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断了的故事

当你闭上眼睛时,必定开启了心灵的窗户。这一点是人与生俱来的,却鲜有人懂得去享受。我们生怕遗漏,我们害怕失去,我们睁大着眼睛、绷紧着神经,我们过得一天比一天累。有一天,我在路上碰到两个并非乞丐模样的人,他们说自己是外地人,钱包被偷了,需要20元钱买车票,我毫不犹豫地给了他们。我没有想过他们说的是真还是假,只想着能帮就帮了。因为不经思考就给了路人20元钱,有被骗的嫌疑,所以我遭到了朋友的耻笑,朋友一个“傻”字便把我概括了。至今,我也没弄明白,我的做法是太善良,还是太傻?或者是朋友想得太多?但我愿意相信那两个人是真的遇到了困难,我小小的帮助也许能温暖他们的心,让他们走出困境。我常常感动于温暖的故事,感动于人们的善良,感动于人与人之间至真至诚的美丽瞬间。每次听到感动人心的故事,我总喜欢记录下来,希望某一天或许能出版成集,把这种感动带给更多的人。前不久,我就记录了一个发生在母亲身上的故事:一次她去超市买了几大袋东西,出门时,由于双手被占着无法拉开门,走在她后面的一个女孩快走了两步,帮母亲拉开了沉重的大门,一直等到母亲走出后才松手。当母亲道谢时,那个女孩说:“我妈妈也和您的年纪差不多,我只希望她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也会有人为她开门。”母亲讲的这件小事,在我的心头温暖了许久。一日,我因患病去医院输液。年轻的小护士为我扎了两针也没有把针扎进血管,针眼处泛起了青包。疼痛之时我正想抱怨几句,抬头却看到小护士额头上布满了密密的汗珠,于是我安慰她说:“不要紧,再来一次!”第三针果然成功了。小护士连声说:“感谢您让我扎了三次。我是来实习的,这是我第一次给病人扎针,太紧张了,要不是您的鼓励,我真不敢给您扎了,真是太感谢了。”我告诉她,我有个和她差不多大的表妹,正在医科大学读书,她也将有她的第一位患者,我真希望她的第一次扎针也能得到患者的宽容和鼓励。我愿大家都有将心比心的宽容,愿人与人之间多一些真诚和理解。只是,人与人之间的情感纽带在现代物质社会的浸染下变得异常脆弱,存款、房子、财产等,这些就能轻易地将人性扭曲,将情谊割断。亲人、爱人、朋友之间的关系,不再是靠感情来维系,金钱关系上升为人与人之间关系的第一要素。我们曾经看到为了分得一套房子,姐妹几个翻脸成仇人,前半辈子是相亲相爱的亲人,后半辈子却是老死不相往来的陌生人;曾经我们也看到一些生意人为了各自的利益,搞暗箱操作、权钱交易,富了一个人,苦了一群人;曾经我们还看到朋友之间为了争夺利益,大打出手,对簿公堂,昔日感情荡然无存……温暖的故事在减少,丑恶的故事在增加,且有愈演愈烈之势。在报纸上看到发生在南京的一个真实事件。夫妻两人结婚四年,因感情不和协议离婚,男方偷偷转移了夫妻两人做生意赚来的十几万元钱,只答应分给女方很少的一部分,女方心理当然不平衡。于是在一天夜里,女方叫上自己的哥哥、父亲、表哥等五六名亲戚,拿着刀、木棒等凶器,守在男方经过的路上,准备用要挟的手段把钱要过来。结果可想而知,男方的两只胳膊都被砍断,头部左右各被砍了一刀,到现在还一直处于昏迷状态。那些让他们不顾夫妻情面,争来夺去的十几万元钱,现在用来缴付医药费恐怕都不够吧!女方还落得一个伤害罪,被判入狱。这是何必呢?机关算尽,争来斗去,都是为了身外之物,将感情置之不顾,将人性的丑恶充分暴露。然而,贪婪真的让人快乐吗?得到金钱就意味着拥有一切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但人们往往要在妻离子散、遭万人唾弃后才能醒悟。一天,一个富人去拜访一位哲人,请教他为什么自己有钱后反而和亲戚朋友处不好关系,身边的人都说他变得越发狭隘自私了。哲人将他带到窗前,问:“向外看,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富人说:“我看到了外面世界的很多人。”哲人又将他带到一面镜子前,问:“现在你又看到了什么?”富人回答:“我自己。”哲人笑了笑说:“窗子和镜子都是用玻璃做的,区别只在于镜子多了一层薄薄的‘银子’。但就是因为这一点‘银子’,便让你只看到自己而看不到世界了。”这是一个如此简单的道理!很少有人知道,著名的慈善家石油大王洛克菲勒,也曾被薄薄的一层“银子”蒙住过双眼。洛克菲勒出身贫寒,创业初期勤劳肯干,人们都夸他是个好青年。可当他富甲一方后,便变得贪婪冷酷起来,宾夕法尼亚州油田地带的居民深受其害,对他恨之入骨。有的居民甚至以他为原型制作木偶,并放在绞刑架上将“他”“绞死”,以解心头之恨。无数充满憎恨和诅咒的威胁信被送进他的办公室,连他的兄弟也不齿他的行径,而将儿子的坟墓从洛克菲勒家族的墓园中迁出,说:“在洛克菲勒支配的土地上,我的儿子无法安眠!”洛克菲勒的前半生是在众叛亲离中度过的。当洛克菲勒53岁时,他疾病缠身,人瘦得像木乃伊一样。医生告诉他必须在金钱和生命中选择一个。这时洛克菲勒才领悟到,是贪婪这个恶魔控制了他的身心。他听从了医生的劝告,退休回家,开始学打高尔夫球,去剧院看喜剧,还常常跟邻居闲聊,他开始过一种与世无争的平淡生活。后来,洛克菲勒开始考虑如何把巨额财产捐给别人。起初人们并不接受,可是通过他的努力,人们慢慢地相信了他的诚意。洛克菲勒创办了不少福利事业,还帮助黑人。他一生至少赚进了10亿美元,捐出的就有7。5亿,人们开始用另一种眼光来看他。洛克菲勒的前半生在金钱中迷失了方向,后半生千金散尽,他得到了用金钱买不到的平静、快乐、健康和长寿,以及别人的尊敬和爱戴。这正印证了“财散人聚,财聚人散”这一亘古不变的真理。金钱固然重要,但金钱并不是万能的。如果一个人被金钱蒙蔽了双眼,便会迷失自己的世界,也领略不到生活中的真善美,这样的人永远不会快乐,也永远寻找不到生命的真谛。“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钱财乃身外之物,生带不来,死带不去,机关算尽,反误了人间最真的情谊。别让金钱割断了人性的纽带,人生一程,同行是福。
什么割断了人性的纽带
从小姐妹如仇敌姐姐从小就漂亮,我们家里两个女孩,一个儿子,数她最标致。而我,是家里最“夹生”的孩子。不是老大,也不是儿子,父母疼不到我身上来。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我一出生,就被父母送到农村的外婆家寄养。到了上学的年龄,我回来了。进门就看见比我大四岁的姐姐,她由上至下打量我的眼神,透出的全是矜持和清高。我用手绞着身上的灰白旧褂子,而她穿着碎花连衣裙亭亭玉立。她鄙夷地喊我“乡下丫头”,我气冲冲地上前就扯住她的头发,她疼得尖叫起来,反手抓我的脸??她当然打不过我。虽然姐比我大四岁,可别忘了我是从小提两桶水在田里来回跑的丫头,力气可比她大得多。然而我挨打了,姐告了我的状。她嘴巴很甜,娇滴滴地就会讨父母的欢心。我狠狠地盯着她的眼睛,打心眼里恨她。后来外婆去世了,我回乡大哭了一场,心想再没有人真心疼爱我了。至于父母和姐姐,我们的关系冷淡。我们就这样一直淡漠地相处着,工作后,我带回来的同事,姐一个都瞧不上:“你怎么总和那样的乡下人一起玩?”19岁,我带回了男朋友照言,父母强烈反对,因为他家穷。我挨打了,姐在一旁冷眼看着,我咬着牙,仍旧偷偷去和照言约会。晚上九点,家门锁了,我在窗外哀求姐姐开门,她从鼻腔里“哼”了一声,高声喊“妈,小琴回来了。”母亲开了门,我又挨了一顿打。为什么别人家的姐姐都如此疼爱妹妹,而我的姐姐对我仿佛仇敌一样狠?染上赌瘾我帮她我还是坚持和照言结婚了。婚礼那天下着冷雨,气氛和天气一样阴冷。爸上班去了,妈情愿躺在床上也不愿意参加我们的喜宴。姐姐对着镜子梳妆打扮,我满心以为她是要来捧场的,感动得眼眶都热了,她回头说:“我去跳舞,不好意思。”然后风一样地走了。我抱着照言,百感交集,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丈夫疼爱我了。姐姐经过了好几次的失恋,恹恹地呆在家里,她突然找到我:“你帮我介绍个对象吧。”我让照言帮忙留意着,让姐姐认识了王仪。王仪老实本分,是个顾家的人,他和姐姐在一起,也许能管住她。第二年,他们就结婚了。姐姐在婚礼上,羞涩地对我说:“多谢你,小妹。”我们俩拉着手,突然感觉到血浓于水的亲情,那些恩怨和纠结,我全都不计较。毕竟我渴望拥有一个疼我的姐姐。我希望从此,我们两家过得幸福滋润,一切安好。照言一直对我很好,是个有责任感的男人。孩子上学以后,我家的开支明显增加,为了减轻照言的负担,我在外面打两份工。那天,我正在上班,姐姐带着三个膀大腰圆的男人冲进了单位,她惊恐地说:“快,借我5000块钱。”那一刻,我才知道她迷上了赌博。我不是不借,是真没有。她急得哭起来,身边的男人凶神恶煞地仿佛要吃人。我稳住着一切,也急得抓耳挠腮,一下子摸到了我脖子上的金项链---那是结婚时候,照言送给我的信物,也是家里惟一值钱的东西。
赌瘾斩断了我们的姐妹情
有一个人断了财路,佐借无门,钱袋中仿佛躲了个魔鬼一样,一贫如洗。想来想去,只有悬梁自尽,了却一生,因为即使他不自杀,也会被饿死,饿死对于一个不愿死的人来说,滋味更不好受。打定了主意,他就来到了一间破旧的房子中,在墙的高处钉个钉子,然后把随身所带的绳子挂起来。谁知这墙旧得不堪一击,刚钉了几下就坍塌了,却意外地掉出了金子。这真是喜从天降,绝望之人马上拾起金子带着回了家,而把绳套留在了破房中。他顾不上数钱,因为钱财多少都能救他的命。就在这幸运的家伙大步流星地离去时,藏金之人来到了,他目睹自己所藏钱财不翼而飞,顿时急傻了。他喃喃地说:“唉呀怎么得了,我还在世可这笔钱却弄丢了!真是急死人,现在手上要是有根绳索,我真要上吊才好!”说话间,他一眼瞥到了留在屋中的那根绳索,在气极之时,这人把脖子伸进绳套里,就这样悬梁自尽了。这人唯一能安慰自己的就是别人已替他准备好了绳索,也正如他为别人准备好了钱财一样,命运陡转,各得其所。小器的人临死前很少有不哭的,他省吃俭用收敛的财富不能再占有,财富是为小偷、自家的亲戚或者说是为掩埋财物的土地(为后人)准备的,这怎么不令他伤心落泪呢?命运女神变化无常,她的性格决定了主持这种情节离奇的财物换手游戏是多么令她满足、欢娱。这女神突发奇想,不想看到命运不佳的人去上吊自尽,却让最没有思想准备的人上了吊。
财宝与两人的处世经
流年颠沛,红尘浮乱,谁奢侈了爱情,谁留下了伤悲?我在青春的路口等你,你在时光的尽头将我丢弃,命运里的那道伤,是你永远读不懂的疼!文/夜小云【壹】夏日黄昏的最后一道光线透过落地窗,细碎的打落在房间里,那么的轻柔,仿佛害怕打搅了这片宁静。两个明媚如花的女子,安静如那午夜的星辰,无声却点点闪烁。天空干净透明,蓝的如此忧郁。窗台上有蝴蝶在飞舞,窗外的天空有鸟儿轻轻滑过,仿佛它们都能听懂,能听懂从屋子里传出的音乐其中蕴含的悲伤。安静里带些躁动,躁动中透着哀伤,如一场葬礼上的死亡曲。《断翼之蝶》,花了三年的时间我才做好这首曲子,那里寄予了我内心所有的伤痛与不堪,那是别人看不到的。唯心每次听后总是泪流满面,不想让她难过,所以这首歌我们从未在台上演唱过。但是今晚是我们在这个学校的最后一夜,也将是我们在这个城市的最后一夜,是的,我们毕业了。唯心说:梦语,就在这里结束吧,告别过去,彻底的将他忘记,将他埋葬,将过去的你埋葬,这样你才可以真正的重新开始。对于唯心的要求,我从来无法拒绝,更不会去拒绝。这个视我如生命的女子,她如我的双生般活在我的生命中,痛着我的痛。看着站在镜子前的唯心,雪白的连衣长裙,乌黑的长发,在明暗交换的光影中,我看到了一个天使。对,她就是我生命中的天使,陪我渡过了生命里最黑暗的日子。三年,三年是怎样的一个概念?1090个日子,26280个小时,1576800分钟,94608000秒,大到要用科学计算器来盘点的数字,却也在不期然间走过了。站回到时光的路口,依然无法想象那些曾经发生的事情,恍若一个梦靥,虚无却又真实。脑海里始终残留着那些画面,模糊而又清晰,只是依然记得那个时候,依然记得那个夜晚,我的世界在一刻间崩塌,眼前是昏暗的,我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我的心在那一秒冰冻,从此尘封。【贰】正出神,MSN上一个陌生人的头像闪烁着,女人的第六感告诉我这不只是个陌生人,心脏跳动的频率有些失常。打开对话框,一句简单的话语:恭喜你毕业了!带着好奇与一点点的期待,打开他的博客,那一张张照片映入眼帘,刺痛着我的双眸。是莫凡,真的是他,只是他的怀里抱着另一个女的,如此幸福甜蜜的婚纱照,让我觉得自己多么的讽刺。我不知道自己还在期待什么,还在等待什么,那不是早就预料到的事情吗?只是当梦想被撕碎的时候,真正面对现实的时候,心还是会疼痛。回忆像旧胶片,一张张滑过眼前,只是失去了色彩,只剩黑白。那是一个盛夏,阳光充裕的温暖季节,童稚未脱的我带着对青春懵懂的期待踏入了这座充满文学传说的校园。在一个晨光稀疏的清晨,我遇见了莫凡。我看见他的时候,他正坐在绿荫湖畔,抬头望着远方,仿佛穿透了现实的光线,到达了另一个世界。那样的安静,那样的忧伤。就那一眼,我便爱上他了,没有理由,那时我想,爱就是如此突然的事,只需一秒,一秒就足矣。我找借口跟他搭话,知道我是新生,他便很耐心的给我讲解。我问他要了电话号码:我说以后有什么不懂,还希望他多多指教,他犹豫了下还是答应了。他在一张便利贴上写下了他的姓名号码,莫凡,就在那时,这两个字就深深的刻入了我的脑海。我也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梦语”,他说很好听的名字。通过打听,我才知道原来他是我同系的学长,成绩优异,并且是我们学院学生会的主席。在往后的日子里,我总是找各种理由去找他,但是从来不敢让他知道我的心意,因为他是如此的优秀。我亲眼看到他拒绝那些女生,那样的冷漠,让我以为他是没有感情的,但是他对我总是很照顾。北方的冬天特别的寒冷,对于我这个从四季如春的城市来的孩子,更是一个艰难的时期。我总是对莫凡说,太冷了,我要冬眠去,希望一觉醒来就是春天了。他总是拍拍我的头说:傻丫头。每当这个时候我都觉得好温暖。我喜欢他叫我傻丫头,感觉那么的亲切。第一场雪花飘落是在圣诞节的清晨,凌晨六点,我还紧紧的缩在被窝里,手机却不安分的响起,以为是闹钟,正想按掉,却看到是莫凡的来电。拿起电话便对他牢骚:大少爷,知道现在几点么,你还让不让人活啊?“傻丫头,快起床看看外面有什么不同。”我睁着朦胧的睡眼走到窗前。然后我就看到了漫天飞舞的雪花,世界笼罩在一片白色之中,如此唯美。我告诉过莫凡,选择来北方的我,就是为了看雪,我喜欢这样干净透明的世界,那么的纯洁,那么的简单,整个世界只剩下一种颜色。正陶醉,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生气:傻丫头看够没,雪有比哥好看吗,再怎么说哥也是院草!”我这才把仰天长望的头低下,看到了莫凡,他就站在我的宿舍楼下,那画面是我一辈子也忘不了的。“你怎么站在那里啊?”我匆匆披了件外套跑下楼去,这么冷怎么站在这里啊?正想批他,一个踉跄,他将我紧紧搂在怀里,那么的用力,仿佛要将我揉进他的心里。“还不是为了等你这傻瓜么”,“我爱你,傻丫头,我爱你,我想好好温暖你”,他的胸膛那么的结实,他的怀抱那么的温暖,让我整个冬天都不在寒冷。【叁】快乐的时光似乎总是过得飞快,还来不及好好的享受这份温存,转眼一年就过去了。莫凡,也要毕业了。依然是盛夏,依然是香樟满园的日子,依然是绿荫湖畔。莫凡说他要去南方发展,我没有挽留,只是点头。我想叫他留下的,为我留下,但终究还是没开口,因为我知道他有他的梦想,我爱他,所以也会支持他,尽管我知道自己有多么不舍。“梦语我不在的时候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会想你的,好好学习,等我回来、、、、、、”他说了好多好多话,多到我都快记不住了,但是那个怀抱,那个温度,我永远记得。莫凡不在身边的日子,时间仿佛被置在放大镜前,无限拉长。总希望下一秒莫凡就能站在我面前,告诉我他回来了。长途话费太贵了,我们只能每天发短信,但是只要收到他的短信,我也觉得好幸福。日子就这样在轻风细水中流过,课外我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图书管里度过,因为我需要一些东西来填补那份思念。我买了一本好看的笔记本,在封面贴上了我和莫凡的照片,用笔尖记录下了我每天的生活,写下我每天对他的思念。我总是一个人走在我们曾经走过的地方,仿佛他就在身边,因为有牵挂,心便不会寂寞。等待是漫长而痛苦的事情,尤其当结果只是一场空虚。我傻傻的以为那只是时间与距离的问题,却未曾知道,彼岸那端的人儿早已将心带走。随着时间的前进,莫凡的短信越来越少,有时我发给他也不回,他只说工作忙,没时间,我相信,因为我爱他。后来我才知道自己的爱对于他,是多么的廉价!【肆】莫凡终于回来了,只是他的身边多了一个人。莫凡说我要上课不让我去接机,我还是偷偷的去了,想给他一个惊喜。结果得到惊喜的那个人是我,我看着他牵着另一个女生的手,说说笑笑的走出来,那样子是那么的恩爱。我想逃,可是我的脚在那一刻失去了知觉,我就那样傻傻的站在那里,站在那里看着他们甜蜜。“梦语,你怎么在这里,不是有课吗?”看到我时,他有些惊慌,但很快就镇定下来了。他说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子晴,这是我学妹梦语。学妹,多么可笑的关系?“学长,欢迎你回来。我还有课,先走了”,说完我转身就跑了,我害怕再迟一秒,眼泪就会落下。依旧是圣诞节,依旧是飘雪的日子,依旧是那些人,只是心变了。那晚我们在雪地上走了很久,终于他开口了:梦语,对不起。我就那样看着他,什么也说不出。他说:子晴是她以前的女朋友,也是初恋。我遇见他的那天,他刚和子晴分手。她们是高中同学,只是高考上了不同的大学,子晴要他毕业后去南方发展,他不愿意,所以分手了。他说,他去南方原本不是打算去找子晴,只是想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世界,让她可以抛下他们这么多年的感情。只是没有想到会遇到子晴,子晴说她还爱着他,而他也从来没有忘记过她。他说:他们这次是回来订婚的。“那我呢,我算什么?”我问他。他笑着说:朋友啊。我紧紧的握住拳头,握住掌心传来的刺痛,努力的仰起头对他说:祝你们幸福。然后转身,让泪水流在身后,无限蔓延,那是他永远都不会懂得的疼痛。原来我才是多余的,我只不过是他们爱情故事的插曲。就那样在雪地上狂奔,我想用这样的速度将这一切抛到脑后,可是还是无法止住泪水,冰凉的滑过脸庞。【伍】那个夜晚特别的寒冷,我紧紧的抱住自己却没有温度。于是我跑到学校附近的酒吧,点了最烈的威士忌,一杯一杯的灌下,不是喝,因为没有味觉,只是希望这样可以温暖一下自己冰凉的心。耀眼的灯光,悲伤的音乐,更让我无法止住泪水,那一刻我才知道酒精化作的泪水是多么的刺眼。浑浑噩噩间有人跟我搭讪,请我喝酒,我没有拒绝,一直喝着,一直舞着。迷迷糊糊间被人带到了一个房间,我想要逃跑,想要挣扎,却没有一丝力气,我偷偷按下1号健,那是莫凡的电话号码的快捷健,可是他没有接。嘴角的那一丝悲笑同泪水一同凝固,凝固在那一刻,凝固在那个夜晚。那抹红侵染了这个城市整个冬天的雪,侵蚀了我心脏的每一个细胞。醒来已是第二天凌晨,看着衣衫不整的自己,已没有半点知觉,那是无人能读懂的绝望。我捡起了一块玻璃碎片,狠狠的划向自己的手腕,任鲜血直流。闭上眼,我想这样就再也不会痛了,这样就不会难过了,过了奈何桥,喝下孟婆汤,一切都会忘记的,一切都可以被忘掉的。唯心找到我的时候,我已昏迷不醒,可以想象的到她那时有多么的惊慌。当我睁开眼,看着雪白的一片,我以为我已经离开了,离开了那个让我悲伤的世界。却看到了趴在病床旁边的唯心,心里有说不出的心疼。唯心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是同班同学,但是我们成为好朋友是在乐器社的时候。唯心喜欢吉他,而我钟爱的是架子鼓。在迎新晚会上,每个新成员都表演了自己的特长。就在那时候,我们成了好朋友。我喜欢她弹吉他的样子,她喜欢我打架子鼓的感觉,她说,我的手下流动着悲伤,同我的眼神一样。我们经常在一起练习。但是和莫凡在一起后,我就不再去了,因为我知道他喜欢安静,他也许都不知道我有这个特长,在他眼中,我是个安静如花的女子。发现我醒了,唯心紧紧的将我抱住,什么也没说,只是紧紧的抱住,我可以感觉到有泪水滴落在我的衣襟上。【陆】出院那天,唯心送了我一个漂亮的护腕,她轻轻的为我戴上,仿佛害怕触碰到我的伤口。而她的手上也戴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她说,这样就不会有人怀疑和好奇了。那天,我一个人跑到纹身店,在右眼眉脚刺了一只蝴蝶,断翼的蝴蝶,她只有一半的翅膀。唯心发现后,也跑到那家店,让老板在她的左眼眉脚刺上了蝴蝶的另一半翅膀。她说:梦语,我们是好姐妹,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陪你一起渡过。后来,我们就组建了这个乐队:蝶影。我将所有的感情寄托在音乐里。我总是一个人难过,我总是一个人敲打架子鼓,狠狠的敲打,将那些伤悲通通敲去,闭着眼,不再流泪。
蝶影幻生,只是断了翅
有一个断了线的风筝,在天上飞。他绷着脸儿,很不高兴,老想哭。风儿拍拍他的肩膀,问他:"风筝,你干嘛想哭?你千万不能哭呀!你要是哭了,你的身上吸了泪水,就会变湿了,变得很重很重,我就推不动你,你也就飞不起来啦!"风筝说:"本来,我在地上,有很多很多的朋友,可现在,我的线断了,回不去啦。我一个人呆在天上,没人跟我讲话,跟我玩,我还不难受吗?"风儿说:"噢,原来是这么回事。我看,你得找些新朋友。这样,你就不会觉得孤独和寂寞了。"风筝点点头。他听了风儿的话,要找些新朋友。找些什么样的朋友呢?风筝想:我得找些好朋友!太阳在很高的天上,笑眯眯的,闪着金光。风筝就朝太阳飞去。风筝问太阳:"太阳,太阳,你愿意不愿意做我的好朋友,跟我一起玩?"太阳很高兴,脸儿红红的,对风筝说:"我愿意跟你做好朋友!我有很多很多的光,很多很多的热,我谁也不给,只给你一个!"于是,太阳的光不照别的地方,只照在风筝身上;太阳的热不给地上的人们,只给风筝一个人。这么一来,太阳的亮光太强了,像金针一样刺人,让风筝睁不开眼睛;太阳的热气太足了,像火一样烫人,让风筝受不了。风筝说:"太阳,太阳,你不能只跟我一个人要好,这样我反而会烧坏。你应该把光和热给大家,给很多很多的朋友。"太阳听了风筝的话,想了想,说:"你说得对!我不应该只跟一个人好,就不管大家了。"太阳又把光和热撒到地上来,给了人们;也给了牛啊,羊啊,鹿啊,许许多多的动物;还给了花啊,草啊,树啊,麦子啊,许许多多的植物。天黑了,月亮出来了。月亮白白的脸儿多干净!她在天上静静地笑着。风筝向月亮飞去。月亮不刺眼,也不烫人。她的身子弯弯的,两头尖尖的,就像个弯钩。她钩住了风筝脚上的线头。月亮对风筝说:"从现在起,咱俩就是好朋友了。你不要离开我!"风筝说:"这怎么行呢?我还要找别的朋友玩,怎么能一直呆在这里?月亮冷冰冰地说:"不行!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好朋友,我不让你跟别人玩!你就在这儿陪陪我吧,我会讲好多好多故事给你听。""只跟你一个人玩?那多没意思!我要找很多很多的朋友,跟大家一起玩!"风筝摇摇头,用力挣脱了月亮的弯钩,离开了她。那边,小星星们闪亮着眼睛,嘻嘻嘻笑着,说:"瞧,那个风筝怎么只跟自己玩?"风筝向小星星们飞去。他问:"小星星,你们愿意做我的好朋友吗?"小星星们眨着眼睛,笑着说:"你真傻,我们当然愿意罗!我们要交很多很多的好朋友!"风筝和小星星们一起玩。小星星们真调皮!他们故意把星光弄灭。黑暗中,风筝听见小星星们喊:"风筝,我们玩捉藏好吗?你来找我们吧!"风筝在夜空中飞来飞去找星星,每找到一个小星星,这个小星星就把自己的星光再点亮。找啊找啊,一个小星星,两个小星星,三个小星星……满天的小星星都亮了!风筝快乐地喊:"我找到了!找到了这么多的好朋友!"
风筝找朋友
这天,老杨到外地办事,刚下车就摔了个跟头,把腿摔断了,还摔掉了三颗门牙。幸好有人把他送去了医院,医生一检查,说起码得在这儿住上半个月,还让他赶紧交费。老杨一想,坏了,这趟出门,身边没带多少钱,他只好找出电话本,请小护士帮忙打电话给他儿子,叫儿子打五千块到卡里。小护士拿着电话本到外面打,回来时一脸的不高兴:“大叔,你儿子警惕性也太高了!”老杨捂着破嘴艰难地问:“怎、怎么了?这、小子……不、不肯来?”“来什么呀?”小护士说,“他根本就不相信我的话,一口咬定我是骗子,还骂人呢!”老杨呵呵一笑,这小子以前真被人骗过呢。于是,他掏出手机想亲自跟儿子说,这下他总该信了吧?电话通了,老杨说:“阿、阿明……我是、是你老爹,现在在……在医院……”“你不用说了,我这就给你打钱进去。”阿明果然立刻就相信了,焦急地打断他的话,“要多少啊?”老杨说五千,阿明想了想,说五千恐怕不够,他马上打一万进去。放下电话,老杨心里一阵欣慰,嗯,这个儿子还不错,关键时候用得上。过了半个小时,儿子发个短信过来,说钱已经打进去了,他也正坐车赶来。老杨让护士拿他的卡去取钱,谁知护士却空着手回来了,说卡上就只有几十块钱,根本没人打过钱进去。老杨急了,这小子莫不是记错账号打给别人了?他马上又打儿子的电话,没等他说话,儿子就问他收到钱没有。老杨嘴巴痛得厉害,说道:“没没没……”儿子哈哈大笑:“没收到吧?想我给你打钱,做梦吧,你这个老骗子!说吧,手机是偷的还捡的?”老杨大吃一惊:“我是你爹呀!”“我是你爷爷!”儿子在那头怒气冲冲地打断他,“你们组团忽悠我啊!我老子的声音我会听不出来?”咚的一下,就把电话挂了。老杨一愣,又拨了一次:“真是我啊,没、没骗你……”“没空跟你们玩!”儿子又挂了,还索性关了机。老杨拿着电话愣了半晌,再摸摸自己磕破的嘴皮,恍然大悟:自己的嘴破了,牙齿也少了三颗,说话漏气,声音变了,怪不得儿子听不出他是谁,儿子刚才假装答应,那是故意逗他玩呢。老杨这下没辙了,情急之下,他想起电话本上还有好多亲戚朋友的电话,于是叫小护士帮他打。过了好半天,小护士进来了,说把本子上的号码都打遍了,却没一个人相信她的话,基本上一提到汇款就马上挂了。老杨一听,不禁哭笑不得。他郁闷地翻着电话本,一直翻到背面,突然看见一串数字,仔细一看,是个手机号码。再看前面,却没有写名字,只写着王××。他抓抓头皮,想不起这是谁的电话了,抱着最后一线希望问护士,这个电话打没打过。小护士一看,还真没打过。老杨求她再试一次。这回,小护士出去不一会儿,就兴高采烈地跑回来说:“终于成功了!这个人说他马上就动身赶来,要亲自送钱过来呢!大叔,他是您什么人啊?”老杨喜出望外,可这个人到底是谁,他想破了脑袋也想不起来。晚上十点多钟,老杨正准备合眼睡觉,忽然病房里风风火火闯进来一个人,看见他立刻就喊了起来:“杨大叔,果然是你啊!哎呀,我这一趟没白跑!”老杨看看来人,很年轻的一个小伙子,穿西装,打领带,自己肯定见过,却一时记不得是谁了。那小伙子微笑着说道:“杨大叔,您看,我说得没错吧?您早应该信我的话,这不,现在出事了……”老杨愣了半晌,一拍床头,打断他的话说:“小王,你别说了,你说得对,出院后我马上就听你的,给自己买份保险。可现在,你得先帮我垫点医药费。”
就是不信你
 
共6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