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半天的故事

大三金工实习的那个月里,课程很轻松,每天都有大半天的空闲,闲得实在无聊了,大家便学会了用打牌来消磨日子。我们玩得最多的是一种叫做“五十K”的游戏,4个人,恰好充分利用每个宿舍配备的4张凳子。当时宿舍共是8个人,按照大哥小弟的年龄顺序姑且称为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八君。再按照各自眼明手快的天分,先抢到凳子的4位济济桌前,在抽屉里一阵掏摸,确认凑足一份牌之后,热火朝天的“五十K”就开始了。甲君来自青岛,为人有股海风习习的和顺气息,打牌也秉承了这股传统。都说“前额饱而阔,有福不用说”,甲君生就了一副如此的聪秀面相,再配有一副温红的素手,因而牌桌前总能化腐朽为神奇,不论多么棘手的牌此君都能审时度势,将之顺风顺水地抛出,偶有误差,也仅仅剩下一两张而已,于大局绝无丝毫威胁的干系。终因此君脾胃平和、性情疏均,兼之与生俱来的沉稳,终不免少了气压牌桌的霸气。乙君来自杏花春雨的江南,据说京航运河就从门前浩荡而过。提起江南人,印象里总会是精明、细腻的字眼。乙君不同,乙君生得似东北大汉,既有东北人的直爽又有家乡人的精悍。抓到好牌的时候向来不动声色,随手往里一放,等到大家出牌时分神了,这才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之捡出放到最后。此君并不保守爱牌,但是“五十K”一道却从不轻易出手。垂着眼睑似是心不在焉,其实余光早已察尽众人眼色,眼见别人抢到牌权又有放连牌的趋势了,这才不慌不忙地一张张抽出,颇有正义的一字一顿道:“五――十――K――呀!不管管你不成了。”这一招对付别人很是灵验,十有八九不会误事,但是如果发牌的是整日与之形影不离的丙君,这招可就不怎么灵验了。丙君与乙君相交颇深,熟知他的每一套动作,故得之。丙君与乙君相交颇深也是有渊源的,两人都酷爱篮球,以乔丹皮蓬自居,只是临毕业还没有分清哪个是乔丹哪个是皮蓬。记得某位行为学家曾说:“动物之间总是体积、质量相等的更容易成为朋友。”这句话用在这里未免有些不妥,但是二者的渊源却也反过来从正面证实了这句名言。丙君是实实在在的东北大汉,来自祖国最东部的某军部农垦,面对乌苏里江,对岸就是苏联。或许是出自军部的原因,丙君对军事极其的热衷,并且时常将战略战术引用到牌桌上来。4个单接连被消,这叫“四渡赤水”;遇到牌友拦截便毫不犹豫地拿出仅有的一道“五十K”说话,这叫“巴顿毙驴开道”;再如诸葛亮六出祁山,姜维九伐中原,赵子龙长坂坡七进七出等三国典故更是走马灯似的换。丙君性格豪放,不拘小节,兼之幽默憨厚,在宿舍中是最有人缘的一个。丁君姓韩,每每舍友凑在一块死皮赖脸拿与自己同宗的有名祖宗沾亲带故吹牛败火的时候,丙君便道:“古有韩信韩愈,近有韩肆韩寒”,韩肆便是丁君的大号。韩兄酷爱古文,手底功夫确实不差,再加上比那韩寒年长几岁,因而排序的时候将之放在后面也就是心安理得的事情了。戊己庚分别是宿舍的老五老六老七,说来真巧,3人均来自山东的淄博――牛郎织女的故乡――齐国的故都,一片古老的土地,一个有着美丽传说的地方。如果按宿舍的规矩,戊君是不能称作足斤足两的“君”的,原因是戊君长得极其漂亮。说他漂亮而不是英俊也是有原由的。戊君有着令妙龄少女艳羡的高挑身材,有着洁白细腻的玉雪肌肤,宿舍里戏称他为“五妹妹”。戊君的牌是玩的最好的,牌桌前记忆超群,城府极深,推算精准。只要他在场,极少有被抓的记录。如果你曾与之共事的话,你会情不自禁地联想起一个人来――汉代被称为“公孙小姐”的张良!用兵如神,将项羽围在垓下只能是韩信,而想到借鸢升天,凤箫送歌的也只能是张良。这样来类比戊君未免有些过誉,过誉就过誉,权当是对戊君敬佩之情的一种夸张表达。庚君是我们的班长,连续执政4年,足可窥见其人缘和才能的一斑。班长向来是任劳任怨的,因此只要他在场,就算是默认桌布这次可以由他的枕巾来充当了。别看打牌时大家推来推去,谁也不肯献出,好似自己多讲卫生似的,其实那枕巾一两个月都难得洗上一次,甚至都用来当擦脚布的,只是此时碍于面子而已。你想,谁愿意作了牺牲后又被别人拿来当话题呢?庚君也是很喜欢舞文弄墨的,只是功底还没有韩兄一半的好。记得有次某同学逃课,为防老师点名,遂在行前请庚君拟请假条一份,庚君满口应了下来,提笔写下:“某某因病故请假某某课一节”。活生生让该生短了一节课的阳寿。或许是出于职业习惯,牌桌前庚君也是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只是治理牌桌全然没有治理班级的能力,经常是一骑绝尘,在众人还没有来得及怎么被抓的时候,他就早早地突破90张大关了。若是没有机会亲上一线,那幕后工作也是断然不可缺少的。他站在谁后面给人家当军师,胜负结果就不会有多大的疑问了。都说班长有张乌鸦嘴,这一点被屡屡验证后,即便是他再站到沉稳若斯的老四身后,老四也不免紧张出一身鸡皮疙瘩。辛君也是来自东北,他家的地址很有特色:齐齐哈尔市梅里斯区共和镇阿荣旗达斡尔族沃牛吐。在他们那里什么什么吐就是什么什么村的意思。他们那里是大草原,大部分是达斡尔族,不过辛君身上却看不到多少辽阔,他也经常给我们讲达族的许多风土人情,自己却也是汉族。辛君长的很帅气、俊朗,性格活泼,甜甜的一张小嘴很讨女孩子喜欢,身旁经常是蜂围蝶绕的,把我们众兄弟妒忌的牙痒痒。4年来辛君身边的漂亮小女生开过一季又一季,但是从没有见他有过什么行动。别说实质性的往家带一个,就是单独跟一个并肩走过窗前的都没有几次。尽管自己公德不怎么圆满,却成就了几位大龄兄弟,经他做媒,还真有那么几对毕业后一块组建小家庭去了。牌桌前辛君也是这般浮光掠影,叼烟、聊天、捻牌,心劲从不能往一处使。经常是被闷全盘了才知道自己居然还能凑出一道“五十K”。不过局势特别紧张的情况下,辛君也有铆足劲的时候。精打细算之后总能和盘抛出,及至最后结局被凑够100张的时候不是很多,当然总数在90张以下的情况也是很少。飘飘摇摇的开局,紧锣密鼓的结局。不过辛君总能看得开:“要的就是这种刺激。”外表的松垮之下,心中自由洞天。为了调动大家的积极性,每个回合下来都会有例行的奖惩。我们采取的是要被抓出局的买冰棍。参战的可以免费提供,旁观的则须自筹经费了。齐齐哈尔的冰棍是与众不同的。这里地处草原牧场,鲜奶异常的便宜,冰棍中含奶量就格外的高,是后来所吃过的任何冰棍所不能比的。那冰棍即便被冻得笼着一层雾气,隔着老远还是能嗅得到它散出的缕缕香味,一股静溢祥和的气息,仿佛在风浪里抱着木板漂泊久了的人爬上岸边之后仰在沙滩上的塌实,恍然似梦。大家吃的认真,或坐或卧,或凭栏临窗。我们的窗口面着正西,明窗净几外是一条林阴小路,夏始春余叶嫩花初,天蓝得清透,洒了一地细碎的阳光。常有三五成群的小女生唧唧喳喳地从远处走来,然后上了天桥,下了天桥,渐行渐远了,留下一抹清秀的身影,拂动了槛外青山山外白云,漾起一袭醉眼的红尘。不过吃冰棍的时候毕竟是少的,因为一来二去之后,大家发现,喜欢被抓的总是那几个人,于是只要有其中的一个出场,大家就不约而同的把力气都用到他们身上。学生嘛,三抓两抓用不了几个回合就把这个星期的伙食搭进去了,为了照顾情绪,后来就把买冰棍改成打水了。当我写下这些的时候,早已久违了那些年少的日子,也仅仅是在偶然的时候才想到它。也许是那段呼朋引伴的日子太安逸了,安逸到了百无聊赖,所以之后才都有这样的感慨:那时天总是很蓝,日子总过的太慢。彻彻底底地忘记了岁月。往事不再,佳期如梦,蓦然回首还零散记得当日的几段场景,信手捻来,作一篇无伤大雅的小品,把那些相忘于江湖的日子,作为一壶浊酒喜相逢时候的谈资。辛君也是来自东北,他家的地址很有特色:齐齐哈尔市梅里斯区共和镇阿荣旗达斡尔族沃牛吐。在他们那里什么什么吐就是什么什么村的意思。他们那里是大草原,大部分是达斡尔族,不过辛君身上却看不到多少辽阔,他也经常给我们讲达族的许多风土人情,自己却也是汉族。辛君长的很帅气、俊朗,性格活泼,甜甜的一张小嘴很讨女孩子喜欢,身旁经常是蜂围蝶绕的,把我们众兄弟妒忌的牙痒痒。4年来辛君身边的漂亮小女生开过一季又一季,但是从没有见他有过什么行动。别说实质性的往家带一个,就是单独跟一个并肩走过窗前的都没有几次。尽管自己公德不怎么圆满,却成就了几位大龄兄弟,经他做媒,还真有那么几对毕业后一块组建小家庭去了。牌桌前辛君也是这般浮光掠影,叼烟、聊天、捻牌,心劲从不能往一处使。经常是被闷全盘了才知道自己居然还能凑出一道“五十K”。不过局势特别紧张的情况下,辛君也有铆足劲的时候。精打细算之后总能和盘抛出,及至最后结局被凑够100张的时候不是很多,当然总数在90张以下的情况也是很少。飘飘摇摇的开局,紧锣密鼓的结局。不过辛君总能看得开:“要的就是这种刺激。”外表的松垮之下,心中自由洞天。为了调动大家的积极性,每个回合下来都会有例行的奖惩。我们采取的是要被抓出局的买冰棍。参战的可以免费提供,旁观的则须自筹经费了。齐齐哈尔的冰棍是与众不同的。这里地处草原牧场,鲜奶异常的便宜,冰棍中含奶量就格外的高,是后来所吃过的任何冰棍所不能比的。那冰棍即便被冻得笼着一层雾气,隔着老远还是能嗅得到它散出的缕缕香味,一股静溢祥和的气息,仿佛在风浪里抱着木板漂泊久了的人爬上岸边之后仰在沙滩上的塌实,恍然似梦。大家吃的认真,或坐或卧,或凭栏临窗。我们的窗口面着正西,明窗净几外是一条林阴小路,夏始春余叶嫩花初,天蓝得清透,洒了一地细碎的阳光。常有三五成群的小女生唧唧喳喳地从远处走来,然后上了天桥,下了天桥,渐行渐远了,留下一抹清秀的身影,拂动了槛外青山山外白云,漾起一袭醉眼的红尘。不过吃冰棍的时候毕竟是少的,因为一来二去之后,大家发现,喜欢被抓的总是那几个人,于是只要有其中的一个出场,大家就不约而同的把力气都用到他们身上。学生嘛,三抓两抓用不了几个回合就把这个星期的伙食搭进去了,为了照顾情绪,后来就把买冰棍改成打水了。当我写下这些的时候,早已久违了那些年少的日子,也仅仅是在偶然的时候才想到它。也许是那段呼朋引伴的日子太安逸了,安逸到了百无聊赖,所以之后才都有这样的感慨:那时天总是很蓝,日子总过的太慢。彻彻底底地忘记了岁月。往事不再,佳期如梦,蓦然回首还零散记得当日的几段场景,信手捻来,作一篇无伤大雅的小品,把那些相忘于江湖的日子,作为一壶浊酒喜相逢时候的谈资。
打牌记
他口干舌燥的解释了半天,终于累了。他端起杯子将里面的纯净水一饮而尽。看着他喝水的杯子,我突然觉得恶心。那是大一那年我送他的。当时他深情的说,一杯子,一辈子。你这辈子都注定是我的女人了。现在他那张吻过别的女人的嘴唇碰到这个杯子的时候,这个杯子就被玷污了。我起身抢过杯子,向墙上狠狠砸去,顿时碎了一房子的残渣碎片。他擦了擦脸上被碎片划破的血迹,隐忍着说,你到底要怎么样?我都说了多少遍你才是我最爱的女人!你有完没完?!我深吸一口气说,分手,现在,立刻,马上。他愣在原地,我转身离去。回到宿舍,我的床铺被舍友的书本和锅碗瓢盆满满的铺了一层。我有气无力的说,都是谁的东西,麻烦拿走。怎么,这同居睡的床该不会比宿舍的床还不舒服吧?一个毒舌女生的声音响起。我看不像啊,该不会是被甩了吧?另一个女生夸张的做惊讶状。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听到这些话,反而不想发怒。从大一到大三,和他同居三年,以为这就是我所追求的自由而浪漫的生活,没想到最后却被如此轻易的背叛。真是恍若隔世。晚上,他打了N个电话,我才从宿舍出去见他一面。他靠着树抽着烟,一脸憔悴的说,你的东西还没拿走。我心里一痛,这么着急的赶我走。我冷冷的说,我现在就去拿。到了房子,我进卧室收拾衣物。他“哐”的把卧室门关上。他抱住我,低声说,不要离开我。我推开他,继续收拾东西。他抓住我的手声音颤抖的说,这一次我真的很怕失去你,我们好好谈谈好吗?我一屁股坐在床上,你爱她吗?他说,不算爱。我说,那就是喜欢了?他说,算是吧。我激动道,那就是说还是对她点感情了?他说,我不知道怎么说,总之我爱你。我说,所以在你心里我要和别人平起平坐的分享你的爱?他唯唯诺诺的说,不要这么说...我感觉心脏一阵阵的绞痛。我说,你们发生过多少次关系?他吞吞吐吐的说,记不清了。我顿时抓狂了。我说第一次是什么时候,他说,是大二的五一假期。我头晕目眩。当时他去了他梦想的城市旅行,为了不扫他的兴,为了不增加的他的经济负担,我说我回家过节,然后我一个人偷偷的去做手术。什么手术呢,就是有了宝宝却不能生下来的手术。他不停的给我擦着眼泪。他说,不要哭了,求你了。我说,你出去,我想休息。我翻着我们的相册,边翻边流泪。我从没这么哭过,像是把身体里的水分全部哭完似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站在床边,他跪下流着泪说,不要分手好吗?那一刻,我真想扑进他怀里告诉他我不要和他分开。他抱起我将我平放在床上,激烈的吻我。我多想忘掉一切和他做最后一次爱,可他一碰到我的身体,我就感到巨大的恐惧袭来,想到他穿梭在两个女人身体当中,我就觉得我像身处在冰窖里似的冰冷。他叹了口气说,什么都不要想了,都是我的错,先好好休息,我睡沙发。躺在床上,整个晚上,我都在做噩梦。醒来时他把我搂在怀里。他说,对不起,希望以后你能找到你的幸福。我哽咽道,所以说你还是决定和她在一起了?他说,对不起,她为我做过一次人流,我不能再对不起她了。我一下跳起来,那你就可以对不起我?我为你做过两次!他拉住激动的我,不要闹了,她真的为我做过。我绝望至极。我哭着说,真的有两次!他忧虑的看着我,我知道你受刺激了,不要再胡思乱想了,一切都是我的错好吗?我扑到他的怀里大声的哭起来。为什么不相信我呢,难道我的牺牲是白白牺牲的吗?他的手机这时滴滴的响起。他接起电话低声说了句“等会”便挂了。我突然停止了哭声。我说,你只要不再和她联系,我答应你不分手。他沉默了一会说,我对不起你,我没脸呆在你身边了。我说,不行也得行,我不同意分手!我扑上去抱着他的腰。他把我的手狠狠掰开,动怒道,要分是你,不分还是你,我最讨厌的就是你强硬的性格!我伸出手给了他一巴掌,你背叛我我说分手怎么了?你凭什么对我凶?你讨厌我早说啊!现在把我骗到床上了你说讨厌了?他抓着我的手把我狠狠的扔到床上,是你自愿跟我同居的,你搞清楚!疯子!我愣在床上。我从没见过他这么冷漠的样子。他瞪了我一眼,大步的往门外走。疯子?!好,我倒让你看看什么真正的疯子。我冲到客厅,抓起茶几上的水果刀,挡在门前。他轻蔑的冷笑着说,来来来,往这捅!你敢是不敢?疯女人!我咬着嘴唇,颤抖的紧紧握着刀,眼泪不断从眼里涌出。嘴里的血腥味不断的冲击着我的神经,眼前模糊的呈现着他冷漠的陌生面孔。我闭上眼,用尽力气将刀向前捅去,一行湿热的液体顺着我的手流向我的手腕时,我听见了身体轰然倒地的声音。我睁开眼,清晰的看见他惊恐的看着我。我俯下身,趴在血泊中,抚摸着他苍白的脸庞,温柔道,你爱我吗?他眼中悲伤流转,他的嘴唇动了动气息微弱的说,爱。我将刀从他心脏里拔出,一点点的插入自己的心脏。疼痛袭遍全身时,心中的恨似乎正随着血液一点点的流出。我眼前渐渐浮现第一次见面时他浅笑的样子,第一个情人节他绅士的将一大束鲜花递到我面前,第一次接吻他唇上淡淡的口香糖味......我抬起头,努力的笑着说,这样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我握着他的手,用尽全身力气吻向他苍白的唇......他的手机这时滴滴的响起。他接起电话低声说了句“等会”便挂了。我突然停止了哭声。我说,你只要不再和她联系,我答应你不分手。他沉默了一会说,我对不起你,我没脸呆在你身边了。我说,不行也得行,我不同意分手!我扑上去抱着他的腰。他把我的手狠狠掰开,动怒道,要分是你,不分还是你,我最讨厌的就是你强硬的性格!我伸出手给了他一巴掌,你背叛我我说分手怎么了?你凭什么对我凶?你讨厌我早说啊!现在把我骗到床上了你说讨厌了?他抓着我的手把我狠狠的扔到床上,是你自愿跟我同居的,你搞清楚!疯子!我愣在床上。我从没见过他这么冷漠的样子。他瞪了我一眼,大步的往门外走。疯子?!好,我倒让你看看什么真正的疯子。我冲到客厅,抓起茶几上的水果刀,挡在门前。他轻蔑的冷笑着说,来来来,往这捅!你敢是不敢?疯女人!我咬着嘴唇,颤抖的紧紧握着刀,眼泪不断从眼里涌出。嘴里的血腥味不断的冲击着我的神经,眼前模糊的呈现着他冷漠的陌生面孔。我闭上眼,用尽力气将刀向前捅去,一行湿热的液体顺着我的手流向我的手腕时,我听见了身体轰然倒地的声音。我睁开眼,清晰的看见他惊恐的看着我。我俯下身,趴在血泊中,抚摸着他苍白的脸庞,温柔道,你爱我吗?他眼中悲伤流转,他的嘴唇动了动气息微弱的说,爱。我将刀从他心脏里拔出,一点点的插入自己的心脏。疼痛袭遍全身时,心中的恨似乎正随着血液一点点的流出。我眼前渐渐浮现第一次见面时他浅笑的样子,第一个情人节他绅士的将一大束鲜花递到我面前,第一次接吻他唇上淡淡的口香糖味......我抬起头,努力的笑着说,这样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我握着他的手,用尽全身力气吻向他苍白的唇......
让你我优雅的死去
小波在河边钓鱼。钓了老半天,连一条小鱼也没有钓起来。真奇怪呀!从前这儿的鱼很多,为什么现在一条鱼也没有了?他不信河里没有鱼,就耐住性子接着钓。钓呀钓,忽然钓着一个沉甸甸的东西。啊哈!这准是一条大鱼。小波高兴极了,使劲往上一拉。谁知拉起来一看,他就傻了眼--哪是鱼呀,只是一只湿淋淋的臭皮靴!呸!真倒霉!他不高兴地拎起皮靴,正要把它丢开,想不到靴子里忽然冒出一顶尖尖的帽子,从帽子里钻出一个和这只烂皮靴同样皱巴巴的小老头儿。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看花了眼睛,使劲拭一下眼,再一看,没错呀!帽子下面压着乱蓬蓬的头发,下巴上长着同样乱蓬蓬的胡子,果真是一个小老头儿!小老头儿生气地说:“我正在干活,你为什么打扰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小波吓得结结巴巴地向他道歉。“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你都吵到我了。”小老头儿气冲冲地叫嚷道。“我不知道你在里面呀!”“你应该知道,”小老头儿说,“我是住在河里的老妖精阿耶,你应该知道的。”“我真的不知道,谁也没有对我说过。”小波哭丧着脸解释。“现在你知道了,往后不准再打扰我。”老妖精阿耶教训他。“以后我再也不敢了。”小波一面认错,一面慌里慌张放了他。老妖精阿耶钻进水,冒了一串气泡,转眼不见了。这件事,小波以为就这样完了。可是,还没有完。第二天,小波又跑到河边,放下钓鱼,钓起来一个没有盖子的汽水瓶。瓶子沉甸甸的,冒出一顶尖帽子,老妖精阿耶又钻出来了。“我说过,不准再来打扰我,你为什么又来了?”他气冲冲地对小波叫嚷道。小波说:“这一次,我是特地来请你的。”“请我干什么?”老妖精阿耶奇怪地问小波。小波客气地说:“请你跟我到村里去一趟。村里的人都不相信河里有妖精,说我骗他们。”“别性急,等我调查清楚了,会找他们的。”老妖精阿耶说完这句话,就转过身子,噗通一声跳下水了。小波没有办法,只好两手空空走回村子里。别人问他:“你把河里的妖精请来了吗?”“现在他没有空,说等他调查清楚了,就会来的。”小波回答说。“嘻嘻,你骗人。”“河里哪会有妖精,我扔过十几块砖头咧。如果有妖精,早就被砸死了。”“真有妖精,就叫他来吧?我才不怕呢。”“……”大家七嘴八舌,都把小波当成说谎的小孩子,他真委屈呀!小波泪汪汪走到小河边,想向老妖精阿耶诉苦。可是河面静静的,根本不见他的影子了。小波只好垂头丧气地往回走。走呀走,走到村口,忽然瞧见一串湿答答的脚印。脚印很小很小,比刚会走路的孩子的小脚丫还小。他心里想,这准是鸭子留下的。鸭子在池塘里洗了澡,就会留下一串湿脚印。他回到村里,却听见村子里发生好多怪事。住在村头的王大哥搔着脑袋说:“咦,谁把我扔进河里的破皮靴捡回来了?”这只湿淋淋的皮靴端端正正放在他家的桌子上。不知是谁用细细的手指沾着墨水,给他留了一张纸条。“不准把臭皮靴扔进河里!”这是谁写的?王大哥一眼瞧见小波从河边走来,认定是他干的恶作剧,揪住他的耳朵教训道:“你不仅撒谎,还捉弄人,真是不乖。”小波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大声辩解道:“不是我,是老妖精阿耶干的。”“哼,你还用妖精来骗人。不好好教训你一顿,怎么行!”小波又气又伤心,又跑到河边去找老妖精阿耶,嘴里还不干不净地骂道:“瘟妖精,你干了坏事,推在我的头上,真坏!”话没有说完,水里咕噜噜冒出一顶尖帽子,压着乱蓬蓬的头发。那个全身皱巴巴的老妖精阿耶又钻出来了。“别骂人,冤枉了我一片好心。”老妖精阿耶说。“哼,你还有脸说自己是好人呢!”小波恨恨地说道,“你是世界上最坏最坏的坏妖精。”“是好,是坏,现在跟你说不清,”老妖精阿耶说,“我正忙着呢,没有时间和你磕牙,往后你就知道了。”说完这句话,他“咕噜”一下,又钻进水里。不管小波怎么又叫又喊,他再也不肯把脑袋伸出来。小波没有办法,只好又转身走回去。这天晚上,天上没有月亮,一片黑漆漆的,村里又出了怪事。这一次,每家都发生了稀奇古怪的事情。平时他们扔进河里的汽水瓶、罐头盒、砖块和鸡骨头,一样不少,全都送回到自己的家里。每个东西下面都压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小河不是垃圾箱,不准乱扔垃圾。”“河水被你们弄得臭烘烘的,你们自己也不好受呀!”“臭垃圾把鱼都毒死光了,难道还想毒死我吗?”“爱护环境,就是爱护自己。”人们你看我、我看你,难道这都是小波干的?他们追出门,这才瞧见一个又矮又小、周身湿淋淋、皱巴巴的老妖精,正一摇一摆朝小河边走去,留下一串湿脚印。噢,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这是谁写的?王大哥一眼瞧见小波从河边走来,认定是他干的恶作剧,揪住他的耳朵教训道:“你不仅撒谎,还捉弄人,真是不乖。”小波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大声辩解道:“不是我,是老妖精阿耶干的。”“哼,你还用妖精来骗人。不好好教训你一顿,怎么行!”小波又气又伤心,又跑到河边去找老妖精阿耶,嘴里还不干不净地骂道:“瘟妖精,你干了坏事,推在我的头上,真坏!”话没有说完,水里咕噜噜冒出一顶尖帽子,压着乱蓬蓬的头发。那个全身皱巴巴的老妖精阿耶又钻出来了。“别骂人,冤枉了我一片好心。”老妖精阿耶说。“哼,你还有脸说自己是好人呢!”小波恨恨地说道,“你是世界上最坏最坏的坏妖精。”“是好,是坏,现在跟你说不清,”老妖精阿耶说,“我正忙着呢,没有时间和你磕牙,往后你就知道了。”说完这句话,他“咕噜”一下,又钻进水里。不管小波怎么又叫又喊,他再也不肯把脑袋伸出来。小波没有办法,只好又转身走回去。这天晚上,天上没有月亮,一片黑漆漆的,村里又出了怪事。这一次,每家都发生了稀奇古怪的事情。平时他们扔进河里的汽水瓶、罐头盒、砖块和鸡骨头,一样不少,全都送回到自己的家里。每个东西下面都压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小河不是垃圾箱,不准乱扔垃圾。”“河水被你们弄得臭烘烘的,你们自己也不好受呀!”“臭垃圾把鱼都毒死光了,难道还想毒死我吗?”“爱护环境,就是爱护自己。”人们你看我、我看你,难道这都是小波干的?他们追出门,这才瞧见一个又矮又小、周身湿淋淋、皱巴巴的老妖精,正一摇一摆朝小河边走去,留下一串湿脚印。噢,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小河里的老妖精
是这样的,那天我站在一家公司门口,犹豫了半天刚要进去时突然看到旁边一女孩正对着我笑。她长得很美,但她的笑却让我不知所措。因为这不是善意的微笑,而是那种像发现某个人没拉裤裆拉链时所发出的笑容。难道我刚才上厕所太匆忙忘了“关门”了,我赶紧扭过身检查了一下裤裆,关了的呀,再转过头看她笑得更厉害了。我又打量了一下全身,难道谁在我身上贴了张纸条,写上什么“我是色狼”之类的字样?我把全身都检查了一遍没发现什么啊?而她已经笑出了声音,又赶忙用手捂住嘴。她是在笑我吗?我转过头往身后扫视了一圈,没发现有什么能引起她发笑的元素啊。我又抹了抹嘴唇,难道刚才吃快餐太赶把饭粒留在嘴角了,可我抹了一圈后什么也没发现。而她已经笑弯了腰,她到底在笑什么?难道是我的头发睡变型了,可我记得今早上洗了头了啊。终于她笑着向我走了过来,告诉我她笑的原因,她说第一次笑是因为想起了一条幽默短信,而后面的笑则是被我滑稽的行为给逗的。后来从聊天中得知我们面试的是同一家公司,唉,这回丑大了。
她到底在笑什么?
 
共4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