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赌徒借钱的故事

萨瓦是个赌徒。这天他在赌场输得分文不剩,气愤愤地走出了赌场。虽然输了钱,但萨瓦却不服气,嘴里喋喋不休地自语:“我是没钱了,如果我身上还有钱,哪怕是还有一块钱,我一定能够把输掉的钱再赢回来。”这时,一旁有人接过他的话头,嘲笑地说:“萨瓦,你就吹吧,就你那赌技,再多的钱也是给人送去的。”说话的人叫帕尼,是个专门搞投机生意的人,萨瓦把手伸出来,对帕尼说:“不信是不是?那好,你现在借给我钱,我保证立即杀到赌场,打他们个片甲不留,赢回一座金山来,我还不信赢不了哪。”帕尼哈哈一笑,说:“我有钱也不会借给你,就你那水平,我怕借给你后,最后输得什么也不剩,我的钱要派上更好的用场。不过,我可以介绍一个人,你去找他借,他一定会借给你钱,这个人就是劳思。”萨瓦一听顿时矮了一截似的,半晌说不出话来。劳思是有名的富豪,平时高高在上,根本不把萨瓦这样的人看在眼里,见了面连理也不理,更别说找他借钱了。帕尼笑起来,说:“萨瓦,你别怕,要不我带你去见劳思,只要你开口,钱肯定能够借到。今天的劳思,跟过去的劳思像两个人。”萨瓦摇着头,没好气地说:“帕尼,你就别耍我了。劳思他不可能会见我,更不可能会借给我钱,找他借钱我连想也不想。”帕尼笑着说:“这回你错了,只要你肯借,劳思一定会借你钱的。知道为什么吗?劳思最近得了重病,时日不多,临死之前,他善心大发,希望在有生之年做点好事,等死后有人替他祈祷,替他祝福。可是,过去劳思积怨太多,根本没人相信他的,他正愁没人求他,现在你去正合他意。”萨瓦高兴起来,两眼闪着光,说:“真的?那还等什么,你带我去见劳思啊。”两人说着来到劳思的豪华府邸,只见劳思正躺在病床上,脸色蜡黄,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帕尼附在劳思耳旁低声把萨瓦借钱的事说了说,劳思咳嗽了几下,眉头皱得高高的,艰难地说:“萨瓦,别不好意思,赌博也是一种乐趣,没什么大不了,输赢正常,对于像你这样的人来说,钱就是赌桌上去,赌桌上再来。老实说,我现在真的很羡慕你,能吃能动还能赌,可我虽然家财无数,除了躺在床上什么也做不了。如果我现在身体像你一样好,我也一定会跟你进赌场,陪着你跟别人赌个天翻地覆。唉,我现在说这些什么用也没有了,我真后悔啊。钱的事,我给你10万,不要利息,你只管去赌,赢了是你的,输了你还来借,到时候只要把本钱还给我就成。”萨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高兴得差点叫了出来,这太让人意外了,看来一个垂死的人真会发慈悲,乐于助人,连劳思这样有名的吝啬鬼也变得慷慨大方起来。听劳思的口气,以后只要他萨瓦需要随时可以来借钱,连利息都不要。劳思顿了一下,说:“不过,既是借,还是要履行一下手续,你打个借据吧,然后去拿钱。我一个将死之人,要钱虽没用,但至少得给我的后人们有个交待,不然别人还不把我骂死。”萨瓦没有犹豫,当即写下借据,然后领走了10万块钱。拿到钱,萨瓦直接走进赌场,牛气冲天地说:“我又回来啦,我有钱啦,押上!”说着,萨瓦掏出一沓子钱,连数也不数就押在赌桌的筹码上。真是红运当头,开牌一亮,萨瓦大获全胜,一下子赢了很多钱。萨瓦乘胜追击,继续加码,继续大战。萨瓦是个不服输的赌徒,怀揣着从劳思那儿借来的钱,连战三天三夜,尽管有赢的时候,但最后还是输多赢少,10万块钱全都交给了赌场。萨瓦又跑到劳思家借钱,劳思很讲信誉,当即又借10万块钱给萨瓦,当然是要打借据的。拿到刚刚借来的10万块钱,萨瓦一头又扑进赌场。萨瓦现在是一个输红眼的赌徒,趁着现在有钱,要把他输掉的钱再捞回来。尽管萨瓦有钱也有胆,但是却没有好运,半个月下来,他已经输掉了50万块钱,当然都借劳思的。萨瓦虽然输了钱,但心里却像燃起了一团火,根本不认输,他找到劳思要求继续借钱。可是,劳思却皱着眉头,苦着脸说:“萨瓦,我已经借给你50万块钱了,结果都让你给输掉了,我不是开银行的,没有那么多钱借给你。”萨瓦求情地说:“劳思先生,只要你再借给我钱,我一定会赢的,你只管放心好了,而且,如果我赢了,我还会付利息,比存款高得多的利息。你就相信我吧。”劳思想了想,无可奈何地摇着头,说:“好吧,谁让我疾病缠身,又想行善做善事呢。最后一回借你100万,再输了,可没有下回了。”萨瓦激动得快要给劳思跪下了。萨瓦拿到钱,连想也没有想就直奔赌场,瞪着充血的眼珠子,跟人豪赌起来。结果,五天五夜之后,萨瓦借来的钱又输得干干净净。萨瓦打算还去找劳思借钱,不料想帕尼却找到他,说:“走,我带你去见劳思,他很想见你。”萨瓦跟着帕尼到了劳思家里,劳思说:“萨瓦,实在对不起,你向我借的钱该还了吧。”萨瓦急了,争辩着说:“劳思先生,可是我现在身无分文,拿什么还你啊。再说,以前你说过借钱什么时候还都行的啊,怎么现在就催起来了?”一旁的帕尼说话了:“萨瓦,你这人怎么这个样子啊,你知不知道,劳思的病加重了,治病费用大增,他没有办法才找你要钱的,你可不能借钱不还。”萨瓦摆着手,说:“我没说不还钱啊,只是现在我手头没有钱,拿什么还?”劳思喘了一口气,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说:“不管怎么说,你得还我钱,我现在要治病,急需钱。”萨瓦一摊手,说:“可是,我现在没钱,拿什么还?”帕尼大声说:“你不还钱,那只好请法官来解决了。”萨瓦连忙接过话头说:“别别别,有话好说,千万别起诉我。其实,从一开始,我就猜想,一向吝啬的劳思先生怎么会突然慷慨大方起来,肯借我那么多钱,现在我算是明白了,你们这是设下套让我钻。说吧,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劳思怔了一下,挥手让人拿来一份协议,说:“萨瓦,我知道,你现在还钱不可能。不过,只要你按照协议上说的去做,借我的钱一笔勾销。”萨瓦接过协议书看了看,便爽快地签了字。协议书很简单,只是要求萨瓦按劳思说的去做,一星期后借款销号。劳思见萨瓦这么爽快地签了字,说:“其实,我也不会把你怎么样,你只管听我的人安排,吃吃喝喝而已。”萨瓦追问:“你不会要我的命吧?”劳思大笑:“怎么会呢,你只管放心好了,协议书写得很清楚,保证你的生命安全。”事已至此,萨瓦只得按劳思说的去做,听任他手下人摆布。不过,正像劳思所说的那样,他们还真没把萨瓦怎么样,好吃的好喝的招待着,让萨瓦如堕云里雾中。这天晚上,萨瓦看到晚餐摆了酒,便毫不客气地喝了起来,而且一喝就醉。第二天醒来,萨瓦感到身体有些异样,但一时又不知道怎么回事。萨瓦正在纳闷时,只见帕尼笑眯眯地走了进来,说:“恭喜你,萨瓦,你的任务完成了,你可以走了,而且所借劳思的钱也销号了。”说着,帕尼把萨瓦以前的借据交到他手里,当面撕得粉碎,说明借钱的事真过去了。萨瓦高兴,心里说我什么损失也没有,借钱就一笔勾销,实在太不可思议。帕尼似乎看出萨瓦的心思,笑着说:“萨瓦,你掀起衣服摸摸看是不是有条刀痕?别紧张,昨天晚上,趁你喝醉酒熟睡之际,你的肾取出一个,现在已经装到劳思身上了。哈哈,劳思得了严重肾功能衰竭症,急需换肾,可是没有肾源。最后他找到了我,我就看中了你,就用这种方式买下你的肾。另外,告诉你,赌场上你的那些对手,都是我请的,你根本斗不过他们。”萨瓦这时感到一阵钻心的疼,他捂着腰,骂帕尼:“你真是个混蛋!”帕尼笑笑,说:“我只是投机商人,有利就会去做,以后你有生意需要我的话,只管说一声,我保证尽力做好。”说着,帕尼转身就要走,萨瓦突然叫住他,说:“你再去打听打听,看还有谁要买肾,我还卖。我需要钱,我要翻本。”帕尼竖起大拇指,称赞着说:“萨瓦,你是个真正的赌徒,要赌不要命的赌徒。”
赌徒借钱
 
共1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