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舍弃的故事

杨振宁青年时期喜爱物理,而且想成为一个实验物理学家。1943年杨振宁赴美国留学时,就立志要写一篇实验物理论文。1946年,杨振宁进入芝加哥大学费米主持的研究生班,希望能在费米的指导下写篇实验论文。当时,费米正忙于在阿贡国家实验室从事军事技术研究。像杨振宁这样初到美国的中国人是不能随便进入阿贡实验室的,于是费米建议杨振宁先跟泰勒做些理论研究,实验则可以到艾里逊的实验室去做。艾里逊是芝加哥大学物理系的一名教授,当时正准备建造一台40万电子伏特的加速器,这在当时是最先进的。在费米的推荐下,杨振宁成为艾里逊的6名研究生之一。然而,在实验室工作的近20个月中,杨振宁的物理实验进行得非常不顺利,做实验时常常发生爆炸,以至于当时实验室里流传着这样一句笑话:哪里有爆炸,哪里就有杨振宁。此时,杨振宁不得不痛苦地承认,自己的动手能力比别人差!一天,一直在关注着杨振宁、被誉为美国氢弹之父的泰勒博士关切地问杨振宁:“你做的实验是不是不大成功?”“是的。”面对令人尊敬的前辈,杨振宁诚恳地说。“我认为你不必坚持一定要写一篇实验论文,你已经写了一篇理论论文,我建议你把它充实一下作为博士论文,我可以做你的导师。”泰勒直率地对杨振宁说。杨振宁听了泰勒的话,心情十分复杂。一方面,他从心底深处感到自己做实验确实力不从心;另一方面,他又不甘服输,非常希望通过写一篇实验论文来弥补自己实验能力的不足。他十分感谢泰勒的关怀,但要他下决心打消自己的念头实实在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想考虑一下,两天后再告诉您。”杨振宁恳切地说。杨振宁认真思考了两天。他想起在厦门上小学时的一件事:有一次上手工课,杨振宁兴致勃勃地捏制了一只鸡,拿回家给爸爸妈妈看,爸妈看了笑着说:“很好,很好。是一段藕吧?”往事一件接一件地在他的脑海浮现,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动手能力实在不强。最终,杨振宁接受了泰勒的建议,放弃写实验论文。从此,他毅然把主攻方向转至理论物理研究,最终于1957年10月与李政道联手摘取了该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成为迄今惟一持中国护照问鼎诺贝尔奖的炎黄子孙。放弃有时候是十分困难的,甚至是十分痛苦的。适时地放弃,不仅需要勇气和胆识,更需要远见和智慧。人生之树,只有舍弃空想与浮华,才能撷取丰硕甜美的果实。
舍弃是一种智慧
他舍弃所有,不为赏赐,不为富贵,只为一句掷地有声的承诺,他担当着那个时代最可贵的侠义精神,是一位内心纯粹的孤胆英雄。吴王阖闾恨庆忌,这种恨当然是有起因的。但是,我估计,到了后来,恨的起因已经无关紧要,吴王只是单纯、悲愤地恨着,这种恨让他的生活有了目标,那就是杀死庆忌。吴王的臣民们也已经记不起老大为什么恨庆忌,他们更为悲愤地恨着,同时热烈地探讨杀死庆忌的种种方法。如果这些方法一一实行,庆忌已经死过N次。但庆忌还活着,曾有六匹马驾的战车迫杀他,但他是长跑冠军,战车追不上他;他还是杂耍高手,迎着刺客射来的箭,他双手翻飞,快如疾风,箭射完了,箭全在庆忌手里,一手一把,他安静地看着刺客,刺客们喷出数口悲愤的血。就这样,一个名叫要离的找到吴王,他说:我能杀庆忌。吴王低下头看着要离――不低头不行,要离太矮了――吴王说:“你,成吗?”要离一挺他的小身板:“大丈夫只要有胆儿,没个不成!”于是,根据要离的请求,吴王杀了他的妻儿,焚尸扬灰,要离这个英勇的小男人逃脱了吴王的魔爪,投奔庆忌。庆忌当然收留了他,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而普天之下最恨吴王的应该就是要离。庆忌想错了。庆忌最终斗不过吴王,因为他对人性的拧巴、混账缺乏领会,所以在长江上的一艘船上,当要离突然拔剑向他刺来时,庆忌肯定是一肚皮的不理解,幸亏他还没有失去传说中的敏捷身手,他一把抓住要离,咔嚓把他扔进江中。接下来的事像一幕残酷的喜剧,要离被捞上来,晃晃悠悠又提着剑来杀人,又被咔嚓扔下去,如是者三回。最后庆忌撑不住了,长叹一声:唉,服了你了,你走吧。要离就这样回到了吴国。他没有能够杀庆忌,但吴王在一番严肃认真的思考后认为,要离的忠贞、勇气以及拿着老婆孩子去套狼的牺牲精神值得提倡,郑重决定把吴国分一块给他。我估计,要离本来是想活下去的,否则他就会多喝几口江水把自己淹死算了,但如今吴王这么一褒奖,他想活也活不下去了,拔出剑来往脖子上一架――这回他总算成功了,他杀了自己。要离,在中国古人心中是英雄,《吕氏春秋》在讲述他的事迹后评论道:“要离可谓不为赏动矣。故临大利而不易其义,可谓廉矣。廉故不以贵富而忘其辱。”意思是说,要离了不起,还知道人有脸树有皮,不肯没羞没臊地分一小块地盘去做土皇帝,难能可贵啊。照此说来,我也同意要离是个英雄,不仅因为他还有脸皮――当然我也担心他挂着这张脸皮怎么去阴间见他的老婆孩子,不过,春秋时的人们和咱们不一样,似乎是不信来世阴间那一套的,所以办事决绝、“狼”性充沛――还因为,要离毕竟真的去试着杀了一回庆忌,如果是现在,他尽可以在互联网上发帖子,悲愤而安全地发泄他的各种仇恨,泄完了,关电脑,洗洗睡。(栀子摘自《南方周末》)
英雄要离
新来的小沙弥对什麽都好奇。秋天,禅院里红叶飞舞,小沙弥跑去问师父:“红叶这麽美,为什麽会掉呢?”师父一笑:“因为冬天来了,树撑不住那麽多叶子,只好舍。这不是放弃,而是放下!冬天来了,小沙弥看见师兄们把院子里的水缸倒扣过来,又跑去问师父:“好好的水,为什麽要倒掉呢?”师父笑笑:“因为冬天冷,水结冰膨胀,会把缸撑破,所以要倒干净。这不是‘真空’,是‘放空’!”大雪纷飞,厚厚的,一层又一层,积在几棵盆栽的龙柏上,师父又吩咐徒弟合力把盆放倒,让树躺下来。小和尚又不解了,急着问:“龙柏好好的,为什麽弄倒?”师父脸一沉:“谁说好好的?你没见雪把柏枝都压弯了吗?在压就断了。那不是‘放倒’,是‘放平’,为了保护它,让它躺平休息休息,等雪停在扶起来。”有一个青年,有几年过得不错,小有成绩,也很快乐,因为这段时间尽管社会也很繁华,但他放弃了两样东西:爱情和享乐。爱情,他一触碰,就会变得很傻很笨,典型一个白痴;当别人利用周末休闲玩乐的时候,他还留在事业学习上用功,只是偶尔参加集体活动。他把时间利用的很好,起码对他自己和他所处的集体很有益。这个人就是我。还是要懂得舍弃。有些东西不要奢求,随遇而安;有些东西,你越尽心用力,越得不到;有些东西,其实你会发现,可有可无,不要为了常规而劳累自己;有些东西,你卸掉了,会很轻松,也能留出更多精力做有意义的事;有些东西,你大可不必背负,若预料逃不过,做好准备尽量努力就可以了。要遵循的规则太多,职场规则、成功原则、养生之道、相处之道,你不可能都做到,捡你认为重要的去把握。其他,暂时舍弃。享乐是我第一个要舍弃的。当然不是完全舍弃。给家人的还要给。陪朋友的,还要参与。只是不必要的,一定要舍弃。说不定哪天你就啊呜了呢。享乐,对我没有太大意义。家庭和教育孩子,我是很有把握经营好的。但是该死的爱情,一定要随遇而安。我可不想因此毁了我一生。还有抱怨和不满,一定要舍弃。社会就是这个样子,凭个人之力不可能改变,况且大局势还是不错的。还是尽量适应的好。如果有来生,希望给我一个阿基里奇或王献之的人生吧。也许以后就不是自己了。但也可能会做成最好的自己。看自己的选择。
要懂得舍弃
 
共3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