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懂的的故事

我用眼角的余光能看到他的表情在发生着变化。由开始做长者状想训斥教育我,变成了愤怒,后来是焦躁不安,再到后来就变成了压抑着的悲哀。我的“青春期”我的青春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大概从杨逸远正式离开我和妈妈那一天算起吧。杨逸远是我的父亲,只是自从记事起,我从来没有喊过他。我想,我对杨逸远全部的情感,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一个源于血缘和基因,植在血与骨头里的字——恨。杨逸远在我读小学时与他的初恋情人重逢,从此他就没有在夜里回过这个家了。那是个寒冷的夜晚,我已经睡下了。模糊中听见敲门声,然后是妈妈与谁在客厅说话的声音。我本能地警醒,蹑手蹑脚地从卧室门背后往外看,居然是杨逸远。杨逸远说:“求你了。”妈妈沉默了很久才开口:“已经有几年你都没提过离婚的事,怎么突然提起?你和我说实话,也许我会考虑。”这次轮到杨逸远沉默了,空气沉重得像凝固了一般,终于他长长叹息:“她怀孕了,她已经快40岁了,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一周后,晚饭时妈妈突然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对我说:“我和你爸爸离婚了。这样也好,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大人了,是这个家的男人。”我没有如妈妈所愿变成她期待的坚强成熟模样,恰恰相反,我由一个公认的乖孩子突然间变成了叛逆少年:厌倦学习,厌倦回家,甚至厌倦有思想。唯一还愿意做的事情就是玩网络游戏。那年我读高一,15岁。在妈妈眼里,原先的我懂礼貌,懂事,帮她做家务,认真学习,这简直就是她赖以活下去的全部依靠与希望。可现在呢?妈妈哭着追问我:“你到底怎么了?”我想了想回答她:“没什么,青春期吧。”死也改变不了的事情杨逸远听说了我的事。离婚后,他由每月上门送生活费变成了直接往银行卡里存钱,我明确地告诉过妈妈,我不想再见到“那个人”。所以,当我在学校大门口看见杨逸远凝重地注视我时,我满脸冷漠,视而不见地从他面前走过。杨逸远常常来,但没有主动开口说话,我用眼角的余光能看到他的表情在发生着变化。由开始做长者状想训斥教育我,变成了愤怒,后来是焦躁不安,再到后来就变成了压抑着的悲哀。大爆发的时刻来了。那天高一期末考试成绩单出来了,妈妈就被学校通知建议我留级。我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我做好了思想准备,坐在客厅里等妈妈从学校回来后大哭一场、大骂一次,甚至动手打我。推门进来的却是杨逸远,第一句话居然是那么耳熟:“求你了。”我把玩着他的表情:“大教授的儿子被要求留级,觉得面子丢光了吧。”杨逸远拳头握紧了,额头上青筋凸起。我可不怕他,我已经和他差不多高,虽然单薄了点儿,但我自信力气不会输给他。杨逸远握着的手居然慢慢松开了,他轻蔑地看了我一眼,转身往门口走,走到门口又回头说:“在你眼里我怎么不堪都不要紧,这个世界上有两个女人自始至终都在爱我,她们爱我是因为我优秀。我的无能只在于我没能处理好和她们两人的关系。但是你看看你,你连我的一半都没有,你考得上我当年考上的大学吗?将来会有女孩子爱你吗?所以,现在不是你不想认我当父亲,而是我根本都不想认你这个儿子。”他摔门而去。我的狂乱青春期莫名其妙地提前结束。两年后,我以高出分数线二十多分的成绩考入杨逸远的母校。报到那天,杨逸远来了。不等他张嘴,我冷冷地开口了,那是我考虑了几天专门说给他听的话:“不要表功,不要说我因为受了你的激将法才好好学习,终于考上大学的。你错了,我考上大学是为了长大到跟你没关系。我18岁了,从今天开始,我和妈妈都不再需要你一分钱,我会自己挣学费和生活费。请你以后不要来打扰我们。”杨逸远痛苦地闭了闭眼睛,留下一个存折走了,背影蹒跚,脚步散乱。我撕掉了存折。大学期间,我申请了助学贷款,努力学习争取奖学金,课余还打了两份工。我的状态只能用“拼命”一词来形容,虽然十分劳累但我没有后悔。然而,我的身体却日渐不适。那都是些说不出口的症状:比如自我感觉尿频尿急,但到厕所却又没有了便意;没有女朋友,却时时觉得身体发虚,全身尤其是两腿无力;我坐立不安,居然跟杨逸远当年一样膝盖和手脚震颤,无法自控。妈妈带我到医院检查。看看四周,肾病专科少有我这样年轻的小伙子,我几乎羞愧得想要逃出医院了。我躲在医院外花园草地上,妈妈拿着结果出来了,脸上是掩不住的担忧。我的心紧了又紧,她说:“还好,不是身体器官的问题。医生说,大概是心理疾病导致的植物神经功能障碍。不过,你爸爸说,心理疾病导致的问题更难治愈。”我一听就冒火:“我生病你告诉那个人干什么?”妈妈的嘴哆嗦了几下,却没说出来。不过,我很快就明白妈妈的苦心了,因为找心理医生治疗实在是件太过昂贵的事情,一小时200元。好在给我治疗的这位博士挺可亲的,他很快就确诊了我的病情——焦虑症,并因焦虑情绪导致尿频、尿急、虚脱等诸多躯体化症状。他说,病的起源与你和父亲的关系有关,焦虑很多时候源于内疚、自责等负面情绪。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杨逸远留给我的那个背影。把血和骨头还给你如果那位心理医生说的是正确的话,他的意思是我的身体疾病源于心里焦虑,而我的焦虑情绪是因为潜意识里我因为自己对杨逸远的态度感到内疚。如果能够消除这种亏欠感,焦虑会消失,身体也会健康起来。没想到,我很快就面临一个可以彻底消除我愧疚感的机会。杨逸远病了,而且不是小病,是尿毒症,根治的方法只有一种——换肾。谁捐肾给他?他,孤家寡人一个。据说他的初恋情人,不,应该称他现在的妻子倒是情愿,可惜配型不成功。这个消息是妈妈告诉我的,我敏感地盯着她的眼睛看:“妈,你也准备去给他捐肾?”妈妈不说话,只是看着我,目光海一样深不可测,我看不清。我的心一疼,脱口而出:“你别,你应该恨他才对呀。就算要捐,也应该是我去。”妈妈的眼睛里闪过惊喜:“是吗?你愿意去吗?”是的,是惊喜。我的心情极其复杂,妈妈到现在还爱着那个负心的男人,甚至超过心疼与她相依为命的儿子。手术前,躺在另一张手术床上的杨逸远就在我身边,他轻声地唤我“儿子”,声音是老人般的哽咽。我的心一时酸痛得不行,眼睛胀得疼,但我忍住了,将头转向另一边,没有看他。我告诉自己,我是在还债,哪吒一样地将骨与血还给这个给了我骨与血的男人。从此,我将轻松了,自由了,解脱了。博士的心理分析的确非常精准,手术后,虽然我失去了一个肾,却明显感觉自己身体好起来了,那些困扰我的症状得到缓解甚至消失了。当然,这与我没有住校,每天住在家里由妈妈调养我的身体有关。另外,博士开的治疗焦虑的药我也在继续吃。毕业这年,我顺利地应聘到一家合资企业工作。工作第一天,单位组织新人体检。B超间,医生沉吟了一会儿问我:“你做过肾移植手术?”我“嗯”了一声,医生笑了笑:“看来你病情恢复得很好,抗排斥药物也不需要吃太多,移植到你身上的这个肾与你的身体机能非常协调,应该是血缘关系的供肾吧?”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走出医院的。回到家里,我打开妈妈藏在床头的皮箱,里面是一大匝药瓶标签,原来每次妈妈都将抗排斥药的商标撕下,换上抗焦虑的药物商标。我还发现了一张手术协议书,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却关系到两年前我的那次手术。协议书上说明,杨逸远自愿提供自己的一个健康肾供给他的儿子。下面是他签名,我的名字是由妈妈代签的。突然间泪流满面。那一天,我正好22岁。
父爱,一首我没读懂的诗
我的青春期从父亲离开开始我的青春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大概从杨逸远正式离开我和妈妈那一天算起吧。杨逸远是我的父亲,只是自从记事起,我从来没有喊过他。我想,我对杨逸远全部的情感,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一个源于血缘和基因、植在血与骨头里的字——恨。杨逸远在我读小学时与他的初恋情人重逢,从此他就没有在夜里回过这个家了。那是个寒冬的夜晚,我已经睡下了。模糊中听见敲门声,然后是妈妈与谁在客厅说话的声音。我本能地警醒,蹑手蹑脚地从卧室门背后往外看,居然是杨逸远。杨逸远说:“求你了。”妈妈沉默了很久才开口:“已经有几年你都没提过离婚的事,怎么又突然提起?你和我说实话,也许我会考虑。”这次轮到杨逸远沉默了,空气沉重得凝固了一般,终于他长长叹息:“她怀孕了,她已经快40岁了,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一周后,晚饭时妈妈突然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对我说:“我和你爸爸离婚了。这样也好,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大人了,是这个家的男人。”我没有如妈妈所愿变成她期待的坚强成熟模样,恰恰相反,我由一个公认的乖孩子突然间变成了叛逆少年。厌倦学习,厌倦回家,甚至厌倦有思想。惟一还愿意做的事情就是玩网络游戏。那年我读高一,15岁。在妈妈眼里,原先的我懂礼貌,懂事,帮她做家务,认真学习,这简直就是她赖以活下去的全部依靠与希望。可现在呢?妈妈哭着追问我:“你到底怎么了?”我想了想回答她:“没什么,青春期吧。”死也改变不了的事情杨逸远听说了我的事。离婚后,他由每月上门送生活费变成了直接往银行卡里存钱,我明确地告诉过妈妈,我不想再见到“那个人”。所以,当我在学校大门口看见杨逸远凝重地注视我时,我满脸冷漠,视而不见地从他面前走过。杨逸远常常来,但没有主动开口说话,我用眼角的余光能看到他的表情在发生着变化——由开始做长者状想训斥教育我,变成了愤怒,后来是焦躁不安,再到后来就变成了压抑着的悲凉。大爆发的时刻来了。那天高一期末考试成绩单出来了,妈妈被学校通知建议我留级。我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我做好了思想准备,坐在客厅里等妈妈从学校回来后大哭一场,大骂一次,甚至动手打我。推门进来的却是杨逸远。第一句话居然是那么耳熟:“求你了。”我把玩着他的表情:“大教授的儿子被要求留级,觉得面子丢光了吧?”杨逸远拳头握紧了,额头上青筋凸起。我可不怕他,我已经和他差不多高,虽然单薄了点,但我自信力气不会输给他。杨逸远握着的手居然慢慢松开了。他轻蔑地看了我一眼,转身往门外走,走到门口又回头说:“在你眼里我怎么不堪都不要紧,这个世界上有两个女人自始至终都在爱我,她们爱我是因为我优秀。我的无能只在于我没能处理好和她们两人的关系。但是你看看你,你连我的一半都没有,你考得上我当年考上的大学吗?将来会有女孩子爱你吗?所以,现在不是你不想认我当父亲,而是我根本都不想认你这个儿子。”他摔门而去。我的狂乱青春期莫名其妙地提前结束。两年后,我以高出分数线20多分的成绩考入杨逸远的母校。报到那天,杨逸远来了。不等他张嘴,我冷冷地开口了,那是我考虑了几天专门说给他听的话:“不要表功,不要说我是因为受了你的激将法才好好学习,终于考上大学的。你错了。我考上大学是为了长大到跟你没关系。我18岁了,从今天开始,我和妈妈都不再需要你一分钱,我会自己挣学费和生活费。请你以后不要来打扰我们。”杨逸远痛苦地闭了闭眼睛,留下一个存折走了,背影蹒跚,脚步散乱。我撕掉了存折。大学期间,我申请了助学贷款,努力学习争取奖学金,课余还打了两份工。我的状态只能用拼命一词来形容,虽然十分劳累但我没有后悔。然而,我的身体却日渐不适。那都是些说不出口的症状:比如自我感觉尿频尿急,但到厕所却又没有了便意;没有女朋友,却时时觉得身体发虚,全身尤其是两腿无力;我坐立不安,居然跟杨逸远当年一样膝盖和手脚震颤,无法自控。妈妈带我上医院检查。看看四周,肾病专科少有我这样年轻的小伙子,我几乎羞愧得想要逃出医院了。我躲在医院外花园草地上,妈妈拿着结果出来了,脸上是掩不住的担忧。我的心紧了又紧,她说:“还好,不是身体器官的问题。医生说,大概是心理疾病导致的植物神经功能障碍。不过,你爸爸说,心理疾病导致的问题更难治愈。”我一听就冒火:“我生病你告诉那个人干什么?”妈妈的嘴哆嗦了几下,却没说出来。不过,我很快就明白妈妈的苦心了,因为找心理医生治疗实在是件太过昂贵的事情,一小时200元。好在给我治疗的这位博士挺可亲的,他很快就确诊了我的病情——焦虑症,并因焦虑情绪导致尿频、尿急、虚脱等诸多躯体化症状。他说,病的起源与你和父亲的关系有关,焦虑很多时候缘于负疚、自责等负面情绪。我的脑海里蓦然出现了杨逸远留给我的那个背影。我把血和骨头还给你如果那位心理学博士说的是正确的话,他的意思是我的身体疾病缘于心理焦虑,而我的焦虑情绪是因为潜意识里我因为自己对杨逸远的态度感到内疚。如果能够消除这种亏欠感,焦虑会消失,身体也会健康起来。没想到,我很快就面临一个可以彻底消除我愧疚感的机会。杨逸远病了,而且不是小病,是尿毒症,根治的方法只有一种——换肾。谁捐肾给他?他,孤家寡人一个。据说他的初恋情人,不,应该称他现在的妻子倒是情愿,可惜配型不成功。这个消息是妈妈告诉我的,我敏感地盯着她的眼睛看:“妈,你也准备去给他捐肾?”妈妈不说话,只是看着我,目光海一样深不可测,我看不清。我的心一疼,脱口而出:“你别,你应该恨他才对呀。就算要捐,也应该是我去。”妈妈的眼睛里闪过惊喜:“是吗?你愿意去吗?”是的,是惊喜。我的心情极其复杂,妈妈到现在还爱着那个负心的男人,甚至超过心疼与她相依为命的儿子。手术前,躺在另一张手术床上的杨逸远就在我身边,他轻声地唤我“儿子”,声音是老人般的哽咽。我的心一时酸痛得不行,眼睛胀得疼,但我忍住了,将头转向另一边,没有看他。我告诉自己,我是在还债,哪吒一样地将骨与血都还给这个给了我骨与血的男人。从此,我将轻松了,自由了,解脱了。博士的心理分析的确非常精准,手术后,虽然我失去了一个肾,却明显感觉自己身体好起来了,那些困扰我的症状得到了缓解甚至消失了。当然,这与我没有住校,每天住在家里由妈妈调养我的身体有关。另外,博士开的治疗焦虑的药我也在吃。毕业这年,我顺利地应聘到一家合资企业工作。工作第一天,单位组织新人体检。B超间,医生沉吟了一会儿问我:“你做过肾移植手术?”我“嗯”了一声。医生笑了笑:“看来你病情恢复得很好,抗排斥药物也不需要吃太多,移植到你身上的这个肾与你的身体机能非常协调,应该是血缘关系的供肾吧?”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医院的。回到家里,我打开妈妈藏在床头的皮箱,里面是一大沓药瓶标签,原来每次妈妈都将抗排斥药的商标撕下,换上抗焦虑的药物商标。我还发现了一张手术协议书,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却关系到两年前我的那次手术。协议书上说明,杨逸远自愿提供自己的一个健康肾给他的儿子。下面是他的签名,我的名字却是由妈妈代签的。突然就泪流满面。那一天,我正好22岁。
不曾读懂的父爱
当我认识父亲却没有了解他的时候,一位外籍教授给我讲了一个故事。很久很久以前,在一横渡大洋的船上,有一位父亲带着6岁的儿子去美国和妻子会合。一天,当男人在舱里用水果刀削苹果给儿子吃时,船却突然剧烈摇晃,刀子在男人摔倒时插进他的胸部。男人慢慢站起来,在儿子不注意时用在拇指揩去了刀锋上的血。以后的三天,男人照常照顾儿子,带他吹海风,看蔚蓝的大海。仿佛一切如常,但儿子尚不能注意到父亲每一分钟都比上分钟衰弱,他看向海平线的目光是如此的忧伤。抵达的前夜,男人来到儿子的旁边,对儿子说:“明天见到妈妈的时候,告诉她,我爱她。”说完,在儿子的额上深深地留下一个吻。船到美国了,儿子在人潮中认出了妈妈,大喊:“妈妈!妈妈!”就在此时,男人已经仰面倒下,胸口血如井喷。尸解的结果让所有人惊呆了:那把刀子无比精确地插进了他的心脏,他却多活了三天,而且不被任何人发觉。惟一可能的解释是因为创口太小了,使得被切开的心依原样贴在一起,维持了三天的供血。这是医学上罕见的奇迹。医学会议上,有人说要称它为大西洋奇迹,有人建议要以死者的名字命名。一位坐在首席的老先生一字一句地说:“这个奇迹的名字叫父亲。”
读不懂的父亲
面对人生,面对挫折,面对一无所有,我懂的了生活的辛酸与无奈。走在月光下,望着灯火阑珊,心中总有几分内疚,时光不在重回,岁月悠悠在夜空下流失,我们在等待什么,等待虚无彷徨,等待死亡的赐予,然而我们却在存在中求生,求所谓的苟且偷生。题记风雨兴起,骤雨者也,旁观者有无所求,知我者之为求存已。刚之所刚,百炼则刚。人生最痛苦的不是牛郎与织女遥想望的凄凉,也不是花天酒地的喜悦,而是面对选择却别无选择。当我们华丽闪身的刹那间,除了掌声就是鲜花,谁知道英雄背后的累累伤痕。他是一位大山的农民之子,生活在及其艰苦的条件下,他的成长本身就是一种奇迹,一种不可告知的秘密。小时候的调皮到被人称之为傻子的他,在爸爸妈妈的呵护下,自强不息,六岁那年,他因为不善于言表,被堂兄堂弟及其童年的伙伴遗弃,从此他告别了童年的快乐,走进了童年黑暗时期,一个人了承受寂寞与痛苦,十二年,他的委屈无人可知,他心中留的泪水唯有心知道,小学时期老师的嘲笑,同学的蹂躏欺压,他生活几乎进入了奔溃,进入沉默,进入一人面对孤单。沉默并未代表他放弃了,而是在默默的付出,从此寂寞让他喜欢上了文字,喜欢上了一个人静寂的创作。十二岁他步入初中就读,他的作文角色转化之快,孝顺与感恩结合,深受老师喜爱;中学期间,他并不是向其他孩子一样那么快乐,那么天真,而是多了几分成熟,多了几分执着,他拥有属于自己的空间,那就是文字,他的文科除了英语,基本排名全级前三名,不善于言语,不善于与人交流,在艰难的人生道路上一人承担所谓的艰难。他良好的心理素质,及其中学三年的文化扎实功底,九年文字的淳朴挚情,造就了他善于言辩的交际能力,十三岁代表本年级参加全县语文知识竞赛,以143.5分获得全县语文知识竞赛第二名,十四岁他以一篇“毒品,生命的呐喊,”获得全县中小学作文比赛二等奖,十四岁他以一篇“青春,我为你书写,”获得黑龙江省全国中小学作文比赛三等奖。一次征服,一次闪耀的荣誉打开了他文学之门。从此他向文学迈开坚信的步伐。十八岁,他步入师范学院中文系就读,喜爱文字的他,沉迷与文学,文化课他是理论的佼佼者,文学理论他是文学的经历者,诗歌欣赏是他情感的最高抒情,十八岁,他的心态已经成熟,生活的压迫是他懂得了,将来要活的更好,就必须努力。十八岁,大学时代最具色彩的年华,最具幸福的年华,然而他选择了付出,选择了无私,每天晚上不知劳累的奋笔疾驰,十八岁,发表诗歌“边防卫士”、“张扬的青春”、“灵魂的使者”等三十余篇;散文“青春路上有你,不孤单”、“爱,感谢你”等。成为全校有名的诗人,他善于做思想工作,善于演讲,大学一路走来,他硕果累累。十八岁十一月,他经老师介绍,进入市作协工作,工作的道路上,他用纯情的文字为自己及其单位赢得了多项荣誉,九月,特调入报社参加工作(属于公务员),他在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深受领导及其同事的爱戴,2009年任命为编辑三组组长,2010年为了爱情,放弃了自己钟爱的职业,离开报社,2012年由于爱情,他一无所有,失去了事业及其爱情。2012年,他用自己的双手为自己的第二次创业做最后搏击,人生又一次陷入了沦陷,一无所有让他学会了不屈服,学会了坚强。他不是别人,他就是我,一个不会屈服的堂堂男儿。所谓的痛苦让我明白了所谓的现实,这就是我,年轻的心不会因为坎坷而低头,只要活着,只要还有一口气,我将会与创业进行到底。我们可以流泪,留下无言的泪水,我们可以倾诉,倾诉我们不为人知的痛苦,我们可以无言,把所有一个人承担,但我们不能选择抛弃,不能倒在起跑线上,用脆弱面对无所谓。生活对于我们每一个人而言都不会风平浪静,一帆风顺。心态决定我们的思路,思路决定我们前行的步伐。对待人与事关键取决态度,感恩是事业成功的基础,心态是事业长久的保障。沧桑不会给我们怜悯,无情不会给我们同情,大海不会给我们一帆风顺,苍天不会给我们风调雨顺,现实不会给我们所谓的心想事成。这一切都是自己改变自己,在历练中选择坚强。杨柳依依,不是春风唤醒了他的灵魂,而是他在坚强中光荣绽放,百花为他盛开。生命的意义并不是我们拿一手好牌,而是打好一手杂牌。我们不是富二代,我们的父亲不是百万富翁,他们是生于大山,长于大山,面朝黄土背朝天,创造了生命的火花。收起自己的脆弱,坚强的活出自己。灯火阑珊处,谁在为你执笔,车水马龙,谁在为你守候,我的笔下不是妙笔生花,我的笔下不是春暖花开。我却在静静等待,静静等待你在百花盛开时的闪耀。三年前的这句话我不会忘记,你用生命换回了我今日的存在,我会用今生实现你的愿望,来年百花盛开,就是为你绽放。舞姿的是青春,张扬的是个性,你悄然离去的那一刹那,我用泪水为你践行。人生路上,我长大了,懂得存在的意义。在文字的海洋飘荡,我找到了真正的自己,字里行间飘荡着我酒香的爱意,曾几何,我疯狂于文字,曾几何,酒醉的夜半钟声,我敲出了自己的人生。迷茫的人生彷徨了我。漆黑的夜晚,熟睡的脸庞托起了一颗不弃之心。我习惯了不眠之夜,我习惯了夜的陪伴,酒香微醉,夜半钟声何不是一道靓丽的风景。年轻的路上,多了几分幼稚,少了几分沉思。爱情的路上多了一次伤痛,少了几分无人未知的快乐。漫漫长夜,曾几次试问自己,我该如何面对。一无所有的日子,我学会了珍惜,一无所有的日子我体验了何为孤独。一无所有让我知道了自己存在的艰难,爱情的路上你选择了无理取闹,我却选择了立业。眼睛在流着泪,心却在为你撑伞,你的快乐就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我爱你,并不是想拥有你,而是希望你比我快乐。痴心爱,爱心痴。离开我,你的选择我尊重。风雨路上,我会展翅高飞,离开你的世界。你想要的生活我暂是给不了你,我要的理解你无法给我。我不需要你貌美如花,我需要你知道我存在的价值,我不需要你为我烦恼,我只需要你理解我。我不需要你为我下的了厨房,我只需要你给我一份稍微的关心,我已知足。离开我,带着你的希望,我为你策马扬鞭。愿你过得比我好。事业得意之时,人生辉煌之时,鲜花掌声,可如今我一无所有,你离开了我,独自一人孤单又一次在事业上承受生无所求的艰辛,这一刻,我明白了现实,冷漠的眼神,无情地注视,狂风般的袭击,我学会了坚强面对。曾几何,不争气的泪水打湿了我的眼眶。走在繁华的大街,聆听人间的冷暖,一个农村的孩子,我只能独自承受,承受这份痛苦。创业路上的艰难辛酸,不知想谁倾诉,风雨路上,我已经遍体鳞伤。百花盛开的季节,摇曳的小草浮动了我内心的伤痕。创业的路上我不会倒下,缘分的路口,我相信她会与我相伴终身。狂风我已经无所畏惧,暴雨我欣然与你挑战。人生的辉煌是用自己的不倒的爱心书写,鲜花只为自强不息者盛开。沧桑不会给我们怜悯,无情不会给我们同情,大海不会给我们一帆风顺,苍天不会给我们风调雨顺,现实不会给我们所谓的心想事成。这一切都是自己改变自己,在历练中选择坚强。杨柳依依,不是春风唤醒了他的灵魂,而是他在坚强中光荣绽放,百花为他盛开。生命的意义并不是我们拿一手好牌,而是打好一手杂牌。我们不是富二代,我们的父亲不是百万富翁,他们是生于大山,长于大山,面朝黄土背朝天,创造了生命的火花。收起自己的脆弱,坚强的活出自己。灯火阑珊处,谁在为你执笔,车水马龙,谁在为你守候,我的笔下不是妙笔生花,我的笔下不是春暖花开。我却在静静等待,静静等待你在百花盛开时的闪耀。三年前的这句话我不会忘记,你用生命换回了我今日的存在,我会用今生实现你的愿望,来年百花盛开,就是为你绽放。舞姿的是青春,张扬的是个性,你悄然离去的那一刹那,我用泪水为你践行。人生路上,我长大了,懂得存在的意义。在文字的海洋飘荡,我找到了真正的自己,字里行间飘荡着我酒香的爱意,曾几何,我疯狂于文字,曾几何,酒醉的夜半钟声,我敲出了自己的人生。迷茫的人生彷徨了我。漆黑的夜晚,熟睡的脸庞托起了一颗不弃之心。我习惯了不眠之夜,我习惯了夜的陪伴,酒香微醉,夜半钟声何不是一道靓丽的风景。年轻的路上,多了几分幼稚,少了几分沉思。爱情的路上多了一次伤痛,少了几分无人未知的快乐。漫漫长夜,曾几次试问自己,我该如何面对。一无所有的日子,我学会了珍惜,一无所有的日子我体验了何为孤独。一无所有让我知道了自己存在的艰难,爱情的路上你选择了无理取闹,我却选择了立业。眼睛在流着泪,心却在为你撑伞,你的快乐就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我爱你,并不是想拥有你,而是希望你比我快乐。痴心爱,爱心痴。离开我,你的选择我尊重。风雨路上,我会展翅高飞,离开你的世界。你想要的生活我暂是给不了你,我要的理解你无法给我。我不需要你貌美如花,我需要你知道我存在的价值,我不需要你为我烦恼,我只需要你理解我。我不需要你为我下的了厨房,我只需要你给我一份稍微的关心,我已知足。离开我,带着你的希望,我为你策马扬鞭。愿你过得比我好。事业得意之时,人生辉煌之时,鲜花掌声,可如今我一无所有,你离开了我,独自一人孤单又一次在事业上承受生无所求的艰辛,这一刻,我明白了现实,冷漠的眼神,无情地注视,狂风般的袭击,我学会了坚强面对。曾几何,不争气的泪水打湿了我的眼眶。走在繁华的大街,聆听人间的冷暖,一个农村的孩子,我只能独自承受,承受这份痛苦。创业路上的艰难辛酸,不知想谁倾诉,风雨路上,我已经遍体鳞伤。百花盛开的季节,摇曳的小草浮动了我内心的伤痕。创业的路上我不会倒下,缘分的路口,我相信她会与我相伴终身。狂风我已经无所畏惧,暴雨我欣然与你挑战。人生的辉煌是用自己的不倒的爱心书写,鲜花只为自强不息者盛开。
一无所有让我选择了坚强
从深渊里活出来的那一刻,我一秒也不敢多想,只想精彩的活下去,不会再为当年傻傻的我而再悲哀……20岁的花季年龄,我有着许多与同龄人的梦想,有着许多与同龄人的渴望,有着许多与同龄人的冲动,有着许多与同龄人的执着。跟他的认识是因为在同一间公司工作,我是公司的会计,他是公司的仓管,在工作上,我们有联系与接触。自然而然的,我们认识得很靠近。在相识的一年之后,我们成为许多故事里的版本一样,我们恋爱了。热恋的开始,我们一起上班,一起吃早餐,一起逛街,一起散步。这似乎把我的青春所有的缺点都给遮掩了,我觉得是幸福而且快乐着的。逛街的时候,我会挑很多很多的衣服,他总很好脾气拉着我的手,边走边说:“挑吧,宝贝,现在不买不归。”“哈哈!”我开心应答着,“那当然啦!你看我穿这件好看吗?”“好看好看,你穿什么都好看。”……在我们相处的101天里,几乎没吵过架,没发生过矛盾,人家说,这是暴风雨的前夕,我傻傻的认为:不,那是我们彼此都深爱着对方。在第102天的早上,他突然跟我说:“宝贝,我们结婚吧!”这个……我非常的莫名其妙,我用手捏我自己的手臂,这是真的吗?我的兴奋,充满了我整个身体,我抱着他,洋逸着未来幸福的画面。我立马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我的好朋友,“祝福我吧,呵呵。”我嘻嘻哈哈地对朋友说。““呵呵!那恭喜你!那……”朋友微笑着对我说,“那,你以后是准备跟他回老家了生活吗?你不是说不会离开家乡的吗?”朋友的话,让我震惊了,我似乎在许久前,曾经许下这个诺言,我还没来得报答我的父母,不能这么早就丢下他们,一个在南方,一个在北方,那么……我跟他提出了这个问题,他没有多大的惊讶,只轻轻的对我说:“那有什么,你隔几年回来一次就行啦,又不是不让回来,要是你真想住在这边的话,也不是不可以的,就让你爸妈在这个给我们买一套房,再给打些本钱让我做生意,这样就能在这里立足了。”啪!!我的手忍不住打在他的脸上,我无法相信坐在我前面的这个男人竟是这样的没出息与没志气。我转身跑出了他的房间,待我跑到累的时候,再回头看,他并没有追出来。我坐在地上,哭了……我明白了此时此刻的我为什么可以让眼泪如此轻易滑过我的脸颊。在第103天,我发短信给他,“我们这就样算了吧。”一个月后,我离开了这家公司,独自一个人来到另一个陌生的城市,我期待而努力着,在这个城市里能活出精彩的我。只是偶尔,我会寂寞,会想起那曾经的往事,我讨厌自己当初的傻劲儿。作为广告公司的一份子,在临近圣诞节,越来越忙碌,我喜欢这实在的生活,越忙我的心越安定。公司举办的客户商业会,我很荣幸成为里面的一份子。在商业会上,我负责一个个的“金子“客户的联系与入座。“我们又见面了。”映在我眼前的是那个曾经我认为最没出息与志气的人。“啪……”“这一巴掌是还给你的。”我以为自己是在作梦,直到脸上的疼痛把我摆在现实当中。“原来我们这么有缘,到哪都能相见。知道我当初为什么不追上你吗?”他凑到我的耳边说“因为你只是一只绵羊。”我仍然是含泪跑出去,我无法面对所有人向我投向的奇异的目光。我无法忍受这样的羞辱。我蹲在路灯下,借着微弱的灯光,拿出镜子,看着镜中的我,觉得她很讨厌,既然不懂爱情,为什么还要去碰;既然不会为爱情而牺牲,为什么还要去尝试。我蹲在路灯下,借着微弱的灯光,拿出镜子,看着镜中的我,觉得她很讨厌,既然不懂爱情,为什么还要去碰;既然不会为爱情而牺牲,为什么还要去尝试。
懵懂的青春爱情
一个同学从省上来看我,玩了一天了,他还不放我走。我急着想走。他是个千万富翁,不缺钱,在我这里的一切招待都是他办。第二天上午,我坚决不陪他玩了。他骂我,你他妈的要去做什么,连我都不陪?我说,我要去写作,我内心有两个幽默小说,必须要赶快写出来,不然灵感远去,可能永远不会再回来了。他说,写出来做什么?我说,我在故事中国网站有个“西蜀帅士象”幽默专栏,我经常在上面发表幽默小说或者幽默故事。感谢读者的厚爱,才大半年时间,已经有130万人次的点击了。他问,哦,原来如此!能挣多少钱?我说,只挣人气,没钱。他问,什么人气?我说,我在这个专栏的幽默作品,每篇的点击,少则四、五千,中则七、八千,多则一、二万。自己的作品有这么多人看,很有成就感的。他说,这有什么意思?我说,非常有意思。我有个朋友,是个非常勤奋的作家,四川的天才,我曾经说五个帅士象都不如他一个人,他叫冉云飞。这小子已经出版著作十几部了。他每天坚持写一博。在我这来玩,晚上即使是三点睡觉,六点肯定醒,然后去网吧写他的博客,坚持每天一博。我问他,你每天一博,为了什么?他说,为了对得起每天看他博客的几千读者。我十分感动。后来我去看了他的博客,才知道他吹了牛皮。他每天一博不假,但是他每篇文章的读者,不过三、四百人次,极少有过千人次的。如此的人气,他都能坚持,我为什么不珍惜我动则每篇作品数千上万的人气?他说,原来如此。网络作品虽然容易发表,水平却不高。你也喜欢这个东西?像BBS,我早就不玩了。我大怒,说道,你妈的。你以为我水平低?你去看看,在这个专栏里,我先放上去的文章,大多发表在海内外著名的一百多城市的报刊上,有数百篇。但是我现在觉得,我现在为了人气写的幽默作品,反而比过去发表的水平更高、更经典。他问,这是为什么?我说,为了人气的写作是一种十分纯粹的文学写作。我追求非功利写作。我追求高境界的幽默作品写作。我把这种写作当成自己这一生是否有重要的经典的幽默作品的产生,是否可作为我幽默作品的代表作。这种写作更加纯粹,更加接近文学的本质与核心,更加接近幽默创作的至高大道。所以,我这为了人气的写作,反而写出了比发表水平高很多倍的经典幽默小说。我希望五百年后或者一千年后,自己创作的上千篇幽默小说,有五篇世人还在流传还在看还在快乐。而且,因为这些追求,让我无法懒惰,因为要抓住任何一个幽默灵感进行创作,经典就在不经意产生。这就是我为什么要不陪你去打麻将斗地主而要去写作的原因。他叹息道,你的精神值得赞扬,可惜人气这个东西,他妈的不值一分钱。我拍拍他的肩膀说,我尊重的这种人气,就像爱情——最好的爱情价值连城,也一分钱不值。这个大道理,只有美国那些拥有一百亿以上美元资产的大老板才明白;兄弟,你作为中国的一个千万富翁,层次太低,可怜的你也许一辈子都无法明白。
你不懂的人气
 
共6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