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一星期的故事

公司老总派我出趟差,大约要一星期之久,家里儿子和儿子他爹的中饭晚饭没着落,想请小时工来帮着过渡一下。一个电话打到家政公司,说好价约好时间,公司说马上派人过来熟悉地点。过了大约两小时,门铃响了,我打开门一看,门外站着位眉清目秀,梳着马尾小辫,背着个双肩包,学生模样的女孩子。我问她找谁,她露出雪白的牙齿一笑,说:“您是李姐姐吧?我叫陈怡,是家政公司派来的。”我狐疑地上下打量着她,二十出头,高腰马靴,牛仔低腰裤斜吊在胯部,敞开的外套可以看到凸出的、膨膨的胸部,放肆地张扬着青春无敌。这哪像个家政工啊,这不跟街上时髦女郎一路的人物吗?她来我们家,当小时工做饭、洗衣、打扫卫生,还是做大小姐、当贵宾、做模特啊?出差的日子每天都安排得很紧张,我一天一个电话打回去问后方饭事如何,老公总说很好很好,谁信,知道他是怕我在外面担心呢。我开玩笑地问老公:“怎么样啊,这小阿姨秀色可餐吧?”老公在电话里就急了:“胡说啥,人家男朋友天天晚上都来接呢。”我笑着说:“真的啊,这下我可太放心了。”好在诸事顺利,一路顺风地把公司业务全搞定了,比原先预定的日期提早一天打道回府。儿子一见我就扑过来,跟鼻涕虫一样粘在身上。我亲了一下他红扑扑的小脸,又抱着仔细端详了一下,还成,面色红润白胖,没落膘呢,可见口味对,挑食的毛病没犯。他爹正跷着二郎腿看报,红光满面,跟古时穷家小户炫富、出门就肉皮抹唇的主儿一样油亮滋润。厨房里传来倒菜下锅
美女家政
公司老总派我出趟差,大约要一星期之久,家里儿子和儿子他爹的中饭晚饭没着落,想请小时工来帮着过渡一下。一个电话打到家政公司,说好价约好时间,公司说马上派人过来熟悉地点。过了大约两小时,门铃响了,我打开门一看,门外站着位眉清目秀,梳着马尾小辫,背着个双肩包,学生模样的女孩子。我问她找谁,她露出雪白的牙齿一笑,说:“您是李姐姐吧?我叫陈怡,是家政公司派来的。”我狐疑地上下打量着她,二十出头,高腰马靴,牛仔低腰裤,斜吊在胯部,敞开的外套可以看到凸出的膨膨的胸部,放肆地张扬着青春无敌。这哪像个家政工啊,这不跟街上时髦女郎一路的人物吗?她来我们家,当小时工做饭、洗衣、打扫卫生,还是做大小姐、当贵宾、做模特啊?出差的日子每天都安排得很紧张,我一天一个电话打回去问后方饭事如何,老公总说很好很好,谁信,知道他是怕我在外面担心呢。我开玩笑地问老公:“怎么样啊,这小阿姨秀色可餐吧?”老公在电话里就急赤白脸了:“胡说啥,人家男朋友天天晚上都来接呢。”我笑着说:“真的啊,这下我可太放心了。”好在诸事顺利,一路顺风地把公司业务全搞掂了,比原先预定的日期提早一天打道回府。儿子一见我就扑过来,跟鼻涕虫一样粘在身上。我亲了一下他红扑扑的小脸,又抱着仔细端详了一下,还成,面色红润白胖,没落膘呢,可见口味对症,挑食的毛病没犯。他爹正跷着二郎腿看报,红光满面,跟古时穷家小户炫富、出门就肉皮抹唇的主儿一样油亮滋润。厨房里传来倒菜下锅
大学生小时工
 
共2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