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王石的故事

石达开是太平天国名将,是太平天国后期发展的重要力量,带领太平军获取了一千次又一次的对清军的作战胜利。石达开是一位非常有才华的人,他不仅仅只带着“太平天国名将”这一个标签,实际是行他是历史上著名的军事家、政治家和武学名家。石达开在历史上的成就和评价都非常的的高,无论是太平军内部还是清廷,亦或是今天的人们,当然还包括外国人,都非常钦佩石达开此人。一位能让古今中外,对手和自己人都看重和敬佩之人,绝对算的上是一位奇男子。公元1831年,石达开在广西贵县北山里那邦村的一个小康之家出生,小名亚达,绰号石敢当,是客家人,其母为壮族人。石达开是家中独子,没有兄弟,只有一个姐姐和两个妹妹。因为他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所以作为家中唯一的一个男人,当然那个时候还不能说是男人。石达开在八九岁的时候,就一人撑起了全家,照顾母亲和姐妹。石达开小小年纪却务农经商,做的十分妥当,业余的时候还读书习武。据史料记载,石达开早熟,十三岁的时候就已经有大人风范,处事沉稳。因侠义好施,常为人排难解纷,年未弱冠即被尊称为“石相公”。晚清政治腐朽,官场黑暗,百姓生活痛苦不堪,农民起义运动接二连三的发生。在石达开十六岁的时候,洪秀全和冯云山刚刚成立拜上帝教,在广西传播教义筹备反清起义。因为石达开素有名声,所以洪秀全等人慕名来访。而石达开听说了洪秀全等人的打算之后,慨然允诺,三年后毁家纾难,率四千余人参加金田起义,被封为左军主将。后来太平天国建制,石达开被封为“翼王五千岁”,意为“羽翼天朝”,足见对其重视。石达开没有辜负这一封号,他是太平天国中最骁勇善战的将领。无论是在建国之前,还是建国之后,亦或是太平天国遭遇挫折的时候,石达开都展现了令人敬佩的大将之风。自1851年太平天国建制之后,石达开随军转战数省,立功无数。1852年,西王萧朝贵在长沙战死,太平军陷入清军反包围。在如此危急之刻,石达开力挽狂澜。他率军横渡想将,开辟河西基地,保证太平军的粮草。后来稳扎稳打,多次挫败清军,从河西安全撤军,跳出清军包围圈。夺岳阳,占武汉,自武昌东下金陵,二十八天挺进一千八百里,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令清军闻风丧胆,号之曰“石敢当”。西征之时,石达开与其他太平军将领不同,不仅重视攻占城池,同时也重视根据地建设。他依托根据地,稳扎稳打扩大根据地饭碗,开创了大好形势。后来更是迫使清朝名将江忠源自尽。最为重要的是,他不止是打了就走,而是在攻下的地域中招揽人才,选拔基层官吏,建立起省、郡、县三级地方行政体系。不仅巩固了太平天国的统治,也深得民心。石达开打败的名将不仅是江忠源,同样还有有“中兴四大名臣”之称的曾国藩。曾国藩是谁,想来不用小编多说。石达开不仅大败曾国藩,而且逼得曾国藩自尽。1854年,清军对太平天国进行了猛烈的反扑。当时石达开所部吃了湘军水军好大一个苦头,此后石达开便开始筹备训练自己的水军。后来终于在与曾国藩率领的水军对上的时候,发挥威力,于1855年初在湖口、九江两次大败湘军,湘军水师溃不成军。逼得湘军水师统帅曾国藩投河自杀,若不是被部下救起,清朝后面的历史就没有曾国藩什么事儿了。石达开正在抵御清军前线的时候,历史著名的“天京事变”发生。石达开听到韦昌辉将杨秀清杀害的消息后,为了防止内讧削弱太平军势力,急忙回转阻止,可惜为时已晚。回去之后,韦昌辉甚至还想将他杀害。石达开逃走之后,向洪秀全报告此事,后韦昌辉被洪秀全捕杀。杨秀清和韦昌辉的相继去世,不仅使得太平军实力削弱,同时也使得本就战功卓著,深得民心的石达开一枝独秀。石达开因此遭到洪秀全猜忌,为保全自己石达开选择避走安庆。到了太平天国晚年之时,结局已经显而易见。在太平天国势力已经被清军围困之时,石达开为了保全剩余人的性命与清军谈判。可惜的是清军将领骆秉章背信弃义,石达开被处以凌迟之刑,剩余的两千将士也被清军屠戮。
翼王石达开简介 石达开的最终
公元1851年到公元1864年的这十三年间,中国大地上爆发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农民起义运动。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太平天国运动,这次起义是中国封建历史上规模最大,影响最深远,波及范围最广的一次农民起义运动。在这场农民起义运动,出现了很几个才华出众之辈,其中就包括石达开。石达开此人是太平天国中最具传奇性,也最为耀眼的人物,有太平军第一帅之称。说石达开传奇,是因为他十六岁参加起义,十九岁统帅千军,二十岁的时候就已经封王。他的轨迹,几乎贯穿了太平天国的始终。可惜的是,太平天国最后失败了,而他这位不出世的将才,最后也英年早逝,去世的时候,年仅三十二岁。英年早逝也就算了,石达开最后死的实在是凄惨,让人唏嘘不已。因为太平天国内部的争权夺利,特别是“天京事变”的内部消耗,使得太平天国开始由盛转衰,不能从容面对清军的围剿。而清军后期又再次加大了围剿力度,使用各地团练士兵,太平军走向灭亡已经是时间问题。在太平天国后期,尽管因为害怕洪秀全的猜忌,石达开选择了出避南京,但是却仍然坚持战斗。石达开建立根据地,依托根据地面对清军的强势围剿。石达开不愧为太平军中最出色的将领,在晚期太平军势力低微的时候,仍然凭借自己手中的少量兵力,限制了清军的绝大多数兵力。不过可惜的是,此事已经日薄西山,太平军灭亡已经是注定的了。在面对清军的强势围剿之下,尽管石达开个人能力出众,但是手中无人可用,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公元1861年,石达开转战川黔滇三省,在四川建立根据地,想要依此自南北上。1863年4月,兵不血刃渡过金沙江,突破长江防线。五月的时候,到达大渡河。可是因为天气实在太坏,太平军强渡不成,而粮草又用尽,陷入了绝境之中。而正在此时追赶而来的清军,在力求建立“生擒石达开”的奇功的引诱下,一个个好似饥饿的财狼,气势汹汹。四川总督在利于不败之地的时候,向石达开派遣使者,劝其投降。而石达开也知道此次难逃一劫,再如何抵抗也只是时间早晚而已。所以为了保全三军,石达开决定舍命与骆秉章谈判。一番交谈之下,双方约定石达开所部解散四千人,只剩两千人随其一起进入清军营帐。当时遣散的四千人,都得以活命逃生。剩下的两千人跟随石达开进入清营,结局却并不好。石达开在被骆秉章解押至成都受审之后,清军背信弃义,两千太平军全部被杀。863年6月27日,石达开在成都公堂受审。面对主审官的步步紧逼和厉声喝问,石达开面不改色,慷慨陈词,竟是说得主审官无言以对,理屈词穷。当然他“谋反”的罪名是脱不了的,最后还是被判以凌迟处死的极刑。行刑之时,石达开慷慨就义,神色怡然。凌迟处死的刑法想来大家都听说过,准确的说这种极刑,是在受刑者活着的时候,足足割满3600刀才会死去,生生受那薄皮刮肉之痛。一刀又一刀的割去身上的鲜肉,换个人早就活活疼死了。而石达开呢?他身受凌迟酷刑,至死默然无声,观者无不动容,叹为“奇男子”。他的这种气度,让清军众人都无不赞叹。四川布政使刘蓉敬佩的说他:“枭桀坚强之气溢于颜面,而词句不卑不亢,不作摇尾乞怜语。临刑之际,神色怡然,是丑类之最悍者。”石达开的大渡河之败,可以说是天意使然。在他准备强渡大渡河的时候,两岸还没有清军。如果这个时候他能成功渡河,就不至于会受清军围困。但是当他当夜命人准备好竹筏,准备第二天一早就渡河之时。偏偏当晚大渡河下起了大雨,河水暴涨,无法行船。等到清军赶来之时,尽管太平军想要强渡,也因为大渡河百年不遇的提前涨水阻止。最后弹尽粮绝,被逼入绝路。这一场大雨,就像是一场预告,说明太平天国已经走向末路。
翼王石达开是怎么死的?石达开
太平天国运动,是清朝爆发的最大一场农民起义运动。在今天的历史教科书中,用了很大一个篇幅来介绍这次农民起义运动。在说太平天国起义的整个过程的时候,石达开率兵避走南京,是不能忽视的一个节段。再讲石达开出走之时,许多人都对其的出走,抱有批判性的态度。认为因为他的出走,带走了太平军的绝大部分精锐,以致于使得天京兵力削弱,最后被清军围困,无法突围。对于他到底带了多少人走,有说法是十万精锐,还有的说是二十万精锐。还有的人,甚至因为石达开率兵出走一事儿,将太平天国会覆灭的主要原因归结到他的身上。说实话,经过“天京事变”以后的太平天国,实力可以说在内讧中削弱了绝大部分。“天京事变”成为太平天国由盛转衰的转折点并不是白说的。在这个时候,天平天国的实力已经受挫,无法与清军镇压起义的军队相抗衡。这个时候,清朝在各地所办团练,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这些由官僚地主阶级选拔地方勇士,训练的军队,其实力远远超过贪欲享乐的八旗子弟兵。清军粮草充足,兵力强盛,面对实力受挫的太平军,结局已经注定。所以并不能将太平天国失败的主要原因,归咎在石达开的身上。但实际上到底是多少,历史上并没有记载。并且就小编个人看来,石达开应该不会带走那么多的人。为什么呢?因为名不正言不顺呀!石达开为什么会选择出走南京,避难安庆呢?因为在“天京事变”中,杨秀清被韦昌辉所杀,事后韦昌辉又被洪秀全下命捕杀,当初跟着洪秀全一起打天下的老功臣已经死的差不多了。而石达开呢?他既是当初起义的最早将领,同时因为他手握重兵,而且因为战功无数,深受百姓和士兵的爱戴。威名和权势上,在受挫的太平天国中都可以说是一枝独秀。这个情况好吗?当然不好!洪秀全既然能猜忌杨秀清,与杨秀清两人争权夺利,自然也不可能容的下已经渐渐威逼自己领导地位的石达开。而石达开正是因为看到了洪秀全对自己的猜忌,所以才选择了离开南京,前往安庆,离开洪秀全的眼皮。这个时候如果他明晃晃的带走大批的精锐,完全就是摆明了他要造反,洪秀全如何会容的下他。清廷何桂清的奏折说:“闻本月十一日,伪翼王石达开已由铜井渡江逃往江北,洪逆令蒙贼禾贼追之。”这封奏折摆明,石达开所部一日便由铜井渡江逃往江北。石达开只在一个小镇铜井渡江,而且一天之内就渡完了的情况看来,人数绝对不多。清臣福济,郑士魁等的奏折中说:“兹据无为州在籍教谕征焕等禀称:五月十八日(即1857年6月9日)石逆由金陵带其党与数千,道经该州前往上游,到处张贴伪示,传谕各贼。察其词意,因洪逆疑忌过甚,惧害脱逃。”已经很明白的说明了石达开出走,就是因为洪秀全的猜忌。“天京事变”,石达开的家属全部遇害。大渡河之败的时候,石达开带着自己5岁的儿子石定忠一起进了清营,石达开死后,石定忠被以石灰闷死。还有两个孩子,因为年幼被刘王娘照顾。后来刘王娘被清军俘虏之后,结局不详。最有可能,也被清军处死。除此之外,石达开早在参加金田起义的时候,就已经结过婚了。因为他的原配妻子,不愿意跟随石达开起义。所以在石达开走后,两人便脱离了关系。后来不久,带着石达开的一个儿子改嫁。这个儿子后来被石达开的姐姐偷走,对外假称是自己的孩子抚养。因为石达开的姐夫姓胡,所以这个孩子也对外称姓胡,后代延续至今。
石达开为什么要带兵出走?翼王
2011年1月,一手创办了万科这个中国最大房地产企业的“地产教父”、万科董事局主席王石,竟然选择在花甲之年去哈佛大学读书——自己做饭,步行上学,熬夜苦读。平日里前呼后拥的大佬王石,忽然之间没了秘书和司机,成了一个在家难自理、出门常迷路的“废人”。更要命的是,因为英语太差,他无法听课和交流,第一次感觉脑子不够用。他说:“我在哈佛这一年,体会到了后进生的滋味。”初到哈佛,“大佬”过得好凄惨王石是一个不安分的人。他17岁参军,23岁读大学,毕业后当公务员,32岁下海经商,成功缔造万科后辞去总经理职位,选择了背上行囊,去攀登世界高峰,成为成功登顶珠峰年纪最大的中国人,以及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完成登顶七大洲最高峰和徒步到达南北两极点“7+2”的探险者。他的身体里,流淌着勇敢和冒险的血液。所以,当2010年初,哈佛大学的一个中国基金会执行主席问王石有没有兴趣和勇气到哈佛游学时,年轻时就曾有过出国留学梦的王石想都没想就说:“当然有!”在他看来,人需要不断发展自我、更新自身,而不应该被固有的条件和现状所限制。过去20多年的创业和探险,正是他努力摆脱预定、自我造就精彩的不确定轨迹。2011年1月底,王石处理好国内的事务,并经过速成英语口语培训后,从深圳经由香港飞往美国波士顿,开始了为期3年的哈佛大学游学之旅。这一年,王石恰好60岁。王石到达美国前,公司已在哈佛大学所在的马萨诸塞州波士顿的剑桥镇给他租了一套别墅,配备了汽车,还请了一个懂汉语的保姆。可王石到了后很不高兴,让下属全部退掉,他要一切从零开始。下属无奈,只好遵命,给王石在学校附近租了套一室一厅的小房子,里面只有一些简单用品。然而,住进去之后王石才发现,这样的“装备”和生活确实太过寒碜,完全不是一个超级富豪能轻易适应的。以前在国内,在家时有保姆做饭,外出有司机接送,在公司有秘书伺候,可现在,他孤身一人,一切都要亲历亲为。第一次做饭,王石买来菜后才记起,自己已经几十年没有做过饭了。没办法,他系上围裙,凭着几十年前的记忆试着做饭炒菜。让他泄气的是,米饭因为少放了水成了干饭团,西红柿炒蛋则因放多了盐而无法入口。王石这时才后悔辞去了保姆,可他又拉不下脸再去找。一地鸡毛的生活还在继续。最开始的几次出门,因为对城市不熟,英文又看不太懂,王石搭地铁、乘公交时不是搭错车,就是搭反了方向。去银行办信用卡,王石更是被折腾得快要急出病来。在美国,80%的消费都是通过信用卡来支付,没有信用卡是很麻烦的。可是,在美国办信用卡比中国难,需要信用记录、社会保险号等一大堆资料,要命的是王石不是美国公民,哪有这些东西?再加上他语言不通,在国内又没有办卡经验,一连跑了好几趟都被银行拒绝了。最后,通过哈佛大学的介绍,并看在他是世界房地产开发商、著名登山运动员的分上,银行才给他办了一张卡。此后,王石为了力求简单,减少烦心事,只好在各方面将就着过日子,少应酬,少出门。吃饭问题上也非常简单,早上用微波炉热一杯牛奶,吃一块面包,中午就到外面吃西餐,晚上则下一碗面条。一次,他在美国的一个朋友来看望他,发现他居然过着这种清教徒式的生活,大为惊讶:“这可是跟你的身份相差十万八千里啊!”王石却呵呵一笑:“不要忘了,我现在的身份可是学生……”王石这样“自虐”的结果是,到美国两个月后,他的体重从140斤减到了132斤。他的“悲惨生活”传回国内后,万科的同事都拿他说笑:“以后我们想惩罚谁,就让他出国跟着董事长过日子!”英语太差,当后进生很难受不过,对于经受过“7+2”极限考验的王石来说,生活和物质上的困难还只在其次,最难的是语言上的障碍。虽然出国前参加过口语速成培训,但那只是皮毛功夫,真到了全英语交流的环境里就完全不行了。为了提高英语水平,王石到哈佛大学附近的一所名叫Kaplan的英语学校学习英语。到那儿报到的第一天,60岁的王石差点被人误认为是“老师”——在他的周围,都是十五六岁的孩子,最大的也才25岁。为了克服“哑巴英语”,王石只好每天跟这群比自己女儿还小的孩子混在一起。美国课堂强调游戏互动,所有人都要参与其中。一次,老师让一个学生比画单词,叫王石来猜。可是,那个学生比画后,王石明明知道是哪个单词,可挂在嘴上却怎么也说不上来。王石的笨拙,引得整个教室哄堂大笑起来。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简直丢人丢到了家。更麻烦的还在后面,为了检测学生的学习成效,学校每周要安排一次考试。而第一周考试时,别的同学答题30分钟后就开始交卷,王石却硬是做不出来。60分钟后,整个教室变得空荡荡,只剩下握着笔发呆的王石……为了开阔眼界,并锻炼英语听力,王石便开始去听讲座。在哈佛大学,各种各样的讲座特多,而且来演讲的都是各领域的杰出人士和资深人物,演讲的主题则牵扯到世界热点事件。可是,因为英语水平有限,王石根本听不懂主讲人在说什么。但他又实在不想错过那些精彩的演讲,便花钱请了一名翻译帮忙做笔记,自己则装模作样地听。那段时间,他一度半夜两三点都睡不着,担心自己在哈佛没学到东西,想着想着就想放弃,但第二天起来,他又背着书包去上学,整个人像是沉浸在一种病态之中。一次,王石给国内朋友打电话,忍不住倾诉说:“我这次算是体会到什么叫‘后进生’了。哎,我做地产做到了中国第一,登山就更不用说了,为什么学英语却这么难?”为了使自己尽快适应课堂,王石逼迫自己增加了学习英语的强度。周一至周五,他每天到英语学校上3小时英语课,再到哈佛听2小时专题讲座,然后在图书馆看2小时书,晚上回家再复习2小时。
王石:我在哈佛当后进生
今年43岁的王石,是万科集团董事长。很多人以为他就是万科的老板,但实际上他只是个职业经理人。他说自己是富人而不是富豪:全部财产只有600万元人民币,其中房子值200万,股票大概值200万,存款有200万。在王石的观念里,名利这两个东西,是鱼与熊掌不能兼得的关系。像他这种喜欢名的,注定要舍弃巨额财富,要是想两者兼得,大概就是给自己找麻烦了。他身边有很多富人朋友,捐出很多钱,委托信托公司做慈善事业。对于这类做法,王石颇有些不以为然。另外一种富人,不会出现在胡润排行榜上,也不会在福布斯排行榜上露面,却比榜上的一些人更有钱。他们为人非常低调,穿着普通到不能再普通,坐在别人面前,别说看不出是亿万富豪,就是说他有钱都没有人相信。这种人,王石是欣赏的。他把中国的富豪分成3种。一是投机者,通过股市、证券发了大财,这部分人现在表现潇洒的不多,因为股市现在出了一些问题,他们的财产大部分都缩水了,有的甚至变成了负资产,第二种是权力寻租,他们潇洒,成天呆在高尔夫球场;第三种是一步一个脚印的民营企业家,他们基本上经历了20年的发展,如今要么都在考虑做大,要么在考虑做全,资本都用在再生产上,现金没多少,没有奢侈的习惯,而且也没那个时间。王石说自己没有关于财富的困惑。但他有恐惧感,觉得钱多不是好事,一些人因为钱而家败人亡、孩子变成纨绔子弟,这个印象在他的头脑里太深刻了。在传统上,都讲中国人勤劳勇敢,而一旦五谷丰登,中国人常常要做什么?两件事:一是修祖坟,光宗耀祖,二是娶小老婆。所谓第一代是暴发户,三代才成贵族,一般中国的财富传不到第三代。王石专门查过家谱,从湖北祖籍查到山西,30多代,没出过一个富人。他笑言自己的家族没有对待财富的经验,担心如果成了富豪,会修祖坟娶小老婆,怕把握不住自己。之所以形成这么一种对待财富的态度,王石有着很深的个人原因。他曾是彷徨少年,到处寻找人生意义。读巴尔扎克、雨果、狄更斯的小说,对里面的暴发户的印象太深刻了,很久以前就在内心里厌恶那种人。以前王石说过,准备在2006年以前登遍世界七大洲的最高峰,然后就结束登山去航海。2003年他提前完成登珠穆朗玛峰的任务,整个计划看来可以提前了。对于他来说,人生最重要的是活得精彩,不在于拥有多少钱。
王石:我害怕财富背后的东西
万科董事长王石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王石到深圳的时候已经37岁。他在深圳找到的第一份工作在一个贸易公司,他工作以后非常积极,非常用心。有一次去蛇口,他发现蛇口码头堆着很多大铁罐子,他就问别人这些是做什么的。这些人就说是放玉米的,他说现在人很少吃玉米了,玉米用来做什么的?那些人就告诉他是饲料,这些是做饲料用的。他说玉米从哪里来的?这些人就说是进口的,可能是从澳大利亚进口,也可能是从美国进口。深圳本身是不养鸡的,但是一个很大的中转站,因为内地有很多养鸡场需要这个。王石就觉得其中定有商机。我们都知道他赚到的第一笔钱就是倒腾玉米饲料赚到的32万。他当时取这个钱的时候就去了三次。当时把玉米卖给了后来的上市公司康达尔,第一次去拿钱的时候,带了一个蛇皮袋,骑了一辆自行车。他认为32万应该是拿蛇皮袋去把它们装回来。去了以后人家告诉他,你要先开发票来才能拿这个钱,他又骑上自行车回到公司,找到办公室,说开个证明开个票。办公室说,开什么票呢?他就说你写:他们收到饲料多少吨,应付多少钱,特此证明。他拿着这张“票”骑上自行车又到了康达尔公司,进去以后就说这是我的票,你给我钱吧。康达尔办公室的人就笑了,就领他去财务室,指给他看财务人员拿出的发票,说你回去要找你们财务部,让财务部开出这样一个发票来,我们才能给你钱。等把发票开好送去,对方没有给他一蛇皮袋钱,而是给了他一张支票,他才第一次知道什么是发票,什么是支票。为什么要重述这个故事呢,就是要我们知道,所有人开始创业的时候都不是天生就会的,天生就熟练的,是天才。每个人都要有这个过程,包括现在最牛的企业家。后来,公司说你还有做生意的本领,那么你就组建一个饲料组吧,王石就任组长了。任组长后自己去找员工。当时深圳80年代也是草莽创业的年代,晚上回到宿舍的时候,工人都还没有下班,王石就下了楼,找到一个小老板说你这里有没有员工,能多出来给我一个。老板就把他领到小车间里。实际上就是一排排的桌子。那些小伙子、姑娘们还在装配线上干活,安装一些收音机、半导体的东西。那个小老板就说你随便选。王石看了看,走到就近的一个小伙子面前说你跟我来吧,你愿不愿意跟我做生意去,不要在这装配线上啦,小伙子说愿意。不过,这个小伙子在公司工作了二十多年以后退休,退休的时候仍然是一个普通员工。后来万科不做贸易了,他就打杂,什么都做过,但是一直是非常基层的员工。大家都知道,万科现在的总经理叫郁亮,郁亮在万科创办十年后才到万科。他当时听说万科准备做零售业,他去求职的时候,带着写好的万科商业发展方向报告,写得非常详细和具体,既有可操作性也有前瞻性。王石当时也正在整合万科筹备介入零售业,于是就把这个小伙子用了起来。郁亮后来创办了万佳百货,后来就升得非常快,再后来就把万科整个接了下来。现在的万科基本上都是郁亮在主管,现在的万科也是全国最大的房地产公司。这里边我们就可以发现一个问题,为什么那个王石用得特别早的小伙子,他是公司的元老,一个完全有可能成为王石继承者的人,到最后仍然是一个最基层的员工,而比他晚来十几年的郁亮却成为公司的最高层?这里边除了能力之外,可能还有另外的东西,核心的东西,就是奋斗型的员工和劳动型员工的根本区别。人们都爱说,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那么我也要说一句,世界上没有白下的工夫。今天的努力,今天看不到,明天就一定能看到。你只要下了工夫,只要付出了努力,只要付出了你真正的、发自内心的努力之后,你一定会有回报的,不用来世,现在就有回报。
不用等来世这世就有回报
前不久,有人问深圳万科集团董事长王石:你最尊敬的企业家是谁?王石沉吟了一下,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这个名字不是全球首富巴菲特或比尔·盖茨或李嘉诚,也不是房地产界的某位成功人士,而是一个老人,一个跌倒过并且跌得很惨的人。他曾经是位英雄,他担任一家小厂的厂长后,卧薪尝胆,披荆斩棘,以非凡的胆识和能力,用18年光阴的拼搏,使这家小厂成长为每年利税数百亿元的大型集团。在那个普遍工资只有几百元的年代,他们厂一个普通职工的工资至少有四五千元。1994年,他当选为“全国十大改革风云人物”。然而,由于体制原因,他对企业的巨大贡献并没有在个人所得上得到体现,18年来他的总收入不过百万,个人收入的巨大落差使他心理严重不平衡,再加上缺乏有效的监督机制,他辉煌的人生之路偏离了航向,因为贪污174万美元,1999年,他被判无期徒刑,此时,他已经是71岁的老人了。他的女儿在狱中自杀身亡,自己又身陷囹圄,这对于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来说,不可谓不是他这一生中摔得最痛跌得最惨的一跤。许多人既为他惋惜,也认为他这辈子完了。但是,出人意料的是,这位老人并没有垮掉,他先是获得减刑,改为有期徒刑17年,在监狱里待一年,劳改两年后,2002年他因为严重的糖尿病获批保外就医,回到家中居住养病,并且活动限制在老家一带。按照我们的设想,他在老家能颐养天年,这就是他最好的结局了。然而他并没有选择这样走下去,而是承包了2000亩的荒山,开种果园。这时,他已经有75岁了,身体不好,他所要承包的荒山又刚经历过泥石流的洗礼,一片狼藉,当地的村民都说那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诸多困难并没有阻挡他的“疯狂”行为,他带着妻子进驻荒山,脱下西装,穿上农民的衣服,昔日的企业家完完全全成为一个地道的农民。他用努力和汗水把荒山变成了绿油油的果园,奇怪的是,在昆明,街上的橙子10块钱4公斤,而他种的冰糖脐橙1公斤8块钱你都买不到,而且产品一出来就发往深圳、北京、上海等城市,在云南根本见不到踪影。他的果园效益好得惊人。这一年,爱好爬山的王石来到了云南,特意抽时间专程去看望他,他没有看到一个曾经叱咤风云的企业家,而是看到了一个面色黝黑但健康开朗的农民。他们俩在一起交谈没有一句言及企业管理,他向王石介绍的都是果园,气温,果苗的长势。言谈之间,他自然谈到了一个核心问题:两千亩的荒山如何管理?他使用了以前的办法。以前他在管理烟厂的时候,采用了和烟农互利的办法。为了让烟农种出优质烟叶,他采用由烟厂投资,直接到烟田去建立优质烟叶基地的办法,并且拿出大量资金进口优质肥料,以很低的价格卖给烟农。当时的烟农有许多都富了,与烟农“双赢”的是烟厂,原料一天比一天好,竞争力一天比一天强,厂子最后变成了“印钞工厂”。而在果园,有100多户农民共300多人忙碌,他给每棵树都定了标准,产量上他定个数,说收多少果子就收多少,因为太多会影响果子质量,所以多出的果子他不要。这样以来,果农一见到差点儿的歪点儿的坏点儿的果子就主动摘掉,从不以次充好。他制定了激励机制,一个农民只要承担的任务完成,就能领上4000块钱工资,质量达标,再领4000块钱,年终奖金2000多块,一个农民一年能领到1万多块,一个农户三个人,就能收入三、四万块钱,比到外面打工挣钱还多。以前他管理烟厂的时候,想到烟厂上班的人挤破头,现在管理果园,想到果园干活的人也挤破头。这个已经80岁的老人,把跌倒当成了爬起,面对人生的波澜云诡,懊恼过痛苦过,但流过泪后,擦干泪水,又一次点燃希望之火,用心过日子,将日子过得红火,让周围的人幸福快乐。只是,当他累了的时候,他会燃起一根烟,坐在山上凝望。他的烟一直没变过牌子,自从他进到烟厂后,从不吸烟的他为了抓烤烟质量,硬是学会了吸烟,从此这个习惯伴随他终身,尽管他已离开了那个他一手创造起来的烤烟帝国,但他所吸的,还是永远的软包“红塔山”。
争议的传奇
 
共7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