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连绵的故事

阴霾的天空压迫着整个非洲大草原,连绵的秋雨使它处处形成着丝中沼泽。而河水已经泛滥,像镀银的章鱼朝四面八方伸出曲长的手臂。狮子们蜷卧在树丛,仿佛都被淋得无精打采一筹莫展的样子,眼神里呈现着少有的迷惘……象群缓缓地走过来了,大约二十几头。它们的首领,自然是一头母象,躯体巨大而且气质雍容,似乎有能力摆平发生在非洲大草原上的一切大事件。的确有事件发生了。一头小象追随着这一象群,企图加入它们的集体。那小象看去还不到一岁,严格地说是一头幼象。那象群中也是有小象的,被大象们前后左右地保护在集体的中央。它们安全得近乎于无聊,总想离开象群的中央,钻出大象们的保护圈。尽管大草原上一片静谧,大象们却还是显得对小象们的安全很不放心。那一头颠颠的疲惫不堪的小象,脚步蹒跚而又执拗地追随着它们,巴望着寻找一个机会钻入大象们的保护圈,混入到小象中去。是的,它看上去实在太小了。这么小的一头小象孤单存在的情况是极少见的。在象群,母亲从来不会离开自己这么小的孩子。除非它死了。而如果一位母亲死了,它的孩子也一定会受到它所属象群的呵护。每当它太接近那一象群,它就会受到驱赶。那些大象们显然不欢迎它,冷漠地排斥它的加入。不知那小象已经追随了它们多久。从它疲惫的样子看,分明已经追随了很久很久。也分明的,它已经很饿了。天在黑下来。小象愈加巴望获得一份安全感。它似乎本能地觉出了黑夜所必将潜伏着的种种不测。那一象群中央的小象们的肚子圆鼓鼓的。它们看上去吃得太饱了,有必要行走以助消化。而那一头小象的肚子却瘪瘪的,不难看出它正忍受着饥饿的滋味。它的小眼睛里,流露着对黑夜和孤独的恐惧……它的追随也许还使那一象群感到了被纠缠的嫌恶。大象们一次次用鼻子挑开它,或用脚蹬开它。疲惫而又饥饿的那一头小象,已经站不太稳了。大象们的鼻子只轻轻一挑它,它就横着倒下了;大象的脚只轻轻一蹬它,它也就横着倒下了;而且半天没力气爬起来。望着它们,发呆片刻。继而又追随奔去。以上是电视片《神秘的地球》的片断。当时我正在一位朋友家里。我的朋友两年前亡于车祸。那一天是他的忌日,我到他家里去看望他的妻子和他的儿子,问问男孩回答:“我爸爸出车祸的时候,都没有一辆车肯送他去医院,怕爸爸出的血弄脏了他们的车座!”又良久,母亲娓娓地说:“儿子啊,你的想法是不对的。确实,大象啊,天鹅啊,雁啊,总之有不少动物,在许多情况下常常表现得使我们人类感到惭愧。但在我们的地球上,人类是最可敬的,尽管人类做了不少危害自己也危害地球的坏事,比如战争,比如浪费资源,环境污染。可是人类毕竟是懂得反省的啊!古代人做错了,现代人替他们反省;上一代人做错了,下一代人替他们反省;这一些人做错了,那一些人替他们反省;自己始终不愿反省的人,就有善于反省的人教育他们反省,影响他们反省。靠了反省的能力,人类绝不会越变越坏,一定会越变越好的。儿子啊,你要相信妈妈的话,因为妈妈的话基本上是事实……”我没有料到那是母亲的女人,会用那么一大段话回答她的儿子。因为两年来,一想到她丈夫的不幸,她仍对当时袖手旁观见死不救的那些人耿耿于怀。刹那间我的眼眶湿了。我联想到了这样一句话———民族和民族之间的较量,也往往是母亲和母亲之间的较量。我顿觉一种温暖的欣慰,替非洲大草原上那一头小象,替我罹难的朋友,替我们这个民族……
大象、小象和人
狐狸姑娘很久很久以前,这儿有座大荒山,大荒山连绵数百里,群峰掩映,万壑争辉,巍峨壮观。在大荒山脚下有一个小村落,村里只有几十户人家,代代狩猎为生,他们不知道当初他们的祖先为何要选在这么一处荒山定居。这儿四边都被群山包裹着,只有一条从山里流出的小溪通向外面的世界,村里人有时也拿打到的野味去山外的集市去卖,通常顺着这条小河走下去,一天才能到达最近的小镇,所以这些山里人一般都是呆在村里的,在他们眼中除了大山还是大山。村里有一个小伙子,他和他母亲住在一起,他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在,再一次打猎中不慎摔死在山涧,所以当小伙子渐渐长大的时候,他母亲害怕他也会死在山里,便不许他进山,于是小伙子就在小溪旁开挖出一片田地,种上一些谷物,又是他也会拿一些粮食和邻居们换一些野味,毛皮,日子虽过得有些清苦,却也安心。有一天,小伙子的母亲病了,病得很厉害,村里的神婆告诉小伙子只有狐岐山的灵芝才能就她母亲的命。狐岐山是大荒山中的一处山脉,因为狐狸众多而得名,村里的猎户打猎的时候都会远远的避开狐岐山,故老相传,狐岐山里住着狐仙,踏进狐岐山的人都会被狐仙迷住再也回不来了,所以村民没有敢去狐岐山的。可小伙子母亲的病已经十分严重了,他是一个孝顺的孩子,不忍心看她母亲就这样病死,于是在一天早晨,他瞒着他母亲偷偷地进山了。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深入大荒山,以前她只去过村子附近的一些小山头,在进山之前,他已经向村里人打听好了狐岐山的位置,不过大荒山沟壑层生,万木交错,连杂草都比人还高,小伙子第一次进山很快就迷路了,在大荒山迷路的人不是饿死就是被野兽吃掉。小伙子毫无经验,在大山里越走越远,不多久天就黑了。黑夜里的大荒山是很可怕的,许多野兽就会在夜里出来寻食,小伙子一个人在山里磕磕绊绊的走着,他感觉周围一棵棵参天古树就像一只只黑色的幽灵长着一张张黑森森的大口向他咬来,小伙子越看越害怕忍不住跑了起来,就这样小伙子不顾东西的在大山里乱跑,惊起一群群歇枝在树上鸟,姑姑的怪叫着,远处似乎有着许多蓝色的眼睛盯着他,小伙子害怕极了,他跑得更快了。就这样,也不知道小伙子跑了多远,尽管他已经筋疲力尽了,可他还在跑,他害怕一停下来,那些蓝色的眼睛就会把它吃掉。就这样,小伙子在深山里跑着,跑着突然,小伙子的腿被什么东西抓到了,小伙子摔倒了,他回头一看,竟是一只枯骨手臂死死地攥住了他的脚踝,小伙子一惊,晕了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小伙子慢慢的醒了过来,似乎那只手臂还在抓着他的脚踝,小伙子冷汗直冒,不过还好,他没再晕过去,他缓缓的回过头去借着从树隙中透过的淡淡月光看清了,那只不过是一段枯萎了的树枝卡住了他的脚踝,虚惊一场啊。小伙子把树枝拿掉向四周看了看,前方似乎有些光亮,隐约中闪烁着一道道白光。小伙子壮着胆子走向前去,在他面前出现一小片湖水,大荒山里这样的胡挺多的,这里经常下雨,在一些山顶的低洼处就很容易形成这样的湖泊,不过这片湖水奇怪得很,刚才的那些白光就是从这儿发出来的,白光随着一波波水圈闪烁不定。小伙子很奇怪,他长这么大还没见过闪着白光的湖呢。小伙子在湖边看了看很快就发现原来这白光是从湖心发出来的。小伙子犹豫了一下后,还是卷起了裤脚走向湖中心,湖水很浅。很快,小伙子就来到了湖心,这里的白光很强,也很温暖,照在身上暖洋洋的,似乎一夜的疲惫都消失了。发出白光的是一株很普通的小草,小草从根处发出两片细叶,约一尺来长,细如长剑,若没有着白光就是很普通的小草了。小伙子猜想这或许是棵仙草,或许能治好母亲的病,于是他轻轻地把这颗草拔了出来。就在小伙子拔下草的一瞬间,那白光消失了,小伙子感到很惊讶,可不等他细想,不远处想起了一声狐狸的嘶叫声,紧接着,两声,三声......此起彼伏的狐叫在大山里响起,很快,小湖旁就出现了一只只硕大的狐狸,它们用幽蓝的眼睛看着小伙子,发出一声声愤怒的嘶叫。小伙子害怕极了,抓着仙草就跑,群狐在他身后紧追不舍,一声声嘶叫似乎要将小伙子撕成碎片。就这样小伙子再一次在深山里跑了起来,只不过这一次变得更加凶险,小伙子脚步卷着碎石头,绊着草棵子跑着,很快他就跑到了一处悬崖,崖嘴悬出,下面深不见底,而身后,一群狐狸正冲过来,小伙子看了一下手中的仙草,转身跳进了深崖......不知过了多久,小伙子感到回到了家中,他感觉到他母亲正在用她温暖的手抚摸他的额头,他感到全身暖洋洋的,然后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模糊中他看到一个人正在用手按在他的额头,像他母亲又似乎不是,他想努力看清楚,可眼前总是模糊一片,他心中一急又昏了过去。许久,小伙子渐渐地清醒了过来,原来他躺在一走小木屋里,屋里陈设很简单,一张床,一张桌,一张凳,墙上挂着一张弓和几张鹿皮,很显然这是一户猎人的房子,难道是猎户救了他?小伙子动了动右手,发现手里还紧紧的攥着那棵仙草。小伙子想下床可浑身都很痛,勉强坐起身来已是大汗漓淋,就在这时,门开了。一个俏生生的姑娘站在门口。原来那天小伙子跳下山崖摔进了崖下的湖里,姑娘来湖边打水发现了他,便把他背回家,小伙子已经昏迷了三天,现在终于醒了。小伙子很感激姑娘救了他,他本想用手中的仙草报答姑娘,但又想到家中的母亲又犹豫了,他母亲正需要这仙草活命呢,小伙子是个孝顺的孩子也是个懂得报恩的人,他告诉姑娘他回家把母亲的病治好就把这棵仙草给她。出乎意料的是,姑娘竟要求嫁给小伙子。原来,姑娘是山中猎户的的女儿,叫做小狐,父母死后便一个人生活了,他愿意嫁给小伙子和他一起生活。小伙子起初很吃惊,然后又很高兴,母亲早就催促他找媳妇了,没想到今天能在这个里找到这么漂亮的媳妇,他母亲若见到小狐一定会高兴的。于是小伙子就高兴的带着小狐姑娘离开了深山。说来也奇怪,进山的时候,小伙子没走多远就迷路了,出山去很顺利的找到了回村的路,很快他就带着小狐姑娘回到了村中。村里人看到小伙子回来很是吃惊,他们都以为小伙子已经死了,没想到他不仅回来了还带回一个漂亮的媳妇,这可真是了不起啊。正当人们像小伙子问长问短的时候,小伙子的邻居从人群中跳了出来,他告诉小伙子,他母亲快要死了。原来,小伙子的母亲得知他一个人去了狐岐山又是生气又是担心,一口气没上来就晕了过去,现在年已是奄奄一息了。小伙子赶紧带着小狐回家,果然,他母亲快死了,小伙子很是伤心,痛苦不已。这时小狐从怀中拿出小伙子在山中采的仙草,放在她母亲额头轻轻的拍了三下,然后奇迹就发生了,小伙子母亲的脸渐渐的红润,呼吸也足渐的流畅了,她又活了过来。随后村里人为小伙子和小狐姑娘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婚礼,全村老少围在篝火旁又唱又跳,尽情狂欢,真的比过年还要热闹。结婚后小伙子和小狐依旧和母亲住在一起,小狐很懂事,也很孝顺。或许是在山里呆的时间太长了吧,小狐一点活计都不会,她既不会做饭,也不会纺织缝衣,连打扫房子都不会,不过小狐很聪明,她婆婆教给她一段时间后就会了,而且比她婆婆做的还要好。小伙子和她母亲都很疼爱小狐,他们认为这是上天赐给他们的好媳妇。不过小狐从来不和小伙子和她婆婆一起吃饭,他总是等他们吃完后再吃,不管他们怎么劝说,小狐还是不会和她们一块吃饭的,起初他们有些不习惯,后来拗不过小狐便也渐渐的习惯了。转眼间,小狐嫁到这个村子已有两个月了,在这两个月里村里发生了一件怪事,那就是每天晚上,村里的鸡都会少一只,起初人们也没在意,毕竟这里,狐狸,黄鼠狼特别得多,少只鸡也是很正常的,可没想到事情越来越严重,鸡越少越多,无论人们把鸡窝锁的多么牢固都没有用第二天早晨,总会有一家的鸡少一只,而且更奇怪的是夜里从来就没听到过鸡叫声,莫非是鬼祟所为?一时之间村里人议论纷纷,人心惶惶。这天,小狐正在收拾房子,当她弯腰扫地的时候一颗珠子从她怀中掉了出来,正好落在她婆婆脚旁,于是她婆婆就顺手捡了起来,这是一颗晶莹剔透的珍珠,珠子中有一颗绿油油的小草,两片细长的叶子如箭一样。她婆婆于是便要替小狐保管这颗珠子,小狐起初不愿意,但在她婆婆再三坚持下还是把珠子交给了她婆婆,她婆婆很是高兴,便将这颗珠子锁在一个小匣子里,他总认为年轻人太粗心,这样贵重的东西还是由她来保管。匣子里还有其他首饰,她想将来一起传给小狐。几天后,小伙子发现小狐脸色有些发白,走路都有些不稳,他几次问小狐怎么了,小狐总是找一些理由搪塞过去,小伙子虽然感到有些怪怪的去也说不上原因。这天傍晚,小狐去洗衣服,听到几个大嫂说道李大叔家的捕狐器昨天夜里打到了偷鸡怪的脚了。她们还调笑如果谁的脚伤了谁就是偷鸡怪了。小狐听到这些脸更白了,她端起洗衣盆一步一步地走回家,似乎每一步都要承受巨大的痛苦,不过谁都没有注意到这些。晚上,小狐照例没有和小伙子,婆婆一块吃饭,吃过饭后,大家便歇息了。半夜里,小伙子的母亲听到一声轻微鸡叫,她想莫不是偷鸡怪来她家了,于是她轻轻地下床来到小伙子房间叫儿子一起抓偷鸡怪,奇怪的是在房间里只有他儿子一人,小狐不在这儿,不过此时还是抓偷鸡怪要紧,于是小伙子就拿起一把镰刀和母亲悄悄的走到鸡窝附近。今晚月色很好,月光如水银般泻地。远远地他们就看到在鸡窝旁有一个东西,走近一看,竟是一个人的模样,小伙子和他母亲都吓了一跳,莫非这偷鸡怪是人不成?他们又悄悄地走进了一些,小伙子隐隐感到了些不安,他感觉眼前这个身影那么像小狐呢。他母亲似乎也感到有些不对劲,他们隐隐感到有什么不行的事情要发生。小伙子拿镰刀的手有些颤抖,下意识的他要转身回去,不幸的是在他转身的时候踩到了一截枯枝,枯枝“啪”的一声碎了,这声音在空寂的夜晚显得如此刺耳,瞬间他们凝住了。前方那个身影缓缓地转过来了,一瞬间,时间似乎凝住了,那竟是一张狐狸的面孔,嘴角还有些鸡血。是谁在今晚将玉颜化成了狐面,清冷的月光你可曾看清。小伙子母亲赶紧把小伙子拉到一处废柴后,许久,没有动静,他们又悄悄的回到房中。现在他们明白过来了,原来小狐是只狐狸呀。小伙子的母亲吩咐小伙子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她赶紧出去叫人去了,临走前她想到了小狐的珠子,也将它一起拿走。不多久,小伙子房间的门开了,小伙子把被子盖在头上装睡觉,可他瑟瑟发抖的身子又怎么能睡的着。小狐轻轻地走到床前,此时他已经化成了人形,她静静地坐在床边讲了一个故事“很久以前,这儿有一只小狐狸,一直非常美丽的小火狐,它在狐岐山上自由自在的生活,有一天它在山脚下听到两个猎人谈到人间的生活,它很是羡慕,于是便有了修炼成人的念头,狐岐山本是天地灵气之所在,小火狐潜心修行,终于修成人形,不过它只能化成人形三个时辰,三个时辰之后又恢复本来面目。一天它在湖边偶然遇到一个昏迷的小伙子,小伙子手中拿的竟是三生草,有了三生草,小火狐就可以自由的变化了,于是小火狐就嫁给了小伙子,可后来却爱上了他,她真心希望能和小伙子生活一辈子,她希望做一个普通的妻子,她努力适应人类的生活,照顾丈夫,侍奉婆婆。可她终归是一只狐狸,她是要吃生肉的,所以每当吃饭的时候,她就会躲开,在晚上的时候出去寻一些鸡来吃,抓鸡对她来说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可有一天,她的灵丹珠被小伙子的母亲拿去了,没有了灵丹珠,小火狐的法力就没有了,她不能像以前那样轻易地抓鸡吃了,还在一次抓鸡时被捕狐器打伤了脚,小火狐不能出去了,可她实在饿得不行了,于是在那天晚上,她抓了自家的鸡,可不幸的是,小伙子和她母亲看到了她的狐面,他们知道了她是指狐狸”小狐轻轻地讲着一个似乎毫不相关的故事,可小伙子知道故事中的小火狐就是小狐自己。小伙子现在明白了,小狐是只狐狸,可她是只善良的狐狸,是只爱他的狐狸。小伙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看着小狐那张精巧的面孔,轻轻地将她搂在怀中。本以为故事到此就结束了,可一切都晚了,小伙子的母亲已经把家中出现狐狸的事情告诉全村人,于是全村人一起出动,他们举着火把,拿着镰刀,锄头,将小伙子的房间团团围住。没有了灵丹珠的小狐只是一个普通的姑娘,很快村民们便把小狐捉了起来。村里的神婆还用一种不知名的药水让小狐显出了狐面,那是一张多么精巧的狐面啊。村民们见过成千上万只狐狸,又何曾见过这样一张绝世的狐面。他们把小狐绑在一个高台子上,下面堆满了薪柴,他们要烧死小狐,不管小伙子怎么解释怎么么哀求,村民还是要烧死小狐,在他们心中所有的狐怪都会害人的,只有烧死她才能保证村民的安全,小伙子像她母亲要小狐的珠子,他母亲却不给他,所有的人都认为小伙子已被狐狸迷住了,他疯了。小伙子苦求不得,一下子挣开人群,爬上了高台,用身子紧紧地护住小狐,村民们没办法,他们决定把小伙子一起烧死。
绝世狐颜
 
共2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