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刚进的故事

第一次见安雨涵是在刚进大学时的校学生会招新上,我们被分在一组面试。面试完后,她走过来说:“我们以后就要在一起工作了,留下各自的联系方式吧。”那之后,我跟安雨涵开始了频繁的联系。我知道她是美术班的,而她也知道我是机械班的。一个周末,安雨涵她自己在画画,要我一起去画室。我拿着图板来到了画室,看到她的画纸上,画满了纷纷下落的紫色花瓣。“你的画让我听到了‘呼呼’的风声。”听到我的赞美后,安雨涵不禁捂住嘴,笑个不停。她说,我们老师说,厉害的画家画风时,会让人感觉到一股被风吹过的凉意。那之后,我们经常一起画画。一天美术班的同学跟我说,学生会里一个男生在追安雨涵,催我要加快进度,否则就没机会咯。我装作很不在意,笑称:“我跟安雨涵只是好朋友。”但当晚,我还是约了安雨涵去上自习。在自习室外面我注视着她,低声问道:“学生会里是不是有个男生在追你?”“嗯,我拒绝他了,怎么啦?”她楞了下,爽快地回答我。我则暗自欣喜。入学的第一个情人节到来了,朋友们都提醒我抓住机会表白。可是那天直到很晚,我都没有勇气给她打电话。我丧气了,打开电脑,却看到安雨涵的QQ也在线,难道她也没出去玩?我打开对话窗口,呆了近半个小时后,才发送过去一句话:“安雨涵,今天是情人节。”她马上回复:“嗯,是的。”然后我就不知道该回复什么了。又过了十几分钟,我在键盘上飞快的输入一行字发送过去,发过去后我自己仔细地读了一遍,却发现我发送的内容竟然是“安雨涵,你心里有没有什么话要告诉我?”一分钟后,安雨涵回复我一个“您”字,我彻底崩溃了,迅速合上电脑。接下来的几天为了逃避安雨涵,我手机、电脑都关机,经常骑着自行车出学校瞎转。那天,在彩云路往北正准备左转时,我发现长长的路今天居然被落下的紫花淹没,我仿佛是踏上一大片紫色的花海——到处是风铃花。我惊呆了,马上折回学校。在校门口正好碰到安雨涵。几天没见她换了发型,成了一个短发女孩。“我刚刚到你宿舍……”她正在对我说。没等她说完,我说:“安雨涵,上来,我带你到一个地方去。”她坐在自行车后座,不停地问要去哪儿。直到我们到了彩云路,她发出了惊呼:“哇!这里好漂亮!”安雨涵跳下车,步入紫色花海。我跟着走到一棵开满风铃花的树下驻足,仰头长叹:“这是风铃花。每年的这个时节是花期,不过花期只有十天左右。花一开,叶子就会迅速凋零。”安雨涵拉住我的手:“我想,或许风铃花一直就希望开花给叶子看。但叶子却想早点凋落,好让花期更长。”说完,我们走向人行道旁的长椅坐下,静静欣赏这场紫色花海的盛宴。回到宿舍,一个舍友跟我说:“今天安雨涵来过,见你不在要我转告你,‘您’就是‘你在我心上’。”我躺在床上,继续回味风铃花开的味道。
风铃花
刚进军校不久,西点就给我上了一课,对我日后的领导生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军校的学生都是预备军官,因此学生之间等级非常分明,一年级新生被称为“庶民”,在学校里地位最低,平时基本上是学长们的杂役和跑腿。不过,我没什么好抱怨的,一年级结束后我就可以做学长,再然后我会成为一名军官。当然,“幽灵行动”也为我们“庶民”提供了一个向学长发泄不满的途径。所谓“幽灵行动”其实就是学生团体之间以幽灵为名义,搞恶作剧捉弄对方的活动。比如,在操练的时候把当指挥官的学长强行抬走。恶作剧一般发生在“陆军海军文化交流周”,西点和海军军校之间即将进行的橄榄球赛,也让学员们热血沸腾。就在比赛的前一天晚上,三年级的学长怀特中士邀请我跟他共同完成一个“幽灵行动”。能被高年级学生接受,我觉得很荣幸,立刻答应下来。晚上11点半,我在宵禁之后溜出寝室,怀特和他的同伴正等在走廊里,行动的目标是一个来访的海军军校学员,我们要把他的宿舍搞得一团糟。我有些犹豫,“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怀特和其他学长都说:“别担心,我们领头,出了事也跟你没关系。”大家悄悄摸到“敌人”的宿舍楼,按事先安排的位置站好。怀特中士用唇语数道:“一……二……三!”说时迟,那时快,我和一个二年级军官猛地推开房门,冲到床头,把两大桶,大约5加仑冰冷的橙汁浇到熟睡的学员身上,然后迅速跑出门外。同时另外两个人向房间里投掷了数枚炸弹(扎破的剃须水罐),顿时到处都是白色的泡沫。最后怀特把散发臭气的牛奶泼进屋里。任务圆满完成了。众人麻利地跑下楼梯,在楼门口跟负责放哨的队员会合,然后分成几组撤离。回到房间,我努力让激动的心平静下来。接下来还有一个轻松愉快的周末——我已经安排好跟同伴去新泽西玩。然而凌晨3点钟时,有人敲响了我的房门。原来被捉弄的军官向西点安全部投诉,我们的酸牛奶和剃须水毁掉了他书桌上昂贵的电子仪器,床边的旅行箱也未能幸免。在训导员办公室里,怀特中士竭力为我开脱,“是我命令他那么做的,我愿意承担一切责任。”但是训导员不这么认为,他罚我们在早饭前把海军军官的寝室变回原样,把弄脏的衣服洗干净。这还不算,训导员宣布,接下来的几个周末,我们都不能休假,而要在校园里受罚。“这太不公平了,我只不过服从了学长的命令,他应该对我的行为负责。”教官显然看出了我的不满,训练结束时,他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在西点,人人都是领导者。即便是个‘庶民’,你也至少领导着一个人——你自己。因此你必须为那天所做的事负责。”直到今天,那位教官的话仍然在我耳边回荡。那是西点给我上的第一课:想做一个成功的领导者,你必须先学会领导自己。
你至少领导着一个人
他是机关车队的一名司机。刚进车队时,他被分配开那辆大客。大客能坐50人,是机关车队中载客量最大的汽车,平时接送一些普通机关工作人员上下班,遇有大型活动时,负责来回拉客。领导对他说了,在这个车队中,你手中的方向盘可掌握着几十个人的生命安危,岗位最重要,责任最重大,好好干,争取进步。手握方向盘,坐在高高的驾驶台上,他激情澎湃,领导将这么重要的工作交给自己,一定得干好,不辜负领导的期望。可是,很快他就发现,在整个机关车队中,自己开的那辆大客,其实是地位最低,工作量最大,而又最得不到重视的。每天准时发车,准时归队,永远奔波在同一条固定的线路上。虽然乘坐的人最多,但基本上都是普通的工作人员,说话不算数的,当领导的都有自己的小车接送,谁坐大客啊。遇到节庆,或有什么大型活动,需要来回拉客,他和他的大客,往往被紧急调援,一趟趟奔波,接送完了,人家只派发他一份盒饭,就打发了,而这时候,那些开小车的,正酒足饭饱后,往后备厢里装礼品呢。开小车的司机,被人家尊称为“书记”,虽然这个“书记”,只是个把握方向盘的,但大小也是个“书记”啊。“书记”们也送了他一个雅号——“司令”,因为他的车最大,拉的人最多。但他知道,自己只是个光杆司令,是个没人疼没人爱的司令。几年之后,车队里终于又进来了一名年轻司机,领导将大客的钥匙,交给了新司机,而他因为任劳任怨,表现不错,被领导安排换开一辆中巴。领导拍拍中巴车对他说,这个车坐的,可都是机关里的精英,未来的领导阶层,让你开这个车,是领导对你的信任,好好干,争取更大的进步!他郑重地点点头。中巴车有十几个座位,往往是领导带队考察,或者其他一些重大活动时使用,乘坐的人员往往是随领导考察的中层干部。线路是不固定的,只要跟住前面领导的小车,它上哪儿,自己跟到哪儿,就可以了。他再也不必像开大客时那样,只是跑跑龙套了,领导们下车考察、调研、开会,参加各种活动,他和“书记”们也被妥善安顿,精心安排。吃饭的时候,也不再是盒饭了,而是和“书记”们坐在一起,用餐。有意思的是,领导们就餐时,会被按照职务大小就座,他们这些“书记”,也会自动向领导桌看齐,各自找到自己对应的座位,绝不逾越。他坐的是服务员上菜的那个位子,也就是最次要的位子,但他已经很满足了,终于忝列“书记”的行列了。而接待单位发放的礼品礼券什么的,也终于有了他一份。他心满意足,全心全意地服务好乘坐他的中巴的官员们。他的车越开越稳。又过了若干年,曾经坐过他的中巴很多次的一名干部,被提拔到了领导岗位。这位领导,点名要他做自己的司机。他终于开上小车了。那天,车队里的司机们聚会,为他庆祝。给刚刚退下来的领导开车的司机老张,第一次亲热地将手搭在他的肩上,卷着舌头说,在我们这帮司机中,你的进步最快了,才开了几年车啊,就升到今天这个重要的位子了。今后,你就是我们的书记,我们都跟着你混了,别忘了弟兄们啊!众司机端起酒杯,一起恭敬地向他敬酒,他第一次感觉到有点飘飘然。自己的车技,并没有什么提高,倒是自己的车,越开越小了,难道这就是进步吗?他不知道。老张喝得有点醉了,他一次次拍着他的肩膀,书记啊,你的好日子,从此开始了!他偷偷瞥了一眼后座上的领导,紧紧地握住手中的方向盘,心想,自己从为几十人开车,到为十几人开车,最终只为领导一个人开车,他终于完成了一个机关司机最大的进步。我进步了!他的嘴角,泛起一丝得意的微笑。
进步
刚进台里,一个经验丰富的记者对我说:“实习,最重要的是弄清楚这个职业需要什么,自己要学什么,弄清了这两个问题,你实习的目的也就达到了。”当记者是我从小的梦想,那时只是觉得拿着话筒在镜头前讲话,让无数的人听到自己的声音是件很威风和荣耀的事,大一些才略微理解记者的内涵,无冕之王,群众喉舌,于是更加向往这个职业。大学我选择了新闻专业,记得第一堂专业课上,年轻的老师说:“记者是奔波劳累的命,但是帮助世人认清事实是极大的欣慰,你体会到这一点才会有激情去从事这个行业。”我当时不由得坐直了身子,很有一种使命感似的――要做一名帮助世人认清事实的记者。浑浑噩噩在大学过了一年,对枯燥的新闻导论之类的理论知识实在提不起兴趣。熬到暑假,家里通过一些关系为我取得一个去当地电视台实习的名额,让我在实践中培养兴趣。刚进台里,一个经验丰富的记者对我说:“实习,最重要的是弄清楚这个职业需要什么,自己要学什么,弄清了这两个问题,你实习的目的也就达到了。”我怀着满心的好奇和欢喜期待跟随记者们一块出去跑新闻。第一次出去是随两个较年长的记者,目的地是县城里一个闹水灾的村庄。由于台里用车紧张,我们自己搭面的去,中间还要转坐小巴,那段路很崎岖,我们一路颠簸着到达采访地,花了两个多小时。然后摄像记者开始拍素材,文字记者四处了解灾情,采访村干部和受灾村民。我则屁颠屁颠地跟在旁边递递话筒,提摄像包,做一些记录。开始还意兴盎然,过了大半天就只觉得又饿又累,加上天气燥热,浑身不舒服,到返程时已近黄昏了。回到家,我直嚷:“第一天实习就累得够呛!”然后倒在沙发上不想动弹了,心里却在打着小九九:“下次可要留心点不去这种地方了。”由于大部分的采访任务是提前安排好写在办公室的小黑板上,第二天我特意看了一下,大多又是派到灾区的,只有燕姐是被派到市里的税务局。我打定主意:“今天就跟燕姐出去。”于是在所有人准备出发时,我跟燕姐搭讪:“今天带我去学习学习吧。”燕姐很爽快地答应了。果然,这次出访格外轻松,不仅不用晒太阳,还被招待在冷气室里吃水果喝冷饮,只听燕姐在向局领导了解税收情况,同行的摄像师很快便采好了需要的镜头。中午还在一家豪华酒楼享受了一顿昂贵的佳肴。局领导真是面面俱到,最后还专程派车送我们回台里,好不惬意。我暗自得意于自己的“英明”:“想想另外几个实习生现在一定在叫苦不迭吧。”燕姐告诉我,她这两个月都在做关于税务的专题,是一个带广告宣传性质的系列报道,所以总得往税务局跑。我一喜,脱口而出:“那好啊,我以后都跟你混啦!实习结束,已经和我很熟的燕姐在我的实习鉴定表上写上几句诸如“实习期间工作认真,勤奋好学”之类的套话,我竟心安理得地把它揣在包里。不久后的一次编辑课上,老师让我们去机房做实践操作。一个同学跑来请教我关于非线性编辑的一个基础问题:“你实习的时候应该早接触过这机器了吧,指导一下我啦。”我懵了,憋了半天只能说:“我……也不知道。”别说这机器了,就是小摄像机我还没把握能操作呀。我想起那位资深记者对我说的话:实习,最重要的是弄清楚这个职业需要什么,自己要学什么。这个职业需要什么?我要学什么?我会什么?一连串的问号如小锤子般叩击着我的脑门。我恍然,任何一个问题我都无法对自己交付一个答案,我什么都没弄明白,还妄自得意,整个实习我一无所获,导致这个结果的是我的无知,懒惰和毫无眼光。机会落在有心人的手里才会有其意义,而我心不在焉的态度使眼前这个难得的锻炼机会落得一文不值。只希望现在的醒悟将那颗麻木无知的种子从我心里彻底地剔除。(文/麦秸儿)
第一次实习我收获为零
 
共4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