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厦门的故事

分手后,与旧情人的安全距离到底需多远?这可能是很多“小三”都要面对的一个问题。厦门市的漂亮少女与过去的老板情人分手后,有了属于自己的新恋情,她本来可以完全告别过去,开始自己的新生活。可是,当她在失业状态下,发现旧情人的公司有一份高薪工作在招聘人员时,她选择了求助旧情人,重返原公司上班。她原本以为自己可以把握好与旧情人相处的度,“把糖衣吃下去,把炮弹吐出来”,但她做梦也想不到,此举却给她引来了杀身之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近日,本刊特约记者采访了多名办案人员,并结合相关证人证言,还原了本案背后的故事――难堪过往清纯女孩误做老总小三2009年7月初,福建女孩龙玉洁已经失业两个月了。当心急如焚的她再次浏览厦门人才网时,发现文丰电子有限公司生产部经理的招聘启事还挂在上面。龙玉洁有很大的把握能得到这份待遇优厚的工作,因为这里面埋藏着一个秘密!可这两个月来,对于自己该不该去应聘这个职位,她一直犹豫不决。此时,在失业的压力下,她再次动了心……1982年,龙玉洁出生于福建省浦城县。2003年7月,她从福建南平师范学院毕业后,应聘到厦门市文丰电子有限公司做文员。清纯漂亮的她很快引起了公司老总刘禹州的注意,不久她就被调到总经理办公室做了秘书。刘禹州比龙玉洁大14岁,他的妻子在福建省宁德市的一所中学当老师,儿子也在那所中学上学。刘禹州独自在厦门打拼,备感寂寞。龙玉洁的出现,打动了他的心。此后,刘禹州经常放下架子,对龙玉洁嘘寒问暖,每次外出应酬或出差,都把她带在身边,并常以工作辛苦或庆祝顺利签单为由,把她带到商场,以公司的名义为她购买高级化妆品和时装。刘禹州出手阔绰,又长得一表人材,这种成熟男士的魅力,刚走出校门、尚未谈过恋爱的龙玉洁哪里抵挡得住?她很快便在刘禹州的感情攻势面前投降了。在一次出差深圳的时候,两人的关系有了实质性的突破……自从成为刘禹州的“地下情人”之后,龙玉洁心里满满的全是他。她像所有恋爱中的女孩一样,给心爱的男人买衬衣、织围巾,还叠了一大瓶“幸运星”,每只“幸运星”里都写着刘禹州的名字。每次“出差”时,两人一起游山玩水,龙玉洁就拉着刘禹州玩自拍,留下许多亲昵的照片。她的俏皮活泼,令刘禹州十分着迷。2004年9月底,从未向刘禹州提出任何“非分”要求的龙玉洁突然提出:国庆假期,她想带他回浦城县老家见父母。刘禹州吓了一大跳,说:“小洁,你知道我是有妻子的呀!”龙玉洁却睁大眼睛望着他说:“我知道,你老婆不是在宁德老家吗?你跟我在一起,难道不是想跟她离婚再娶我吗?”刘禹州哭笑不得,他这才明白,这场情感在他眼里不过是游戏,而龙玉洁却是认真的。他想了想,推说国庆节期间公司要搞促销,自己要去卖场抽查,没时间陪她回家。龙玉洁只得作罢。2005年春节前夕,龙玉洁又提出跟刘禹州回老家过年。刘禹州感到头痛不已:他压根就没打算跟妻子离婚,怎么可能带龙玉洁回老家!而此时,刘禹州的妻子正准备调到厦门工作。这更让刘禹州有了危机感,他打算尽快了断与龙玉洁的关系。可他知道,自己是龙玉洁的初恋,单纯的她对这段感情付出了全部身心,如果贸然提出分手,怕她会做出过激的举动。于是,刘禹州开始有意识地减少和龙玉洁在一起的时间。龙玉洁约他,他总是推说忙。2005年4月底的一天,龙玉洁气愤地找到他,直截了当地问:“你是不是想跟我分手?”刘禹州有些难堪,但他很快镇定下来,叹了口气说:“我老婆好像听说我们的事情了。上次我回老家时,她跑到超市买了一把40厘米长的西瓜刀,威胁我说,如果我在外面找情人,她就把那个女人杀掉!她下半年就要到厦门来上班了,我怕她会对你……”龙玉洁听了,眼中闪过一丝恐惧。这时,刘禹州又换了一种缓和的语气说:“小洁,我不想你受到任何伤害。我们暂时分开一段时间吧,等我找别的理由与她离婚后,再和你结婚。这样,她就不会把账算在你头上,对你也是一种保护。”刘禹州真实的想法是,时间一长,龙玉洁对自己的感情自然会淡化,到时候,分手就是顺理成章的事。可不谙世事的龙玉洁却觉察不出他的用心,反而被他“关切”的话语感动,流下了眼泪。刘禹州趁机主动提出,给她5万元作为补偿。龙玉洁哭着说:“我一天都不想和你分开,你让我好好想想吧!”龙玉洁有一个名叫吴虹婷的高中同学,两人关系十分要好。五一长假期间,龙玉洁找到在厦门一家车行做业务员的吴虹婷,把自己的苦闷向她和盘托出。吴虹婷劝她说:“你和刘禹州是不可能有结果的,不如接受那笔钱,和他分开。”再三思量之后,2005年5月18日晚上,龙玉洁将刘禹州约出来,告诉他自己想通了。她流着泪说:“我会等你的!”刘禹州则信誓旦旦地安慰龙玉洁,说自己一离婚,就马上去找她。波澜再起失业后重回旧情人公司2005年6月下旬,龙玉洁在刘禹州的安排下,办理了辞职手续,又通过他的介绍,去了一个与文丰公司有业务往来的电子厂做主管。从刘禹州身边离开后,龙玉洁十分痛苦。为了哄她开心,吴虹婷经常约她出去玩。2005年7月初,吴虹婷与几个同事相约去KTV唱歌时,特意又带上了龙玉洁。在吴虹婷的同事中,有个名叫邱奇志的男孩。时年23岁的他第一眼见到龙玉洁时,就有了一种心动的感觉。此后,他不断地向吴虹婷打听龙玉洁的情况。吴虹婷明白他的心思,便有意撮合他和龙玉洁。起初,龙玉洁不愿与邱奇志接触,但经不住吴虹婷的反复劝说和邱奇志的热烈追求,才勉强与邱奇志交往起来。可是在心里,她仍然痴痴惦记着刘禹州,希望哪一天能接到他离婚的消息。然而,2005年11月初的一件事情,让龙玉洁的心里受到了微妙的震动。那天晚上11点多钟,龙玉洁突然腹痛不止,她下意识地打电话给刘禹州。谁知,刘禹州的语气十分冷淡,说妻子在家里,他不方便出来,并让龙玉洁自己打的去医院。可是,已经痛得连路都走不了的龙玉洁,怎么可能去路边拦车!她咬着牙给邱奇志打电话,没想到10分钟后,邱奇志就出现在她的门口。他二话不说,抱着龙玉洁便跑下楼,拦了一辆出租车驶往中山医院。看到他忙前忙后替自己排队、挂号、找医生,龙玉洁禁不住落泪了……经过检查,龙玉洁患的是急性阑尾炎,再晚一会儿,阑尾就穿孔了。龙玉洁做完手术后,邱奇志一直留在医院陪着她,给她削水果、喂饭、讲笑话,令她十分感动。她开始试着接受邱奇志,同意做他的女朋友。可是,在她心里,仍然难以抹去刘禹州的影子。2008年11月初的一天,龙玉洁帮邱奇志整理换洗衣服时,在他的上衣口袋里发现了一本以自己的名字开户的存折,且从2008年1月份开始,每个月都存进了300元。她奇怪地问邱奇志这是怎么回事,邱奇志憨笑着说:“我本来不想让你知道的。我想每个月给你存300元,积少成多,万一将来你有什么急用,说不定这就是你的‘救命稻草’。”邱奇志的话,让龙玉洁心里涌起一股热流。她这才意识到,刘禹州给她的不过是一个虚幻的承诺,而真爱一直就在她身边!她禁不住一把抱住邱奇志,流着泪说:“你对我真好!……”从那以后,龙玉洁决定将刘禹州彻底忘记,好好珍惜这一份平实的幸福。2009年2月初,龙玉洁与邱奇志趁着春节假期,回老家宴请亲友,算是正式订亲。随后,两人在厦门思明区的某小区租房同居了。可是,就在龙玉洁的生活归于平静的时候,却又遇到了新的危机:2009年5月初,由于公司生产不景气,她被迫辞职了。此后,她到处求职,却一直没有找到满意的工作。龙玉洁急坏了――她与邱奇志刚刚买了一套商品房,每个月房贷就有3000多元,如果她找不到工作,邱奇志的压力就太大了。2009年5月18日,龙玉洁在网上浏览招聘广告时,发现文丰公司在招聘一名生产部经理,基本工资6000元,还有业绩提成。如此优厚的条件让龙玉洁不禁有些心动,可想到自己与刘禹州的那段“往事”,她又犹豫了。她将文丰公司招聘的事告诉了吴虹婷,还有意强调了其优厚待遇和自己对该公司业务的熟悉。吴虹婷见她明显有些心动,赶紧阻止她说:“你最好不要再去
“从良”小三之死:分手后与旧
爸爸去世妈妈瘫痪:小小儿郎撑起一个家屠天乐出生于2001年,家住厦门市集美区后溪镇仑上村,爸爸屠学贵是一名出租车司机,妈妈涂跃琴是集美客运公司的一名临时洗车工。天乐并不是爸爸妈妈亲生的儿子。原来,1970年出生的涂跃琴与丈夫结婚后,几年不见怀孕,便到医院去检查,这才知道屠学贵先天性死精。2001年3月,涂跃琴通过娘家亲戚抱养了一个刚出生的男孩,取名屠天乐,希望家里有了他以后,日子能过得快快乐乐。然而,灾祸却紧盯这个温馨之家。2002年6月14日,屠学贵的出租车开到洪埭头路段时,钻进了一辆卡车下面,屠学贵当场死亡。从此,涂跃琴一个人一把屎一尿地拉扯着天乐。天乐渐渐长大后,理解到了妈妈的苦楚,非常体贴妈妈。哪想到,灾难会又一次降临。2007年10月22日,涂跃琴在上班洗车时,突然觉得脖子和脊背涌起钻心透骨般的疼痛。她到医院做检查,结果竟然是:她同时患有类风湿性心脏病、脊髓炎、颈椎病和腰椎间盘突出。但为了节省医疗费,她只得采取药物保守治疗,坚持上班,结果病情一天天地恶化……2008年7月的一天清晨,涂跃琴下床后突然栽倒在地。小天乐赶紧打电话,叫来了在集美区洪得乐食品公司上班的小姨涂跃英,一起将妈妈送进厦门灌口医院。但住院治疗了半个月后,医生无奈地宣布:涂跃琴股骨坏死,背部神经麻木,下肢肌肉正逐日萎缩,成为生活不能自理的瘫痪病人。当天,涂跃琴出院回到家中。从此,7岁的天乐成了这个家里的顶梁柱,不仅要操持一切家务,还得照顾妈妈的起居。每天早上7点钟,他就起床煮稀饭。煮好后,先侍候妈妈吃,然后自己才吃,接着洗碗,拖地,洗妈妈的衣服。做完了家务,他再出去买菜,哪怕是买一根葱,他也要讨价还价半天。对于天乐而言,做饭实在太为难他了——他还没有灶台高,切菜和炒菜时都必须在脚下垫一个凳子。有一次,他在炒白菜时,锅烧得太烫,油一放进锅就着了火,他吓得一下子从凳子上摔了下来……相较于生活上的苦难,经济困难更让他无能为力。虽然小姨帮他们申请到了每月共七百多元的低保,但这仍不足以保证母子俩的生活,每月都需要小姨接济。然而小姨的境况也不好,她3年前离婚,带着10岁的女儿改嫁到厦门,可后夫也有一个与前妻生的儿子,因此经济上同样很拮据……2008年9月,看见以前幼儿园的同龄孩子都开始读小学,天乐很羡慕,可他没有向妈妈提读书的要求,因为家里既没钱,妈妈又需要他照料。但是,天乐却忍不住拿着以前幼儿园里发的书,一遍一遍地看。涂跃琴见了,问儿子:“天乐,想读书吗?”“想!”天乐脱口而出。可接着,他又说:“不想!我要在家里照料妈妈!”妈妈的眼泪顿时潸然而下,说:“你打电话叫小姨把她孩子读过的书送来,妈妈教你读书!趁妈妈还能说话,教教你。”天乐高兴极了。小姨把书送来后,天乐的生活就多了“读书”的内容,每天都会挤出一两个小时,让妈妈教自己学习语文和数学。草木含悲:“汗血宝贝”挣钱养家虽然有天乐的精心照顾,但涂跃琴的病情仍在一天天恶化。到2010年5月,涂跃琴开始大小便失禁,这样天乐就更累了,需要每天给妈妈擦洗身子。而这时,涂跃英随着自己两个孩子的长大,开销越来越大,接济天乐母子俩越来越力不从心。这样,一个严峻的现实摆在年仅9岁的天乐面前:他除了要照顾好妈妈,还必须想办法挣钱补贴家用,否则,这日子就过不下去了呀!天乐想了想,觉得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捡垃圾。6月的一天下午,天乐到离家不远的一个废品收购站卖捡来的废品。见他年龄这么小就出来捡垃圾,累得汗流浃背,老板不由看了看他,突然惊讶地说:“孩子,你身上流血了!在哪儿挂伤的?”天乐低头一看,见自己胸前白色T恤果然一片殷红。可自己明明一点伤都没有,哪来的血?见他纳闷,老板下意识地在他的胸部揩了一把汗,结果手上立马也出现了一片殷红。老板立马明白了:孩子身上出的汗是血汗!他仔细查看了天乐的身体,发现除了胸部流出来的是血汗外,他的两条胳膊和两条大腿流出来的也是汗血。老板不禁惊呼起来:“孩子,你是个‘汗血娃娃’呀!”他的惊呼,立马把对面菜市场的几个市民吸引了过来。大家看着天乐被汗血染红的衣服,都惊叹不已:“古代有一种出汗如血的‘汗血宝马’,这个‘汗血娃娃’一定也是个宝贝!”“‘汗血宝马’英勇善战,日行千里,这个‘汗血娃娃’一定也有过人之处!给大伙露两手吧!”天乐压根就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特异之处。见这么多人围着自己看,他感到很羞怯。这时,隔壁茶馆里打牌的人也放弃打牌,过来看稀奇,人越围越多。但天乐身上的汗血已经干了,后面来的人便不相信他会是一个“汗血娃娃”,一个中年男子便说:“孩子,你马上翻两个跟斗,弄出一身汗来。你要真是‘汗血娃娃’,我给你100元!”100元钱!这对天乐的诱惑太大了——可以买几十斤大米,可以买很多水果给妈妈滋补身体,等于捡了3000个矿泉水瓶……天乐一咬牙,真的翻起了跟头。翻跟头,本是天乐以前和妈妈每天晚上在床上制造欢乐的游戏,现在他却要用这种方式来挣钱养活妈妈,他一边翻跟头,眼泪就一边洒在地上。6月的天气已经很炎热,天乐没翻几个跟头就汗流浃背了。那个中年男子在他的胸部上揩了一把,果然出汗如血。他惊呆了,说:“‘汗血宝马’只是传说,没人见过。今天我亲眼见识到了‘汗血娃娃’,这100元钱,我花得值!”说着,真的塞给了天乐100元钱。回到家里,天乐怕说出钱的真实来历会让妈妈心疼,或者会觉得自己没骨气,便谎称是今天运气好,在一个公交车站捡了很多饮料瓶子。妈妈信以为真,却仍流下了心酸的眼泪。
11岁孝儿感动厦门:如潮爱心
现在想想,当年厦门大学的阳光有多灿烂。那个满是阳光的下午,我坐在教室里,她轻轻地走到我面前向我借课堂笔记。我闻到了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清香,甚至可以感觉到她呼出的气息。她坐到我的前排,却又半转过身,用手遮住嘴巴对我说:“邓丽君的歌你喜欢吗?有机会我唱一首给你听,好不好?”她回过头去,头发洒了一些在我桌子上。我心乱极了。但我始终没有对她说什么,因为自卑。她是泉州一位富贾的千金。而我,山村的农民子弟……转眼到了实习期。我在厦门的一个机关实习,日子特别清闲。晚上便和几个同学去一家印刷厂打工。干了10来天,赚了100多块钱,拿到钱,我眼前浮现的是她的长发,突发奇想地决定用这些钱给她做一个发夹。我先到装饰材料店买了一片棕榈木块,然后买来两把刻刀,几张磨砂布,小罐的油漆。用了两天两夜,我将木块刻成了一只展翅的蝴蝶,抹上了油漆。还剩下十几块钱,我买了个新发夹,拆下其中的金属夹子,镶在我雕刻的蝴蝶上。我想象着这枚小小的发夹在她飘飘长发里跳跃飞舞的模样。她在泉州的一家报社实习,我向同学借了100元,刚好够来回泉州的路费,起了大早,乘半天的车跑到她实习的地方,她外出去采访了。我把发夹放在一个女编辑那里,花了10分钟时间才交代清楚,临走前千叮咛万嘱咐地请她千万别送错人,自然,我没有留自己的名字。我期待她能猜出是我送的,但又不希望她知道。终究,她什么都没提,我不知道,我心中那种酸酸的滋味是失落还是庆幸。毕业前,系里组织了一个告别晚会,直到晚会快结束时,她才匆匆地赶来,独唱了一首叫《初次尝到寂寞》的歌。唱歌的时候,她的眼睛老是往我这儿瞟,而我却和同学斗起酒来。后来我才知道,《初次尝到寂寞》是邓丽君的歌。她被分配在厦门,而我却去了另一个城市。到新单位报到的第一天,我开始往厦门的每一个新闻单位打电话,打了近50个电话,终于查到了聘她的那家报社,从办公室里一直问到她的宿舍。拨通她的宿舍电话,听着她那边:“喂!您好……我正听着呢。”突然感到不知该对她说什么好。也许,我们之间比一般的同学还陌生,也许她连我的名字都叫不起来了,也许她正在等她男友的电话……我甚至可以听到她在电话那边的呼吸声,就像第一次她找我借笔记本,但那一阵一阵气息已越来越远……我挂断了电话。之后我再也没有打过这个电话,尽管那几个数字仿佛已经刻入我的脑中。慢慢地,我有了女朋友,她温顺得像只小兔,我说结婚便结婚,我说要孩子便要孩子,曾经飞扬的青春和激情随着时光逝去,世俗的荣辱很快淹没了我的生活。只是,每每拿起那两把锈迹斑驳的刻刀,心还是被刀刺着了,很痛,痛得掉下泪来。常常就幻想着如果时间可以倒流,真想回到校园的时光,一切重新再来。唯一想的,就是想问问她,她是否喜欢过我。果然就有这么一天,10年后的一天,同学聚会,第一站便是在厦门大学的图书馆门前集合。满是阳光的下午,往日时光历历在目,我回到了过去,脚步轻快得就如天边的那朵云。图书馆的门前,在那个熟稔的位置上,一个熟悉的背影静静地站在那里,她那长长的发已不再飘着,一枚木制发夹将它们牢牢地夹在后脑上,形成一个美丽的发髻。在我手里抚摸过无数次的,在我的心里抚摸过无数次的,就是那枚蝴蝶飘飘的发夹。我逃开了。我跑出了校门,一下子淹没在街市里。我听到街边的一家音像店里音响震耳欲聋,刘若英在唱:“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
后来
20岁那年,韩颖从厦门大学毕业,被分配到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对这个职位,很多人都是十分羡慕的。可几年后,她毅然丢掉铁饭碗,离开这个工作岗位,加入到惠普(中国)公司,在财务部工作。对她这个选择,家人和朋友很疑惑。但她很坦然:“人生什么时候改变都不会晚。”到惠普公司一上岗,韩颖就来了个大动作。那是80年代末,员工没有工资卡,每次发工资都由两个人手工完成。同事负责点钱,韩颖负责核实。公司有300多人,当时也没有百元大钞,厚厚的一沓钞票,一张张核实,数得她头昏眼花。韩颖心里想,每年每月都如此发工资,太麻烦了,既浪费时间,又容易出错,有什么办法可以改进呢?又是紧张的一天结束了。下班后,韩颖疲惫不堪,路过公司附近的一家银行时,她突然灵光一闪。心想:他们公司的员工领到钱后,还不是把大部分钱存到银行去,谁也不会一下子把一个月的工资花完。既然这样,何不让银行代发工资……次日一大早,韩颖找到银行的负责人。希望能为公司300多员工开户,“我将每月的工资总数直接存到银行里,员工凭存折领取工资”。银行的人有些犹豫,因为从来没有人这样做过。韩颖说:“这样银行会有一笔数目不小的存款,有百利而无一害,是好事啊。”经过她的再三解释和劝说,银行方面终于同意了。于是第二个月发工资时,韩颖兴奋地在财务部外面贴了张告示,告诉大家今后领工资不用排队等候了,直接拿着存折,到下面的银行领取就行。但事情并不像她想象的那么顺利,每个拿到存折的员工似乎都不太满意,在财务科站着,面有愠色地议论纷纷,韩颖心里忐忑不安,直属领导传话来找她了。一进办公室,韩颖就被批评了一顿。领导说她犯了两大错误,一是为了自己轻松,让300员工自己取钱,自私;二是贴大字报宣传,不经领导同意就擅自行事,放肆。领导声色俱厉地让她回去检讨自己。韩颖回到财务室,努力忍住才没让眼泪掉下来。她心里有疑虑,难道自己真的做错了?让员工免受排队领工资之苦,抽空到银行领钱,难道有错吗?提前替员工把钱存到银行里,有什么错?告知大家难道有错吗?就在这时,上层的领导也传话来了。韩颖以为要受到更大的责备,当她忧心忡忡来到领导办公室时,看见对方赞许的笑脸,心里的一块石头落地了。上层领导肯定了韩颖的做法,并赞许地说:“你改写了公司5年来手发工资的历史,这种勇气和创新精神非常值得嘉奖。”韩颖这一年因此被评为惠普公司年度优秀职员。这件事,成为韩颖职场生涯的转折点。在表彰大会上,她意气风发地说:“永远不要害怕改变,改变里就有契机,它会让你成熟,更了解自己的能力极限。只要你是一只绩优股,投资者总会认识你,认可你,并且长久地支持你。”如今,韩颖已是亚信科技(中国)有限公司执行副总裁兼财务总监。2009年,她凭着对亚信财务管理所做出的突出贡献,成为3月17日出版的英国著名的杂志《asiacfo》的封面人物,被该杂志评为“亚洲cfo融资最佳成就奖”和“中小企业财务管理特别优秀奖”,这是此奖设立以来获此殊荣的中国第一人。“永远不要害怕改变”,这是韩颖给我们的启示。拥有创新的动机和思维,不害怕失败,敢于表达自己的想法,这会让你更加接近成功。
永远不要害怕改变
 
共4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