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班长的故事

楔子如果你来过枫叶高中,你一定听过班长诅咒的传说。传说里,所有在孔老师的班上当班长的学生都会死。现在,我告诉你这个传说并不是假的。孔老师是个活体阴,正是他设下了班长的诅咒。麦凯乐是第一个死去的班长,他对我说,虽然他们是鬼,但是因为老师对于学生天生的压制力,再加上孔老师是活体阴,他们对他无可奈何。所以,他要我也加入班长的阵容。反正不管怎么样都是死,我答应了麦凯乐,但是我们都太天真了,孔老师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周天阳2012年12月9日出师不利顾晓光下了车,看着眼前锈迹斑斑的大门,露出了微笑。他回过头对车上的人说:“我们到了。”车后座上又下来两个男生和一个女生,四个人看着斑驳的围墙和散发着颓败气息的“枫叶高中”四个字,爆发出了一阵欢呼声。惟一的女生那夏从包里拿出一本小说翻了翻:“没错,这就是故事的发生地点,枫叶高中。”原来这四个人是同班同学,大家有一个共同爱好——看恐怖小说,也同样喜欢冒险。他们都听过一个关于班长诅咒的恐怖故事,故事讲得竟然就是这所废弃的枫叶高中。故事说,枫叶高中里有个邪恶的老师通过班长诅咒残害学生。故事写得很真实,加上枫叶高中确有其地,因此四个人决定五一假期来这所荒废的学校一探虚实。把车停好,带上必要的食物和物品,三个男生拉着一个女生翻墙进了学校。“周凯去哪儿了?”顾晓光、姚远和那夏在荒芜的校园里走着,忽然发现少了周凯。“会不会还在墙外?”那夏说。“他是第一个翻墙进来的。”姚远纳闷地挠了挠头皮。“别闹了周凯,太无聊了。”顾晓光朝着周围喊道,但回答他的只有风吹过的声音。哗哗——“谁?”姚远听到不远处的灌木丛里传来了一阵声响,他走过去却发现那里什么都没有。“恶作剧!”顾晓光懒得等周凯,他冷哼一声就拿起背包往教学楼的方向走去。“不等周凯了?”那夏跟上顾晓光问。“等他玩够了自己就出来了。”顾晓光又扯着脖子对不远处的姚远喊,“走吧,进教学楼,不跟他玩了。”三个人背着背包走进了破败的如同一口棺材的教学楼。他们不知道,一个人躲在一处灌木丛后一直盯着他们,直到他们走进了教学楼,那个人才起身跟了上去。周老师的班级教学楼里很昏暗,墙皮已经脱落,空气中充满了霉臭味,呈现出一种颓败的迹象。三个人背着背包挨个房间查找,逐层检查,希望能找到故事里那个孔老师上课的闹鬼的班级。大家的心情都很忐忑,既希望那个故事是真的又希望是假的。三个人这时已经检查到了第四层楼。他们刚刚登上楼梯,一个人就从走廊那头走了过来。“你们是谁?”来人发现了顾晓光他们三个。“我……我们……”那夏支吾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是谁啊?”顾晓光毫不客气地问。“我是这儿的老师。”“这种地方还有老师上课?”姚远质疑道。破败的墙壁、长满杂草的操场、充满霉臭味的教学楼……这里的确不像是正常上课的学校。“呵呵,我是在这里给学生补课的老师,现在是假期,大家只能偷着补课……”那人笑笑继续说,“你们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我们看过一个发生在这里的恐怖故事,所以来探险。”那夏说着举起了手里的小说。顾晓光立刻把她的胳膊拽了回来,示意她不要多说话。“哦?呵呵,我就是主角周天阳,你们可以叫我周老师。”那人竟然这样说。“你真的是老师不是学生?这么说那篇文章是虚构的了?”姚远有些失望。周天阳笑着摇了摇头:“也不完全是虚构的。”“那就是真的喽?”顾晓光立刻兴奋地说。“我慢慢跟你们说。来,我先带你们去我的班级参观参观。”周天阳说着就朝前走去。顾晓光本来不想跟着去,但他实在拉不住那夏和姚远,只好跟了上去。周天阳的班级里大概坐了二十几个学生。学生们在那里一直写写算算,连头都不抬。周天阳带着三个人进了教室。“怪不得假期还要补课,真是一群书呆子。”那夏嘟囔了一句。一个女生突然抬起了头,眼神犀利地看着那夏说:“去死吧。”那夏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她尴尬地张张嘴,最后什么也没说出口。“没什么好看的,我们走吧。”顾晓光觉得假期最大的计划都被眼前这个周天阳破坏掉了。“啊!”这时,那夏惊呼一声,指着埋头学习的学生中的一个大叫,“周凯!”玻璃窗上的脸听了那夏的话,顾晓光和姚远的注意力全都转移到了那夏指着的那个学生身上。那个学生站起身:“真没意思,一下子就被你们看出来了。”那个人果然是一进校门就失踪了的周凯。
班长快跑
我与晓颖是师范学校时期的同班同学。她是班长,我是班级团支部书记,经常在一起配合工作,接触的机会自然就多些。晓颖的学习成绩非常好,入学时是我们班级的第一名,当上班长后也没有影响到她的学习,每学期的成绩依然是数一数二。平心而论,她的相貌倒是很平凡,我觉得某种程度上缺乏女人那种抚媚和娇气,似乎有点男人的性格。其实这种类型的女生,很难得到男生的追捧和青睐。在师范二年级下学期开学不久,我们班级团支部组织开展学雷锋送温暖活动,利用一个星期天休息时间,我动员几个团员青年,也得到了晓颖的支持和响应,我们一起来到学校一位离休的老校长家中义务劳动。帮助老校长家打扫卫生,擦玻璃、扫院子、洗衣服、干零活,里里外外忙乎了一上午。我是动嘴不动手,指挥同学们干活。晓颖却不同,主动给老校长家洗起了衣服。我说:“班长,不用你伸手,你在这儿坐阵就行了。”她也很风趣地说:“不行!我也是共青团员啊,归你团支部书记指挥!”就是通过这次活动,我突然发现我喜欢上了晓颖。没过几天,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试探着给晓颖写了封信,吐露出我的心声,表达了我对她的爱意。我当然接到了她的回信。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她拒绝了我,她说在校期间还不想谈这事,怕影响学业。再说,学校也三令五申,禁止学生在校期间谈恋爱,我们学生干部不能带头违反校规。她也谈到对我的印象很好,说我品学兼优,要把精力放在学业上,放在工作中。她说如果有缘,等到我们毕业时再考虑此事如何?我第一次追求女生就遭到了拒绝,就算是她说的再有道理,我心里也不是个滋味,为此郁闷了很长时间。她说等到毕业时再考虑,我认为她是在搪塞我,分明就是不同意与我相处。当然,这事并没有影响到我什么。我劝自己,就当我从来没想过这事吧。我是个要求上进的学生,在师范四年级上学期期末,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那时全校学生党员只有我们3人。师范毕业时,我被评为优秀毕业生标兵,标兵只评2名。要知道那时候凡是谈恋爱的学生,一律不能入党,不能评为优秀毕业生,这是硬杠。有一个学生会干部,就是因为谈恋爱被校方知道后,取消了入党资格。话又说回来,就在我们即将毕业的时候我处女朋友了,是我们班的学习委员,她追求了我很长时间,最后打动了我,就是我现在的妻子。当时我们没有公开而是秘密地进行,上至学校领导,下至班级老师、同学,没人知道我处女朋友。可是令我没想到的是晓颖也处了男朋友,是我的同座振南,就是她现在的丈夫。振南是论长相相貌平平,论身高绝对是三等残废,而且是不求上进、不思进取,爱好吸烟、酗酒。特别是晚自习,经常看到他晃晃荡荡、醉醺醺地走进教室,要么前后左右捅捅咕咕,要么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很多女生见到他,就不烦别人,对他嗤之以鼻。他的学习成绩始终排在班级后面,扯班级的后退,没少挨老师的批评。晓颖为什么会看上他?起因在我。就在我与我现在的妻子确定恋爱关系不久,晓颖找到我说可以考虑个人的事了。我告诉她,我早已改变了主义,不想在同学里找,委婉地拒绝了她。她也很倔强,对我说:“咱们班,你知道我最喜欢谁吗?当然是你!你知道我最讨厌谁吗?你的同桌振南!如果你不答应我,我就嫁给振南!”我当然无法答应她。当然,晓颖和振南恋爱的事同学们很快就知道了,是振南一次酒后向大家宣布的。那段时间,晓颖也在注意观察我的动向和反映,不管怎样我就是无动于衷。后来,我发现她郁郁寡欢、愁眉苦脸、心事重重。即将离校的时候,振南才告诉我,一次晚上他和晓颖都喝多了酒,在学校南边铁道桥下,他把晓颖拿下了。就这样,毕业后晓颖远嫁到离娘家千里之外的扶饶县。振南家就住在扶绕县城。他们俩分配到县里一所小学教学。我和晓颖的娘家在一个县城。我毕业后就直接转行到县委宣传部工作。毕业后,我知道晓颖每逢寒暑假时肯定得回娘家,但她从来不联系我,她还在生我的气。我们毕业15年的时候,一次我公出去扶绕县,串联在那的同学聚聚。除了晓颖,该来的同学都到齐了。我鼓捣振南,同学聚聚,就差你媳妇,她如果不来,这酒我肯定不喝!另外一名女同学见状陪振南回到家中,好说歹说硬是把晓颖请了出来。见到晓颖,我主动伸出右手并向她问好。可是,她并没有伸出手来与我相握。而是斜视我一眼,径直走到我身边挨着我坐下,示意大家喝酒。我发现她的情绪有点不对头。她先端起酒杯提议:“今天难得同学聚聚,老支书来了,干杯!谁不干杯谁是犊子!”说完就把满满一大杯近4两白酒一饮而尽。没有办法,我连续喝了好几口,总算把这杯酒弄进了肚里。待其他同学都喝完后,晓颖提议每人再斟满一杯酒,然后,她又率先一饮而尽。还没等其他人喝完第二杯酒,晓颖就醉了。喝醉了的晓颖不由分说就开始数落起我来。她说这些年为什么不见我?是因为恨我!是因为我,她才嫁给了她并不喜欢的振南,使他远离娘家。她指着我说:“当初我最喜欢的人是你,现在我最恨的人也是你!”这就是我们师范毕业后,我惟一的一次见到晓颖,而且是不欢而散。后来,我才得知,晓颖婚后并不幸福。振南天天喝大酒,赌博成瘾,一分钱没攒下不说还欠下了一屁股外债。一次酒后他把学生打坏住进了医院,结果除了给掏药费外,还受到了教育部门的处分。我们毕业20年时,我发起了同学聚会,只有振南和晓颖缺席。听说振南得了脑血栓,留下了后遗症,已经病退在家。扶绕的同学说如果不是振南得病,晓颖她们可能过不到今天。现在,我们大多数同学都已年近半百,有的已经成为了爷爷奶奶、姥爷姥娘。我们毕业很快就30周年了,届时我还想发起同学聚会。这次,我希望一个都不少。就这样,毕业后晓颖远嫁到离娘家千里之外的扶饶县。振南家就住在扶绕县城。他们俩分配到县里一所小学教学。我和晓颖的娘家在一个县城。我毕业后就直接转行到县委宣传部工作。毕业后,我知道晓颖每逢寒暑假时肯定得回娘家,但她从来不联系我,她还在生我的气。我们毕业15年的时候,一次我公出去扶绕县,串联在那的同学聚聚。除了晓颖,该来的同学都到齐了。我鼓捣振南,同学聚聚,就差你媳妇,她如果不来,这酒我肯定不喝!另外一名女同学见状陪振南回到家中,好说歹说硬是把晓颖请了出来。见到晓颖,我主动伸出右手并向她问好。可是,她并没有伸出手来与我相握。而是斜视我一眼,径直走到我身边挨着我坐下,示意大家喝酒。我发现她的情绪有点不对头。她先端起酒杯提议:“今天难得同学聚聚,老支书来了,干杯!谁不干杯谁是犊子!”说完就把满满一大杯近4两白酒一饮而尽。没有办法,我连续喝了好几口,总算把这杯酒弄进了肚里。待其他同学都喝完后,晓颖提议每人再斟满一杯酒,然后,她又率先一饮而尽。还没等其他人喝完第二杯酒,晓颖就醉了。喝醉了的晓颖不由分说就开始数落起我来。她说这些年为什么不见我?是因为恨我!是因为我,她才嫁给了她并不喜欢的振南,使他远离娘家。她指着我说:“当初我最喜欢的人是你,现在我最恨的人也是你!”这就是我们师范毕业后,我惟一的一次见到晓颖,而且是不欢而散。后来,我才得知,晓颖婚后并不幸福。振南天天喝大酒,赌博成瘾,一分钱没攒下不说还欠下了一屁股外债。一次酒后他把学生打坏住进了医院,结果除了给掏药费外,还受到了教育部门的处分。我们毕业20年时,我发起了同学聚会,只有振南和晓颖缺席。听说振南得了脑血栓,留下了后遗症,已经病退在家。扶绕的同学说如果不是振南得病,晓颖她们可能过不到今天。现在,我们大多数同学都已年近半百,有的已经成为了爷爷奶奶、姥爷姥娘。我们毕业很快就30周年了,届时我还想发起同学聚会。这次,我希望一个都不少。
赌情
新学期,班里来了几个新生。班长告诉我,他派了一个数学好的男生跟我同桌,以助我数学一臂之力。我一扭头,咧嘴惊叫:“啊?!”一张苍白的脸正对着我:吸血鬼呀!吸血鬼一言未发,趴在桌子上睡觉了。一天,数学老师宣布要进行一次数学摸底考试。我想问吸血鬼数学怎么样,可他又在睡觉……摸底分数出来了。汪小洋的分数仅次于班长。他天天睡觉,怎么可能啊!周五我跟汪小洋值日。他坐在桌子边发愣。我哗啦哗啦往前扫,扫到我的桌子下,撞到桌子腿,桌子上的笔滚下来。我正想去捡,汪小洋也来捡,我俩的头撞在一起。“你的头怎么这么硬?”汪小洋拿着我的笔,喉咙里发出吸血鬼的声音。啊!我扔下扫把,拔腿就跑。一天放学,关心说他明天生日,要请大家吃一顿。我问汪小洋明天去不去,他点头答应了。哈哈,我可以趁机观察一下吸血鬼进食情况了……汪小洋给关心买的礼物是一团绿绿的、黏黏的东西,用手一挤,竟然出现一个凸着白眼球的骷髅!关心看了倒退三步,作呕吐状。关心的爸妈做好一桌子饭菜,就出门了,把空间留给我们。吃完饭,朱莉建议来个化妆舞会。刚说完,就有人配合,曹天笑咬着剥好的香蕉当舌头……马得牛负责灯光,他蹦哒着守在可控灯那,随着音乐的节奏拧着灯。只有一个人没有化妆,就是汪小洋。可他比谁都像化了妆。夜晚,他的脸色越发苍白,右手在捏那绿东西,夜光白眼骷髅在诡异地闪光。忽然,曹天笑一声大叫,原来他的手不小心被水果刀划到了,流血了。这时,汪小洋的脸上起了剧烈变化。他的眼睛越瞪越大,啊,吸血鬼见到血,他吸血的欲望就不能遏制了!我的手紧紧抓住了一个凳子腿。一旦汪小洋扑过去,我就拿凳子砸他。谁知,他转过身去,却倒在地上。事不宜迟,我抽过绑捆蛋糕盒的带子,把汪小洋的手拴在一起。就在这时,关心的爸妈回来了。他们问清原委,关心的爸爸说了句“胡闹”,就剪断了绑汪小洋的带子。关心的妈妈喂了他几口红糖水。汪小洋醒了过来,缓缓地说:“我晕血。”第二天,汪小洋跟我摊牌,说他不是吸血鬼。上课睡觉是他觉得太无聊。能考高分,因为他是复习生。我大致听明白了。汪小洋怎么不是吸血鬼呢?真没意思!
同桌是个吸血鬼
洪班长带领的是一个十足的光棍班,从他到新兵清一色没有对象。偏偏健康的肌体里,那种上帝为他们设计的爱情机理甚是活跃。班长自入伍来哨所已整整5年,从未见过女人,甚至没有听过女人的声音。他手下的10个兵均是如此,只是他们对异性外表、声音的记忆要稍稍亲近一些。在这男人的世界里,大家总是口不设防,荤事艳语无所忌讳,女人是他们嘴边的一种艳丽的装饰和心中的渴望与寄托。一日,空中的雪花总算疲惫地歇去。班长走到室外,心情爽朗,突发奇想,准备用雪堆一个女人。许多女性形象便在他脑里活生生地晃动,个个表情生动,令他十分激动,双手就开始行动。他是呼吸大山的豪气长大的,家乡那些熟悉的山妹子朴实的爱情,像地里的庄稼似地饱满诱人,以古老的成熟方式被山里的汉子们传统地收割。招兵时,在100个竞争者中,他被红花、鞭炮轰轰烈烈地送到了西藏,而剩下的99个汉子却渐渐地被红花、鞭炮热热闹闹地送入了洞房。他只能用一堆冷冰冰的雪造一个偶像。当然是先从双脚堆起,他柔柔的目光看着两条女性的腿在自己的手里“咔嚓咔嚓”地长高,由下往上已缓缓地长到了胸脯部位。对胸脯高度的设计他显得经验不足和主意难定。是刻画一对丰乳还是削它一个“一马平川”?最后出于对曲线美的考虑,他决定逼真再现。这么关键的部位塑造,材料的选择自然要慎重而又考究。他将手插入积雪的中层,抓出洁净的没有污染的雪,细细地捏两个碗状的雪坨儿。从雪的色泽和触感他都感到与那真物有某些相似,尽管他有足够的理智压制一切脏欲邪念,可毕竟造的是女人身上一个神秘的部件,很令他的手颤抖得厉害,叫他怦然心动,仿佛在做一件见不得人的丑事。他把雪坨往雪身子上安装的时候,脸颊羞红起来,双眼一闭,“叭叭”两下左右手同时将两个馒头似的东西贴将上去。他的双手有触电的感觉。慢慢地他从眼缝里漏出窄窄的光,一瞧,见两个乳房一高一低,一大一小,很印象,很现代。经过一些修补和处理,才让那酥胸呈现穿上衣服的那种高耸而含蓄的美。接下来的美人肩、细脖、粉面、披肩发造得很迅速。转眼完成。剩下的工夫是他退后了几步,远观近瞧,作一番唐诗宋词般的欣赏。他冲屋里一吆喝:“弟兄们,哨所来客人了!”5个月的封山期才过去一半呢,进出不能,哪会有什么客人大驾光临?兵们都以为班长想见外面的人想疯了才说出的疯话。班长又喊了一遍,兵们半信半疑地蜂拥而出,一看,甚是惊奇,大加赞赏。小刘说:“洪班长给大伙儿送来个维纳斯,现在我们这个雄性世界阴阳完整。”大李说:“真是天女下凡呢!她是第一个来到哨所的姑娘。”班长在家作过泥瓦匠,手艺与雕塑近亲,雪姑娘塑得还真有几分耐看,但也明显不那么专业,倒像个长得朴实,穿得臃肿(因为此处高寒,可以理解为班长御寒的考虑),带几分傻气的村姑。班长得意而严肃地说:“大家听着,哨所今儿有一位姑娘,以后你们的嘴巴放干净点,那些脏话粗话收敛点,要讲究男女有别!”经过一夜酷寒的加固,雪姑娘冻成了一尊冰清玉洁的冰雕。班长又用小刀对她的五官和其它部分进行了精加工,作品多了几分生动、俏丽。雪姑娘从此忠实地亭亭玉立于兵舍前,深情地注视着大家。雪姑娘的到来,给寂寞的哨所增添了欢乐,也带来了层层波澜,多了些“男女诉说不清”的事情。一天,全班外出巡锣,只剩小刘留守做饭。他看看天色还早,便无所事事百无聊赖起来。他久久望着雪姑娘情思飞扬,眼前幻出一位长期叫他患单相思的姑娘。当兵后,他给她写过好多求爱信,无一回音。此刻,不知是出于爱还是报复,他心里升腾起强烈的占有欲,禁不住搂住雪姑娘柔抚,狂吻……雪姑娘的脸上因他嘴唇的停留和鼻息的热度,高高的翘鼻已秃,透明的大眼已暗,性感的双唇整个被融化。最令人不可容忍的是,她的胸脯还留下了乌黑的指纹。班长一行巡逻归来,发现纯贞的雪姑娘受了糟蹋,众人怒火升腾,班长冲他一顿臭骂,大伙儿对他好一通批评。全体通过以“猥亵罪”对他实行多做两天饭的惩处。事后,班长用小刀将“流氓犯”给雪姑娘留下的创伤做精细的医治手术,重新恢复她的妩媚,雪姑娘风韵再现。时间一天天过去,雪姑娘忠贞不渝地立在哨所门前,其可爱可敬远远胜过那些一听雪哨就不屑一顾的女人们十倍百倍,更值得这些顶天立地的汉子们投入情感。每遇雪降、风袭,班长总要为雪姑娘进行形体美容,使她永葆青春丽质,光鲜,动人。而就在即将开山之时,在全班战友的主持和“证婚”下,班长与雪姑娘举行了悲壮的感天动地的“婚礼”。那是一个雪猛风疾的日子。班长带着小刘巡视喜马拉雅山南麓的025号界碑,发现此处刚刚发生了雪崩,呈现在他俩眼前的是冰石纵横,雪霰升空,雪崩将丰满的山体削下了大大的一块,散乱地泻下凹地,星星点点的碎石仍断断续续地往谷底滚。“界碑呢?界碑哪去了?”班长万般惊愕。此刻,那块花岗石的国界标志,已被埋在冰石雪土中。班长和小刘焦急地挥动军用小铁锹挖找界碑。许久许久,班长的铁锹碰到一个硬体,界碑露出了一角。他欣喜万状,扔掉铁锹准备用手去搬,可铁锹怎么也抛不掉了,零下30多度的严寒,将他的手万能胶似地与铁锹把子牢牢冻在了一起。小刘见状,解开衣服,露出干瘦、发黄的肚皮,把班长的手连同铁锹把子牢牢地搂进怀里。一股猛烈的寒气冲膛而入,冷得小刘牙齿像发报机一样“嗒嗒”作响,暖了半小时才使他与木把子分离。他的手重又活过来。两人时而用锹铲土,时而用手抠泥,界碑逐渐露出身子。他们的双手被尖石利冰划得皮开肉绽。班长被戳掉了5个指甲,手都变了形。他俩将界碑扶正,从土坑抬出来,准备让它复归原位,重新肩负神圣的使命。碑上了土坑,突然又倒了下去,声音很小但很有力量,班长的手缩慢了一点,右手五指被齐刷刷地砸断。他看着光秃秃的右手掌,喃喃道“我的手怎么了?十指连心,我却连一点痛都没有!”原来,他的手指早已冻死,像5根冰冻的胡萝卜般没有知觉并且带着脆性,殷红的断面,血都滴不下来。界碑总算在原位上安顿好,笔挺、神圣、庄严。班长秃秃的右手伸向界碑上那遒劲的凹陷的大字:中国025,用残留的断指钳入笔划槽儿时,像蜡笔一样一遍遍逐出雪尘和泥土,肉末和凝滞的血从笔划里透出腥味儿,直涂得“中国025”几个大字鲜红耀眼。这时,山上又一次塌方,乱石汹涌下来,班长眼明手快,奋力将小刘推出老远,而乱石却“哗哗啦啦”向他疯狂地砸去……全班战友的泪水最集中、最大流量地倾泻出来,泡化了这个冰冷的日子。小刘哭得死去活来。好久,他啜泣着说:“班长走了,他临终时给我说他到西藏当兵不后悔,没啥遗憾。可我觉得他这辈子没碰过女人,连恋爱都没谈过。我们不能让他光棍一条地走。雪季马上就要过去了,雪姑娘不久会被夏天融化,她凝结了班长的爱心和感情。我们作媒,把雪姑娘‘嫁’给班长吧,让她永远陪伴孤独的班长,将坟墓变成他们的洞房吧……”面临现实,这无疑是一桩悲怆浪漫的良缘,全体战友含泪点头。葬礼用“婚礼”方式进行,悲伤和喜气交织一起。大家用菜刀和铁锹把冻得牢实的雪姑娘从脚部与地切开,让她和班长同躺一穴。“新娘”头盖婚纱,颈上挂着小刘用子弹壳做成的项链,温馨而甜蜜地紧偎“新郎”。班长一身崭新的军装,双手在大家的调动下,亲密地搂住他的雪“妻”。大家表情肃穆、凝重、酸楚。小刘哭喊道:“大家笑啊,这是班长大喜的日子,我们不能哭,我们要为班长高兴啊!”他的声音颤抖,蕴含了大量的悲伤和哀思。大李哽咽着说“我,我们是为班长高兴得……流泪呀……”全班人在哭中强作笑颜,在笑颜里释放豪哭,在哭嚎中夹杂一句句喜庆而沉痛的祝辞:祝班长新婚快乐!祝你们永远幸福、甜蜜!祝你们的爱情永——垂——不——朽——
雪妻
多年未见的大学同学,在班长组织下办了一个聚餐会,他和她一同赴宴。席间,有一道大闸蟹,是她最爱吃的东西。不一会儿,她就拣了几只放在盘里。她看着他,没有自己动手,那意思很明显:你帮我剥壳剔肉。他看见了她的眼神示意,却附在她耳边说:“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周围的同学看了,纷纷叫嚷:“打住打住!当着这么多人还窃窃私语,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啊!快老实交代。”她起身尴尬地逃往洗手间。回来时,在门外分明听见他的声音,很大很响亮。他说:“十年前,我老婆还是我女朋友的时候,她要5只,我就给她剥10只!现在,我连帮她脱衣服都没兴趣了,还剥壳呢!”而多年前,正是这个举动坚定了她嫁人的心。她的失落在哄笑里淹没了。回想起当初他追求她时的殷勤关怀,她愈发感觉到他现在的疏忽冷淡。难道,十年的时间已经让他们的爱情褪色,她甚至猜测着更坏的结果。一天,她一不留神摔了一跤,右手骨折了。她心情不好乱发脾气,他始终笑脸相向,还耐心地讲笑话逗她开心。这天,他学着烹调书,煲出一锅“花生猪脚汤”,说是可以让她的手尽快复原。她喝着香浓滑润的汤,由衷地说了一声:“谢谢你。”“傻瓜,谢什么。”他轻刮一下她的鼻子,说:“我给你讲一则古老的传说:很久很久以前,每个人都有两个头,四只手,四只脚,而且不分男女。人类非常聪明,幸福的生活在地球上,后来遭到天神嫉妒,天神就把人类劈成两半。从此以后,每个人穷其一生,都在寻找着自己的另一半。我找到你,我们就完整了。你的手可以做事的时候,你自己做;你的手不能做的时候,我就是你的手啊。难道你会因为手做了事,而向自己的手道谢吗?”她不禁听得呆住了,耳边回荡着一句:我就是你的手啊。既然他的手就是她的手,她又何必计较是自己剥蟹壳还是他来剥呢?那些浓浓的关爱,已经注入到需要时的一杯清茶一碗热汤之中。
我是你的手啊
 
共5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