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恶鬼的故事

岁月荏苒,一切似乎只在转身间。我七岁那年,同伴们都上学了,唯我漂在田野间享受href="http://www.xiaogushi.com/Special/gudu/"target="_blank">孤独的岁月,玩泥巴和拔些野草来品尝成了我独特的嗜好。在我捏好一个泥人后,我便喋喋不休对它说许多话,那个时候,这世界,只有泥人最能懂我心事了。那是在一个秋收后的下午,刚收获了水稻的田野软绵绵的,我便用手指抠个坑,将软软的泥吧刨出来,揉搓成团,让它更俱粘性。之后,我便搓成汤圆状,不断把这些圆形泥团投向远方,我总想把它投得更远,一次一次重复着这过程,手指头抠泥巴抠得痛了,我便去找根棍子,两尺左右,继续用棍子抠泥巴。一次,我偶然把粘在棍子上的泥团一甩,居然甩出很远,我见用棍子比手投得更远,便乐此不疲的投掷。那天本来阴阴的天,突然看见了太阳,可太阳快落山了。这时,我远远望见杨老汉从我这边走来。在我印象里,我一点也不怕他,因为他很慈祥,所以,我仍然坐在路边的田里玩我的泥巴游戏。渐渐的,我听见了他的脚步声,自然抬头向他望去,这一望,立刻把我吓出一身冷笑汗来,我心里暗叫一声:“恶鬼呀!”便站起来拔腿就往家里跑。我跑进家关上门就从门缝偷窥他从门前经过,他经过时我尽管有心里准备,仍然吓得浑身颤抖,无论我怎么看,都觉得他正是一个恶鬼,仿佛专门出来吓唬我们小孩的。杨老汉走了,去外槽和村民们坐一起拉家常。我见他走远才从家里出来,正遇见对门的表叔,他问我:“华昌,你刚才跑什么?回家了还关上门?”我:“我怕杨老汉。”表叔:“你不是不怕他的么?”我:“我今天怕他。”表叔:“今天他和往常一样啊,我都看见他的,还和他说话的。”我:“他今天太吓人了,我真的怕。”…晚上,妈妈回家了,我一见妈妈就道:“坏了,杨老汉要死了。”妈妈:“傻href="http://www.xiaogushi.com/Special/haizi/"target="_blank">孩子,你又乱说了。”我:“我没乱说,我猜他明天就要死了,今天他出来是来吓唬我们小孩子的。”妈妈:“人家好好的,还能外出玩,你硬说人家要死了,这些话不能对外人说哟。”我:“我知道的,表叔问我我都没说,只说自己怕他。”妈妈:“表叔怎么要问你呢?”我:“他看见我跑在家里躲起来了。”妈妈:“你为什么见到杨老汉要跑回家躲?”我:“我看到他就象看见了恶鬼。”妈妈:“难道他真要死了?不会吧,前几天他是病了一场,现在都好了几天了。”第二天,杨老汉的儿子在吃早饭时发现他不知何时已死在了床上,尸体都冰冷了。三天后坐夜(白喜),封棺时妈妈第一次背我去看,我们见棺材打开就紧闭双眼,阿姨旁边看见了说:“孩子,你天生怕鬼得不得了,是没看过人死后的样子,你睁开眼看清楚,以后就不怕了。”我睁眼看向杨老汉的尸体,发现一脸慈祥,决不是象他临死前我见到那样如恶鬼般的恐怖了。
恶鬼
大清光绪年间,嘉兴府有个在安徽绩溪做生意的商人,名叫刘天裕。他身材高大,满脸胡子,胆子很大。这年清明前夕,因为两年不曾回家祭祖,他随身带了一笔银子,打成一个包,沉甸甸地背在身上,往家里赶。这天午后,他过了杭州,往北走了30里,来到杭州北郊余杭县的临平山。此时,天已黑了,翻过临平山,就到了隶属嘉兴府的石门县。为了早一点儿到家,刘天裕摸黑赶路,到超山峰时,已是三更时分。超山峰原来是个坟冢,他虽然胆大,但路过坟冢时,心里也有些发毛。忽然,一座坟后发出一声怪叫,蹿出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向他扑来。刘天裕吓得双腿一软,昏倒在地。第二天一早,超山峰下的余杭城里,出现了一个疯子,疯疯癫癫地说自己是捉鬼的钟馗。但人们都知道,超山峰最近闹鬼,这个人肯定是被恶鬼吓疯的。却说毗邻余杭的石门县有个读书人,名叫徐珏,18年前,他的父亲徐如海曾在余杭县做过一任知县,和当地士绅陈云龙交往很深。当时,徐夫人和陈夫人同时有了身孕。在一次酒宴中,徐如海和陈云龙趁着酒兴,说双方如果都生的男孩,就拜为兄弟,如果都生的女孩,就结为姐妹,如果是一男一女,就成为亲家。不久,两家夫人分娩,徐夫人得了男孩,起名徐珏,陈夫人生了一个女孩,起名春莺。三年后,徐如海任满,离开时,徐家便用一个祖传的玉如意作为聘礼,留给陈家。陈家也将一对白玉手镯分开,其中一只回赠亲家,作为l8年后两家认亲的信物。后来,徐如海因牵涉到朝廷的一桩案子,被罢了官,便回到老家石门赋闲,不久郁郁而逝,几年后,徐家就败落了。徐珏18岁那年,徐夫人将那只白玉手镯交给他,要他去余杭县寻陈家认亲。徐珏便辞别母亲,背了包袱,往余杭赶去,来到余杭县城郊超山峰时,天已黑了,说来也不巧,天竟下起了大雨。徐珏正没主意,忽见前面有一点儿灯光,心想既有灯光,必有人家可躲雨,便向灯光奔去,却是两间孤零零的草房,他忙上前敲门。里面
古寺恶鬼案
 
共2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