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过不去的故事

人要是倒霉,连名字都和自己过不去,就说王建华吧,几个月前,他认识了一个女孩,两人挺谈得来,感情也是坐着火箭登天似的直线上升,一转眼,就到了领结婚证的神圣时刻。这时,女孩冷不丁地提出一件事儿,要王建华去派出所把名字改了。王建华眯缝着小眼,傻傻地盯着女孩,怀疑自己听错了。女孩倒是很平淡,说:“改名不为别的,就是因为我的前男友和你重名,这名字我听着别扭,你要不改,这证就别领了。”王建华拗不过女孩,只好乖乖地去了派出所,把名字改成了“王天成”。按说这下该顺理成章地去民政局了吧,哪知女孩的前男友突然回马枪杀回来了,那女孩也不知吃了啥迷魂汤,两人竟然又和好如初了。这事对王天成打击不小,一连几个月,他都没有动过相亲的念头,但总不能打一辈子光棍吧,三个月后,王天成重新振作精神,又开始相亲生涯。一转眼,女友又找到了,又到领结婚证的神圣时刻了,这几天,王天成心里一直不踏实,不等女友说,他自己就试探着说:“亲爱的,你觉得我的名字怎么样?”女友一愣,随即就笑了,说:“挺好的,挺好的。”王天成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仿佛在自言自语:“唉,这回好了,总算不用改名字了。”女友不解,问道:“此话怎讲?”王天成见说漏了嘴,只好把上次改名字的事儿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没想到女友听后,说:“这一次随你,改不改都成。”王天成一下子僵住了,结结巴巴地说:“你、你前男友也叫王天成?”女友抿嘴一笑,说:“他倒不叫王天成,其实,有件事儿我一直没敢告诉你,我还带着个两岁的男孩呢,你和他重名。”
倒霉连名字都和自己过不去
人要是倒霉,连名字都和自己过不去,就说王建华吧,几个月前,他认识了一个女孩,两人挺谈得来,感情也是坐着火箭登天似的直线上升,一转眼,就到了领结婚证的神圣时刻。这时,女孩冷不丁地提出一件事儿,要王建华去派出所把名字改了。王建华眯缝着小眼,傻傻地盯着女孩,怀疑自己听错了。女孩倒是很平淡,说:“改名不为别的,就是因为我的前男友和你重名,这名字我听着别扭,你要不改,这证就别领了。”王建华拗不过女孩,只好乖乖地去了派出所,把名字改成了“王天成”。按说这下该顺理成章地去民政局了吧,哪知女孩的前男友突然回马枪杀回来了,那女孩也不知吃了啥迷魂汤,两人竟然又和好如初了。这事对王天成打击不小,一连几个月,他都没有动过相亲的念头,但总不能打一辈子光棍吧,三个月后,王天成重新振作精神,又开始相亲生涯。一转眼,女友又找到了,又到领结婚证的神圣时刻了,这几天,王天成心里一直不踏实,不等女友说,他自己就试探着说:“亲爱的,你觉得我的名字怎么样?”女友一愣,随即就笑了,说:“挺好的,挺好的。”王天成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仿佛在自言自语:“唉,这回好了,总算不用改名字了。”女友不解,问道:“此话怎讲?”王天成见说漏了嘴,只好把上次改名字的事儿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没想到女友听后,说:“这一次随你,改不改都成。”王天成一下子僵住了,结结巴巴地说:“你、你前男友也叫王天成?”女友抿嘴一笑,说:“他倒不叫王天成,其实,有件事儿我一直没敢告诉你,我还带着个两岁的男孩呢,你和他重名。”
倒霉的名字
我小学时有一位老师姓高,学历不高,却极善随机应变。 有一次,一位朋友家里闹矛盾,妻子跑回娘家个把月没回来。起初,朋友感觉家丑不可外扬,这件事儿一直憋在心里没跟人说,后来发现事情闹大了,又苦于没法挽回,于是找高老师求救。高老师一听,忙批评道:“你看你这人愣的,咋不早说呢!这么长时间你跟娃娃们咋过哩,我看连口热饭也吃不上一口。”朋友说:“现在抱怨这有啥用,还是赶紧帮我想法,让孩子他妈回来。”高老师说声“也是”,就忙着收拾,最后说:“走,现在我就跟你去把这事办了。”朋友说:“你得先跟嫂子打个招呼啊。”高老师说:“家有三件事,先挑紧处行。你岳父他们家远,要是走晚了,今天的车又赶不上了。”那时候,我们村一带没有公交车,只有两辆个人用农用车私自改装的车子,每天打早就进城,错过了这个时间,这一天进城也就没辙了。 两人匆匆坐上土公交,心急火燎地上了火车,一路向朋友的岳父家奔去。那里的情况更糟,离火车站几十里外竟然连土公交之类的交通工具都没有。两人只好一路步行,直走得腰酸背痛腿抽劲才总算到达了目的地。朋友妻子的火头其实早就过去了,再一看丈夫的同事也来了,于是忙里忙外地招待,最后说一些碎话,活泛一下气氛,末了补充道,家里也没啥事,不过是娘家远,看望一下老人家也不方便,打算是住几天罢了,看把你们忙得之类抱歉的话。高老师说:“你倒是自在,娃娃们看不见妈可是吃不好睡不好,一个个都成皮袋袋了。” 儿女牵心。为娘的一听这话,泪花就下来,捶一顿感丈夫,骂通:“你个活死人”。高老师打圆场说:“明儿说啥也得回家噢。”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没承想夜里风云四起,开始下雨,而且一连下了两天。这里是山区,雨一下,路就没了,全成了泻洪的渠道。三个人心急如焚,却寸步难行。大家一个劲地向高老师道歉,高老师也只好装出一副大肚量的样子,说:“只要你们两口子好,我啥也无所谓。” 雨过天晴,三人急匆匆回来故地。高老师回到家里,正在大讲他的奇特经历,不提防妻子一劈头盖脸地骂过来:“你这个不知死活的老东西,掉野猪坑里了还是吃狐狸精的肉了。三天五日连家边也不沾,四下里狼吃鬼一样连个影子都摸不着,还过不过这光景了……”高老师正待解释,可哪里还有他插话的地方。高老师平时也不是那窝囊之辈,这次的事却也有不对之处,想想就把气忍了,憋在一边抽闷烟。好大一会儿了,妻子的唠叨好像掉进了聚宝盆一般,竟然没完没了。最后,高老师实在服不住了,站起来,大吼一声:“你,你骂谁哩!!” 妻子一看他竟然反有理了,于是针锋相对,比他的嗓门更大了:“骂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哩,你想咋地!” 高老师蔫了,说:“没啥咋地。我只是说你骂谁呢。说实话,你骂我到无所谓。”换口气大声说:“你要是骂我儿子,那我可跟你过不去!!” 妻子当时还在火头上,原以为丈夫还有什么大动作,没承想他竟然说出这么一通话来,再也憋不住地笑出声来:“你…
小心我跟你过不去
 
共3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