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业余的故事

有一个武汉籍的业余歌手,他突发奇想,要在中国顶级的琴台大剧院开个人演唱会,过一把明星瘾,可他没有钱,唯一的财产是一套用来遮风挡雨的房子。为了实现梦想,他竟然把房子给卖了,耗资近八十万元在舞台上炫了一把,他的“疯狂”之举引来一片唏嘘……为了唱歌,差点搭上妻儿性命今年41岁的汪应耀是湖北武汉人。他很小的时候就随父母去了新疆伊犁的建设兵团。那时兵团文化生活丰富,父母经常带着他去赶场子,耳濡目染,他4岁时就会学唱《红灯记》里的部分唱腔,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还登上了兵团的舞台,用稚嫩的童音来表演李玉和的唱段,赢得了满堂喝彩。上小学后,汪应耀随父母回到了新洲。直到上师范时,著名音乐人马柳春老师给他上音乐课,又燃起了他唱歌的热情。他梦想成为一个歌唱家,站在舞台上,赢得掌声一片。师范毕业后,汪应耀成了新洲区实验小学的一名语文老师。为了不使自己的音乐特长荒废,他白天上课,晚上就到酒吧去唱歌。新洲区属于武汉市的郊区,酒吧的音响设施不够理想,他就应聘到市内的星级酒店去唱歌。但是,从新洲到市内来回要坐四个小时的公交车,他常常是披星戴月而归,有时错过了回家的车,只得露宿在外……妻子对他的歌唱事业十分支持,很多个夜晚,两人一个在台上唱,一个在台下听。有这样的好妻子支持自己,汪应耀下决心要唱出点名堂来,他积极参加一些声乐类的比赛,获得了很多奖项。然而,任何成绩的取得都是要付出代价的,为了唱歌,他差点搭上了妻子和儿子的性命。为了不影响丈夫唱歌,程平安怀孕后还支持丈夫去市内演出。一天深夜,汪应耀从市内返回时,被眼前的情形吓了一跳,地上满是水,妻子躺在地上,已经昏迷过去。妻子离预产期还有五天,他意识到地上应该是羊水。好在他家附近就是区妇幼保健院,医生立即把程平安送进手术室。考虑到产妇腹中的羊水已经很少了,胎儿很可能被胎粪呛着,成为脑瘫儿,医生说:“你早干什么去了,这么晚才把孕妇送来,再晚一刻钟,恐怕一个都救不了。”他“扑通”一声跪在医生面前,声泪俱下:“我唱歌去了啊,我唱歌去了,我再也不唱歌了,求求您救救她。”医生无可奈何地说:“我尽力吧。”手术室的门关上了,他在心里发誓:只要妻子和孩子平安,我愿意这辈子都不再唱歌了……当护士告诉他,母子都平安,他不由得喜极而泣,拉着护士的手说:“好好,我再也不唱歌了,我再也不唱歌了。”护士“扑哧”一笑,以为他高兴坏了,她哪里知道他此刻又悔又恨的心理。他说到做到,不再去唱歌。他要做一个好丈夫,好父亲。他只能把自己的梦想压在心底。时不我待,今生事今生了接下来,汪应耀把大部分精力都用在教学上,多次被市、区两级教育部门评为优秀教师,还被提升为学校政教处主任。但是,心底的音乐梦想还是一直折磨着他。他常常一个人到湖边去吊嗓子,过过瘾。事业是男人的主心骨,程平安知道,丈夫虽然在教学方面取得了一些成绩,但他最大的梦想还是成为歌星。一天早晨,程平安偷偷跟踪汪应耀到吊嗓子的湖边,对他说:“孩子也已6岁了,马上就要上小学,完全可以由我一个人来照顾,你还是去唱歌吧!”汪应耀迟疑片刻,抱着妻子哽咽道:“还是你最了解我啊,我走后可要苦了你了。”程平安流着泪说:“没关系,没关系,只要你能实现梦想,就是对我和孩子的最好报答。”中国追求音乐梦想的人不是到北京去做“北漂”,就是到广州去做“南漂”,程平安建议他到北京去,因为当年与他一起在酒吧唱过歌的哥们黄鹤翔因为《九妹,九妹》这首歌已经大红大紫,她建议他仿效黄鹤翔的成功之路北上。汪应耀考虑了很久,最后说:“我还是放心不下你们。武汉市内很多民营学校,广招优秀教师,我只要放弃现有的职位,也许能够到这些民营学校去教书,这样我们把家搬到市内,同时方便我到娱乐场所去唱歌和拜师学艺;从武汉走向全国的歌星不少,只要我肯努力,在家门口照样可以实现梦想。”2005年夏天,汪应耀被湖北省武昌实验小学聘任为毕业班的班主任。报到第一天,校长对他说:“你说话的声音像播音员一样动听,你的音乐特长在我们学校会有用武之地的。”汪应耀感觉遇到了“知音”,暗下决心,一定要搞好教学,一定要唱好歌。一般情况下,教师到夜店驻唱会被家长误解为不务正业。为了避免这种误会,汪应耀到夜店当歌手时非常低调,总是偷偷地去,偷偷地回,演出时还化很怪异的妆,让人认不出来本来面目。这样一来,学校很少有人知道他业余时间在当歌手。2006年夏天,“亚洲东方星秀歌唱大赛”在武汉赛区举办选拔赛,汪应耀偷偷报了名,没想到一路过关斩将,取得了第三名的好成绩。10月,中国赛区组委会给他发了一个通知,邀请他到香港去参加总决赛,没想到这个通知被门卫误送到了校长办公室,校长这才得知他在当老师的同时还兼着歌手。校长把通知递给他说:“我们的办校理念是追求开放的实验文化,老师兼歌手,这挺好嘛,没必要遮遮掩掩的。”他提到嗓子眼的心这才放下。在学校的支持下,他如期参加了在香港举行的总决赛,更让他没想到的是,他竟然获得了青年民族、通俗唱法组的冠军。载誉归来,学校师生一片沸腾,妻子更是笑得合不拢嘴。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对程平安说:“谢谢你的支持,没有你的支持,我不会有今天,我想拥有自己的原创歌曲,但难度更大,挑战更高,还需要你继续支持我啊!”程平安俏皮地说:“你放心,哪怕卖房子,我也支持你。”程平安以为这只是个夫妻间的玩笑话而已,哪知道四年后,她真的要卖房子支持丈夫的歌唱事业……经过近四年的准备,汪应耀拥有了九首原创歌曲。其中有八首歌曲的歌词出自著名词作家佟文西之手。佟文西是《山路十八弯》、《摆手舞》等著名歌曲的词作者。能得到佟老的歌词,汪应耀自然是喜不自禁,萌发了要开个唱的念头。佟老得知他的想法后一惊,告诉他这九首歌目前还只是在纸上,要变成歌,至少得八十万元,这可不是个小数目,很多专业歌手都不敢轻易开个唱,何况他一个业余歌手,劝他放弃这个念头。可这个念头一旦在头脑里形成,就再也挥之不去。汪应耀把自己的想法向校长诉说,校长竟然十分赞成,拍着他的肩说:“好,有我们实验人的精神,我们学校旁边就是武汉音乐学院,那里的编钟音乐厅很不错,演出场地我帮你搞掂。”有了校长的支持,汪应耀的野心又勃发起来,期期艾艾地说:“我想到省内最好的琴台大剧院开个人演唱会。”这下,校长犯难了,说:“琴台大剧院我可不熟悉,要不改在湖北大剧院,也许我还能帮上忙。”汪应耀咬咬牙说:“我已经是40岁的人了,举办个人演唱会也许一生中只有这一次,是疯狂也好,是癫狂也罢,我一定要在琴台大剧院办演唱会。”校长被他这种不畏艰险的精神感动了,改口说:“好吧,我们共同想办法,你先去与对方接洽。”琴台大剧院的管理方告诉汪应耀,2011年的档期几乎排满,只有5月28日暂时空着,可以安排给他,但场租费要10万元。他原以为一二万元就能搞掂的,没想到场租费会这么贵。他与妻子这些年来的积蓄除了在汉口买了套房子外,就只剩下10万元,可就是这10万元,也已经在拜师学艺和购买词曲版权的过程中花掉了,他哪来钱交场租费啊,更别说昂贵的音乐制作费了。开个唱,对他来说,无异于痴人说梦啊!他在月湖边徘徊了很久,看着琴台大剧院在水中秀丽的倒影,最后萌发了一个念头——卖房子,今生事今生了,哪怕倾家荡产也要开个唱。他回到家,对妻子说:“你曾经说卖房子也要支持我唱歌的,这句话还算不算数?”程平安一惊,感觉他不像是开玩笑,就问:“卖房子干什么?”“开个唱!”程平安更加诧异了:“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饭得一口一口地吃,路得一步一步地走,你先要当好歌手,然后才能谈开个唱的事。”“这道理我明白,我也知道我是一个票友级的人物,到如今连专业歌手都不是,可我已经40岁了,时不我待,来不及一步一步地走了,我有九首原创歌曲,我想开一次个唱,不管这些歌能不能大红大紫,我此生都无憾了。”程平安能理解丈夫的心情,可卖房子毕竟是大事,这套三居室的房子是他们在城里唯一的窝啊,大半生的积蓄都在这套房上,卖了房,他们住哪儿?他们还是城里人吗?女人为家庭总是想得多一些,程平安一下子急得哭起来。汪应耀只得打消这个念头,另想别的办法。卖房开个唱,浓情爱意永生难报汪应耀正在为钱的事急得焦头烂额时,校长给他带来了好消息:他的两个企业家朋友听了汪应耀的故事,被他的追梦精神所折服,愿意赞助他10万元的场租费。这可真是雪中送炭啊,汪应耀激动得几乎要哭起来。有了这10万元,他顺利地与琴台大剧院的管理方签订了5月28日演出的合同。接下来就是筹集音乐制作费了。七八十万元,对他一个小学老师来说,仍然是个天文数字啊!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一天晚上,他梦见周围人都讥笑他疯了。他大声喊道:“我没疯,我没疯……”程平安听见他的梦呓,赶忙推醒他。他喘了一会儿粗气反问道:“一个业余歌手想在中国顶尖级的剧院开个唱,我是不是真的疯了?”程平安眼里噙满泪水,她真不愿意让自己心爱的人为了钱的事折磨成这样啊!沉吟片刻,她说:“房子失去了以后还可以买,开个唱的事机不可失,我同意卖房子,你去奋力拼搏一次吧,不管以后会如何,我都与你一起过苦日子。”汪应耀把她搂入怀中,喃喃道:“我下半辈子为你活,一定再为你买一套房子。”2011年春节过后,他们就到房产中介去挂牌。演唱会已进入倒计时,容不得他们慢慢地卖,他们只得一而再地降低售价,直到标价90万元时,才有了买家。130平方米的江景房才卖90万元,这要是在平时,至少能卖150万元,很多人都为他们惋惜。中介带着他们和买家到房地产局办理过户手续。在办证大厅,程平安怕自己哭出来,坐得离他们远远的。中介走过来,催她去签字。她拿起签字笔,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汪应耀的心不禁一疼,握住她正要签字的笔说:“我们不卖了,我不能让你这么难过。”程平安迟疑片刻说:“不,连外人都帮助我们,我们不能打退堂鼓。”第一次做自己的原创歌曲,汪应耀把很多事情都想得太简单了,到北京的音乐制作公司一了解,才知道这九首歌编曲加试唱至少要三个月时间,他一下子傻眼了,三个月的时间早过了大剧院的档期。这可真是按下了葫芦浮起了瓢啊!回到武汉,他又找到琴台大剧院的管理方,请求对方为他改个时间。管理方听了他的遭遇,被他不屈不挠的精神感动了,联系北京的总部,特为他辟出9月28日这个档期。这样一来,时间上就可以允许他把原创歌曲制作好了。几十万元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也许是一辈子的积蓄,可对于开个唱这样的大事来说,却是杯水车薪。要请主持人,要请伴舞,要请艺术总监,要租赁特殊的灯光设施,哪一样不要花大价钱?好在周围有很多热心人要帮助他实现这个梦想。年已六旬的佟文西老师主动请缨,为他担任艺术总监,并兼任培训主持人的工作,他确定的主持人是汪应耀的老婆、儿子和学校的老师,他觉得这个演唱会要办出特色,不必请专业的主持人。程平安和儿子担任第一幕的主持人。对于14岁的儿子来说,也许这算不得什么,他经常参加学校的文娱活动,可对于程平安来说,就有难度了,她是教计算机的老师,普通话不标准,从未上台表演过。但是,为了能主持好丈夫的个唱,她拼了,每天跟着儿子学普通话,跟着丈夫和佟老练台相。皇天不负苦心人,在最后一次彩排中,她的普通话终于变得悦耳动听和标准了,形体也能收放自如,博得了大家的赞誉。这一天终于来临了。琴台大剧院座无虚席,前来捧场的同学、同事、学生和学生家长一个个都喜笑颜开,兴奋不已。很多人拿着自制的灯牌和大照片,在大厅里晃荡,口中还喊着“应耀,应耀,今晚你最闪耀。”火暴的场面不逊于任何一个大明星的演出。程平安和儿子走上舞台,对着台下一千八百多位观众声情并茂地说:“有人说我是幸福的,丈夫既会教书,又会唱歌,还很爱我们这个家;有人说我是不幸的,嫁了个不常回家,‘不务正业’的男人;我说,其中的滋味,只有当事人知道。我,是个要求不高的女人,认为一家人平安就是福,没想到热爱生活的他更热爱唱歌,他视歌唱如生命,要他放弃音乐的梦想等于放弃了他的生命,我便含着泪默默地支持他。所以,今天我站在这里,只想对他说几句心里话:虽然我和你结婚十几年,你工作之余痴迷歌唱,回家的次数只能用天来计算,但是我一点也不后悔,因为你热爱生活、热爱他人,始终不变的梦想引领着你一步一步地走到了今天,非常的不容易,你的坚持令我的生活与众不同!”台下的观众听了她对爱的诠释,无不为之动容,给予了雷鸣般的掌声。汪应耀全家现在只能住在学校宿舍里。他的故事传开后,有说他傻的,有说他值得的。在汪应耀看来虽然失去了房子,但收获了亲情、友情,他无怨无悔。梦想的力量是巨大的,我们衷心祝愿他的音乐之路越走越远。编后语:追求梦想没有错,但是卖掉唯一的一套房子,只为了一个晚上的“疯狂”,是值还是不值,值得我们每个人细细品味,可能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不同的答案。
不顾全家失居,业余歌手疯狂卖
一日,一位业余爱好摄影的文友邀请我们前去观看他的摄影展。文友的摄影技术还不够精湛,不过他捕捉到了生活的细节,尤其是拍狗的照片特别吸引人,一张张穿着小花袄扎着小辫或奇装异服的宠物狗照片令大伙忍俊不禁。而我却笑不起来,因为一张戴着太阳镜的狗的相片,使我想起我家曾养的一条狗。席间,文友们都奇怪我看到如此滑稽、狗模人样的照片反而一脸肃穆,我喝了一杯酒,给他们讲了一个关于狗的故事。40年前,我的父母去安徽逃荒,在一个小山村落脚后,父亲做起了挑夫,母亲帮着附近的渔民打鱼晒网。日子过得比在老家饿肚子好多了。一天,父亲从外面回来,带回两只毛茸茸的狗崽,母亲一见是小狗,便埋怨起来:“这年头,人也吃不饱肚皮,哪还有什么给狗吃!”父亲没理会母亲的埋怨,把狗抱向才3个月大的哥逗趣地说:“小子,爸这是给你找个伴!看这两只没爹没妈的小家伙瑟缩在路边的草丛中,爸不带它们回来,不是被冻死,就会被狼吃了!”母亲听了父亲如此说,不再埋怨什么。可两个月后,狗的食量大增,迫于无奈,父亲将一条小黑狗给了邻居。第二年夏天,留在我家的小黄长成了一条强悍威武的狗,它整天嬉戏于哥的摇篮旁边。一个闷热的夏夜,父母因一天的劳累沉沉地睡去,刚学会爬还不能走路的哥,竟爬出摇篮,父母浑然不知。大概是午夜,父亲感到有什么东西在拖蚊帐,他一边迷糊着,一脚蹬去。不一会儿,“呜呜”声扰得父亲气愤地骂了句:“死瘟狗,不见我白天干活累呀!”接着母亲也被狗扰醒了,她感到有点奇怪,借着月光,这不是邻居家的阿黑嘛。母亲的敏感一下惊来,对着空摇篮,她哭喊起来,阿黑咬着父亲的裤口向外拖。在阿黑的带路下,不远处的池塘边,阿黄正伏在塘堤上。近前,父母才发现,哥在阿黄的怀中已睡着了。两条狗救了哥的命――若不是阿黄拢伏住哥,他早已滚进了池塘;不然也喂了狼,不远处能看见幽绿的狼眼,仍在徘徊不前。在大哥3岁那年,家乡吃饭问题有所好转,父母离开了安徽,回到了老家。阿黄也被带了回来,父母本不想带狗,可哥死活不依,又见阿黄两眼蓄泪,父母就动了恻隐之心。回到老家,阿黄成了看家护园的好手。一年后,它也成了狗妈妈,整日守护在自己的孩子旁。不知何时,阿黄因“坐月子”感染双眼化脓,苍蝇、蚊子团团围着它的双眼,气得它“汪汪”个不停。母亲发现后很替阿黄难受,想了种种办法驱赶蚊蝇,扎纱布,可阿黄看不见孩子急得叫个不停;烟熏蚊蝇,可阿黄双眼有病,虽一时赶了蚊蝇,可阿黄泪也被烟熏得直流。一天,吹唢呐的舅舅,戴着墨镜上门走亲戚,母亲一见到便想起了阿黄,于是她谎称戴戴墨镜,过过当年做新娘的瘾。(苏北乡村新娘出嫁,都要戴着墨镜,表示害羞。)墨镜在当时是稀罕物,舅舅摘下墨镜,再三强调不戴要收好,不能让小孩玩坏了。舅舅一走,母亲便忙着给阿黄戴起墨镜来,阿黄也挺配合,一动也不动地坐着。母亲给阿黄左戴右戴,就是固定不了墨镜,最后在哥的帮助下,母亲才用线把墨镜固定住。谁知刚给阿黄戴好墨镜,舅舅又返回,一见狗戴上他的墨镜,咆哮起来,母亲连忙拉着舅舅解释,可舅舅还是一脸不高兴离开了我家。阿黄戴上墨镜,双眼化脓处少了蚊蝇的叮咬,半个月过后,阿黄眼好了。一天午后,正当母亲准备把墨镜还给舅舅时,舅舅却手捂着一只眼,一脸的血,冲向我家,大声喊着:“姐姐,姐夫,快救我!”父母一下子被舅舅的惨相吓呆了,细一问才知,舅舅刚刚为娶新人的人家放鞭炮,一不小心,冲天炮炸向了他的右眼……从医院里出来,母亲哭了,因为舅舅的右眼被炸瞎了!医生建议,装人的眼球重见光明,目前还没有这个医术,惟有装只猪、猫、狗的眼球遮掩日后凹陷无眼球的眼窝。回家后,父母还未从这飞来横祸中清醒过来,医生又派人传话,最好在24小时内做好眼球移植,不然别的眼球装上去极易看出。父母一下子犯疑了,到哪里找现成的眼球呢?时间一小时一小时过去,突然,母亲想到了阿黄。父亲不依,说阿黄还在哺乳,母亲急了,一条狗重要还是一个人重要。母亲流着泪向正在喂奶的阿黄诉说刚发生的不幸,父亲找来了绳索,准备把阿黄吊死后,就送去医院。面对绳索,阿黄像猜到了什么,它仍平静地喂奶,父亲有点于心不忍,去了邻家,准备向邻家买条猪,谁知父亲回来时,阿黄突然口吐白沫倒在他的面前,它嘴里有一节鼠尾巴。阿黄自杀了,因为它从不吃老鼠,更何况一只被毒死的老鼠。阿黄的一只眼球装在舅舅的右眼窝里,不仔细看,一点也觉察不出那是只狗的眼球。那天医生摘下阿黄的眼球,母亲呜咽着告诉舅舅阿黄为他自杀的事,舅舅听后,伤心地请医生为阿黄戴上母亲刚还他的墨镜。阿黄戴着墨镜,就这样离开了我家。听完我的故事,大伙儿无不为之震撼。回家后,父母还未从这飞来横祸中清醒过来,医生又派人传话,最好在24小时内做好眼球移植,不然别的眼球装上去极易看出。父母一下子犯疑了,到哪里找现成的眼球呢?时间一小时一小时过去,突然,母亲想到了阿黄。父亲不依,说阿黄还在哺乳,母亲急了,一条狗重要还是一个人重要。母亲流着泪向正在喂奶的阿黄诉说刚发生的不幸,父亲找来了绳索,准备把阿黄吊死后,就送去医院。面对绳索,阿黄像猜到了什么,它仍平静地喂奶,父亲有点于心不忍,去了邻家,准备向邻家买条猪,谁知父亲回来时,阿黄突然口吐白沫倒在他的面前,它嘴里有一节鼠尾巴。阿黄自杀了,因为它从不吃老鼠,更何况一只被毒死的老鼠。阿黄的一只眼球装在舅舅的右眼窝里,不仔细看,一点也觉察不出那是只狗的眼球。那天医生摘下阿黄的眼球,母亲呜咽着告诉舅舅阿黄为他自杀的事,舅舅听后,伤心地请医生为阿黄戴上母亲刚还他的墨镜。阿黄戴着墨镜,就这样离开了我家。听完我的故事,大伙儿无不为之震撼。
戴墨镜的狗
费尔马如今被誉为“业余数学家之王”。1601年,他出生在法国南方,在方济各会修道院学习以后,担任图卢兹议会上访接待室的法律顾问一职。费尔马的仕途颇为顺利,甚至有资格以德(de)作为姓氏的一部分。可是,这并非他的雄心所致,而是当时蔓延欧洲的鼠疫帮了忙,幸存者被提升去填补死亡者的空缺。这场鼠疫也被称为黑死病(BlackDeath),大约开始于1346年。这场灾难的传播速度非常缓慢并时有反复,前后持续了三个多世纪,这与当时的医学水平、交通媒介和各民族之间的相互疏远不无关系。1652年,鼠疫再度在法国南方徘徊,一向深居简出的费尔马也染上了,他病得如此厉害,以至于一位朋友迫不及待地向他的同事宣告了他的死亡。但没过几天,这位朋友又在给一个荷兰人的信中纠正道:前些时候我曾通知您费尔马的逝世。他仍然活着,我们不再担心他的健康,尽管不久以前我们已将他列入死亡名单之中……信中没有任何道歉的字眼儿,显而易见,类似的差错在当时已经司空见惯。费尔马后来又活了13年,直到64岁时,染上另一种疾病去世。我们可以这样推测,由于仕途的顺利不必为生计担忧,以及对社交生活的适时回避,费尔马得以安心地从事业余数学研究,最终成为17世纪法国最有成就的数学家。当鼠疫于1664年通过英吉利海峡上的轮渡再次抵达英伦时,危害达到了顶峰。据记载,1665年夏天的两个月间,仅伦敦死于鼠疫的人数就达到了5万,即使是乡村,有些地方活着的人都来不及埋葬死者。幸运的是,几个月后的一场大火(史称“伦敦大火灾”)烧毁了伦敦的大部分建筑,老鼠和跳蚤也销声匿迹,鼠疫流行随之平息。这场大火无疑是一个奇迹,另一个奇迹降临在1642年(伽利略去世)的圣诞节,在英格兰偏僻的小村庄诞生了一个男孩,他的名字叫艾萨克·牛顿。在他出生前两个月他的父亲就去世了,母亲管理着丈夫留下来的农庄。两年以后,母亲改嫁到了邻村,小牛顿被交给祖母抚养。后来,他在低水平的乡村学校里接受教育,除了对机械设计略有兴趣以外,没有显露出任何特殊的才华。可是,牛顿还是勉强考取了剑桥大学三一学院,尽管他的欧几里德几何答卷有明显的缺陷。他在大学里继续默默无闻地学习,很少受到老师们的鼓励。有一次,他几乎要改变方向,从自然科学转向法律。幸好没有,他得到了继续深造的机会。本来,牛顿可能和其他按部就班的研究生一样,在教授的指点下循序渐进。可是因为伦敦流行的那场可怕的鼠疫,剑桥大学放假了,并且一放就是两年。23岁的牛顿回到了自己的村庄伍尔斯托帕,那是在剑桥郡北面的林肯郡。牛顿在故乡安静地度过了1665年(费尔马去世)和1666年,这使他有足够的时间进行独立思考。牛顿开始了数学、力学和光学上的一系列伟大发现,他获得了解决微积分问题的一般方法,观察到太阳光的光谱分解,并提出了力学上的重要定律。假如法国哲学家伏尔泰的描述正确的话,牛顿是在自己农庄的果园里,看见一只苹果坠落时发现了万有引力定律。多年以后,牛顿故乡的一棵苹果树被移植到剑桥三一学院的门外,供游人瞻仰。在牛顿的同母异父妹妹的后裔保存下来的一份牛顿手稿里,有这样一段描述,“……这一切都是在1665与1666两个瘟疫年份发生的事,在那些日子里,我正处于创造的旺盛时期,我对于数学和哲学,比以后任何年代都更为用心。”两年以后,牛顿回到剑桥,顺利取得了硕士学位(那时硕士和博士的含义基本上是一致的,只是不同国家的不同名称而已),并被选为三一学院的研究员。又过了两年,他的导师巴罗主动让贤,年仅27岁的牛顿担任了著名的卢卡斯讲座教授。
当牛顿遇到鼠疫
平时忙碌的工作,也需要调剂一下。在业余时间,我会玩点小游戏,比如斗地主。玩了几年后我发现,斗地主时出牌不能太急,要懂得“顺水推舟”的道理。除非是赢定了的牌,再好的牌也不要出得太急。你若是每打一手都想吃住,然后按自己的思路“主导”牌局,这样的结果往往是“不得好死”。且不说对手可能隐藏着炸弹,就连对子也会出现“夹板”,即出现相同的对子。有了这些经验后,我出牌都不会太峻急。我更喜欢从容地跟随对手出牌,伺机出击一锤定音,并不总想用大牌来“主导”什么。有了这样的心态,我取胜的机率也就大些了。这种出牌方式,让我想到了老子笔下的水。《道德经》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面对高山,水不会以凶猛的架势去征服它。湍急的水流直接进攻高山,而不是从容的方式寻找道路,那只会是死路一条,最终被高山阻断。于是,水便总是顺着山谷而去,避开不可一世的高山,从容地奔向大海。无论有多少艰难险阻,它也会找到自己的方式,最终实现自己的目标——汇入大海。同样,我们不必与对手的大牌逞一时之强,要学会避开锋芒,从容地获取胜利。看来,我们不得不承认,庄子哲学中蕴藏着深刻而又丰富的思想。我有一个朋友,他是非常优秀的语文教师,教学已经达到“水的境界”。他的专业基本功非常扎实,知识视野非常广阔,课堂上与学生的互动也是亲切自然。用他的话来说,在课堂上他与学生是在打“太极推手”——学生“推”来问题,他将其“推”给学生,学生反过来“推”向他,如此循环,构成了“教学推手”。他的教学可谓“行云流水”,此乃课堂教学的最高种境界。读书不要太急,也要从容自如。有闲心即读,有时间即读,而不要强迫自己非得读多少不可。读得太峻急,可能会把自己困于岐途,还会错过生活中美好的东西。老子有言,“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对无涯,殆矣。”读书是一生的事,我们不妨以一种“读书似水”的态度来看读书。记得朱光潜先生说:阿尔卑斯山谷里有一条公路,两边风景如画,路旁插着一个标语牌劝告行人:“慢慢走,欣赏啊!”世间熙熙皆为利来,世间攘攘皆为利往。在这个行色匆忙的世界里,人信都像阿尔卑斯山下的汽车拼命向前赶,不知道人生还有许多美好的东西,而我们人生的终级目标不是忙碌。在这个忙碌的世界,我们还需要一点从容......懂得如何优游于于岁月长河,这才是人生的智慧。冯友兰先生讲过一个故事。一位教授批评一个市民用别字,但此字在古时候可以解释为假借,所以冯先生便为作者作了辩护。后来,这位教授告诉冯先生,“如果我用这个字,那便是假借;如果是他用,那便是别字。”此时,冯先生才发现,我们做着同样的事,可我们的境界却可能有差异。大学里的教授,有的目标是为挣钱,有的目标是道德,还有的目标是天地境界。接着,冯先生对“天地境界”作了阐述。所谓天地境界,是指做点平常的小事或工作,内心世界却非常丰富,可以参透人生和宇宙。我们每日做些繁琐的小事,我们却可以不卑微。在我们“赞天地之化育”之时,还可以“与天地参”。身在三尺讲台的我们,谁说我们只是教书匠?谁说我们只能思考教学?谁说我们就没有天地境界?《老子》还说,“小隐隐于林,大隐隐于市。”真正的隐者,就在普通的市井之中。在我们为功利禄奔波之后,坐下来玩几圈斗地主时,我们是否只是为了一点输赢?在轻松的娱乐之中,在我们从容地享受生活时,我们能否懂得,一副普通的扑克牌中,也能有人生真谛与宇宙奥秘?想必那些离群索居隐于林者,也就没有机会参透扑克中的人生了吧。
斗地主中的哲学
美国一位天才心理学家曾经说过:“忧虑是一阵情感的冲动,意识一旦陷入某种状态,这种状态将很难被改变。”在这种情况下,与意识去抗争是徒劳的。意志力越强,这种抗争越显得徒劳无益。这时,唯一的解决办法只能是悄悄地渗入某种新的东西,来分散注意力。如果这种新的东西选择恰当,而且确实能激起你对另一领域的兴趣,渐渐地而且经常是非常迅速地,你过分紧张的情绪就会缓解,你又开始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因此,对一个公众人物来说,培养一种业余爱好、一种新的兴趣显得尤为重要。但这不是一件一朝一日或凭一时的意气就能一蹴而就的事情。这种替代忧虑的心理兴趣的培养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它的种子必须精挑细选,然后播撒到肥沃的土壤里,要想得到籽粒饱满、需要时随手可摘的果实,还必须对它细心呵护。要想真正地快乐,而且每次都能真正奏效,一个人必须有两种或三种业余爱好,而且必须是真正的业余爱好。一个人到了晚年才说要培养这种或那种兴趣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这种尝试只能是更加增加大脑的压力。一个人可能具有与他日常工作无关的大量的知识,但这些知识并无助于他减轻心理压力。随心所欲做你所喜欢的工作不会有助于减轻你的心理压力,而是你必须设法喜欢你目前所做的工作。大致来说,人可分为三类:第一类人是累死,第二类人是愁死,第三类人是烦死。体力劳动者经过一周的辛勤劳动已经筋疲力尽,再让他们在周六下午踢足球或打棒球无助于消除他们的疲劳。对那些为一些大事已经连续工作或烦恼了六天的政治家、专业人员或工商界人士来说,在周末的时候让他们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烦恼费神,也不会使他们的身心放松。对于那些不幸的人,那些可以随意发号施令,那些随心所欲、无所不能的人,新的乐趣、新的喜悦对他们来说是无所谓的事情。他们狂乱地从一个地方跑到另一个地方,想通过不断换地方的这种方式来摆脱烦恼,这是徒劳的。对他们来说,条例、规矩是他们最有希望摆脱烦恼的办法。也可以说,理智、勤奋、有才能的人可以分为两类:第一类人是工作与娱乐泾渭分明,第二类人是工作、娱乐合二为一。大多数的人都属于前者。他们有他们的报酬。长时间在办公室或工厂的辛勤劳作不仅使他们得到了维持生命的薪水,而且培养了他们追求快乐的强烈愿望,即使仅仅是那些最简单、最朴实的形式。然而命运女神所偏爱的却是第二类人。他们的生活自然、和谐。对他们来说,工作时间永远都不够长。每一天都是假期,法定假期到来时,他们不愿休假,认为这是强行中断了他们精彩的假期。然而,这两类人都必须改变一下他们的观点,调整一下气氛,转移一下奋斗的方向。事实上,或许那些以工作为乐的人正是那些最需要通过一种兴趣或爱好使自己适时忘记自己工作的人。
培养一种业余爱好
多年来,我在业余时间里总喜欢参加各种竞赛活动,偶尔也建议朋友们去试一试,因为它可以带来许多惊喜。我有一位老朋友住在内不拉斯加。她看到我获奖的摄影照片时说:"唉,我这一辈子是不会有这份福气了,我这种人是获不了什么奖的。""你为什么不改变一下你对生活的看法呢?"我提议说,"有时你得自己找点事儿做,而且要想办法干成。"我的这位朋友从不打长途电话,所以接到她的电话时,我大感惊奇。"你猜怎么了?"她在电话中喊道,"我决定要改变一下自己。我在一个商店橱窗中看到一个竞赛海报,我就报了名。比赛中我可真是尽全力想要赢",说到这她激动得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了,"他们刚才打电话说我得了100美元的大奖。"最后她又加了一句,"我能付得起电话费了,而且我要告诉你,你这招还真挺灵的。"不知你是否注意到,物以类聚,事业和生活中的失败者总是愿意去找失败者,他们常常凑在一起,同病相怜。我的信条是,如果你想成功,就要去接近成功者;如果你想身心健康,就不要与只想着疼痛与痛苦的人混在一起。我在大学的课上,常鼓励学生们去寻找自己的梦想,对任何事情都充满热情,最重要的是对自己有信心。
改变你对生活的看法
他姓周,原本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文员,业余时间喜欢上了绘画。有人作画,是为了出名捞利,他画画则纯粹是自娱自乐。为了这个爱好,他几近痴迷,把所有闲余都耗在上面,还经常自费到各地画院进行深造,四处拜名师潜心学艺,专攻中国画,尤喜画石榴。苦心人天不负,经过数十年的揣摩钻研,练笔实践,他的绘画技艺突飞猛进,达到了一种常人无法企及的高妙境界。他以墨取韵,所画的石榴珠圆玉润,饱满丰厚,浆水欲滴,生机勃勃。枝叶和果实用墨清新,色泽淡雅而沉着,古朴雄健,笔端似有神助而恣意挥洒。一时声名鹊起,继而名声大噪,人称“周石榴”,与北方大家“王石榴”齐名,享有“北王南周”美誉。人们纷纷以手中有他的画而引以为豪,登门求画邀画者络绎不绝。他是一个古道热肠之人,认为他人向自己索画,就是看得起自己。当年学艺路上,也没有少受众人相扶,所以他每求必应,不要任何报酬,且每幅画都专心致志地创作,枚枚石榴巧夺天工,幅幅画作堪称精品。人们现场看他挥毫作画,自觉备受重视,皆欢天喜地抱画而去,他也在作画过程中与人谈笑自若,挥洒自如,沉醉其中,享受着人生的乐趣。他的画作开始被人收藏,甚至流传到国外,价格也开始不断攀升,有着很高的市价。有人告诉他,你的画值钱了,再无偿地赠予他人太亏,要学会卖画挣钱。他笑笑不以为然,说自己画画就是为了寻找一个乐子,在给予和分享中得到幸福,若要只是为了挣钱,当初就不会学这个。然而,儿女们对他的埋怨不断,责怪他这么多年为绘画花费了大量心血代价,让家人跟着吃了许多苦,却不能为家人带来切实的利益和好处,简直是个不折不扣的傻瓜。他的大儿子甚至把他关在室内,限制了他的自由,对前来索画者明码标价,每幅画均按画幅尺寸收取费用,当起了父亲的经纪人。画家被孤立隔绝,不能再跟前来索画的人见面,也不能在谈笑风生中完成画作。所有的一切,都被儿子代理,而他所能做的,就是根据客人的要求提供画品,成为一台会画画的机器。家中的日子果然渐渐好转起来,而他却不再被人尊为“画家”,而是被人轻蔑地称之为胡同里那个画石榴卖石榴的“画匠”。他精神很快消沉低落,整天委靡不振,以酒买醉。因为缺少激情,创作时没有丝毫灵感,画出来的石榴呆板僵硬,不再鲜活灵动,了无生趣。人们指责他敷衍应付,画技大失水准,买他的画,还不如买街头地摊上的拙劣印刷品。自此,画家声誉大跌。终于有一天,当家人打开他的画室时,发现他已经双目紧闭,触电自杀了。保持旺盛的创作激情,在创作过程中享受人生的乐趣,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的全部精神支柱和生命源泉所在。扼杀了他的创作激情和创作乐趣,也就等于扼杀了他的生命。其实,从他儿子开始逼他卖画那天开始,他的艺术生命已经终结,他的自然生命之花也很快凋落了。
画家之死
除了本职工作外,我还兼职保险业务经理。在业余时间,我经常一个人外出跑业务。上个周末,我乘公交车拜访客户。由于自己一时粗心,文件包被盗了,那里面装着我的所有客户资料、有关文件和我的名片。正当我懊悔气恼的时候,突然收到一条手机短信:“不好意思!你的包在我手里。这个包对我没有任何用处,我想对你很重要。我很想还给你,可是现在的社会讲究经济效益,坦白地说,我希望得到你的补偿。如果你愿意的话,需付款500元,请斟酌考虑一下。具体交易办法下次告诉你!”我看着短信内容,自己思忖一番,给小偷回复了这样一条短信:“正如您说的那样,这个包对我很重要。我很想赎回它,我想我们是否可以采取其他办法。您知道,您的工作充满了各种风险,稍有不慎可能遇到意外。如果您愿意,您可以投保我们公司最新推出的意外伤害保险,这样您就可以放心工作了!顺便告诉您,意外伤害保险每单最低投保1500元。我很愿意为您服务!”发出短信之后,我等了一会儿,对方回复了短信:“谢谢你的关心!我想了一下,工作确实充满了风险,也很想投保贵公司的保险。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我投保意外伤害保险,只需要付1000元外加还你的包就可以了?你值得我信任吗?”我连忙回复短信告诉他:“您是聪明人,您可以看看我的客户资料,那里面有我的回访记录和我的部分日记,看了之后您会发现我是值得信任的人。如果您有兴趣,也可以看看最新业务介绍,意外伤害保险可以得到5万元保额。您只需要把我的包还给我,另外付1000元现金,我就可以给您办理此项业务。当然,还得麻烦把您的有关资料填在我的客户资料里。我会恪守职业道德,为您保守一切秘密!”过了大概一个钟头时间,对方给我发来短信:“我看了所有资料,你确实是一个令人相信的人。我愿意投保贵公司的意外保险。为了和你建立良好的关系,表示我的诚意,也为了你以后的关照,我可以将你的包通过快递的方式寄给你,包里有1000元现金和我的部分资料,请你尽快为我办理。谢谢!”第二天,我果然收到了一份快递邮包,里面有我的包和1000元现金。我把现金以对方的名义存进银行,按正规方式给他办理了1000元的意外伤害保险,也以快件的形式寄给对方。办理完上述事项,我给他发了最后一条短信:“所有业务已经办妥,请查收邮件。从今以后,您就是我的客户了,能为您服务,我感到非常高兴。需要告诉您的是,您必须选择一项正当的职业,因为法律规定,因盗窃而发生的意外伤害,保险公司拒绝赔偿!”
给小偷办保险
 
共8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