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成立的故事

1这是小学堂成立三年以来,最紧张也最期待的日子。我们为少年二班的孩子,准备了一场结业式。十一点钟,小学堂的大门推开了,家长们陆续进常阿寰突然跑到我身边,说:“老师!这个给你。”我反射性地往后退一步:“你又要吓我哦?”上个星期,他交了一部手机给我,要我盯着屏幕上的摇椅,看它摇晃几次。“没动啊1我说。“要专心啦,你要专心看啊,动啦动啦……”真的动了,我专心地数着,一次、两次、三次,突然,猝不及防地,一张丑陋斑驳的鬼脸,占领整个屏幕。“蔼”我惊恐地大叫一声。“吓到了!吓到了!哇哈哈哈1阿寰开心地大笑。“可恶啊你1我转身要捶他。他跑开了,我拔脚去追,他只跑几步,就停下来,让我抓住,捶了几下。阿寰的手放在背后,说有东西要给我,我当然提高警觉。他似有若无地笑了笑,拿出一张纸递给我,转身离开了。那是他写给我、写给小学堂的一首歌。阿寰会来小学堂,完全是受到弟弟阿宙的影响。阿宙的作文突飞猛进,在这里如鱼得水。阿寰看弟弟那么开心,主动要求,他也要来看看。这一看,就看了一年半,有时候他显得无精打采,有时候刻意搞笑,也看不出喜欢或不喜欢小学堂。阿寰和一般的孩子不一样,他的作文天马行空,创意无穷,却不见得符合正规作文的要求。然而,我常常在想,这世界若只有“规格化”的人,那该多么无趣啊!那一次,我出了作文题目《××,是最重要的》。大家都写得很认真,有人说,“乐观”是最重要的;有人说,“自信”是最重要的;有人说,“爱”是最重要的。而阿寰说,“马桶”是最重要的。他写下了人在什么时候最需要马桶,需要马桶时找不到马桶,有多么痛苦。全篇都是笑点,老师们一边狂笑,一边摇头,不知如何是好。笑完之后,我认同了阿寰的创意,也认同了他的论点。但是,我告诉他,这么好的点子不能浪费啊,你应该再多说一点儿,我们可以跟马桶学到什么启示呢?一篇文章的深度就会出现了埃不久之后,阿寰的妈妈告诉我,这一期课程结束,阿寰就要去美国念书了。是他自己要求的,他觉得到了美国,自己的特立独行,也许会被当成独特来欣赏。“到了那里,他也许才能有比较好的发展。”妈妈这样说。我点点头,表示能够理解,但我不能解释心中何以那样忧伤。“阿寰的文章都有歌词的味道,以后说不定会变成很棒的作词人哦。”我当着妈妈的面,肯定阿寰。妈妈感到诧异:“老师也发现了啊?他很喜欢写歌词的。”我对阿寰说:“你要不要写首歌送给我?送给小学堂?”他抬了抬下巴,很酷地朝我笑一下,未置可否。直到最后一堂课,他准备了这个礼物。我在结业式开始时,念给全体家长与孩子听:离开小学堂这天/散发的不是离别的气味/我有这信念会再见/说我很固执无所谓/豪情不减嬉笑当年名为青春的潮水淹没了我/退潮后沙滩上坐着湿透的我/看着小时候向我挥舞着双手/但我还在刻在心中的小学堂/还在这不只是对小学堂的惜别,也是他自己与童年的告别埃与故乡告别,去那个遥远的异乡,铸造一个更好的自己。在学生与家长的热烈掌声中,我请阿寰站起来打个招呼。我这才发现,他穿了件黑色T恤,胸前两个白色大字:“放肆”。一直以来,放肆,都是被压抑的,从来不值得鼓励。但,如果我们深一层去体会“放肆”的内涵,或许就不那么戒慎恐惧了。这一次,阿寰向我们放肆了他的情感,让我明白,原来,在他的嬉笑与不在乎之下,隐藏着这样的深度。2少年二班有个女孩,乖乖巧巧,上课时很专心,目不转睛地盯着老师看。可是,她只是盯着老师看,却不看课本,也不抄笔记,好像她是来看电影或舞台剧演出,而不是来上课的。听了我的描述,别的老师也在一旁观察,得出结论:“真的耶!只差一桶爆米花,就完全是看电影的感觉了。”于是,我们私下便昵称她为“爆米花女孩”。下了课,我盯住她:“这次写作文,至少要用一个修辞技巧,一个就可以了。行吗?”她羞怯地笑着点点头。就这样,我们鼓励着她的想象,让她更大胆一些,更放肆一点儿。她的信心渐渐充满,常常奋笔疾书,欲罢不能,成了最迟交作文的那一个。因为,她想写得更多,写得更好,而她登上佳句榜的次数也愈来愈多。我们都看见在停机坪上的“爆米花女孩”号,已经腾空飞起了。习惯压抑而不放肆的孩子,连作文都写不好,因为不敢想象,不敢创造。因为放肆着想象力,她在描述吃辣鸡翅的味觉时,写下了这样的句子:“像是无数根针刮着你的全身,你的双脚会开始奔跑,努力想逃离这一切……你在地狱的入口边缘滚了大半天,你需要大量的时间再度活过来……”是的,这并不写实,这是夸张加上放肆之后的结果。而“爆米花女孩”终于借由放肆,获得了神奇的创作能力。我也让孩子写过一些问答题,像“如果谋杀一个‘无辜’的人,可以解除全世界的饥荒,你愿意这样做吗?”绝大多数的孩子都认为“无辜”的那个人的生命也很珍贵,不应该谋杀。然而,其中有两个孩子,说明了不应该谋杀无辜者的种种理由之后,笔锋一转,写道:“全世界的饥荒,怎能坐视不管?谋杀一个‘无辜’的人,便可以解救全世界的饥荒,那么,我希望被谋杀的那个人,是我。”“如果是我,那,请动手吧。”我的红笔停在空中,整颗心被紧紧揪祝这一个女孩与这一个男孩,不过十四五岁。他们都是安静的孩子,很少发言或发笑,各方面的表现也不特别突出,并没有引人注意的企图,大概是在团体中挺容易被忽略的孩子。可是,他们竟然愿意牺牲自己,为不认识的他人而牺牲,如此神圣伟大而诚挚笃定。在那沉静的循规蹈矩的身躯中,原来有着至高无上的放肆—把自己的一切都给出去,哪怕是最贵重的生命,在所不惜。这样慷慨,无所畏惧。
至高无上的放肆
自从多年前成立后就一直蒸蒸日上的公司,今年的盈余竟大幅滑落。这决不能怪员工,因为大家为公司拼命的情况,丝毫不比往年差。甚至可以说,由于人人意识到经济的不景气,干得比以前更卖力。这也就愈发加重了董事长心头的负担,因为马上要过年,照往例,年终奖金最少加发两个月,多的时候,甚至再加倍。今年可惨了,算来算去,顶多只能给一个月的奖金。“让多年来已被惯坏了的员工知道,士气真不知要怎样滑落!”董事长忧心地对总经理说:“许多员工都以为最少加两个月,恐怕飞机票、新家具都定好了,只等拿奖金就出去度假或付账单呢!”总经理也愁眉苦脸了:“好像给孩子糖吃,每次都抓一大把,现在突然改成两颗,小孩一定会吵。”“对了!”董事长突然触动灵机:“你倒使我想起小时候到店里买糖,总喜欢找同一个店员,因为别的店员都先抓一大把。拿去称,再一颗一颗往回扣。那个比较可爱的店员,则每次都抓不足重量,然后一颗一颗往上加。说实在话最后拿到的糖没什么差异。但我就是喜欢后者。”没过两天,公司突然传来小道消息——“由于营业不佳,年底要裁员。”顿时人心惶惶了。每个人都在猜,会不会是自己。最基层的员工想:“一定由下面杀起。”中层的主管则想:“我的薪水最高,只怕从我开刀!”但是,跟着总经理就做了宣布:“公司虽然艰苦,但大家同一条船,再怎么危险,也不愿牺牲共患难的同事,只是年终奖金,绝不可能发了。”听说不裁员,人人都放下心头上的一块大石头,那不致卷铺盖的窃喜,早压过了没有年终奖金的失落。眼看除夕将至,人人都做了过个穷年的打算,彼此约好拜年不送礼,以共度时艰。突然,董事长召集各单位主管紧急会议。看主管们匆匆上楼,员工们面面相觑,心里都有点儿七上八下:“难道又变了卦?”是变了卦!没几分钟,主管们纷纷冲进自己的单位,兴奋地高喊着:“有了!有了!还是有年终奖金,整整一个月,马上发下来,让大家过个好年!”整个公司大楼,爆发出一片欢呼,连坐在顶楼的董事长,都感觉到了地板的震动。
给糖的诀窍
自从多年前成立,就骏业宏发、蒸蒸日上的公司,今年的赢余竟大幅滑落。这决不能怪员工,因为大家为公司拼命的情况,丝毫不比往年差,甚至可以说,由于人人意识到经济的不景气,干的比以前更卖力。这也就愈发加重了董事长心头的负担,因为马上要过年,照往例,年终奖金最少加发两个月,多的时候,甚至再加倍。今年可惨了,算来算去,顶多只能给一个月的奖金。“让多年来以被惯坏了的员工知道,士气真不知要怎样滑落!”董事长忧心地对总经理说:“许多员工都以为最少加两个月,恐怕飞机票、新家具都定好了,只等拿奖金就出去度假或付帐单呢!”总经理也愁眉苦脸了:“好象给孩子糖吃,每次都抓一大把,现在突然改成两颗,小孩一定会吵。”“对了!”董事长突然触动灵机:“你倒使我想起小时候到店里买糖,总喜欢找同一个店员,因为别的店员都先抓一大把,拿去秤,再一颗一颗往回扣。那个比较可爱的店员,则每次都抓不足重量,然后一颗一颗往上加。说实在话最后那到的糖没什么差异。但我就是喜欢后者。”没过两天,公司突然传来小道消息--“由于营业不佳,年底要裁员,尾牙的鸡头,只怕一桌一只都不够。”顿时人心惶惶了。每个人都在猜,会不会是自己。最基层的员工想:“一定由下面杀起。”上面的主管则想:“我的薪水最高,只怕从我开刀!”但是,跟着总经理就做了宣布:“公司虽然艰苦,但大家同一条船,再怎么危险,也不愿牺牲共患难的同事,只是年终奖金,决不可能发了。”听说不裁员,人人都放下心头上的一块大石头,那不致卷铺盖的窃喜,早压过了没有年终奖金的失落。眼看除夕将至,人人都做了过个穷年的打算,彼此约好拜年不送礼,以共度时艰。突然,董事长召集各单位主管紧急会议。看主管们匆匆上楼,员工们面面相觑,心里都有点儿七上八下:“难道又变了卦?”是变了卦!没几分钟,主管们纷纷冲进自己的单位,兴奋地高喊着:“有了!有了!还是有年终奖金,整整一个月,马上发下来,让大家过个好年!”整个公司大楼,爆发出一片欢呼,连坐在顶楼的董事长,都感觉到了地板的震动……
聪明的董事长
2000年5月9日,栾润峰在北京成立了金和软件公司,准备把他苦心研究出来的软件推向市场。要将软件推向市场,就需要营销人才帮忙,需要好的研发人员不断地完善软件。栾润峰急需招人。第二天天刚亮,栾润峰就来到中关村人才市场。可他的公司刚刚成立,营业执照还在办理中,他不能跨进人才市场的大门。无奈,栾润峰只好在大门外来回转圈,手里高高地举起两张纸,上面写着几个大字:我要招人。第三天,在大门外转了一个多小时后,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引起了他的注意。栾润峰以为对方也是没有营业执照而不能入内招人的,于是上前搭讪,却被小伙子用眼神瞪了回来。第四天一大早,栾润峰又来到人才市场,再次碰到这个小伙子。他忍不住凑上前去打了声招呼。这回,小伙子主动道出实情:“我叫张立,找工作已经三四个月了,完全失去了信心,这两天是来碰碰运气的。再没有人要我的话,我可能就要回老家新疆了。”小伙子一副沮丧的神情。栾润峰听完,大叫起来:“你真是问对人了,我正在招人啊,我要你了。”张立的脑子里打满问号:要招人,应该在人才市场里有一个位置,不可能在外边招啊。栾润峰看上去文质彬彬,还有点学者气,不像是坏人。张立将信将疑地递上自己的简历:“我准备找计算机相关的工作,但我只有初中学历。”栾润峰摆摆手说:“没关系,只要你懂网络。”张立高兴得一蹦三尺高:“我当然懂了。”两人有说有笑地朝栾润峰的公司走去。把张立带回公司后,栾润峰让他填了份履历表。看到张立写的学历,公司的总经理、副总经理都傻眼了。“老板,您是不是在开玩笑,您招的这是什么人啊?”“老板,我觉得这个人学习能力确实很强,但是基础太薄弱了,学历也太低了。”两个经理你一言我一语,极力劝阻栾润峰不要“饥不择食”。栾润峰不为所动,坚信自己的眼光:“你们可别小看这个初中生。一路上,我一直在和他聊天,觉得他在这方面是有一些特长的。”不管总经理和副总经理如何怀疑,栾润峰还是执意将张立留下,让他做了公司的第一个技术员。张立果然在计算机方面有着突出才能,不仅很快成为技术骨干,而且成了现在的研发部经理,在技术方面几乎无人能敌。每每谈及此事,张立总是对栾润峰充满感激之情:“他对我有知遇之恩,就像一个老师、朋友,一直培养我到现在。”
路边招个初中生
 
共4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