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其名的故事

一起上军校吧孙媚人如其名,天生就长得很妩媚,和灰头土脸的我比起来,像个妖精。没有哪个女孩子喜欢和妖精做朋友,站在她们旁边,你永远只能做片绿叶,来衬托她的妖娆。所以当孙媚转到我们班时,我对她有种莫名的敌意。可是孙媚这丫头却和我过不去,仗着英语成绩好,她对英语老师兼班主任说,她想和我同桌!我瞪大了眼睛,眼看着孙媚施施然走了过来,轻轻一笑:“你好,我叫孙媚。”她坐下后,我把书包里的小镜子拿出来,左照照右看看,越看越绝望:有孙媚做同桌,我这只丑小鸭,永远也不会变成白天鹅了!我是班里的文娱委员,会拉手风琴,后来孙媚奉承我说,她喜欢听我拉琴,才和我坐同桌的。我百分百地愿意相信她的话,可她第一次到我们班,怎么知道我会拉琴?终于有一次,孙媚说走了嘴,她说那天一进教室,看我上下打量她的样子她就来气:“怎么用那种眼光看人呢?太没礼貌了!干脆坐到你身边,让你看个够!”她“恶狠狠”的表情让我很是惶恐,我那种眼光是哪种眼光?我怎么不知道?!高三时,我和孙媚的成绩都名列前茅,我们也理所当然地成了朋友,一起学习,一起为枯燥的生活解闷。父母很想让我上军校,我近乎讨好地问孙媚:“你想不想上军校?你穿军装肯定漂亮。”孙媚不屑一顾:“军校多不自由啊,我要上吉大。”我知道孙媚为什么要上吉林大学。比我们高一级的高天,长得又高又帅,是校足球队前锋,也是许多女孩心中的白马王子。因为他,孙媚才留级做了插班生,又因为他,孙媚才这样执意要上吉大。高三寒假时,高天回来了。那天晚上我去找孙媚,快到她家楼下,远远听到孙媚的哭声。我急急上前,昏黄的路灯下,我吓了一跳:高天推着一辆山地车立在路中间,孙媚站在他身后,紧紧抱住他的腰,争执中孙媚的身子一点点下滑,几乎要跪到地上,她哭着哀求:“我再也不乱发脾气了,你别走,别走啊……”我的到来让高天缓了一口气,孙媚也松了手。高天骑上车走了,孙媚蹲在原地嘤嘤抽泣。可怜的女孩……几天后,我又问孙媚:“一起上军校吧?”她不吭声地点了点头。孙媚的火车经过面试口试,我和孙媚肩并肩地进了武警指挥学院。进了学校我才知道把她给害了,对孙媚来说,军校的条条框框随时都在和她为难。队领导要求把牙缸摆放成一条直线,孙媚的总是要多“迈出”一公分,被子要求叠成豆腐块,孙媚的总叠成“面包”。一次早操回来,孙媚的被子竟然被队领导从二楼窗口扔了出去!垂头丧气的孙媚,把被子用抽屉压扁后,晚上开始钻我的被窝。遥望着那有棱有角的被子端坐床上,孙媚叹气说:“还是它厉害,我就这么供着它吧。”虽然军校不允许谈恋爱,但追孙媚的男生还是很多。每次有人请她吃饭,她就把我拽上。常常是三个人一起吃饭,他俩说话,我一个人低头猛吃,后来回忆军校生活,好像话都让她说光了,饭也让我吃完了。每每学校有球赛,她就拉上我一起去看帅哥。我们一边肆无忌惮地看,一边指手画脚地点评他们的脸盘身材,直把场上的男生看得手忙脚乱面红耳赤被罚下场为止,才心满意足地离开。在找男朋友方面,我有着明显的小农意识,喜欢自给自足的模式。比如瞒着队领导偷偷和班里的“眼镜”约会几次,晚自习一起到图书馆看书,我就已经很满足了。孙媚却是放眼世界的胸怀,她不仅通过交笔友的方式爱上了一个大连的大学老师,而且还色胆包天地像《周渔的火车》里的周渔一样,开始了铁路上奔波的爱情。她偷偷配了一把宿舍楼门的钥匙。每个周末,等队领导查完铺,熄灯离去,她就悄悄起床,打开楼门,再让我从里面依原样把门反锁上。对这种“周末爱情”,孙媚叮嘱我:“打死你也不准说!”我当然不会说,为了应付队里的突击点名,我开始绞尽脑汁地学习撒谎,不是说孙媚找教授去了,就是说来了老乡。好在没多久,孙媚的“爱情火车”就出了事故,戛然而止,不然,恐怕还没等队领导打死我,我就心虚辞穷不得不叛变了。那就离开好了大学毕业,我分到沈阳,孙媚因为优异的成绩,被学校保送京城读研。站台分手时,我们嘻嘻哈哈地打闹着,孙媚看着身边凄凄惨惨的同学,嘲笑道:“别看现在哭得跟什么似的,没两年就谁也不理谁了,假惺惺!”火车驶动的一刹那,我突然发现孙媚扭过身子,很快地用手擦了一下眼睛。参加工作第二年,我结婚了。孙媚知道后,把我大骂一通:“干嘛急着嫁人?找了一棵树,却失去了整个森林。白白浪费了那么多机会!”可我坐在简陋的小平房里,孜孜不倦地给孙媚讲述着新婚的幸福:“我们的房子只有12平米,冬天没有暖气,他砌了一个土炉子,炉子烧得红通通的,火墙上一盘蒜苗已经长得很高,晚上可以吃蒜苗炒鸡蛋了。”和孙媚牵手这么多年,我们的性格、对人生的看法都迥然不同。我温和、琐碎,孙媚却尖锐、雄心勃勃。我羡慕孙媚的美丽,向往她的自信,而孙媚却说:“每次看到你,我都能平静地歇一歇。”孙媚终于结婚了。老公比她小3岁,其貌不扬。从孙媚寄来的结婚照上,我能找到她倚在小丈夫身边的快乐。孙媚的爱情,总有着出其不意的地方。2003年的春节刚过,一个寒冷的夜晚,凌晨3点钟,家里的电话突然响了。孙媚沙哑的声音在听筒那边响起:“我从老家回来,现在沈阳北站,火车还有两个小时才开。明天我要飞往澳大利亚,你现在能来见我吗?”等我赶到车站,孙媚已经在贵宾候车室抽第六支烟。看到我吃惊的表情,她笑笑:“我早就在抽烟了,怕吓着你,才没给你说。”旅途中的孙媚化着很浓的妆,看上去有种惊艳的美。“我离婚了,准备去澳大利亚做访问学者,就一年。”我默默地陪她喝了一杯咖啡。孙媚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死死把“爱情”拦腰抱住的小女孩,对老公的外遇,她说:“那就离开好了。”分别的时候,孙媚还是没有流泪,她说,眼泪会把妆搞糟的,“我还指望在国外钓个金龟婿呢!”孙媚就这样笑着,在我的泪眼模糊中,踏上了异国之路。我终于挥拳向她打去去年底,在军校教书的老公终于决定转业了。在部队生活这么多年,突然走上社会,老公有点儿不适应。面对激烈的竞争,几次碰壁之后,老公的自信开始一点点消蚀。他的烟抽得越来越凶,整晚整晚地失眠。一次和我开玩笑说:“不行的话,我就当家庭妇男吧,给你做饭洗衣服。”看着老公的强装欢颜,我比他还难过。我不信凭着老公出色的学识,竟然会找不到一份合适的工作。想帮他,可他很要面子,从来不肯开口求人,怎么办呢?我想到了刚从国外回来不久,在电视台人力资源部的孙媚。孙媚找到我老公,赖兮兮地请他帮忙:“国际会展中心要举办一个活动,有许多外资公司参展。本来我答应了去帮忙,可台里最近很忙,你的外语水平、组织能力比我强多了,拜托救个场好不好?”难得有机会英雄救美,老公征得我的“批准”后义不容辞地答应了。那次活动完毕,会展中心对老公非常满意,“力邀”老公加盟。老公兴奋地对我说:“是金子总会发光,机遇总是青睐有准备的人,这些话果然有道理啊!”呵呵,他哪知道这都是孙媚苦心创造的“机遇”。秋高气爽,我和孙媚在一家茶楼闲坐聊天。孙媚的长发盘起,化着精致的淡妆,一边滔滔不绝地说着工作中的趣事,一边时不时插一句:“你这头发不好看”,“你喝茶的姿势不对”。众目睽睽之下,我终于忍无可忍,怒目相向:“你这个妖精!不能善良一点儿吗?”“我这是为你好,你从来不会收拾自己。”我气得浑身冒烟,身子往后一仰,用尽全身的“恶毒”告诉她:“别以为我是你朋友,就好欺负。告诉你,如果哪天你走了,我才不会想你呢!”“可是,我会想你的。你就是我的日记本,除了你再没人知道我那么多秘密,万一我失忆了,还指望你帮我恢复呢!”孙媚的表情很认真。我情不自禁地跳入她一贯的陷阱,又开始感动:“孙媚,别这么说,我们永远都会在一起的。”孙媚诧异地看着我:“拜托,不要这么肉麻兮兮,我可是想找个帅哥永远在一起。”她话音刚落,娴静如我,终于抛开了多年练就的淑女风范,挥拳向她打去……
妖精孙媚
大壮人如其名,确实很壮,182米的个头,90多公斤,黑乎乎的脸上永远缀着几颗美丽的青春痘,整天像座山似的在宿舍里晃来晃去。大壮刚来学校那会儿是不叫大壮的,据说后来与南方来的一个小伙子一起吃饭,他的饭量把那小伙子给吓了个半死,从而得了个大壮的美名。估计那小子在南方呆久了,还没有见过大壮这新疆大汉风卷残云般吃5个馒头1个砂锅的事实。据说,南方那小子吃饭回来后仍赞不绝口,一口一个:“真壮,那真不是人干的事。”连那晚做梦时都直喊“大壮”。于是第二天大壮的名字就叫响了整个中文系。大壮吃得多,还想保持体形,只好拼命运动。他爱打篮球,自称“暴力篮球”,但直到今天他除了在球场上差点让人打掉两颗门牙外,还从未有过暴力级的光荣历史,大壮球技亦可见一斑。我们宿舍的老二曾在一篇文章中不无讽刺地说大壮有把篮球投到自己篮筐里的记录。不过据我调查,这是老二作为一个文学青年丰富的夸张和想像能力与他那不畏强暴的胆量相结合的特殊产物,不足为凭。大壮不仅喜欢打篮球,对足球也是极端的热爱。去年世界杯期间,他不是前天感冒,就是后天拉肚子,反正是把大部分的球赛都看了,由于见多识广,所以发表评论时就免不了有惊人之举,常常大骂某某运动员不思进取,浪费了某个决定性的进球机会,那架势好像他如能出场定能力挽狂澜似的。不过在平常系里踢球时,大壮总被别人安排为守门员,系队那帮踢球的也没出息得很,别说有威胁的射门了,有时大半场下来大壮还没有见到足球是什么样呢。所以每场下来,大壮总是用力地拍屁股上的黄土,很洒脱的样子,让对方球员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大壮从喜欢运动逐渐扩大到了订阅体育方面的报纸,再又发展为涉猎各种报纸,连街头的小报也时常买上几份。他有个毛病,不去厕所不看报纸,一去厕所非带上几张报纸不可,不看完他能回来吗?从报头到新闻,到足球,到电视节目,到征婚,到寻人,最后把报缝和广告都看完了才算结束。回到宿舍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向大家报告新闻,所以我们宿舍一直都有关心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发展的优良传统。大壮是一个爱运动、爱搞笑的人,可他的心思蛮细致的。有次我父亲从家乡来看我,正巧我不在,是大壮领我父亲去食堂吃的饭,在饭桌上他还一直夸我的好。为此我非常地感谢他。大壮实质上是一个腼腆的人,特别是在女生面前。别看他高大威猛,却还没有谈过恋爱,自称练有“童子功”。后来在宿舍老二什么“18岁之前没有谈过恋爱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人生”、“20岁时还没吻过女孩的男人不是男人”等等歪理邪说的诱惑下,终于心血来潮,几经周折,费尽心机,终于把目标锁定本班一温顺的女生――Z君。大壮没有恋爱经验,也没有走自己特色道路的勇气,只能不耻上问。关键时刻方见兄弟情深,那天宿舍兄弟冒着被查夜老师抓住的危险讨论至深夜3点,自诩恋爱博导、硕导的老二、老四等拿出了一个又一个新奇的方案,但考虑到大壮的实际,又让大伙一个个给否决了。最后决定就用最笨的法子让大壮慢慢把Z君泡过来。当晚大壮听得唯唯诺诺,大伙心满意足,结果宿舍成员第二天早晨集体迟到,尤其是大壮,上课时鼾声太大,严重影响了他前面一对金童玉女的私语和老师的讲课,招来数对白眼。为了熟悉一下情境,尽快进入状态,大壮先把琼瑶的几本小说都读了个透,特别是《心有千千结》、《月朦胧,鸟朦胧》什么的都能手到擒来地背一段深情表白。有时候宿舍熄灯后大壮还跑到水房去看一阵子,很有点废寝忘食的味道。那段时间大壮别说作文了,就连入党的思想汇报都不自觉地老往琼瑶阿姨那边靠,开头就是:“这几天来,心绪颇不宁静,似有千言万语,万语千言,却又不知从何说起……”估计大壮足以让那个漂亮的党支部组织委员看得心惊肉跳。大伙给大壮出的主意的第一步就是找Z君借笔记,其目的不外乎先混个脸熟,挂个号。结果事到临头,大壮死活不敢去借,吓得一个人空往厕所跑了3趟。最后大伙一致劝说,去吧,万事开头难,困难都是纸老虎,连什么“毛驴和牛顶架,豁出脸来了”都说了。经过几番打气,大壮终于鼓起勇气到Z君那儿借了一本古代汉语笔记,那速度肯定超过了德国闪击波兰,估计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说就跑回来了。回来大伙都问他有什么切身体会,他扭捏了半天才说:“也没啥感觉,就是头上发晕,眼里发黑,嘴里发苦,腿上发颤。”把大伙笑了个半死。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大壮这人尝到借笔记的甜头后,好吃不撂筷了,总是今天借个古代文学笔记,后天借个文艺理论笔记,实际上借回来他也不看,装在书包里第二天再给人家背回去换下一本。一来二去,大伙不干了,大壮和Z君的关系还处在借时一句话,还时一句话的水平,可我们宿舍已是声名远扬了,全班都知道我们宿舍8个人没有一个记笔记的,冤枉啊!大壮的借笔记行动被迫终止后,大壮几天来都闷闷不乐的。后来的一个星期六,我和大壮在食堂里吃饭时发现Z君也正在一张桌子上一根一根数面条吃,我推推大壮说:“看见没有,食堂里的饭不好吃,只有男女相互喂食才能吃出可口的味道,你看Z君吃不下去,心有不满哪。”大壮眨巴着眼问咋办,我一瞪他,咋办?把碗端过去和她一块儿吃呗。大壮一趔趄,一块肉掉在了腿上,忙说,那不行,我不敢。我说,去不去由你,和我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反正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最终大壮下了很大决心似地端起碗就走,可还没走出3步又回来了,连说不行不行,心怦怦跳。我骂他你也太他妈的窝囊了吧,人家布什打伊拉克还没费这么大脑筋呢。大壮一看我急,忙说,我去,我去还不行吗。可这时人家Z君已经吃完预备走了。再后来好像大家又给大壮出过看电影之类的主意,还专门选了一部让人摧心剖肝的悲剧故事,说是比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事还煽情,大壮说他适时地向Z君递上了手帕,可不知道为什么,Z君始终没能成为大壮的女朋友。等到第二年秋天的时候,z君身边有了一个猴子模样的男孩,估计够精明的,为此大壮很是伤心了一阵,连我们7个见了那小子都横眉竖眼的,不过听说那小子挺得意,说一下子就击败了8个情敌,独占鳌头,有独孤求败的感觉。听说这话时大家都已毕业了,否则我们很可能为生意萧条的校医院做出贡献。大壮以后又陆续处了几个女孩,人都不错,活泼的、温柔的、安静的,也算应有尽有,但大壮都没能好好把握,以至让几个外系的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岁月如风,凝成所有往事。宿舍弟兄目睹了大壮的种种经历,渐渐地也不再提起Z君和爱情的话题,大壮则更为沉默。其实我知道,大壮心中的伤痕很深,不可触及,直到一次醉酒,大壮才喃喃地对我说:“我是真的喜欢Z君,可她却从没发现我的优点。”我叹息,我知道,一次错过,终生错过。大壮啊,大壮!大伙给大壮出的主意的第一步就是找Z君借笔记,其目的不外乎先混个脸熟,挂个号。结果事到临头,大壮死活不敢去借,吓得一个人空往厕所跑了3趟。最后大伙一致劝说,去吧,万事开头难,困难都是纸老虎,连什么“毛驴和牛顶架,豁出脸来了”都说了。经过几番打气,大壮终于鼓起勇气到Z君那儿借了一本古代汉语笔记,那速度肯定超过了德国闪击波兰,估计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说就跑回来了。回来大伙都问他有什么切身体会,他扭捏了半天才说:“也没啥感觉,就是头上发晕,眼里发黑,嘴里发苦,腿上发颤。”把大伙笑了个半死。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大壮这人尝到借笔记的甜头后,好吃不撂筷了,总是今天借个古代文学笔记,后天借个文艺理论笔记,实际上借回来他也不看,装在书包里第二天再给人家背回去换下一本。一来二去,大伙不干了,大壮和Z君的关系还处在借时一句话,还时一句话的水平,可我们宿舍已是声名远扬了,全班都知道我们宿舍8个人没有一个记笔记的,冤枉啊!大壮的借笔记行动被迫终止后,大壮几天来都闷闷不乐的。后来的一个星期六,我和大壮在食堂里吃饭时发现Z君也正在一张桌子上一根一根数面条吃,我推推大壮说:“看见没有,食堂里的饭不好吃,只有男女相互喂食才能吃出可口的味道,你看Z君吃不下去,心有不满哪。”大壮眨巴着眼问咋办,我一瞪他,咋办?把碗端过去和她一块儿吃呗。大壮一趔趄,一块肉掉在了腿上,忙说,那不行,我不敢。我说,去不去由你,和我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反正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最终大壮下了很大决心似地端起碗就走,可还没走出3步又回来了,连说不行不行,心怦怦跳。我骂他你也太他妈的窝囊了吧,人家布什打伊拉克还没费这么大脑筋呢。大壮一看我急,忙说,我去,我去还不行吗。可这时人家Z君已经吃完预备走了。再后来好像大家又给大壮出过看电影之类的主意,还专门选了一部让人摧心剖肝的悲剧故事,说是比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事还煽情,大壮说他适时地向Z君递上了手帕,可不知道为什么,Z君始终没能成为大壮的女朋友。等到第二年秋天的时候,z君身边有了一个猴子模样的男孩,估计够精明的,为此大壮很是伤心了一阵,连我们7个见了那小子都横眉竖眼的,不过听说那小子挺得意,说一下子就击败了8个情敌,独占鳌头,有独孤求败的感觉。听说这话时大家都已毕业了,否则我们很可能为生意萧条的校医院做出贡献。大壮以后又陆续处了几个女孩,人都不错,活泼的、温柔的、安静的,也算应有尽有,但大壮都没能好好把握,以至让几个外系的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岁月如风,凝成所有往事。宿舍弟兄目睹了大壮的种种经历,渐渐地也不再提起Z君和爱情的话题,大壮则更为沉默。其实我知道,大壮心中的伤痕很深,不可触及,直到一次醉酒,大壮才喃喃地对我说:“我是真的喜欢Z君,可她却从没发现我的优点。”我叹息,我知道,一次错过,终生错过。大壮啊,大壮!
大壮啊 大壮
小玉人如其名,就像一块晶莹剔透的宝玉,让人爱不释手。追她的人很多,她选择了一位爱她入骨而且多金的男人风光的嫁了。不是说嫁给爱自己的人一定会幸福嘛!可是小玉却没感觉出幸福,虽然老公依然视她为宝,什么也不让她做,可是这代价是她被珍藏在家里,要想出去好比登天。当然她不可能乖乖听话,她气过吵过,老公并不和她吵,只是拿着火机站在煤气管道边或是拿着刀一刀一刀割在自己身上,弄的鲜血淋淋。小玉怕了,她不敢再提出去。老公这才笑了,笑得无比温柔。可是日子越久小玉想要逃出去的欲望越强,这种欲望简直要把她折磨疯了,于是她做了一个疯狂的举动,撬开窗户跳到了外面。就像做贼一样溜走了。终于重见阳光的她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马路的边上。开始翻找兜里的钱,手机,可兜是空空的,慌忙只她竟然什么也没带。她只能步行上路,直奔市政府,她要找妇联。警卫拦住了她,问她:“去妇联,找谁?”小玉说:“我反映情况,我被老公常年孽待。”“孽待?”警卫仔细瞧了瞧她脸和身体,没发现什么伤。哼着说:“身上没伤算什么孽待,我看你最好去医院做个伤检,这样妇联才能受理。”小玉说:“可我没有伤,他也没打过我,只是不许我出门,不许我工作。”警卫乐了,上下打量着她说:“吃饱了没事闲的吧!要是我这样对我老婆,我老婆还不高兴死。真是……”见她还是不走,瞪着眼睛说道:“走开,别在这儿瞎胡闹。”正嚷嚷间,门口走过一位胳膊带红箍的大妈,见状,把如玉叫进市政府大楼底层的一间小屋子里,问她:找妇联什么事,告诉我就可以了。如玉见这位大妈和颜悦色,挺热心的样子,估摸是个妇联的领导,就哭着说:“我想和我老公丈夫离婚。”大妈笑着问:“怎么?小两口吵架了?”小玉委屈地说:“他什么也不让我做,整天把我关在家里,我真的受不了了。”大妈听后一愣,然后严肃的说:“这样的老公你不珍惜,还想要啥样的?”小玉说:“可我没有自由呀!他整天把我锁在家里,像是养宠物一样,甚至洗衣服做饭都不让我伸手,我生不如死。”大妈听她说完几乎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她,表情更加严肃起来。然后对她说:“这样吧!我和你去你家看看,了解一下情况。”小玉急忙点点头,大妈叫了一辆出租,俩人一路无话。出租车很快驶到小玉家门口,小玉下了车,她老公立即迎了过来。紧张的搂住她说:“宝贝!干嘛去了,急死我了。”小玉急忙推开他,一脸尴尬地扭头去看妇联的老大妈。大妈似笑非笑的瞧着他们说:“得!面的钱付了吧!我看也用不上我们妇联调解了。”老公听完一楞,脸色变了变,不过他马上反应过来,付了车钱。出租车在小玉的眼前一溜烟的开跑了。老公则阴沉着脸抓住她的手,把她拽回家里。这一次老公把窗户钉死了,门加了一把大锁,晚上老公没打她也没骂她,还殷勤地给她洗脚,动作温柔细致。可小玉只感觉浑身冰凉,呼吸困难……
视你如宝
 
共3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