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回去的故事

一年多没有回家了,孩子放假了,怎么都得回去一趟,家中的老父亲已八十多岁了。买好了东西,领着女儿,兴奋地踏上了回家的征程,一路风尘,一路劳顿,终于回到了我那熟悉的故乡。一进家门,随着女儿一声“爷爷”的叫喊,父亲仍然象往日一样,急急忙忙迎了出来,一看他老人家,身体还好,我的心踏实了好多。这时,哥嫂都来了,大家互相之间问寒问暖,父亲笑容满面,拉着孩子的手问这问那,但,我却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放——父亲的话明显的前言不搭后语,有些问话显然带着他年轻时的[欣赏雨季爱情故事网]生活条件还是比农村好一些,不说别的,就北方冬天的冷,在农村就是对老人的一大威胁。面对父亲,我思绪万千。这些年,我总是以工作忙,女儿需要人照顾为理由,一次次地取消了回家的计划,虽然工作渐渐有了头绪,女儿也渐渐长大了,可我却失去了许多和父亲相聚的日子,总以为,机会会很多,总想有时间的话要完整的听听父亲讲述他的过去,我们这个家族的历史,现在看来这已是不可能的了。如今的父亲,脑子在一天天地退化,以往的一切,已渐渐从父亲的记忆中消退,这个世界好象离他越来越远,他常常一个人说着莫明其妙的话,沉津在别人无法理解的他自己的世界中,他的行为已像一个二岁的孩子一样,所不同的是,孩子会常常笑,而我的老父亲却很少有笑声,只有不断的叹息声,叫人听了无比辛酸的叹息声,我想这可能是因为悲苦的事情在人的记忆中具有更长的生命力吧。这样发展下去,也许有一天,父亲会连自己的儿女也不认识。难道,上帝让人一无所知地来到这个世界上来,还要一无所知地回去,那么,这一生的竟争角逐还有什么价值?人生中还有什么不能释然面对?
孤独的老父亲
外婆病危的时候,母亲三番五次打电话催我回去,而我总能找到充足的理由推托。20年前离开外婆那一天我就发誓:今生今世再不见她。我对外婆的仇恨缘于一场意外。12岁那一年,我随表哥去给大姨家送土豆,土豆装在麻袋里,麻袋搭在一匹棕色马驹背上。外婆说,你们俩一人牵着一人赶着,晌午饭之前就能回来。出了村庄往西,一个山岗连着一个山岗,如果是在除了冬天任何一个季节,野外的花草瓜果肯定能吸引住不安分的少年之心。然而,这偏偏是一个冷寂的冬日。我和表哥就那样沉默地走着。后来表哥问我会不会骑马,我说我没骑过,不知道会不会。表哥说我也没骑过,要不咱们试试?我双手交叉,呈半蹲状,表哥左脚蹬我双手,右脚踏我肩膀,很潇洒地一步跨上马背。马驹很老实,驮着土豆和表哥,蹄下依然发出一串欢快。过了一会儿,表哥下来,我上去,一会儿,再换。有了这样好玩的事情,我们再也不感到沉闷,5里山路眨眼就到了。从大姨家回来时,表哥说没有土豆了,咱们俩都上来吧。结果马儿不干了,一个蹶子尥起来,把坐在后面的我甩了出去,正巧碰到一棵歪脖子树上,我登时就昏迷了。吓坏的表哥既不扶我起来也不去叫人,只是站在我跟前哇哇大哭。我醒过来后,一只胳膊就抬不起来了,然后就和表哥一起哭。棕色马驹很悠闲地用两只前蹄刨土,飞扬的尘土落到脸上,被泪水一冲,就变成了道道缕缕的泥流。表哥搀着我回到外婆家时,太阳已经西斜了。外婆抻了抻我的胳膊,我“哇”的一声,惊飞了正下蛋的老母鸡。外婆说“断了。”然后就拉着我那只好胳膊去找汪钟,她说汪钟会接骨。干瘦的汪钟两只手却像两只铁钳,在我的胳膊上一阵游走,每一停顿就会有一阵钻心的疼痛。我像一头就要被宰杀的猪,拼命嚎叫。外婆用两条腿夹住我的下身,两只胳膊把住我的肩膀,下巴抵住我的头,任铁钳子在我的疼处夹来夹去。摔断胳膊,找人接骨,以及外婆没有表现出该有的心疼,起码我没有从她脸上看出一点心疼的样子,这都不算什么,可气的是第二天她竟非让我再次骑马回家。刚刚被摔伤,恐惧还张着血盆大口瞪视着我,我怎么敢再骑马呢?可是外婆不管这一套,命令舅舅把我放到马背上,硬是让表哥赶着马上路了。我的胳膊没有长好,从此成了残疾,虽然是轻微的残疾,但我的心里对外婆有了不可磨灭的记恨。我对母亲说,我再也不要见外婆,一直到现在。不过,外婆咽气之前我还是来到了她的床前,这是母亲施压的结果。见到外婆如同见到一具干瘪的木乃伊,我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20年前那个泼辣、壮硕的女人。而这20年我的变化也决不亚于外婆,当然,我是由瘦弱到强壮、由寒酸到“高贵”,不用说弥留之际的外婆,就是一起玩大的伙伴也难以认出我了,可是外婆硬说她认得我。她还挣扎着伸出僵硬的手,轻轻地摸索着我的残膊断断续续地说:“胳膊残了不要紧,心不残才能扛得起人生。要是因为从马背上摔下来而一辈子不敢骑马,真就剩半条命了。”我惊讶一个字不识的外婆能说这么富有哲理的话,同时,也为我的记恨感到羞愧。在后来少有的一次清醒里,外婆从怀里掏出一块玉按在我手心里,她说这块玉能保平安,她的一大群孙男孙女中就“出息”了我一个,只有我才配得到这块玉。我不以为然,因为这哪是什么玉?不过是一块好看点的石头而已。3天后,外婆去世了。送走外婆似乎也送走了我与她的恩怨,从此,我不再背负心灵上的枷锁。回来后就把那块石头放在了窗台上,除了偶尔打扫卫生时挪挪地方外,我从未摸过它。有一天,一个做珠宝鉴定工作的朋友来我家玩,发现了蒙了一层灰的躺在窗台上的石头,便拿在手里把玩,我当笑话把它的来历讲给朋友们听,朋友说为什么不拿去检测一下,说不定真是一块玉呢。“那敢情好,”我说,我正缺一笔资金周转我的生意,如果外婆在天有知,她该帮我渡过这道难关。于是,朋友带走了那块石头。星期五的晚上,我打发走最后一个员工,跌进坐了4年的老板椅里。这时,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声把我从半昏睡状态叫了回来,黑暗中我熟练地抓起话筒,心竟然跳得厉害,第六感觉告诉我,这里将传出一个不同寻常的消息。果然,急促又带些兴奋的声音说:“不得了了,这是块玉,是块真玉。”我生意上的挫折其实不需要出卖这块玉来拯救,但是,此时的惊醒却让我深深想起了外婆。这一生外婆实际上送给了我两块玉,一块用来挽救我的生意,另一块用来拯救我的灵魂。不是吗?她那看似粗糙,却是至宝的爱正是另一块玉。“那敢情好,”我说,我正缺一笔资金周转我的生意,如果外婆在天有知,她该帮我渡过这道难关。于是,朋友带走了那块石头。星期五的晚上,我打发走最后一个员工,跌进坐了4年的老板椅里。这时,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声把我从半昏睡状态叫了回来,黑暗中我熟练地抓起话筒,心竟然跳得厉害,第六感觉告诉我,这里将传出一个不同寻常的消息。果然,急促又带些兴奋的声音说:“不得了了,这是块玉,是块真玉。”我生意上的挫折其实不需要出卖这块玉来拯救,但是,此时的惊醒却让我深深想起了外婆。这一生外婆实际上送给了我两块玉,一块用来挽救我的生意,另一块用来拯救我的灵魂。不是吗?她那看似粗糙,却是至宝的爱正是另一块玉。
石头和玉
儿啊!我来看看你,我只是来看看你,过一会儿就走。要赶火车,回去晚了,矿上要扣钱的。我知道你记恨我,你说梦话时,骂过我。你怎么这么恶毒?我是你爹啊!我有什么办法?念高中,一年得两千多块钱啊!儿啊!我来看看你,坐一坐就走,你今天别骂我。我知道你想念书,可我去哪儿弄两千块钱?就算把我的血抽干,再把骨头砸了,只要能卖出你念书的钱,我就去抽,就去砸。可是我知道抽血得靠门路。没门路谁要咱的血?谁要咱这把骨头?咱家里没门路。好在咱这里有煤啊。有煤,就得有人挖煤。挖煤,一年就能挣好几千呢。你三伯挖煤,不是供出了两个大学生吗?他能挖,我为什么不能挖?我有类风湿?怕什么!你三伯不是还有哮喘吗?儿啊!所以我去挖煤了。走的时候,我不让你娘告诉你我是去挖煤。我不是怕你难受,其实你那时候已经不念书了。我跟学校的老师说,名额先给你留着,等我挣了钱,交了学费,你再回去。我去挖煤,我不告诉你,真的不是怕你难受,我是怕你也去挖煤啊!其实挖煤也挺好的,吃的菜里有大片的白肉,馒头也挺大的。有塌方?对,小煤矿都有塌方。没塌方,怎么能轮到我们去挖煤?你见过塌方吗?我正挖着煤,正挖着,天就塌下来了。到处都是石头,就像下冰雹,专拣人砸啊。你三伯喊,塌方!我瞅一眼,他就被埋起来了。我慌了,向外跑。跑不出去,洞口早堵死了。牛娃喊我,向后跑啊!他也被埋住了。牛娃认识吧?你认识的,他比你大六岁,小时候,偷过咱家的玉米。那次塌方,死了五个人。你三伯,牛娃……全死了。我命大啊!我晕过去八个钟头,八个钟头,没有再挨上一块石头……我命大啊!阎王爷知道你需用钱读书,他放我回来了。儿啊!我挣的钱,你念书,一年够了。可是我回来,怎么你就不在家呢?你娘告诉我,我走后没几天,你也走了。我知道你想念书,可是儿啊,钱我来挣,我是爹啊!你怎么也跑出去挖煤呢?你才十六岁,你告诉人家你十九岁,其实你说你十六岁,他们也要你,挖煤很缺人的。可那是人干的活儿吗?儿啊!挖煤有大馒头吃,有肉片儿吃,可是有塌方啊!你见过塌方吗?你见过?天塌下来了啊!到处都是石头啊!你跟你娘说,遇到塌方,你能跑出去,你说你跑得比兔子快。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啊!儿啊!我来看看你。我只是来看看你,现在我得走了……再晚,就赶不上火车……矿上要扣钱的……我还得去挖煤……你弟弟,他也要念书啊!深秋。荒野。一个泪流满面的中年男人,朝一座新坟,狠狠地磕了三个响头。儿啊!男人说。
对话
刚入夜,某市一间医院急诊中心十分钟前收到急救电话。附近高速公路发生一起严重的交通事故,救护车已在去途中,留守在急救中心的小林护士正在做着准备工作。忽然,门口象一阵风刮过一样,等小林抬起头发现一位身穿浅绿色衬衫,面色苍白的男人正着急的站在柜台前。‘大夫,我姓钱,我的太太和儿子发生了车祸,请赶快准备大量型和B型血,还有我的太太手臂和助骨折断,我儿子的两条腿都断了,请你赶快准备器械,一定要让他站起来啊!求你一定要救救他们’那男人一口气说着,小林插不进半句嘴。不敢怠慢,小林立即登记。说完那男人却准备离开,这时小林才发现钱先生的额头也在渗着血。‘钱生,你也在流血,赶快先包扎下吧!’小林想叫回他。‘不用了,我没事,只要你们尽力救他们,我就十分感激了,我还要回去陪着他们’那男人回头慈祥的答到。说完便匆匆走了出去。这样紧张家人,真是个好男人啊!小林一边想着一边毫不怠慢的准备着用具,并通知血库取出大量和B型血。又过了十分钟左右,急救车回到医院,车上推下一对已经昏迷的母子,小林赶紧跟着进了急救室内,经快速检验,这母子俩果然是和B型血,准备的血液几乎是雪中送炭,参加急救的医生们诧异了一下但没多想便扎进紧张的急救中。而小林似乎有点奇怪,为何不见钱先生呢?过了一会,门外第二次折回的救护车推下了男主人,小林见正是刚才那位穿着浅绿色衬衫的男人,就上前想与他了解情况,但拖着急救床的医护同事却向她打了一个眼色,小林明白这个男人救的可能性很小了,怎能呢?刚才还挺好的呀!小林刹时间脑袋发涨。医生们还是尽最大的努力抢救了四十分钟,但也没能将他救活。但隔壁的母子俩因为抢救及时而有了生的希望。参加救援的同事们告诉小林,去到现场时,这一家三口被牢牢的夹在车厢内,最难解救的正是男主人,而这三人中皮外伤最少但最严重的也是他,当医护人员给他戴氧气罩时,他似乎用尽所有的力气只说了三个字‘救他们’然后再也没苏醒过。小林听完后呆若木鸡,许久的不能回过神来。嘴里喃喃自语‘他----他来----他说---告诉---我的不会----不会啊!’她晕倒在椅子上。接下来的几天里,小林逢人就说这件事,希望有人相信她,但同事大都见怪不怪!认为她是神经衰弱。又过了几天,在小林不断憔悴的面容中,其中一位参与抢救的医生想到一个问题,如果不信她的话那是谁吩咐她准备血源的呢?终于他们连同小林一起来到医院的监控中心,翻看了当晚的监视录像,在她登记的那一分多钟内竟然没有一个病人出入过急诊区内,而监视器内的小林却似乎在和空气说话,又或者在喃喃自语。手里登记着当时的记录。顿时围观在监视器旁的同事们鸦雀无声,静得连心跳声彼此都听的见。此时的小林已是泪流满面,耳旁传来那慈祥的声音‘不用了,我没事,只要你们尽力救他们,我就十分感激了,我还要回去陪他们’。
我还要回去陪他们
我每在单位上、朋友间吃一次亏,回去对妻子说,妻子一边看她的电视,一边对我说,你是条猪。 她多次说我是猪,我很不服气。说真的,因为一说到猪,就让人想到满脑袋的深沟皱纹,贪吃肚大的样子。我很不喜欢猪的样子,因为猪长得太不帅了。 我说,像我这样优秀的公务员,年年在省市发表论文,工作上得一二等奖,也是猪? 她说,你是猪。 我说,我象棋下得那么好,与这个有五百万人口的棋王下棋都互有胜负,我如此智慧,你也敢说是我猪? 她说,你就是猪。 我想,我只得拿出自己的杀手锏了。我说,你男人我在海内外发表了一百多万字的幽默作品,马上有一本三十万字的象棋长篇小说要在北京出版,这填补了中国二千多年象棋无长篇小说的空白,你怎么还敢说我是条猪? 我说到这里很气愤,真想动手打她了。 她说,你还是条猪。 她说的语气和表情,一点也不像是夸奖,而是真正的讽刺。这个无知的小妇人,怎么敢如此侮辱本帅哥?难道仅仅就是因为你是我的老婆?而我终于不敢动手打她与骂她,因为我知道最后吃亏的一定是我自己。 于是我只好说,所以你当不了仙女。 她说,我为什么当不了仙女?我就是仙女! 我说,如果你是仙女,你眼中的男人,就应该是条金龙。 她说,你是条猪。 我说,既然你眼中看我我总是条猪,那么我不怪你,你相当于农村一个阉猪匠的女人。
一只复杂的猪
我每在单位上、朋友间吃一次亏,回去对妻子说,妻子一边看她的电视,一边对我说,你是条猪。她多次说我是猪,我很不服气。说真的,因为一说到猪,就让人想到满脑袋的深沟皱纹,贪吃肚大的样子。我很不喜欢猪的样子,因为猪长得太不帅了。我说,像我这样优秀的公务员,年年在省市发表论文,工作上得一二等奖,也是猪?她说,你是猪。我说,我象棋下得那么好,与这个有五百万人口的棋王下棋都互有胜负,我如此智慧,你也敢说是我猪?她说,你就是猪。我想,我只得拿出自己的杀手锏了。我说,你男人我在海内外发表了一百多万字的幽默作品,马上有一本三十万字的象棋长篇小说要在北京出版,这填补了中国二千多年象棋无长篇小说的空白,你怎么还敢说我是条猪?我说到这里很气愤,真想动手打她了。她说,你还是条猪。她说的语气和表情,一点也不像是夸奖,而是真正的讽刺。这个无知的小妇人,怎么敢如此侮辱本帅哥?难道仅仅就是因为你是我的老婆?而我终于不敢动手打她与骂她,因为我知道最后吃亏的一定是我自己。于是我只好说,所以你当不了仙女。她说,我为什么当不了仙女?我就是仙女!我说,如果你是仙女,你眼中的男人,就应该是条金龙。她说,你是条猪。我说,既然你眼中看我我总是条猪,那么我不怪你,你相当于农村一个阉猪匠的女人。
一条复杂的猪
 
共6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