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西施的故事

东施效颦
才子佳人自古都是世人眼里完美的搭配,作为古代四大美女之一的西施她的绯闻男友是范蠡,范蠡是春秋战国之际十分出名的政治家、经济家,他出身贫寒,微时“佯狂、倜傥、负俗”,在很多人眼里他是天才也是个疯子。因而,他和西施的爱情故事尤为人所乐道。范蠡,字少伯,春秋末期楚宛三户人,他是春秋时期有名的政治家、经济学家、道学家。他虽出身贫寒,却有治国平天下的宏伟志向,后又以经商著称,被称为“商圣”,涉足政坛辅助越国复国,经商致富,又精通黄老之术,范蠡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在范蠡身上还有很多未解之谜,据说,他和西施是夫妻关系,两人一同隐居山林,从此过上了幸福生活,这些都是真的吗?在吴越争夺的过程中,西施的作用很大。西施勾践实施亡吴九术中的一件重要工具,没有她越王未必能成霸主。当时,吴国阖闾刚刚称霸国力雄厚,越国勾践与吴国交战很偶然的情况下越国竟然打败了吴国,吴王阖闾死于这场战争。而阖闾的儿子夫差接过了他父亲手里的江山,准备向越国复仇,最后的强盛的吴国打败了越国。于是,吴国要让勾践在吴国做奴隶,受尽屈辱。勾践忍辱负重,一面装作温顺听话的样子,一面暗地发展越国的经济,经过政治的越国强盛起来,却不足与打败吴国。勾践为了一举歼灭吴国,知道夫差好色,越王勾践便采纳了大臣的建议用“美人计”,勾践委派范蠡去民间搜集美女,范蠡在民间四处寻访,民女西施和郑旦便被选中送到吴国。夫差见到这两个绝色女子,非常高兴地说:“越国贡献这两个女子是勾践忠诚于吴国的证明”,西施是由范蠡一手挑选出来并亲自训练而送进皇宫里去的。据说,西施虽然貌美如花,但是在当时也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美女,除了有颜值担当外,还需要一些技艺加身。为了取悦吴王夫差,范蠡特意教授西施音律、舞蹈,训练西施成为一个大家闺秀,经过一年的形体和声乐训练以后,西施越发灵动,她的舞姿摇曳,她的琴艺也得到了很大的提升,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找个好的时机,范蠡将西施打扮得娇艳欲滴把他送进了吴国的后宫。吴国夫差本来就是好色之人,看见西施人长得不仅漂亮还能歌善舞,就像是得到了一个宝贝,对西施怜惜得不得了,还专门为西施修建了各种宫殿,整日和西施寻欢作乐,丝毫未察觉到亡国的危险讯息,最后越国成功上位,打败了吴国成为春秋时期新一任霸主。越国光复后,范蠡便退隐江湖了,谁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而西施的去向也是个谜团,有人说吴国灭亡西施也随着吴灭,也有人说西施是在溪边不慎失足掉进了水里溺水而死,不管是何种说法,二人一同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引起众人的纷纷猜测,而关于他们的爱情故事也被演绎得天花乱坠。东汉袁康《越绝书》记载,吴亡后,“西施复归范蠢,同泛五湖而去。”明代胡应麟《少室山房笔丛》也提到过类似的问题,他们都觉得范蠡和西施最后成为了夫妻,并且在吴国覆亡后,范蠡带着西施隐居江湖了。但是正史上记载范蠡退隐的事甚详,记载范蠡经商的事情也很详尽,唯独没有提及西施。由此可知,西施和范蠡两个人其实并没有什么实际的关系。
范蠡与西施的故事有哪些 范蠡
一话说越国灭掉吴国后,越王勾践置酒文台之上,大宴群臣,欢庆灭吴之功。在一片欢悦的气氛中,越国大夫范蠡发现越王勾践是个心胸狭窄、只能共患难、不能同富贵的小人,于是,他托词向勾践辞行。勾践哪肯答应,流泪道:“你走了,叫我靠谁?你留下,我可与你平分越国江山。”又威胁范蠡说,真要走了,将杀戮范蠡的家人!谁知范蠡软硬不吃,执意离开了勾践,乘扁舟出入三江五湖之中,去向不明。勾践毕竟念范蠡复国有功,不但没有杀戮范蠡家人,还赐封他发妻百里之地,并令工匠铸了一尊范蠡的金像,置之案右,就像范蠡仍同自己在朝夕论政一样。那么,范蠡上哪里去了呢?范蠡去太湖找西施去了!原来,范蠡早就察觉到勾践是个反目无情的家伙,在越兵攻打下馆娃宫时,他就伺机掩护西施先离开了馆娃宫,并与西施暗下订立计划:一旦自己离开勾践,就立即去太湖中的三山岛与乔装隐居在那里的西施会面。尔后他们隐名改姓,弃政从商。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了,范蠡与西施有了三个儿子:大儿大男,二儿中男,三儿小男。一家人齐心合力,初在东海之滨治产业,后又在齐国经商,积蓄数十万。只因齐侯知范蠡有才能,要聘他为相,范蠡不从,推说“久受尊名不祥”,尽散家财于亲友邻里,离开了齐国转移到太湖之滨从商,并改号为陶朱公,在太湖边一个小镇上安顿了下来。谁料这时范蠡家中出了件大事:范蠡二儿中男因犯罪被楚国拘囚,并将处以死刑!噩耗传来,如雷击顶,西施更是肝肠寸断,哭成个泪人一般。当年这个回眸一笑醉三军的绝色美女,如今已是四十开外的女人了,尽管这二十多年舒心安逸的生活使她风韵犹存,但是经受如此沉重的打击,她明显憔悴多了。她哀求丈夫道:“朱公,快想想办法.救救中男吧!”“爹,快想办法救救二弟吧!”大男也忍不住一再向父亲恳求。范蠡深思良久,最后决定不惜万贯家财救出中男。他先奋笔疾书,给在楚国当楚王幕僚的好友庄生写了一封密信,然后打开地窖,搬出一车黄金。沉吟道:“救儿之事,看来非庄生兄不可了。”“不!”西施忽然想起了什么,惊慌地站了起来,她抓住范蠡的手,“你不能去楚国!”范蠡点点头,他心明如镜:自己是断断不能去楚国的。因为这里还有一段故事。范蠡本是楚国人,当年,只因楚王暴虐凶残,嫉贤妒能,胸有大志的范蠡一气之下,同好友文种一起投奔了越国。为此,楚王对范蠡恨之入骨。范蠡如果重返楚国,楚王能放过他吗?那么,总得有人去楚国呀!谁去呢?“爹,我去!”大男忍不住了,等不得父亲指令,站出来请命。“对,此事只有让大男去了。”西施点头表示同意。大男自幼与父亲共患难、治产业,经历不凡;且大男生性机敏,善处世事。范蠡凝视大男良久,竟摇头道:“此事我看还是让小男去最合适……”“让小男去?”西施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她惊奇地望着范蠡。“对,此事非小男莫属!”范蠡果断地说道。这一决定,使西施与大男颇为惊讶。西施不由自主地紧紧抓住范蠡的手道:“朱公,这可万万使不得。小男才十六岁,这么大的事让他去,办不成的呀!”大男也急了:“爹,还是让我去吧!这千两黄金、人命关天的大事,小男难以承担的呀!”“不!”范蠡再次果断地说,“此事只有小男去才救得了中男!”西施与大男还想说什么,范蠡已拂袖转身进了内屋。第二天,当范蠡醒来时,发现小男正沮丧地站在身边。他不由有些生气,埋怨道:“小男,天都亮了怎么还不启程呢?”小男撅着嘴,不满地道:“爹,你还让我走呢,妈早让大哥去了!”“什么!”范蠡这一惊非同小可,连忙奔出书房,来到大院,但见大院中空空落落,昨晚备下的马车黄金早已不见了踪影。他急了,跺脚喊道:“夷光!夷光!”西施闻声急忙赶来:“朱公。”“大男呢?”西施不敢正视范蠡,低头讷讷道:“我想来想去,想了一夜,觉得还是让大男去合适。所以,我就……”范蠡闻言抱怨道:“你好糊涂呀!”西施委屈地哭起来。范蠡上前扶住西施说:“夷光,你这样做的结果,大有可能是适得其反,我估计大男救不了中男呀!”二却说大男奉母命押上黄金车辆,怀揣密信,披星戴月,一路风尘仆仆来到楚国,终于见到庄生,呈上了密信。这位楚王幕僚,与范蠡同龄,当年他俩风华正茂,意气相投,结为至交。范蠡因怀才不遇而投奔越国,临走曾劝庄生与他同往。无奈人各有志,庄生婉言拒绝。但庄生极重义气,几十年来,虽与范蠡政见大相径庭,却从不对范蠡有何偏见,一向十分敬重范蠡。庄生读罢范蠡亲书密信,不吱一声,坐在那里,闭目做沉思状。一边的大男急了,忙上前施礼道:“庄公,家父令侄儿带来千两黄金,还求庄公笑纳不弃,在楚王面前多多周旋。”庄生仍是闭目无语,少顷,他微启双目,向大男挥手道:“此事我明白了,你且去下处休息,静候回音就是。”大男还欲说什么,庄生已面露烦躁之色,道:“去吧,不必多言了。”大男回到住处,望着一车沉甸甸的黄金,心疼不已。他想:这庄老头究竟有何能耐?会在楚王面前力谏相劝吗?他有这回天之力吗?他要有能力救回中男的一条命倒也罢了,要是不成,这可是偷鸡不成反蚀了把米,到时候白丢了这一车黄金呀!大男想了一夜,最后决意自己暗下活动,凭借自己当年做生意时结识的几个楚国贵族,请他们帮忙疏通王府内臣。第二天,大男扮成楚国人的模样,怀揣碎金,去私下活动了。他暗访了几个文武官员,重金贿赂请求他们伺机上谏楚王。再说庄生是个冷面热心的人,对于范蠡此托他早已放在心上。范蠡很了解庄生,他送来千两黄金,特别在信中说这是委托庄生在楚王面前周旋的费用。作为一个幕僚,庄生深知楚王秉性:楚王乃是刚愎自用之人,一旦认准的事,轻易不肯改变。但楚王又笃信天象神教,一向信奉天命。所以,庄生抓住楚王这个弱点,决定用神教之说促使楚王开恩大赦。庄生救人心切,当即上朝参见楚王。他对楚王道:“启禀大王,臣有要事相告。”庄生是楚王的得意幕僚,几十年跟随楚王,忠心耿耿,且足智多谋,深受楚王信任。楚王见庄生神情凝重,忙问道:“爱卿有何要事只管禀报就是。”于是,庄生将话引入正题:“昨夜一更时许,臣坐观星象,见天王星座位置不正,似预示有灾异在近日降临。如大王在近日内施行恩德,灾异祸事即可消除。”楚王向来笃信庄生的话,此番话当然深信不疑。一阵惊慌之后,又忙问庄生:“依爱卿之见,寡人当施何恩德方能消除灾异呢?”庄生早有所料,不慌不忙答道:“此事臣不敢妄议,还由大王定夺。不过若施恩德的话,只能在芸芸众生中寻求机缘了。”楚王想,这几年来,楚国可以说是国泰民安。要在芸芸众生中施德开恩,只有对现今囚拘的罪犯开恩。于是,他征询庄生意见。庄生一听正中下怀,忙拱手称:“大王英明,唯此举莫属。”楚王大喜,当即令手下封闭了宫中的三钱之府。三钱之府乃宫中掌处刑事的机关,楚王突然下令予以封闭,暗示楚王将有大赦罪犯之意,一班文武大臣哪个不知这规矩?所以,当三钱之府封闭之后,曾受过大男贿赂的官员纷纷向大男通风报信,说他弟弟中男近日将获释无疑。大男听了不由心花怒放,又取出黄金珠宝.一一谢过那些官员。是夜,大男辗转反侧,难以入眠。高兴之余,不免又为那押放在庄生处的一车黄金惋惜懊恼。中男之所以能够得救,完全是那几个朋友在楚王面前周旋说情,那庄生老头没起什么作用。懊恼之余,不由埋怨起了父亲。父亲一向精明,这回却将此等人命关天的大事系于这敷衍了事的老滑头身上,要不是自己另外设法营救,中男这回必死无疑了。最后,大男决定巧言面陈庄生,从庄生那里索回黄金。他认为:既然中男已经得救,这车黄金就不必白送庄生了。到时候连车带人一起还家,岂不是人财两保了吗?三翌日天明,大男兴冲冲地直奔庄府。见到庄生,尚未落座,就劈头笑道:“庄公,您也许意想不到,我弟他得救了呀!”庄生的眉尖跳了一下,只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大男丝毫未察觉到庄生那细微的表情,继续侃侃而谈。庄生耐着性子听完后,向大男冷冷一笑,令人推出那车原封未动的黄金,道:“范大公子的意思,老朽都已明白。这车黄金老朽不敢收纳,还请公子带回,交还给你家父吧。”大男还想假意客套一番,庄生已托身上不适,退进了内室。大男回到住处后,只等兄弟一获释,就双双返家。大男在下榻处左等右等,整整等了四天,仍没见一个人来。他慌了,料事不妙,急忙找到那几个朋友,一问方知中男已于前天午时三刻被楚王开刀问斩,丢了性命!这消息无疑如焦雷击顶,打得大男呆若木鸡,茫然不知所措。他怎么也猜不透楚王为何又突然变卦,为什么这么快就处死了中男呢?原来,这是庄生让楚王改变了初衷。那天大男的一番话,极大地刺伤了庄生的自尊心,他认为自己上当受了骗,受到了范家父子的侮辱。所以,一怒之下,他再次面见楚王,告以外面居然纷传楚王将大赦囚犯的言论。楚王因被人察觉他未施行的意图而恼羞成怒,当即下令立即处治死刑囚犯,以示君王的尊严神圣。半月后,范蠡和西施终于盼回了大男。可是,大男带回来的除了那车黄金外,还有一具装有中男尸首的灵柩。西施当即昏死了过去。唯有范蠡镇定自若,似乎早有思想准备。事后,范蠡对西施说:“我早预料结果如此。因为大男与我共患难、治产业,惜财如命。而小男从小没吃过苦,不知财产贵重。所以,这件事只能让小男去办,才能如期完成。”西施闻言,悲悔不已。
西施千金赎儿记
一话说越国灭掉吴国后,越王勾践置酒文台之上,大宴群臣,欢庆灭吴之功。在一片欢悦的气氛中,越国大夫范蠡发现越王勾践是个心胸狭窄、只能共患难、不能同富贵的小人,于是,他托词向勾践辞行。勾践哪肯答应,流泪道:“你走了,叫我靠谁?你留下,我可与你平分越国江山。”又威胁范蠡说,真要走了,将杀戮范蠡的家人!谁知范蠡软硬不吃,执意离开了勾践,乘扁舟出入三江五湖之中,去向不明。勾践毕竟念范蠡复国有功,不但没有杀戮范蠡家人,还赐封他发妻百里之地,并令工匠铸了一尊范蠡的金像,置之案右,就像范蠡仍同自己在朝夕论政一样。那么,范蠡上哪里去了呢?范蠡去太湖找西施去了!原来,范蠡早就察觉到勾践是个反目无情的家伙,在越兵攻打下馆娃宫时,他就伺机掩护西施先离开了馆娃宫,并与西施暗下订立计划:一旦自己离开勾践,就立即去太湖中的三山岛与乔装隐居在那里的西施会面。尔后他们隐名改姓,弃政从商。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了,范蠡与西施有了三个儿子:大儿大男,二儿中男,三儿小男。一家人齐心合力,初在东海之滨治产业,后又在齐国经商,积蓄数十万。只因齐侯知范蠡有才能,要聘他为相,范蠡不从,推说“久受尊名不祥”,尽散家财于亲友邻里,离开了齐国转移到太湖之滨从商,并改号为陶朱公,在太湖边一个小镇上安顿了下来。谁料这时范蠡家中出了件大事:范蠡二儿中男因犯罪被楚国拘囚,并将处以死刑!噩耗传来,如雷击顶,西施更是肝肠寸断,哭成个泪人一般。当年这个回眸一笑醉三军的绝色美女,如今已是四十开外的女人了,尽管这二十多年舒心安逸的生活使她风韵犹存,但是经受如此沉重的打击,她明显憔悴多了。她哀求丈夫道:“朱公,快想想办法.救救中男吧!”“爹,快想办法救救二弟吧!”大男也忍不住一再向父亲恳求。范蠡深思良久,最后决定不惜万贯家财救出中男。他先奋笔疾书,给在楚国当楚王幕僚的好友庄生写了一封密信,然后打开地窖,搬出一车黄金。沉吟道:“救儿之事,看来非庄生兄不可了。”“不!”西施忽然想起了什么,惊慌地站了起来,她抓住范蠡的手,“你不能去楚国!”范蠡点点头,他心明如镜:自己是断断不能去楚国的。因为这里还有一段故事。范蠡本是楚国人,当年,只因楚王暴虐凶残,嫉贤妒能,胸有大志的范蠡一气之下,同好友文种一起投奔了越国。为此,楚王对范蠡恨之入骨。范蠡如果重返楚国,楚王能放过他吗?那么,总得有人去楚国呀!谁去呢?“爹,我去!”大男忍不住了,等不得父亲指令,站出来请命。“对,此事只有让大男去了。”西施点头表示同意。大男自幼与父亲共患难、治产业,经历不凡;且大男生性机敏,善处世事。范蠡凝视大男良久,竟摇头道:“此事我看还是让小男去最合适……”“让小男去?”西施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她惊奇地望着范蠡。“对,此事非小男莫属!”范蠡果断地说道。这一决定,使西施与大男颇为惊讶。西施不由自主地紧紧抓住范蠡的手道:“朱公,这可万万使不得。小男才十六岁,这么大的事让他去,办不成的呀!”大男也急了:“爹,还是让我去吧!这千两黄金、人命关天的大事,小男难以承担的呀!”“不!”范蠡再次果断地说,“此事只有小男去才救得了中男!”西施与大男还想说什么,范蠡已拂袖转身进了内屋。第二天,当范蠡醒来时,发现小男正沮丧地站在身边。他不由有些生气,埋怨道:“小男,天都亮了怎么还不启程呢?”小男撅着嘴,不满地道:“爹,你还让我走呢,妈早让大哥去了!”“什么!”范蠡这一惊非同小可,连忙奔出书房,来到大院,但见大院中空空落落,昨晚备下的马车黄金早已不见了踪影。他急了,跺脚喊道:“夷光!夷光!”西施闻声急忙赶来:“朱公。”“大男呢?”西施不敢正视范蠡,低头讷讷道:“我想来想去,想了一夜,觉得还是让大男去合适。所以,我就……”范蠡闻言抱怨道:“你好糊涂呀!”西施委屈地哭起来。范蠡上前扶住西施说:“夷光,你这样做的结果,大有可能是适得其反,我估计大男救不了中男呀!”二却说大男奉母命押上黄金车辆,怀揣密信,披星戴月,一路风尘仆仆来到楚国,终于见到庄生,呈上了密信。这位楚王幕僚,与范蠡同龄,当年他俩风华正茂,意气相投,结为至交。范蠡因怀才不遇而投奔越国,临走曾劝庄生与他同往。无奈人各有志,庄生婉言拒绝。但庄生极重义气,几十年来,虽与范蠡政见大相径庭,却从不对范蠡有何偏见,一向十分敬重范蠡。庄生读罢范蠡亲书密信,不吱一声,坐在那里,闭目做沉思状。一边的大男急了,忙上前施礼道:“庄公,家父令侄儿带来千两黄金,还求庄公笑纳不弃,在楚王面前多多周旋。”庄生仍是闭目无语,少顷,他微启双目,向大男挥手道:“此事我明白了,你且去下处休息,静候回音就是。”大男还欲说什么,庄生已面露烦躁之色,道:“去吧,不必多言了。”大男回到住处,望着一车沉甸甸的黄金,心疼不已。他想:这庄老头究竟有何能耐?会在楚王面前力谏相劝吗?他有这回天之力吗?他要有能力救回中男的一条命倒也罢了,要是不成,这可是偷鸡不成反蚀了把米,到时候白丢了这一车黄金呀!大男想了一夜,最后决意自己暗下活动,凭借自己当年做生意时结识的几个楚国贵族,请他们帮忙疏通王府内臣。第二天,大男扮成楚国人的模样,怀揣碎金,去私下活动了。他暗访了几个文武官员,重金贿赂请求他们伺机上谏楚王。再说庄生是个冷面热心的人,对于范蠡此托他早已放在心上。范蠡很了解庄生,他送来千两黄金,特别在信中说这是委托庄生在楚王面前周旋的费用。作为一个幕僚,庄生深知楚王秉性:楚王乃是刚愎自用之人,一旦认准的事,轻易不肯改变。但楚王又笃信天象神教,一向信奉天命。所以,庄生抓住楚王这个弱点,决定用神教之说促使楚王开恩大赦。庄生救人心切,当即上朝参见楚王。他对楚王道:“启禀大王,臣有要事相告。”庄生是楚王的得意幕僚,几十年跟随楚王,忠心耿耿,且足智多谋,深受楚王信任。楚王见庄生神情凝重,忙问道:“爱卿有何要事只管禀报就是。”于是,庄生将话引入正题:“昨夜一更时许,臣坐观星象,见天王星座位置不正,似预示有灾异在近日降临。如大王在近日内施行恩德,灾异祸事即可消除。”楚王向来笃信庄生的话,此番话当然深信不疑。一阵惊慌之后,又忙问庄生:“依爱卿之见,寡人当施何恩德方能消除灾异呢?”庄生早有所料,不慌不忙答道:“此事臣不敢妄议,还由大王定夺。不过若施恩德的话,只能在芸芸众生中寻求机缘了。”楚王想,这几年来,楚国可以说是国泰民安。要在芸芸众生中施德开恩,只有对现今囚拘的罪犯开恩。于是,他征询庄生意见。庄生一听正中下怀,忙拱手称:“大王英明,唯此举莫属。”楚王大喜,当即令手下封闭了宫中的三钱之府。三钱之府乃宫中掌处刑事的机关,楚王突然下令予以封闭,暗示楚王将有大赦罪犯之意,一班文武大臣哪个不知这规矩?所以,当三钱之府封闭之后,曾受过大男贿赂的官员纷纷向大男通风报信,说他弟弟中男近日将获释无疑。大男听了不由心花怒放,又取出黄金珠宝.一一谢过那些官员。是夜,大男辗转反侧,难以入眠。高兴之余,不免又为那押放在庄生处的一车黄金惋惜懊恼。中男之所以能够得救,完全是那几个朋友在楚王面前周旋说情,那庄生老头没起什么作用。懊恼之余,不由埋怨起了父亲。父亲一向精明,这回却将此等人命关天的大事系于这敷衍了事的老滑头身上,要不是自己另外设法营救,中男这回必死无疑了。最后,大男决定巧言面陈庄生,从庄生那里索回黄金。他认为:既然中男已经得救,这车黄金就不必白送庄生了。到时候连车带人一起还家,岂不是人财两保了吗?三翌日天明,大男兴冲冲地直奔庄府。见到庄生,尚未落座,就劈头笑道:“庄公,您也许意想不到,我弟他得救了呀!”庄生的眉尖跳了一下,只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大男丝毫未察觉到庄生那细微的表情,继续侃侃而谈。庄生耐着性子听完后,向大男冷冷一笑,令人推出那车原封未动的黄金,道:“范大公子的意思,老朽都已明白。这车黄金老朽不敢收纳,还请公子带回,交还给你家父吧。”大男还想假意客套一番,庄生已托身上不适,退进了内室。大男回到住处后,只等兄弟一获释,就双双返家。大男在下榻处左等右等,整整等了四天,仍没见一个人来。他慌了,料事不妙,急忙找到那几个朋友,一问方知中男已于前天午时三刻被楚王开刀问斩,丢了性命!这消息无疑如焦雷击顶,打得大男呆若木鸡,茫然不知所措。他怎么也猜不透楚王为何又突然变卦,为什么这么快就处死了中男呢?原来,这是庄生让楚王改变了初衷。那天大男的一番话,极大地刺伤了庄生的自尊心,他认为自己上当受了骗,受到了范家父子的侮辱。所以,一怒之下,他再次面见楚王,告以外面居然纷传楚王将大赦囚犯的言论。楚王因被人察觉他未施行的意图而恼羞成怒,当即下令立即处治死刑囚犯,以示君王的尊严神圣。半月后,范蠡和西施终于盼回了大男。可是,大男带回来的除了那车黄金外,还有一具装有中男尸首的灵柩。西施当即昏死了过去。唯有范蠡镇定自若,似乎早有思想准备。事后,范蠡对西施说:“我早预料结果如此。因为大男与我共患难、治产业,惜财如命。而小男从小没吃过苦,不知财产贵重。所以,这件事只能让小男去办,才能如期完成。”西施闻言,悲悔不已。
西施千金赎儿记
“吴王为人猛暴,群臣不堪;国家敝以数战,士卒弗忍;百姓怨上,大臣内变;子胥以谏死,太宰
夫差与西施有什么关系 吴王夫
在这个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时代里,勾践的抉择是正确的,为了这个正确的答案,他不得不忍辱负重活得像条狗,为了生存的利益而臣服于他人脚下,哪怕是不顾廉耻毫无尊严地被践踏,也要活下去,因为只有活下去,才有复仇的希望。勾践的一生导演了两个故事,一个叫做卧薪尝胆,另一个叫美人计。第一个故事是勾践自导自演,作为一个国家的君王,能够有如此精湛的演技实在是令人叹服。至于勾践导演这两个故事的原因,还跟吴国有关。作为夏禹的后代,越王勾践的家乡越国,是个比较闭塞,且生活习俗也比较落后的一个国家。“文身断发,披草莱而邑焉。后二十余世,至于允常。”可见其野蛮程度。其他诸侯国眼里越王就是个蛮荒之地,越国与中原各国不怎么联系,而各国也不太愿意和越国来往,就这样相安无事很多年,到了越王允常时期,越国和吴国的矛盾开始激化,并愈演愈烈。勾践初登王位时,阖闾便要为父报仇雪恨,率军伐越。此时的越国实力比吴国弱,勾践在基本没有胜算的情况下使死士挑战,他召集一些死士,在吴军阵前排成三行,冲入吴军阵地,嘴里大声呼喊着自刎而死,“吴师观之,越因袭击吴师,吴师败於
越王勾践和西施是什么关系 越
“鸟尽弓藏,兔死狗烹”这句话出自范蠡之口,原本范蠡的这句话揭示了中国几千年来的君臣关系,但是他的好朋友文种却不信,最后的下场实在是惨不忍睹。而西施作为四大美女之一,她和范蠡的关系一直是后人所关注的,范蠡与此二人又有怎样的纠葛?受封“商圣”的称号,让真正的“商人”很惭愧,因为范蠡是楚国人。范蠡,字少伯,春秋末期楚宛三户人,出身贫寒,微时“佯狂、倜傥、负俗”,大约出生于公元前536年,约于公元前448年终,几近百岁的高寿,让不少人惊叹,范蠡才是最大的人生赢家。作为好友的文种则没有范蠡那么好的运气。文种也作文仲、字会、少禽,一作子禽,他本是楚人后定居在越国,春秋末期出名的谋略家,比起范蠡的人生虽说精彩程度大打折扣,但是这两人在一起时的故事也是很精彩的。范蠡和文种是中国君臣关系的一种缩影,竭尽全力辅佐君王,范蠡选择在越国最强盛的时候离开,而文种不听信范蠡之言,依旧选择待在勾践身边,最后不被勾践所容,被勾践赐死。其实,文种应该是范蠡的伯乐,在《三国演义》里刘备到南阳卧龙岗三请诸葛亮出山,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这一段故事被称作“三顾茅庐”。其实历史上还有“文种三请范蠡”的佳话。两人都是楚人,只不过范蠡出身贫寒,微时“佯狂、倜傥、负俗”,一直是乡人眼里的一个狂人,而志向远大的文种此时也不被楚王所重用,但他出入于市井街巷、山野乡村,就是想体察民情,拜访贤者,当他听说城南三户里范公村的范蠡是奇才但一直未被任用时,便有了要见这位高人一面的想法。第一次没有见到范蠡,文种第二天又继续登门拜访却依旧吃了闭门羹,第三次才见到范蠡,而两人一相见就像相识多年的老友一样亲密,一见钟情,成为好友。后来两人一同投奔了越王勾践,辅佐他做事。范蠡和文种,一个擅长军事一个擅长民事,于是二人分工明确,一场复国大戏就此展开了。因为文种与勾践同过甘苦,在心里有一种凌驾于他人之上的优越感,收买太宰和献美人计都是文种的主意,后世多认为美人计是范蠡的计策,其实不然,范蠡只是这一计划的实施者。越国从上到下的所有东西都是文种打理的,文种自恃功高,更有功高盖主的情况,范蠡早就警告过文种,勾践这种人是不能一同富贵的,文种不听,最后就被赐死,范蠡因为懂得“知止”,智以保身,成名天下,这是范蠡和文种最大的区别。再来说说范蠡和西施,两人的爱情故事,算是中国古代春秋战国时期最大的绯闻。越王勾践为了打败吴王,采纳大臣的美人计。一个西施将吴王迷惑得神志不清,这个西施就是范蠡去民间找寻到的。后吴国因为一个女人而亡国,范蠡在越国兴起之后归隐山林,而西施在吴亡之后也不知所终。于是,后人便对范蠡和西施的一同消失多了几分猜忌。于是人们猜测,在这一过程中,范蠡与西施产生了感情,并私订终身。越国于公元前473年打败吴国,实现了吴国复国的愿望,范蠡本应该接受封赏却在这时候抽身离去,毅然离开越国。据《越绝书》记载:“吴亡后,西施复归范蠡,同泛五湖而去。”范蠡带着西施离开越国,一起归隐山林,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当然这一切都是后人眼里的最完美的结局,然而事实的真相却不是这样的,范蠡与西施的故事虽然优美动人,却无历史依据。史书里人们怜惜西施悲惨的结局,而编造了这么一个完美的结局。
范蠡和文种是什么关系 范蠡和
才子佳人自古都是世人眼里完美的搭配,作为古代四大美女之一的西施她的绯闻男友是范蠡,范蠡是春秋战国之际十分出名的政治家、经济家,他出身贫寒,微时“佯狂、倜傥、负俗”,在很多人眼里他是天才也是个疯子。因而,他和西施的爱情故事尤为人所乐道。范蠡,字少伯,春秋末期楚宛三户人,他是春秋时期有名的政治家、经济学家、道学家。他虽出身贫寒,却有治国平天下的宏伟志向,后又以经商著称,被称为“商圣”,涉足政坛辅助越国复国,经商致富,又精通黄老之术,范蠡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在范蠡身上还有很多未解之谜,据说,他和西施是夫妻关系,两人一同隐居山林,从此过上了幸福生活,这些都是真的吗?在吴越争夺的过程中,西施的作用很大。西施勾践实施亡吴九术中的一件重要工具,没有她越王未必能成霸主。当时,吴国阖闾刚刚称霸国力雄厚,越国勾践与吴国交战很偶然的情况下越国竟然打败了吴国,吴王阖闾死于这场战争。而阖闾的儿子夫差接过了他父亲手里的江山,准备向越国复仇,最后的强盛的吴国打败了越国。于是,吴国要让勾践在吴国做奴隶,受尽屈辱。勾践忍辱负重,一面装作温顺听话的样子,一面暗地发展越国的经济,经过政治的越国强盛起来,却不足与打败吴国。勾践为了一举歼灭吴国,知道夫差好色,越王勾践便采纳了大臣的建议用“美人计”,勾践委派范蠡去民间搜集美女,范蠡在民间四处寻访,民女西施和郑旦便被选中送到吴国。夫差见到这两个绝色女子,非常高兴地说:“越国贡献这两个女子是勾践忠诚于吴国的证明”,西施是由范蠡一手挑选出来并亲自训练而送进皇宫里去的。据说,西施虽然貌美如花,但是在当时也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美女,除了有颜值担当外,还需要一些技艺加身。为了取悦吴王夫差,范蠡特意教授西施音律、舞蹈,训练西施成为一个大家闺秀,经过一年的形体和声乐训练以后,西施越发灵动,她的舞姿摇曳,她的琴艺也得到了很大的提升,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找个好的时机,范蠡将西施打扮得娇艳欲滴把他送进了吴国的后宫。吴国夫差本来就是好色之人,看见西施人长得不仅漂亮还能歌善舞,就像是得到了一个宝贝,对西施怜惜得不得了,还专门为西施修建了各种宫殿,整日和西施寻欢作乐,丝毫未察觉到亡国的危险讯息,最后越国成功上位,打败了吴国成为春秋时期新一任霸主。越国光复后,范蠡便退隐江湖了,谁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而西施的去向也是个谜团,有人说吴国灭亡西施也随着吴灭,也有人说西施是在溪边不慎失足掉进了水里溺水而死,不管是何种说法,二人一同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引起众人的纷纷猜测,而关于他们的爱情故事也被演绎得天花乱坠。东汉袁康《越绝书》记载,吴亡后,“西施复归范蠢,同泛五湖而去。”明代胡应麟《少室山房笔丛》也提到过类似的问题,他们都觉得范蠡和西施最后成为了夫妻,并且在吴国覆亡后,范蠡带着西施隐居江湖了。但是正史上记载范蠡退隐的事甚详,记载范蠡经商的事情也很详尽,唯独没有提及西施。由此可知,西施和范蠡两个人其实并没有什么实际的关系。
范蠡与西施的故事有哪些 范蠡
一话说越国灭掉吴国后,越王勾践置酒文台之上,大宴群臣,欢庆灭吴之功。在一片欢悦的气氛中,越国大夫范蠡发现越王勾践是个心胸狭窄、只能共患难、不能同富贵的小人,于是,他托词向勾践辞行。勾践哪肯答应,流泪道:“你走了,叫我靠谁?你留下,我可与你平分越国江山。”又威胁范蠡说,真要走了,将杀戮范蠡的家人!谁知范蠡软硬不吃,执意离开了勾践,乘扁舟出入三江五湖之中,去向不明。勾践毕竟念范蠡复国有功,不但没有杀戮范蠡家人,还赐封他发妻百里之地,并令工匠铸了一尊范蠡的金像,置之案右,就像范蠡仍同自己在朝夕论政一样。那么,范蠡上哪里去了呢?范蠡去太湖找西施去了!原来,范蠡早就察觉到勾践是个反目无情的家伙,在越兵攻打下馆娃宫时,他就伺机掩护西施先离开了馆娃宫,并与西施暗下订立计划:一旦自己离开勾践,就立即去太湖中的三山岛与乔装隐居在那里的西施会面。尔后他们隐名改姓,弃政从商。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了,范蠡与西施有了三个儿子:大儿大男,二儿中男,三儿小男。一家人齐心合力,初在东海之滨治产业,后又在齐国经商,积蓄数十万。只因齐侯知范蠡有才能,要聘他为相,范蠡不从,推说“久受尊名不祥”,尽散家财于亲友邻里,离开了齐国转移到太湖之滨从商,并改号为陶朱公,在太湖边一个小镇上安顿了下来。谁料这时范蠡家中出了件大事:范蠡二儿中男因犯罪被楚国拘囚,并将处以死刑!噩耗传来,如雷击顶,西施更是肝肠寸断,哭成个泪人一般。当年这个回眸一笑醉三军的绝色美女,如今已是四十开外的女人了,尽管这二十多年舒心安逸的生活使她风韵犹存,但是经受如此沉重的打击,她明显憔悴多了。她哀求丈夫道:“朱公,快想想办法.救救中男吧!”“爹,快想办法救救二弟吧!”大男也忍不住一再向父亲恳求。范蠡深思良久,最后决定不惜万贯家财救出中男。他先奋笔疾书,给在楚国当楚王幕僚的好友庄生写了一封密信,然后打开地窖,搬出一车黄金。沉吟道:“救儿之事,看来非庄生兄不可了。”“不!”西施忽然想起了什么,惊慌地站了起来,她抓住范蠡的手,“你不能去楚国!”范蠡点点头,他心明如镜:自己是断断不能去楚国的。因为这里还有一段故事。范蠡本是楚国人,当年,只因楚王暴虐凶残,嫉贤妒能,胸有大志的范蠡一气之下,同好友文种一起投奔了越国。为此,楚王对范蠡恨之入骨。范蠡如果重返楚国,楚王能放过他吗?那么,总得有人去楚国呀!谁去呢?“爹,我去!”大男忍不住了,等不得父亲指令,站出来请命。“对,此事只有让大男去了。”西施点头表示同意。大男自幼与父亲共患难、治产业,经历不凡;且大男生性机敏,善处世事。范蠡凝视大男良久,竟摇头道:“此事我看还是让小男去最合适……”“让小男去?”西施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她惊奇地望着范蠡。“对,此事非小男莫属!”范蠡果断地说道。这一决定,使西施与大男颇为惊讶。西施不由自主地紧紧抓住范蠡的手道:“朱公,这可万万使不得。小男才十六岁,这么大的事让他去,办不成的呀!”大男也急了:“爹,还是让我去吧!这千两黄金、人命关天的大事,小男难以承担的呀!”“不!”范蠡再次果断地说,“此事只有小男去才救得了中男!”西施与大男还想说什么,范蠡已拂袖转身进了内屋。第二天,当范蠡醒来时,发现小男正沮丧地站在身边。他不由有些生气,埋怨道:“小男,天都亮了怎么还不启程呢?”小男撅着嘴,不满地道:“爹,你还让我走呢,妈早让大哥去了!”“什么!”范蠡这一惊非同小可,连忙奔出书房,来到大院,但见大院中空空落落,昨晚备下的马车黄金早已不见了踪影。他急了,跺脚喊道:“夷光!夷光!”西施闻声急忙赶来:“朱公。”“大男呢?”西施不敢正视范蠡,低头讷讷道:“我想来想去,想了一夜,觉得还是让大男去合适。所以,我就……”范蠡闻言抱怨道:“你好糊涂呀!”西施委屈地哭起来。范蠡上前扶住西施说:“夷光,你这样做的结果,大有可能是适得其反,我估计大男救不了中男呀!”二却说大男奉母命押上黄金车辆,怀揣密信,披星戴月,一路风尘仆仆来到楚国,终于见到庄生,呈上了密信。这位楚王幕僚,与范蠡同龄,当年他俩风华正茂,意气相投,结为至交。范蠡因怀才不遇而投奔越国,临走曾劝庄生与他同往。无奈人各有志,庄生婉言拒绝。但庄生极重义气,几十年来,虽与范蠡政见大相径庭,却从不对范蠡有何偏见,一向十分敬重范蠡。庄生读罢范蠡亲书密信,不吱一声,坐在那里,闭目做沉思状。一边的大男急了,忙上前施礼道:“庄公,家父令侄儿带来千两黄金,还求庄公笑纳不弃,在楚王面前多多周旋。”庄生仍是闭目无语,少顷,他微启双目,向大男挥手道:“此事我明白了,你且去下处休息,静候回音就是。”大男还欲说什么,庄生已面露烦躁之色,道:“去吧,不必多言了。”大男回到住处,望着一车沉甸甸的黄金,心疼不已。他想:这庄老头究竟有何能耐?会在楚王面前力谏相劝吗?他有这回天之力吗?他要有能力救回中男的一条命倒也罢了,要是不成,这可是偷鸡不成反蚀了把米,到时候白丢了这一车黄金呀!大男想了一夜,最后决意自己暗下活动,凭借自己当年做生意时结识的几个楚国贵族,请他们帮忙疏通王府内臣。第二天,大男扮成楚国人的模样,怀揣碎金,去私下活动了。他暗访了几个文武官员,重金贿赂请求他们伺机上谏楚王。再说庄生是个冷面热心的人,对于范蠡此托他早已放在心上。范蠡很了解庄生,他送来千两黄金,特别在信中说这是委托庄生在楚王面前周旋的费用。作为一个幕僚,庄生深知楚王秉性:楚王乃是刚愎自用之人,一旦认准的事,轻易不肯改变。但楚王又笃信天象神教,一向信奉天命。所以,庄生抓住楚王这个弱点,决定用神教之说促使楚王开恩大赦。庄生救人心切,当即上朝参见楚王。他对楚王道:“启禀大王,臣有要事相告。”庄生是楚王的得意幕僚,几十年跟随楚王,忠心耿耿,且足智多谋,深受楚王信任。楚王见庄生神情凝重,忙问道:“爱卿有何要事只管禀报就是。”于是,庄生将话引入正题:“昨夜一更时许,臣坐观星象,见天王星座位置不正,似预示有灾异在近日降临。如大王在近日内施行恩德,灾异祸事即可消除。”楚王向来笃信庄生的话,此番话当然深信不疑。一阵惊慌之后,又忙问庄生:“依爱卿之见,寡人当施何恩德方能消除灾异呢?”庄生早有所料,不慌不忙答道:“此事臣不敢妄议,还由大王定夺。不过若施恩德的话,只能在芸芸众生中寻求机缘了。”楚王想,这几年来,楚国可以说是国泰民安。要在芸芸众生中施德开恩,只有对现今囚拘的罪犯开恩。于是,他征询庄生意见。庄生一听正中下怀,忙拱手称:“大王英明,唯此举莫属。”楚王大喜,当即令手下封闭了宫中的三钱之府。三钱之府乃宫中掌处刑事的机关,楚王突然下令予以封闭,暗示楚王将有大赦罪犯之意,一班文武大臣哪个不知这规矩?所以,当三钱之府封闭之后,曾受过大男贿赂的官员纷纷向大男通风报信,说他弟弟中男近日将获释无疑。大男听了不由心花怒放,又取出黄金珠宝.一一谢过那些官员。是夜,大男辗转反侧,难以入眠。高兴之余,不免又为那押放在庄生处的一车黄金惋惜懊恼。中男之所以能够得救,完全是那几个朋友在楚王面前周旋说情,那庄生老头没起什么作用。懊恼之余,不由埋怨起了父亲。父亲一向精明,这回却将此等人命关天的大事系于这敷衍了事的老滑头身上,要不是自己另外设法营救,中男这回必死无疑了。最后,大男决定巧言面陈庄生,从庄生那里索回黄金。他认为:既然中男已经得救,这车黄金就不必白送庄生了。到时候连车带人一起还家,岂不是人财两保了吗?三翌日天明,大男兴冲冲地直奔庄府。见到庄生,尚未落座,就劈头笑道:“庄公,您也许意想不到,我弟他得救了呀!”庄生的眉尖跳了一下,只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大男丝毫未察觉到庄生那细微的表情,继续侃侃而谈。庄生耐着性子听完后,向大男冷冷一笑,令人推出那车原封未动的黄金,道:“范大公子的意思,老朽都已明白。这车黄金老朽不敢收纳,还请公子带回,交还给你家父吧。”大男还想假意客套一番,庄生已托身上不适,退进了内室。大男回到住处后,只等兄弟一获释,就双双返家。大男在下榻处左等右等,整整等了四天,仍没见一个人来。他慌了,料事不妙,急忙找到那几个朋友,一问方知中男已于前天午时三刻被楚王开刀问斩,丢了性命!这消息无疑如焦雷击顶,打得大男呆若木鸡,茫然不知所措。他怎么也猜不透楚王为何又突然变卦,为什么这么快就处死了中男呢?原来,这是庄生让楚王改变了初衷。那天大男的一番话,极大地刺伤了庄生的自尊心,他认为自己上当受了骗,受到了范家父子的侮辱。所以,一怒之下,他再次面见楚王,告以外面居然纷传楚王将大赦囚犯的言论。楚王因被人察觉他未施行的意图而恼羞成怒,当即下令立即处治死刑囚犯,以示君王的尊严神圣。半月后,范蠡和西施终于盼回了大男。可是,大男带回来的除了那车黄金外,还有一具装有中男尸首的灵柩。西施当即昏死了过去。唯有范蠡镇定自若,似乎早有思想准备。事后,范蠡对西施说:“我早预料结果如此。因为大男与我共患难、治产业,惜财如命。而小男从小没吃过苦,不知财产贵重。所以,这件事只能让小男去办,才能如期完成。”西施闻言,悲悔不已。
西施千金赎儿记
一话说越国灭掉吴国后,越王勾践置酒文台之上,大宴群臣,欢庆灭吴之功。在一片欢悦的气氛中,越国大夫范蠡发现越王勾践是个心胸狭窄、只能共患难、不能同富贵的小人,于是,他托词向勾践辞行。勾践哪肯答应,流泪道:“你走了,叫我靠谁?你留下,我可与你平分越国江山。”又威胁范蠡说,真要走了,将杀戮范蠡的家人!谁知范蠡软硬不吃,执意离开了勾践,乘扁舟出入三江五湖之中,去向不明。勾践毕竟念范蠡复国有功,不但没有杀戮范蠡家人,还赐封他发妻百里之地,并令工匠铸了一尊范蠡的金像,置之案右,就像范蠡仍同自己在朝夕论政一样。那么,范蠡上哪里去了呢?范蠡去太湖找西施去了!原来,范蠡早就察觉到勾践是个反目无情的家伙,在越兵攻打下馆娃宫时,他就伺机掩护西施先离开了馆娃宫,并与西施暗下订立计划:一旦自己离开勾践,就立即去太湖中的三山岛与乔装隐居在那里的西施会面。尔后他们隐名改姓,弃政从商。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了,范蠡与西施有了三个儿子:大儿大男,二儿中男,三儿小男。一家人齐心合力,初在东海之滨治产业,后又在齐国经商,积蓄数十万。只因齐侯知范蠡有才能,要聘他为相,范蠡不从,推说“久受尊名不祥”,尽散家财于亲友邻里,离开了齐国转移到太湖之滨从商,并改号为陶朱公,在太湖边一个小镇上安顿了下来。谁料这时范蠡家中出了件大事:范蠡二儿中男因犯罪被楚国拘囚,并将处以死刑!噩耗传来,如雷击顶,西施更是肝肠寸断,哭成个泪人一般。当年这个回眸一笑醉三军的绝色美女,如今已是四十开外的女人了,尽管这二十多年舒心安逸的生活使她风韵犹存,但是经受如此沉重的打击,她明显憔悴多了。她哀求丈夫道:“朱公,快想想办法.救救中男吧!”“爹,快想办法救救二弟吧!”大男也忍不住一再向父亲恳求。范蠡深思良久,最后决定不惜万贯家财救出中男。他先奋笔疾书,给在楚国当楚王幕僚的好友庄生写了一封密信,然后打开地窖,搬出一车黄金。沉吟道:“救儿之事,看来非庄生兄不可了。”“不!”西施忽然想起了什么,惊慌地站了起来,她抓住范蠡的手,“你不能去楚国!”范蠡点点头,他心明如镜:自己是断断不能去楚国的。因为这里还有一段故事。范蠡本是楚国人,当年,只因楚王暴虐凶残,嫉贤妒能,胸有大志的范蠡一气之下,同好友文种一起投奔了越国。为此,楚王对范蠡恨之入骨。范蠡如果重返楚国,楚王能放过他吗?那么,总得有人去楚国呀!谁去呢?“爹,我去!”大男忍不住了,等不得父亲指令,站出来请命。“对,此事只有让大男去了。”西施点头表示同意。大男自幼与父亲共患难、治产业,经历不凡;且大男生性机敏,善处世事。范蠡凝视大男良久,竟摇头道:“此事我看还是让小男去最合适……”“让小男去?”西施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她惊奇地望着范蠡。“对,此事非小男莫属!”范蠡果断地说道。这一决定,使西施与大男颇为惊讶。西施不由自主地紧紧抓住范蠡的手道:“朱公,这可万万使不得。小男才十六岁,这么大的事让他去,办不成的呀!”大男也急了:“爹,还是让我去吧!这千两黄金、人命关天的大事,小男难以承担的呀!”“不!”范蠡再次果断地说,“此事只有小男去才救得了中男!”西施与大男还想说什么,范蠡已拂袖转身进了内屋。第二天,当范蠡醒来时,发现小男正沮丧地站在身边。他不由有些生气,埋怨道:“小男,天都亮了怎么还不启程呢?”小男撅着嘴,不满地道:“爹,你还让我走呢,妈早让大哥去了!”“什么!”范蠡这一惊非同小可,连忙奔出书房,来到大院,但见大院中空空落落,昨晚备下的马车黄金早已不见了踪影。他急了,跺脚喊道:“夷光!夷光!”西施闻声急忙赶来:“朱公。”“大男呢?”西施不敢正视范蠡,低头讷讷道:“我想来想去,想了一夜,觉得还是让大男去合适。所以,我就……”范蠡闻言抱怨道:“你好糊涂呀!”西施委屈地哭起来。范蠡上前扶住西施说:“夷光,你这样做的结果,大有可能是适得其反,我估计大男救不了中男呀!”二却说大男奉母命押上黄金车辆,怀揣密信,披星戴月,一路风尘仆仆来到楚国,终于见到庄生,呈上了密信。这位楚王幕僚,与范蠡同龄,当年他俩风华正茂,意气相投,结为至交。范蠡因怀才不遇而投奔越国,临走曾劝庄生与他同往。无奈人各有志,庄生婉言拒绝。但庄生极重义气,几十年来,虽与范蠡政见大相径庭,却从不对范蠡有何偏见,一向十分敬重范蠡。庄生读罢范蠡亲书密信,不吱一声,坐在那里,闭目做沉思状。一边的大男急了,忙上前施礼道:“庄公,家父令侄儿带来千两黄金,还求庄公笑纳不弃,在楚王面前多多周旋。”庄生仍是闭目无语,少顷,他微启双目,向大男挥手道:“此事我明白了,你且去下处休息,静候回音就是。”大男还欲说什么,庄生已面露烦躁之色,道:“去吧,不必多言了。”大男回到住处,望着一车沉甸甸的黄金,心疼不已。他想:这庄老头究竟有何能耐?会在楚王面前力谏相劝吗?他有这回天之力吗?他要有能力救回中男的一条命倒也罢了,要是不成,这可是偷鸡不成反蚀了把米,到时候白丢了这一车黄金呀!大男想了一夜,最后决意自己暗下活动,凭借自己当年做生意时结识的几个楚国贵族,请他们帮忙疏通王府内臣。第二天,大男扮成楚国人的模样,怀揣碎金,去私下活动了。他暗访了几个文武官员,重金贿赂请求他们伺机上谏楚王。再说庄生是个冷面热心的人,对于范蠡此托他早已放在心上。范蠡很了解庄生,他送来千两黄金,特别在信中说这是委托庄生在楚王面前周旋的费用。作为一个幕僚,庄生深知楚王秉性:楚王乃是刚愎自用之人,一旦认准的事,轻易不肯改变。但楚王又笃信天象神教,一向信奉天命。所以,庄生抓住楚王这个弱点,决定用神教之说促使楚王开恩大赦。庄生救人心切,当即上朝参见楚王。他对楚王道:“启禀大王,臣有要事相告。”庄生是楚王的得意幕僚,几十年跟随楚王,忠心耿耿,且足智多谋,深受楚王信任。楚王见庄生神情凝重,忙问道:“爱卿有何要事只管禀报就是。”于是,庄生将话引入正题:“昨夜一更时许,臣坐观星象,见天王星座位置不正,似预示有灾异在近日降临。如大王在近日内施行恩德,灾异祸事即可消除。”楚王向来笃信庄生的话,此番话当然深信不疑。一阵惊慌之后,又忙问庄生:“依爱卿之见,寡人当施何恩德方能消除灾异呢?”庄生早有所料,不慌不忙答道:“此事臣不敢妄议,还由大王定夺。不过若施恩德的话,只能在芸芸众生中寻求机缘了。”楚王想,这几年来,楚国可以说是国泰民安。要在芸芸众生中施德开恩,只有对现今囚拘的罪犯开恩。于是,他征询庄生意见。庄生一听正中下怀,忙拱手称:“大王英明,唯此举莫属。”楚王大喜,当即令手下封闭了宫中的三钱之府。三钱之府乃宫中掌处刑事的机关,楚王突然下令予以封闭,暗示楚王将有大赦罪犯之意,一班文武大臣哪个不知这规矩?所以,当三钱之府封闭之后,曾受过大男贿赂的官员纷纷向大男通风报信,说他弟弟中男近日将获释无疑。大男听了不由心花怒放,又取出黄金珠宝.一一谢过那些官员。是夜,大男辗转反侧,难以入眠。高兴之余,不免又为那押放在庄生处的一车黄金惋惜懊恼。中男之所以能够得救,完全是那几个朋友在楚王面前周旋说情,那庄生老头没起什么作用。懊恼之余,不由埋怨起了父亲。父亲一向精明,这回却将此等人命关天的大事系于这敷衍了事的老滑头身上,要不是自己另外设法营救,中男这回必死无疑了。最后,大男决定巧言面陈庄生,从庄生那里索回黄金。他认为:既然中男已经得救,这车黄金就不必白送庄生了。到时候连车带人一起还家,岂不是人财两保了吗?三翌日天明,大男兴冲冲地直奔庄府。见到庄生,尚未落座,就劈头笑道:“庄公,您也许意想不到,我弟他得救了呀!”庄生的眉尖跳了一下,只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大男丝毫未察觉到庄生那细微的表情,继续侃侃而谈。庄生耐着性子听完后,向大男冷冷一笑,令人推出那车原封未动的黄金,道:“范大公子的意思,老朽都已明白。这车黄金老朽不敢收纳,还请公子带回,交还给你家父吧。”大男还想假意客套一番,庄生已托身上不适,退进了内室。大男回到住处后,只等兄弟一获释,就双双返家。大男在下榻处左等右等,整整等了四天,仍没见一个人来。他慌了,料事不妙,急忙找到那几个朋友,一问方知中男已于前天午时三刻被楚王开刀问斩,丢了性命!这消息无疑如焦雷击顶,打得大男呆若木鸡,茫然不知所措。他怎么也猜不透楚王为何又突然变卦,为什么这么快就处死了中男呢?原来,这是庄生让楚王改变了初衷。那天大男的一番话,极大地刺伤了庄生的自尊心,他认为自己上当受了骗,受到了范家父子的侮辱。所以,一怒之下,他再次面见楚王,告以外面居然纷传楚王将大赦囚犯的言论。楚王因被人察觉他未施行的意图而恼羞成怒,当即下令立即处治死刑囚犯,以示君王的尊严神圣。半月后,范蠡和西施终于盼回了大男。可是,大男带回来的除了那车黄金外,还有一具装有中男尸首的灵柩。西施当即昏死了过去。唯有范蠡镇定自若,似乎早有思想准备。事后,范蠡对西施说:“我早预料结果如此。因为大男与我共患难、治产业,惜财如命。而小男从小没吃过苦,不知财产贵重。所以,这件事只能让小男去办,才能如期完成。”西施闻言,悲悔不已。
西施千金赎儿记
《管子・小称》说:”毛嫱西施,天下之美人也。“而《庄子・齐物论》说:”毛嫱、丽姬,人之所美也;鱼见之深入,鸟见之高飞,麋鹿见之决骤,四者孰知天下之正色哉。“这里就是指的就是毛嫱。毛嫱这个美女,隐藏在历史的帷幕背后,她的美丽不为人所知,却给了世人一个美好的幻想。毛嫱是谁?没有人知道。大多数人只知道西施、貂蝉之类的女子,却不知道这个女子也是越国的绝色美女,甚至是越王勾践的宠妾。这位美女没有太多的史料记载,只是通过只言片语之间初识这位美人,古代很多名人都曾经称赞过这位绝色的美女。宋玉《神女赋》中:”毛嫱鄣袂,不足程式;西施掩面,比之无色。“可见,这位毛嫱算是深藏不露,而后人例举美女的时候,大都是毛嫱在前、西施居于其次。比如:《韩非子・显学》:”故善毛嫱,西施之美,无益吾面,用脂泽粉黛,则倍其初。“《管子・小称》中有”毛嫱、西施,天下之美人也,盛怨气于面,不能以为可好。“《淮南子》则说”今夫毛嫱、西施,天下之美人。“淮南王刘安在其《淮南子》一书内更几次把毛嫱和西施相提并论”今夫毛嫱、西施,天下之美人。“、”西施毛嫱,状貌不可同,世称其好美均也。“唐朝诗人宋之问有诗云:”鸟惊人松萝,鱼畏沉荷花。“而后世人便以”沉鱼落雁“形容一个女子的貌美。”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也成为后世各种小说中形容女子美貌的习惯性用语。绝大多数的人都认为,”沉鱼“是形容四大美女之一的西施,但是毛嫱的出现却推翻了这个观点。纵横历史长河几千年的时间,人们用西施、王昭君、貂蝉和杨贵妃四位女性来给”美女“下定义,并且用”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为这四个女子定义不同的美丽,却不曾想到这样的称号,并非只是指这四位美女。毛嫱这个不为人所知的绝世美人,大概出现在出春秋战国时期。中国春秋时期越国的美女之一,大体与西施是一个时代的,相传她是越王勾践的爱姬。《管子》说:”毛嫱、西施,天下之美人也。“根据《管子》这本书的著书时间,我们推论越王勾践生卒年,大概是在公元前520年
毛嫱和西施谁更美 历史上毛嫱
公元前473年的冬天,吴国首都姑苏城被奔袭而来的越国大军攻破。吴国灭亡。春秋时期的大美女、吴王夫差的宠妃西施的人生轨迹戛然而止,似乎随着灰飞烟灭的吴国没入了黑暗的历史之中。吴国灭亡了,西施到什么地方去了呢?她的后半生又是怎么度过的?后世评价历史人物的眼光常常是苛刻、不公正的,往往只注意他们最为辉煌的时刻,忽视了他们落寞或者平静的岁月。西施就受到了这样的“忽视”。西施留在历史舞台上的时光似乎只有昙花般的几年,更多的人生轨迹被人为忽略了。当我们想努力还原一个完整的西施时,会发现异常艰难,更会发现太多的谜团和思考。西施给后人最深的印象就是她的美貌。相传西施在溪边浣纱时,水中的鱼儿被她的美丽吸引,看得发呆,都忘了游泳,“扑腾”一声沉入了水底。于是乎,后世用“沉鱼”来形容女子的美貌,西施也因此与王昭君、貂蝉、杨玉环并称为中国古代四大美女,成为美的化身和代名词。四大美女享有“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容”。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沉鱼为先;所以四大美女,西施居首。如今,深究历史,我们遗憾地发现在四大美女之中,其她三位都可以在当时的正史中找到存在的证据,唯独西施缺乏任何信史记载。她只存在于后人的记载和咏叹之中。不要说西施的下落,就是她的籍贯、生平事迹等重要信息我们都只能从错综复杂的故纸堆中一点点地艰难筛选归纳。西施的基本情况大致如下:西施原名施夷光,世居诸暨苎萝山。苎萝山有东、西两个村子,施夷光住在西村,所以被叫做西施。意思是住在西村的施家女儿。西施父亲卖柴,母亲浣纱。她家境贫寒,但天生丽质,倾国倾城,相传连皱眉抚胸的病态都被东村的邻家女子仿效,还发生过“东施效颦”的笑话。年轻的西施常常在溪边浣纱。秀丽的美女,轻柔的细纱,纯净的溪水,三者在江南的背景下动静一致,被后世那些缺乏创造力的文人骚客树为描绘绝世美女的“御用场景”。等到唐代诗人李商隐来诸暨寻找西施浣纱遗迹的时候,乡人已经为西施建立了纪念祠堂。西子祠具有相当规模,此后屡兴屡废。现在的浙江省诸暨政府干脆将苎萝山麓、浣纱江畔尚存浣纱石、浣纱亭、西施滩、西施坊等古迹整合成了占地5000平方米的西施殿景区。如果西施终生都在溪边浣纱,跨越千年做家乡的旅游名片,成为江南美女的代名词,倒不失为完美的一生。遗憾的是,西施的美貌,很快就让她牵涉到了残酷的政治之中。越王勾践三年(公元前494年),夫差大败越军,几乎灭亡了越国。勾践退守今天绍兴境内的会稽山,被吴军包围,被迫向吴国求和。勾践作为人质去吴国当奴隶。他针对“吴王淫而好色”的弱点,出国前与大夫范蠡“得诸暨罗山卖薪女西施、郑旦”,加以教导训练,献给了吴王夫差。西施毅然由越入吴。客观地说,西施在吴国首都姑苏的生活可能是她一生中最优逸、最受宠、最高贵的时光。吴王夫差非常宠爱西施,想方设法地为她提供奢华的生活,在姑苏建造春宵宫,筑大池,池中设青龙舟,长时间与西施嬉戏,又为西施建造了表演歌舞和欢宴的馆娃阁、灵馆等。据说西施擅长跳“响屐舞”,夫差就专门为她筑“响屐廊”,排列数以百计的大缸,上铺木板。西施穿木屐起舞,裙系小铃,舞蹈起来铃声和大缸的回响声,“铮铮嗒嗒”交织在一起。夫差很自然地沉湎女色,专宠西施。姑苏就是现在的苏州,温秀清丽,完全配得上西施这位绝世美女。现在又回到了开头的问题,风光过去,西施的下落如何?后人给西施编排的后半生故事主要有两大类,一类是浪迹江湖之说,一类是沉身江底之说。流传最广的是前者。话说西施世事已了,与越国的大夫范蠡泛舟江湖,不知所终。最早的记载来自于东汉袁康的《越绝书》,说吴亡后“西施复归范蠡,同泛五湖而去”。明代的胡应麟在《少室山房笔丛》中对这个说法进行了“丰富加工”,演绎出西施原是范蠡的恋人,吴亡后范蠡带着西施隐居的情节。现在流传下来最完整的此事版本是明朝梁辰鱼写的剧本《浣纱记》。梁辰鱼是昆山人,《浣纱记》是昆腔早期奠基作之一,该剧开头是范蠡游春在溪边遇浣纱女西施,一见钟情,结尾则说两人躲祸远遁。范蠡与西施的姻缘,最后通过范蠡之口说的是:“我实宵殿金童,卿乃天宫玉女,双遭微谴,两谪人间。故鄙人为奴石室,本是夙缘:芳卿作妾吴宫,实由尘劫。今续百世已断之契,要结三生未了之姻,始豁迷途,方归正道。”敢情范蠡和西施都是下凡的仙人,早在天上的时候就已经相恋,这次是“下放锻炼”的啊?那么这个俘获西施芳心的范蠡又是什么样的人呢?范蠡是楚国人,出生于布衣之家,却有匡世奇才。一般这样的人都不太合群。楚国人都把范蠡视为疯子,因此范蠡在楚国混得很不好。他就琢磨楚国不能用自己,自己不如去报效越国,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于是,范蠡邀请好友文种一起离开楚国,东去越国,成为越国称霸的最大功臣。但是范蠡发现勾践的为人,薄情寡恩,自私自利,又相约文种离去。文种不愿离开成功的事业。范蠡就更名改姓,带着西施泛舟齐国。据说范蠡到了陶地,做起了生意,成为巨富,自号陶朱公。因为经商有道,民间尊陶朱公为财神。西施跟定了范蠡这个名利双收的大人物,想必后半辈子的日子不会差。有关西施与范蠡双宿双栖的说法在文学作品中出现最多。李白就说西施“一破夫差国,千秋竟不还”。苏东坡则写得更明白:“五湖问道,扁舟归去,仍携西子。”两位大文豪都认为范蠡、西施这对爱侣驾一叶扁舟,优游五湖而逝。但是记叙范蠡退隐一事的《国语・越语》和《史记・越王勾践世家》都只字未提西施。所以西施和范蠡的爱情故事虽然浪漫,却是没有丝毫历史依据的。比西施稍晚的墨子记载的西施命运则没有和范蠡恩爱终老那么幸运,而是魂归西天。墨子约生于公元前468年,死于公元前376年。他对西施的记载可能是关于西施最早的记录。《墨子・亲士》篇记有:“西施之沈,其美也。”“沈”和“沉”在先秦古文中是互通的。有人据此认为,这里的“沈”字说的是西施的死因。后人引后汉赵晔的《吴越春秋》的逸篇对应,有“吴亡后,越浮西施于江,令随鸱夷以终”。“鸱夷”是装尸体的皮囊。这些历史资料证明,西施极有可能在吴亡后被沉入了水底,死了。那么,是谁溺死了西施呢?《东周列国志》说西施是被越王勾践的夫人杀死的。因为勾践从姑苏凯旋,把西施带回了越国。越王夫人认为西施是“亡国之物,留之何为”――八成是这位越王夫人害怕西施威胁自己的地位,就让手下把西施诱出,绑上大石沉入江中。在这里,西施被认为红颜祸水,是政权的不祥之物,只能得到沉江被杀的命运。“红颜祸国”一说在古代很有市场。许多称赞、垂涎西施美貌的“君子”“大夫”们往往正色斥责西施祸国,该杀。还有民间传说认为西施是被愤怒的吴国百姓杀死的。吴国灭亡后,百姓们迁怒于西施,认为是这个越国来的狐狸精勾引吴王,导致吴国灭亡的。于是,吴国百姓们用锦缎将她层层裹住,沉在扬子江心(一说太湖)。这其实是“红颜祸国”说的另一个翻版。《东坡异物志》记载:“扬子江有美人鱼,又称西施鱼,一日数易其色,肉细味美,妇人食之,可增媚态,据云系西施沉江后幻化而成。”可见西施沉江一说传播之广,也从反面证明后人对西施美貌的肯定。西施沉江一说在文学作品中也出现很多。比如李商隐曾作《景阳井》绝句一首,云:景阳宫井剩堪悲,不尽龙鸾誓死期。肠断吴王宫外水,浊泥犹得葬西施。稍晚的诗人皮日休也有《馆娃宫怀古》五首。其中第五首是:响
西施:朝为越溪女,暮作吴宫妃
春秋时代,越国有一位美女名叫西施。她的美貌简直到了倾国倾城的程度。无论是她的举手、投足,还是她的音容笑貌,样样都惹人喜爱。西施略用淡妆,衣着朴素,走到哪里,哪里就有很多人向她行“注目礼”,没有人不惊叹她的美貌。西施患有心口疼的毛病。有一天,她的病又犯了,只见她手捂胸口,双眉皱起,流露出一种娇媚柔弱的女性美。当她从乡间走过的时候,乡里人无不睁大眼睛注视。乡下有一个丑女子,名叫东施,不仅相貌难看,而且没有修养。她平时动作粗俗,说话大声大气,却一天到晚做着当美女的梦。今天穿这样的衣服,明天梳那样的发式,却仍然没有一个人说她漂亮。这一天,她看到西施捂着胸口、皱着双眉的样子竟博得这么多人的青睐,因此回去以后,她也学着西施的样子,手捂胸口、紧皱眉头,在村里走来走去。哪知这丑女的矫揉造作使她原本就丑陋的样子更难看了。其结果,乡间的富人看见丑女的怪模样,马上把门紧紧关上;乡间的穷人看见丑女走过来,马上拉着妻、带着孩子远远地躲开。人们见了这个怪模怪样模仿西施心口疼在村里走来走去的丑女人简直像见了瘟神一般。这个丑女人只知道西施皱眉的样子很美,却不知道她为什么很美,而去简单模仿她的样子,结果反被人讥笑。看来,盲目模仿别人的做法是愚蠢的。
东施效颦
春秋时代,越国有一位美女名叫西施。她的美貌简直到了倾国倾城的程度。无论是她的举手、投足,还是她的音容笑貌,样样都惹人喜爱。西施略用淡妆,衣着朴素,走到哪里,哪里就有很多人向她行“注目礼”,没有人不惊叹她的美貌。西施患有心口疼的毛病。有一天,她的病又犯了,只见她手捂胸口,双眉皱起,流露出一种娇媚柔弱的女性美。当她从乡间走过的时候,乡里人无不睁大眼睛注视。乡下有一个丑女子,名叫东施,不仅相貌难看,而且没有修养。她平时动作粗俗,说话大声大气,却一天到晚做着当美女的梦。今天穿这样的衣服,明天梳那样的发式,却仍然没有一个人说她漂亮。这一天,她看到西施捂着胸口、皱着双眉的样子竟博得这么多人的青睐,因此回去以后,她也学着西施的样子,手捂胸口、紧皱眉头,在村里走来走去。哪知这丑女的矫揉造作使她原本就丑陋的样子更难看了。其结果,乡间的富人看见丑女的怪模样,马上把门紧紧关上;乡间的穷人看见丑女走过来,马上拉着妻、带着孩子远远地躲开。人们见了这个怪模怪样模仿西施心口疼在村里走来走去的丑女人简直像见了瘟神一般。这个丑女人只知道西施皱眉的样子很美,却不知道她为什么很美,而去简单模仿她的样子,结果反被人讥笑。看来,盲目模仿别人的做法是愚蠢的。
寓言故事-东施效颦
春秋时代,越国有一位美女名叫西施。她的美貌简直到了倾国倾城的程度。无论是她的举手、投足,还是她的音容笑貌,样样都惹人喜爱。西施略用淡妆,衣着朴素,走到哪里,哪里就有很多人向她行“注目礼”,没有人不惊叹她的美貌。西施患有心口疼的毛病。有一天,她的病又犯了,只见她手捂胸口,双眉皱起,流露出一种娇媚柔弱的女性美。当她从乡间走过的时候,乡里人无不睁大眼睛注视。乡下有一个丑女子,不仅相貌难看,而且没有修养。她平时动作粗俗,说话大声大气,却一天到晚做着当美女的梦。今天穿这样的衣服,明天梳那样的发式,却仍然没有一个人说她漂亮。这一天,她看到西施捂着胸口、皱着双眉的样子竟博得这么多人的青睐,因此回去以后,她也学着西施的样子,手捂胸口、紧皱眉头,在村里走来走去。哪知这丑女的矫揉造作使她原本就丑陋的样子更难看了。其结果,乡间的富人看见丑女的怪模样,马上把门紧紧关上;乡间的穷人看见丑女走过来,马上拉着妻、带着孩子远远地躲开。人们见了这个怪模怪样模仿西施心口疼在村里走来走去的丑女人简直像见了瘟神一般。这个丑女人只知道西施皱眉的样子很美,却不知道她为什么很美,而去简单模仿她的样子,结果反被人讥笑。看来,盲目模仿别人的做法是愚蠢的。
丑妇效颦
 
共15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