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我来的故事

在几年前的那个时候,20万对我来说,是一笔很大的数字。那个时候正好是爸爸五十岁生日,爸爸学会了开车。想了很久送什么礼物给爸爸,最后咬一咬牙,想要送一辆车给他。自己以前也从来对车都不了解,因为从来也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可以有钱到可以买一辆车。那个时候也只是听身边一些爱车的同学,聊一些杂志上的保时捷或者法拉利。但那个时候除了对它们的标志可以辨别之外,一无所知。一个做出版的商人,正好和我在联络,他听到我要买车,于是推荐成都的一家有做汽车专版的报纸负责人给我,他们的报纸上,每期都有一整版关于汽车的话题,他们对汽车了如指掌。他们说可以代我选车,然后亲自送到自贡去,交接给我爸爸。我就很开心地答应了。如果仅仅也是这样的开头,也并不算值得书写,顶多被冠上“儿子孝顺父亲,买车庆生”这样的标题。但是事情的结果却是——在我爸爸收到汽车的隔天,我在上海,去楼下买东西的时候看见路边的报纸,上面有一张我爸爸的照片。爸爸坐在汽车上,手握着方向盘,有一点害羞,但是也非常高兴地笑着。我拿起报纸,看见上面的大标题:《暴发户的可笑嘴脸》。电话里爸爸很高兴,他反复地和我说:“儿子,爸爸很高兴,就是太贵了,哎,突然买这么贵的东西……谢谢明明。”我握着电话,随意地问爸爸:“我在报纸上看见你照片了。拍得挺好。”爸爸有点害羞地说:“那个记者把车送到了之后,一定要我坐在座位上拍照,我一直推辞,说不要不要,但是他说了要发新闻,说你让我拍张照片,还一直说你真孝顺,后来我也推辞不了……呵呵,他们还让我摆了很多姿势,一大把年纪了,还真不习惯啊,嘿嘿,也当了一次模特。”顿了顿,见我没回答,爸爸有点担心地问:“……是不是我不该拍照?……其实我也和他说了不要拍……”我说:“没事,没事,照片挺好。”然后匆匆挂了电话。挂上电话,眼泪从眼眶里一下子翻涌出来。我买光了周围的所有报纸。那个晚上我在垃圾桶里把它们烧成灰烬。火光里,报纸上爸爸的笑容很不好意思也很慈祥,只是头发有很多花白了,眼角的皱纹里是满满的,盛放不了的喜悦。……我真的好恨你们。如果有一天,你们的儿子也送你们礼物。也用自己挣的第一笔钱买了东西送给你们。你们一定也是这样满心的喜悦,一定也是感动得热泪含满眼眶的喜悦,一定也是这样的,暴发户的可笑嘴脸。后来我的爸妈,也渐渐地不再对周围的人提起我。很多时候记者打电话找到他们,他们也小心翼翼地说:“我不知道,你别问我了。我儿子没有和我说。”记忆里,妈妈总是把我从小学到高中的所有奖状奖杯,放在家里最显眼的地方。每一次,当别人提起她的儿子,她都非常骄傲。爸爸总是对别人讲起我,言谈里说不出的骄傲。但是渐渐地,就没有了这样的声音。我爸妈小心地生活,不让别人知道他们是我的父母。怕给我丢脸,怕别人说他们是小城市的人。妈妈第一次来上海,因为不会坐地铁,进站的时候紧张地抓着我的手。妈妈吞吞吐吐地对我说:“会被别人笑吧?”他们来过我的几次签售,他们就默默地站在最远的角落,有时候我从匆忙的签名中抬起头,透过无数黑压压的头顶望向他们,都可以看见,爸爸开心的微笑,和妈妈激动得泛红的目光。在所有潮水一样的“小四我爱你”的呼喊声里,他们站在离我遥远的角落,彼此扶持着,一声不响地看着光芒四射的我。他们没有对别人说“这是我儿子”,他们没有要求别人客气地对待他们。他们在签售快要结束的时候,默默地回到休息室,拿着我爱喝的饮料等着我归来。他们不再提起我。他们不再对别人分享我的一切。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变成这样的一个儿子,没办法让父母骄傲地提起的儿子,没办法和别人分享我的成长喜悦的儿子。在我有负面新闻出现的时候,妈妈会在半夜里打来电话,电话里她的声音很小心,问我最近好不好,完了还会赶忙补充,说,爸爸这几天都睡不好,一直叹气,总叫我问问你……偶尔妈妈和同事朋友聚会,有好事者会若无其事地提起我的各种负面的话题。我妈妈都摇摇头,什么都说不太清楚。但是还是会迅速地红了眼眶。想要帮我解释,又怕说错话的心情。这些都是你们,都是你们所有人无法理解的心情。在你们津津乐道着我,或者我们的新闻的时候。也许从你们身边默默走过去的那一对老人,他们的心里,会痛苦难言。他们不再提起我。他们不再对别人分享我的一切。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变成这样的一个儿子,没办法让父母骄傲地提起的儿子,没办法和别人分享我的成长喜悦的儿子。在我有负面新闻出现的时候,妈妈会在半夜里打来电话,电话里她的声音很小心,问我最近好不好,完了还会赶忙补充,说,爸爸这几天都睡不好,一直叹气,总叫我问问你……偶尔妈妈和同事朋友聚会,有好事者会若无其事地提起我的各种负面的话题。我妈妈都摇摇头,什么都说不太清楚。但是还是会迅速地红了眼眶。想要帮我解释,又怕说错话的心情。这些都是你们,都是你们所有人无法理解的心情。在你们津津乐道着我,或者我们的新闻的时候。也许从你们身边默默走过去的那一对老人,他们的心里,会痛苦难言。
我这样的儿子
儿啊!我来看看你,我只是来看看你,过一会儿就走。要赶火车,回去晚了,矿上要扣钱的。我知道你记恨我,你说梦话时,骂过我。你怎么这么恶毒?我是你爹啊!我有什么办法?念高中,一年得两千多块钱啊!儿啊!我来看看你,坐一坐就走,你今天别骂我。我知道你想念书,可我去哪儿弄两千块钱?就算把我的血抽干,再把骨头砸了,只要能卖出你念书的钱,我就去抽,就去砸。可是我知道抽血得靠门路。没门路谁要咱的血?谁要咱这把骨头?咱家里没门路。好在咱这里有煤啊。有煤,就得有人挖煤。挖煤,一年就能挣好几千呢。你三伯挖煤,不是供出了两个大学生吗?他能挖,我为什么不能挖?我有类风湿?怕什么!你三伯不是还有哮喘吗?儿啊!所以我去挖煤了。走的时候,我不让你娘告诉你我是去挖煤。我不是怕你难受,其实你那时候已经不念书了。我跟学校的老师说,名额先给你留着,等我挣了钱,交了学费,你再回去。我去挖煤,我不告诉你,真的不是怕你难受,我是怕你也去挖煤啊!其实挖煤也挺好的,吃的菜里有大片的白肉,馒头也挺大的。有塌方?对,小煤矿都有塌方。没塌方,怎么能轮到我们去挖煤?你见过塌方吗?我正挖着煤,正挖着,天就塌下来了。到处都是石头,就像下冰雹,专拣人砸啊。你三伯喊,塌方!我瞅一眼,他就被埋起来了。我慌了,向外跑。跑不出去,洞口早堵死了。牛娃喊我,向后跑啊!他也被埋住了。牛娃认识吧?你认识的,他比你大六岁,小时候,偷过咱家的玉米。那次塌方,死了五个人。你三伯,牛娃……全死了。我命大啊!我晕过去八个钟头,八个钟头,没有再挨上一块石头……我命大啊!阎王爷知道你需用钱读书,他放我回来了。儿啊!我挣的钱,你念书,一年够了。可是我回来,怎么你就不在家呢?你娘告诉我,我走后没几天,你也走了。我知道你想念书,可是儿啊,钱我来挣,我是爹啊!你怎么也跑出去挖煤呢?你才十六岁,你告诉人家你十九岁,其实你说你十六岁,他们也要你,挖煤很缺人的。可那是人干的活儿吗?儿啊!挖煤有大馒头吃,有肉片儿吃,可是有塌方啊!你见过塌方吗?你见过?天塌下来了啊!到处都是石头啊!你跟你娘说,遇到塌方,你能跑出去,你说你跑得比兔子快。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啊!儿啊!我来看看你。我只是来看看你,现在我得走了……再晚,就赶不上火车……矿上要扣钱的……我还得去挖煤……你弟弟,他也要念书啊!深秋。荒野。一个泪流满面的中年男人,朝一座新坟,狠狠地磕了三个响头。儿啊!男人说。
对话
今天是星期日,这对我来说,是最宝贵的时间,一周没黑没明的干,就盼望着这一天,好好地休息一下,享受一下所谓干部的待遇。忽然电话铃响了,我生气地接上电话:“哎呀,你怎么起来得这么早?”“老师你好,你听出来我是谁吗?”由于打扰了我的睡觉,又卖起关子来,我尽量控制自己的心绪问:“你到底谁哪一方的神圣?”电话那端和蔼地说:“生气了,把你家的地址说一下,我到你家来看望你。”没等我说话,电话就挂了,我万般无奈,只好把电话号码发过去。哎,今天这宝贵的时间看来与我无缘了。我穿好衣服,把屋里匆匆地收拾了一下,正准备坐下歇一口气,有人敲门了,说实在的,我一个穷教师就怕有人敲门,不是收这费,就是收那费,反正没有一个不要钱的。我从猫眼瞅了一下,只听门外的人说:“开门杨老师,害怕把你家好吃的吃了吗?码是当官了,这门槛高了,不让我进来了。”我就开了门,只见他提着一大堆东西,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有人买这么多的东西提进门,我非常纳闷,我又不是当官的,干嘛买这么多东西,即使看我,也不必这么破费吧,看来这礼品来路不一般呢。我们寒暄了几句,就坐下聊起来。他掏出一盒烟,递给我一根烟说:“这烟不好,你抽一根。”我仔细一看,心里暗叫:“妈呀,是中华,还不好,不知道人家说的好烟是啥烟。”我推辞说:“没有抽烟。他一脸的兴奋,激动地说:“你是我的好老师,我们坐在一块时,经常提起你,没有一个不赞叹你的。”我只嘿嘿地一笑,不知他这是恭维,还是说的真心话,不过我心里还是有点甜,嘴上却:“说那干啥,你们个个都有出息,过得比我强。我心里就知足了。别像我,像个农人七八月吊的猪,吃不饱,饿不死。”他安慰我说:“看老师说的,再有本事,都是老师教的,这一点情绝不能忘,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嘛。”“你上学时不会这么说话,现在怎么这么能说会道,在哪儿混?”“在省城混。”“混的怎么样?”“不行,一年就挣三四百万。”我一听这话,差点从沙发上跳起来,急切地问:“干啥工作,这么能挣钱,开工司?”他嘿嘿地一笑说:“老师把我看的太高了,我哪有能力开公司,就是捞过水面,吃人家剩下的。”他这么一说,说得我倒糊涂了,“什么是过水面?”我不解的问:“过水面还那么挣钱?几个人捞?”我这么一说,笑得合不拢嘴,说:“你说话还是那么幽默。”我摊开手说:“你看我是一个幽默的人吗?我真的不知道。”他似乎确信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是捞过水面:“说起来很简单,就是我把工程从一些人的手中接过来,再给下面的一些人包给,我就等着捞中间的一些钱,这就是捞过水面。”我佩服地说:“你真有本事。”我心里一股伤感蒙住了我的双眼,我尽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别让泪水流出来,我学了近二十几年的书,又交了近三十年的书,落得连一个初中没有毕业的学生都不如,这教师还有啥混的,这一天起早贪黑的为了啥?还唯恐落在人后面,让领导骂,学生骂,家长骂,到头来连一根像样的烟没有抽过,一口像样的酒没有喝过,高档的宾馆那次不是走人情,也没有进去过,想知道这儿,我感叹的说:“你们真的把人活了,我算是白走了这一趟,对不起父母给我的这张人皮了。”他安慰我说:“钱只是一种东西,知识才是无价的嘛,你看为什么人们把念书看得越来越重要了,这就是说明知识的重要。我今天来拖你办一件事?”我心里只是暗暗的发笑,我只知道我托人办事,从没有人托我办事,今天是不是太阳出来的方向不对,我向窗外望去,他问:“你望啥?”我幽默地说:“我看太阳出来的地方对着嘛。”他笑着说:“别看了,太阳几亿年没有出错地方,今天不会出错地方的,我这十几年在省城混,有几年没有回来,今年回来准备和家人一起过年,我大姐让我把他家的孩子转到城里上学。”我说:“县上这几年疯了,在县城建了几所大学校,把乡下学校的学生扯光了,这不是啥好事?”他反问:“这咋不谁啥好事?国家修建好的学校?配备好的教师,配置先进的教学设备,就能教出好的学生,不然家长都把学生往县城转,那倒是钱多了。”我叹了一口气说“有啥好处,许多学生转到县城,没有人管教,家长只知道给钱,钱一拿不是喝酒,就是进网吧,有的家长还租的房,房价高不说,只是给孩子提供了一个玩的场所,喝酒,赌博,啥事都干,把教育弄得是非多了,学生越难管理了,人们知看一面,不看另一面,真是跟着疯子扬土—瞎起哄。”“那是你的看法,你一直看问题比较深刻,这一点我佩服,话说回来,你把这一件事办妥,我真的很感谢你。”我不知怎么说好,说不办吧,我在教育上混了近三十年,上到局长,下到教育局的办公人员,我认识几个,可这事定是办不成的。说起转学,这让我记起了至今难忘的事,我家的孩子转学时差点把我坑死,我代的一个学生在一小当副校长,让他把我家的孩子转到一小,他答应了,可过了一月,就是不见消息,等得我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我一问,他委婉地推辞了。我一生气,就对打工的老婆说,你一天引着打工去,上学也没有啥作用,在这个社会。只要有钱就行,妻子狠狠地的把我骂了一顿。但孩子真的引到工地上,否则无人看管。有一次妻子和几个女人聊天,和妻子同村的一个人讽刺妻子说,“有些人在教育上干活,连自己的孩子都没有球本事转,一天不知咋哄别人家的孩子着呢。”妻子是个暴脾气,差点和那个女人打起来,在旁边的一个女人说:“我你给看着转了。”妻子高兴地拉着她的手说在;“真的感谢你。”那个女人是一个生意人,她说:“感谢就不了,你给一千元,我保证给你办成。”妻子回家后迫不及待地对我说:“转孩子有希望了,”我说:“谁答应了?”妻子说:“咋家楼底下搞装修的那个女人。”我说:“那是好事。”妻子迟疑一会说:“要给一千元呢?”我吃惊地说:“还要一千元呢?我在教育上干了这么长的时间,轮到自己家的孩子上学,还得掏钱上学,这公平吗?人家在其他系统的,父亲在啥系统人工作,后代就在啥系统工作,教育上再穷总不能让我家的孩子掏钱上学吧。”妻子生气地说在:“有本事你把孩子转到一小?开学已经一月了,咋还转不到一小?局长你认识,你的同学在教育局工作,你代的学生在一小当副校长,你咋赚不了,你说?这不是钱的问题是啥问题。”我无话可说,确实是钱的问题。可我没有钱,只有等到下一月的工资下来,花了一千元,才把孩子转到一小。我的故事还没有讲完,他已经拿出一千元,放在桌子上说:“钱不是啥问题,我就是不认识人,你托个人就行。我一看一千元,心里傻了眼,我的女儿今年已经上初二了,那是七八年前的事了,可我怎么开口?”我说:“我把号码给你,你自己去办。”他说:“杨老师,你还没有搞懂捞过水面是咋回事,干这一行的人都精通人情世故,不然怎么能弄到工程呢?你的意思我明白,就是钱太少对吧?花多少钱,你尽管开口。”我说:“有权的,不花一分钱。”他说:“这我知道,没有权的呢就花钱,现在就这个理,我是干这一行的专家,这么给你说吧,我捞过水面,就是先给领导几十万,把工程包下来,再给下面的人包给,这走后门的道道我清楚。”我说:“现在快放学了,你先请人家吃一顿,把事情给说一下,让人家心里有个印象,到上学时,再请着吃一顿,根据情况在送钱,他又不解的问:“现在送了不一样吗?一定要就等着上学送。“我说:“你的那一套在省城吃得开,在这儿吃不开,每年开学,一小才决定转多少学生,有名额限制,不是转多少,就进多少。如果那样能这么吃香吗?能弄到钱吗?在假期,走后门的人特多,送钱的有多有少,如果你送的少了,人家不要咋办?这行情在涨,至于涨多少谁也不知道,等到上学后,你再请人家吃饭,人家就会在饭桌上明砍了,像咱们农村在桌上要彩礼一样,到那时你再把钱送上,事定能办成。他叹息着说:“小小的县城,道道倒还不少,河还难过,我在省城啥官没有见过,一个小小的校长就这么牛气,本来我想在省城拖个朋友,那只是一个电话的问题,可我的一个朋友就当一个朋友用,绝不会因这一点小事张这个口,不值。”他又说:“我也打听了一下水的深浅,你没有说错,有伍仟元就够了,两顿饭花一千多,其余的给人家。”说着他又掏出了四千元,放在茶几上,嘱咐我:“这事你一定办好。”我看着五千元底气也足了,蛮有把握的说:“定能行。”我们又来聊了一会,他就告辞了,临走时,我让他把礼品带回去,他生气的盯着我,我再也啥话没有说。中午妻子回来,看见礼品高兴的跳起来:“谁来了,还拿这么多的东西?”我说:“是我以前代的一个学生。”妻子追问:“看你来了。”我说:“要我帮他转个学生。”妻子不屑的说:“你有啥本事,咱家的都转不了,还敢答应别人家的事。”我反驳说:“那不一样,咱家的我不愿花钱,我觉得我花钱转学,我冤。”妻子又问:“回扣多少。”我指着地上的礼品你说:“那就是。”她拉长强调说:“这算是回扣,人家一个托儿要回扣一千元呢。”我说:“得了吧,我一个当老师的和托儿能比嘛。”妻子转身做饭走了,扔了一句话:“数你清高,别说了。”我清高吗?
转学
这是一段感人的网络爱情故事,请每一位读者耐心的看下去。他和她相识在网络里.男孩是个小混混,但是男孩很少去打架,只有别人惹人他们男孩才会出现,男孩是冷漠的,很少笑,但朋友们都习惯了男孩的性格。有一天男孩去了一间网吧上网,网吧里的灯显得很忧伤,当男孩登入QQ时,男孩发现有个人加了他,男孩也感到了奇怪,便按同意加为好友,男孩不喜欢主动和人发信息聊天,所以便将QQ按“离开”和往常一样打开自己喜欢玩的游戏。过了一会,男孩听到QQ在响有人找他,男孩看了看,是加他好友的哪个人,男孩不知道是男是女,只看见了“在吗”俩个字男孩顺着信息回“在啊,请问你是哪位”女孩“可以交个朋友吗?”男孩“随便”女孩“你好哦,”男孩“嗯,你叫什么额?”女孩“柔,你捏”男孩“辉”女孩“辉、蛮好听的,男孩“你的也不错啊”女孩“嘻嘻,我要下了,拜拜”男孩似乎对女孩有些好感男孩“哦哦,”这时女孩的头像已经变成了灰色了,男孩看见女孩下了只好继续玩他的游戏。直到第二天男孩像往常一样去了网吧,男孩登上了QQ看见了女孩在线,确没主动找她聊天,或许男孩习惯了不主动找人聊天吧。当男孩正准备打开游戏时,女孩发来了信息,“辉、在吗?”男孩“在呢,有事吗?”女孩“没什么事,只是想找你聊天”也许男孩不知道,女孩是第一次上网,女孩的Q里也就只有男孩一个人。男孩“哦哦~我能看看你吗?”从这一刻起,男孩和女孩都看花眼了,女孩长得很清秀,男孩长得也很不错,男孩和女孩就像是现实中的一见钟情一样,时间不留人,女孩还是下了,男孩只能依依不舍的关掉视频。时间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女孩发觉自己喜欢上了男孩,可是不知道该怎么和男孩说,女孩只有把这件事放在心里。一个月后,男孩也爱上了女孩他们相爱了,深深的爱了,虽是网络,但只要付出也会换来真心,时间过得很快,他们在一起快半年了,也许是真爱让他学会主动与温柔。他们的爱虽是虚拟的,但彼此之间也会擦出爱的火花。男孩为了爱放弃了曾经的一切来到了这座陌生的城市,或许生活才慢慢开始。男孩刚下火车就见到了女孩,他们紧紧的拥抱着对方,这也许是他们第一次触摸到对方,男孩在外租了一间小房子,每天努力的工作,因为他曾经对女孩说过永远都不会让她受苦,他努力赚钱,从一个小小的员工变成一个经理,他的努力让女孩更加的肯定了今生唯他不嫁。后来时间长了,女孩想带男孩去见家里人。直到今天,当男孩走进女孩家里时,只见俩位中年男女的眼睛在男孩的身上打探着,没等俩位中年男女打探完,女孩便开口到“爸妈这就是我常跟你们提起的辉”。“伯父、伯母好”男孩道,女孩的爸爸问了问男孩,“你爸妈是做什么呢?”男孩“一点小生意”伯父“哦、那你呢?”男孩“在一家公司当部门经理”女孩的父亲沉默了一阵~对男孩说到“请你以后不要再来了,不要再打扰小柔了,你一个小小的部门经理能给小柔什么幸福?”没等女孩的父亲说完,男孩早已跪在地上说“伯父我是真的爱小柔,我不能没有她,我会好好努力给她幸福的”女孩也哭着跪下了,求父亲接受男孩。女孩像是一个受了伤的小猫一样哀求着父亲,父亲的坚持让女孩感到无以自容,女孩起身跑出家门口,噩梦降临了,一架卡车撞向了她娇小的身躯,当男孩追出来时只看见女孩躺在血地中,男孩不知所措着,嘴里不断重复念着“柔、不要离开我,柔不要离开我,你说过的,以后还要我带你去看大海,看日落、一起走下去,我们说好的,你为什么就这么走了,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女孩“辉~对不起,我不能遵守我们的约定,只有等下辈子再相爱了,辉…没有我,你要好好的活下去。………男孩“柔、柔、柔”男孩大声哭喊着,当医护人员到场时,男孩也昏迷了,当男孩醒来时已经在一家医院里了,男孩轻轻的脚步来到了女孩的尸体面前,男孩再次的哭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一天、俩天、三天,男孩整整三天不吃不喝,只守候在女孩冰冷的尸体面前。第四天后,男孩说出了最后一句话“亲爱的,我来陪你了。”当医护人员赶到时,男孩已经割腕流血过多死了,在场的人都哭了。网络爱情跟现实当中的爱情也是一样的,有没有真爱,是在于你和她之间的爱意,而不是一个人的爱就能维持的。本章为繁华Ⅱ小彬原创所写,欢迎各位读者观读。女孩的父亲沉默了一阵~对男孩说到“请你以后不要再来了,不要再打扰小柔了,你一个小小的部门经理能给小柔什么幸福?”没等女孩的父亲说完,男孩早已跪在地上说“伯父我是真的爱小柔,我不能没有她,我会好好努力给她幸福的”女孩也哭着跪下了,求父亲接受男孩。女孩像是一个受了伤的小猫一样哀求着父亲,父亲的坚持让女孩感到无以自容,女孩起身跑出家门口,噩梦降临了,一架卡车撞向了她娇小的身躯,当男孩追出来时只看见女孩躺在血地中,男孩不知所措着,嘴里不断重复念着“柔、不要离开我,柔不要离开我,你说过的,以后还要我带你去看大海,看日落、一起走下去,我们说好的,你为什么就这么走了,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女孩“辉~对不起,我不能遵守我们的约定,只有等下辈子再相爱了,辉…没有我,你要好好的活下去。………男孩“柔、柔、柔”男孩大声哭喊着,当医护人员到场时,男孩也昏迷了,当男孩醒来时已经在一家医院里了,男孩轻轻的脚步来到了女孩的尸体面前,男孩再次的哭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一天、俩天、三天,男孩整整三天不吃不喝,只守候在女孩冰冷的尸体面前。第四天后,男孩说出了最后一句话“亲爱的,我来陪你了。”当医护人员赶到时,男孩已经割腕流血过多死了,在场的人都哭了。网络爱情跟现实当中的爱情也是一样的,有没有真爱,是在于你和她之间的爱意,而不是一个人的爱就能维持的。本章为繁华Ⅱ小彬原创所写,欢迎各位读者观读。
亲爱的,我来陪你了
一夏日,酷热。一中年男子出差,因天晚住进一个小旅店,正要就寝突然电话响起:“对不起我是前台,我们旅店有特殊服务你需要吗?”“不了谢谢”,男子回答。放下电话后,该男子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于是抓起电话打给前台说:“给我来一个特殊服务”,不一会一年轻女郎进来。男子问一夜多少钱?女子说“一百”男子说:“好脱了吧,坐沙发上。”女子脱光坐在沙发上。男子回到床上躺下,不一会传来酣声……天快亮时女子再也忍受不住将男子叫醒,你叫我来干什么?嘿嘿!男子说:蚊子太多我睡不着……
给我来一个特殊服务
 
共5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