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孙玉的故事

孙玉(化名)是一名即将走出校门的硕士研究生,在顺利通过用人单位笔试后,却因小儿麻痹症,在面试时被用人单位礼貌地“回绝”了。那一天,正是上海连绵的阴雨季。面试后,孙玉撑着伞独自行走在校园里,希望这一肚子的委屈能揉进雨水里。凭毅力走过求学路孙玉,来自安徽蚌埠,今年6月就将顺利读完法律硕士,可现在迎接她的不是喜悦,而是寂寞与忧愁。她怕走出校园。在校园一角,记者和她有了短暂的交谈。“其实我从来没埋怨过谁,更不想投诉谁,只希望社会能更多一点宽容,让我们有平等工作的机会。”刚聊了几句,孙玉眼中已满是泪水。从她黯然的神情中,不难看出这个姑娘正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心理压力。孙玉1998年毕业于怀远师范学校,后任教于怀远县沙沟中学。在繁忙的教学工作之余,她参加了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取得了安徽大学英语专业的大专和本科毕业证书。为了更好地证明自己,她报考了上海某重点高校法律专业研究生,并于入学第一学年顺利通过了司法考试,取得了法律职业资格证书,又于2008年取得了英语翻译专业资格(水平)考试笔译三级证书,在这一连串的求学经历中,记者看到的是一个残疾女孩所特有的坚毅。面试前“当头一棒”其实孙玉是个开朗的人,可在与记者接触的这段时间里,她一直在发呆,记者问一句,她答一句。她告诉记者,之前参加了用人单位的笔试,并达到笔试合格分数线,获得选报职位的资格。她选报了某单位办公室行政职位,并经审核通过。从小患有小儿麻痹症的她,心里总有些小小的自卑,在得知可以打电话查询是否有资格进入面试时,便迫不及待地打电话到该单位人事部门询问,当对方查询后给出了肯定答复时,孙玉异常激动,感到这个社会没有遗弃她。接着她问人事部门“身体有残疾也可以吗?”而当对方听到残疾时,异常惊讶。听到对方不可思议的语气,孙玉也觉得意外,因为自己在报名信息中,清楚地写明了身体健康状况。对方立即解释,当时审核时疏忽了,未注意到身体有残疾,如果看到的话,绝对不会审核通过的。“绝对不会?”孙玉连问几次,得到的都是同一答案。对方给出的理由是:作为一名公司行政职员,要和许多部门打交道,有残疾会影响单位形象,并向孙玉表示道歉。对方还说,既然审核通过,他们会按程序发面试通知,但接到通知后可以有两种选择:一是放弃面试,另一是来参加面试,但要做好心理准备。面试结果“不出意外”等待,漫长的等待……一切都印证了孙玉的猜想,与她一起参加完面试的同学,都陆续拿到了体检表格,惟独她没有。记者拨通该用人单位人事部门负责人的电话。“确实提前告知孙玉,要做最坏的心理准备,如果这样的语言对孙玉造成了心理上的伤害,我们愿意当面向她道歉。”该负责人直言不能用一名残疾人,一是考虑到工作效率,二是对单位形象有所影响。该负责人表示,他们面试时肯定按正常程序打分,不存在歧视,孙玉的综合评分确实比另一名学生低。因为审核时,对身体健康一栏没有要求,孙玉才有机会进面试。如果歧视残疾人,在审核时,就不会让孙玉进面试,何必自找“麻烦”?孙玉说,如果真的是在能力上不如别人,甘愿服输,而现在仅仅因为身体的原因,就提前被判出局,她不甘心。优秀女孩未来在哪里和许多贫困家庭一样,孙玉的父母为了培养一名大学毕业生,家里其他三个孩子都早早辍学,“弟弟、妹妹为了让我安心读书,都出去打工赚钱,真的是很对不起他们。”说到此,孙玉再也忍不住泪水。“如果找不到工作,回到农村家里,哪里还有脸见他们。只想在上海找份工作,哪怕1000元一个月,只要有机会,我一定能做得非常好。”“其实,她很懂事,也很有能力。”孙玉的朋友说,其他同学每个月花费大都在1000元以上,但孙玉连三分之一都不到。在食堂吃饭从来都是选蔬菜,就怕给家里人更多负担。同学出去玩,她总是一个人在图书馆看书。如今,面对着社会压力和就业歧视,作为残疾人中的佼佼者,难道只能处于竞争的边缘地位?“其实,她很懂事,也很有能力。”孙玉的朋友说,其他同学每个月花费大都在1000元以上,但孙玉连三分之一都不到。在食堂吃饭从来都是选蔬菜,就怕给家里人更多负担。同学出去玩,她总是一个人在图书馆看书。如今,面对着社会压力和就业歧视,作为残疾人中的佼佼者,难道只能处于竞争的边缘地位?
残疾名校优秀硕士毕业生求职遇
 
共1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