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洞房花烛夜的故事

兴盛街86号老赵家的儿子娶媳妇,婚礼盛大、热闹非凡。新郎名叫赵林,市统计局科员,文章写得好,人称“秀才”,深得领导赏识。新娘叫张叶,漂亮、温柔、大方,是外地一家大公司职员。想当初,这对郎才女貌的新人一见钟情,恋得难分难舍,从认识到热恋到登记结婚到入洞房,总共才用了不到一个月时间,可谓深圳速度。婚宴结束时已是晚上九点多了;接下来的节目最精彩,那就是特别好玩的闹洞房。“三天没大小,老公公也能摸儿媳妇的脚。”“新郎当猪八戒,背新娘绕一圈儿。”“新郎讲一讲,你用了什么办法,三十天就把这么个天仙女给……”大红的喜字,华美的彩灯,亲朋好友、男女老少把洞房都快给挤破了。虽然新郎新娘已被大家折腾得筋疲力尽,但大喜之日,新人不能表现出丝毫的不快,这是习惯也是民间规矩呀;但后来大家实在是闹得太过火,新郎撑不住有点恼了,新娘不时无奈而着急地看一眼新郎,但她仍然坚持着强颜欢笑。闹洞房最厉害的是一位叫小梅的姑娘。这小梅人长得漂亮,嘴头子好使,点子也多;最绝的是她让新郎用嘴将新娘的耳环、项链和戒指一样样叼下来,再一样样地叼着戴上去。这一高难度游戏把新郎赵林弄得口水直流、大汗淋漓、狼狈至极;也逗得大家笑破了肚皮。小梅格格笑着说:“大喜之日,欢欢笑笑闹洞房。太好喽……”夜已深,大部分闹房者陆陆续续地走了,最后就剩下三个“铁杆闹洞房者”:小梅、赵林十岁的侄子志刚和十五岁的外甥女晶晶。志刚和晶晶也困了,上下眼皮直打架,只有小梅精力还是那么旺盛,继续嘻嘻哈哈地闹个不休。洞房里的人谁也没有发现,院里有个老人趴在窗户边上,已经向屋里偷窥好长时间了,这人正是赵林的父亲老赵头。一会儿,东屋的门“吱嘎”开了,是赵林的母亲,她生气地骂老赵头:“老不要脸的,你也闹洞房呵!偷看了那么长时间,多丢人哪!快,快回来吧。”老赵头扭头低声责怪女人:“死老婆子瞎喊什么。你也过来看看……”直到后半夜两点多,洞房总算安静下来。志刚和晶晶歪在沙发上睡得正香,新郎和新娘也困得东倒西歪。此时小梅才很幽默地说:“我宣布,本次闹洞房结束。我也该走喽。新郎新娘明天见,拜拜咯您呐。”当行色匆匆的小梅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她身后传来一声断喝:“站住!”小梅怔了一下,撒腿就跑。可没跑几步,就来人给抓住了。小梅挣扎着说:“你们这是要干什么?耍什么流氓!再不松开我可要报警了。”只听一个男人严厉地说:“老实点,我们就是警察,在这里恭候你多时了!”小梅又怔了怔,便大声哭闹起来:“警察凭啥抓我,我闹洞房犯了哪条法律?”这时,老赵头老两口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老赵头用手指着小梅说:“快把偷我儿子儿媳的东西拿出来吧。哼,你这个女贼,我们老两口早就从窗外看清你的小动作了。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老赵头。”小梅傻了,一下瘫倒在地。两个女警察上去搜身,很快就从小梅衣兜里搜出来新娘的金戒指、耳环和项链,还有新郎的新手机。人赃并获,无可抵赖的小梅低下了头。当警察进洞房里叫醒新郎和新娘询问记笔录时,两位新人都傻了,愣了好一会儿才恍然大悟。据新郎新娘说,其实他俩都不认识这个闹洞房的小梅,新郎以为小梅是新娘的亲友,而新娘则误以为小梅是新郎的亲友,两边闹洞房的亲友们也都是这么认为的。这就是小梅明里闹洞房、暗中行窃得逞的原因。老赵头对警察说:“起先我也没注意,或者说根本就没想到,后来发现这个闹洞房的小梅跟别人不一样,她的眼睛老往儿媳妇的金戒指、项链、耳环上盯。特别是她让新郎用嘴叼下新娘的三金,再用嘴叼着戴上这个过程,我看到小梅那贪焚的眼神,她兴奋得神彩飞扬、满面红光。于是……”男警察插话道:“于是你就悄悄打电话报了警。老赵同志的警惕性确实很高呀。”当晚审讯得知,这个小梅名叫李冬梅,现年二十一岁,好吃懒做,从去年开始,她就以闹洞房作掩护,专门盗窃新郎新娘的钱物,这已是她第八次作案了。两天后,公安审讯李冬梅又有新突破,原来这李冬梅真名叫张梅,是新娘张叶的亲叔伯妹妹,她俩是一个村的。据张梅交待,张叶也是个打工妹,根本就不是什么大公司的员工;张叶两年前就已跟人结婚,丈夫叫贺一凡。张叶和赵林结婚典礼入洞房的时候,贺一凡就悄悄住在附近的一个小旅馆里等着……警察们听到这里,便迅速站起身,要去抓捕张叶、贺一凡。他们刚一出门,正好与赵林一家人撞上了。赵林的眼里喷着火苗子,老赵头拍着大腿说:“公安同志,快给我们做主哇;新娘张叶跑了,拿走了我家三万多块钱。老天爷……”在警方的严密布署下,一场抓捕行动随即展开……
洞房花烛夜
 
共1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