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使命的故事

那是里克值得骄傲的时刻,是他将经艰苦训练掌握到的战斗技能付诸实践的时刻,也是检验他是否已经成为一名出类拔萃的尖子士兵的时刻。他是经过严格挑选被选中的执行这次只有少数人知道的使命的人。如果被捉,他将被当做擅自行动的流氓士兵对待,责任自负。他的敌人并不凶狠,也算是他们军队最精锐的部队,同他一样,经过良好训练。里克仅是一名陆军预备役士兵,属于那种只有周末才参加军事训练的“周末勇士”。作为连里最优秀的士兵,他知道自己不能给连队丢脸,他决心不辱使命。他对目标区进行缜密的侦察,将敌人的位置和哨兵活动规律一一牢记在心。那里只有一条通道可以进出,而且有哨兵严密把守。他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作掩护,缓慢地向哨兵把守的大门接近。他轻快地闪进门道,沿着走廊来到敌人存放文件的地方。他将文件拿到手,然后循原路,躲过哨兵,趁着夜色,以匍匐方式迅速穿过开阔地,回到己方阵地,将所获文件交给连部。这件事已经过去30年了,直到今天人们还津津乐道。那一天,里克这位名不见经传的“周末勇士”,就在守卫古巴关塔那摩基地女兵宿舍的陆战队员的眼皮底下,将基地司令的命令偷了回来,那命令写道:“女兵宿舍,男兵禁止入内。”
使命
有位探险家说,他探险是为了把脚印印在人类没有踏足过的地方。另一位探险家说,探险的魅力在于填补地图的空白。他们都没有说明,出现在人类没有到达过的地方,为何具有如此巨大的吸引力,让人甘愿尝遍千辛万苦甚至付出生命?一次,在北京房山区的一个溶洞里,我们下到地下第七层,眼前的洞厅没有什么奇特之处,而刚刚离开的第六层,洞厅里到处是造型奇特的钟乳、石笋等沉积物,仿佛童话里的宫殿。可是向导说,“这里从没有人来过。”我眼前平淡的一切霎时变得光彩熠熠。也许有人说:你没看到它时,它已在那里存在千万年了。是的,我不是哲学史上那个唯我论者贝克莱的信徒,他认为当人不去感知一个物时,那个物就不存在。但我对这样一个问题着迷:在我看到之前,洞厅是这个样子吗?有人说:“与后来我们看到时一样呗。”这一看法经不起推敲,因为他假设太阳没有变化、空气没有变化、人没有变化等等这样一些前提,假如这些前提不存在,比如你变了、你的眼睛构造变了,雪峰的模样肯定会变。因此,雪峰在人类看到她之前究竟是什么样子,这是一个奥秘。七仙女的故事里,洗澡的仙女被放牛娃看见后就穿起了衣服。我们看到的世界大都是穿了衣服的仙女,只有探险家走到了离仙女最近的地方,这是探险家奔向艰险、不畏牺牲的内在驱动力。一在谈论生态保护的话题时,人们反对人类中心主义,但是在谈论“世界是什么”时,人类中心主义却极少被质疑。以往的哲学家在讨论这个问题时,大都指的是人看到的世界,问题实际是“对人类而言,世界是什么”。一次,我在希夏邦马峰下的冰川旁休息。一只鹰,穿云破雾,翱翔在钻石般闪烁的雪山顶上。忽然,它停住了,紧接着几乎垂直地向下俯冲,我猜它发现了猎物。在鹰的眼中,雪峰是怎样的?世界是怎样的?猎物又是怎样的?鹰的眼睛非常神奇,在俯冲捕捉猎物时,能始终准确对焦,否则它就捕捉不到猎物。鹰有着一整套应对世界的方法,在它的世界里自由自在行动。鹰眼中的世界与人眼中的世界完全不一样,但在真实性上,鹰眼中的世界和人眼中的世界是等价的。有多少种有生命的感知者,就有多少个世界;世界的模式是无限的,谁也不能说真正的世界就是他眼中的那个世界。“世界是什么”这个问题,只能在一群生理结构相同、文化背景相同的生物中谈论。近年来,科学家开始关注动物眼中的世界,有了许多有趣的发现。鱼的眼睛好像广角镜头,在鱼的眼里,世界变成了球体,各种事物之间的距离变近了。鸽子的眼睛可以分辨数百万种不同的色彩。鸟眼中的圆锥细胞比人类多得多,是地球上最擅长分辨色彩的动物。马的视野极其广阔,但由于马的眼睛分布在头两侧,无法看到双眼中间的区域,即正前方,所以马走路时总是低着头。一个同事喜欢用显微镜观察世界。他看过世界各地的沙子,不仅每个地方的沙子不同,每一粒沙子也不同,有的是珊瑚的遗骸,有的是微小的贝壳,有的是云母,有的是玻璃……真正是“一沙一世界”。由于电灯的发明,城市中的夜晚亮如白昼。天文学家最先提出光污染这个概念,因为人造光的泛滥妨碍他们观察星空。那么,为什么不把太阳光视为光污染?首先,人类从出现之初发展到现在,看到的都是在太阳的照耀下呈现的世界。我们对世界的认识之所以可以交流,可以取得共识,一个重要原因,是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太阳,这是人类衡量万物的共同标准。人造光却五花八门,照射下呈现的世界自然杂乱无章,如果任其泛滥,就会破坏我们对世界的共同认识。再者,人类的眼睛是在太阳光下进化而来的,人造光会对眼睛造成怎样的影响,还不得而知。空气是传播阳光的基本媒介。我们身处的对流层,阳光在其中的传播被空气、水汽、尘埃等散射,造成我们看到的这样一个世界。到几十公里外的平流层上部,那里空气稀薄,万物的模样就会发生变化。在更高处的电离层,空间中分布的是更小的离子,航天员的活动空间就在那里,他们看到的地球是蓝色的,天空是黑色的。出了大气层,万物会是什么样子,我没有查找相关资料,可以肯定的是,一定与在地球上看到的不一样。“世界是什么”,至少取决于如下要素:认识者是谁?光源是什么?媒介是什么?只要其中一个要素发生变化,世界就会呈现出不同的模样。所以,我们应当谦恭地面对世界,并且承认,除了我们眼中的世界之外,还有其他生物眼中的世界。探险家的使命就是使我们眼中的世界趋于完整与真实。
探险家的使命
多克是一个信差,他始终坚信自己的使命就是向人们传递快乐,因此,他的口袋里总是装着许多小纸条,上面写着一些鼓励性的话。他将信件和电报送到人们手中的同时,也留给他们一张小纸条,告诉他们“今天是美好的一天”,“要笑口常开”,“别再烦恼”。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多克因为年龄太大而没有入伍,但他自告奋勇到野战医院做了一名志愿者,协助医院救死扶伤。有一天,他突发奇想,在医院的墙上写了一句话:“没有人会死在这里。”他的行为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医院的人说他疯了,也有人认为这句话无伤大雅,不必擦掉。那句话一直没有人去管,就一直留在了那面墙上。后来,不但伤员,就连医生、护士包括院长,都渐渐地记住了这句话。伤病员们为了不让这句话落空而坚强地活着,医生和护士为了这句话,尽力地给予病人最精心的医治和护理。这个医院变成了一家坚强的医院,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一种盼望和坚毅的表情。有时候,创造奇迹的不是巨人,也许只是一句傻傻的话语。而一句鼓励的话语,就是给对方一个免费却珍贵的礼物,它在我们的生命里,微不足道,却往往重如千钧。
今天是美好的一天
在一个可能是任何地方的地方,在一个可能是任何时间的时间,有一个美丽的花园,里面长满了苹果树、橘子树、梨树和玫瑰花,它们都幸福而满足地生活着。花园里的所有成员都是那么快乐,唯独一棵小橡树愁容满面。可怜的小家伙被一个问题困扰着,那就是,它不知道自己是谁。苹果树认为它不够专心,“如果你真的努力了,一定会结出美味的苹果,你看多容易!”玫瑰花说:“别听它的,开出玫瑰花来才更容易,你看多漂亮!”失望的小树按照它们的建议拼命努力,但它越想和别人一样,就越觉得自己失败。一天,鸟中的智者雕?来到了花园,听说了小树的困惑后,它说:“你别担心,你的问题并不严重,地球上的许多生灵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我来告诉你怎么办。你不要把生命浪费在去变成别人希望你成为的样子,你就是你自己,你要试着了解你自己,要想做到这一点,就要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说完,雕?就飞走了。小树自言自语道:“做我自己?了解我自己?倾听自己的内心声音?”突然,小树茅塞顿开,它闭上眼睛,敞开心扉,终于听到了自己内心的声音:“你永远都结不出苹果,因为你不是苹果树;你也不会每年每天都开花,因为你不是玫瑰。你是一棵橡树,你的命运就是要长得高大挺拔,给鸟儿们栖息,给游人们遮阴,创造美丽的环境。你有你的使命,去完成它吧!”小树顿觉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和自信,它开始为实现自己的目标而努力。很快它就长成了一棵大橡树,填满了属于自己的空间,赢得了大家的尊重。这时,花园里才真正实现了每一个生命都快乐。在生活中,所有人都有自己需要完成的使命和属于自己的位置,不要让任何事或任何人阻止我们认识和享受我们存在的美妙真谛。
属于自己完成的使命的位置
●壮士领受暗杀使命晋恭帝时,大权独揽的宋王刘裕见晋王室衰落,便想取而代之,于是暗中开始铲除司马家族中有才能、有名望的人。通过观察,他发现司马楚之是最大的心腹之患。这个司马楚之“少有英气”,才华出众,他是晋宣帝的弟弟太常司马馗之的八世孙,虽然贵为王族,但从来不骄矜自傲,而是礼贤下士,很多士人都追随在他的门下。于是,刘裕唆使人杀死了司马楚之的父亲、叔父和哥哥,司马楚之逃亡到了接近后秦的汝水、颍水一带,招募了一万多人的军队,屯驻在长社,准备伺机报仇。对如何干掉司马楚之让刘裕颇费脑筋,兴兵讨伐吧,一则师出无名,恐遭质疑,二则路途遥远,结果难料;放任不理吧,等自己黄袍加身,他振臂一呼,势必天下响应者众,那麻烦可就大了,究竟如何是好呢?一直跟在刘裕身边的中书令傅亮看出了他的心病,进谏说:“这事容易,您不记得沐谦了吗?”沐谦是当时有名的壮士,胆识过人,武艺高强,刘裕曾派他执行过几次暗杀任务,每次都完成得滴水不漏。傅亮的意思是让沐谦出马,刘裕心领神会,立刻招来沐谦,交给了他这项秘密的暗杀任务。●巧妙设计接近司马楚之沐谦昼夜兼程赶到了长社,安顿下来后,便想着如何才能接近司马楚之。经过几天的观察,沐谦吃惊地发现这事是如此的容易,因为司马楚之思贤心切,整天开门办公,只要听说有才能的人来投奔,立刻放下所有的工作亲自接待。第二天,沐谦一袭长衫,腰挎宝剑,玉树临风地出现在司马楚之的府门口,司马楚之与其交谈一番之后,欢喜异常,对沐谦恭敬有加,仿佛“天上掉下个林妹妹”,跟得了宝贝似的。沐谦很快就发现了麻烦所在,因为司马楚之求贤若渴,每天来投奔他的人络绎不绝,而且,他待人真诚,厅堂上总是有很多人围在他身边,实在不好下手。郁闷的沐谦回到了旅馆,很快想出一个好主意。他躺在床上装病,然后把匕首藏在枕头底下,他想司马楚之肯定会来看他,那时屋里就他们两个人,在司马楚之俯身的一刹那,锋利无比的匕首就会刺穿他的心脏。●刺客变保镖果不出他所料,一天没见沐谦的影子,司马楚之忙派人打听,得知沐谦染了风寒,晚上便亲自登门去看望他。沐谦躺在床上静静地等候着,手伸到枕头底下,只等一个恰当的时机。司马楚之来了,并且命人熬好了姜汤和中药,进屋后,嘘寒问暖,又亲自倒了一碗汤药送到沐谦的嘴边,嘱咐他不要着急,按时吃药,病很快就会好的,一切都由他负责。其情之真,其意之切,每句话都发自肺腑。沐谦握着匕首的手潮湿了,杀这样的人岂是大丈夫所为?沐谦眼圈一红,从枕头底下拿出了匕首,站起来向司马楚之坦率地说明了意图:“宋王刘裕对将军你深为嫉恨,派我来刺杀你。希望你不要轻易跟人亲近,这样才能保全自己。”司马楚之叹了口气,回答说:“真如你说的,我如果严加戒备,虽然可以有所防范,但恐怕也要失去士人的心了,不能真诚待人,谁还会跟从我呢?”沐谦一听,深为感动,上前深施一礼:“沐谦不才,愿意做你的保镖,保护你的安全。”这也许是历史上最糟糕的暗杀行动了,派出的刺客竟然变成了别人的保镖!这个玩笑确实开得大了点。不过从此之后,刘裕至死也没能杀得了司马楚之。很多人都觉得司马楚之幸运,也许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所依仗的最好的防护,并不是铠甲的坚实,而是内心的真诚。
刺客何以变保镖?
 
共5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