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涩的的故事

大二女生爱上大自己12岁的男教师2003年秋天,20岁的刘雪纯已是大二的学生。在落叶纷飞的日子里,刘雪纯的大学老师郭伟民走进了她的感情生活。郭伟民的年龄比刘雪纯整整大了一轮,他教的是高等数学,刘雪纯被他的渊博知识深深吸引。每次上数学课,刘雪纯总是早早来到教室,占下第一排的“黄金位置”。每到下课,她也成了郭伟民办公室的常客。对于这个娇俏可爱、学习刻苦的学生,郭伟民也是满心喜欢。两人虽是师生,但郭伟民更多时候是把刘雪纯当成妹妹般地疼爱,而刘雪纯也对这个体贴的哥哥信赖有加。随着时间的延续,两人渐渐陷入一场甜蜜加苦涩的师生恋。2005年,当刘雪纯大学本科毕业时,她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和郭伟民结婚。谁知,当刘雪纯把这一决定告诉父母时,他们却都不满意。她的父亲大声吼道:“你才多大,还没踏上社会,懂什么男女感情,这不明摆着是被他骗了吗?”母亲则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叹息道:“他是你老师,又比你大10多岁,你不怕别人说闲话吗?人言可畏啊,将来你们不会幸福的。”然而,性格倔强的刘雪纯认为自己已到了法定的结婚年龄,完全有自主婚姻的权利,虽说恋爱的事告诉父母晚了些,但也不是大问题啊。因此,刘雪纯对父母的反对保持了缄默,并偷偷为婚礼做准备。她的父母使出了最后的“撒手锏”:“如果你坚持嫁他,我们就断绝关系!”刘雪纯则决绝地表示:“我已经不能丢弃那份感情,请你们原谅我的固执。”可是,当刘雪纯收拾衣物正准备离家时,母亲扑上前夺下她手中的东西,求她不要走,父亲却站在一旁一言不发。在10多分钟的僵持沉默后,父亲轻轻叹了口气,说:“罢了,你决定的事情就按你的心思做吧,希望你不要后悔。”几天后,刘雪纯和郭伟民去民政局办理了结婚登记。在双方亲友的见证下,两人举办了一个简朴而又温馨的婚礼。有女儿后她以找回被追的感觉为由要求与丈夫假离婚结婚后,刘雪纯欣慰自己选择了一个能干的丈夫。郭伟民不但学识渊博,而且还是个颇有经济头脑的商人。在业余时间,郭伟民经营着一家小公司,凭借他的聪明和勤劳,结婚前他已买了3套房子。为了证明自己对爱情的忠贞,郭伟民将其中一套房主写上了岳父母的名字,另一套写了刘雪纯的名字。“小雪,我要用实际行动让你父母放心,让他们知道你嫁了一个好人。”郭伟民搂着妻子说道。与丈夫事业上的蒸蒸日上不同,刘雪纯毕业后,并未选择立即工作,而是想继续考研。对于妻子的选择,郭伟民举双手赞成,并为她四处奔走挑选导师。刘雪纯也没有辜负丈夫的苦心,她顺利考取了本校的研究生。读研后不久,刘雪纯就生下漂亮可爱的女儿甜甜。产后数月,她便又重新回到课堂,继续研究生的学习。为了让刘雪纯的学习没有后顾之忧,郭伟民承担起了照料家庭的全部重任。初为人父的他,一有时间便守护在女儿的摇篮前。同时,郭伟民将岳父母接到家中,一家人生活在一起其乐融融。只是,这样的日子在不知不觉中起了波澜。夫妻俩时常为了一点小事发生争执,两人之间的距离在不断摩擦中渐行渐远。每天单调的学校和家庭两点一线的生活,让生性活泼的刘雪纯逐渐感到厌倦,她开始以各种理由晚归,滞留在学校。面对夫妻间的隔阂,郭伟民虽有心弥补,但却不知道从何入手。终于有一天,刘雪纯向郭伟民“摊牌”:“伟民,这几年来我们的生活像一潭死水,我已经没有了爱的感觉。”郭伟民心乱如麻:“那怎么办呢?小雪,我怎么才能帮你找回爱的感觉呢?”“伟民,我们离婚吧,你再来追求我一次,让我重新找回爱的感觉。”刘雪纯的建议让郭伟民有些发懵。“离婚?!可是,甜甜怎么办?”“我们其实是假离婚,还是生活在一起的,我只是想再享受一次被你追求的感觉,你就答应我吧!”听着刘雪纯如此恳切的话语,看着妻子确实青春年少,正是做梦的年龄,郭伟民实在不忍逆了妻子的意思,最终同意了她这个看似荒唐的决定。2008年3月,郭伟民和刘雪纯走进了湖南省益阳市资阳区人民法院,要求离婚。按照两人在起诉前签订的离婚协议,家庭的所有财产均协议分割。郭伟民购买的3处房产,两套给了刘雪纯和她的父母。女儿甜甜由刘雪纯抚养,郭伟民每月支付800元抚养费。而家中所欠债务以及房屋的银行贷款,则均由郭伟民一人承担。看到这个“不平等”条约,法官也对这起离婚官司有些怀疑。法官善意地提醒郭伟民:“你这次离婚考虑清楚了吗?对处理财产的方式有没有异议?”郭伟民低头沉默了好久,叹了口气:“我想清楚了,我同意离婚。”看到当事人双方都想要离婚,法官也只得同意了他们的诉请。在拿到了确认离婚的民事调解书后,刘雪纯笑容灿烂地挽着郭伟民走出了法庭。几番诉讼给他们的爱情奏响挽歌就在郭伟民和刘雪纯刚离婚后几天,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从那一刻起,郭伟民才知道妻子的执意离婚其实大有隐情。那是一个周末的晚上,刘雪纯正在卫生间洗澡,郭伟民则陪甜甜玩游戏。突然,刘雪纯包里手机响起,郭伟民便顺手打开了皮包。就在翻找手机时,郭伟民发现包里有一张自费病历卡。“小雪是不是生病了?”郭伟民立即翻看病历,一下让他错愕得有如晴天霹雳。原来,刘雪纯前几天去医院做了流产手术,而胎儿只有8个星期大。但郭伟民清楚地记得,8个星期前,自己去外地整整培训了1个月,很明显,孩子的爸爸并不是自己。郭伟民感到血液一下子冲到了脑门,他一把抓住刚刚从浴室出来的刘雪纯,将病历狠狠地摔在她面前,问:“这个孩子究竟是谁的?”刘雪纯惊讶地从地上捡起了病历,但她很快镇静下来,说:“孩子的父亲是谁你管不着。别忘了,我们已经离婚了。”说完,刘雪纯头也不回地去了娘家。看着尚不解世事、天真可爱的女儿,想着与刘雪纯刻骨铭心的过去,郭伟民不甘心自己的真情付诸东流。于是,他来到岳父母家接妻子,刘雪纯却避而不见。此时岳父说:“郭伟民,你和小雪已经离婚,就不要再来纠缠。”郭伟民问:“你们早就知道小雪出轨了,所谓离婚就是一个骗局,是不是?”“有些事情糊涂点更好,感情是两个人的,强求不来。”岳父说得有些意味深长。郭伟民始终没能接回妻子。又过了2个月,就在郭伟民思考着如何挽救这个破碎的家庭时,法院执行庭的法官找上门来。原来,刘雪纯以两个月没有收到甜甜的抚养费为由,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面对法官,郭伟民不得不交出1600元。“明明是我一直抚养照料女儿,为什么还要付给她女儿的抚养费呢?”郭伟民心有不甘。与此同时,学校里有关刘雪纯的风言风语也陆续传进郭伟民的耳朵:“刘雪纯一直对外称自己单身”,“刘雪纯有了新男朋友”,“经常有名车来学校接刘雪纯”……郭伟民觉得刘雪纯离自己越来越远,于是向法院提出变更女儿抚养权的请求。诉状递交后不久,躲了郭伟民几个月的刘雪纯突然出现在他面前。“郭伟民,请你不要抢走甜甜的抚养权。”刘雪纯泪眼婆娑地求他。“小雪,你回来吧,过去的不愉快我们都忘记吧。”郭伟民心中又燃起了一丝希望。“不可能了,就算我对不起你。”刘雪纯坚决地摇了摇头。看到郭伟民还在对是否争取抚养权犹豫不决之际,刘雪纯撂下了狠话:“郭伟民,如果你一定要争抚养权,那甜甜就给你,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见她了。”说完,她便转身离去。刘雪纯决绝的态度,让郭伟民既愤怒又恐惧,他害怕刘雪纯真的与女儿断绝了关系。考虑再三,郭伟民终于选择在开庭前递交了撤诉申请。又过了8个月,执行法官第二次找到郭伟民,要求执行抚养费。这时,他才明白挽救家庭只是自己一厢情愿。于是,郭伟民一纸诉状将刘雪纯再次推上了法院的被告席,要求法院变更甜甜的抚养权,并要求刘雪纯每月给付抚养费。2009年年初,这对曾经山盟海誓的夫妻又一次对簿公堂。经过法院调解,两人最终达成了一致意见:甜甜的抚养权变更为郭伟民;刘雪纯因为目前没有经济来源,暂不承担抚养费。从曾经令人羡慕的情侣变为对簿公堂的怨偶,这样的落差是郭伟民和刘雪纯都不曾想到的。笔者发稿前,又一次拨通了郭伟民的手机,他惆怅地告诉笔者,甜甜早就会叫妈妈了,可是刘雪纯再也没有来看过她……(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一场由甜蜜变苦涩的师生恋
那分明还是很青涩的年纪,初到的班里有个刚从学校毕业的年轻而浪漫的女老师,她别出心裁地决定以抽签的方式来决定此后3年谁是谁的同桌……那分明还是很青涩的年纪,初到的班里有个刚从学校毕业的年轻而浪漫的女老师,她别出心裁地决定以抽签的方式来决定此后3年谁是谁的同桌。说实话,在那样的年纪里,心中不是没有朦胧的期待的,当我迟疑着把手伸向那个写满全班同学名字的小纸盒时,也有过一点点脸红心跳。然而在我展开的纸团上,却是一个清秀的女生名字:程灵。旁边一个短头发女生嬉笑着把头探过来,大声念着我手上的名字:程灵!于是,在喧闹的教室里,所有人都突然听到了一声响亮的回应:到!是一个高个子女生,在9月的阳光里,穿着长袖的格子衬衣,剪着短而干净的学生头。片刻之后,全班“哗”的一声笑成一团,她也笑起来,她的笑容很灿烂,这成了我对程灵初次的印象。同桌,那是学生时代里最近的距离了,等大家纷纷按新位子落坐后,程灵突然扭过头来问我:“你叫什么名字?”这是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比起她先前说的那个“到”字来,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语音含糊,我几乎没有听懂。我随手把写了名字的课本推给她看,她却摇头,仍看着我笑:“问你叫什么名字啊?”我说:“书上写的这个啦!”她居然又摇一摇头,仍然坚持问:“你叫什么名字?我叫程灵啊。”我感觉周围的同学纷纷投来目光,不由有些气恼起来,我压低声音说:“我叫熊裴岚!”于是她又笑起来,奇怪的是她笑的时候没有声音,只有一个灿烂的表情。新班会散了以后,我突然被班主任李老师单独叫到办公室,她说:“熊裴岚同学,我希望你帮老师一个忙,以后多多照顾你的同桌程灵。”我诧异地抬起头来,她继续说:“也许你已经发现了,程灵同学她智力有些问题……她父亲就是我们学校的程主任……”我呆呆地坐在座位上,脑袋里有个声音在不停地说:她是傻子?她是傻子……也许我不该奢望一个又高又帅又聪明的王子型同桌,但至少她也应该是个伶俐可爱的女生,而不应该是个傻子啊!即使她不流口水,不会发出“嗬嗬”的笑声,但这个事实仍让我目瞪口呆,措手不及。我不知道该怎样地去和她相处,她甚至不知道去看我课本上的名字!程灵仍在我边上“唰唰”地翻着新发的书,她好像很喜欢新书的味道,不断地去闻它,但是她的样子让我说不出来的难受。即使现在全班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这个秘密。但很快所有的人都了解了这件事,原因很简单,程灵虽然傻,却对自己的名字有着出奇的敏锐反应,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有人叫“程灵”,她立刻会大声响亮地回答:“到!”这是她能够发出的最清楚响亮的声音,仿佛是为了一再证明她的存在,却只让其他人更加轻易地认识到她是弱智这个事实,并且成为嘲笑欺负她的法宝。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叫她的名字,以听她响亮而一本正经的回答为乐,甚至连外班都迅速地知道了我们班有个傻女程灵,他们会在下课时间不断地尖叫她的名字,于是,程灵那一连串的“到到到到到”便像雷声一样在教室上方来回滚动。捉弄她的人因此而笑到肚子疼,程灵自己也笑,仍然是无声的、灿烂的笑。有时候我看着她的笑,常常会怀疑她是不是真的傻,我试图偷偷教她:“如果有人叫你的名字,你不要理他,知道吗?”她连连点头。然而到了第二天,有人叫她,她仍是响亮地回答,此后再教她几遍都没有用,我至此才真正死心,知道她是真傻。这个事实让我觉得羞愧,仿佛傻的不是她而是我。也许情绪是正常人的专利吧,而对于程灵,这一切的难堪她反而一无所觉。于是我心里暗暗地对她有了点“恨”,我恨她干嘛不老老实实坐在家里傻笑,至少她读书也应该去读个残疾学校,而不应该靠老爸开后门塞进市重点做所谓旁听来丢人现眼!我赌气不理她,但她却不知哪根筋不对地跟定了我,上课的时候她坐在我边上发呆,倒也老实,一到下课,我上办公室交作业她跟着往里钻,我和同学讲话她就站在旁边听,甚至我上个厕所她也不顾香臭地一起往里跑。可想而知,那一阵子,我灰头土脸透了。那时候我已经开始喜欢写些似是而非的句子,也拿去过在小报小刊上发表,以至于连上课的时间都在偷偷地写。程灵是不用听课的,她就趴在桌上看我写,每当这个时候她就特别安静。有一次我写着写着钢笔突然没墨水了,她马上把自己的笔给我,她的笔是崭新的,和她这个人坐在教室里一样纯粹是做样子,但是她却知道在我没墨水的时候把自己的笔递给我,那一刻,我有一种错觉:她不傻了。但是,她依然是傻的,而且傻得厉害。那天一群男生打赌,赌程灵是不是真的什么都不懂,他们轮流去拉她的手,摸她的头发,等我看到的时候,他们已经准备开始摸她的胸。开始的时候程灵没什么反应,只坐在那里莫名其妙地看着,当她看到我的时候,她突然猛地一下站了起来,她大着嗓子叫:“熊裴岚!”我的名字有些拗口,对于平时话都说不清的她来说是有点儿难度的,但是她确实是在叫我,用她呼噜噜的声音叫我!那一刻我感觉自己的血全部冲到了脑门上,我尖叫起来,一声接一声地,边叫边往老师的办公室跑。我当时的感觉简直是要叫到天都塌下来,把这些可耻的人全部砸扁。结果很奇妙,当老师似发怒的牛一样冲进教室时,肇事的男生自动并排在教室后面站好,一个个的头都几乎低到了胸口,而程灵,已经屁颠颠地朝我跑了过来,一脸无辜灿烂的笑。我冲过去狠狠地拉她的头发,看着她痛得咧开了嘴,仿佛出了一口恶气。我冲她大喊:“你这个傻子!”自己的眼泪却“刷”地下来了。那次事件后,程灵的主任爸爸终于认识到了他的宝贝女儿与正常社会的格格不入,第二天,程灵没有再来上课,她仿佛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消失了。一个没有傻女的班,很快恢复了和其他班一样的紧张有序,李老师重新调整了座位,这一次真是幸运,全班最帅的男生郭帆坐到了我身边。傻女一走好运自然来!但是,我却不时地想起程灵来,尤其是我上课写小说的时候,我会突然想起,那个会在我钢笔没墨水的时候递一支笔给我的傻女孩。春天撒着欢来了,一盆盆兰草从高高的台阶上垂下来,翠色可滴,又仿佛是青色的小火焰,微微地“嘶嘶”作响地向四周伸展。程灵走后的第三个月,学校校庆。到处是沸腾的人流,我新组织的文学社也搞了一个作品展览,在大家都涌进去参观的时候,我一个人坐在展厅外的敞式走廊上,阳光像温暖的金绸披在身上,让我有点儿恍惚。我就是在那个时刻听到了一个很大的声音:“熊裴岚!”一个含糊的大嗓门的声音在叫我。我猛回头,傻女程灵正屁颠屁颠地甩开她的长腿飞奔而来!胖胖的程主任也跟在长腿程灵的后边跑,他同时叫着:“熊裴岚!程灵听说你在这里非要来看你!”说话间程灵已经奔到了我的面前,她伸出她的长臂一把搂住了我,双手“啪啪”地在我的后背上敲打着,那样的热烈,绝对像多年失散的老朋友。朋友?这个词在脑海里一闪而过,我的鼻子一下子又酸了。是的,她记得我,她一眼就认出了我。程灵,傻女程灵,把我当成了朋友!“你还记得我啊!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我终于忍不住像对一个真正的朋友一样对她张牙舞爪地大叫起来!她张大嘴笑:“哈哈哈哈……”她竟然笑出了声音!只会在脸上挂着灿烂表情的程灵竟然笑出了这样响亮而清楚的声音!这一次,我心甘情愿地相信,这个傻女,是从心底感到了快乐。那时候我已经开始喜欢写些似是而非的句子,也拿去过在小报小刊上发表,以至于连上课的时间都在偷偷地写。程灵是不用听课的,她就趴在桌上看我写,每当这个时候她就特别安静。有一次我写着写着钢笔突然没墨水了,她马上把自己的笔给我,她的笔是崭新的,和她这个人坐在教室里一样纯粹是做样子,但是她却知道在我没墨水的时候把自己的笔递给我,那一刻,我有一种错觉:她不傻了。但是,她依然是傻的,而且傻得厉害。那天一群男生打赌,赌程灵是不是真的什么都不懂,他们轮流去拉她的手,摸她的头发,等我看到的时候,他们已经准备开始摸她的胸。开始的时候程灵没什么反应,只坐在那里莫名其妙地看着,当她看到我的时候,她突然猛地一下站了起来,她大着嗓子叫:“熊裴岚!”我的名字有些拗口,对于平时话都说不清的她来说是有点儿难度的,但是她确实是在叫我,用她呼噜噜的声音叫我!那一刻我感觉自己的血全部冲到了脑门上,我尖叫起来,一声接一声地,边叫边往老师的办公室跑。我当时的感觉简直是要叫到天都塌下来,把这些可耻的人全部砸扁。结果很奇妙,当老师似发怒的牛一样冲进教室时,肇事的男生自动并排在教室后面站好,一个个的头都几乎低到了胸口,而程灵,已经屁颠颠地朝我跑了过来,一脸无辜灿烂的笑。我冲过去狠狠地拉她的头发,看着她痛得咧开了嘴,仿佛出了一口恶气。我冲她大喊:“你这个傻子!”自己的眼泪却“刷”地下来了。那次事件后,程灵的主任爸爸终于认识到了他的宝贝女儿与正常社会的格格不入,第二天,程灵没有再来上课,她仿佛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消失了。一个没有傻女的班,很快恢复了和其他班一样的紧张有序,李老师重新调整了座位,这一次真是幸运,全班最帅的男生郭帆坐到了我身边。傻女一走好运自然来!但是,我却不时地想起程灵来,尤其是我上课写小说的时候,我会突然想起,那个会在我钢笔没墨水的时候递一支笔给我的傻女孩。春天撒着欢来了,一盆盆兰草从高高的台阶上垂下来,翠色可滴,又仿佛是青色的小火焰,微微地“嘶嘶”作响地向四周伸展。程灵走后的第三个月,学校校庆。到处是沸腾的人流,我新组织的文学社也搞了一个作品展览,在大家都涌进去参观的时候,我一个人坐在展厅外的敞式走廊上,阳光像温暖的金绸披在身上,让我有点儿恍惚。我就是在那个时刻听到了一个很大的声音:“熊裴岚!”一个含糊的大嗓门的声音在叫我。我猛回头,傻女程灵正屁颠屁颠地甩开她的长腿飞奔而来!胖胖的程主任也跟在长腿程灵的后边跑,他同时叫着:“熊裴岚!程灵听说你在这里非要来看你!”说话间程灵已经奔到了我的面前,她伸出她的长臂一把搂住了我,双手“啪啪”地在我的后背上敲打着,那样的热烈,绝对像多年失散的老朋友。朋友?这个词在脑海里一闪而过,我的鼻子一下子又酸了。是的,她记得我,她一眼就认出了我。程灵,傻女程灵,把我当成了朋友!“你还记得我啊!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我终于忍不住像对一个真正的朋友一样对她张牙舞爪地大叫起来!她张大嘴笑:“哈哈哈哈……”她竟然笑出了声音!只会在脸上挂着灿烂表情的程灵竟然笑出了这样响亮而清楚的声音!这一次,我心甘情愿地相信,这个傻女,是从心底感到了快乐。
我的同桌
那年,正是最青涩的年纪。我学习成绩差,前途一片渺茫,只盼着空军来学校里招飞行员,也许我可以去当兵。班主任把她安排和我做同桌后,我知道一定是母亲找过老师。母亲的用心良苦,想要这个学习好的女孩子带动我。以后的日子里,她逼我写作业。我不会,她就让我抄她的,给我看她的笔记,给我看她买来的复习资料。我说:“你不用像救世主一样救我,我不会感激你的。”她笑了:“我是想看看自己究竟有多大能力,可以让一个考倒数第一的变成倒数第二。“我的自尊心受到极大伤害。太小瞧人了,我想,我一定要学好给你看!我开始认真学习。原来,学习也有很多乐趣,当那些从前特别讨厌的数学题被我变成有趣的东西时,我知道自己真的转变了。第一次测验来临,我的英语考了有史以来的最高分——69分。让我吃惊的是,同桌只考了65分。这个每次都考98分以上的英语课代表怎么了?老师表扬了我,却把她叫到办公室,问她是不是被我影响了。她说不是,是自己太马虎。回来后,她对我说:“你真聪明,稍微一努力就超过了我。”我被这句话极大地震撼了:没想到自己是聪明的。我更加努力学习,等到高一结束时,成绩已经排在全校中游。我对还是遥遥领先的她说:“总有一天我会超过你。”老师和家长都特别惊异于我的改变,只有我自己知道这些改变的原因。上高二后,我们分了班,她去了文科班。上高三后,我成了学校里的重点保护对象。后来我才知道,那次英语考试,她是故意考砸的,好让我树立信心。如今我常常会想起她那张很平常的脸。就是那样一个女孩,用自己的方式帮助着我,改变了我的一切。每次想起,我心里都有阵阵暖意。
谁装点了我的青春
罗杰是个羞涩的高中生。毕业舞会那天,他惴惴不安地邀请舞伴共进晚餐。菜端上餐桌后,罗杰非常紧张,当他伸手切牛排时,刀一滑,牛排从盘中飞出,飞过女孩的肩头,落在了地板上。罗杰非常尴尬,这是他的初次重要约会,竟然一开始就搞砸了。没等他回过神来,目击了整个过程的餐厅领班已经冲到桌旁,不住地道歉:“对不起,先生,厨师把你的牛排放错了盘子,无论谁切都会滑出来,我们马上给你换一盘。”几分钟后领班回来了,这回牛排盛在另一种盘子里。领班郑重宣布,现在牛排盛在正确的“牛排盘”里了。当然,原来的盘子其实并没有问题,领班的机智和善良挽救了这次约会,也挽救了一个年轻人的自信。
牛排装错了盘子
那是一段青涩的感情,纯纯的…但像夏天的阳光般明媚…枫是一个不爱说话,不是很帅的男生,在班里的成绩还算不错,总是带着一张娃娃脸,脸上从来都是带着很阳光的笑容…静也是一个不爱说话,但在好朋友面前确是很爱玩,爱疯的一个女孩,长的很乖巧,笑起来时脸上总是会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故事就从他们两个人身上发生…那时的他们还很小,才刚上初二,不懂的什么是真正的感情,只是懵懂的,憧憬这所谓的幸福,或许…那时候的感情真的很纯…很纯…犹如一个刚出事未经历世事的婴儿。幸福在她们那个年纪来说,就是每天在一起,或者牵牵手…枫和静是同班同学,那时候,枫很喜欢和静闹着玩,喜欢没事逗静开心,几乎每节课一下课,枫就会马上跑到静的身边和她打闹,让静追这他满教室的跑…只是有一天…铃铃铃….上课铃声响了,这节是体育课,大家都在往操场里集合,做完了简单的热身运动,老师宣布解散,大家兴奋的成群结队的玩去了…这时,静的几个好朋友把枫拉到了教师,说有话对枫说,到了教师,枫看到静一个人坐在位置上,脸颊红晕晕的,于是枫和静同排坐在了一起,这时,静的同学说:静,快说呀,人都给你带来了…过来许久,静鼓足了勇气,大声说出了三个字:我..喜..你..!然后害羞的低着头,等待这枫的回答。这时的枫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说,傻傻的看着静,这一切来的太突然,枫从来没想过静会对他说这话。不知道怎么回事,枫居然跑了出去…什么话也没有说…后来,静的同学问她,枫只是说我现在的心思在学习上…但是也没有拒接,可能是喜欢被人喜欢的那种感觉…<其实,枫是害羞,当时的他什么也不懂>但是以后的每天枫都和静照常闹着玩,好像这件事没发生一样,这让静的心里是又喜又怕…但是枫对静的关心更加浓了!
纯纯的爱,美好的回忆
最青涩的年纪,他和她相遇。都是穷孩子出身,来上大学时,他口袋里只有一百块钱,而她穿着母亲亲手缝的衣服,那是他们想,一定要在北京这座城市站住脚。那时,她二十,他二十一。没有花前月下,两个人的爱情一点也不少,坐在湖边,一边读书一边谈情,他随手采了身边的草,给他编一个草戒指,小心翼翼的套在她手上,她笑着说,好看。那个戒指,她趁他不备夹在了书里,后来,一直偷偷戴,他说,将来有了钱,就给她买金的银的砖石的,这时候的话,她信。大四那年,他们偷食禁果,结果她怀上了。学校里校风很严,学校知道了这件事情,她一个人承担了下来,没有说出他的名字,虽然同学老师知道是他,可是她说,不,不是他的,与他没有关系。两个人的前程,不能全都耽搁了,她要让他知道,她有多爱他,甚至可以为他放弃自己的一切。他跪在她的面前,你放心,我们说过相爱一辈子的,毕业后我找好工作就接你回来,你先回家,等我。她无法在北京再呆下去,于是回了老家。他也守信用,每天一个电话,两个月回来一次,毕业时,他如愿留在北京,而且进入了中直机关,他是农村孩子,在这里没根没业,有同事介绍女孩子给他,是北京女孩父母是高干,有车有房不算,还能对他的前途有极大帮助。那时,他有些动摇了。是啊,她在乡村,只是一个没有毕业的女孩子,还快生孩子了,将来还能有什么前途?那一刻,在情感的天平上,他倾斜了,可是,他还是良心发现,觉得这样做不妥。生孩子的时候,她打过电话,说,此刻,多想你在身边。他赶回去是两个月后,看到敞着怀给小孩吃奶的她,披头散发,大襟上沾着饭粒,面色很黄,怀里的孩子叫着,他灰败得很,想着北京追求自己的女生,简直是天与地。她看出了他的慌张,也看出了他的迟疑,她说,如果你不方便,我也不会拖累你,真的,我可以再嫁别人,我亦知道,今天和昨天的你,不可同日而语了。此时的他,是羞愧的,是难以和人述说的惭愧,可他想不要她也是真的,于是,他掏出了一张银行卡,那是两万块钱,于她而言,是很大的一笔数了吧,他撒了谎,不说不爱,只说,我要出国,不知何时才能回来,你不要等我了吧。他并没有出国,而是和那个**谈起了恋爱,去吃马克西姆餐厅的西餐,学着穿西装打领带,去弹着钢琴的五星级宾馆里喝咖啡,也用英语说亲爱的,总之,他要把旧的那套全部抛弃掉,他要开始新的爱情新的生活。
不可挽回的诺言
记得那年春天,有一个女子,倾国倾城...第一次看见你时,是在学校画室里面,那天你们班举办画展,我中午吃完饭后,没事就在学校走走,知道高二有一个班举办画展,因为我很喜欢看画,所以就来看看高二的同学们画画的水平如何,就在画室随便看看,你们班的同学很多很多,我就故意在里面找一个女孩,想想她是不是也在这个班的,我就一边看画眼睛一边在画室的每一个角落找她,眼睛就不停的转动,忽然就有一个身穿绿色短袖,背着一个大包包,在和她们班的同学一起在帖画,当时你撙在那里,样子看起来真的很可爱,白白的皮肤很嫩,我就故意走近她一点,我想偷偷的看她却又不敢看,却被你可爱的动作和那迷人的眼神深深吸引,我自问这间学校还有这么美丽的女孩,哇,她真的好漂亮啊,心里就想着,如果我和这么漂亮的女子认识那有多好啊。想让她注意到我,我就故意站在人比较少的地方能让她注意的到,可是那时感觉她全心意的和她的同学挂画,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其他的事情。过了不久她好象是出来洗手吧,当是我并不知道她走出来了,我就想着自己也困了,就回宿舍休息吧,一出来画室走了两步,抬头望前面,她竟然出现在我的前方向我走来,我就想,这下好了,她一定会注意到我的,一步,两步,她在慢慢的走近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的心突然会跳动的那么快,我就假装酷走近她,在她经过我眼眸前,我的脸突然变了颜色,自己感觉一定是红红的,心跳动的频率更加快,就不敢看她,就赶快把眼睛移向另一个方向,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很想看她却又不敢,但是我感觉她一定注意到了,我就这么装酷和她擦肩而过。走到了楼梯门口,消消地在镜子似的门上看了自己,想想自己的脸一定是很红的了,果然看了竟然真是那么的红,为什么我的脸会是那么红啊,因为怕啊,呵呵。就这样很无奈的回了宿舍了...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地走,不知道过了几个星期了,都很少在能够再见到她一次。真希望能在哪里能见到她一次吧。就那以后心也转向学习了,在认真学习的那些日子里,有好几次,有个很好的同学忽然跟我说:要不我们到高二年级去泡妞怎样,我们满是兴奋地答应和他去,因为那时他正暗恋了高一的一个女孩,我跟他正同是天涯暗恋别人来的,我就说:去就去咯,越快越好,我说:现在去,谁知道他那小子竟然胆小比我还小,他说:不敢勒,我们两个人太少了,不敢去,人多一点就好了拉。我说你怕什么啊,去就去啊,泡妞胆子大一点妞才喜欢啊。他就这样被胆子这么击败了。最后泡妞的计划一事不成了。不过他有时胆子也挺大的,就是泡妞的技术方面不是高手,从此我和他便是好搭挡,就从那起我就跟他混了。我跟他不久之后,我们就约了好把头发染了颜色,不知道我是吃了什么药,竟把头发染了在学校最红的,因为这样才出众,她才会注意到,想给她留下很酷的形象。每次放学我就和他在学校路口等待漂亮的女生路过,其实我们早早的在路口坐着等了,我真希望在人来人往的人群中再次遇见那个女孩,等了好几个星期,已经习惯天天在等了,就是很少遇到她,但是我的坚持度无限,今天没有看到她明天在继续等吧。有好几次看到了她,只是不敢去叫她,只是静静的看着她悄悄溜走,人的胆子小也是个问题,真无奈。有一次下午放学,我们依旧和前段日子一样,照旧在等心中的女神出现,放学好久了,目标终于出现在不远处,我的心还是砰砰的跳,我的同学跟我说:那个女子在那了,你敢不敢去问她电话啊?他分明是在击我,当时在那的有好多都是我的同学,这么多同学在给我壮胆,我在一怒之下鼓足勇气,口中咬着香烟跑到那个女生面前,我说:同学,你好。哇,还没等我问她电话,就说了同学你好,一下子就吓得人家跑到公路中间了,她的也吓的脸红红的,我还看见她还露出一点点微笑。人家就这么被我吓跑了,害我的同学们还大笑,回来了我的同学就问我,有没有问她电话了,我说我就说了同学你好,她就吓坏了,跑了。哎,给人家形象也不好了。他说:你的头发颜色这么红,谁不怕你啊,哈哈哈。哎,又是一次无奈。我说得了,能让她注意到我就好了。从那起那个女生就是我追的对象了。时间又过了许久,我们还在老地方等待,边抽烟边说笑,在我不经意中,其中一个同学阿飞看见了那个女子坐着车刚刚经过,阿飞说;那个女子在那了,刚刚坐着车经过了。我就怎么没有注意到,哎,又失去一次机会了。还好,另一个同学说,额,是她啊,我有她的电话啊。我说你真有她的电话吗?有啊。你想追她?你早说啊,我认识她。最后那个同学说了她电话给我,我立马记下来。这下好了,有她电话了,有那么一点点希望了。就在那天晚上12点多钟,我拿起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给了那个女生。信息内容是:你是**吗?我喜欢你有好久了,你知道吗?但是这么晚了,她可能是关机了,并没有回信息。到了明天早上,她可能是好奇,不知道我是谁,就回了信息。她说:你是谁啊?我收到了她的短信,兴奋的不得了。然后就又给她发了短信,说:我叫....,经常望你那个同学,昨天在学校路口吓你那个,知道我是谁了吧。她应该是知道了。又到了下午,我发短信问了她的QQ,就和她Q一下咯。但我做白日梦也没有想到,她竟然主动打了电话给我,我发疯似的告诉阿飞他们,那个女生,她打电话给我,阿飞说:有这种事情发生啊。然后我就躲在厕所里面接了,心跳得砰砰厉害。我就喂:假装说,你是...不过她很直接,她竟然还约我,她说:今晚有空么?我说有啊,什么事啊?她说:今晚出来咯。我说可以啊。那就晚上见咯。。。话说的不多。就这么简单,她就主动约了我。我很是骄傲的跟阿飞他们说:那个女子她约我今晚出去。他们不信,不是吧。我说是。哈哈哈,今晚我要去约会拉。晚上好好打扮酷一下。晚上,我和搭挡说好,先去发廊洗个头,搞个发型。记得那个发型真的好帅,直到现在我自己都弄不到那么酷的发型。洗完头了,我和搭档就出来了,就在市中心等那个女生,搭档跟我说:那个女子真的会出来吗?我说我也不知道,不过她约我今晚出来。他说:那怎么等了那么久怎么还没有出来啊?不会是她放你白鸽了吧?我说给她打个电话看看,一拨电话,无法接通。再拨,无法接通。过了快9点,再拨一次,这次还好,通了,电话嘟嘟了好久,没人接。又拨一次,又是嘟嘟,对不起,你拨打的用户暂时没人接通.我铐不会真是被她放白鸽了吧?又过了没许久,好象是她打过来的,就接了,我说:嗨,你出来了没有呀?她说,等下就可以不久,她终于出来了,我马上前迎她,看她的样子,真的好可爱。我们就去西湖走走拉,说说话拉。我们几个就在西湖坐了很晚才回去。从此我跟那个女生便认识了。直到有一天,她发了一条短信给我,她说:我现在不想谈这个,因为谈这个是很烦的东西。她想认我做她的哥。我无语。我就自问:是不是我长的不帅,她才不喜欢呢?我想一定是的。后来她问我,可不可以答应她一件事?我问她什么事?她说:你可不可以把头发染黑?我说我会听你的话的。小人遵命。当天晚上我马上把头发染黑回来。但是我的同学不知道我是为什么?之前我也没有告诉他们。染黑了头发后,我告诉她说:我把头发染黑了。最后经过重重困难,我和她终于开始拍拖了。之后我和她经历了好多刻骨铭心爱情。从那起那个女生就是我追的对象了。时间又过了许久,我们还在老地方等待,边抽烟边说笑,在我不经意中,其中一个同学阿飞看见了那个女子坐着车刚刚经过,阿飞说;那个女子在那了,刚刚坐着车经过了。我就怎么没有注意到,哎,又失去一次机会了。还好,另一个同学说,额,是她啊,我有她的电话啊。我说你真有她的电话吗?有啊。你想追她?你早说啊,我认识她。最后那个同学说了她电话给我,我立马记下来。这下好了,有她电话了,有那么一点点希望了。就在那天晚上12点多钟,我拿起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给了那个女生。信息内容是:你是**吗?我喜欢你有好久了,你知道吗?但是这么晚了,她可能是关机了,并没有回信息。到了明天早上,她可能是好奇,不知道我是谁,就回了信息。她说:你是谁啊?我收到了她的短信,兴奋的不得了。然后就又给她发了短信,说:我叫....,经常望你那个同学,昨天在学校路口吓你那个,知道我是谁了吧。她应该是知道了。又到了下午,我发短信问了她的QQ,就和她Q一下咯。但我做白日梦也没有想到,她竟然主动打了电话给我,我发疯似的告诉阿飞他们,那个女生,她打电话给我,阿飞说:有这种事情发生啊。然后我就躲在厕所里面接了,心跳得砰砰厉害。我就喂:假装说,你是...不过她很直接,她竟然还约我,她说:今晚有空么?我说有啊,什么事啊?她说:今晚出来咯。我说可以啊。那就晚上见咯。。。话说的不多。就这么简单,她就主动约了我。我很是骄傲的跟阿飞他们说:那个女子她约我今晚出去。他们不信,不是吧。我说是。哈哈哈,今晚我要去约会拉。晚上好好打扮酷一下。晚上,我和搭挡说好,先去发廊洗个头,搞个发型。记得那个发型真的好帅,直到现在我自己都弄不到那么酷的发型。洗完头了,我和搭档就出来了,就在市中心等那个女生,搭档跟我说:那个女子真的会出来吗?我说我也不知道,不过她约我今晚出来。他说:那怎么等了那么久怎么还没有出来啊?不会是她放你白鸽了吧?我说给她打个电话看看,一拨电话,无法接通。再拨,无法接通。过了快9点,再拨一次,这次还好,通了,电话嘟嘟了好久,没人接。又拨一次,又是嘟嘟,对不起,你拨打的用户暂时没人接通.我铐不会真是被她放白鸽了吧?又过了没许久,好象是她打过来的,就接了,我说:嗨,你出来了没有呀?她说,等下就可以不久,她终于出来了,我马上前迎她,看她的样子,真的好可爱。我们就去西湖走走拉,说说话拉。我们几个就在西湖坐了很晚才回去。从此我跟那个女生便认识了。直到有一天,她发了一条短信给我,她说:我现在不想谈这个,因为谈这个是很烦的东西。她想认我做她的哥。我无语。我就自问:是不是我长的不帅,她才不喜欢呢?我想一定是的。后来她问我,可不可以答应她一件事?我问她什么事?她说:你可不可以把头发染黑?我说我会听你的话的。小人遵命。当天晚上我马上把头发染黑回来。但是我的同学不知道我是为什么?之前我也没有告诉他们。染黑了头发后,我告诉她说:我把头发染黑了。最后经过重重困难,我和她终于开始拍拖了。之后我和她经历了好多刻骨铭心爱情。
青涩的年纪,让我遇见了你
最青涩的年纪,他和她相遇。都是穷孩子出身,来上大学时,他口袋里只有一百块钱,而她穿着母亲手缝的内衣,那时他们想,一定要在北京这座城市站住脚。那时,她20,他21。没有钱花前月下,但两个人的爱情一点也不少,坐在湖边,一边读书一边谈情,他随手采了手边的草,给她编一个草的戒指,然后小心翼翼地套在她的手上,她笑着说,好看。那个戒指,她趁他不备夹在了书里,后来,一直偷偷戴,他说,将来有了钱,就给她买金的买银的钻石的。这时候的话,她信。大四那年,他们偷食禁果,她怀上了。那时学校里校风很严,学校里知道了这件事情,她一个人承担了下来,没有说出他的名字,虽然所有同学老师知道是他,可是她说,不,不是他的,与他没有关系,两个人的前程,不能全都耽搁了,她要让他知道,她有多爱他,甚至可以为他放弃自己的一切。他跪在她面前,你放心,我们说过相爱一辈子的,毕业后我找好工作就接你回来,你先回家,等待我,好吗?她无法在北京再待下去,回了老家。他也守信用,每天一个电话,两个月回来一次,毕业时,他如愿留在北京,而且进了中直机关,他是农村孩子,在这里没根没业,有同事就介绍女孩子给他,是北京女孩子,父母是高干,有车有房不算,还能对他的前途有极大帮助。那时,他有些动摇了。是啊,她在乡村,只是一个没有毕业的女孩子,还快生孩子了,将来还能有什么前途?那一刻,在情感的天平上,他做了倾斜,可是,他还是良心发现,觉得这样做不妥。生孩子的时候,她打来电话,说,此时,多想你在身边。他赶回去是两个月后,看到敞着怀给孩子吃奶的她,披头散发,大襟上沾着饭粒子,面色很黄。怀里的孩子叫着,他灰败得很,想着北京追求自己的美丽女子,简直是天与地。她看出他的慌张,也看出了他的迟疑,她说,如果你不方便,我不会拖累你的,真的,我可以再嫁别人,我亦知道,今天和昨天的你,不可同日而语了。此时的他,是羞愧的,是难以和人诉说的惭愧,可他想不要她也是真的,于是,他掏出一张银行卡,那是两万块钱,于她而言,是很大的一笔数字了吧,他撒了谎,不说不爱,只说,我要出国,不知何时才能回来,你不要等待我了吧。他并没有出国,而是和一个高干子女谈起了恋爱,去吃马克西姆餐厅的西餐,学着穿西服打领带,去弹着钢琴的五星级宾馆里喝咖啡,也用英语说亲爱的,总之,他要把旧的那套全部抛弃掉,他要开始新的爱情新的生活。怕她打扰,他换了手机号,和所有同学朋友说他要出国了,正在办手续。而她干脆给了他更干脆的消息,她说,我嫁人了,不要担心我,你我,尘缘已尽。他这才放下了一颗心,从此张扬着自己的现代时尚爱情,把自己融入到北京人圈子中,但有时他也慌张,是在梦里,他遇到她,她的眼泪汪汪,一遍遍地问:你不是说要和我好一辈子吗?醒来一身冷汗,还好,她结了婚,没给自己找麻烦。看来,钱能摆平一切的。不久,他也结婚了,婚后三年,果然也出了国,他渐渐忘却她,因为现在的太太厉害不算,还是一副小姐脾气,假如知道他还有一个儿子,断然是轻饶不了他的,所以,他口风很紧,瞒得厉害。几年之后,太太和一个荷兰人好上了,提出了离婚,他领着小女儿在美国过生活,还好,生意做得不错,不久,做了一个国际大公司的副总,梦里,常常想起她来,她过得还好吗?他知道已经没有想她的资格,是他放弃她的,是他不要她,可现在,他没有想同床共枕多年的妻,想的却是他。她是一朵朴素的小小兰花,那样淡定,从来不张扬,没有要过他半件东西,他甚至连一粒扣子也没有买给过她。又过了几年,他回国,辗转了好几个人打听她,四处打听她,可一直没有她的消息。于是,他一个飞往四川,去找她。回到她呆的家乡,他看到了她。在一个乡镇企业做会计,还是那样清秀清瘦,穿着碎花的裙子,35岁的女人,看起来不年轻了,可是,脸上却有了沧海桑田。他以为她会哭,会惊住,她却只是云淡风轻地问:回来了?仿佛他昨天才刚刚出门,仿佛他不曾离开。两个人静静坐下,他随意翻她的书,她仍然是这么喜欢看书,却翻到那枚戒指,瞬间,他仿佛被击中一般,这么多年,她还留着这枚草戒指?你?他说。她静静地笑着,这是我收到的第一枚戒指,所以,我要珍惜。那么,你不怕你的丈夫说你?他注意到,她手指光光的,根本没有戒指,她头也没抬,声音平静地说,我一直没有结婚。他惊住,你——她说,当年,是为了让你死心,让你安心,我想,爱一个人,就给他最大的自由吧,而你和我说过一辈子,那么,让我守着自己的爱情,一辈子吧。扑通一声他跪倒:亲人,原谅我。她扶起他,走,带你去看儿子吧。儿子已经上高一,远远地看到时,他的眼泪再也没有忍住,高大英俊挺拔的儿子,一如他的当年,他想跑过去,她却拦住了他,不要吧,孩子以为他爸爸在美国,而且,已经离开人世,我一直告诉他,爸爸有多爱他,多疼他。他轻轻扶住她的肩问,我,是不是还有机会?她安静地笑着,我已经不爱,你知道的,没有爱情在原地等待你,可我也不能爱别人,我愿意和儿子这样过,一直到老。那一刻他才知道什么是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她还是把他当成了朋友,带他转来转去,看小城风景,做手工水饺给他吃,但一切已经落幕,与爱情无关了,可她心中还是有他,只是那尘世间的一个影子,她曾经爱过的,要过的,许诺过的,到这时她才知道,爱情,有时就是一个人的事情。他走的时候,她给了一样东西。是当年他给她的那张银行卡,她说,有些东西,不是钱能买来的,比如,爱情。上飞机的时候,他说,原谅我。而她轻轻地拥抱了他一下,然后说:看,你也长了白头发,都中年了,好好地过吧,我根本不曾恨过你,谢谢你曾经给我的爱。至此,他终于明白,他丢了一颗金子一般的心。回来的飞机上,他把那张她和儿子的照片看了又看,然后捂在胸口,泪如雨下,他从此明白,什么叫一诺千金,什么叫永远。所以,当他的妻子后悔了回到他身边时,他安静接纳了她,并且说,回来了就好。妻子哭着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我明白,珍惜眼前比什么都重要。又过了几年,他回国,辗转了好几个人打听她,四处打听她,可一直没有她的消息。于是,他一个飞往四川,去找她。回到她呆的家乡,他看到了她。在一个乡镇企业做会计,还是那样清秀清瘦,穿着碎花的裙子,35岁的女人,看起来不年轻了,可是,脸上却有了沧海桑田。他以为她会哭,会惊住,她却只是云淡风轻地问:回来了?仿佛他昨天才刚刚出门,仿佛他不曾离开。两个人静静坐下,他随意翻她的书,她仍然是这么喜欢看书,却翻到那枚戒指,瞬间,他仿佛被击中一般,这么多年,她还留着这枚草戒指?你?他说。她静静地笑着,这是我收到的第一枚戒指,所以,我要珍惜。那么,你不怕你的丈夫说你?他注意到,她手指光光的,根本没有戒指,她头也没抬,声音平静地说,我一直没有结婚。他惊住,你——她说,当年,是为了让你死心,让你安心,我想,爱一个人,就给他最大的自由吧,而你和我说过一辈子,那么,让我守着自己的爱情,一辈子吧。扑通一声他跪倒:亲人,原谅我。她扶起他,走,带你去看儿子吧。儿子已经上高一,远远地看到时,他的眼泪再也没有忍住,高大英俊挺拔的儿子,一如他的当年,他想跑过去,她却拦住了他,不要吧,孩子以为他爸爸在美国,而且,已经离开人世,我一直告诉他,爸爸有多爱他,多疼他。他轻轻扶住她的肩问,我,是不是还有机会?她安静地笑着,我已经不爱,你知道的,没有爱情在原地等待你,可我也不能爱别人,我愿意和儿子这样过,一直到老。那一刻他才知道什么是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她还是把他当成了朋友,带他转来转去,看小城风景,做手工水饺给他吃,但一切已经落幕,与爱情无关了,可她心中还是有他,只是那尘世间的一个影子,她曾经爱过的,要过的,许诺过的,到这时她才知道,爱情,有时就是一个人的事情。他走的时候,她给了一样东西。是当年他给她的那张银行卡,她说,有些东西,不是钱能买来的,比如,爱情。上飞机的时候,他说,原谅我。而她轻轻地拥抱了他一下,然后说:看,你也长了白头发,都中年了,好好地过吧,我根本不曾恨过你,谢谢你曾经给我的爱。至此,他终于明白,他丢了一颗金子一般的心。回来的飞机上,他把那张她和儿子的照片看了又看,然后捂在胸口,泪如雨下,他从此明白,什么叫一诺千金,什么叫永远。所以,当他的妻子后悔了回到他身边时,他安静接纳了她,并且说,回来了就好。妻子哭着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我明白,珍惜眼前比什么都重要。
惜取眼前人
 
共8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