:捡石头玩,还要打招呼吗?乡干部说:说了的石头属于国家财产,不但要打招呼,还要交资源费呢!拣拾人纷纷辩解:都什么年头了,还搞乱收费呀!乡干部说:不是乱收费,是缴纳资源费。资源费?可不,你们拿走石头,当宝贝拿到城里卖大钱,能不收资源费白拿吗?一位穿红色旅游鞋的姑娘,手里拿着一块鸡蛋大的石头,正爱不释手,听到要收资源费,举起石头笑问:这一块该交多少钱呀?乡干部说:本该收二百元的,你们的车号是咱省的,不是外省的,给你们减半吧。收这么多呀!姑娘一惊,愣住了。大家都愣住了。不怕县官,就怕现管,七嘴八舌和乡干部争辩,争辩不过,讨价还价,说一河滩石头,数也数不清,捡也捡不完,要收,一块充其量收一两元,权当是做扶贫广告,消息传出去,都跑这儿来捡,乡上不费吹灰之力增加收入,何乐而不为呢!乡干部却一口交定,你们说的也在理,可价格,是牟乡长亲自定的,谁也无权减少。跟他有什么理好讲,大家气愤愤忍痛割爱,扔了手里的石头。不料,乡干部又说:乱扔石头,也要收费的。扔了也要收费?是的,收管理费,不然都乱扔,河滩的环境还不乱了套。有人指着他的鼻子说:你这是巧立名目,典型的乱收费!乡干部说:你有理讲理,乱指什么,难道你们在大城市乱倒垃圾,不收费吗?指鼻子的那位一时语塞,还是那位穿红色旅游鞋的姑娘,看穿了西洋镜,这里乱收费成了陋习,反在信口狡辩,不服气地说:我们不乱扔,在哪捡的复归原位。顺手扔了那块鸡蛋大的卵石,说就是在那里捡的,乡干部要否认,请指出地点,并且拿出证据来。万没料到,乡干部又说:到底是大城市来的,水平就是高,不会搞错地点的,都能让石头复归原位,不过,他笑了笑说道:这还得收费。还要收费?对,收复原费。见他如此不讲理,大家一边纷纷扔石头,气不打一处来,一阵乒乒啪啪乱响,火花四溅地说:复员费我们交,你拿出文件来。否则去省上告你们。这还不简单!乡干部并不示弱,说道,马上拿文件,你告也是白告,上面管得严的,是过桥过路费,关于收石头,上边没文件,但国家有规定,要加强国有资源保护,乡上立马出文件,既然决定了,就非收不可。见乡干部是煮熟的鸭子――嘴硬不讲理,大家懒得白费口舌了,再说要旅游,时间也耽搁不起,不再理会他,要离开河滩,上公路开车走人。可回头一看,却都傻了眼。公路边一字排开,站了几十人,大都是乡干部,和他们的家属,有几位像乡民,都手持棍棒,怒目而视,那位黑胖红润脸,显然是乡长,他手端保温杯,嘿嘿冷笑着。好汉不吃眼前亏,只得僵持着。这当儿,穿红旅游鞋姑娘兜里手机响了,她往路边靠了靠,拿出手机打电话。忽然,牟乡长收住笑容,铁青了黑胖脸,红色发了紫,恰像霜打的茄子――蔫了。随即,他却挥手驱赶手持棍棒的,斥责他们道:是叫你们乱来的,收这费收那费,都往哪儿跑,还不下河滩,快帮省城来的各位领导搬石头,用心些,挑好看的……说着带头下河滩捡开了。手下的人们都跟着他,下河滩捡起来。见他的态度来了180度转弯,这边不理会他们,躲瘟疫似上了车,一溜风地开走了。牟乡长和乡民撵面包车,举着石头大喊:带上喜爱的石头呀!我们可没有夺人之美啊!面包车上,众人觉得刚才弯子转得太蹊跷,都猜测着,猜来猜去,觉得和红色旅游鞋姑娘打电话有关,就问她刚才和谁通电话。姑娘说:和县上的一位同学。一位同学?我的一位同学,在县一中当教师,得知咱们来了,要在大酒店接风呢!这就奇了怪了……奥,我同学来山区支教,我们都叫他绰号,当时信号不好,我嗓门又大,一口一个县长、县长的,可能那位乡长听见了……县长?我同学的绰号呀!大家哄笑说:多亏这个绰号了,今天给咱们解了围!
电话解围
 
共1367记录 当前1/69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