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期末的故事

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期末考试,我考了全年级第一名,一阵大张旗鼓的表扬之后,老师派班长、学习委员到我家给家长报喜。我欢天喜地地领着同学,一路上说说笑笑。本来在学校我属于不善言谈的,家境不好让我始终有自卑感。这一次拿了年级第一,立刻有了自信心,性格一下变得活泼开朗。我七拐八绕到了家门口,忙不迭地冲屋子里喊:“妈妈,我们同学来了,我考试第一名!”我连珠炮似的说了好几遍:“妈妈,我考试第一,这是我们同学,来告诉您的!”没有妈妈的应答。妈妈看了我们一下,眼睛里没有什么惊喜,只是平静地直直腰、举着两只满是煤屑的手,却没有去拿同学手里的喜报。答应了一声之后,又弯下腰,继续干活。同学们的眼睛中也透出了一种失望和不理解。其中一个同学没有忘记老师交给的任务:“阿姨,朱军考试得第一,老师叫我们给您报喜。”妈妈再次直起腰,回身看看我,用手背轻轻抹了一下脸颊,淡淡地说了一句:“知道了。”妈妈继续干活,搬起了一簸箕煤,对愣在一边的我们说:“孩子们,我知道了。你们快回家吧,谢谢你们。”语气平静得像完全没有报喜这回事。同学们将那张粉红色的喜报放在桌上,我尴尬地站在院子里,勉强送走了同学,心中的委屈从头涌到脚。觉得自己的成绩被母亲否定了。自己的面子被母亲打碎了,刚刚建立不到半天的自信心被母亲摧垮了,自尊心被母亲伤害了!我站在院子里一声不吭,看着母亲来回搬运煤块也不像往常那样去帮忙。母亲忽然间在我的心中变得那么渺小,那么不近人情。好几天,我都闷闷不乐,甚至故意不理睬母亲。直到有一天,我回到家里,照例和母亲没有什么话说,走到房间门口,我愣住了。母亲一个人坐在床边。依旧穿着那件洗得褪了色的青布褂子。她身后的墙壁上,花花绿绿的,贴满了大哥得到的各种奖状。足足占了半面墙。大哥从小学开始,年年是三好生。有一年还被评选为兰州市“三好学生”。那时候,大哥是父母的骄傲。每次拿来奖状,他并不张扬,悄悄放在家里桌子上。母亲看到后,就端端正正贴在墙上。直到大哥参加了工作,他上学时的奖状还贴在墙上!夕阳的余晖透过窗户,落在母亲瘦弱的身上。她手中拿着我那张粉红色的喜报。轻轻摩挲着,偷偷地掉眼泪——那一刻母亲的形象,像一幅经典油画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一瞬间,我什么都明白了,对母亲的记恨顿时烟消云散。母亲对我的爱,对我的每一点进步,发自内心地高兴。只是为了让我明白,家里穷,上学是一种奢侈的付出,学好功课理所应当,不应该那样张扬。直到母亲去世,我都没有和她提起这件事,但是我清楚地记得当我长大之后,无论是回兰州家里,还是把母亲接到北京住,只要有我的朋友在场,母亲无论身体多么难受,都要特意换一件利利索索的衣服,把头发梳理整齐,端端正正,面带微笑地坐在椅子上,拿出最好的烟酒茶水招待我的朋友和大家聊天。见过母亲的朋友都说:“朱军的妈妈气质真好,难怪养出了这么一个儿子。”听了这话她总是特别高兴。直到她身患绝症,依然是衣着整齐地出来见我的朋友,给足了我儿时那份缺失的“面子”。每当这时,我的心里都酸酸的。
考第一名不值得张扬
期末考试时,生物学教授在发试卷前对他的20位高年级学生说:“我很高兴这学期教你们,我知道你们学习都很努力,而且你们中有很多人暑假后将进入医学院。因此,我提议,任何一位愿意退出今天考试的同学都将得到一个”B“。学生们欣喜万分,很多学生站起来,走到教授面前,感谢他并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又一位学生走出教室后,教授看了看剩余的少数学生问:”还有??“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又有一个学生站起来,签上名字走了。教授关上教室的门,看着剩余的几个学生说:“我对你们的自信感到非常高兴,你们都将得到”A“。在生活工作中,人们有时会因为缺乏自信而失云更好的机会,一定要用你的智慧去把握。
我们要自信
[一]仿佛总是这样的,在学期末的时候会发现班上某些男生其实长得还是蛮好看的。约是离高考还有五十多天的时候,三年四班突然传出一声惊呼:“哇!梁离尉你小子也能收到情书啊!心理不平衡啊!”就这样,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后排。看到一幅很KUSO的景象:某男拿着一封华丽的情书,含泪望向梁离尉。咳,好一幅寡妇图……“情书?什么年代还送这个。不过……快让我看看是谁写的啊!”另一个男生先是托着下巴装深沉,然后又出其不意地夺过情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开了它,还瞄了一眼当事人。当他展开信纸的时候,发现周围的生物都开始蠕动到自己身边,好像蚂蚁看到蜂蜜的样子,好恶心。“咳,梁同学,你好,我是三年七班的一名女生,已经爱慕你很久了,能和你交个朋友吗?某女生……噶?就这样完啦?”男生还在翻来覆去找名字和联系电话。觉得没什么爆点的蚂蚁们又移回自己的位置。“唉唉唉,大家写不写同学录啊?”一听到声音,蚂蚁们又开始蠕动了。“好啊,我也要写!”“我也要,我不要粉色的……没有黑的吗?”“你不要给我,我最喜欢粉色的了!”“……”“喂,梁离尉,给!”蚂蚁挥舞着手给了一张粉色的同学录。“老师不会说吗?现在写同学录?那我也写咧!”一阵喧闹之后,蚂蚁们开始寻找爆点。“哈,小阳,你喜欢岩井俊二吖!都没听你说过啊!”“哇!乙仔你居然暗恋,唔唔唔唔……”“什么!哇!爆点那!大家快看!梁离尉喜欢CHO,CHO啊!CHO!”分发同学录的蚂蚁甲正处于抽风状态。“什么CHO啊?”岑清阳好奇地问甲。“什么?你居然不知道CHO?就是一班的班花!辰晗瓯啊!”“你是说……”那个“学校的荣耀之花”的辰晗瓯吗?说着说着,蚂蚁们发现自己忘记了当事人的感想。于是———“嘿!梁先生!我是不负责八卦组组长,请问你喜欢CHO小姐吗?”蚂蚁乙认真地采访当事人。“你大脑未发育完全吗?人是由什么构成的?”梁离尉一脸头疼的表情。“人?”蚂蚁认真的思考了一会,“肉?”梁离尉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白痴!人由C、H、O三种主要成分构成,肉你个头啊!”“哦!”蚂蚁一副受教了的表情,“那么,跟你喜欢的人有什么关系?”“CHO就是人,我喜欢人,没有特指谁。”在人们所没注意的某处,岑清阳低着头。“梁,你真的喜欢辰晗瓯吗?她毕竟如此优秀……”“有你的地方就是亮点。”“我喜欢你。”用手使劲地揉了揉眼。[二]早上教室里只有零星的几个人,教室外面却是热闹非凡。“发生什么啊?”清阳刚刚到校问同学甲。“哈哈,你还不知道吧!一班的辰晗瓯来找梁离尉啦!”甲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哦,是这样啊。”是这样啊!果然是这样啊![三]周四下午最后一节是科学课。濒临高考的高三学生在班级里好好听课,心里巴不得别人生病请假甚至住院不要来高考,自己便多一分机会。外面的夕阳暖暖的,清阳盯着泛黄的桌子,连桌子反射的光也是暖暖的耶!桌面复杂的树木纹理像爷爷的皱纹一样,很慈祥。“岑清阳!把这道题做一下。”科学老师指着占据着整个幻灯荧幕的题目———为什么浓硫酸沾到皮肤的时候皮肤会变黑?“因为浓硫酸具有吸水性,人体主要由CHO构成,吸掉水后皮肤炭化……”好像是这样吧?清阳刚想坐下,老师又按了一下鼠标,幻灯片上又出现一道题。不是说只有一道的吗?怨念的眼波传向老师,老师眼波回复:哪来那么多废话!“哦,原来(有)人真的是(喜欢)CHO啊!”下课的时候同学甲状似感叹地飘过一句。敏感的乙马上跳到“满身是爆点”的梁离尉桌前。刚要问些什么,绯闻女主角便现身了。当所有人的目光像聚光灯一样照射在辰晗瓯身上时,她只是笑一笑,转过身对坐在教室里的梁离尉说:“离尉,你的语文书落在我这了。”非常非常清晰的抽气声。“谢谢!”梁离尉拿来了语文书道谢后就没有跟辰晗瓯再讲什么了,而辰晗瓯也只是得体的笑了笑回到自己班去了。谁也没有在这件事情上八卦些什么,蚂蚁看到湖泊那么大且深的蜜时呆住了。黑板上的倒计时以光速减少,当只剩下十位数中最小的那个的时候,考生回家复习。[四]只有六天了啊,岑清阳看着手机日历上的六月六号微微感叹着。手机的背景灯渐渐暗淡,桌子上堆着的教材和试卷让人非常头痛,岑清阳决定先休息一下。刚准备趴在桌子上小憩时手肘碰到了一个温热的物体,惊吓过后发现刚刚握过的手机。打开通讯录中以“同学”开头的联系人,当浏览到了L开头的同学时,清阳停在了“同学梁离尉”上,手指在退出键和选定键上犹豫地靠近后者,选择“发送短信”。那要写些什么才会显得不做作呢?大拇指无意识地在键盘上像雨刷一样滑动,说:“复习的怎么样?”不行不行,才第一天复习,谁会全部复习好啊,如果他不想今天复习,那我短信发去不是很惹人厌烦?那:“你在干什么?”废话,现在大部分人都在复习啊,如果他也在复习,那你发去不就是白痴无聊短信?如果不在复习会不会和辰晗瓯在一起呢……像是被什么刺激到一样,清阳迅速编辑了一条短信发了过去,小信封在屏幕上出现“信息发送成功”。一间仿日式的屋子,中间放着一张小矮桌,桌子上堆着复习资料,桌旁的两个人正在资料上圈圈画画,安静的只有笔和纸的声音。“MAIL,MAIL!”手机声突然响起。“离尉,谁在这个时候给你发信息啊?”坐在梁离尉对面的辰晗瓯有些不耐烦地看着他的手机,“十字相乘会吗?”“抱歉,我打一个电话。”不等辰晗瓯同意梁离尉直接摁下标注为“2”的快捷键。当清阳在和数学搏斗的时候手机响了,接起手机非常没有礼貌地说“喂?”对方明显愣了一下,说:“喂,我是梁离尉。”“呃———”“离尉,要喝果汁吗?”辰晗瓯问。电话那头的清阳非常清楚地听到了一个女生的声音,也知道是谁。“呃,其实我也没什么事,如果你很忙的话我可以打电话给老师问,再见。”挂掉电话后的清阳想,还真是乌鸦嘴呢,说他和辰晗瓯在一起就真的在一起。那我说我会考上最好的大学就真的会吗?要是真的,这样就不用读书了,每天背着写有“岑半仙”的大旗在菜市场门口蹲点,看见谁不爽就讲点“一口禅”报复他们,给谁算算命挣点小外快……清阳很想笑,却发现肌肉沉重的根本动不了,深深呼了一口气,放下手机,看着数学方程式想:哼,不会用十字相乘还不会用公式法啊!一样算出来的是答案![五]“2B铅笔带好了没有啊?还有水,把标签撕掉,老师不是说不让有标签吗?黑色水笔也多带嘛,上次不是给你买了一盒吗?橡皮擦带了?雨伞也带过去,今天下雨。哦,对对,还有纸巾,考前少喝点,不然考试的时候很麻烦……”“知道了知道了……”坐在车上妈妈还在吩咐高考注意事项,清阳看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觉得一阵心烦,这种烦躁在踏入考场的时候还一直存在。第一科考的是语文,发完考卷后清阳第一个看的是作文题目———《下雨天真好》。来考场时踩到水坑鞋子裤子都湿了,阴阴的心情也不好,地板因为水渍显得脏兮兮的……下雨天真好,再怎么讽刺都改变不了作文标题的实质,只希望数学不要太难就是了。[六]几乎坐了整个上午之后清阳觉得自己屁股都要烂了,一边打着伞缓缓挪动到校门口,一边告诫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不能揉臀部,这样是不淑女的。“离尉,今天伯父没有来接你?”“嗯。”“那先去我家吃饭吧,我家离这近,我会叫我妈妈打电话给伯母的。”“嗯———你没带伞?”“啊,今天是妈妈送我来的,忘记了!”“那一起撑吧!”清阳把眼神飘到另一边,哎,世界无法改变它狗血的事实哟!雨有些小了,轻飘飘地在空中,被风打在脸上,清阳想到以前最喜欢写的“泪流满面”。想着想着就笑了。周围都是焦心的父母围绕着孩子,想问考得怎么样却不敢问,有些家长胸有成竹,甚至问起了孩子考上重点后要去哪里玩。世界似乎变成了黑白电影,他们演他们的。清阳想:自己不过是看客而已。梁离尉黑色的大伞还未远去,在五颜六色的雨伞中特别显眼,在小学的时候若是要传谁的绯闻必要把他们的名字写在一把伞下,现在又金童玉女站在一把伞下,那么……朱自清说,快乐是他们的,而我什么也没有。[七]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一日。节气是夏至。一年中最热的一天———毕业典礼。最后一次穿上海军式的校服,清阳对镜子里的自己想,要说再见了呢!礼堂里奏着不知名的钢琴曲,班主任和班长站在台上说着感人的话。清阳看着由于学号坐得很近的梁离尉,轻轻撇过头。要分开了,是不是该去哪里纪念一下暗恋失败呢?旁边传来手机的震动,梁离尉看手机的时候清阳忍不住探过头去,“咦”了一声。“怎么?”梁离尉微微侧过头问。“呃,我是想说为什么不是CHO呢?”清阳用手指戳了戳梁离尉的手机屏幕“来电人:辰晗瓯”。
CHO 流水长思
又到了期末考试的时间,按照学校的考务安排,我被调整到二年级的一个班监考。前几天,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给校园披上了一层银装,厚厚的积雪在阳光无力的照耀下,一点点消融,让人觉得臃肿的冬装下,连骨子里都打着寒战。我拎着试卷袋走进教室,闹哄哄的孩子们立刻安静下来,一双双明亮的眼睛紧张地盯着我。开考的铃声响了,我将卷子发下去,雪白的试卷像翻飞的浪在孩子们的手里传递着。待教室平静下来,孩子们的笔在纸上沙沙作响时,我忽然发觉按理应当有一份备用的试卷,以便学生答卷过程中出现问题时解答调换用的,怎么没有了呢?难道是教务处数错了?我没再多想,一边在教室里来回走动,一边用目光巡视着。一个靠前排坐的小男孩吸引了我的视线。他的头垂得离卷面很近,几乎是趴在桌子上写字。我好奇地走近他,发现他衣着单薄,一件短旧的单衣里面,只有一件不知是谁穿剩的肥大毛衣,露在外面的袖口处早已破烂成絮。男孩的双腿在桌子下面瑟瑟颤抖,他发觉我在看他,赶紧将双脚收拢回桌子下面遮挡住,却不经意露出了他那双破旧的运动鞋,鞋面已有些脱胶,污脏的雪水正从里面渗出来。我顿时心生感慨,自己也是从山里走出来的孩子,深谙贫穷的滋味,我的手轻轻落在他的肩膀上,这似乎打搅了正沉浸在试题中的他。他打了个激灵,抬起通红的脸,目光闪烁游离,不敢与我正视。我理解他的处境,自己以前也曾有过这种窘相啊。我用鼓励的眼神望着他,微微笑了,示意他直起身来,保持坐姿。他会意地还我一个很腼腆的浅笑,不好意思地纠正着姿势,向我投来一束感激的目光。以后几天的监考中,我总会踱着步走到那个男孩身边,充满爱怜地凝望着他瘦小的身影。尽管他那冻得红肿的手在握笔时显得力不从心,但落在纸上的却是铿锵的笔画,那种执著的全力以赴的神情令人动容。接连几场考试都无一例外没有剩余的卷子。直到最后一科历史考试,有个同学要求调换印刷不清的试卷才引起我足够的重视,发生这种情形我是多么失职呀。我尴尬地清了两声嗓子,严厉地说:“谁多拿了试卷,站起来。”没有人站起来。孩子们握笔在手,不知所措地看着我。我心中升起一股怒火,再次重复道:“谁多拿了试卷,站起来。”教室里依然寂静无声,我那犀利的目光从孩子们的脸上逐个扫过。这时,那个一直被我倾注关爱的小男孩慢慢地站了起来,在所有人的注视中他显得那么楚楚可怜。他的头垂得很低,缓缓地从桌肚里抽出一份卷子来。真是恨铁不成钢呀!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一把夺过了试卷。教室里又恢复了安静,同学们埋下头去,刷刷地做着题,只有那个小男孩仍然站在他的坐位上。我没叫他坐下,就让他站着答卷吧,我心想,算是给他一个惩戒,让他记住,穷不可耻,真正不能容忍的是他的行为。这最后一科终于考完了,收上试卷后,我轻松地吁了一口气。我把试卷整理好,装进袋子里,正要离开教室,却被同学们哗啦哗啦地围住了。一颗颗小脑袋挡在我的面前,一双双眼睛无言地看着我。我诧异地愣怔住了。站在最前面的一个女生有些怯怯地对我说:“老师,张波多拿卷子的事不要告诉校长,好吗?”她这一起头,其他同学也纷纷附和着:“老师,您就原谅他吧……”这是怎么回事?看着他们乞求的目光,我心想其中一定有什么隐情。我远远地望了望那个叫张波的男孩,他正站在坐位上,无声地抽泣着。同学们七嘴八舌地向我解释:“张波家穷,他爸患糖尿病去世了,家里只有妈妈一个人能干活。他有一个残疾的哥哥,不能正常走路。哥哥无法上学,却很想读书,只能靠张波和同学们为他辅导。那张卷子就是给他哥留的……”原来竟是这样!一张薄薄的试卷竟然包裹着这样一份深厚的情谊。我感到眼前一片模糊,眼眶潮湿了,急忙用手去拭。那张备用的试卷将我的心压得分外沉重,我走到张波身旁,从试卷袋里将它抽了出来,轻轻地塞进张波的手里。尽管生活苦涩艰辛,但我深信,这兄弟俩会成功的,就像这雪后的阳光,尽管一时被阴霾遮挡,但终会热力四射,让人看到希望,憧憬未来!尽管生活苦涩艰辛,但我深信,这兄弟俩会成功的,就像这雪后的阳光,尽管一时被阴霾遮挡,但终会热力四射,让人看到希望,憧憬未来!
谁多拿了一份考卷
期末考试成绩出来之后,我大吃一惊:我的选修课《中国佛教与传统文化》竟然考了0分。我自然很不服气,虽然这门课程我仅听了一节课,但凭借考试时抄旁边同学的几道问答题,我也不至于考个大鸭蛋。于是,我决定去找教这门课的刘老师问个究竟。来到教师办公区,经过多方打听,我终于找到了刘老师的办公室。我问道:“刘老师在吗?”一个身材魁梧、脑门发亮的中年男子回答道:“在啊,我就是。”我迷糊了:这个刘老师分明和我印象中的刘老师不是同一个人。我笑笑说:“不好意思,您是教《中国佛教与传统文化》的刘老师吗?”刘老师很纳闷:“是啊,这学期我上的就是这门课。这不,考试成绩刚出来。同学,你有事吗?”我出了一头冷汗。难道这学期我只听了一节的选修课走错教室了?我佯装很平静地说:“刘老师,是这样的,您教的这门课程我考了0分。我想,可能是您核分的时候算错了。”刘老师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我很负责地告诉你,我没核错分数。我这门课程,不只是你考了0分,一共有9位同学考了0分。”我更迷惑了:这又不是必修课,干吗出这么难的题?退一步说,即便题目非常难,也不至于这么多同学都考0分吧?我把我的疑惑说出来后,刘老师从抽屉里拿出《中国佛教与传统文化》试卷,指着第一题问我:“请你看看第一道选择题。”我走上前去,轻声念道:“《中国佛教与传统文化》课程的任课老师是()。”下面的四个选项分别是四张照片,其中的一张我一眼便认了出来,正是眼前的这位刘老师。我的脑袋顿时大了。刘老师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着说:“同学,现在你知道你为何考0分了吧?”我摇摇头说:“不,我还是不太懂,您的课我曾听过一节,我记得很清楚,那次上课的老师明明不是你。”刘老师乐了:“你很不幸啊,这学期,我只有一节课让一个同事代我上了,没想到,却被你碰上了。”
最难的考试
又快到期末考试了。关于考试,难以启齿。看看我们都学了什么,半学期的知识都在那个薄薄的习题册上,考试题目80%来自习题册,而那些题目都是课本的基础知识。即使这样我们还希望老师透露些题目,不然很多人还是会挂科的。是不是难以启齿,每到新学期几位学习优秀的还会给新同学来个学习交流大会,看着就恶心。回想也很可悲,一学期也没好好的听几节课。可悲到参加学习交流大会的机会都没有。听课复习全没精神,总结看来是落下的太多很难理解。当初也认真听过,但是当我仔细听的时候就发觉的老师说的没什么可听,自己看半小时就全会了,如此的恶性循环。规划一下以后的学习习惯吧,我可不是什么三分钟热度,而是在理论上说的通才会执行。首先,上课前要预习,锻炼自学能力,同时从图书馆借来其他版本的教材和参考书,汲取精华。课堂上积极配合老师,当天完成习题作业,虽然老师不一定是很喜欢,读完研究生的人还是有很多值得学习的。最近文艺部排节目,又想读迟子建的书,还有健康类的书籍,占了不少复习时间。所以以后在平时就要把课程学好,而不是留到最后一个月。这样平时参加活动,陪朋友都会心安理得,提高课堂效率有更多的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为了更好的生活,必须优质的预习听课完成作业。抽出时间学习英语计算机,业余时间看看文学和健康书籍,多运动。有人说工作后大学的课本知识没太大用处,但有一句话:为了其他,所以学习
为了其他,所以学习
期末考试时,生物学教授在发试卷前对他的20位高年级学生说:“我很高兴这学期教你们,我知道你们学习都很努力,而且你们中有很多人暑假后将进入医学院。因此,我提议,任何一位愿意退出今天考试的同学都将得到一个”B“。学生们欣喜万分,很多学生站起来,走到教授面前,感谢他并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又一位学生走出教室后,教授看了看剩余的少数学生问:”还有
缺乏自信而失去更好的机会
“期末考试的时候你就拿青年文摘上去考吧!”这是数学老师刚刚跟我说的话,之所以跟我甩下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原因在于她布置的一道数学练习。可能是因为她觉得课上的气氛太无聊,想要找点刺激,寻求一点当老师的乐趣,便留下了一道数学题让大家去做。这种事其实常有,我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跟一旁的同学打着哈哈,等着一会下课去食堂抢座吃饭。“咱们找个同学上去写一下啊。”老师笑呵呵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我想,笑里藏刀大概说的就是这样吧。教室里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刚才还死气沉沉的教室活跃开来,同学们有的跃跃欲试,有的缩头乌龟,更有一部分人揉着睡眼惺忪的双眼问着周围的人是怎么一回事。我在干吗?恩,这是个好问题,此时的我正坐在最后一排靠着窗户的位置,吹着小风哼着歌,看着杂志想着妞,好不惬意。其实自己心里无数次幻想着要好好学习,可总是没坚持多久就放弃了自己的原则。每当下定决心好好学习时,那一定是我遭受了什么打击,或是意识到了什么危机才很艰难下定的决定。而每当我放弃自己的这种想法的时候,我却一定是心中有无数理由支持我这种想法,什么年轻人需要自由啊,不受束缚啊,读书无用论啊,等等。仿佛这才是天经地义,我到现在其实也没有能搞清楚,我们到底是应该当一个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同学中的佼佼者,以拿奖学金多少作为衡量一个人标准的人。还是说,像我现在一样,做着自己想干的事,放肆的笑,自由的去过活。但我心里很清楚一点,那就是,人需要学习。我所说的学习并不一定是老师讲授的知识,我可以告诉大家,在我看着杂志愣神发呆的时候,我亲爱的数学老师把我叫了起来,让我去板书那道习题。我毫不犹豫,不假思索的回到,“对不起老师,我不会,您问别人吧。”便又坐回到座位上坐好。我看到周围人皆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仿佛对我说:“嘿,哥们,你真牛逼,敢想敢做。”或者有一部分人用另外一种怪异的眼神看我,像是对我说:“这傻逼,不学习有啥了不起,以后指定没出息。”然后露出轻蔑的一笑,低头看着自己做完的练习洋洋自得。其实在我的成长过程中,上述的两类人我都当过。在我初中的时候,我是第二种,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家长心里的乖儿子。每当我看到我们班那几个所谓的差生时,我总会嗤之以鼻,敬而远之,觉得他们是洪水猛兽。当时我所想的,就是如何在下一次考试中获取进步,记得那会我们每个月有一次全年级的排名考试。年级组长总会将排在年级前50名的同学在广播中公之于众,这对于那时的我来说,就像是一种奢望。我幻想着被广播念到自己的名字,觉得只有这样才能实现我人生价值,于是我不停的学习,认认真真做好每一项老师安排的任务。背课文,做笔记,写作业,积极回答问题,我做到了一个好学生所做的一切,甚至于我在自己的床头贴了一张小条,上面写着,“下次考试必须进步30名!”以此来激励自己。我终于没有让自己失望,我记得可能是初二下学期的一次期中考试吧,我考了年级40名,如愿以偿的听到了广播中念到了自己的名字,我感受到了莫大的荣耀,我觉得,这,就是世界!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天真的以为我就是天下第一等的好孩子。哈哈,现在想来真是幼稚可笑之极。当我欢喜了1个月之后,我突然觉得自己活得好单调,好学生其实跟那些差生比起来,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我失去了奋斗目标,一天下午放学之后,我在回家的路上被一帮小痞子围在了中间,他们让我交钱。这次被劫事件对我影响非常大,我第一次怀疑起自己对世界的认识。我开始所谓的沉沦。当我上了高中之后,我逐渐失去了好学生的外衣。在这所重点高中里,学习好的人大有人在,我变成了一个更为普通的平头百姓。我逐渐变成了我刚才所写的第一类人,我开始羡慕起那些敢于跟老师作斗争的人,我开始了愤青,开始了不满,开始了愤世嫉俗。爱情上受伤的我,把这种怨气发泄到了学习上,我觉得就是因为我学习不好导致什么都不行。可越是这么理解,我却越不想学习,可能这就是叛逆吧,我打架,喝酒,处处与老师作对,觉得这就是英雄,这才是生活。上了大学,我成了现在这样的人。我开始意识到学习的重要性,可骨子里的那种叛逆却让我无法按照正常学生那样学习,思想太多就成了弱势,在学习中,我宁肯变成一个傻子,也不想当一个聪明人。因为聪明人学不进去东西,他们的关注点往往不在于知识本身。我不敢说我自己有多聪明,从很多事情上来看,我是个傻子,但就学习一事而言,我可以把自己归咎于那类聪明人。那类学不进去知识本身,却总能发现何为知识的人。当我上了高中之后,我逐渐失去了好学生的外衣。在这所重点高中里,学习好的人大有人在,我变成了一个更为普通的平头百姓。我逐渐变成了我刚才所写的第一类人,我开始羡慕起那些敢于跟老师作斗争的人,我开始了愤青,开始了不满,开始了愤世嫉俗。爱情上受伤的我,把这种怨气发泄到了学习上,我觉得就是因为我学习不好导致什么都不行。可越是这么理解,我却越不想学习,可能这就是叛逆吧,我打架,喝酒,处处与老师作对,觉得这就是英雄,这才是生活。上了大学,我成了现在这样的人。我开始意识到学习的重要性,可骨子里的那种叛逆却让我无法按照正常学生那样学习,思想太多就成了弱势,在学习中,我宁肯变成一个傻子,也不想当一个聪明人。因为聪明人学不进去东西,他们的关注点往往不在于知识本身。我不敢说我自己有多聪明,从很多事情上来看,我是个傻子,但就学习一事而言,我可以把自己归咎于那类聪明人。那类学不进去知识本身,却总能发现何为知识的人。
无心学习,有意扯淡
 
共8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