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租房的故事

你挖我们家墙干什么?
1、去年底,王琴租了幢临街的房子开酒店,租期3年,租金按市场行情定为每月2万元。2、合同是由房东拟的,其中有一条专门规定:“本合同租金所应交纳的税金由承租方缴纳。”3、王琴从没想过自己租房子还要交什么税,所以当时也没在意。4、没想到,前不久,税务部门找房东收出租房屋的营业税和个人所得税时,房东却找到王琴,说这笔税金按合同应由王琴缴纳。说法: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合同无效。税收是国家以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形式授权实施的行政征收活动。税收项目、纳税义务人(或称纳税人)、税率等均由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税收征收管理法实施细则》第三条规定:“任何部门、单位和个人作出的与税收法律、行政法规相抵触的决定一律无效……纳税人应当依照税收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履行纳税义务;其签订的合同、协议等与税收法律、行政法规相抵触的,一律无效”。根据营业税暂行条例和个人所得税法的相关规定,对出租房屋获取租金所应缴纳的营业税、个人所得税的纳税人是出租人,且营业税的计税基数是出租人向承租人所收取的全部价款和价外费用。王琴的房东在合同中规定“本合同租金所应交纳的税金由承租方缴纳”,明显具有偷税、漏税意图,不仅企图非法转移纳税义务,而且有非法降低计税基数以便漏税的嫌疑,违反了税收征管规定,属无效的合同条款。根据合同法第五十六条的规定,无效的合同条款自始没有法律约束力,房东无权要求王琴承担他自己应缴的税金。
租房税该我缴吗
刘大姐现已退休,她的老公在几年前就去逝了,她把自己仅有的一套住房卖掉,把钱分给了三个子女,然后她住进了养老院。后来,刘大姐应邀参加了一位同事孩子的婚礼,正巧单位的一位退休的老领导于大海也参加了婚礼,并且于大海的老伴也是过逝了。于是,经同事撮合他们二人很快就进入了黄昏恋,继而就准备再婚了。于大海有两个儿子,都已成家。他在再婚前,把自己的房子给了小儿子,让小儿子将一半房款分给了大儿子,这样于大海对两个儿子也算是一碗水端平了,然后于大海和刘大姐出去租了一套房子,他们俩靠着退休金,过着平静的晚年生活,他们双方的子女谁也没去打扰过他们的生活。这个故事虽然结局还算美满,但我还是感觉有些心酸。他们双方的子女,把老人的房子分的分、占的占,使两位老人再婚后出去租房子住。这些孩子是怎么回事啊?是下岗了吗?是生活非常艰辛吗?就算是下岗,就算是生活非常艰辛,也不至于让老人出去租房子住吧?再说,孩子们住着老人的房子,感觉能安心吗?后来,通过另一个故事让我明白了,老人于大海刘大姐的做法其实是高明的。一位七十多岁的王老先生有一套住房,其老伴去逝后,他整天度日如年。于是他每天早上带个馒头背上渔具到河边钓鱼,一钓就是一整天。因为他太怕回家,太怕孤独了。后经人介绍他和一个六十多岁的妇女相识,两人相处得也很好。但是王老先生的儿子不同意父亲再婚,他和父亲争吵过一次后,王老先生第二天就心梗死亡了。所以,别人都在指责王老先生的儿子为了阻挠父亲再婚说了过激的话,使王老先生受了刺激而突然死亡。如果王老先生也能象于大海一样,再婚前把房子分给儿子,或是立下遗嘱把房子过户到儿子名下,也许王老先生的儿子就不会和父亲争吵,也许王老先生也不会突然死亡。因为当今社会不是每个子女都高尚到不惦记父母的房子,不是每个子女都能容得下外人“占有”了父母在世时购买的房子。所以,当父母的房子成为女子阻挠老人再婚的原因时,老人把房子分给子女其实就是高明之举。
把房子分给子女后 老人租房再
在北京住了两年后,朱子娟有了在柏林买房的打算。21年来,朱子娟一直租房住。前19年她在德国上学、工作、结婚,期间搬了两次家,从没想过要买房。2008年回到北京后,她已经搬了四次家。在德国,租房的生活质量和住在自家房子里几乎没有区别。“德国的房子,建筑和装修质量普遍都很高。出租房也很干净,上一任房客搬走时会主动打扫,然后物业再收拾一遍。物业还会主动问新房客,对房子各方面是否满意,说地板、地毯如果不满意还可以换。”朱子娟之前在德国租的房子,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建的,内外看起来都还很新,而在中国,很多几年前刚建的房子现在就“不能看了”。在德国找房一般是自己翻报纸广告栏,也有人找房屋中介。德国《住房中介法》规定,如果中介任意提高佣金,会被处以高达2.5万欧元的罚金。在北京,他们一般通过中介找房,签合同时“要面对各种不可预知的问题”。每次都要看很多房子,很少能遇到满意的。他们对月租的心理上限是六七千元,这个价位范围内房子的质量,有时会让她的德国丈夫感到愤慨:“这样的房子为什么会被允许出租?”第一个房子特别新,装修的气味还未散尽,他们签了一年合同,精心布置后搬了进去,这时小区的入住率还比较低。不久,楼下一家开始装地暖,他们受不了噪音,住了三个月就搬走了。“德国的房子要完全竣工才能入户,法律还对装修时间做了详细规定,避免打扰其他住户。”朱子娟说,在德国,各种施工现场都比较安静,速度也比较快,因为施工方一般会尽量提前装配好部件,减少在现场的劳动量和工作时间。付了一个月租金作为违约金提前终止合同后,他们继续在北京的租房生活。在德国,朱子娟身边大部分人都租房住,甚至经济情况相当好的人也很少买房。德国联邦数据统计局在2009年公布的数据称,只有大约43%的德国人有自己的房子,这一数据只相当于欧盟国家平均值的60%。在英国、西班牙和意大利,这一比例大约在70%~80%之间,美国则为69%。事实上,对大多数德国人来说,买房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在首都柏林,市区的房屋均价为1500~2000欧元/平方米,而柏林2009年的人均月收入约为2400欧元。即使在GDP占德国首位、房价也最高的慕尼黑,市区房屋均价约4000欧元/平方米,而刚毕业的大学生税后月收入一般也超过2000欧元。第一次主动终止合同后,朱子娟夫妇搬到了偏远一点的地方,但他们很快发现,在庞大的北京,郊区的概念和德国城市郊区有很大区别。第二次搬家是因为离她办公室太远,她最终不能再忍受,每天上班单程就需要一个半小时。后来,他们住过三环边上一套80平方米的房子,觉得空间太小只签了三个月;还住过四环边上的酒店式公寓,却因为一次长期停水而再次搬走。在现在的房子里住了一年,最近续约的时候,房东提出租金要涨20%。“德国法律规定,两年可以涨一次租金,最多不超过7%。”朱子娟觉得很难接受。不过权衡再三,他们觉得房子本身的确不错,而且周边租金都涨了很多,经过讲价,最终把上涨幅度降到了18%。他们发现,北京房租几乎一年涨一次,“幅度有时大得可笑”,也不受任何限制。他们的一个朋友在雍和宫附近的胡同租了个四合院,一年期满续约时,房东提出要涨30%,于是朋友只好搬家。对于房租的上涨,德国《民法典》做了规定:房东必须提交正式的书面说明,阐明合理的涨价理由,还须举出三个同类住房涨价的例证,房客不同意的话,就由法律裁决。德国法律对提前终止合同的规定,也侧重房客利益。房客想解除合同,可以不阐明任何理由,只需要提前三个月提出申请。而除非有非常特殊的理由(如房客死亡),否则房东无权单方面终止固定期限合同。有人通过计算得出,由于德国房价长期没有多大变化,如果买一套房子,十年后出售的话,将所有附加费用都计算在内,甚至要损失10%~11%的价值。中国最近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北京申请首套房贷者的平均年龄是27岁。通常这一年龄段的人买房,直接理由是为安定下来结婚。而在德国,首次购房的平均年龄是42岁,对稳定生活的向往通常并不构成买房的动力。在北京住了两年后,朱子娟有了在柏林买房的打算。因为相比之下,她发现德国的房子更便宜。在距柏林市区40多分钟车程的郊区,“风景优美,附近有一条小河”,她看上了一套占地面积1000平方米的别墅。那幢附带车库和一间小屋的别墅,价格约合人民币50万元。跟北京的房价相比,实在很便宜。
为什么德国人可以一辈子租房?
毕业那年,与寝室的三个兄弟一块儿租房住。那时,就业形势已不乐观。离校时,我们都还没找到工作。一间房,挤了两张床,中间只余半米过道。两张一米宽的小床,每一张都要挤两条汉子。睡觉需要卧如弓,里面那个梦中翻个身,另一个就得滚到地上去。刷牙洗脸在楼道里的公用水池,做饭用的煤炉便放在门口。吃饭基本上都是下面条。毕业之后的几个月,我们就这样以部落群居的形式凑合着。找工作的过程是焦虑而毫无诗意的。前半个月还乐观,面对人才市场眼花缭乱的岗位,挑挑拣拣,信心百倍地投简历,用手蘸凉水梳理头发迎接面试。城市不大,很快,好点的企业就被过滤一遍,但始终没有一家公司与我们眉目传情。心冷了,本来就空的钱包更是即将山穷水尽。这时,瘦瘦小小的老六找到了工作。他每日早早起床,晚上很晚才回来。谁也不知道小六千的是什么工作,他没告诉我们,但我们看得出他的疲惫。他肤色被晒得像黑炭,躺在床上就打呼噜,怎么推都不醒。半个月后,他领了600元薪水。我们很是羡慕,纷纷要求他帮我们引荐一下。他只是说:“这活儿你们不会干。”我们仨很气愤,但小六虽然在这点上自私,他挣的钱却是大家一起花的。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秋深风冷时。小六一个人干活,养活我们四个人。他的勤劳,让我这会儿想起来都有点汗颜。他工作回来,放下买来的面条、鸡蛋,把锅放到火上,抓起扔在地上的衣服便洗。老五是最早颓废下来的人。父母时而接济他一点儿,他整天窝在房间里租了成摞的武侠书看。他最热衷的事,就是晚上吃了饭拉着大家打牌。他悄悄告诉过我,工作的事,家里人正在帮他跑,有了眉目他就回去。老三则白天跟我一块儿跑人才市场,晚上就去附近的广场跳交谊舞。他的舞技很出众。一天晚上,老三整夜未归。次日清晨,他告诉我们他艳遇了。那女人离异,有房子,迷恋他的青春气息。于是,老三成了最先搬出去住的人,从此我睡的床空了一半。老三走时,哭得稀里哗啦:“兄弟们,我这算不算卖身求荣啊?”以后的夜里,老五哗啦哗啦玩着扑克,很黯然地嘟哝:“真没意思,连打牌的人都凑不齐了。”老六在过道里下面条,我拿着电话本翻看白天投过的岗位记录,心里空落落的。老六失业时,我和老五才知道,他干的活儿是送水工。为了多挣点钱,他往往一天工作十多个小时。老六说:“不多挣点,兄弟们连饭都吃不上了。”他挣下的血汗钱大多变成了面条,有时还有点小酒,都装进了我们的肚子里。那年的雪来得很早。刚进11月,风就刀片一样割耳朵,薄薄的被子无法御寒。我和老六最先送走了喜滋滋的老五。他父亲打来电话,说几乎花光家里所有积蓄,帮他进了县电力局。看着老五踌躇满志地坐在长途车上朝我们挥手,我的泪水再也忍不住落下来。我和老六都属于没有退路的人,退一步就是脸朝黄土。后来,老六找了家销售公司做业务,被外派到别的城市开拓市场,我则有幸进了一家小公司的策划部。将他送上火车那天,雪仍在下。老六拉开车窗喊道:“哥,你要保重呀。”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悲凉。回到曾经人声鼎沸的小屋,我呆呆地坐了很久,却在枕头下发现一沓零零碎碎的钱,是老六留给我的。那个晚上,我冒雪走到街上,找到一个电话亭给家里打电话。我家是没有电话的,我打到邻居家,邻居再去叫我妈。妈妈过来接电话时,我的牙齿已经在激烈颤抖了。我强忍着心底的辛酸对妈妈说:“妈,我找到工作了,别操心。”泪水却止不住流下来。如今,小六已经在江城买房定居,他的孩子都会叫我叔叔了;老五在单位成为骨干,而我,也在这座城市衣食无忧。时间的尘埃掩埋了许多过往,可我还是会想起那时的情景,整个人都被一种叫“友谊”的光芒炙烤着。时间的尘埃掩埋了许多过往,可我还是会想起那时的情景,整个人都被一种叫“友谊”的光芒炙烤着。
那时青春熬人
换了大房子之后,我的小房子一直就出租着。前一个租房子的搬走了,我马上去《消费广场》登了广告,刚登出来,电话就响了。是一个嗓音有些沙哑的中年男人,他说,我想租你的房子。可以呀,我说,一月800。我的房子80平方米,两室一厅,旧家具都有,而且有双气电话,还有空调电视洗衣机,800块钱不能算贵的。你租乡长时间?我得提前说好了,房租必须一下寻付清。我租半个月,行吗?我愣了一下,说一句,开什么玩笑,“啪”就放了电话。大早晨的,这纯粹是给我添堵。放了电话没有5分钟,电话又响了。我看了看,还是他。有完没完?我说你捣什么乱啊?不是不是,他解释着,我有特殊情况。什么特殊情况?我不想听,这样吧,你如果想租半个月也行,1000块,少一分也别来捣乱了。这次,是他放了电话,放电话之前,他还说了句,对不起。之后,我又接了几个电话,其中有一个理发师,想把房子租下来,我说,好吧,你下午来签合同吧。事情,基本上就这样说定了。中午我在单位餐厅吃饭的时候,门口的大爷叫我,说外面有人找。我匆忙吃了两口饭就出去了,出去一看,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很矮,腿有点拐,正一步步向我走来,我说你谁呀。他一开口,我才知道他是那个打电话的人。他说,我找你来,还是要租房子,而且,就想租半个月。真是有病,我转身想走。他叫住我,他说,我有特殊情况,我媳妇和孩子要从乡下来,我一直告诉她们我住的房子特别好,有电话电视,还有空调和洗衣机。她们从来没用过这些,她们只来半个月就走,我想,你如果能租给我,我就太感谢了。我自己是不用住这么好的房子的,其实,我就是想让她们娘俩知道,我在城里过得不错……我愣住了,只觉得心里酸酸的。这个男人,在城里奔波着,想必乡下是有老婆孩子惦记着,想必他打电话告诉她们,我在城里好着呢,和城里人一样,也住楼房,家里什么都有了,你们来住段时间吧。他这样说,是为了让她们高兴,但没有想到她们会真来,他出租这半个月,只是为了让自己的妻知道,他过得很好……你是做什么的?你住在哪里?我啊,擦鞋,火车站擦鞋的,我腿脚不方便,能干些什么呢?我住浴池,大众浴池,晚上去帮他们看门,就让我免费住。我能想象那脏兮兮乱哄哄的大众浴池,怕是很晚了,他送走最后一个客人才能入睡吧。没有再问,我把钥匙给了他,算我送你个人情,半个月后我再出租吧。那哪行?他塞给我钱,那400块钱,崭新的,他说,是用一块一块的钱从银行刚换来的。交给他钥匙的时候,他笑了,露出很黄的牙。我带他去了我的房子,他看了又看,一直说,真好,真好。他的妻子和孩子终于来了,妻子是一个黑胖黑胖的女人,嗓门很大,我把自己不穿的衣服给她送去,她说,城里人原来这么好。半个月后,他老婆孩子全走了。来还我钥匙的时候,他说,我媳妇说这半个月在天堂里一样呢,我得拼命攒钱,争取有一天在城里能买上房子。他送了好多家乡的土特产给我,小米、苞米……还四处找我的鞋,非要给我擦鞋,他说,就这点能耐,不知道怎么报答你。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即使最寂寞的角落,也会有亲情的阳光,有亲情的地方,到处都会是天堂。
租房客
 
共6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