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张扬的故事

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期末考试,我考了全年级第一名,一阵大张旗鼓的表扬之后,老师派班长、学习委员到我家给家长报喜。我欢天喜地地领着同学,一路上说说笑笑。本来在学校我属于不善言谈的,家境不好让我始终有自卑感。这一次拿了年级第一,立刻有了自信心,性格一下变得活泼开朗。我七拐八绕到了家门口,忙不迭地冲屋子里喊:“妈妈,我们同学来了,我考试第一名!”我连珠炮似的说了好几遍:“妈妈,我考试第一,这是我们同学,来告诉您的!”没有妈妈的应答。妈妈看了我们一下,眼睛里没有什么惊喜,只是平静地直直腰、举着两只满是煤屑的手,却没有去拿同学手里的喜报。答应了一声之后,又弯下腰,继续干活。同学们的眼睛中也透出了一种失望和不理解。其中一个同学没有忘记老师交给的任务:“阿姨,朱军考试得第一,老师叫我们给您报喜。”妈妈再次直起腰,回身看看我,用手背轻轻抹了一下脸颊,淡淡地说了一句:“知道了。”妈妈继续干活,搬起了一簸箕煤,对愣在一边的我们说:“孩子们,我知道了。你们快回家吧,谢谢你们。”语气平静得像完全没有报喜这回事。同学们将那张粉红色的喜报放在桌上,我尴尬地站在院子里,勉强送走了同学,心中的委屈从头涌到脚。觉得自己的成绩被母亲否定了。自己的面子被母亲打碎了,刚刚建立不到半天的自信心被母亲摧垮了,自尊心被母亲伤害了!我站在院子里一声不吭,看着母亲来回搬运煤块也不像往常那样去帮忙。母亲忽然间在我的心中变得那么渺小,那么不近人情。好几天,我都闷闷不乐,甚至故意不理睬母亲。直到有一天,我回到家里,照例和母亲没有什么话说,走到房间门口,我愣住了。母亲一个人坐在床边。依旧穿着那件洗得褪了色的青布褂子。她身后的墙壁上,花花绿绿的,贴满了大哥得到的各种奖状。足足占了半面墙。大哥从小学开始,年年是三好生。有一年还被评选为兰州市“三好学生”。那时候,大哥是父母的骄傲。每次拿来奖状,他并不张扬,悄悄放在家里桌子上。母亲看到后,就端端正正贴在墙上。直到大哥参加了工作,他上学时的奖状还贴在墙上!夕阳的余晖透过窗户,落在母亲瘦弱的身上。她手中拿着我那张粉红色的喜报。轻轻摩挲着,偷偷地掉眼泪——那一刻母亲的形象,像一幅经典油画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一瞬间,我什么都明白了,对母亲的记恨顿时烟消云散。母亲对我的爱,对我的每一点进步,发自内心地高兴。只是为了让我明白,家里穷,上学是一种奢侈的付出,学好功课理所应当,不应该那样张扬。直到母亲去世,我都没有和她提起这件事,但是我清楚地记得当我长大之后,无论是回兰州家里,还是把母亲接到北京住,只要有我的朋友在场,母亲无论身体多么难受,都要特意换一件利利索索的衣服,把头发梳理整齐,端端正正,面带微笑地坐在椅子上,拿出最好的烟酒茶水招待我的朋友和大家聊天。见过母亲的朋友都说:“朱军的妈妈气质真好,难怪养出了这么一个儿子。”听了这话她总是特别高兴。直到她身患绝症,依然是衣着整齐地出来见我的朋友,给足了我儿时那份缺失的“面子”。每当这时,我的心里都酸酸的。
考第一名不值得张扬
之前,一直不怎么喜欢她。觉得她太张扬,明明是体育健儿,却偏偏徜徉在灯红酒绿的娱乐圈,拍广告,闹绯闻,凡此种种,无心插柳也好,有意栽花也罢,都躲不过不务正业的嫌疑。她的招摇还真引来了蜂围蝶绕,翅膀最硬的那一个,便是让万千女人虎视眈眈的霍家少爷。没人看好他们的感情,少爷阅人无数,过尽千帆皆不是,一颗浪子心,正荡在激流上。貌不出众的她,哪有资格做他停泊的岸,只是沿途的一抹风景吧,瞥一眼,便是错过。然而,她的这段情,比外界预想的要柔韧得多,几年下来,两地奔波,数次离合,却终究没有断裂。也正是那些起伏跌宕,让她的故事充满悬念,一直都是媒体追逐的焦点。好事者传言,港媒到内地,镜头只对准三个女人,她们是章子怡、王菲、郭晶晶。是的,她是郭晶晶。借着热辣辣的人气,她拍更多的广告,出席更多的商业活动,冒着差点被国家队开除的危险,渐渐练出大腕明星的范儿。一个运动员,折腾到如此境界,若是选择退役,倒也无可厚非,偏偏她还要老将出马,征战北京奥运会,这就不能不让人捏出一把冷汗。她的技术没有人怀疑,可是她的心呢,长期沉迷于花花世界,还能收回来吗?担忧是多余的,怀疑是多余的。在水立方,她以绝对的优势,将两枚金牌收入囊中。站在最高领奖台上,她一脸云淡风轻,好似夺冠完全在意料中,无需太多激动。接受采访时,语气也是极为淡定的,她说,这几年,尽管伤病困扰,但我从未停止训练,因为我知道跳水是我真正的事业。一句话,扭转了不少人对这个小女子的固有看法,原来,穿越重重浮光掠影,她依然拥有一颗清醒自知的心。不错,跳水是她的价值体现,是她生命最高的支撑点,失去这个支撑点,她不过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谁还会给予她鲜花和掌声,而豪门又如何会向她洞然敞开?这一切,她都知道,所以,她一直不放弃,一直在努力。她的努力没有白费,金牌稳稳拿到手,同时,一直扑朔迷离的恋情也日渐明朗起来。霍家人兴师动众来看她比赛,是个好兆头,这预示着她的少奶奶位置已经江山稳固,不容替代。关于霍家,不知有多少女人使尽浑身解数想要登堂入室,就连贵为国际影后的章子怡,都曾主动向二少爷霍启山投怀送抱。但霍家老爷子这样教导孙辈:找媳妇不要找出名的,出名的人都是捧出来的,没什么本事。言外之意,就是不打算接纳中看不中用的花瓶。这一番家训不怒自威,章小姐嫁入豪门的梦想就此破灭。可见,霍家的家风还是蛮务实的。或许正因如此,他们全家上下才会对郭晶晶情有独钟,因为,这个女子的光辉和荣耀与吹捧无关,那是梅花香自苦寒来,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是的,跳台就是她的舞台,她沉静地走板,起跳,完成一次又一次美轮美奂的表演。当然,她的成功并非偶然,她也曾经历过失败,她参加了三次奥运会才拿到金牌。其实,身体条件好只是一个方面,成就她霸主地位的,更重要的是靠她的坚持不懈。一个女人,自信,坚韧,无论成败都不言放弃,这不能不让人肃然起敬。这样的人,霍家喜欢。冠军卫冕成功之后,霍家的大门已经向她敞开。对于未来,她说,即便结了婚,也要做自己的事情,而不是像一般阔太太那样购物打麻将,荒废时日。这话说得极好,一个女人嫁得再好,也不能放弃自己的事业,只有那样,人生才有根本的立足点。依然有人不看好她的感情,可是,我却觉得,凭借内心的那份清醒,她完全可以驾驭自己的未来。当然,豪门深似海,她的婚姻必定充满变数,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她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事业,即便日后霍家公子变了心,她完全不必委曲求全寄人篱下,只需挥一挥衣袖,飘然离开,她的世界依然是一片精彩。
自知的女人最美丽
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期末考试,我考了全年级第一名,一阵大张旗鼓的表扬之后,老师派班长、学习委员到我家给家长报喜。我欢天喜地地领着同学,一路上说说笑笑。本来在学校我属于不善言谈的,家境不好让我始终有自卑感。这一次拿了年级第一,立刻有了自信心,性格一下变得活泼开朗。我七拐八绕到了家门口,忙不迭地冲屋子里喊:“妈妈,我们同学来了,我考试第一名!”我连珠炮似的说了好几遍:“妈妈,我考试第一,这是我们同学,来告诉您的!”没有妈妈的应答。妈妈看了我们一下,眼睛里没有什么惊喜,只是平静地直直腰、举着两只满是煤屑的手,却没有去拿同学手里的喜报。答应了一声之后,又弯下腰,继续干活。同学们的眼睛中也透出了一种失望和不理解。其中一个同学没有忘记老师交给的任务:“阿姨,朱军考试得第一,老师叫我们给您报喜。”妈妈再次直起腰,回身看看我,用手背轻轻抹了一下脸颊,淡淡地说了一句:“知道了。”妈妈继续干活,搬起了一簸箕煤,对愣在一边的我们说:“孩子们,我知道了。你们快回家吧,谢谢你们。”语气平静得像完全没有报喜这回事。同学们将那张粉红色的喜报放在桌上,我尴尬地站在院子里,勉强送走了同学,心中的委屈从头涌到脚。觉得自己的成绩被母亲否定了。自己的面子被母亲打碎了,刚刚建立不到半天的自信心被母亲摧垮了,自尊心被母亲伤害了!我站在院子里一声不吭,看着母亲来回搬运煤块也不像往常那样去帮忙。母亲忽然间在我的心中变得那么渺小,那么不近人情。好几天,我都闷闷不乐,甚至故意不理睬母亲。直到有一天,我回到家里,照例和母亲没有什么话说,走到房间门口,我愣住了。母亲一个人坐在床边。依旧穿着那件洗得褪了色的青布褂子。她身后的墙壁上,花花绿绿的,贴满了大哥得到的各种奖状。足足占了半面墙。大哥从小学开始,年年是三好生。有一年还被评选为兰州市“三好学生”。那时候,大哥是父母的骄傲。每次拿来奖状,他并不张扬,悄悄放在家里桌子上。母亲看到后,就端端正正贴在墙上。直到大哥参加了工作,他上学时的奖状还贴在墙上!夕阳的余晖透过窗户,落在母亲瘦弱的身上。她手中拿着我那张粉红色的喜报。轻轻摩挲着,偷偷地掉眼泪——那一刻母亲的形象,像一幅经典油画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一瞬间,我什么都明白了,对母亲的记恨顿时烟消云散。母亲对我的爱,对我的每一点进步,发自内心地高兴。只是为了让我明白,家里穷,上学是一种奢侈的付出,学好功课理所应当,不应该那样张扬。直到母亲去世,我都没有和她提起这件事,但是我清楚地记得当我长大之后,无论是回兰州家里,还是把母亲接到北京住,只要有我的朋友在场,母亲无论身体多么难受,都要特意换一件利利索索的衣服,把头发梳理整齐,端端正正,面带微笑地坐在椅子上,拿出最好的烟酒茶水招待我的朋友和大家聊天。见过母亲的朋友都说:“朱军的妈妈气质真好,难怪养出了这么一个儿子。”听了这话她总是特别高兴。直到她身患绝症,依然是衣着整齐地出来见我的朋友,给足了我儿时那份缺失的“面子”。每当这时,我的心里都酸酸的。
考第一名不值得张扬
在“80后”富豪中,戴志康不是最张扬的,也不是最有钱的,却是最执著的一个。“执著可不是为了一个看得到的希望而奋斗,而是为了一个一直看不到前途的事情干上3年。”29岁的戴志康说。戴志康创业8年了。开始创业那年,戴志康21岁,那时的他是一个“决断了就不去改变,犯错了也不后悔”的人。他开发了一款叫“discuz!”的软件产品,提供了国内大多数论坛的后台代码。就像一台电脑或一部手机一样,一个网站也可以拆解成类似于主板、芯片、存储器这样的零部件,比如论坛系统、博客系统、内容发布系统等软件。如果要建立一个中小规模的网站,只需把这些零部件组装起来。戴志康小小年纪就成为中国规模最大的社区平台和服务提供商的当家人,靠的正是这个本事。研发软件只为找工作戴志康1981年出生在黑龙江大庆市。高考后,戴志康进入哈尔滨工程大学学习通信工程专业。他在校外租了一间房,学习之余,就是无边无际的网上冲浪。戴志康在网上结识了很多朋友,慢慢对能把陌生人联系在一起的网络社区产生了兴趣。2002年3月,他开始开发论坛后台软件“discuz!”,将软件上传到各个下载网站,希望更多人使用。谈到为什么研发这个软件,戴志康说目的很简单,就是希望通过这个软件找工作。但是,当一份年薪30万元的工作摆在他面前时,他却拒绝了。“这个软件就像我的孩子一样,外面的诱惑再大,我也没法放弃它。”“收费”的黑色记忆当戴志康看到自己的软件被800多个社区使用时,他觉得可以把它拿去卖钱了。但他没料到,“收费”这两个字带给自己的会是一段黑色的日子。网上骂声一片,人们说戴志康是个骗子,做出一个软件引诱大家用,看到有人用就收费。有人说这根本不是戴志康编写的程序,盗用了居然还敢吆喝着卖……那段时间,戴志康成了网友的靶子。他每天早上一睁眼,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事做着还有什么意义?”但一通牢骚之后,该忙什么还得忙什么。他坚持对程序进行优化,每天加入一点新功能。8个月过去了,定价500元的软件一套没卖出去。面对朋友提出的降价和恢复免费的建议,戴志康的决定让大家觉得他失去了理智——他把价格从500元涨到1000元,后来涨到了2000元。若干年后,戴志康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解释了自己当初的做法:我如果卖500块钱,要碰到4个冤大头才能赚2000块钱;要是卖2000块钱,只要碰到一个冤大头就可以赚2000块钱。反正也卖不动,不如价格高一点。很快,真来了个“冤大头”。一位香港用户给戴志康打电话,表示愿意付钱购买这个软件,但个别地方需要改进,如果能快些,他愿意多付钱。结果,戴志康用了一周完成了任务,赚到了第一个3000元。随着网络收费大环境的改善,愿意向戴志康付钱的人越来越多。到2003年年底,戴志康赚到了50万元。从卖产品到卖服务揣着读大学时赚到的50万元,戴志康来到北京,开办了自己的公司,这就是后来的“康盛创想”。创业之初,除了业务推广外,另一件重要的事就是组建团队。戴志康租的办公地点是个很旧的民宅,应聘的人看到这个工作环境就不再给他继续谈的机会,甚至有人觉得戴志康是个骗子。足足用了8个月,他才从大学同学里找到了第一名员工。挨过了创业初期的艰难,戴志康在2005年迎来了康盛创想的飞速发展,员工有60多名,公司年收入超过500万元。开心之余,戴志康觉得难题要来了。他觉得康盛创想在创业第二年就会碰到“玻璃天花板”,想突破就必须创新。戴志康的决定再次让人吃惊――把他的软件变成免费的。这意味着,康盛创想的盈利模式将发生颠覆性的转变,从卖产品变成卖服务。员工们很难接受老板把为公司带来巨大收益的主打产品变成免费产品――产品从卖到送很容易,但万一送得不如意,想重新卖就不太可能了。其实,戴志康是经过了一番踌躇的。关键时刻,投资人周鸿戴志康的决定再次让人吃惊――把他的软件变成免费的。这意味着,康盛创想的盈利模式将发生颠覆性的转变,从卖产品变成卖服务。员工们很难接受老板把为公司带来巨大收益的主打产品变成免费产品――产品从卖到送很容易,但万一送得不如意,想重新卖就不太可能了。其实,戴志康是经过了一番踌躇的。关键时刻,投资人周鸿
为了“看不到的前途”而奋斗
 
共4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