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该是的故事

年初刚回来上海不久,有一天我接到妈妈打来的电话。妈妈在电话那头拼命叮嘱我要好好照顾自己,该花钱的地方一定要舍得花钱,如果没有钱记得问他们要。这件事其实在我看来还算蛮离奇的,因为我升大学以后就再没跟他们要过生活费,他们也一直很习惯我从未伸手要过生活费这件事。末了我便问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倒也不是什么事啦,只是我最近听你姨妈说,她那边有个正在上初中的小孩,因为家里很穷所以一直都很省,说是同学都从没见他去饭堂吃过饭,每天都是吃五毛钱一包的方便面,每个月省下的生活费就交还给父母。”妈妈在电话一头娓娓道来,“按理说是件好事对不对,但是方便面这种东西哪能当正餐天天吃?结果吃了一年方便面,说是吃成了肾炎还是肾结石,总之就是要换肾,本意是好的,偏偏省下的钱还不够换肾的零头呢。”穷人越活越苦逼,倒也真不是因为什么“老天不开眼”“老天不助我”之类的理由。穷人之所以活得越来越苦逼,是有的时候根本不知道怎么把日子活得更好。贫穷是很多创业家发愤图强的充分非必要条件,也渐渐成为不少人伤害自己的充分非必要理由。难道真因为自己家里穷就天天吃泡面?难道真因为自己每个月只有两千薪资就住在隔断间?无论你是刚毕业的大学生,还是毕业多年的小白领,步入社会要学的第一课就是爱自己。我不是鼓励大家“及时行乐”,而是希望大家知道无论什么情况下亏待自己的身体是最不可取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身体都没了省那么多钱下来有什么用?何况,对于一个真正的百万富翁来说,钱也不可能是省下来的,钱是赚出来的。你觉得比尔·盖茨或是李嘉诚的钱是从小到大吃泡面,吃了一辈子省下来的吗?我刚毕业来上海的时候,每个月只能拿三千五薪资,但我还是租了一个房租要一千五的房子。其一是因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若是住在很差的房子里,周围也都是惨兮兮的人,很快就会磨掉你生存的斗志;其二是因为“有压力才会有动力”,为了让自己能住上这个房子,我会在精神上更加激励自己要努力努力再努力,不能被小小的房租给压垮。一直到今天,我都很感激自己当初的这些坚持。如果选择住隔断间,可能我根本不会发现自己奋斗的意义所在,继而失去奋斗下去的动力,然后一辈子都住在破破烂烂的隔断间。贫穷之所以是恶性循环的,是因为大部分“穷人”的观念根深蒂固。总想着以后没得吃,怎么能过好现在?人在做一些事情的时候,不要只看到短期效益,还要看到这件事带来的长远影响是正面还是负面的。对一件错误的事情执着死脑筋是可怕的,职业规划也是一样,别因为短期的一两千元放弃了更好的发展前景。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你,可以在电脑前问问自己:你过得好不好?你够不够爱自己?贫穷和富贵像是两条开往不同目的地的地铁,总有无数人想要在换乘站挤上富贵这辆列车。而这个城市就像一个依附着权势和金钱的贵妇,用挑着浓密睫毛膏的双眼冷眼看着这些彷徨又无助的乘客。无论你是搭上了哪一辆车,小日子都要精打细算着过。贫穷也不能阻止你爱自己的脚步,只有学会爱自己,才能让自己活得更好,才是性价比最高的选择。
贫穷不该是你伤害自己的理由
我和娟的缘分,应该是上辈子注定的。我的妈妈和她的妈妈是好朋友,她们同在一个单位工作,也同住一个家属区,甚至还同时怀了孕。于是她们约定:如果是一男一女就结为亲家;如果都是男孩或是女孩就结为兄弟或姐妹。就这样在她们的期盼中,在一个冬日的清晨我来到了人世,似乎是为了感应我的到来,12小时后她也赶到了人间。这也成为家长们解释我皮肤为什么这么白,而她的却那么黑的理由――我是天刚亮时生的,她是天快黑时生的。就这样,我们在摇篮中就成了姐妹,穿一样的衣服,梳一样的小辫,唱一样的儿歌,情同手足。童年的时光在欢笑中潺潺流淌,在一起的日子总是很快乐。有一天,妈妈买回来一只小白兔,长长的耳朵,红红的眼睛,白白的毛,令我们开心不已。我们每天都给它吃草、喝水、梳毛,还给它讲故事,唱儿歌,做游戏,乐此不疲。虽然小白兔不会讲话,不过我们相信它一定听得懂,因为我和娟都把它当作我们最好的伙伴。后来不知为何,小白兔死了。我们给它盖上最漂亮的头巾,把它埋在院子里,为它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娟还给小白兔画了一张很漂亮的画像,放在家里,天天告诉它,我们想它。我和娟伤心了很久。没想到伤心事接踵而来。我患了急性淋巴结核,需立即进行手术。年少的我,当时认为“开刀无异于死亡”。我告诉娟,我要死了,就像小白兔一样,你会想我吗?她很肯定地点点头。那天,我们在小白兔的坟前哭了整整一个下午,晚上,她突然跑到我家,塞给我一串佛珠。她说,这是她去世的奶奶留给她的,是在庙里求的,可以保护小孩子平安,不被鬼抓去。“真的吗?”我将信将疑的。“我怕妈妈骂,偷出来给你的。”她快急哭了,由不得我不信。我做手术时,手里一直握着那串佛珠,心里想着她讲的话。我醒来时,她正冲着我笑,我也笑了,那一刻,我们都坚信是那串佛珠救了我。日子在无忧无虑中穿行,那时的天空总是湛蓝的,总是阳光灿烂。我们一同上学、一同放学、一同考上了全县最好的中学。临近中考时,学校进行身体检查。作为班长的我,无意中在那张体检不合格的名单里看见了她的名字。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表格里赫然写着:早期肺结核。为了不影响她的学习,大家都没有告诉她实情,希望她在复检中可以通过。那时,学校离家太远,晚上要上自习,为了节省时间,我们都带着晚饭到学校吃。我和她总是将饭菜放在一起,分而食之。你一勺我一口,其乐融融也!可那天我犹豫了,我知道肺结核很容易传染的,可我又不愿让她知道真实的病情让她伤心失望,我甚至无法通过任何善意的谎言来拒绝她夹给我的红烧大排。“吃呀,这不是你最喜欢吃的吗?我特意留给你的。”那一瞬间,我瞥见了戴在她手上的佛珠,我一如往常般吃下了那块她夹给我的红烧大排。复检时,她的病情依旧没有好转,她被剥夺了参加中考的资格。所有的努力,所有的梦想,所有的未来都被否定了。我知道,对她而言,这无异于宣判了死刑。她整整三天滴水未进。我想去安慰她,敲门时我听到了她的哭声,声声落在心上,打得我心痛。我不忍去看她,一直很要强的她,看见我只会更伤心。我没有进去,站在门口默默陪她一起哭,我相信她可以感应得到。就在我参加中考的那一天,她也和她的父母一同踏上了去省城的列车。她留下了那串一直戴着的佛珠,保佑我中考成功!她的离去,一如断了线的风筝,思念遥遥无期。直到高二那年暑假,当她再度站在我面前时,我惊呆了,差点没认出她:娟的头发染成了黄色,还化了淡妆,穿了一套很时髦的衣裙。而我依旧扎着高高的马尾,穿着青色的学生裙。兴奋、惊喜、怀疑、失望一时间统统涌上了心头。我们紧紧拥抱在一起,这是我们分开最长的日子,从出生起。我们手牵手,就像从前一样,走在熟悉的小路上,却没有了熟悉的欢声笑语。一阵寒暄之后,我们似乎没有了话题。“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总是喜欢采这路旁的野花,你喜欢插在头上,而我喜欢扣在衣服上?”我试图打破这份沉默,“是吗?我都忘记了。”她一脸的漠然。“那上次我们代表学校参加全县举行的才艺比赛,你画画得了第一,我作文得了第一。那天,我们兴奋得在路上发疯似地边走边唱,大家都奇怪地盯着我们看,我们却在那儿做鬼脸,你总该记得吧?”我很有把握地问道。“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你还提它干吗。”她的无动于衷,她语气的平静,让我吃惊,似乎一切与她无关,我感到从未有过的陌生。一阵沉默又一阵沉默向我们袭来,让人感觉窒息。晚上,我们喝了酒,我们唱了那首小时候最爱唱的歌《找朋友》。我看见她眼中有泪光闪烁,那一刻,我相信她记得所有的往事,她依旧是我的好朋友。她走了,如一阵风,她没有留下地址。她说。她会想我的,我永远都是她最好的朋友。高三填志愿时,我填了省城南京。潜意识里,我期待有一天我或许会在那个城市与她不期而遇。大四的那个圣诞节,我在学校门口等公交车。看见一个骑车的女孩,戴着一顶白色的帽子,是奶白色的,她最喜欢的那一种。“娟,娟……”我下意识地叫着她的名字,我跟着车跑了很远,可最后还是没有赶上。看着那女孩消失在了马路的尽头,我久久不愿意离去。同学说,是我眼花了。可不知为何,我总固执地认为那女该就是娟。元旦时,我意外收到了一封来信和一张贺卡,是娟的。她说,那天她看见我了,也听见我叫她了。可她没有回头,我叫的是以前的她。现在的她已经变了,变成了坏女孩。她说,我是大学生,她是打工妹。我有我的天地,她有她的世界。她不愿我认出她是不想让我失望与难堪,她不愿意我去找她,让她保留一点自尊。她还说,一棵柳树和一棵杉树栽得再近也无法彼此了解,就像白天永远不懂夜的黑――落款是:你曾经最好的朋友娟。那张贺卡是她亲手绘制的,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串佛珠,每粒珠子上都写上了祝福,最末的一粒上写着:愿意来世做一生一世的好姐妹!世界静极了,只见灵魂独舞。我不曾相信十几年的情谊会如此不堪一击;我不曾怀疑我们的友谊坚不可摧、牢不可破;可现实又为何如此残酷,将我们带入天堂却又把我们打入地狱!我开始明白席慕容说的,友情有时实在是经不起天长日久的琢磨和挑剔,也经不起面对面的审视和观察;我开始想念三毛说的,朋友之义,重在义字千变万化。也是一种神秘的情,来无影,去无踪。友情再深厚,缘分尽了,就成了陌路。可我还是很偏执的想起一句,就像《流行花园》里道明寺说的那样,我们之间的友情不是比任何东西都坚固吗?霎时间,泪如雨下,泪珠滴落在贺卡上,泪水浸湿了图案。恍惚间,我看见那串佛珠断了线,竟成了不成串的珠子,悄然滑落……她走了,如一阵风,她没有留下地址。她说。她会想我的,我永远都是她最好的朋友。高三填志愿时,我填了省城南京。潜意识里,我期待有一天我或许会在那个城市与她不期而遇。大四的那个圣诞节,我在学校门口等公交车。看见一个骑车的女孩,戴着一顶白色的帽子,是奶白色的,她最喜欢的那一种。“娟,娟……”我下意识地叫着她的名字,我跟着车跑了很远,可最后还是没有赶上。看着那女孩消失在了马路的尽头,我久久不愿意离去。同学说,是我眼花了。可不知为何,我总固执地认为那女该就是娟。元旦时,我意外收到了一封来信和一张贺卡,是娟的。她说,那天她看见我了,也听见我叫她了。可她没有回头,我叫的是以前的她。现在的她已经变了,变成了坏女孩。她说,我是大学生,她是打工妹。我有我的天地,她有她的世界。她不愿我认出她是不想让我失望与难堪,她不愿意我去找她,让她保留一点自尊。她还说,一棵柳树和一棵杉树栽得再近也无法彼此了解,就像白天永远不懂夜的黑――落款是:你曾经最好的朋友娟。那张贺卡是她亲手绘制的,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串佛珠,每粒珠子上都写上了祝福,最末的一粒上写着:愿意来世做一生一世的好姐妹!世界静极了,只见灵魂独舞。我不曾相信十几年的情谊会如此不堪一击;我不曾怀疑我们的友谊坚不可摧、牢不可破;可现实又为何如此残酷,将我们带入天堂却又把我们打入地狱!我开始明白席慕容说的,友情有时实在是经不起天长日久的琢磨和挑剔,也经不起面对面的审视和观察;我开始想念三毛说的,朋友之义,重在义字千变万化。也是一种神秘的情,来无影,去无踪。友情再深厚,缘分尽了,就成了陌路。可我还是很偏执的想起一句,就像《流行花园》里道明寺说的那样,我们之间的友情不是比任何东西都坚固吗?霎时间,泪如雨下,泪珠滴落在贺卡上,泪水浸湿了图案。恍惚间,我看见那串佛珠断了线,竟成了不成串的珠子,悄然滑落……
不成串的珠子
家里买回第一台收音机,应该是1981年。那时候,我刚上小学三年级。记得那是一个中午,放学回家,听得家里有异样的声音,在空空的屋子里回荡。我赶紧跑进屋,爸爸正趴在一台收音机旁调台呢。那是个四方四正的家伙,摆在炕上,显得格外大。我问父亲,这是什么。父亲头也没抬,说,收音机。然后,继续调他的台。这是我们村买回的第一台收音机。父亲是个木匠。经常到邻村去给别人盖房或者打家具,因此挣了些钱。印象中,一天工钱是2元,还要给一盒蓝钻石烟或者官厅烟。父亲是村里的能耐人,事事好为人先。他买回这台收音机后,左邻右舍都跑来看、跑来听,然后,发出啧啧的赞美声。然后,父亲呵呵呵地笑,母亲也呵呵呵地笑。我呢,把收音机端正地抱在怀中,不让别人摸一下。我惊异于这么一个小盒子,竟然会说话,会唱戏唱歌。我常常朝那块小小的玻璃面板后边看,在我看来,那后边一定藏着神通广大的人,趁我们看不见他们的时候,悄悄发出声来。倘若有别人家的孩子来,我便煞有介事地一指那块玻璃面板,向这些小玩伴解释,说,有小人们在里边藏着呢,他们一会儿唱,一会儿说。这个收音机让家里很是风光荣耀了一阵子。整个上个世纪80年代,我们家的日子都是村里过得较好的。这一来得益于父亲干木匠活挣来的钱,二来得益于一家人的省吃俭用。还记得,那时候的晚上,常常有村里的人来我家坐,一聊聊半个晚上。最后,讪讪地说,大叔,家里有闲钱没有,我想借些。父母总是爽快地说,有。然后,利落地借给别人。我上高中之后,家里渐渐吃紧了。1991年的时候,父亲得了病,家里失去了最主要的劳力,所有的活,都落在母亲一个人身上。那时候,村里很多人家都有了黑白电视机,然而我们家没有。每到寒暑假,我想看电视,就得去邻居家看。每当看到人家靠着自家的被窝垛,悠闲自在地看电视的时候,心里想,家里如果有一台电视机该多好啊。然而,父亲的病越来越严重,从村里的医生,一直看到几家大医院。家里所有的积蓄花完了,而且还借了不少外债。在这样的窘境下,买一台几百块钱的电视机,已经成了不可能实现的奢望。那时候,正流行演电视剧《封神榜》,父亲很爱看。每到晚上,父亲都要上一个小坡,到隔壁家看完两集。后来,父亲已经没有上坡的力气,不能去看了,就问母亲,《封神榜》演到哪一集了。母亲不爱看电视,说,我也不知道。接着,父亲就会长长的“唉”一声。这一声长叹,隔着十几年的时光,依然顽强地留在母亲的心里,挥之不去。母亲说,那时候,要是能有一个电视机就好了。你父亲每天看看电视,或许能够减少一些他的病痛。可是,家里哪里有这个钱啊!接着,母亲也是一声长长的叹息。1992年,父亲走了。临终,他没有提电视机的事情。然而,在他要强的心里,这应该是他永远无法实现的梦,也是他心里不能回避的无奈和疼痛。因为,那一年,村里几乎家家都有电视机了,从坡上看过去,高高的天线杆子,像密密麻麻的小树林,紧靠在别人家的屋檐边,一副幸福的模样。而我家,光秃秃,在落寞中,显出一种悲怆与凄凉。父亲在病重期间,留下了好多债。还是还账要紧,母亲总是这样说。后来,每每家里边能收入一些钱,母亲就全部还给债主了。日子,紧巴巴地一天天向前熬着。后来,人们开始淘汰黑白电视机,好多人家都换上了彩电,然而我家,依然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就这样,在寂静和苍凉中,一直苦熬了好几年。大学毕业后,我挣了钱,家境一天天地好转起来。等我们有了积蓄之后,买的第一样家用电器,就是一台彩色电视机。是一台21英寸的牡丹牌电视机,当时整整花去了2700多元钱。当我把电视机买回家,看着电视中花花绿绿的人穿梭出现的时候,那一刻,我哽咽不已。为了等到这一刻,也不知道等了多少年,仿佛漫长的,过了好几个世纪。这一段岁月留下来的,全是品咂不尽的苦痛和哀伤。还能说什么呢,亲人已逝,即便是这样幸福的时刻,也混杂着难以排遣的酸楚和伤感。再后来,买了房子,家里的电器慢慢也多了起来,但是最多的还是电视。先是在每个卧室都买了小款的电视,后来把那款旧的牡丹给了别人,客厅里换成了29寸的,再后来,干脆买了大大的液晶电视挂在墙上,出来进去,几间屋子里,全是电视的声音。父亲是个勤劳俭朴的人,他曾经有过人生的辉煌,也遭受了人生的不幸。他已经长眠于生他养他的地下了,我现在能够告慰他的,或许,就是越来越好的生活了。是的,如果他能活到现在,那该多好啊,他不仅会实现那个简单的梦,也许,还能得到许多想象不到的满足,以及幸福和安康。为了等到这一刻,也不知道等了多少年,仿佛漫长的,过了好几个世纪。这一段岁月留下来的,全是品咂不尽的苦痛和哀伤。还能说什么呢,亲人已逝,即便是这样幸福的时刻,也混杂着难以排遣的酸楚和伤感。再后来,买了房子,家里的电器慢慢也多了起来,但是最多的还是电视。先是在每个卧室都买了小款的电视,后来把那款旧的牡丹给了别人,客厅里换成了29寸的,再后来,干脆买了大大的液晶电视挂在墙上,出来进去,几间屋子里,全是电视的声音。父亲是个勤劳俭朴的人,他曾经有过人生的辉煌,也遭受了人生的不幸。他已经长眠于生他养他的地下了,我现在能够告慰他的,或许,就是越来越好的生活了。是的,如果他能活到现在,那该多好啊,他不仅会实现那个简单的梦,也许,还能得到许多想象不到的满足,以及幸福和安康。
父亲的梦
1937年4月26日,那本应该是“人间四月天”,德国法西斯空军恣意轰炸了西班牙历史名城——风光旖旎的小镇格尔尼卡,当时恰逢集市,2000名无辜平民丧生,格尔尼卡被夷为平地。这一事件震撼了全世界,也震撼了毕加索。愤怒的画家毕加索,挥笔创作了大型油画《格尔尼卡》。七十年过去,这幅杰作已经成为警示战争灾难的文化符号之一,也使格尔尼卡的悲剧永远留在了人类伤痕累累的记忆中。画面里没有飞机,没有炸弹,却聚集了残暴、恐怖、痛苦、绝望、死亡和呐喊。被践踏的鲜花、断裂的肢体,号啕大哭的母亲、仰天狂叫的求救,断臂倒地的男子、濒死长嘶的马匹……这是对法西斯暴行的无声控诉,撕裂长空。画家以半抽象的立体主义手法,以超时空的形象组合,打破了空间界限,蕴含了愤懑的抗议,成就了史诗的悲壮;在支离破碎的黑白灰色块中,散发着无尽的阴郁、恐惧,折射出画家对人类苦难的强大悲悯。面对痛彻心扉的人间惨剧,不同的艺术家有不同的反应,格尔尼卡被法西斯空军轰炸,就是给了艺术家们一道无声的考题。有没有慈悲的情怀,就是能不能触动心灵创作的前提。毕加索说:“我是依我所想来画对象,而不是依我所见来画的。”当时侨居巴黎的毕加索,受西班牙政府委托,正准备为参加巴黎国际博览会的西班牙馆创作绘画作品。德军轰炸格尔尼卡的消息传来,毕加索震怒了,他就以格尔尼卡被轰炸为题材,依他所想来为西班牙馆作画,将法西斯惨无人道的罪行彻底曝光在世人面前。艺术的创作者,是必须悟透艺术真谛的。就像中国漫画家丰子恺所说的:艺术不是技巧的事业,而是心灵的事业。《格尔尼卡》问世后,曾在一些国家展出,受到爱好和平者的高度评价,毕加索也因此备受世界人民的尊敬。佛朗哥独裁统治时期,《格尔尼卡》无法在画家的祖国展出。直到1981年,《格尔尼卡》才回到西班牙,实现了毕加索的遗愿。在巴黎毕加索艺术馆,曾发生了一件小事:一天,一些德国军人来此参观,毕加索发给他们每人一幅《格尔尼卡》的复制品。一名军官问毕加索:“这是您的杰作吗?”毕加索回答:“不,这是你们的杰作!”
格尔尼卡
1852年秋天,屠格涅夫在打猎时无意间捡到一本皱巴巴的《现代人》杂志。他随手翻了几页,竟被一篇题名为《童年》的小说所吸引。作者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无名小辈,但屠格涅夫却十分欣赏,钟爱有加。屠格涅夫四处打听作者的住处,最后得知作者是由姑母一手抚养照顾长大的。屠格涅夫找到了作者的姑母,表达他对作者的欣赏与肯定。姑母很快就写信告诉自己的侄儿:“你的第一篇小说在瓦列里扬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大名鼎鼎、写《猎人笔记》的作家屠格涅夫逢人便称赞你。他说:‘这位青年人如果能继续写下去,他的前途一定不可限量!’”作者收到姑母的信后惊喜若狂,他本是因为生活的苦闷而信笔涂鸦打发心中寂寥的,由于名家屠格涅夫的欣赏,竟一下子点燃了心中的火焰找回了自信和人生的价值,于是一发而不可收地写了下去,最终成为具有世界声誉和世界意义的艺术家和思想家。他就是列夫·托尔斯泰。社会生活中,欣赏与被欣赏是一种互动的力量之源,欣赏者必具有愉悦之心,仁爱之怀,成人之美之善念;被欣赏者必产生自尊之心,奋进之力,向上之志。因此,学会欣赏应该是一种做人的美德。
学会欣赏应该是一种做人的美德
犹太人说,这世界上卖豆子的人应该是最快乐的,因为他们永远不必担心豆子卖不出去。假如他们的豆子卖不完,可以拿回家去磨成豆浆,再拿出来卖给行人。如果豆浆卖不完,可以制成豆腐,豆腐卖不成,变硬了,就当作豆腐干来卖。而豆腐干卖不出去的话,就把这些豆腐干腌起来,变成腐乳。还有一种选择是:卖豆人把卖不出去的豆子拿回家,加上水让豆子发芽,几天后就可改卖豆芽。豆芽如卖不动,就让它长大些,变成豆苗。如豆苗还是卖不动,再让它长大些,移植到花盆里,当作盆景来卖。如果盆景卖不出去,那么再把它移植到泥土中去,让它生长。几个月后,它结出了许多新豆子。一颗豆子现在变成了上百颗豆子,想想那是多划算的事!犹太人的这个故事说明什么道理呢?一颗豆子在遭遇冷落的时候,都有无数种精彩选择,何况一个人呢,至少应该比一颗豆子更坚强吧?
卖豆子的人最快乐
犹太人说,这世界上卖豆子的人应该是最快乐的,因为他们永远不必担心豆子卖不出去。假如他们的豆子卖不完,可以拿回家去磨成豆浆,再拿出来卖给行人。如果豆浆卖不完,可以制成豆腐,豆腐卖不成,变硬了,就当作豆腐干来卖。而豆腐干卖不出去的话,就把这些豆腐干腌起来,变成腐乳。还有一种选择是:卖豆人把卖不出去的豆子拿回家,加上水让豆子发芽,几天后就可改卖豆芽。豆芽如卖不动,就让它长大些,变成豆苗。如豆苗还是卖不动,再让它长大些,移植到花盆里,当作盆景来卖。如果盆景卖不出去,那么再把它移植到泥土中去,让它生长。几个月后,它结出了许多新豆子。一颗豆子现在变成了上百颗豆子,想想那是多划算的事!犹太人的这个故事说明什么道理呢?一颗豆子在遭遇冷落的时候,都有无数种精彩选择,何况一个人呢,至少应该比一颗豆子更坚强吧?
遭遇冷落的豆子
她第一次在他面前出现应该是这样的情景:全系新生大会,120个座位的教室有150个人在场,黑压压,都坐满了。知道辅导员脾气不好,谁也不敢迟到。就她一个,来晚了。他刚毕业没多久,脾气不好却是全校有名的,时常沉着脸,天生没有表情肌。不是没有原因,他本来要出国,可惜非典时期,签证难于登天,就这样搁置下来,国外那边等不及,把机会给了别人。他后来想想,岂有不懊恼的,可是生活还是要过下去,他就留校了。带着一点怀才不遇和壮志难酬,人看上去总有那么一点沉痛。可是他终归才25岁,有的男生不把他当老师,走路还要搭他肩膀,叫哥们儿。所以他渐渐发现,不威严是不行的。不威严,管不住他们,一群顽徒即会疯成猢狲。他点名的习惯是宁可枉杀千人不可使一人漏网。这天下午,她见势不妙,连忙转身向楼下跑。可是透过玻璃门他已经看到她了,他喝住她,她还跑,那天她穿一双拖鞋,因为刚游完泳。脚一滑,啪,摔了一跤,拖鞋飞出两米远,她最后还是被他擒获了。进教室,在大家面前工工整整站好,脸都涨红了。就那样他还不饶过她,他要她做一场深刻的检讨,并且要唱歌以示惩罚。她白他一眼,对大家说:“对不起。”然后唱歌,其实她有很动听的歌声,那天还唱了一首特别高难度的《那就是我》,她学过声乐。她一边唱,一边看他。有那么一刻,他被歌声吸引,像奥德塞里听到海妖歌声的水手,忘情地沉醉了。他仿佛看到了世间最美的风景,她唱完了,他的嘴角居然绽放了一朵显微镜下才能看到的微笑,她全都看到了。[]她一瘸一拐地扛了把椅子,到教室后面找个位置坐下。盛夏将尽,窗外一地的花,雪白、耀眼。那天开完大会,身后有个声音叫住她,是王尘。他长有麦色的皮肤,看上去很是光风霁月。以后,她和王尘当同桌,一起上课下课,同学都以为,她和王尘恋爱了,其实他们并没有,因为她心里总有个影子,那影子有双明亮的眼睛,总是在她身后,像保佑她的一颗天使星……但她遇到他的次数却很少,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他是有意在躲着她。新年联欢会,他每个寝室都去了,大家给他敬酒,他也都喝了,可就在她寝室门口,他偏偏就不进去了,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时刻渴想她,梦里也梦见过她,可是看着她的门牌号码,他忽然觉得怯懦了。他的课,是选修课,她想了想,终于把这一堂课勾去。其实她同他一样,是那种“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的感觉―――既然他羞于相见,那么她不想冒昧。她4年里只当众唱过一回歌,就是被罚那次,她也避免了一切有可能和他接触的机会,比如当班干部,参加演唱比赛,等等。[]她想一想,觉得这种惆怅简直令人窒息,可是又那么美丽。王尘够勇敢,一个月亮很好的晚上,他从很远的男生东区宿舍楼跑过来,在楼下狂喊她的名字。她披衣下楼,看着王尘,未免有些怨怼,有什么事儿啊非得这么晚来找我。“我喜欢你,我会在海边给你买一座小房子,我们会生活得很幸福。”王尘大口大口喘着气说。她看着王尘,她觉得那一刻心里有个东西一下子醒了。第二天,她疯了一样跑到辅导员办公室。他在,正巧一个人,她在他面前站定,一口气像朗诵诗一样说起来:我喜欢你,我希望毕业后和你在一起,我们会在海边有一所小房子,我们会生活得很幸福……他听得呆住了,他看着她,就像看一只小松鼠。如果你也有这样的经验―――偶然地,你和一只小动物,小猫、小狗、或者松鼠,不期然地目光撞到一起,内心的某种锋芒对上了,你和它会同时心里一阵颤动,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怖,或者感动。他看着她,像看着一只小松鼠。他的目光几乎是抚摸着这只小动物,然后他轻轻地一笑,他说:“可我快走了啊。”[]他就这样拒绝她了,过了一段时间,他真的走了,去法国,那是他没想到的一次机会。他知道他选择了这个机会,便等于放弃了她,可是他不选择这个机会,也已经放弃了她。他们的放弃,早在那一次的歌声中,就早已决定。在成长的时候,我们总是有所捡拾,又有所遗落。而爱情就是在捡拾和遗落里细细生长的花儿,有时,羞涩这片叶子遮蔽了它,它便沉落到最底、最底,然后,我们捡拾了那片羞涩的叶子,落下的羞涩,就叫忧伤。在成长的时候,我们总是有所捡拾,又有所遗落。而爱情就是在捡拾和遗落里细细生长的花儿,有时,羞涩这片叶子遮蔽了它,它便沉落到最底、最底,然后,我们捡拾了那片羞涩的叶子,落下的羞涩,就叫忧伤。
松鼠之爱
 
共8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