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我们家的故事

我们家那时很穷,兄妹3人的学费每学期都要拖欠。我和妹妹在村里上小学,大哥在距家20多公里的县城上中学。每周六,大哥坐公交车回家,车票是2角钱。全家人一周团圆一次,母亲总是要弄点好吃的,一家人虽然清苦,却过得亲热快乐。星期天是我们最盼望的时光,大哥会带着我和妹妹到村头小溪玩上大半天,疯疯癫癫地乐。所以一到周六的下午,我和妹妹都要站在家门口等大哥回来。一次周六吃晚饭时,父亲犹犹豫豫地对大哥说:“大强,学校离家远,往后就不要每个星期回来了,放大假的时候再回来吧。”我们都明白,父亲说这话的意思,是为了节约大哥每周往返的那4角钱车费。这以后,大哥几周没回家。又一个星期六,我们已吃过晚饭,屋外下着雨刮着风,大哥突然回家了,头发和衣服湿淋淋的。见到大哥,我们又惊又喜。父亲爱怜地看着大哥,脸上却有些不悦。大哥见父亲生气,气喘吁吁地说:“爸,我没坐车,是走路回来的。”父亲紧锁眉头,一言不发地烘着大哥的衣服,湿润的眼睛在火光映照下闪着晶亮的光。母亲赶忙为大哥热了一大碗汤饭和几个蒸红薯,大哥大口大口地吃着,咀嚼得那么香甜,吞咽得那么畅快。从此以后,大哥不坐车了,每周都走路回家,一家人星期天又过得团团圆圆。又是一个星期六,母亲在晚饭后迟疑了很久,对大哥说:“大强,不是妈不想你回家,你的鞋比以前费多了,你还是一个月回一次家吧。”我们都清楚,买一双胶鞋要花1元多钱,我的鞋是大哥穿后母亲补了的,妹妹还要接着穿。等到过春节,母亲才给我们每个人买一双新鞋。大哥两周没有回家。又到了一个周末,天已经很黑了,屋外下着小雪。我们刚吃完晚饭,大哥突然推门回来了,他赤着脚,脸冻得通红,头上冒着热气,手上紧攥着一双鞋。父母都惊呆了。大哥傻傻地望着母亲说:“我没有穿鞋,是光着脚一路跑回来的。”母亲一下把大哥揽在怀里,紧紧地握住他那双冻红的手,大颗大颗的泪水滚落下来。父亲转过身去,拼命地抽着旱烟,半天没说话……后来,大哥成了一名威武的武警警官,我和妹妹也参加了工作,兄妹3个都在城里买了房子安了家。家里的日子富足了,父母仍住在老家。每到周末,我和妹妹都要带着家人回到父母身边,共享天伦之乐。大哥却很少回家,他所在的警营年年被评为标兵单位。大哥回不了家的时候,就叫大嫂侄儿回家,还给父母买好吃的。大嫂总说,这些东西是大哥亲手买的。父母知道大哥很忙,没时间回家,总要说起他在冰天雪地里光着脚大老远跑回家的事。提起那段经历,父亲声音涩涩的,母亲泪花闪闪的。今天夏天,大哥率领官兵参加抗洪抢险时被垮塌的房屋砸成重伤。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大哥苏醒过来,嘴唇嚅动着想说什么。战友们握住他的手,俯身听到大哥用微弱的声音说:“别送我去医院,我要回家,看我爸妈……”大哥再回家时,是部队用专车送他回来的。他被簇拥在洁白、芬芳的花瓣里,身躯化作一缕国旗的鲜红,音容化作一曲爱民的乐章。大哥回家了,他将永远守候着他的亲人,永远……
大哥回家
我们家目前的钟点工是对夫妻。这天,只来个女的,曹姐,我问:“你丈夫呢?”她一边脱掉帽子放在鞋柜上,一边沉痛地说:“他病了!”看她神情哀怨,还在抹眼泪,我很吃惊,便关切起来:“什么病呵?”“感冒了!他是从来不生病的!”她停下来,认真地说,她真的是由内而外地担心。我确实是忍俊不禁!这算什么,把她吓得那样花容失色!她还是坚持说:“他是从来不会病的!”他们长年累月地揽活干,他们真的没有空或者不习惯生病。曹姐与他丈夫都很瘦,来自湖南,她男人甚至比她还瘦小,一只眼睛似乎失明,我不敢太正视别人的生理缺陷,所以没有注意是左眼还是右眼。曹姐呢,不知道为什么,头上有四分之一是没有头发的,靠脑后部分,所以她都是戴着帽子来的,夏天是太阳帽,冬天是绒帽。他们工作认真细致,不偷东西,所以口碑不错,有干不完的活。平常在干活时,曹姐有些凶,支使丈夫像指挥乐队演奏进行曲,有时用她老家方言教训他,噼哩啪啦的,跟泼妇似的,但是,丈夫总是骂不还口,乖乖的,还带着歉意的微笑去执行曹姐的指令,我很同情他。一直没有机会批评她,借她丈夫不在之机,我含蓄地说:“那你以后要对他温柔一点!”曹姐正在擦洗马桶,头也不抬地回应:“温柔,温柔是在两个人的时候吧。”好像有道理,每次他们进门时,丈夫第一个动作就是帮助妻子脱帽子;出去时,帽子也是由他替曹姐戴好,端详一番,才放行,他成了她的镜子。早前,女儿还发现每次他们在卫生间时,都是两个人关在里面,女儿分析得比较玄:一定是男的替女的穿裤子;我太太的解释比较温馨,可能是男的抱着女的擦吊顶!我当时说她们无聊,今天,我也好奇起来。于是,我说:“感冒很普通的,多喝水就容易好!”曹姐欣喜地从沙发边站起来,有些难色地征求我:“可以借电话打一个?”她补充说,夫妻俩共用一个小灵通,现在他是病人,就让给他用了……就在说话当儿,我家电话响起来了,她一反常态地一个箭步就扑过去,平常她很懂规矩是不轻易接东家电话的。她居然扑对了!是她丈夫的报喜电话,他退烧了,只见曹姐一个劲点头,然后就现学现卖要丈夫多喝水,“我一做好就回去!”最后的语气像妈妈。我是终于见识了她所说的“两个人的温柔”,看他们在电话里都可以那样絮叨撒娇抚慰,可见“只两个人”在一起时会是怎样的缠绵!他们都有缺陷,他们都不漂亮英俊,他们还很穷,挣血汗钱。但是,他们心连心,互相照耀,如同日月。走的时候,她自己给自己戴上帽子,我以为她会伤感,想不到她笑着说:“今天一个人做,做得不够好!我要赶紧回去让他多喝水!”知道了“喝水”的知识后,她居然像掌握真理般的高兴!也许她和他懂得都不多,但是,他们懂得爱。
两个人的温柔
有个大龄男青年叫大明,在恋爱的道路上屡屡受挫,一怒之下,他干脆养了只金毛犬,和自己作伴。一天,大明在网上看到一则消息,翡翠公园周末举行相亲活动,大明来了兴致,立即报名。到了周末那天,他便带着爱犬来到公园。公园里美女如云,大明正寻思着怎么主动出击,忽然,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大明回头一看,是一位美女。她身材窈窕,粉面如花,笑吟吟地看着大明说:“先生,我想请你到那边坐一会行吗?”大明腿都酥了,赶紧鸡啄米似的点头,心里乐开了花。两人走到长椅边坐了下来,这时候,金毛犬很不识趣地跟了过来,大明赶紧对它瞪起眼睛,无声地做着口型说了三个字:“滚远点!”金毛犬很委屈,瞪着一对大眼睛,就是不走。美女却不介意,招手让金毛犬过来。金毛犬得令,立刻冲过来,在美女脚边摇头摆尾,一副谄媚状。美女很开心,问大明,狗多大了,喜欢吃什么,是不是很调皮等等。大明见美女的注意力集中到了狗身上,有点失落,但还是一一作了回答。美女又逗了金毛犬一会儿,忽然正色道:“我们谈谈正好吗?”大明一听,内心很激动,知道重要的时刻要来了,觉得自己应该主动点,就鼓起勇气说:“不管你说什么,我……都答应。”美女吃了一惊,然后笑了:“真的吗?你太好了!”大明有点不好意思地点点头,然后低下头看着别处。过了一会,美女忽然把一张照片伸到了大明眼前。大明定睛一看,只见上面有一只狗,看上去还挺面熟,仔细一看,原来也是一只金毛犬,头大上还系了个蝴蝶结。美女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这是我们家妞妞,今年一岁了,我想给她找个对象,一直没见着合适的……真是谢谢你了。”说罢,美女亲热地摸着金毛犬。
这是我们家妞妞
 
共3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