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漫画家的故事

如果你像我一样,二十年来只做一件事,一门心思冲着一个目标前进,你也会成功。——夏达夏达,风靡网络的美女漫画家,大学未毕业就已出版漫画单行本,曾获得第五届金龙奖最佳故事漫画少女组金奖,而最最令人佩服的是,她是唯一打入日本主流漫画市场的中国内地漫画家。对于取得的成功,夏达说:“我是一个极其笨拙的人,我学不会知难而退,对于选定的路,我只知道向前向前,不会转弯。路越走越长,也越来越明亮,我惊讶地发现原来是行走在一片美丽的茫茫草原,而自己,就像一只傻傻的快乐的绵羊。”饿啊!我靠喝白开水坚持作画夏达的名字是爷爷给起的,取“达则兼济天下”的意思。爷爷以写作为生,父亲搞古建筑修复,母亲则从事古字画的鉴定和修复工作,是标准的书香门第。夏达4岁时就能把《唐诗三百首》倒背如流,家庭环境赋予她古典文化的熏陶,成就了她今日漫画作品中浓郁的“中国风”。从小,夏达就不是个好学生,脾气倔强,偏科,只喜欢画画。初中时,她就立志要当一个漫画家,再也没变过,所有努力都是为了实现这个梦想。她学过写意、工笔,将所有零花钱节省下来去买漫画书。大学毕业以后,夏达义无反顾地奔赴北京。在她的幻想里,北京是一个“靠画画就能养活自己”的地方。现实的生活很快给她以严酷的考验。虽然这时候她已经开始在各种杂志上发表漫画作品,但想靠稿费养活自己无异于痴人说梦。于是,她的整个北漂时期只有两个关键词:挨饿和死扛。一开始她不懂得过日子,每次稿费来了,就一头扎进肯德基,大吃大喝,付出的代价是之后没钱吃饭饿肚子。夏达是那种害羞、自尊心极强的女孩子,不可能向人借钱,也不愿意向家人伸手,所以饿肚子时只能靠作画来分散注意力。她曾经靠着喝白水坚持作画,一画就是10个小时,最后饿得晕倒在书桌旁。有一次,一位朋友要来看她,来之前打电话问她想要点儿什么。她已经整整两天没有吃饭了,她在心里叫着:带吃的来啊,当然是带吃的!可她嘴上怎么也说不出口。等待朋友来的这段时间,她一直暗暗祈祷,又紧张又忐忑,一直站在窗口那儿看着。结果远远看见朋友来了,手上捧着一大束花,她失望地哭了,一边哭还一边说:“真漂亮啊,谢谢。”朋友很诧异:不就是送你一束花吗,至于哭成这样?后来夏达学乖了,每次稿费到手,先去买一大袋米,最起码可以保证不饿肚子。她发明了一种熬米粥的方法:粥熬好了之后,放上适量的酱油、白糖、鸡精和几滴醋,再熬上15分钟,最后点上几滴香油,这样熬出来的粥非常美味,根本不需要佐粥小菜,就可以喝上两大碗。这个从来只知道风花雪月的女孩,还慢慢学会了精打细算过日子。每次从湖南怀化的家往北京去时,她的拉杆箱里,除了书之外,总有两大罐妈妈炸的肉酱。夏达说,这种肉酱简直是“百搭”,配馒头配面条配米饭吃都很香,可以省掉买菜的钱,炒菜放一点,寡淡的蔬菜也就有了肉的味道,对于经常没钱买肉吃的她来说,是一种很好的“安慰剂”。艰苦的物质生活,损害了她的健康,她有很严重的胃病。每次发病时,像有10万只蚂蚁在胃里爬,又像是有一块滚烫的铁板,在慢慢烙着胃,让人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她就在屋子里又唱又跳,以缓解那种难受……回顾这些日子,夏达总结说:挨过饿,吃过苦,生病靠死扛,不出门是因为躺着抗饿,瘦是因为消化系统紊乱,头发长是因为没钱理发,每天拷打着自己的精神和体魄,为了画画,祭上了自己的命。专注,专注,还是专注这样辛苦,却从未想过要改行,这个女孩子的倔强,令人叹为观止。其实她有很多机会,可以拥有衣食无忧的生活,比如曾有一家广告公司邀她去做平面模特,只是举着人家的产品拍几张照片,就可以有几千元钱的收入,她却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也曾有画廊请她画仕女图,一张小图100元,画多少收多少,她画了几张就提不起兴趣了,说:“这不是创作,让我感觉自己像一台复印机,没意思!”她只知道自己爱漫画,倾尽所有的热情和感情,心无旁骛全力以赴。她并不知道,成功正在向她一步步靠近。2008年,夏达开始创作长篇漫画《子不语》。作品讲述了9岁的女孩小语跟随父母搬家到一个古老的小镇后,在她眼中发生的各种奇异而有趣的事件。这是夏达创作得最为投入和艰苦的一部作品。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画画,到最后她开始讨厌吃饭和睡觉,觉得太浪费时间。她说:如果上天能帮我实现一个愿望就好了,我的愿望就是不吃饭不睡觉也可以活下去。她的左手中指上至今还有一个疤痕,那是她切菜时还想着作品,不小心一刀切到了手上。最初她并没感觉到疼,只是看到血流出来很惊讶,过了很久,才从漫画的世界里抽离,反应过来是切到手了。朋友形容她:她能活到现在,没有饿死,没有被电死、被烧死,真是奇迹。《子不语》完稿后,在《漫友》杂志连载,以其富有玄妙色彩的情节、细腻脱俗的画风,以及浓郁的古典风情吸引了无数漫画迷,并凭借这部作品获得第五届金龙奖最佳故事漫画少女组金奖。一个偶然的机缘,这部作品引起了日本著名漫画编辑松井荣元的关注,并大力推荐给日本顶尖漫画杂志《UltraJump》,成为国内唯一打入日本顶级漫画杂志的原创漫画。夏达至今回忆起来,还有掩饰不住的兴奋:我听说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别人在开玩笑,喜欢动漫的人都知道这本杂志的作者,包括大暮维人、木城雪户等众多大师,我们都是看着他们的漫画长大的啊!一想到我的作品竟能和这些大师的作品发在同一本杂志上,我就觉得像在做梦。《子不语》在日本获得了巨大成功,“不可思议的诡异氛围,引人入胜的凄美幻想”,许多看过这部漫画的日本人这样评价。夏达的照片和作品被上百个网站争相转载,并在网络上成为最新的热门话题、漫画搜索的前三甲。在日本漫迷的强烈要求下,夏达随后前往日本举办签售会,原定1个小时的签售会,因为前来的漫迷太多,而延长至3个小时。生性腼腆的夏达被这样热烈的场面吓到,一直深埋着头签名。现场记者只能在她偶尔抬头递书给读者时,疯狂抓拍,密集的闪光导致她泪流不止,皮肤也过敏了。日本之行让夏达此后对签售、拍照、媒体采访之类的活动退避三舍。她甚至在自己的博客里发文,请求自己的粉丝:不要传播我的照片,不要转发我的新闻,不要在我的名字前面加上“美少女”、“小萝莉”等形容词……她说:“对于喜欢、支持我的人,最好的感谢只能是努力奉献出更好的作品,对于我自己,只有在面对画纸时才会感到自在,除此之外的工作,比起画画来说都太累了。”漫画是我全部的生活在很多人的想象里,像夏达这样的美女画家,私生活一定丰富多彩。但熟悉她的朋友都说:她就像一位来自远古的苦行僧,给她一支笔一张纸,就能活得很开心。她不喜欢逛街,尤其反感试穿衣服,如果喜欢一种款式,她会每个颜色都买上一件,这样可以省掉挑选的麻烦。基本上她每年只买两次衣服,她的理由是:我成天都宅在家里画画,穿那么漂亮给谁看?花那么多钱买衣服也是浪费。用餐时,她经常将饭、莱和汤倒在一个碗里搅合在一起,说这样简单省事。朋友如果请她去餐厅,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受罪。她说:许多人围着一桌子菜,吃吃喝喝,说些无聊的话,纯属浪费时间。她不喜欢打扮,经常忘记洗脸、刷牙,唯一的化妆品是一瓶欧莱雅护肤乳液,那还是一位朋友实在看不下去,送给她的,之前她使用的是凡士林。她不喜欢泡吧、K歌,唯一的休闲就是发呆,半躺在沙发上,一躺就是半天,眼神悠远表情木讷,手头放着纸和笔。经常躺着躺着,她忽然坐起来,抓过纸笔,画上一些凌乱的图像,之后又躺下去,继续发呆……总之,在漫画的世界之外,她无疑是一个乏味、笨拙的人,似乎她所有的灵性、激情和生命力都已经倾注在了画纸上。比如今年春晚,有一个四大美女拜年的环节,林志玲、容祖儿、余翠芝分别代表台湾、香港和澳门,而大陆的代表,原定的就是夏达,让她拿着一幅自己画的漫画兔子,上台献画。可是,彩排时,夏达就紧张得颠三倒四,一会儿忘记了该站的位置,一会儿忘记了台词,为了不让这场万众瞩目的晚会掉链子,夏达主动提出不上台了。导演没辙,只好改由李小冉拿着画上台。结果,在台下静静就坐的夏达还是被摄影师拍到,其可爱清纯的模样被许多观众牢牢记住。一番人肉搜索,夏达无奈地“被出名”了。外界的喧哗丝毫没有影响夏达的内心。春晚结束后,她就全情投入了另一部长篇漫画《长恨歌》的创作。她说:我希望漫画成为我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人生轨迹的方式,每个故事都是一个世界,我未来的计划也只有创作。
美女漫画家夏达,我是一只不会
是哪个中国漫画家可以在漫画技术一流的日本得到肯定?是什么样的青春故事可以打动评委,获取有漫画界的“诺贝尔奖”之称的“日本国际漫画奖”?像枝条一样生长阿梗原名潘丽萍,出生在广西北海,父亲是军人,母亲是一个财会人员,没有遗传给她任何“绘画基因”。3岁开始,阿梗就一边唱童谣,一边自己抓木炭,在厨房的墙上画画。“画画对我来说,好像就是一种本能。”上小学时,父母一度害怕爱画画的阿梗会耽误学业,“所以我一直努力将成绩保持名列前茅,才可以继续画下去”。初二下学期的某天,阿梗试着将自己短篇处女作投给了国内漫画杂志《画书大王》。几天后,杂志社编辑通知她,稿件已采用,刊登在下一期杂志上。几周的等待,阿梗没有等来期盼的杂志,却接到了《画书大王》因为版权问题被停刊的电话。放下听筒,阿梗大哭了一场。再投稿已是两年后。这一次,阿梗将一张“美少女”画像投至《少男少女》杂志社主办的漫画比赛。一个多月后,“美少女”如愿出现在杂志上。让她更感意外的是,这幅画居然获得了特等奖,以及人生的“第一桶金”——100元奖金。阿梗毫不犹豫地将这笔钱换成了日本进口的漫画原稿纸。初中毕业后,阿梗进入了广西艺术学院附中的美术班,随后又顺利考上广西艺术学院的版画专业:“其实当时我也没搞清楚版画是什么,老师告诉我,版画专业有卡通课程选修,我就饶有兴趣地去了。”从此,阿梗把业余时间都留给了漫画。她不断地创作、投稿,风靡一时的《少年漫画》,常常会出现她的新作。渐渐地,阿梗在圈子里有了名气。能取得如此成绩,当然都是用辛苦换来的。刚“出道”那会儿,阿梗有过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的经历,不过在她眼里,漫画带给她的那份幸福与满足,足以让这些辛苦“忽略不计”。每次赶完稿子,满意地离开寝室,哪怕是出去吃一碗牛肉面,哪怕是太累了直接回来倒头就睡,女孩也把它定义为幸福。大学毕业,阿梗选择了留校当美术老师。她取“梗”字为笔名,希望自己能像枝条那般,充满养分,不断成长。如今,阿梗所任教的广西艺术学院已开设了动漫专业。爱好漫画的学弟学妹们不用再担心“投师无门”,不过在阿梗眼中,漫画依旧是所有绘画专业中最难的一门:“漫画创作者必须是导演、摄影师、灯光师、服装设计师、演员、作家……”邂逅寂地与《踮脚张望》阿梗和寂地真正的相识,始于2004年金龙奖的颁奖典礼,当时组委会安排她们住一间房,打开房门初见同行阿梗时,寂地激动坏了,脱口而出:“阿梗,你是我的偶像!”原来,寂地早就对这位大姐姐“非常熟悉”了。她在高中时,就很喜欢刚出道的阿梗,有一次还拿着《少年漫画》排队让阿梗签名呢。那晚,在“用心和爱去创作”的共同观念下,两位女孩一见如故,一直聊到凌晨三点。她们第二次见面是2008年,当时阿梗来北京开会,住在寂地家里。她偶然阅读了寂地的青春小说《踮脚张望的时光》,觉得蛮喜欢,整个小说的脉络很清淡,又不是俗套的校园恋情这么直白简单。后来在聊天中得知,寂地的童年并不幸福。很小的时候,她父母便离婚了,寂地最初跟着父亲过。当时的她,除了喜欢画画,在学习上几乎一无是处,父亲因此非常反对她画画。用寂地的话说:“那时的我从未抬起过头,活脱脱像一只丑小鸭。”上高中后,寂地开始跟着母亲过。庆幸的是,母亲没有反对女儿这个爱好,反而全力支持她。“丑小鸭”渐渐在画画中找回了自信。可就在寂地画得小有成就,即将出版人生第一本单行本《MYWAY》时,母亲遭遇车祸去世了。从那一刻起,寂地的坚持已不只为理想,也是为了生活:“如果不画下去,我怕我会饿死。”于是,那些曾经的美好与痛苦,只要是在生命中占有位置的,都被寂地默默记录了下来。小说《踮脚张望的时光》,也正是由来于此。小妹妹的故事太感人了,阿梗一拍大腿就说:“我把它改编成一部长篇漫画”!她和寂地的联手之所以一拍即合,主要是两人的绘画风格不同。寂地画风更梦幻,情绪性更重,她觉得自己不适合画这个故事才将它写成脚本。而阿梗的画风更写实一些。在后来的脚本里,很多地方阿梗又根据自己的性格做了改动,让她画得非常开心。阿梗告诉记者,创作《踮脚张望》的头三个月最辛苦。第一期连载36页,阿梗和寂地足足用了一个月时间:“几乎每天都在商量着怎么画,光是人物就设定了好久。你画一个,不行,我再画一个,直到达成一致。”为了让漫画里的人物能够贴近现实生活,两人甚至要争论林晓路会去哪里买衣服,高中女生会不会去给裤子改裤脚,怎样让同样穿着校服的学生表现出不一样的感觉……更有趣的是,为了让“初次合作”尽善尽美,当时两人还分别去了主人公“林晓路“向往的巴塞罗那,边旅行边取材。在故事发生地成都,阿梗也住了一段时间体验生活:“我觉得旅行对于漫画创作者来说不可或缺,是出好作品的前提,只有实地感受,才能让画面更充实、更新鲜。”转眼到了2012年初,掐指算来,《踮脚张望》已连载了4年,单行本出到了第三册,引来百万“粉丝”,阿梗还在孜孜不倦地画着。摘取“日本国际漫画奖”2012年2月17日,阿梗和寂地的绘本漫画作品《踮脚张望》,获得有“漫画界诺贝尔”之称的“日本国际漫画奖”,该奖旨在表彰全球最优秀的漫画作者,普及漫画文化。她们受邀赴日本参加了2月26日举行的颁奖礼,在东京著名的饭仓公馆,日本外务大臣亲自颁奖。其间,两位美女穿上庄严的黑西装,领取了这份极高的荣誉。与会嘉宾为日本漫画界的老前辈和漫画业专家,其中包括一峰大二、松本零士等诸多漫画界泰斗。他们说,现在中国也发掘出了不少拥有本土味道的漫画,令人惊喜。“日本国际漫画奖”评委会主席里中满智子女士认为,阿梗的作品体现了中国青春故事漫画的独特视角,“每个女孩都可以在《踮脚张望》的故事角色里找到自己的影子”。阿梗对大师们说:“我希望我的作品,能记录下我们这一代人的成长轨迹,让人们有所共鸣,笑过之后仍觉温暖。”在寂地看来,这样的成果与很多国人的观念转变有关:“就像我爸爸,以前总觉得画漫画是不正经的职业。我还记得若干年前有一次我去派出所变更户口,警察登记我的职业,我说是漫画家,谁知他嗤之以鼻地给我打上‘美术员’几个字。现在,这种情况已经不存在了,说明整个社会对动漫事业的了解在加深。”以漫画为职业的阿梗总是从旅途中收获创作灵感,领奖后的生活依然平淡。而寂地已嫁为人妇,在大理继续画自己的《MyWay》。日前,阿梗申请了一个去法国学术交流的教育项目,利用教学之余,做女性题材的独立创作。如果成行,她将以访问学者的身份旅居法国半年。“对于那边的饮食,我想我能适应。我是在海边长大的女生,烧菜只要有盐就不成问题。”但她们始终没有忘记初衷,继续合作《踮脚张望》系列。“我们对漫画事业的追求,是用心去创作,不管时间多长。创作出有价值的作品。”尽管按照商业作品的进度,二人的《踮脚张望》慢得像蜗牛爬。但她们说过,一部真正有价值的作品,应该慢慢做,哪怕用十年时间来做,也是值得的!小妹妹的故事太感人了,阿梗一拍大腿就说:“我把它改编成一部长篇漫画”!她和寂地的联手之所以一拍即合,主要是两人的绘画风格不同。寂地画风更梦幻,情绪性更重,她觉得自己不适合画这个故事才将它写成脚本。而阿梗的画风更写实一些。在后来的脚本里,很多地方阿梗又根据自己的性格做了改动,让她画得非常开心。阿梗告诉记者,创作《踮脚张望》的头三个月最辛苦。第一期连载36页,阿梗和寂地足足用了一个月时间:“几乎每天都在商量着怎么画,光是人物就设定了好久。你画一个,不行,我再画一个,直到达成一致。”为了让漫画里的人物能够贴近现实生活,两人甚至要争论林晓路会去哪里买衣服,高中女生会不会去给裤子改裤脚,怎样让同样穿着校服的学生表现出不一样的感觉……更有趣的是,为了让“初次合作”尽善尽美,当时两人还分别去了主人公“林晓路“向往的巴塞罗那,边旅行边取材。在故事发生地成都,阿梗也住了一段时间体验生活:“我觉得旅行对于漫画创作者来说不可或缺,是出好作品的前提,只有实地感受,才能让画面更充实、更新鲜。”转眼到了2012年初,掐指算来,《踮脚张望》已连载了4年,单行本出到了第三册,引来百万“粉丝”,阿梗还在孜孜不倦地画着。摘取“日本国际漫画奖”2012年2月17日,阿梗和寂地的绘本漫画作品《踮脚张望》,获得有“漫画界诺贝尔”之称的“日本国际漫画奖”,该奖旨在表彰全球最优秀的漫画作者,普及漫画文化。她们受邀赴日本参加了2月26日举行的颁奖礼,在东京著名的饭仓公馆,日本外务大臣亲自颁奖。其间,两位美女穿上庄严的黑西装,领取了这份极高的荣誉。与会嘉宾为日本漫画界的老前辈和漫画业专家,其中包括一峰大二、松本零士等诸多漫画界泰斗。他们说,现在中国也发掘出了不少拥有本土味道的漫画,令人惊喜。“日本国际漫画奖”评委会主席里中满智子女士认为,阿梗的作品体现了中国青春故事漫画的独特视角,“每个女孩都可以在《踮脚张望》的故事角色里找到自己的影子”。阿梗对大师们说:“我希望我的作品,能记录下我们这一代人的成长轨迹,让人们有所共鸣,笑过之后仍觉温暖。”在寂地看来,这样的成果与很多国人的观念转变有关:“就像我爸爸,以前总觉得画漫画是不正经的职业。我还记得若干年前有一次我去派出所变更户口,警察登记我的职业,我说是漫画家,谁知他嗤之以鼻地给我打上‘美术员’几个字。现在,这种情况已经不存在了,说明整个社会对动漫事业的了解在加深。”以漫画为职业的阿梗总是从旅途中收获创作灵感,领奖后的生活依然平淡。而寂地已嫁为人妇,在大理继续画自己的《MyWay》。日前,阿梗申请了一个去法国学术交流的教育项目,利用教学之余,做女性题材的独立创作。如果成行,她将以访问学者的身份旅居法国半年。“对于那边的饮食,我想我能适应。我是在海边长大的女生,烧菜只要有盐就不成问题。”但她们始终没有忘记初衷,继续合作《踮脚张望》系列。“我们对漫画事业的追求,是用心去创作,不管时间多长。创作出有价值的作品。”尽管按照商业作品的进度,二人的《踮脚张望》慢得像蜗牛爬。但她们说过,一部真正有价值的作品,应该慢慢做,哪怕用十年时间来做,也是值得的!
阿梗与寂地:画出最打动你的青
美国漫画家罗素.迈尔斯系列漫画《女巫希尔达》而知名。在他的一集漫画中,绿衣女巫希尔达正站在悬崖边远望。秃鹫吉劳德站在悬崖对面,向希尔达招手:“到这边来吧,我们一起玩!”希尔达有些动心,然而看看脚下的峡谷,她犹豫了:“可是我跳不了这么远!”吉劳德回答:“不要用消极思维打败自己。我正在写一本书,是关于积极思维的力量。我在书里证实,只要你有正确的态度,就能做成任何事情!”希尔达一边打量着他们之间的巨大鸿沟,一边思考着吉劳德的鼓动。吉劳德再次激励她:“告诉自己你做得到,行动起来!”希尔达一十自信心极度膨胀,热血沸腾地喊道:“好吧,我来了!”她后退几步,助跑,大步跃出......然后一直掉下去。吉劳德镇静地站在悬崖边上,眼看着希尔达落入峡谷中,渐渐变得只有铅笔尖那么大。然后他转身走开,自言自语道:“看来我应该在书里加一章,教你如何锻炼腿部肌肉。”我们经常听说“态度决定一切”,但这并不意味着你能达到自己设立的任何目标。只有那些投入时间锻炼腿部肌肉(以及其他能力)的人,才有可能实现自己的目标。相信自己做得到固然好,但是不要忘记提高自己的能力。
态度与能力
 
共3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