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心都的故事

吴明跟赵天是同乡,两人好得如同手足,于是便结伴来到城里打工。他们在城里找了好多家企业,可不是人已招满,就是嫌他们没有专业技术而拒绝了他们。眼看身上不多的钱就要用完,如果再找不到工作,别说回家的路费没着落,就是连吃饭都成问题。因此,他们找工作的脚步一刻也没停过。为了省钱,他们连2元钱的公交车都舍不得坐,坚持步行着找工作。每天吃饭也只吃两顿,不是一碗面,就是一个馒头勉强填了填肚子。实在饿极了,就喝些水充饥。到了第十天,他们终于在一家电缆厂找到了一份拆旧厂房的活儿。每天的工作任务是爬上高高的旧房架,抡起一把8磅重的大铁锤,在房架上把旧墙体一块块地敲下来。虽然这个工作既累又危险,但对于一时找不到工作的吴明与赵天而言,已经是侥幸了。这天,吴明正在墙沿上使劲地挥锤作业,突然,一根横梁冲他飞砸下来。吴明侧身一躲,连人带锤从墙顶上摔了下来,经墙边的一棵大树一挡,但还是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等人们赶过来时,吴明已经昏迷过去。消息很快惊动了厂里的黄老板,他关上了办公室的门,过了一会儿,便一个电话打给了“120”,救护车很快赶来把吴明送进了医院。经检查,吴明颅脑损伤,眼下神志不清;右手臂轻度骨折,但对生命并无大碍。从那么高的墙上摔下来没有送命,多亏了墙边上的那棵大树挡了一下,缓冲了下坠的速度。否则,吴明也许到了另一个世界了,大伙都说吴明命大。接下来,首要的问题是治疗费。吴明一穷二白,哪有能力自救。黄老板不假思索,拿起办公桌上的一张白纸便竖着写道:“财务科刁科长:速筹三千元现金送到市第一医院,拟作吴明的治疗费用。务必务必。”黄老板不知是因为心急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还在末尾的句号上重重地用了一下力,竟把句号点成了实心的圆点。刁科长接到黄老板的手书后不敢迟疑,很快就把三千元现金送到了医院,使吴明得到了及时的救治。赵天及厂里的诸多民工见黄老板如此仗义,一个个都竖起大拇指夸黄老板。据此,干活的进度也大大加快了。吴明因为得到及时的治疗,伤势得到了控制。他的大脑已开始清醒,右手臂的伤也有所好转。然而,黄老板送去的三千元医疗费很快用完了,紧接着医院又催缴一万元的医疗费用。《催缴医疗费用通知单》随即送到了黄老板的案头,赵天等几个民工也来到黄老板的办公室等消息。只见黄老板对着通知单依然和颜悦色,他说:“人心都是肉长的,这事无论摊上了谁都叫我怜悯,像吴明这样的民工就更令人同情了。这样吧,我让财务再筹一万元现金给医院送去。”赵天听后,感动得就给黄老板连磕响头,惊得黄老板赶忙扶起赵天,连连说:“你这是使的哪门子,爱工如子,这是一个企业兴旺发达的基础,我这也是为我自己的企业着想啊!”黄老板说着,拿起笔来刷刷刷地在一张纸上从左往右写道:“请刁科长再筹一万元现金送市一医院,作为吴明的后续医疗费用。切记切记。”这般善解人意的主人,如此慈心善怀的老板,哪个民工见了不荡气回肠?谁个打工仔听了不倾情动容?黄老板的善举,经大家伙口口相诵,很快便在全厂风传开来,感动了厂里所有的民工。人们说,跟着这样的老板,就是累死也心甘情愿。然而,事出所料,黄老板批下去的条子,却在财务部门卡了壳,迟迟没有把款子送到医院去。医院警告说,如果再不把款子划过去,就要对吴明停医停药了。听到这个消息,赵天等一拨民工心急如焚地来找黄老板。黄老板听了赵天等人的陈述,一下子火冒三丈,他抓起电话就打给刁科长,以命令的口气说:“你立即到我办公室来一下!”刁科长不敢怠慢,三步并作两步直奔黄老板的办公室。刁科长一进门,黄老板便把电话机子啪地一声摔在了办公桌上,口大气粗厉声责问:“我说你这科长是怎么当的?我让你送一万元钱到市一医院你咋就卡壳了呢?人心都是肉长的,谁摊上了这码子事不着急啊?”“老、老板,你、你听我、我解释……”刁科长战战兢兢,连说话也口吃了。黄老板又厉声打断刁科长的话:“我不要听你作什么解释,我要你办实事、办善事、办真事……”“黄、黄老板,这实在让我为难啊,现在咱这账上已是一分钱都没有啦。”刁科长哭丧着脸说。“啊?那咱这钱呢?”黄老板一脸惊愕地问。刁科长即呈一副吊眉倒眼的模样,说:“三个月下来,客户没一分钱进到我们的账上,但是我们进原材料的商户倒是每天来这里逼款子,现在,就连正常开销都难以为继,再这样下去,只怕是连工人的工资都要拖欠了,哪里还拿得出一万元钱送去医院……”刁科长说到这里,委屈得眼圈都红了。黄老板听后,心像刀绞般地难受,他痛苦地捂着胸口,心里堵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良久,他才跟赵天他们说:“小赵,你看,企业不景气,我这实在没办法啊,人心都是肉长的,面对小吴的情况,其实我比你们还急啊!”黄老板说着,急得在办公室里团团地转起了圈子。见黄老板已用了心思,碰上这处境也确实为难,赵天等人无奈地从他的办公室出来,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大家想来想去,最后有个民工提议说,能不能跟老板说说,发动全厂职工为吴明募捐。面对民工们的提议,黄老板没有作更多的表态。于是,赵天他们联络了一些人着手这一工作。很快,一张《为吴明募捐的倡议书》贴在了厂子的大门口。不出两天,全厂职工慷慨解囊,给吴明募捐了一万余元医疗费,使他得到了进一步的治疗,伤势更是日趋见好。但碍于治疗费用,吴明住了一些天的医院,伤还没有好利索就坚决要求出院了。他出院以后,鉴于自己的身体情况,便回老家休养去了。半年后,吴明的伤彻底好了,他不再出去打工,而是在县外贸公司的舅舅的帮助下开始饲养蜈蚣。吴明饲养了两年蜈蚣,净赚了五十余万元,家境发生了质的变化。然而,这时赵天却传消息给吴明说,黄老板最近得了一种怪病,跑遍了全国多家医院,花去了巨额医疗费用,不但病情不见好转,而且进一步加重,据说,黄老板将不久于人世。听了这个消息,吴明在震惊之余心痛万分,毕竟,在他身陷困境之际,是黄老板向他伸出了援手,使他及时得到了救治。于是,吴明立即赶去探望黄老板,向黄老板讲了许多感激和安慰的话。黄老板还是那句话,说:“人心都是肉长的,当初,我不救你,心能安吗?”回家以后,吴明又马不停蹄地请教当地一位名老中医。名老中医告诉他,可以用他养的蜈蚣,再加当地大山深处危岩上的还生草调治,也许有救。于是,吴明二话不说,便独自进山去采还生草。还生草是名贵稀少药材,唯有当地深山的壁立危岩上生长,采集甚是艰险。但是,正如黄老板说的那样,人心都是肉长的,吴明这回不救黄老板于心不安。因此,一连几天,吴明不怕山高岩险,日日跋涉于群山危岭之间。通过艰难跋涉,他终于在千仞壁立的危岩上采到了少许还生草。在老中医的指点下,他迅速用蜈蚣与还生草调制成一服偏方药,急急送到了黄老板身边。黄老板服下药后,病情果然有了起色。但是,这服药别处无法办到,吴明带去的药又很快用完,他必须迅速回去再次采药。正当吴明赶回家的当天,赵天又给他打来了电话,告诉他不要去采药了,别再救黄老板了。吴明问这是为何,于是,赵天告诉了吴明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人心都是肉长的
她一直对母亲把一颗心都掏出来给父亲的活法,颇有微辞的。她不怎么喜欢父亲,过半百的人了,还像个孩子似的任性顽固。脾气暴躁不说,对母亲讨好他做的一切事,向来都要横挑鼻子竖挑眼地发几句评论。每每母亲都温顺地站在一旁,洗耳恭听着,眼里,竟是含着笑的。她当然看不过去,总会像儿时那样,英勇无畏地站到他们中间去,怒目直视着父亲。做父亲的,倒是有几分怯她,但也抹不下面子求饶,或是说几句温柔的玩笑话,将这场小小的争吵敷衍过去,他总是愤愤地“哼!”一声,转身就往门外走。接下来,便是最让她气愤不过的场面。母亲不顾一切地追上去,拉住父亲的胳膊,当着她的面,几乎低声下气般地求他:“又疯跑到哪儿去?说好了中午给你和真儿做喜欢吃的红烧鱼,怎么又给忘了?”父亲倒是不再往外迈步,却也不会低头看母亲一眼,而是背着手又气哼哼地钻到书房里去,半天也不出来,直到母亲忙活完了,又亲自把他拉出来为止。她一点都不明白,为什么母亲会这么纵容着父亲。她觉得父亲的坏毛病几乎都是母亲一点点惯出来的,因为父亲知道有人永远会跟在身后为他叠被洗衣收拾书桌,把他将要穿的衣服整整齐齐地摆在面前,甚至母亲偶尔出门不回家,都会为他提前做好了饭,温在锅里。她几次三番地“教育”母亲,不要“助纣为虐”,否则哪一天等她这个女儿嫁出去了,就没有人保护她了。母亲每次都眯眼笑望着她,不言语,一副很知足很幸福的恬淡模样。这样的神情让她知道,如此多的口舌,又白费了,下次母亲照样是又要去哄生了气的父亲的。所以她在自己找男友的时候,便格外地留了心,凡是[欣赏雨季爱情故事网]故事里痴恋着的男女主人公,为了彼此,既会忍让,亦会执拗地坚守,不让别人一兵一卒。让与不让,其实都是为了能够一生厮守。在父亲“没好气”地打电话来请她回去的那一刻,她才终于明白,原来一辈子的幸福,不在于是否有一个完美的爱人,而是,两颗心,在让与不让组合成的圆里,能否用自己的爱与温柔,宽容地将对方的棱角,环住,永不松手。
用什么尺子量爱情
她一直对母亲把一颗心都掏出来给父亲的活法,颇有微辞的。她不怎么喜欢父亲,过半百的人了,还像个孩子似的任性顽固。脾气暴躁不说,对母亲讨好他做的一切事,向来都要横挑鼻子竖挑眼地发几句评论。每每母亲都温顺地站在一旁,洗耳恭听着,眼里,竟是含着笑的。她当然看不过去,总会像儿时那样,英勇无畏地站到他们中间去,怒目直视着父亲。做父亲的,倒是有几分怯她,但也抹不下面子求饶,或是说几句温柔的玩笑话,将这场小小的争吵敷衍过去,他总是愤愤地“哼!”一声,转身就往门外走。接下来,便是最让她气愤不过的场面。母亲不顾一切地追上去,拉住父亲的胳膊,当着她的面,几乎低声下气般地求他:“又疯跑到哪儿去?说好了中午给你和真儿做喜欢吃的红烧鱼,怎么又给忘了?”父亲倒是不再往外迈步,却也不会低头看母亲一眼,而是背着手又气哼哼地钻到书房里去,半天也不出来,直到母亲忙活完了,又亲自把他拉出来为止。她一点都不明白,为什么母亲会这么纵容着父亲。她觉得父亲的坏毛病几乎都是母亲一点点惯出来的,因为父亲知道有人永远会跟在身后为他叠被洗衣收拾书桌,把他将要穿的衣服整整齐齐地摆在面前,甚至母亲偶尔出门不回家,都会为他提前做好了饭,温在锅里。她几次三番地“教育”母亲,不要“助纣为虐”,否则哪一天等她这个女儿嫁出去了,就没有人保护她了。母亲每次都眯眼笑望着她,不言语,一副很知足很幸福的恬淡模样。这样的神情让她知道,如此多的口舌,又白费了,下次母亲照样是又要去哄生了气的父亲的。所以她在自己找男友的时候,便格外地留了心,凡是男孩子身上有一丁点父亲影子的,一律Pass掉。这样挑来挑去的,便一晃过了28岁,浪费掉了青春里最美好的时光,一向对她的婚姻不管不问的父亲都生了气,亲自在家设宴,帮她考察一个老战友介绍过来见面的优秀军官。军官言行举止确实都很得体,事业上也是百里挑一的出色。却在最后与父亲下象棋时,犯了她心目中完美爱人的大忌,竟在未来岳父面前逞英雄,连个小卒子都不肯让。父亲当然也是不肯相让。看着这样两个臭味相投的军人,她微微一笑,便在心里,又像以往,轻轻将他Pass掉了。这一次,父亲真的发了火,说你自己都不完美,有什么资格苛求别人?!即便是有完美的人,被你心里那把尺度刻错了的尺子一量,也甭想再完美了!她一赌气,搬到姨妈家去住。晚上躺在被窝里向姨妈控诉父亲的劣行,没想到姨妈却是微微叹一口气,说:你不知道当年多少姐妹嫉妒你母亲找了这么一位好丈夫呢。你父亲和他的顶头上司都看上了你母亲,而且当时又是你父亲提拔上尉的考察期。结果他却是宁肯不当上尉,也要把你母亲抢过来呢。他的不肯让,不仅感动了你母亲,还赢得了那位领导的赞赏。有一年他执行任务,一失足从山崖上摔了下来,全身没一块好骨头,在送手术室的路上,怕你母亲担心,他还咬紧了牙,非得让别人和你母亲谎报了平安,才肯进手术室呢。其实,在大事上,为了你母亲,他是坚决不肯对别人忍让半步的。你母亲,其实亦是如此。否则,当年嫁给你父亲的,就是我,而不是她了。她竟是觉得有些陌生,像在听别人的故事,故事里痴恋着的男女主人公,为了彼此,既会忍让,亦会执拗地坚守,不让别人一兵一卒。让与不让,其实都是为了能够一生厮守。在父亲“没好气”地打电话来请她回去的那一刻,她才终于明白,原来一辈子的幸福,不在于是否有一个完美的爱人,而是,两颗心,在让与不让组合成的圆里,能否用自己的爱与温柔,宽容地将对方的棱角,环住,永不松手。
用尺子衡量的爱情
 
共3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