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拍卖的故事

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有世界上最大的花卉拍卖市场,我们起了个大早,乘坐公车向郊外赶去。实事求是地说,公车开了好半天,已经不是郊外,而是另外一个省了。拍卖市场的门票,是每人4个欧元。建筑风格上,既照顾了拍卖市场的需要:庞大的库房、四通八达的道路、大大小小的拍卖厅、检测花卉质量的研究所……又在所有这些生产经营性场所之外,修建了长达数百米贯穿整个花卉市场的甬道。关键的拍卖厅部分,则以透明的玻璃窗分隔,类似烤鸭店烘烤填鸭的对外操作间,所有过程清澈透明。从花卉甬道朝下看,映入眼帘的是巨大库房。一个个车厢满载着各色花卉,如同芬芳的彩色立体小房子,逶迤而来。我们先是忙着识别自己认识的花卉,惊呼着玫瑰、火鹤、菊花、百合、蝴蝶兰、满天星、非洲菊、大丽花……这里不兴电子商务什么的,一切都秉承古老的原则,眼见为实。每一车出售的鲜花,都要按部就班地驶入拍卖大厅,让买主一睹真颜。鲜花市场的组织者,同步把鲜花们的倩影,即时传送到拍卖大厅的屏幕上,决定鲜花们命运的关键时刻真正来临。一朵花,是盛开在北京,还是怒放在纽约,抑或含苞在巴黎,凋零在开罗,在这个大厅里一锤定音。其实,寂静无声。没有锤,只有频频闪动的屏幕。屏幕由以下几部分组成:一是当时经过大厅的那车花卉的实景照片,配以文字,标明花的名称、数量、产地、供应商等资料。再有一个巨大的圆形钟,一根指针剧烈晃动。先是反向旋转,数字由大到小,转到0起点后,开始正向旋转,数字是由小到大。钟面并不是传统的12格,而是10格。随着指针的晃动,在一旁的屏幕上飞快地闪现着一些数字,呈不断消减的状态。当你还没有彻底看清楚的时候,钟面猛地归了零。一旁的大屏幕瞬即也归了零。然后,新的一张花卉艳照出现,一切周而复始地轮转……同行的小王是荷兰留学生,对花卉市场很有了解,说,你看到那些椅子了吗?每个椅子上端坐着一个男人。在这里,世界顶级的鲜花市场,买卖鲜花的都是男人。你闻到空气的味道了吗?非常芬芳,这可能是世界上香氛最浓的工作。这个工作劳动强度特别大,非常紧张,而且需要当机立断,对人的压力极大。每张椅子代表着一个席位,只有花卉协会的人,出资才可以享有这个席位。一辆花车开过来,大屏幕上就会显示出相应的资料。操盘手们都很清楚这些花的来历。特别是对每车花的质量都有评估,你看,这车花就是A级,说明花的品质达到了某种保证。正说着,屏幕上的大钟面开始晃动了。小王说,正中那个10点,就代表了1欧元。现在出现的数字,是0.9欧元……这就代表了每支花的单价。如果指针下滑到了你认为可以接受的价位,你就要手疾眼快地按下手中的按钮,表示你愿意在这个价位购买此花。当然了,你还要敲入你打算购买的支数,比如10万支、20万支……就在你敲下这些数字的同时,那边有一个控制中心,如果认可了这笔交易,你在银行的保证金,就会在几秒钟内划归到花农的账户上,你订购下的那些花,就会被很快地包扎好,运送到你指定的地方,也许是悉尼,也许是耶路撒冷……小王说,如果事情仅仅是这样进行,的确是不太复杂。花价瞬息万变,有时,你可以用非常便宜的价钱买到花,有的时候,你却买在了最高点上。这些,都和花卉操盘手在片刻间的决断有关。推过来了一车花。这花我认识,艳丽夺目雍容华贵,红得像滴血的猩唇。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玫瑰“红衣主教”。这车花的质量很好,A级就不用说了,每一朵花儿都亭亭玉立,花蕾硕大饱满,枝叶挺拔……说实话,我在花店里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精神抖擞的“红衣主教”,好像刚刚从祭坛上走下来。“红衣主教”从大约0.3欧元开始,有人购买。那个代表花枝数量的数字在迅速滑动中消减。有一个片刻,指针居然迅速地下滑,已经掉到了0.1欧元以下,还是没有人接盘……我吓了一跳,说,已经这么便宜,怎么还没有人买呢?小王说,这些操盘手,是代表着世界各地的买家在下单子。比如英国需要1万支“红衣主教”,他们能够接受的最高价格是0.4欧元,那么受此委托的交易员,就要在确保给人家买到红玫瑰的情况下,再来尽量地节省费用。如果节省了,估计应该有提成。但是,如果丧失了时机,没买到“红衣主教”,让人家那边的重要场合插花受到了影响,操盘手的麻烦就来了。所以,手中有需要供货的单子,风格趋向稳健的操盘手,也不敢太求低价,看到差不多了,有的可赚,就马上求购,定下来心里踏实。说时迟那时快,美丽的“红衣主教”,在钟面上的价位一路下滑,居然掉到了0.05欧元,也就是5分钱。合成人民币,也只有几毛钱。突然窜出来一个买家,大刀阔斧地把所有剩余的“红衣主教”一股脑地包圆了,钟面上存量一栏,赫然出现了0。我看到还有一个报价0.07欧元的单子,孤零零地在屏幕上停留了一瞬,估摸着他也想兜底买下这批光彩照人的“红衣主教”,只是下手晚了也许千分之一秒,虽然报的价钱还略高了一些,因他人业已成交,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就在片刻之间,同样的花,卖出的价钱便有6倍之差,的确是够刺激的了。不知那些喷薄欲出的玫瑰花,今晚将在何处绽开?何时将在何方凋落?花开的灿烂,并不是为了花落的凄楚,而是为了果实的金黄。可是,从花卉市场经过的花,再也不会有果实了。做一朵花,是在这绚烂的世上风雨飘摇地走过,还是在山野里完整地结婚生子,在绿叶下酣然?“红衣主教”从大约0.3欧元开始,有人购买。那个代表花枝数量的数字在迅速滑动中消减。有一个片刻,指针居然迅速地下滑,已经掉到了0.1欧元以下,还是没有人接盘……我吓了一跳,说,已经这么便宜,怎么还没有人买呢?小王说,这些操盘手,是代表着世界各地的买家在下单子。比如英国需要1万支“红衣主教”,他们能够接受的最高价格是0.4欧元,那么受此委托的交易员,就要在确保给人家买到红玫瑰的情况下,再来尽量地节省费用。如果节省了,估计应该有提成。但是,如果丧失了时机,没买到“红衣主教”,让人家那边的重要场合插花受到了影响,操盘手的麻烦就来了。所以,手中有需要供货的单子,风格趋向稳健的操盘手,也不敢太求低价,看到差不多了,有的可赚,就马上求购,定下来心里踏实。说时迟那时快,美丽的“红衣主教”,在钟面上的价位一路下滑,居然掉到了0.05欧元,也就是5分钱。合成人民币,也只有几毛钱。突然窜出来一个买家,大刀阔斧地把所有剩余的“红衣主教”一股脑地包圆了,钟面上存量一栏,赫然出现了0。我看到还有一个报价0.07欧元的单子,孤零零地在屏幕上停留了一瞬,估摸着他也想兜底买下这批光彩照人的“红衣主教”,只是下手晚了也许千分之一秒,虽然报的价钱还略高了一些,因他人业已成交,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就在片刻之间,同样的花,卖出的价钱便有6倍之差,的确是够刺激的了。不知那些喷薄欲出的玫瑰花,今晚将在何处绽开?何时将在何方凋落?花开的灿烂,并不是为了花落的凄楚,而是为了果实的金黄。可是,从花卉市场经过的花,再也不会有果实了。做一朵花,是在这绚烂的世上风雨飘摇地走过,还是在山野里完整地结婚生子,在绿叶下酣然?
芬芳的工作
 
共1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