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他也的故事

德国科学家巴特劳特是一个爱较真儿的人,他也特别喜欢中国清代文人周敦颐《爱莲说》中的名句“出淤泥而不染”。他想不通,为什么莲会“出淤泥而不染”呢?为了较真儿,他特意做了个试验:将炭黑撒到莲叶上,再用喷壶洒水。果然,污物和着水珠一同滚落,莲叶洁净如初。试验结束后,巴特劳特给自己订下一个目标:要让这一现象变成生活中的实际应用。于是,他开始了进一步的实验,他从显微镜里观察到,莲叶表面是许多乳头状的小包,包上有一层很薄的蜡膜,污物只能停留在小包的顶端,很容易被水珠带走。根据这一发现,巴特劳特发明了用于汽车或建筑物表面的“自洁薄膜”,可使灰尘很容易被雨水冲洗净。今天,这种“自洁薄膜”已被广泛应用。因为较真儿,人生有了目标,成功才会有希望。
较真儿的“自洁薄膜”
老孙最近把一只手提包丢了。到底是怎么丢的,他也记不清了。因为丢包的那天他去了好几个地方,还与朋友一起喝了酒。包里有一千多元现金,还有一串钥匙和几张银行卡,最最要紧的是有十几张结账用的单据,那是千万千万要找回来的呀!老孙向朋友请教怎么才能把东西找回来,朋友都说希望不大。因为包里有现金,贪便宜的人大概是不会送回来的。也有人说,如果给的酬金多,也许会把包给找回来。老孙一听觉得有道理,就在报纸上登了一条广告,内容是自己某月某日在什么地方丢了一个包,包里有什么东西,如有捡到者请送回,失主愿意给两千元酬金。广告登出来的第三天,就有人给老孙打电话,说他捡到了包,愿意把东西完璧归赵。老孙一听高兴极了,立刻和打电话的人约好了交包的地点,老孙开着车就去了。见了面一看,是一胖一瘦两个小伙子,胖子把包给了老孙,还叫老孙看看里面的东西对不对。老孙打开包一清点,一样东西都不少。老孙很高兴,立刻拿出两千元钱给两个小伙子,他们说什么也不要。“你实在过意不去,就请我们吃一顿吧。”瘦子说。“这还不好说吗,小事一桩。”老孙马上请两个小伙子上车,将他们拉到了附近的一家酒店,要了好酒好菜,三个人像老朋友似的聊起来。三个人把自己的情况都告诉了对方,连家庭住址、电话号码都留下了。话越唠越热乎,酒越喝越多,老孙感到真是找到知己了。就在这时候,瘦子的手机响了,瘦子接通手机,没说两句,就对老孙说:“对不起,我家里有点事,我先回去一趟。”说完,便起身先走了。胖子说:“他走他的,今天咱们这酒要喝透了!”他把服务员叫过来,又要了一瓶白酒。老孙觉得盛情难却,不喝好像自己请不起客似的,和胖子又对饮起来。这一喝就是两个多种头。老孙头晕脑涨地开车回家了。刚把车停在楼下,一个邻居过来问他:“老孙,你不是搬家了吗?怎么又回来了?”老孙一愣:“搬家,搬什么家?”邻居也奇怪了:“刚才有个瘦子领着人来说帮你搬家啊!”老孙一激灵,酒也醒了。“我没要搬家啊!这不,钥匙还在我包里呢,别人怎么能给我搬家呢?”邻居说:“人家有你的钥匙,我们还以为是你叫他们来的呢。”老孙急忙往楼上跑,打开家门,只见里面空空荡荡的……警察听了老孙的报案,对他说:“你的包当初就叫小偷给偷了。”老孙还有点不信:“那他们怎么会又给我送回来呢?”警察分析道:“他们把包里的钥匙重配了。看到你登的广告后,他们故意把包给你送回来,而且不要你的酬谢金,取得了你的信任。其实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把你家的具体地址套出来,好偷盗更多的东西。你一时被蒙蔽,把驴肝肺当好心了。先走的那个瘦子就是找同伙到你家去盗窃,胖子继续在酒店拖住你……”听后,老孙后悔得直跺脚。
贼惦记
“这只狗叫天空。”有人问男人他的狗叫什么,他这么回答道。他也答不出为什么。这是它的名字,就这么简单。它既不是蓝色的,身材也不宽广,没一点象天空的地方,倒是有一点象云彩,也不是顶象,只是当它在夜色中站在小山坡顶上的时候有那么点象。所以说这狗不太象天空,更象云,或者更象绵羊。它肥肥胖胖,毛色光亮,象只被剪了毛的绵羊。它的主人和天空也没什么关系,他既不是飞行员,也不是盖屋顶的,也不是牧羊人,而是个锁匠。小羊,或者小云,本来会是更适合这只狗的名字。但是如果喊它“小羊”或“小云”,它的耳朵几乎都不会动一下,至少头是不动的。而如果喊它“天空”,它就会离开山坡和夜色,小跑过来。当然了,只有主人喊它的时候它才会听话。我们,你和我,我们再喊“天空”啊“小羊”啊“小云”啊也没有用,他才不理呢。所以这只狗叫做“天空”,也没什么合情合理的理由。不过这个名字和它满衬的,尤其是当它在夜色中的山坡上散步的时候,即使它看起来更象只绵羊或者有点象云彩。在另一个故事里,人们这样说的:以前天空根本不是叫作“天空”,而只是人们头上一片广阔的无名的空间。但是有一只叫“天空”的狗每天晚上都跑到小山坡上,站立在夜色中。到它死的时候,大家就把小山上的这个地方叫做天空。慢慢地,大家把这个名字给了上边的蓝色的,黄色的,红色的,多云的或透明的广阔空间,而究其实,“天空”是只小狗的名字。
天空
 
共3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