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加州的故事

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有一个餐厅,只有一间店面,向人们免费提供午餐。虽然午餐很简单,但却搭配合理,营养丰富。它的老板约翰是洛杉矶有名的富商,而他经营这个餐厅已经13年了。1999年,约翰的父亲患上了老年痴呆症。由于保姆的疏忽,老人不幸走失。当时警方认为,这很可能是一起绑架案。但是连续几天,都没有人向约翰勒索赎金。约翰明白,他的父亲是走失了。约翰想:既然父亲走失,就
加州免费午餐
大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决定回到加州大学修完当年还没有读完的电影系学分。1965年,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在加大电影系二年级时拍了一部22分钟的短片,参加亚特兰大电影节,好莱坞的投资者看了,马上与他签约,斯皮尔伯格因此辍学,到好莱坞发展。事实证明这一步是对的,如果他当年不把握机会,坚持要完成学业,他或许成不了大师。但40年过去了,斯皮尔伯格虽然功成名就,他还是很介意年轻时的学业没有完成。夜深人静时,斯皮尔伯格总听到一个声音对他说:今天你是好莱坞权力最大的人,你的名字是年轻人的名气、金钱的保证,但那又怎样呢?你曾经背弃过自己的承诺,无论再有钱、名气再大,你的品格还有个小小的污点,因为你曾经当过逃兵。斯皮尔伯格回到大学,用假名重新注册插班,用假名考试交卷,只有几个教授知道他的身份,他的功课与其他学生一起送交校外的学者审阅。课程要求学生交电影实习作业,斯皮尔伯格在《辛德勒的名单》中选取了12分钟的影片,还交了《大白鲨》和《第三类接触》的片段。大学电影系助理教授凯利为他总评分,给他成绩“良”,评语是“该学生对音响、灯光、剪接和剧本管理颇有驾驭力”。这位《侏罗纪公园》的主人还要副修一门叫野生生物的学科。教授说他精于恐龙知识,上课谦卑有礼,除了有一天在课堂上把一只脚搁在书桌上。他向老师道歉,解释是前一天与儿子一起玩滑板扭伤了腿。教授提醒班上其他学生,不要对这个天王级的同学有什么崇拜的眼光,只把他当普通人。学生做到了,没有向他索取签名,但在毕业典礼的那天,他们告诉父母:我与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同一年毕业。在虚荣的世界,有太多人相信“成功人士”不一定要念完大学,并以盖茨为例,说盖茨也没有读完哈佛。但学业没有完成,是毕生的心理创伤,即使缝合了,也还在心头留下疤痕。终有一天,我们都会为年轻时一件没有交的功课、一项未完的工作,或辜负了的一个人而感到遗憾,醒悟一切名誉和财富都不能补偿。这样的遗憾,像风湿症,通常在中年以后发作。斯皮尔伯格不惜代价,治好了他的风湿症,他是一个有福气的人。
人生风湿症
美国加州有位刚毕业的大学生,在2003年的冬季大征兵中他依法被征,即将到最艰苦也是最危险的海军陆战队去服役。这位年轻人自从获悉自己被海军陆战队选中的消息后,便显得忧心忡忡。在加州大学任教的祖父见到孙子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便开导他说:“孩子啊,这没什么好担心的。到了海军陆战队,你将会有两个机会,一个是留在内勤部门,一个是分配到外勤部门。如果你分配到了内勤部门,就完全用不着去担惊受怕了。”年轻人问爷爷:“那要是我被分配到了外勤部门呢?”爷爷说:“那同样会有两个机会,一个是留在美国本土,另一个是分配到国外的军事基地。如果你被分配在美国本土,那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年轻人问:“那么,若是被分配到了国外的基地呢?”爷爷说:“那也还有两个机会,一个是被分配到和平而友善的国家,另一个是被分配到维和地区。如果把你分配到和平友善的国家,那也是件值得庆幸的好事。”年轻人问:“爷爷,那要是我不幸被分配到维和地区呢?”爷爷说:“那同样还有两个机会,一个是安全归来,另一个是不幸负伤。如果你能够安全归来,那担心岂不多余。”年轻人问:“那要是不幸负伤了呢。”爷爷说:“你同样拥有两个机会,一个是依然能够保全性命,另一个是完全救治无效。如果尚能保全性命,还担心它干什么呢。”年轻人再问:“那要是完全救治无效怎么办?”爷爷说:“还是有两个机会,一个是作为敢于冲锋陷阵的国家英雄而死,一个是唯唯诺诺躲在后面却不幸遇难。你当然会选择前者,既然会成为英雄,有什么好担心的。”是啊,无论人生遇到什么样的际遇,都会有两个机会。一个是好机会,一个是坏机会。好机会中,藏匿着坏机会,而坏机会中,又隐含着好机会。关键是我们以什么样的眼光,什么样的心态,什么样的视角去对待它。如果用乐观旷达、积极向上的心态去看待,那么坏机会也会成为好机会。如果用消极颓废、悲观沮丧的心态去对待,那么,好机会也会看成是坏机会。人生的际遇中,始终存在着两个机会。对那些乐观旷达、心态积极的人而言,两个都是好机会。对那些悲观沮丧、心态消极的人而言,则两个都是坏机会。
人生的两个机会
美国加州有位刚毕业的大学生,在2003年的冬季大征兵中他依法被征,即将到最艰苦也是最危险的海军陆战队去服役。这位年轻人自从获悉自己被海军陆战队选中的消息后,便显得忧心忡忡。在加州大学任教的祖父见到孙子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便开导他说:“孩子啊,这没什么好担心的。到了海军陆战队,你将会有两个机会,一个是留在内勤部门,一个是分配到外勤部门。如果你分配到了内勤部门,就完全用不着去担惊受怕了。”年轻人问爷爷:“那要是我被分配到了外勤部门呢?”爷爷说:“那同样会有两个机会,一个是留在美国本土,另一个是分配到国外的军事基地。如果你被分配在美国本土,那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年轻人问:“那么,若是被分配到了国外的基地呢?”爷爷说:“那也还有两个机会,一个是被分配到和平而友善的国家,另一个是被分配到维和地区。如果把你分配到和平友善的国家,那也是件值得庆幸的好事。”年轻人问:“爷爷,那要是我不幸被分配到维和地区呢?”爷爷说:“那同样还有两个机会,一个是安全归来,另一个是不幸负伤。如果你能够安全归来,那担心岂不多余。”年轻人问:“那要是不幸负伤了呢。”爷爷说:“你同样拥有两个机会,一个是依然能够保全性命,另一个是完全救治无效。如果尚能保全性命,还担心它干什么呢。”年轻人再问:“那要是完全救治无效怎么办?”爷爷说:“还是有两个机会,一个是作为敢于冲锋陷阵的国家英雄而死,一个是唯唯诺诺躲在后面却不幸遇难。你当然会选择前者,既然会成为英雄,有什么好担心的。”是啊,无论人生遇到什么样的际遇,都会有两个机会。一个是好机会,一个是坏机会。好机会中,藏匿着坏机会,而坏机会中,又隐含着好机会。关键是我们以什么样的眼光,什么样的心态,什么样的视角去对待它。如果用乐观旷达、积极向上的心态去看待,那么坏机会也会成为好机会。如果用消极颓废、悲观沮丧的心态去对待,那么,好机会也会看成是坏机会。人生的际遇中,始终存在着两个机会。对那些乐观旷达、心态积极的人而言,两个都是好机会。对那些悲观沮丧、心态消极的人而言,则两个都是坏机会。
人生际遇中的两个机会
加州是一个治安很好的地方,我却非常不幸地在那里遭遇过一次抢劫。那天,我和朋友佛利在一个市场里买小饰品。忽然,一个黑人猛地撞了我一下,抢过我的包跑了。我奋力追了上去。我一边追一边向前面的路人们呼喊帮助,帮我拦住他。路人们很快就明白了我的意思,但他们却一个个都闪开身来,给劫匪让开了一条路,任劫匪逃窜而去,然后纷纷掏出电话。我心里一阵痛心:这么多的路人,居然都是胆小鬼,居然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拔刀相助。我极不甘心地继续往前追,我觉得凭我的速度应该可以追上那个可恶的劫匪。我的身后佛利也追了上来。追过了好几条街之后,我依旧紧紧地咬着劫匪不放。那劫匪似乎也越来越紧张,一边跑一边不住地回头望。就在这时,他一个不小心,重重地摔倒在地上。我心中一阵狂喜,心想这下我可以收拾你了。我在心中早已暗自估量过,凭我高大的身材是足以对付瘦小的劫匪的。可就在我要冲上去抓劫匪的时候,我忽然被一个人死死地扯住了,险些将我扯倒。我回头一看,原来是佛利。我想来得正好,一起来收拾劫匪。没想到佛利却顺势抱住我,说道:“我终于追上你了!”我一阵惊讶,我说:“快放开我,我要去抓劫匪呀!”佛利死死地抱住我,一脸严肃地说:“不用你抓!大家已经报警了!”我一阵泄气,回头看时,劫匪早已逃之夭夭了!我极为愤怒和不解地责问佛利说:“你不帮我抓劫匪也就罢了,为什么要阻拦我去抓劫匪呢?”他笑着解释说:“因为抓劫匪不是我们的专长,我们应该将事情交给专业人士去做,比如警察!”面对这美国式的幽默解释,我只是鄙夷地一笑,冷冷地想:胆小也就罢了,居然还找个美丽的托词。警察很快就到了,颇为热情地为我备了案。走出警局,我心中一阵失落,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回我被抢的包呢。回想起路人的淡漠和佛利的怯懦,我的心中隐隐作痛。可就在第二天,警局就来了电话,说劫匪抓获了,要我去领包。我欣喜若狂地来到警局,见到了警长。警长见我是个外国人,便顺口讲起了他们抓劫匪的情况,他说:“劫匪是个惯犯,身上带着匕首,曾试图用匕首袭击我们的警员,幸好我们的警员非常警觉,才把他制服了……”我听到这里,心中一阵寒战,心想:幸好昨天佛利拉住了我,如果以昨天那般粗心大意去抓那个连警察都敢反抗的劫匪,现在可能就生死难卜了。在生活中,我们似乎总是喜欢跨越自己的能力企图做更多的事情,而往往将失败和伤害徒加于身,而“将事情交给专业人士去做”却是多么理智的做法呀!因为只有将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我们才能最大限度的避免失败及伤害,才能得到最大的成功,从而得到人才甚至人性的最佳优化!
最大限度的避免失败及伤害
我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历史上第一位拿到物理学、电子工程学和经济学三个硕士学位的中国人。当时我们的校长,著名的华人科学家田长霖先生,也是中星微电子创始阶段的投资人之一,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在给我帮助的时候他特别提到一句,你拿到了的这三个学位,在伯克利的历史上是没有过的,我希望能看到你有一天把你学到的这些知识带回中国去,在中国创造一个奇迹。我记得非常清楚,他当时是这样跟我讲的。在1999年的时候,我决定回国创业,也实现了当时田校长授予我这三个学位时的深切希望。1999年11月14日,在中关村一个破旧的仓库里我和我的三个朋友杨晓东、张辉、金兆玮开始了我们中星微创业的第一天。那时候创业是很艰难的。我记得冬天的时候,仓库暖气不热,张辉的手都冻裂了。对于他这样一个从硅谷回来的博士,一个曾在贝尔实验室工作的科研人员而言,手上起了冻疮,在这样一个艰苦的环境下创业,对别人来说有点不能想像。有人曾问我为什么不挑一个更好一点的办公室?我想,一方面从节约资金的角度,另外,如果能够把第一年的冬天克服过去,我们就可能度过第二年的冬天,第三年的冬天,而只有这样也才能迎来属于自己的春天和秋天。所以,第一年的冬天,不仅仅我们自己挺过来了,又招了一些新人。我们就在仓库之外租了它的会议室,后来又把会议室改成了工作间。今天,我们拥有四十几位从硅谷回来的留学人员以及创新的核心技术,而我们的起点是非常艰苦的。所以,我要告诉那些想自己创业的年轻人,不要因为自己受到的挑战而感到力不从心,或者产生悲观情绪。正是这种挑战,才能使你个人做出的承诺变得更加可行,使得我们变得更有力。2001年3月,经过长达十几个月的努力,我们开发出了第一款多媒体芯片“星光一号”,并打进了飞利浦这些国际企业的产品中。也就在2001年,我们四个创始人中的三个去日本销售芯片,去拜访索尼。索尼的一位主管,在我们见面的时候,在我们只说了是北京来的,要卖给他们图像处理、摄像等等芯片的时候,他们就说我们索尼有几千种这样的产品,几百个这样的专利,我们索尼是这项技术的鼻祖,如果你想学的话,可以看看展览,看看产品,但是我们没有时间听你销售产品的介绍,我们还需要去参加其他会议。本来我们跟他约好了一个小时的见面时间,可只谈了五六分钟。我们非常尴尬,你想,去日本,一个小公司,还很不挣钱,付了飞机票、酒店住宿费用等等一系列的代价,跑到日本只见了五分钟。出了门时,我就对张辉讲:“我们一定还会回来的!”盛田昭夫在二战之后,创建了索尼。他最崇拜的、最想竞争的一个公司就是飞利浦。他到荷兰的飞利浦所在的小镇,想与飞利浦交流。在他的自传里就特别讲到一次,他在飞利浦公司的外面喝咖啡,当时的服务员很少看到亚洲人,就问他,你是从哪里来的?他说他是从日本来的。他说是为了看飞利浦的,飞利浦的电器非常棒等等,服务员为了表示友好,就说:哦,我们这里也有日本产品。他去了后面,拿出了日本纸做的小伞,就是放在饮料杯里的那种小伞,他觉得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回来把这件事情作为激励大家的故事。他一回来就给索尼公司定了两个使命:第一个使命,希望索尼开发的技术和产品能够使我们全体的员工在里面找到快乐和自豪。第二个,为日本的重建而奋斗。索尼之行使我更加坚定了信心,我要挑战,我要回来,我要打进索尼!这对于我们而言是一个追求的目标。我回来以后,把我的经历跟全公司人讲了,当时我们已经打进了三星,我们打进了飞利浦,我说一定要打进索尼,虽然它是鼻祖,虽然摄像、摄影等等设备都是索尼发明的,是全世界最知名的品牌之一,我们也一定要打进索尼。这个誓言所代表的挑战,对公司来讲是一种精神和文化的载体。在经过了四年之后,也就是今年夏天,索尼新一代笔记本电脑上的嵌入式摄像头,已经是跳动着我们星光中国芯。在这个拥有多达几千项专利的鼻祖面前,作为中国人,我们回来了,把我们的芯片打进了图像处理的鼻祖的产品中去了。这个事件已经成为中星微的精神宝藏,使得我们源源不断地从中找到力量,而这种力量中蕴涵的创新精神,那种责任感,也不断影响和推动着我们自己不断前进,我们也希望它能够不断影响和推动更多的人参与到这个国家的发展中来。现在,我终于可以高声说“Iamback”。这个誓言所代表的挑战,对公司来讲是一种精神和文化的载体。在经过了四年之后,也就是今年夏天,索尼新一代笔记本电脑上的嵌入式摄像头,已经是跳动着我们星光中国芯。在这个拥有多达几千项专利的鼻祖面前,作为中国人,我们回来了,把我们的芯片打进了图像处理的鼻祖的产品中去了。这个事件已经成为中星微的精神宝藏,使得我们源源不断地从中找到力量,而这种力量中蕴涵的创新精神,那种责任感,也不断影响和推动着我们自己不断前进,我们也希望它能够不断影响和推动更多的人参与到这个国家的发展中来。现在,我终于可以高声说“Iamback”。
我们一定会回来
杨祖佑是美国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的校长。在他的任内,该校从1998年到2004年的短短7年间,先后有5位教授获得诺贝尔奖,学校声名鹊起,也因为这个原因,杨祖佑被人称为“伯乐”。当有媒体采访这位伯乐的办学经验时,杨校长自然列举了大量的办学措施,比如怎样吸引人才、怎么筹募资金、如何建设校园,等等。不过其中有一个办法却是有趣的。那就是他的午餐。杨校长如此自述:“当日我是战战兢兢到校的。我除了虚心向资深的学长请教。还积极和每一位教授接触。这一年,我尽量留在校园;每天中午,我都安排和8至10位教授吃饭。这样的午餐会,那年我吃了100顿。和教授午餐会的谈话记录,收集了一大摞。教授都有要把大学变成世界级、领导级、研究型大学的心志,大家也非常关注本科生。就这样,我们有了很简单而又明确的目标,因为都是大家的意见,实行起来,特别通畅、顺利。”午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距离,是教授和校长之间的距离,是学校和学校之间的距离。
校长的午餐
1922年,我从加州大学表演系毕业后,独自一人来到纽约投奔我儿时的好友艾芘,渴望能在百老汇的话剧舞台上实现自己的梦想。然而,在百老汇,没有哪一个剧团愿意给一个没有背景、又不是选美冠军的女孩机会。经过十多次面试之后,我的积蓄越来越少,不得不到一家餐厅的衣帽间打工,靠每周七十多块钱的收入勉强度日。终于,父亲在电话里说,如果到圣诞节我还是无业游民,就必须回家到他的公司上班。刚巧这时艾芘所在的剧团有一个空缺,她为我争取到了3分钟的试演机会。我决定和命运最后赌一把。我用最后的一点钱买了当天夜里的返程机票,心想:如果选上就留下,选不上,就立刻坐飞机回家,让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梦想从此结束!那天上午,我早早来到排练场,结果发现有十几个窈窕淑女排在我前面,我是第17号,要到下午才轮到我。看着一个个穿着入时、形象姣好的候选人,我简直是“鸡立鹤群”。中午,我想到了百老汇大街上的百欧思则,那里是嬉皮士和著名人士的聚集地,据称是纽约最地道的意大利餐馆。既然留下来的希望渺茫,最后去感受一下百老汇的气氛也好啊。走进餐厅,看到女招待递过来菜单,我这才意识到这里的价钱比一般餐馆贵了好几倍。而买完机票我只剩5元2角钱,连付小费可能都不够。我小心翼翼地对一脸不耐烦的女招待说:“呃,还有再便宜些的菜吗?比如什锦色拉之类的?”“对不起,没有!我也不为乡巴佬提供服务。”人高马大的女招待有意把尖利的声音提高了八度。其他客人不约而同地抬起头看着我们。我从容自若地站起身,微笑着说:“没关系,我刚巧也不接受势力眼的服务。”四周传来一片笑声,我甚至听到有人在鼓掌。“我也是,”坐在我邻桌的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大个子一边鼓掌一边说,“看来我们要另找地方吃午饭了。”他走过来很礼貌地为我拉开椅子,和我一起昂首阔步地向大门走去。满脸乌云密布的女招待这时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悻悻地对我说:“从来没遇到过像你这样的家伙。”我开心地回答道:“那是我的荣幸。”然后头也不回地跨出了百欧思则的门槛。站在大街上,我和大个子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我知道一个做地道的意大利粉的地方,绝对不超过5元!怎么样,要去吗?”几分钟后大个子强止住笑建议道。也许是被他的幽默感染了,也许真是饿昏了头,我听见自己说:“为什么不!”十分钟后我们坐在一个狭窄却整洁的小店里,店主的英文不敢恭维,但他端出的香肠粉则刚好相反―――是我有生以来吃过的最地道的意大利粉。大个子显然是这儿的常客,一边吃一边给我讲这家老板的趣事。饭后店主的小儿子为我们端来甜点。也许是首次做服务员太紧张,他不小心碰翻了大个子的杯子,柠檬茶溅了大个子一身。尽管我和大个子再三安慰他,但那可怜的孩子仍然满脸沮丧和歉意。趁着大个子没留意,我一回手把自己的水杯也打翻了,顿时地上又出现了一大汪水,我的衬衫袖子也被弄脏了。“啊,对不起!我都二十多岁了,还经常碰翻东西,如果你爸爸问起来,请代我向他道歉。”我故意大声说,小家伙终于又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一抬头看见大个子正专注地盯着我看,显然我的小伎俩没能瞒过他的眼睛,不过他装出什么也没看到的样子,很快转移了话题:“这么说你大学毕业了,打算干什么?”“嗯,我想演戏。不过我最大的问题是一张嘴观众就笑个不停,不管多惨的悲剧,只要我一说台词,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人笑。”我沮丧地说。大个子感兴趣地盯着我的脸,仿佛想从上面找到宝藏似的。“我今天下午还有最后一次试演机会,如果不行,晚上我就回老家。”“有多大把握?”大个子关切地问。“我有95%的把握―――95%的把握被淘汰。哈哈!”我一副蛮不在乎的样子,其实心里一点儿也笑不出来。我们各自付过账(留下小费后我还剩2角钱!)在店门前道别时,大个子突然说:“作为感谢,你不介意带我去看你试演吧?”“当然不介意。只要你发誓到时候一定不要笑。”一小时后,我面对几位导演,朗诵自己精心准备的台词。但即使是外行也看得出气氛有些不对,本来是狄更斯的经典悲剧,但台下却传来阵阵笑声,只有艾芘和后排的大个子努力做出严肃的样子,但我可以看到他们眼睛里仍有抑制不住的笑意。试演后我得到剧团秘书一个简单而礼貌的答复:“一有消息,我会立刻联系你。”我知道我已经没戏了。()艾芘送我到剧院门口,眼角还带着笑意:“嗨,格丽斯,刚才那几个导演都说你是喜剧天才呢!要不要再留下一段时间,看有没有试演喜剧的机会?”我强作笑脸答应着,心里却酸酸地痛。我最后的希望破灭了,大家都在笑我,连老友艾芘也开始嘲笑我了,所谓“试一试喜剧”,无非是想婉转地告诉我:“你没有演舞台剧的天赋,该适可而止了。”离飞机起飞还有五个小时,我知道是回家的时候了,虽然没在百老汇找到机会,但能和一个有趣的家伙一起吃顿饭也挺值得,确切地说自从毕业以后我还是第一次这么开心和放松。这时我才猛然记起大个子还在排练场里,刚才我从后台出来时忘了和他道别了。虽然我此刻心情很不好,但我还是决定和他道个别,因为我觉得就这样不辞而别是不礼貌的。让我做梦都想不到的是,正因为我的这个想法,我的后半生因此被改变。()我正要回去找大个子时,却看见他手里拿着一叠表格从后台出来:“格丽斯,我是乔治・贝恩姆。因为中午吃饭时我刚演出完,还没来得及卸妆,对不起。”说完,他取下了粘在脸上的络腮胡子。我的嘴张成“”字型,天啊,没错,他竟然真的就是大名鼎鼎的喜剧“新王子”乔治・贝恩姆!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大个子,不,乔治微笑着说:“我马上要去新泽西的纽瓦克巡回演出,需要一个搭档。这儿的导演是我的好朋友,让我看了你的申请表,我觉得很合适。怎么样,要试一试吗?”我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只是拼命地点头,觉得心像张开的帆一样一点点地鼓起来。很快,我就不可阻挡地“红”了,一年后,“格丽斯”这个名字在美国已经家喻户晓。一小时后,我面对几位导演,朗诵自己精心准备的台词。但即使是外行也看得出气氛有些不对,本来是狄更斯的经典悲剧,但台下却传来阵阵笑声,只有艾芘和后排的大个子努力做出严肃的样子,但我可以看到他们眼睛里仍有抑制不住的笑意。试演后我得到剧团秘书一个简单而礼貌的答复:“一有消息,我会立刻联系你。”我知道我已经没戏了。()艾芘送我到剧院门口,眼角还带着笑意:“嗨,格丽斯,刚才那几个导演都说你是喜剧天才呢!要不要再留下一段时间,看有没有试演喜剧的机会?”我强作笑脸答应着,心里却酸酸地痛。我最后的希望破灭了,大家都在笑我,连老友艾芘也开始嘲笑我了,所谓“试一试喜剧”,无非是想婉转地告诉我:“你没有演舞台剧的天赋,该适可而止了。”离飞机起飞还有五个小时,我知道是回家的时候了,虽然没在百老汇找到机会,但能和一个有趣的家伙一起吃顿饭也挺值得,确切地说自从毕业以后我还是第一次这么开心和放松。这时我才猛然记起大个子还在排练场里,刚才我从后台出来时忘了和他道别了。虽然我此刻心情很不好,但我还是决定和他道个别,因为我觉得就这样不辞而别是不礼貌的。让我做梦都想不到的是,正因为我的这个想法,我的后半生因此被改变。()我正要回去找大个子时,却看见他手里拿着一叠表格从后台出来:“格丽斯,我是乔治・贝恩姆。因为中午吃饭时我刚演出完,还没来得及卸妆,对不起。”说完,他取下了粘在脸上的络腮胡子。我的嘴张成“”字型,天啊,没错,他竟然真的就是大名鼎鼎的喜剧“新王子”乔治・贝恩姆!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大个子,不,乔治微笑着说:“我马上要去新泽西的纽瓦克巡回演出,需要一个搭档。这儿的导演是我的好朋友,让我看了你的申请表,我觉得很合适。怎么样,要试一试吗?”我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只是拼命地点头,觉得心像张开的帆一样一点点地鼓起来。很快,我就不可阻挡地“红”了,一年后,“格丽斯”这个名字在美国已经家喻户晓。
意料之外的成功
上个世纪70年代,在美国加州萨德尔镇有一位名叫法兰克的年轻人,由于家境贫寒上不起学,他只好去芝加哥寻找出路。在繁华的芝加哥城转了好几天,法兰克也没找到一处容身之所。当他看到大街上不少人以擦皮鞋为生时,他也买了把鞋刷给人擦皮鞋。半年后,法兰克觉得擦皮鞋很辛苦,更重要的是不赚钱。于是他将擦皮鞋赚来的一点微薄积蓄租了一间小店,边卖雪糕边给别人擦鞋。雪糕生意比擦鞋强多了,欢喜之余,他在小店附近又开了一家小店,同样是卖雪糕。谁知雪糕生意一天比一天好,后来他干脆不擦鞋了,专门卖雪糕,并将父母接到城里给他看摊,还请了两个帮工。从此法兰克开始经营雪糕生意。如今,法兰克的“天使冰王”雪糕已稳居美国市场的领导地位,拥有全美70%以上的市场占有率,在全球60多个国家有超过4000多家专卖店。[]巧的是,在落基山脉附近的比灵斯也有一位年轻人,他叫斯特福,他跟法兰克几乎是同时到达芝加哥。斯特福的父亲是位富有的农场主,农场主送自己的儿子上了大学,还读了研究生,他希望自己的儿子能成为一位大商人。就在法兰克拿着刷子在大街上给别人擦鞋的时候,斯特福正住在芝加哥最豪华的酒店里进行自己的市场调查。耗资数十万,经过一年多时间的周密调查和精确分析,斯特福得出的结果是:卖雪糕。而法兰克此时已经拥有了数家雪糕专卖店。[]当斯特福将自己调查的结果告诉父亲时,农场主气得差点晕倒,他怎么也想不到,他的研究生儿子眼光居然浅薄到了卖雪糕的程度。斯特福经过再次对市场的精确调研后,还是觉得只有卖雪糕才是最好的生意。又过了一年,斯特福终于说服了自己的父亲,准备打造雪糕连锁店。此时法兰克的雪糕店已经遍布全美。最终,斯特福无功而返。世界上没有哪个成功是通过周密的计划得来的,而是一步一步通过实践得来的。
计划不如实践
瑞士到加州,是趟漫长的飞行,但北欧航空有许多贴心周到的服务,卫生间居然有窗户,坐在马桶上看窗外白云飘过,绝对是难得的人生体验一一还配备真空抽水马桶,按下冲水键之后,只需两秒钟即可。许是有了那个神奇的窗户,每个人待在洗手间的时间都特别长。我跟着众人在门外排长队,突然,里面传来一阵惨叫,众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只听里面的人带着哭腔说:“我被吸在马桶上起不来了!”使用真空马桶,一定要起身之后再按下冲水键。如若错误操作,先按下冲水键,然后再试图起身,结果便是……那个女人可能在家习惯了坐在马桶上就开始冲水,负气压把她的PP吸在马桶上了。来了几个空嫂使劲拽,但她纹丝不动,边哭边说:“我要投诉,为什么你们的窗户可以看到外面,致使我使用时间太长。”空嫂拿毯子给她盖上,又叫了几个男乘客来拽,还是拽不起来,反而疼得她哇哇直叫。有人提议在她的屁股周围灌水;有人建议涂上洗手液润滑;有人拿着饮料瓶子要把她撬起来,还有人拿着机上免税商品目录供她阅读。空客A380上有近800名乘客,有人内急时,顺便跑到洗手间去拽她几下,但都无济于事,只能在她无助的目光里遗憾离去,所幸她坐在那里并不无聊,因为常有乘客过去给她唱歌,还有个印度女人教她练瑜伽。她要在马桶上一直坐到飞机降落,等待技术人员援救,这已是不争的事实。
用过真空马桶之后
 
共10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