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一时的故事

温友庆下岗后,一时找不到工作,闲着无事,打算回小县城暂居一段时间,但又怕信息不灵,误了找工作的机会。因此临走前,便请十几个特铁的哥们吃了一餐。酒酣饭足脸红耳热之时,温友庆趁机要哥们帮忙留意一下招工信息。王东涨红着脸嘟囔道,这算个鸟事,我们兄弟多活动活动,帮大哥找份轻松活。“对!”朋友们神情激昂,拍胸脯拍大腿保证,一有什么信息立刻通知大哥。温友庆看到哥们如此群情激昂,含着泪说:“谢谢!谢谢!小弟找到工作后,再请大家喝酒。”这时,一直在喝闷酒的张强站起来,歪着脸向温友庆劝酒。建议他回县城开一店面,弄些钱解决温饱,静心发挥特长,自由自在的,比找什么鸟工作强多了。此话一出,热闹的场面突然安静下来了,大伙全瞪着张强。温友庆不高兴了,心想:这人真不够朋友。于是只将联系电话告诉其他几个,便黯然离开。温友庆回到县城,整天呆在家里无事干,人也没了精神。妻子劝他在家看看书,写点东西什么的,别让事憋死人了。可他老惦记城里的工作,惦记哥们帮他找到工作后打电话来。他往往写一会东西瞧一下电话机。如果有事外出,一回来就慌忙去翻看电话的来电显示,然而半点音讯也没等到,温友庆觉得日子挺难捱。半年后的一天晚上,温友庆看完央视的新闻联播,折进房间里看书,烦躁地东翻翻西翻翻。这时,张强裹着寒气闪身进来。温友庆给他温了酒,责怪他不预先打个电话,好去接他。张强说:“你又不给我留个电话,害得我急火火跑来。江中市晚报招记者,报名截止是明天中午,我是专程来通知你的。”温友庆应聘当上了记者,在友谊酒楼请朋友们喝庆祝酒。喝着喝着,王东大声说:“晚报招聘广告一登出来,我就打电话过去了,嫂子接的。我知道大哥准成,嘿……来,喝酒。”温友庆心里掠过一丝不快。接下来,一哥们说广告公司招人,打了好几次电话却找不到大哥。另一个说IT通讯公司招业务主管我还帮大哥报了名,打了几次电话也联系不上。一个比一个说得动听,温友庆的脸却越来越沉。这时,一言不发的张强站了起来,举起酒杯说:“大家都为大哥的再就业操碎了心,都出了不少力。现在我们不说这些,大家都来喝酒,干!”“对,干!”声音嘈杂而高亢。温友庆暗地里用力捏捏张强的手说:“好朋友,干!”泪水在眼里直打转,他嘴巴动了动,好似想说些什么?但他望望喝得满脸通红的众人,什么也没说。
谁是朋友?
我和陈是高一时的同学,那时我身高一米四九,一张娃娃脸,十分狂傲。至于陈,开学不久,他就成了女生讨论的焦点。陈那时的块头与容貌就已与现在相差无几,而当时古天乐还没出名,更没晒黑,所以后来我们都说,古天乐长得真像陈呀。陈不爱说话,也不爱看书,喜欢静静地眺望窗外,夕阳便在他黝黑的侧脸上镀上一层金色。我坐第一桌,陈坐最后一桌,陈有时会到第二桌来待一会儿,那里有他的好友。他们讨论问题,通常我也参加,且是最起劲的一个。陈很少和我说话。这令我非常愤怒,陈对我的态度触动了我自负的神经。陈是组长,每次学完一课英语,我们必须去他那里背书。我总是故意拖到最后一个。我流利地背诵全文,然后得意地看着陈。陈说:“有5个错误。”他一一指出,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小毛病。我恼火地大叫:“为什么对我吹毛求疵?”我告诉他再也不去背书。但是每次陈交上去的成绩表上,我都是优。“陈,你装酷?你那时从来不理我。”我咬牙切齿。陈在电话那头大笑。“你小时候是个脾气很坏,专横无比的家伙。我喜欢逗你生气,你生气的样子真是可爱。”我喜欢陈说“你小时候”,就像他和我从小一起长大,深知我的禀性一般。若真能如此,也必是一件幸事吧?高一时学校试行素质教育,有华尔兹大赛。男生原地不动,女生轮流换舞伴。跳了好半天,我该和陈跳了。阳光非常灿烂地照射陈帅气的白衬衫和黑西裤,以及我的蓝色百褶裙。我挺起胸够到陈放低的手,音乐突然停了。老师把我安排到别的地方――她说我太矮。我远远看陈,他目不斜视,面无表情,只是手臂又抬高了。我突然觉得非常委屈。我一直很怠慢数学,因为我不相信以后我的生活会跟数学发生联系。所以,数学老师对于我来说常常不是幸运的,她在我开小差的时候点我的名让我回答问题。我当然不会。我无地自容,仿佛能够感受到背上两束目光的力度。老师气急败坏表达她对我的失望,然后她点陈的名字――陈是数学尖子。我的脸变得苍白。我想我永远也不原谅这个老师。陈从容地说:“我也不知道。”我惊讶地转头看他。他坦然地与老师对视,然后,他的眼神掠过我的脸庞。高二以后,陈在理科班,我在文科班。我喜欢当课代表,因为每天下午第三节课后可以准时送作业去办公室。转过拐角,我就能看到陈高高的个子伏在栏杆上,夕阳在他黝黑的侧脸上镀上一层金色。陈总是很有默契地扭头看我,笑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我会说,陈,你又在这里。我非常努力地学习,甚至数学也大有进展。这样,每次月考我的名字就能赫然列在大红榜榜首,而公告栏就设在陈的教室旁边。在艰苦的学习中我的野性磨掉了许多。但是我想起高三,感觉到的不是沉重的黑色,而是,夕阳的金光。后来,陈考上了公安大学,我则跨入了法律专业。少年时梦想,都能如愿以偿。整个高中,我和陈的交往就这么多,但是,我觉得我太熟悉陈了,他的一言一笑,他的爱好憎厌,他的思想和观点。就仿佛,我们真的是从小一起长大。这种感觉或许很奇妙?谁知道呢,人生到处都有奇妙的事物。大一时,我偶尔弄到陈的地址,给他写信,问刑事侦查学问题。陈很快回信。陈的信有他独有的简洁幽默。单调的大学生活里,陈的信是我的最大的期盼。陈的每句话都似曾相识,而在信尾的关切总是令我欲泪。我开始习惯于把生活中一切的琐碎都与他一起分享,有时走在路上,突然想起千里之外的京城,陈用他有力的手臂助我支撑精神上晴空,心底就如作画时的生宣一样,洇出点点片片的幸福。在校园里徘徊时,突然看到一个男生,有着陈一样的有力的眼神,不禁愣了好半天,晚上打电话给陈,陈先笑道:今天看到一个女生和你长得真像,忍不住尾随500米,把人家吓着了。我释然一笑,不再告诉他我的所见,心有灵犀至此,还有必要说出来吗?陈说喜欢一女孩,美丽高挑,气质怡人,我在电话里夸张地大笑,说陈终归是难过美人关。我鼓励陈,陈说她已名花有主,遗憾地叹气。我突然说,陈我有男朋友了。陈吃了惊,半晌,感叹地说,总觉得你还是小妹妹,不料已经长大了。我的那段爱情持续了4个月。我说,陈,我真的好厌倦,我现在只相信学问了,它是惟一不会辜负你的付出的东西。陈默默地听我孩子般大哭,不发一语。我说,陈,唱首歌吧。我想听歌。陈说,我唱不好,给你放一首吧。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后来……我和陈屏着呼吸一起听这悲伤的旋律,电话亭外刮着寒意犹存的三月的风,卷起阵阵柳絮毛茸茸的梧桐树叶子,铺天盖地。陈说,再听一首。竟是“社会主义好”。我哭笑不得。陈却一本正经地问:好听吗?整个一个陈式的幽默方式。我突然十分想念陈健壮的臂膀。我说,陈要是以前,以前说我喜欢你,你会怎么样?陈沉默一会儿,说,妹妹,世界上有所有能想到与想不到的东西,但是从来就是没有“要是”啊。陈的声音突然变得十分温柔,说。现在,好好去睡一觉,好吗?明天,一切都会不同了。我朦胧合上眼,隐约听见有电话响起,室友接听,说,她好多了,已经睡了。我微笑地睡去,我知道,是我亲爱的哥哥,陈。
毕加索出名以后,仿照他的画的人与日俱增,一时弄得真假难辨,让人们颇为担心。一天,一个专门贩卖艺术品的商人见到了毕加索的壁画《和谐》,他对画面所表现的十分不解。为了充分了解毕加索的绘画风格,以防上当,他专程带了另一幅签有毕加索名字的画来求教于毕加索。商人开门见山地问毕加索:“为什么在您的壁画《和谐》中,鱼在鸟笼里,鸟反而在鱼缸里呢?”毕加索不假思索地答道:“在和谐中一切都是可能的。”这时,商人取出那幅画,想证实一下这幅是不是毕加索的真迹。毕加索向那幅画瞥了一眼,轻蔑地说道:“冒牌货!”通过这次会面,商人似乎领悟了毕加索绘画的奥秘,于是,事隔不久,商人又兴冲冲地拿了一幅毕加索的画来找毕加索,问他这幅画是真是假。毕加索看也没看便答道:“冒牌货!”“可是,先生,”商人急了,喊叫道,“这幅画可是您不久前亲笔画的,当时我在场!”毕加索微笑着耸耸肩膀,说:“我自己有时也画冒牌货。”
冒牌货
唐太宗大治天下,盛极一时,除了依靠他手下的一大批谋臣武将外,也与他贤淑温良的妻子长孙皇后的辅佐是分不开的。长孙皇后知书达礼、贤淑温柔、正直善良。对于年老赋闲的太上皇李渊,她十分恭敬而细致地侍奉,每日早晚必去请安,时时提醒太上皇身旁的宫女怎样调节他的生活方式,衣服用品都不讲求豪奢华美,饮食宴庆也从不铺张,因而也带动了后宫之中的朴实风尚,恰好为唐太宗励精图治的治国政策的施行作出了榜样。长孙皇后不但气度宽宏,而且还有过人的机智。一次,唐太宗回宫见到了长孙皇后,犹自义愤填膺地说:“一定要杀掉魏征这个老顽固,才能一泄我心头之恨!”长孙皇后柔声问明了原由,也不说什么,只悄悄地回到内室穿戴上礼服,然后面容庄重地来到唐太宗面前,叩首即拜,口中直称:“恭祝陛下!”她这一举措弄得唐太宗满头雾水,不知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因而吃惊地问:“什么事这样慎重?”长孙皇后一本正经地回答:“臣妾听说只有明主才会有直臣,魏征是个典型的直臣,由此可见陛下是个明君,故臣妾要来恭祝陛下。”唐太宗听了心中一怔,觉得皇后说的甚是在理,于是满天阴云随之而消,魏征也就得以保住了他的地位和性命。婚姻决定一个人的成败。一个成功的老板,老婆的支持很重要。自古常言,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站着一个伟大的女性。这个女人有可能是老婆,但也有可能是其他女人。所以,领导者在择妻的时候,也不得不慎重呀。拥有一个好妻子,胜过一切荣华富贵,妻子内心的财富胜过身外的财富。娶妻求淑女,勿计厚奁。
李世民背后的女人
一时间,风生水起。学校仿佛觉察到了什么,召开了纪律整肃大会,校长在主席台上高声叫嚷:谁要是搞对象,一经发现,立即开除。气氛有些像这秋天后半夜的月,明晃晃的,泻在地上,是肃杀的凉,直凉到心底里。他想起班主任晚上开班会时的神情,也是一脸的阴沉:早恋本来就害人,在高三谈恋爱,简直就是在自杀!班主任说这番话的时候,两眼瞪得大大的,像两把冒着寒气的剑,仿佛要立刻处决了谁。他有些不寒而栗。他轻轻叹了口气。一扯被子,只一扯,被子便全笼在他的头上了。他想盖住自己躁动的心绪,但烦恼,像露在外面的腿和脚,在月光的照耀下,发出刺眼的白。断就断了吧,安心学习,对谁都好。给她写封信吧。想到这儿,他爬起来,拧亮手电筒,趴在被窝里,一字一句地给她写信。宿舍楼外,秋虫在低唱,有一声没一声的,有气无力,仿佛被什么踩住了喉咙。同宿舍的其他同学都熟睡了,除了偶尔的几声鼾声,这月夜,静得有些凄凉。第二天,他把信装好,一颗心,也就装在了信封里。整整一天,他一点也没有学进去,单等着晚自习的到来。学校的操场与女生宿舍楼交叉处,有一个死角,没有灯。尽管,教学处的几个老师一天到晚地转悠,但真正的死角,也只有恋爱中的人才会发现。晚自习的下课铃响后,他第一个冲出教室。以前,那个死角里,总活跃着一些青春萌动的身影,当然,也包括他和她,而今天,格外的冷清。风,在墙角处,摩擦出呜咽的响声。他四下里看了看,没有发现她的身影。他已经捎话给她了,他没有别的意思,只想把手里的信交给她,当然了,还有他的一颗心。但课间10分钟,她始终没有来。上课铃声响后,他没有跑回教室。他在那里呆呆地站了半天,实际上,他和她也没有发生什么,只是在这个黑黑的角落里,说过一些话,是关于学习的,是关于人生的,好像,他们都没有谈过一个“爱”字。但是,在那些日子里,他还是感受到了与别的同学交往不一样的东西。大约,这就是爱了。他的心里空落落的,有些酸涩,有些怅惘,也有些悲凉。他在他们曾经走过的地方来来回回地走了好长时间,然后,一回头,向教学楼的方向走去。身后,留下的,是比风还深沉的寂寞。之后的日子,还是没有看到她。他只好在那封信上贴了一张邮票,寄给了她。尽管,他与她的距离是那么近,他在理科楼,隔着一个小花园,以及一段不算长的甬路,就是学校的那座老式的三层文科楼了,而她,就在那里。这是一段比青春更远的距离。高考结束了,一段写着青春、奋斗以及苦痛的日子结束了。他考得还算不错,被浙江的那所心仪的大学录取了。班主任笑得比花还灿烂,把精致的录取通知书给了他,同时,还神秘地给了他一样东西。是什么?他有些惊诧。展开一看,是一封信,竟然是他写给她的那封信。他的心“怦怦”地跳起来,他发现,邮票是盖过邮戳的,信封也还是崭新的,就连他用胶条封得死死的信口,也一动没动,与他寄出之前,一模一样。那青春的,爱与忧伤啊。
那一场悄然而逝的早恋
儿子刚刚上初一时,对男女那方面的感情还是朦朦胧胧的,可班上“情窦初开”又相对大方的女同学,已暗中向男生“眉目传情”了。但这类“青春期动作”常常遭遇儿子等一干男同学的冷嘲热讽。一次周末的饭桌上,我正开启一瓶四川名酒“剑南春”,儿子在一边说话了:“爸爸,我们班有个女同学,外号就是这酒的名字。”“剑南春?怎么,她喜欢喝酒?”我不解地问。儿子笑道:“不是。她特别喜欢和男同学一起玩儿,所以我们就给她取了这个外号———见男就春。”我心想,这些半大小子也真想得出来。见我不吱声,儿子又自鸣得意:“一开始男同学背后叫她‘花蝴蝶’,后来还是我想出来‘见男春’这个外号的。同学说这外号联想丰富又含蓄。”我听了眉头一皱,板着脸说:“以后不准乱给同学取外号,无聊!”儿子见我没好话,不吭声了。吃完饭,儿子做作业去了。妻子一边洗着碗,一边对我说:“孩子跟你闲聊些学校的事情,你态度这样,他以后还愿意和你交流吗?其实,男女同学之间的玩笑就那么回事,何必当真嘛!”我说:“这不是玩笑,是对异性的取笑和不尊重。”妻子撇撇嘴:“有那么严重?”隔了没几天,儿子又对妻子说:“班上有两个女同学风骚得很,别的女同学下课后都去跳橡皮筋、踢毽子,可她俩老喜欢跑来和我们男生一起打乒乓球,不让她们打,她们就挡着台子。”妻子顺口道:“男女同学之间何必划分界限,一起玩玩又有什么嘛!”儿子争辩说:“可她俩不是来打乒乓球,是想来勾引男生的。”妻子乐了:“瞎说,你懂什么叫勾引?”儿子说:“当然懂了。那次她俩都穿着很漂亮的短裙子,问我们裙子好不好看,我们就故意说丑死了,把她俩的眼泪都气出来了。”说这话时,儿子一脸得意。儿子三番五次对女同学的不友善态度,让我觉得他似乎有某种心理在作祟。记得我们当年也曾有过这样的异样举动,比如课桌上的“三八线”,比如特别忌讳说自己喜欢某个女同学,并为此刻意和女同学过不去,甚至还故意找茬欺负女同学,以表明自己对异性不感兴趣。现在的社会比我们那会儿开放多了,但在性方面,身心发育相对较晚的男孩子对女孩子仍会表现出一种特别的逆反心理。那次家长会散会后,老师向我反映,班上某个女生悄悄喜欢班长———一个学习很优秀的帅气男孩儿,我儿子和另外几个男同学就嘲笑她是“超级恐龙不自量力,爱得让人有点儿稀奇”,把这个女生气得大哭了一场。老师说:“你儿子男女界限特分明,对女同学表现得不太友好。”回家后,我专门与儿子对此做了交流。我告诉他:“男女同学在青春发育期,有接近和爱慕异性的心理是很正常的,你不应因此去伤害女同学的自尊心。”儿子看着我,眼中颇有疑虑:“那中学生早恋对吗?”我说:“早恋肯定不对,但对中学生来说,男女同学只要把握得当,正常的交往有益无害。话说回来,一个人对异性的爱慕哪怕只是一厢情愿,也是其应有的权利,你可以不接受它,却不能嘲笑它。”儿子听了,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这以后,我和妻子经常注意对儿子进行“护花教育”,让他学会尊重异性。有一次放学的路上,儿子班上一个女同学的自行车链子掉了,弄得满手油污还是挂不上,就请路过的儿子帮忙。儿子犹豫之后还是帮她挂上去了。我问他为何犹豫,他说担心会有同路的男同学讥笑他向女生献殷勤。我说:“真正的男子汉在女性面前应是大方、热情而又正直的,那些讥笑你的人才真正该被讥笑,因为一件原本很简单的事让他不简单的联想给弄得复杂化了。”这以后,儿子告诉我和妻子,班级上体育课时,一个男生在某女生课桌里放了两只粉红色的小老鼠,被他悄悄给扔了。他说,不忍心看到那个女生被吓着。我表扬他:“做得真棒!这样的男生将来才是有教养、有爱心的好男人。”在这样的引导下,儿子对女同学的态度开始变得友好、融洽了。上高一后,儿子越发高太帅气,爱好也更加广泛,经常代表学校参加各种文体比赛。那次在家里,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同学说,越越(儿子的小名)在篮球比赛时,只要有班上的女同学到场助威,他比谁都冲得猛。那次和外校比赛时,他小腿摔得挺严重,教练让他下场休息,他愣说没事又冲上了场,因为那天来捧场的女同学特别多。说到这儿,同学还幽了儿子一默:“你是‘孔雀开屏’,就想在全校美眉面前表现!”儿子脸一下红了,马上反击道:“你呢,总找不到在女生面前表现的机会,常常愁得失眠。”两个小伙伴的对话,逗得我和妻子忍俊不禁。我们知道,儿子的这些言行是他性发育逐渐成熟的“青春信号”。这个时期我们对儿子的性知识教育,就是让他正确对待早恋,正确处理由此产生的心理反应和两性关系。常在学校“出头露面”所产生的异性相吸效应,使得儿子班上好几个女同学都对他有好感,有事无事就把电话打到家来。刚开始她们还羞羞答答的,一听声音不对就把电话挂了。后来知道我们家的环境比较宽松,也不避讳了。有几次儿子接电话时,说话吞吞吐吐的,说着说着就钻到里屋用分机去了。这时,妻子就想拿起客厅的主机偷听,我阻止了她。我觉得,儿子的个人隐私有被尊重的权利,这样的尊重也能让儿子学会尊重他人,并对父母多一份信任和坦诚。高二上学期的一天,儿子告诉我们,班上一个叫余静的女同学不时给他发邮件、打电话。儿子说不想搭理她,问我怎么办?我知道,这其中掩藏着一个少女羞涩而又不成熟的爱,建议儿子别大咧咧地伤害女同学的心,可以本着正常交往、友善“护花”的态度,但谈无妨。高二期末时,余静获得了区里的奥数比赛冠军,兴冲冲地发给儿子一封电子邮件,明白地告诉他说很喜欢他,想和他建立恋爱关系,还说她是头一次向男同学说“爱”。儿子把这事在家中通报时,我问他:“早恋、晚恋先不说,你对她有爱的感觉吗?”儿子摇摇头:“没感觉,我只是以礼待人。”我直截了当地说:“没感觉就别勉强,更何况你们也不是谈爱的时候。”儿子笑了:“爸爸今天好干脆,可我不能这么干脆地回绝人家呀。”我故意问:“为什么?”儿子望着我和他妈,郑重其事地说:“为了一个女同学的自尊心和爱的权利。你不是一直教育我要做‘护花使者’吗?”我不清楚儿子是如何回绝余静的示爱的,但我知道,高中三年下来,余静和儿子一直都是很要好的朋友。让我和妻子高兴的是,在青春的路途上,儿子已初步学会怎样和异性相处了。上高一后,儿子越发高太帅气,爱好也更加广泛,经常代表学校参加各种文体比赛。那次在家里,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同学说,越越(儿子的小名)在篮球比赛时,只要有班上的女同学到场助威,他比谁都冲得猛。那次和外校比赛时,他小腿摔得挺严重,教练让他下场休息,他愣说没事又冲上了场,因为那天来捧场的女同学特别多。说到这儿,同学还幽了儿子一默:“你是‘孔雀开屏’,就想在全校美眉面前表现!”儿子脸一下红了,马上反击道:“你呢,总找不到在女生面前表现的机会,常常愁得失眠。”两个小伙伴的对话,逗得我和妻子忍俊不禁。我们知道,儿子的这些言行是他性发育逐渐成熟的“青春信号”。这个时期我们对儿子的性知识教育,就是让他正确对待早恋,正确处理由此产生的心理反应和两性关系。常在学校“出头露面”所产生的异性相吸效应,使得儿子班上好几个女同学都对他有好感,有事无事就把电话打到家来。刚开始她们还羞羞答答的,一听声音不对就把电话挂了。后来知道我们家的环境比较宽松,也不避讳了。有几次儿子接电话时,说话吞吞吐吐的,说着说着就钻到里屋用分机去了。这时,妻子就想拿起客厅的主机偷听,我阻止了她。我觉得,儿子的个人隐私有被尊重的权利,这样的尊重也能让儿子学会尊重他人,并对父母多一份信任和坦诚。高二上学期的一天,儿子告诉我们,班上一个叫余静的女同学不时给他发邮件、打电话。儿子说不想搭理她,问我怎么办?我知道,这其中掩藏着一个少女羞涩而又不成熟的爱,建议儿子别大咧咧地伤害女同学的心,可以本着正常交往、友善“护花”的态度,但谈无妨。高二期末时,余静获得了区里的奥数比赛冠军,兴冲冲地发给儿子一封电子邮件,明白地告诉他说很喜欢他,想和他建立恋爱关系,还说她是头一次向男同学说“爱”。儿子把这事在家中通报时,我问他:“早恋、晚恋先不说,你对她有爱的感觉吗?”儿子摇摇头:“没感觉,我只是以礼待人。”我直截了当地说:“没感觉就别勉强,更何况你们也不是谈爱的时候。”儿子笑了:“爸爸今天好干脆,可我不能这么干脆地回绝人家呀。”我故意问:“为什么?”儿子望着我和他妈,郑重其事地说:“为了一个女同学的自尊心和爱的权利。你不是一直教育我要做‘护花使者’吗?”我不清楚儿子是如何回绝余静的示爱的,但我知道,高中三年下来,余静和儿子一直都是很要好的朋友。让我和妻子高兴的是,在青春的路途上,儿子已初步学会怎样和异性相处了。
儿子的“青春信号”
大伟大学毕业后,一时找不到工作,天天帮父亲到市场上卖菜。大伟感到很自卑,见人总低垂着头,尤其见了那些找到称心工作的同学或朋友,更觉己不如人,少言寡语。时间久了,那种卑微的心情像夜一样将大伟的天空笼罩成一片灰暗。大伟跟父亲卖了五年菜。五年中,同学朋友有人当了官,有人成了企业家发了大财。每遇那些当了官或发了大财的同学朋友,大伟总觉低人三分矮人一头,脸上赔着笑,偶然碰到他们的家人来买菜,大伟死活不收钱,弄得那些熟人也不敢到他的摊位前买菜了。有一天,大伟去朋友家赴宴,与几个生疏人同坐一席。一个叫高建的矮个站起来向大伟劝酒说:能坐到一个桌子上,同碗吃饭,同盘夹菜,同盅喝酒,这是缘分,先喝为敬,大哥我先干了这一杯。接着给大伟端酒,大伟平时很少喝酒,便有些推辞。高建脸上显出不兴奋,说:我没记错的话,咱们这是第一次在一块进餐。这之前,咱们互不相识。我还不知道你的身份,你可以是个高官,也可以是个富翁,但高官也罢,富翁也罢,这些都不重要,因为这几十年来,你不曾给我提拔和帮助,我也没沾过你的一点“官”光;我没向你借贷过一分钱,你也从没给过我一分钱资助。但你一天一天过来了,我也一天一天过来了,你过得很好,我也过得不错呵。高建这番话说得太直率了,像锤子一样击打着大伟的心灵,大伟感到自己的整个身子都在颤抖。高建接着说:也许今天一别再不会相聚。但我相信,今后的日子,咱们还要一天一天地生活,你会生活得越来越好,我可能也不比你的差。这杯酒,喝了,是你给我面子,不喝,是你给你自尊,我不会勉强你,也不能强求你,更不敢难为你。因为我们的人生,都一样是公平地站着的。高建的话布满凛然大气,无私无畏,大伟从中找到了人生的高度和硬度,悟出了做人的真谛。像浇了一盆冷水,一下子清醒了许多。大伟红着脸,将那杯酒接过来,真诚地说:谢谢你!向高建深深鞠了一躬,喝下了平生第一杯酒。大伟从此像变了一个人,不再沮丧颓废,不再幻想依靠别人改变命运。他充分运用自己所学知识帮助父亲扩大规模,发展大棚种菜,几年后,大伟成了“大伟蔬菜供给公司”的总经理。在一次老乡联谊会上,一些势利者认为大伟大学毕业回乡种菜没出息,敬酒时有意轻慢和嘲讽大伟,大伟不愠不火地将高建那番话讲给了大家。最后他说:我们之所以在权贵或财富面前那么卑微,是因为我们将自己的人生跪在了地上。当然,我们尊重权贵,热爱财富,可更重要的,是我们与他们一样也在一天一天地生活。大伟说:我们谁也没资格去蔑视和愚弄那些地位低下,生活贫穷的底层人群。也许有权者可以利用手中权力为家人、亲属谋利益,甚至为小蜜或二奶三奶营造乐巢,但他不一定会为一个才华横溢的高才生谋上一官半职;也许有钱者可以一夜之间在麻将桌上输掉三万两万,可以为一个三陪小姐一掷千金,可以摆阔夸富将钞票从楼上往下抛撒,但不一定会为一个贫困潦倒的朋友慷慨解囊。而我们平时见那些当官的一脸讨好献媚的奴才相,见了有钱的低三下四一脸巴结相,有那个必要吗?大伟说完这些话后,好长时间满屋子鸦雀无声,气氛十分压抑,大伟知道那是伟大的人格力量震慑了他们,那是大家在反思和自醒。后来,大伟成了小城屈指可数的富商。他却从不让人仰视自己,对谁都和蔼谦恭,还经常资助那些交不起学费的大学生、处境暂时困窘的人,群众中口碑很好。由此可见,把腰板挺直了走路,想说的时候就说,该笑的时候就笑,让你的人生站起来,你也许就成了天地间的一根大柱。
让你的人生站起来
和客户老赵签了一笔合同,他一时高兴,让我带几位同事进餐,以示庆祝。我就把老陈、小马、罗姐和老郭叫上了,一伙人浩浩荡荡地开进了酒店。大家坐定后,老赵说先玩个游戏。他说,凭多年的职场经验,和不认识的人一起,他只通过点菜就能猜得出谁具体做什么工作。见我们不信,他让服务员拿来菜单,说现场试验。轮流看过菜谱,我们把菜点好了,老赵开始破谜。他先指着老陈说:“我看这位老同志肯定是搞审计的。点菜时,他戴起了老花镜,对价格看得很仔细。”大家点头,说老赵猜对了。老赵又把罗姐指了指:“这位大姐是工会的,她点了两样菜,都要服务员多加辣椒。干工会的都喜欢有个热闹劲。”老赵接着说小马与电脑经常打交道。因为他看菜谱时,右手的食指总是下意识地在桌面“点击”。最后,我们让他猜猜老郭,老赵胸有成竹地说:“他肯定是人事经理呀!”我们问为什么,老赵笑道:“自始至终,他就点了一盘菜——炒鱿鱼。员工谁干得不好,只要老板发了话,具体就由他办手续了。”
点菜猜职业
这个故事最早是是在2000年某本杂志上看过,记得当时木瓜还把此文摘在笔记本上。虽然现在看过很多种类似的爱情故事,不过不是很喜欢这个故事,感谢故事迷:宁洪提供。生活有时阴差阳错,你错过了一时,就似乎错过了一生。有个男孩,在学校的新生联欢会上认识了一个女孩。女孩笑如春花,聪明活泼,男孩对她几乎是一见钟情,却没有表露。因为男孩刚经过高中阶段循规蹈矩式的教育,对男女感情小心翼翼得令人难以置信,他想:“再等等吧,等一切成熟些,再向她说。”一年多后的一个夜晚,男孩终于鼓足勇气约女孩出来,向她表达了心中的爱意?没想到,平时伶俐的女孩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想我不能接受……你的好意,一个星期以前……我已经……接受了另一个……男孩……我真的……不知道你……会喜欢我……”女孩说完就跑掉了,没有让男孩看到她湿润的眼。后来,有人看到男孩同学校的“校花”经常出双入对,大家都以为他看中了“校花”的美貌,谁也没有注意,“校花”有着和女孩一样的春花般的笑容,非常相似,所以谁都没有发现男孩的苦心。但是没过多久,男孩与“校花”的爱情就以分手告吹。大学生活很快就结束了。毕业后,女孩披上了嫁衣成了别人的新娘,而男孩再没有恋爱过。因为他清楚,只有这个女孩才是他今生唯一的至爱。男孩从朋友那里辗转打听到女孩的生日和地址,每到女孩生日时,他就会叫人送去九朵郁金香(他不知道女孩最喜欢什么花,他自已最喜欢郁金香)。男孩知道女孩已为人妇,所以他从来不在卡片里留下姓名和联系号码,他不想因为自已的感情而影响女孩的生活。几年时间转眼就过去了,男孩依然是形只影单,依然记得每年都送花给女孩。就在女孩生日的前两天,男孩参加了一个同学聚会,他听说女孩在这几年里经历了两次离婚,如今也是独身,心里又是心疼又高兴?他为女孩遭遇了感情的不幸而心疼,又为自已再次有了机会而高兴……终于等到了女孩的生日!男孩兴奋得难以言状!他想这次一定要亲自把花送去,再向她表白。为此,他几乎逛遍了所有的花店,最后挑选了最美的花朵郁金香。当小姐把花包扎好的刹那,男孩在卡片里写下几个字:你知道我在爱你吗?!男孩英俊的脸上洒满了笑意与渴望,径直向街心走去……就在那时,一辆逆行货车撞倒了他……女孩在收到郁金香的同时也收到了男孩的死讯。女孩明白了一切,她把自已锁在了房间里哭了整整一夜。她回想起多年前的那个夜晚,男孩对她的表白?她一直不知道,这近10年来,男孩是如此执着而痴迷地爱着她!想到这里,她就哭得更伤心,奔泻的泪水将郁金香浸染得无限凄美。女孩知道,她失去了今生难遇难求的至爱。然而,长眠的男孩肯定也不知道,女孩最喜欢的,正是郁金香啊……
错过一时,错过一生
 
共9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